终极笔记

9.2
简介:原本只对三叔经历感兴趣的吴邪历险归来后收到神秘录像带,发觉自己被卷入一场阴谋中。他只身探险格尔木疗养院,偶遇张起灵等人,组成六人小队结伴而行。在西王母宫中意外发现神秘陨玉,却不想此时三叔突然失踪、张起灵失忆;为帮助张起灵寻回记忆,众人一路探索,发现张家古楼正是关键所在,却因为裘德考势力的介入不得而终。霍老太突然出面与吴邪等人联手,复制当年九门的联合行动再次去张家古楼探寻真相,不料在行动中突发意外,众人陷入危机。至此谜团未解,各方势力失衡,吴邪被迫戴上面具伪装成三叔。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6 / 共3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离开了云顶天宫,吴邪将昏迷不醒的三叔吴三省送到医院,寸步不离地守着。一不留神,装晕的吴三省就试图逃走。吴邪将他抓回,二人就西沙海底墓真相僵持不下时,收到了一个装有两盘老式录像带的快递。令吴邪震惊的是,发件人竟是走进青铜门的小哥——张起灵。吴三省着手寻找老式录像机,吴邪准备根据快递单上的地址,去格尔木找张起灵。吴三省阻止吴邪,并提议先看录像带。录像带的内容令人大惊失色。吴三省警告吴邪,无论如何不要继续调查这件事。重重隐秘让吴邪坚持要查下去。这时,阿宁因收到两盘录像带而联系吴邪。约见杭州,阿宁告诉吴邪,录像带的发出者是他。吴邪不敢相信,检查录像带内容,发现是自己在地上爬。这时,张起灵已经身在杭州,被黑眼镜跟踪,二人达成合作,前往格尔木。吴邪受王胖子启发在录像带中发现一把钥匙和一张写着地址的字条。另一边解雨臣请吴三省来家中看戏,试图询问九门当年的事情,但吴三省并不回答,只是让他守好解家。

  • 吴邪沉浸于文锦笔记的内容时,禁婆出现,被来到此地的张起灵和黑眼镜救下,二人掩护吴邪离开疗养院。吴邪上车后得知二人都被阿宁夹了喇嘛。 吴邪跟随阿宁队伍到了戈壁中的营地,阿宁将黑眼镜从疗养院得手的一个盘子交给当初考古队的向导定主卓玛。这个盘子既是她当初与陈文锦的信物,也是通往塔木陀的地图。但盘子并不完整,他们需前往兰措寻找另外的地图信息。吴邪说动了阿宁,随队同行。与此同时,解雨臣和霍秀秀也根据线索到了兰措。解雨臣高价买下瓷盘碎片,被黑眼镜用计截胡,解雨臣随黑眼镜回了营地。深夜,张起灵和吴邪先后来到定主卓玛的营帐,但四目相对间他却故意避开了吴邪的眼神。定主卓玛将陈文锦的口信带给两人,并称“它”就在队伍中。吴邪百思不得其解,张起灵却答非所问,吴邪表示会陪他一起找到答案。吴邪认出解雨臣,合作达成,解雨臣将碎片交给阿宁,并一同前往塔木陀。霍秀秀从吴邪那里得知录像带中有秘密,悄悄离开。次日,众人在塔木陀遇到席卷而来的风沙。众人挡风前行,逐渐走散,解雨臣和吴邪陷入湿流沙,想尽办法才逃出生天。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离开了云顶天宫,吴邪将昏迷不醒的三叔吴三省送到医院,寸步不离地守着。一不留神,装晕的吴三省就试图逃走。吴邪将他抓回,二人就西沙海底墓真相僵持不下时,收到了一个装有两盘老式录像带的快递。令吴邪震惊的是,发件人竟是走进青铜门的小哥——张起灵。吴三省着手寻找老式录像机,吴邪准备根据快递单上的地址,去格尔木找张起灵。吴三省阻止吴邪,并提议先看录像带。录像带的内容令人大惊失色。吴三省警告吴邪,无论如何不要继续调查这件事。重重隐秘让吴邪坚持要查下去。这时,阿宁因收到两盘录像带而联系吴邪。约见杭州,阿宁告诉吴邪,录像带的发出者是他。吴邪不敢相信,检查录像带内容,发现是自己在地上爬。这时,张起灵已经身在杭州,被黑眼镜跟踪,二人达成合作,前往格尔木。吴邪受王胖子启发在录像带中发现一把钥匙和一张写着地址的字条。另一边解雨臣请吴三省来家中看戏,试图询问九门当年的事情,但吴三省并不回答,只是让他守好解家。

  • 吴邪沉浸于文锦笔记的内容时,禁婆出现,被来到此地的张起灵和黑眼镜救下,二人掩护吴邪离开疗养院。吴邪上车后得知二人都被阿宁夹了喇嘛。 吴邪跟随阿宁队伍到了戈壁中的营地,阿宁将黑眼镜从疗养院得手的一个盘子交给当初考古队的向导定主卓玛。这个盘子既是她当初与陈文锦的信物,也是通往塔木陀的地图。但盘子并不完整,他们需前往兰措寻找另外的地图信息。吴邪说动了阿宁,随队同行。与此同时,解雨臣和霍秀秀也根据线索到了兰措。解雨臣高价买下瓷盘碎片,被黑眼镜用计截胡,解雨臣随黑眼镜回了营地。深夜,张起灵和吴邪先后来到定主卓玛的营帐,但四目相对间他却故意避开了吴邪的眼神。定主卓玛将陈文锦的口信带给两人,并称“它”就在队伍中。吴邪百思不得其解,张起灵却答非所问,吴邪表示会陪他一起找到答案。吴邪认出解雨臣,合作达成,解雨臣将碎片交给阿宁,并一同前往塔木陀。霍秀秀从吴邪那里得知录像带中有秘密,悄悄离开。次日,众人在塔木陀遇到席卷而来的风沙。众人挡风前行,逐渐走散,解雨臣和吴邪陷入湿流沙,想尽办法才逃出生天。

  • 再次醒来时,吴邪二人已经被张起灵救回据点。四人失踪,阿宁手下责备扎西带路不力,吴邪分析地势为扎西解围,得知不远处就是魔鬼城。次日,队伍扎营魔鬼城边缘处。黑眼镜百般讨好解雨臣赚取钱财。吴邪发现一名失踪队员,得知其余人进入了魔鬼城。阿宁等人进入城中,扎西摆石堆作为标记。突然,一阵冷笑声从对讲机中传出,阿宁快速调整频率,最终在土丘顶上发现一艘古船!众人进入船骸,在被沙土淹没的甲板洞口中找到了队员,遗憾的是只有高加索人和阿虎还活着。阿虎被压在一口棺材下,为减轻重量,众人合力掀开棺盖,尸身迅速腐化。吴邪观察到内壁上有三青鸟的图案,同时他对尸身和衣服尺寸感到奇怪。魔鬼城外,张起灵用激光手电给王胖子和潘子传递信号,被黑眼镜和解雨臣发现,解雨臣直言要当面问吴三省一些问题,雇佣黑眼镜带自己寻找吴三省,二人即刻出发。张起灵收拾行装要离开,被乌老四拦下。争执之际,王胖子和潘子和他汇合,三人一同前往魔鬼城。吴邪通过研究墓主人生平联想到西王母炼药的传说,认为死者应该是吃下了失败之作。

  • 解雨臣黑眼镜意外坠入石油管道。张起灵三人根据石堆寻找吴邪等人的踪迹。王胖子本还有心思拍照,但直到天黑也没有找到,大家逐渐失去耐心,但在张起灵的提示下,他们很快意识到自己被魔鬼城影响了。吴邪等人发现船舱内有怪影移动,被阿宁手下认为是恶童索命,阿宁一刀刺去发现只是小孩形状的皮。这时阿虎因为挤压综合征晕倒,众人加速离开。次日吴邪得知王胖子和潘子来过,同时看到了从古船中搬出的陶罐。这时堆在最顶端的陶罐突然滚动,陶罐破裂,尸蹩王飞出。一时间,人员伤亡惨重。吴邪和阿宁最终潜入一个岩山凹陷处,阿宁划破手掌,将带血的衣服扔出去吸引尸蹩王,二人才逃过一劫。不久后,张起灵三人找到吴邪他们的营地,发现一片狼藉。看到一具尸体上盖着吴邪的衣服,三人吓了一跳,虚惊一场后继续寻找吴邪去向。解雨臣二人想办法逃离石油管道,却遇到一种极为危险的菌丝。

  • 吴邪和阿宁寻找走出魔鬼城的路,疲惫不堪之际,阿宁攻击吴邪,原来是为了缓解他的肌肉痉挛。入夜,二人搭石槽保温,再醒来时已十分虚弱,阿宁拆下自己的铜钱手链沿途留下记号,最终二人体力不支晕倒。解雨臣黑眼镜为了活命,找到管道衔接点,炸开缝隙,最终逃出生天。魔鬼城中,王胖子率先发现铜钱,联想到阿宁的手链,意识到吴邪遇到危险。三人顺着铜钱,找到了昏迷在地的二人。吴邪醒后决心解开所有谜团,因阿宁也在寻找同样的答案,众人合作,信息共享。吴邪将文锦笔记拿给大家看,他不明白“它”是什么。解雨臣醒来时天已黑了,黑眼镜本想捉弄他但没有得逞,百般询问下,他将自己的真名写给解雨臣看。吴邪决定根据河道走向走出魔鬼城,但是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在魔鬼城边缘,他们发现了诡异的人面鱼化石。

  • 因为人面鱼化石,吴邪等人更加确信西王母宫就在前方。同时解雨臣黑眼镜走到乱石阵中,解雨臣以黑眼镜做比例,还原了四只青鸟的形态。找定位置后,二人开始挖通往西王母宫的通道。吴邪一行人发现了他们在风沙中遗失的装备和车辆。这时成群的尸蹩王袭来,众人走投无路,顺着藤蔓下到崖底的雨林中。期间王胖子坠落在一堆蛇卵上,他“谴责”张起灵只接吴邪不管自己,踉跄间被吴邪扶了一下。张起灵手刀打晕王胖子,因他脖子处长了很多蘑菇状的东西。清理完毕后,王胖子醒来,众人继续前进时,吴邪去溪边洗脸,逐渐失去意识,被发现时肚子上布满半透明的膜,里面长出卵状物。注射镇定剂后,蘑菇越长越大,吴邪不停喊热,但体温很低。张起灵手持火把,发现是寄生的蘑菇扰乱了体感,治疗完毕。解雨臣黑眼镜最终来到西王母宫的会客石室,合作避开机关后发现了吴三省手下的尸体。在甬道中,强大的磁力吸附他们身上的金属物品,将他们挂在了石壁上,二人通过火烤消磁的办法才得以脱身。 吴邪醒来,众人继续前进,王胖子准备用炸药将堵在前路的乱石炸开。

  • 吴邪醒来,众人继续前进,王胖子用炸药将堵在前路的乱石炸开,看到路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人面鸟雕像,这些雕像差点要了大家的命。解雨臣二人来到一锆石房间,强光使人无法视物,二人各凭本事闯关。之后他们打赌看谁找到的触发机关的方法多,黑眼镜愿赌服输,一定要履行承诺。吴邪一行人短暂休息后逐渐好转,继续寻找安全的扎营地。这时草丛中有响动,吴邪联想到文锦笔记上的话:泥沼多蛇,遇人不惧。雨林中气压降低,暴雨将至,吴邪一行不得不寻找避雨之地。黑眼镜无意中发现地上的暗渠机关,进而找到西王母宫的大殿。两人观看大殿内景象,分析壁画上的人物可能是西王母和周穆王,他们看到数百级台阶笔直通往大殿正上方的高台,二人拾级而上。

  • 解雨臣黑眼镜遇到机关,一路朝着高台顶部逃生,多番寻找都没能找到出口,二人决定暂时休整。解雨臣很快入睡,黑眼镜刚刚坐下便发现机关。雨林中暴雨骤降,吴邪一行不得不找大树避雨顺势休息。这时,王胖子感到身上奇痒,其余人也全身长满了红点,细看之下是海量的草蜱子。大家找到一个干净处互相处理伤口。吴邪睡醒后发现张起灵不见了。找到他时,张起灵正在研究刚发现的一处骸骨,用血引出了大量草蜱子。骸骨内东西很多,潘子和王胖子负责挖出,吴邪逐渐睡着。解雨臣睡醒后,黑眼镜起身,机关被触发,发现慌忙中二人发现高台背后的藤蔓似乎可以解困,虽然危险但他们还是跳下高台。再次醒来后,吴邪发现骸骨内有标记阿宁公司编号的皮带扣,和王胖子扯皮之际,张起灵拿着挖出的铜钱手链证明这是阿宁的尸体。吴邪回头发现阿宁的脸变成了巨蟒。惊慌中潘子来叫醒他,确认阿宁无恙后,吴邪才放心。他们从骸骨中发现了一把手枪。众人休整,王胖子睡着,鼾声惊动了巨蟒,朝他们攻击过来。众人在雨林中与巨蟒搏斗,慌乱中逃入石缝,吴邪发现缝隙深处有一个野鸡脖子正盯着他们。

  • 逃出瀑布的众人正要休整时,野鸡脖子猛地蹿出,咬中了阿宁的脖子。张起灵立刻上前将其掐死,但阿宁已经奄奄一息。吴邪坚持背着阿宁的尸体,几人疲惫不堪得来到一处浅滩。夜里,吴邪发现阿宁睡袋被人打开,叫醒潘子等人。一个神秘人影掠过,张起灵起身追了上去。吴邪等人试图跟上,但张起灵和那个人影已经消失。吴邪等人只得返回岸上,发现睡袋周围有异样水痕,睡袋内空无一物——阿宁的尸体被偷走了!张起灵追着那人跑了很远,那人忽然停下脚步转身朝张起灵走来。泥人开口询问事情进行的如何,张起灵表示仍不能排除所有情况。泥人提议利用吴邪,张起灵没有作答。解雨臣黑眼镜一无所获,途中遇到瘴母,解雨臣救下陷入沼泽的黑眼镜,二人奋力跑出毒瘴。潘子燃起信号烟试图与吴三省联系,等来了红色信号烟的回应,吴三省的队伍正在遭遇危险。吴邪等待许久,未见张起灵归来,众人担心吴三省,为张起灵留下补给和讯息后,朝信号烟方向出发。解雨臣二人发现信号烟,前去支援;张起灵也决定朝信号烟的方向走,泥人与他同行。

  • 吴邪三人为了逃生爬上石壁跳到对面,但吴邪脚下一滑险些掉入野鸡脖子中,关键时刻,一只手臂拉住了吴邪,张起灵救下吴邪后离去。此时红烟消失,他们就地休息。解雨臣一路追问吴三省九门往事,但他什么信息都没透露。吴邪半夜醒来,看到远处树冠上有人影,随即发现了铜钱手链,判断人影是阿宁尸体。吴邪决心带回阿宁尸体,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呼唤“小三爷”。吴邪判断声音来自尸体上的对讲机,想拿到对讲机取得联络。这时人影朝他们逼近,竟是无数的野鸡脖子。潘子点燃防火布暂时突围。三人朝声音最大的方向靠近,聚在一棵树下,准备与蛇正面交锋。这时树上传来人声,询问三人身份后再无声响,潘子觉得有异,上树查看究竟。 吴三省一行回到营地,黑眼镜被蛇咬伤。休整后,解雨臣担心拖把等手下会找茬,吴三省直言要是撕破脸就跟他们动真格的。此话传入拖把耳中,他安排手下分头行动。他带人拖住吴三省等人,让手下趁机偷走装备,但很快就被反制伏。潘子上树后便没了声音,不久后吴邪二人发现血迹,随即便有野鸡脖子出来攻击,潘子从树上打出信号弹救出二人。

  • 吴邪冲进帐篷,却发现是张起灵回来了。张起灵隐瞒了泥人的存在,将吴邪推入泥地中为他防蛇,吴邪用同样的方法将王胖子推进泥中。拖把仍想算计吴三省等人,假意请求一起探路。黑眼镜自告奋勇,临行前给吴三省和解雨臣留下了防风墨镜。王胖子发现吴三省在营地的留言,分析营地发生过变故。吴邪觉得入口一定在附近。吴三省向解雨臣讲起算命的往事,言语间,解雨臣发现吴三省十分了解自己。拖把手下准备杀死黑眼镜,有人提议看看他的眼睛。黑眼镜却说看到自己眼睛的人都死了,手下正准备摘掉他的墨镜时,发现眼睛看不见了。拖把想教训吴三省和解雨臣,但眼睛也看不到了。黑眼镜将拖把的手下带回营地,警告他们别再耍花招。入夜,雾气使吴邪失明,他戴上防毒面具,发现营地被蛇群包围,帐篷内出现一个涂满淤泥的身影正在翻背包,吴邪还没来得及起身去追,人影一闪就不见了。营地外的蛇群聚拢成蛇潮毁掉了一座座帐篷。次日,四人被迫向高处转移。发现了神庙上残存的浮雕。

  • 众人分析浮雕内容,泥人再次出现抢夺食物,张起灵暗中放水,泥人爬上巨石跳进水潭逃脱,吴邪和王胖子追踪而去,掉入河中。吴邪二人在河道发现一具酷似吴三省的尸体,虚惊一场后从尸体中钻出一条野鸡脖子,随即从有更多野鸡脖子潜入水中试图攻击他们。二人一番打斗,回到河道查看尸体,发现都有被蛇咬伤的痕迹。这时,吴邪看到了阿宁的尸体,随后野鸡脖子再次袭来,二人一场恶战,吴邪因为意外逃过一劫。他循声看到蛇群搬运着一具“尸体”,竟是王胖子!蛇群走远,吴邪发现王胖子只是被蛇咬后昏迷,将他背出泥沼,王胖子突然呕吐不止,呕吐物中竟有无数蛇卵,吴邪意识到蛇是在靠人胃孵卵! 张起灵整理行囊,轻车熟路穿过一段雨林,泥人早早等在一处,问张起灵是否做好决定,张起灵点头。泥人随即拨开一片藤蔓,露出一处一人宽的水渠,二人先后进入。与此同时,吴三省一行人装备齐全,下到水渠中。

  • 在井道中有野鸡脖子,众人转移阵地继续前行,来到一处蛇蜕中休息。吴邪询问吴三省的队伍怎么赶到了阿宁队伍前面,吴三省交代了路遇定主卓玛,得知陈文锦在此地,之后意外找到了一条通往雨林的密道。吴三省给吴邪播放两盘录像带,里面传来青铜门的号角声。吴邪看完录像带,毫无头绪。 入夜,拖把想要逃跑,被解雨臣和黑眼镜抓回。次日他们发现一处豁口,深入地下后看到壁坑中有泥茧骸骨。听到吴三省呼唤,让吴邪确认洞内记号是否为张起灵所留,吴邪确认后,吴三省立即让全体成员下来。随后,众人被野鸡脖子攻击四散开来,吴邪受泥茧启发,在身上涂泥防蛇,一动不动。野鸡脖子见一个人凭空消失开始四处搜索。待蛇群离开,张起灵出现,泥人也露出了真面目,就是陈文锦。文锦告诉吴邪自己曾假扮卓玛的媳妇,并召唤出张起灵。陈文锦将往事一一告知吴邪,并告诉他吴三省并非真正的吴三省,而是掉了包的解连环! 吴邪震惊之际,王胖子告知了吴三省重伤的消息。吴邪百感交集,吴三省见到陈文锦得知吴邪已知晓真相,解雨臣也从陈文锦口中得知眼前的是解连环。

  • 吴邪强颜欢笑,带人寻找西王母宫的线索。解雨臣留下处理解家家事。“吴三省”直言解雨臣便是解家的后手。解雨臣和陈文锦复盘所有线索,认为吴邪不但被九门选中,也被“它”选中。与此同时,拖把手下传来找到石门的消息,陈文锦起身追赶吴邪等人。黑眼镜出现,解雨臣向他讲述自己的童年经历,黑眼镜告诉他关于西王母的秘密。众人来到一处炼丹室,玉俑林立,顶有悬空炉。拖把不顾阻拦触发了机关,玉俑攻击,洞口关闭。解雨臣和黑眼镜听到声音,担心吴邪等人有危险,将吴三省托付给伙计,动身寻找另一处通往炼丹室的路。二人砸开一处轻薄墙体后,发现了西王母的炼丹室。黑眼镜猜测陈文锦等人很可能被人利用,实验长生之法,吴三省假死只是为了以透明人的身份暗中调查。他和解连环造成现在的局面,也是无奈之举。王胖子用雷管炸玉俑,悬空炉砸烂地面,出现裂缝。张起灵用血引开玉俑,众人退进裂缝,通向地下一个小石腔。王胖子发现了张起灵留过的记号,但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 吴邪一行人来到一处蓄水池,中间有一个黑色棺椁。他们的双腿被水中的碎陶片划破,棺椁渐渐发出红光。水中有粉丝状半透明的虫子,正在吸血。顶部有一张巨大的女性的脸,周围有一圈圈小石包。石包逐渐打开,先后掉落了箭、野鸡脖子等。 张起灵等人斩杀血吸虫,与野鸡脖子打斗,一声巨响后,所有野鸡脖子都离开了。他们来到高台顶部,看到王座女尸,张起灵将女尸脖子上的项链取下交给吴邪。陈文锦发现了陨玉,她将绳子的一端绑在身上缩身进入孔洞,随后消失在陨玉之中。张起灵身形一闪,追进了孔洞。吴邪也想追去,但他无法进入。解雨臣和黑眼镜找到他们,解雨臣本想进入陨玉,被黑眼镜拦下。他们将食物留给吴邪等人,回到蓄水池发现吴三省不见了,地上还残存蛇的痕迹,他们加速离开,并留下了记号。王胖子和吴邪约定,等水滴将水壶灌满就离开,可张起灵还未回来,王胖子偷偷倒掉了水壶里的水。

  • 解雨臣和黑眼镜带拖把走出沙漠,因感激救命之恩,拖把成了解雨臣的手下。解雨臣和黑眼镜分道扬镳。吴邪从睡梦中醒来,张起灵就躺在他身边。二人发现张起灵神智不清,无法与人交流。吴邪想知道陨玉里发生了什么,洞中却惊现一张和王座女尸一模一样的脸,王胖子劝说吴邪赶紧带张起灵离开此地。重走蓄水池,蛇母乍现,吴邪凭借张起灵给他的项链吓退蛇母。归途中看到解雨臣留下的记号,发现吴三省失踪。三人靠水中小虾充饥,最终回到地面,走出雨林后逐渐体力不支,被扎西和定主卓玛救下。吴邪等人修正完毕后离开,吴邪想到与吴三省往日的经历,泪流满面。 张起灵被诊断为逆行性遗忘症,同时因体温上升出现纹身,被医生梁湾看到。吴邪接到解雨臣电话,见面得知他们谁都不知吴三省是生是死,二人同时决定要继续查下去。吴邪给二叔吴二白发邮件,讲述最近的经历。潘子伤愈后回长沙为吴三省看守盘口。吴邪接到二叔电话,通知他回杭州。

  • 吴邪被二叔戏耍,在吴山居查看爷爷的笔记,浑浑度日。一天,金万堂手持吴三省给的凭条,来找吴邪要一个花瓶。吴邪找到花瓶,将花瓶摔碎,发现一个DV。吴邪打开DV,是吴三省前往西王母宫前所录。吴三省讲述了西沙海底墓的一些真相,直言一直将吴邪当作亲侄子,并叮嘱他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王胖子带着张起灵来找吴邪,二人决定帮张起灵找回记忆。他们辗转联系到楚光头,得知张起灵是在巴乃被陈皮收入麾下,还拿到一张来自张起灵巴乃居所里的照片。吴邪和王胖子带着张起灵前往巴乃,在当地向导阿贵家,看到了多年前文锦考察队照片,同时王胖子对阿贵的女儿云彩心生好感。另一边解雨臣和霍秀秀在新月饭店见面,霍秀秀告诉解雨臣,她在录像带中一无所获,只看到一个女人在地上爬。王胖子花重金询问阿贵当年考察队的情况,次日三人来到张起灵曾住的吊脚楼。

  • 吊脚楼内,张起灵通过模糊的思绪拖出床下的一只铁皮箱子,这时从床下伸出一只手死死拽住箱子。打斗过程中他们发现塌肩膀身上有和张起灵一样的纹身。塌肩膀最终逃跑,吴邪三人慌乱间将箱子掉落在地,里面的铁块滚出。与此同时,有人走进吊脚楼将照片和房子点燃。三人虚惊一场,分析铁盒用处时发现塌肩膀仍在监视自己,正要追赶,看到了吊脚楼的方向浓烟滚滚。张起灵冲进火场,抢回了半张照片,自己身受重伤。吴邪等人询问塌肩膀的线索毫无收获。张起灵掏出从火场拿到的那半张照片,是陈文锦和村中最厉害的猎户盘马的合影。三人寻找盘马,扑了个空,却在盘马家遇到前来求宝的掮客,得知盘马也有一个神秘铁块。解雨臣连夜查看了书架上所有的书本,发现一个笔记本中间被撕掉了一页,隐隐有一些痕迹,解雨臣决定请朋友帮忙复原。张起灵将塌肩膀身上的纹身画出,是凶兽穷奇。三人将穷奇图案与张起灵的纹身比对后,猜测可能与九门有关。吴邪拍照传给解雨臣,解雨臣答应帮他查。与此同时,解雨臣和霍秀秀拿到了复原的痕迹,但只能看出湘西二字。

  • 解雨臣通过拖把找到之前和吴三省联系的抹布,得到了初韵茶舍的名字。王胖子用硫酸溶解铁块,但铁块纹丝不动。后来村民在牛头沟附近发现盘马血衣,怀疑盘马为野兽所伤,吴邪等人决定冒险进山找盘马。解雨臣带拖把前往茶舍被人算计,抹布想要攻击霍秀秀也被制伏。解雨臣在和拖把闲聊的过程中得知了湘西古丈翊王地宫这个地点。吴邪三人在牛头沟被圣蛛围攻,王胖子被咬中,三人最终晕倒。入夜盘马出现,装晕的吴邪和张起灵逼迫他为王胖子解蛛毒。吴邪追问考古队往事,盘马直言这件事会将他们拖入地狱。回村安顿好王胖子,吴邪再次追问当年考古队的事情。盘马对张起灵表现出异常情绪,吴邪只得单独前往盘马家中。盘马告诉吴邪,张起灵身上有死人的味道,多余的信息他并不想多说,但吴邪使诈,盘马便交代了他发现考古队有铁块的事情。突然,盘马好像受到威胁,便赶走了吴邪。吴邪出门发现了张起灵和王胖子在门外,三人商讨从盘马处获得的信息时,看到盘马出了门。原来塌肩膀知道盘马泄密想要下杀手,三人从塌肩膀手中救下盘马,他答应说出隐藏的真相。

  • 盘马交代了当年和几个兄弟一起为了干粮杀害整支考古队,不料几天后考古队死而复生再次出现的神秘事件。三人认为考古队不可能死而复生,必然是被人掉包,而这一切都和考古队驻扎考察的羊角山魔湖有关。吴邪一行决定去探访一下。解雨臣霍秀秀和拖把几经辗转来到地宫,在地宫中看到了张家人双指探洞的绝技。途中解雨臣接到吴邪电话,询问穷奇图案的事情,解雨臣一时没有答复他,但是他决定带霍秀秀去问问新月饭店的尹南风。翌日一早,吴邪三人由阿贵和云彩带路抵达魔湖。三人绕着湖水观察许久都未发现任何异常,直到傍晚,他们才发现虹吸。吴邪决定去外面寻找潜水装备,王胖子要和云彩留守。解雨臣根据张日山的信息找到何老询问,得知“不知道”就是一个线索。通过对比新旧两版地图,解雨臣最终在民国长沙地图中确定了一个位置。吴邪找寻潜水装备失败,而另一边张起灵从湖水中捞出一个东西。

  • 吴邪和解雨臣约见长沙,吴邪拿到潜水装备,解雨臣告诉吴邪穷奇的由来和张启山的身份,几人推断塌肩膀可能和张启山有关。解雨臣认为找到张启山密室,就能找到吴三省的线索。当年看守密室的人已经不在了,但拖把找到了那人的孙子小于。一行人从小于手中拿到所有照片,解雨臣认出照片是从六十年代开始拍的,拆建的过程中应该会有所发现。霍秀秀一番调查后,发现是新月饭店一直在向小于付钱,而当年确实从地下发现了一些东西,张启山找到了更好的保存方式。另一边,巴乃雨季来临,阿贵和云彩下山,张起灵和王胖子从湖底打捞出很多骸骨,却在不久后落水失踪。长沙博物馆,解雨臣等人发现了张先生捐赠的一扇屏风。解雨臣曾在新月饭店墙上的照片中见过这个屏风,他找人拍回照片,发现里面有吴三省房中的一个地球仪。他们对应地图标记了很多点,发现这些点都和鲁黄帛有联系。吴邪看到一个点的位置刚好是巴乃。吴邪给张起灵打电话但已经联系不上,吴邪立即回程,解雨臣想要同行,却接到黑眼镜的电话,他让解雨臣务必等自己。

  • 吴邪装作当年考古队陈文锦的样子,吓唬盘马带自己上山,被盘马识破。次日上山过程中盘马决定杀人灭口,被突然出现的军装尸体吓到。盘马彻底崩溃,举刀乱砍,被及时赶来的黑眼镜和解雨臣救下。吴邪等人回到羊角山营地,发现湖对岸出现装备齐整的裘德考队伍,而王胖子和张起灵皆已失踪。吴邪怀疑他们被裘德考软禁了,正要去找人,刚好掮客出来迎接他们。掮客给吴邪等人看了监控,解雨臣推测他们被虹吸卷到了湖底。裘德考出现,想要合作。吴邪并不信任他,裘德考说出湖底便是张家古楼,而他要找的东西和九门要找的是一样的。裘德考还说张起灵和吴邪一定可以进去。吴邪询问裘德考是否知道阿宁已经死了,裘德考认为如果自己可以早点解开秘密,说不定他们就能回来。合作达成,吴邪下水,通过对讲机和岸上的解雨臣黑眼镜保持联络。不久后,他看到水下有一座汉式古楼,上书“张家楼主”。

  • 解雨臣担心吴邪,找裘德考谈判下水救人未果,他表示会自己下水救援。水下吴邪三人慌忙躲进三楼一处房间,发现这里和格尔木疗养院一模一样。张起灵杀死闯入房门的禁婆,竟是陈文锦。三人来到霍玲办公室,再次发现文锦笔记。此时解雨臣和黑眼镜进来,张起灵询问吴邪是否将自己的记号告诉过别人,吴邪否认。解雨臣告诉大家,裘德考说要找的东西在一口黑色棺材中。众人开棺一看是青铜狐狸面具,解雨臣黑眼镜将面具戴上,突然开始攻击众人,打斗中吴邪发现只要摘下面具,他们就会消失。吴邪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幻境里。岸上,解雨臣打算偷潜水装备下水救人,却不料被黑眼镜绑了起来,原来黑眼镜临阵倒戈,已经成了裘德考的人。吴邪接连破解几重幻境,只见自己周围全是系着六角青铜铃的绳子。岸上监视器光点移动,黑眼镜让他赶快上岸,吴邪却发现绑有手电筒求救的娃娃鱼,他决心要带张起灵和王胖子回家,转身进入虹吸中。

  • 水下,铁三角与石中人大战,体力渐渐不支。而岸上,裘德考已将黑眼镜和解雨臣统统抓住,与此同时,吴二白就快到了。张起灵身受重伤,三人不知如何逃脱,只能用火把吸引石中人,然后从暂时没有石中人的墙壁逃跑。三人躲在一处,此时张起灵身上的纹身显露,吴邪破解图案找到出路。惊喜之余却发现出口被巨石堵住,吴邪奋力凿开巨石,王胖子拖住石中人,几乎奄奄一息。最终吴邪单打独斗将二人带出洞穴,对外发送了信号弹,便晕倒了。裘德考与吴二白谈合作,手下报告接到吴邪的信号弹,吴二白带人将他们救出。二叔告诉吴邪,石中人叫密洛陀,永生永世保护张家古楼。吴邪从吴二白手中发现丢失的吴三省家的资料,吴二白表示自己只是不想资料被外人偷了,张家古楼守护的秘密尤其不想被“它”知道。

  • 王胖子挂念云彩,很快便和吴邪他们回了巴乃。裘德考拿出一张复制鲁黄帛,告诉吴邪它最早出自霍老太手中。吴邪答应与裘德考合作,让裘德考派人搜山,将鲁黄帛和霍老太的信息告诉解雨臣,解雨臣决定去找霍秀秀帮忙。搜山期间,吴邪画出水下瑶寨平面图,对比发现水下瑶寨和巴乃瑶寨是镜像阴谋。王胖子勾画几笔看出平面图形似麒麟,而湖底古楼的位置正巧在张起灵那座吊脚木楼的位置上,比对张起灵身上的纹身,就是麒麟的眼睛。

  • 楚光头交代,上次的照片的确是吴三省安排他留给吴邪的。而这一次,吴邪从楚光头手中得到了一张1976年考察队的津贴单。吴邪前往长沙,和王盟一起夜访档案馆,想要寻查当年考古队的资料,发现一间被封了近三十年的地下室,而封条上的字迹居然和吴邪的笔迹一样。吴邪发现地下室中物品摆放习惯与自己一样,找到自己放重要物品的位置,吴邪发现一本字典,分别在立夏和芒种两页有折痕。吴邪意识到,这是吴三省在指引他找家中的狗——小满哥。果然,吴邪在狗窝中找到了一张样式雷。

  • 吴邪不明白图中所绘结构,于是托人打听,突然有神秘买家想要高价买吴邪的图。吴邪要求和买家见面,双方相约新月饭店。吴邪给张起灵王胖子打电话,二人起身前往北京。与此同时,吴邪与潘子王盟短暂相聚,询问了盘口的状况,三人各自分开。王胖子和张起灵扮成吴邪保镖,三人来到新月饭店,被要求出示邀请函或者资产证明。走投无路之际,张起灵拿出一张解雨臣的黑卡,震惊了吴邪。解雨臣也来到此地,得知吴邪要见买样式雷的买家,便猜到了买家的身份。这时,琉璃孙前来,言语间求证吴三省是否死亡,解雨臣想起之前在初韵茶舍的事情,对琉璃孙十分毒舌。

  • 霍老太答应若吴邪坐到四点半,便什么都告诉他。吴邪经解雨臣提醒下意识到自己坐的位置不一般,从霍老太口中得知这场拍卖无论最后叫到什么价格,点灯的人都要买下。如果点爆天灯,负担不起最后的成交价,点灯之人至少要留下一根手指作为代价。拍卖会开始,铁三角战战兢兢,鬼玺最终以一亿的价钱成交,吴邪想要逃跑,被听力极佳的声声慢听到,指引棍仔上去捉人。眼看时间就要到了,霍老太指挥棍仔将吴邪扔下楼,吴邪和王胖子最终硬撑过了最后五秒。铁三角大闹新月饭店,带走鬼玺。张日山在房中回避屋外发生的闹剧。解雨臣找到霍老太寻求合作。

  • 王胖子不慎触碰机关,三人掉入流沙房间,发现有“入口”二字,猜测一定也会有出口,于是推门进入碱粉房间,墙上有一个计时器。吴邪看出这里和样式雷图纸一模一样。王胖子假意要撕毁样式雷想逼迫霍老太现身,但无人回应。霍老太在家中坐守,手下一直在根据吴邪等人开机关的方式还原样式雷图纸。三人观察柱子上的麒麟头和铆钉,倒计时结束,房间喷射碱粉。慌乱之中,吴邪尝试对应样式雷图纸按下铆钉,果然开启了新的房间。来到铁架房间,三人看到若干层高大铁架。铁架移动,围绕着麒麟雕像形成一圈“铁架墙”,共有八个出口。最终他们凭借着上一个房间倒计时的声音才找到方向,成功突围。

  • 吴邪通过卦象给王胖子传达摩斯密码,三人对着图纸装模做样比对,按下了开启藏品房间的铆钉,他们割开油布露出龙骨。至此,三人合并信息,吴邪边说边画,最终在纸上写出了“巴乃见”的字样。霍老太本想算计他们却反被套取了信息。三人得意,想要离开时发现出口已经关闭。这时砸墙声传来,霍秀秀赶来相救。在足疗房,霍秀秀气愤解雨臣和霍老太合作都不告诉自己,她将知道的关于霍玲和考古行动的所有信息讲给吴邪三人听,却发现他们早已知情,霍秀秀一时失落。

  • 霍老太将张起灵安排在上首,交代了所有信息。霍老太告诉吴邪只能与自己合作,但张起灵并不相信霍老太,只是让吴邪带自己回家。铁三角收到新月饭店巨额账单,解雨臣表示如果他们答应合作,可以多为他们担保些时日。吴邪因张起灵不相信霍老太而决定不去,但张起灵表示,虽然不相信,但要去。霍老太与王胖子、张起灵启程广西巴乃,吴邪与解雨臣往四川四姑娘山去。

  • 解雨臣三人在峭壁上寻找当年发现帛书的洞穴,入夜便在悬崖上建造的“巢”中休息。次日一早,巢爪松落,吴邪惊叫坠落。意外发现当年洞穴的入口,洞中墙壁被水泥加固,黑眼镜成为挖水泥洞的人。王胖子逐渐恢复,和张起灵、霍秀秀去探路。途中三人遭遇暗算,张起灵制伏来者高加索人,从他口中得知前路不通,高加索人提议大家合作。高加索人将山体扫描图作为合作的筹码,张起灵决定明天按照扫描图前进,第二天,塌肩膀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

  • 吴邪一队破开血墙后,黑眼镜和解雨臣先后进入通道,但不久后都没了声响。吴邪艰难通过帛书洞穴,发现了解雨臣所说的铁盘。吴邪试图看清铁盘下的情况,却看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吴邪色变,用尽全力堵住洞口。此刻“头发怪”已经立在石室口。吴邪正要攻击头发怪时,发现是解雨臣,二人身穿铁甲朝洞穴口走去。王胖子通过吊桥到达对岸后,发现张起灵曾留过的记号,带领其余二人掉头就跑。这时桥的中段燃起大火,迅速向两端烧去。石门内出现密洛陀,王胖子通过固定在对面的安全绳跳下吊桥,中途被张起灵搭救,二人落地后,王胖子给上面的人发送冷焰火信号。

  • 吴邪解雨臣收到巴乃传来的铁盘照片,一番对比分析后,二人决定推动铁盘尝试,却发现不能将铁盘抬起。无意间,他们发现血渍,用伙计送上的羊血开启机关,抬起了铁盘。原本有凹陷的三面墙逐渐变得平整,二人查看浮雕,意识到这是千里锁。王胖子一行等待吴邪这边的信息,分发饮用水时发现多出一人。王胖子测试张起灵,随后测试霍秀秀,发现她是被人假冒的。真霍秀秀被霍老太绑在营地中,这是霍小幺。王胖子发现角落处塌肩膀,塌肩膀突然袭击并冲进岩壁中逃脱了。

  • 吴邪凭借解雨臣的绳索来到青铜密码块石室,多次尝试后他们发现了机关运动的正确顺序,拉动铁链,带动浮雕变化,将石室里的岩壁拍照发给巴乃。吴邪看着这些复杂的机关,不禁感叹,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王胖子对应照片按下浮雕。第二条通道内,张起灵为大家找到了一条通路,同时他的纹身显露。吴邪一方收到新照片,二人下到第二条通道,重复之前的办法解锁密码块,拍摄照片送到巴乃。王胖子对照照片,按下浮雕,第三条通道开启。张起灵进入寒玉台,回来时被一块蜜蜡一样的固体封存在内。王胖子凭借张起灵遗留的后手,成功将他救出。

  • 霍秀秀早已挣脱开绳索,用计从霍老太手中拿到第三张照片,但最后还是被迷晕送走。霍秀秀再醒来时,口袋中只有一封霍老太让她守好霍家的信。霍老太将照片亲自送下去,和张起灵一行人继续前进。解雨臣无意中发现有一块浮雕被挡住没有弹出,他们快速传信巴乃,却得知众人生死未卜。吴邪觉得五雷轰顶。吴邪二人前往长沙寻求潘子帮助,但是吴邪不仅夹喇嘛失败,还遭到羞辱。这时解雨臣送吴邪一张吴三省的人皮面具,吴邪决定用吴三省的身份,下场肃清。吴邪知道,只有找到张起灵,才能找到真正的自己。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