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曾照江东寒

8.8
少女战清泓奉父之命,下山参加武林大会,立志夺得武林盟主之位。阴差阳错结识了“大萧第一美男”林放与世家公子温宥,三人一同参与武林大会,战清泓更是凭借一腔热血善心助力毫无武功的林放,在武林大会拔得头筹。也因此获得了林放的青睐,而与此同时,温宥亦倾心于她,三人为整顿江东武林,携手踏上了闯荡江湖的路,林放看似放荡不羁,实则有勇有谋,深沉机敏,凭借智谋和战温二人的护卫,逐步平定了武林各派争斗,这期间,三人不仅经历过江湖的尔虞我诈,更不得不面对生离死别的巨变,桩桩件件,敲打着三个少年的心性,也让他们逐步成长起来,战清鸿更是在坚守正道的途中,逐步认清自己的心,收获美满爱情。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0 / 共36集) 每周二至周五20点更新2集 VIP抢先看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十年前,萧国与炎国在边境展开决战,武林盟主林啸天带队驰援萧军,扭转乾坤,随后却传来林啸天暴毙的消息,武林盟主之位就此空悬。十年一期的武林大会即将在君安举行,荆州战家山庄之女战清泓一心想闯荡江湖,更想见见君安第一美男子:林啸天之子林放,据说他体弱之姿别有一番风流。调皮的战清泓常把山庄闹得鸡犬不宁,却意外继承了门主之位,在父亲战破敌的授意下,带上侍女小蓝来到君安参加武林大会。

  • 战清泓平白受辱,回到客栈越想越气,一夜无眠。为了早日寻到暖心珠的主人,战清泓利用“武林风声”发布失物招领,结果当场被人认出,人群乌泱泱冲向战清泓索要暖心珠,幸亏温宥现身,帮助战清泓躲过一劫,战清泓表示自己不会原谅他。 战清泓回到客栈,屋子焕然一新,原来是林放命人送来了一应物什。战清泓受邀与林放一聚,认出了林放正是那日与他偶遇的男子,战清泓对这般盛情款待惊叹不已,连吃带喝,对林放话语间的试探不以为意,突然林放顽疾发作,战清泓大方掏出暖心珠,让他根除内伤,林放婉拒,战清泓看到林放病成这样还要参加武林大会,仗义表示会保护他,林放心下有所动容。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十年前,萧国与炎国在边境展开决战,武林盟主林啸天带队驰援萧军,扭转乾坤,随后却传来林啸天暴毙的消息,武林盟主之位就此空悬。十年一期的武林大会即将在君安举行,荆州战家山庄之女战清泓一心想闯荡江湖,更想见见君安第一美男子:林啸天之子林放,据说他体弱之姿别有一番风流。调皮的战清泓常把山庄闹得鸡犬不宁,却意外继承了门主之位,在父亲战破敌的授意下,带上侍女小蓝来到君安参加武林大会。

  • 战清泓平白受辱,回到客栈越想越气,一夜无眠。为了早日寻到暖心珠的主人,战清泓利用“武林风声”发布失物招领,结果当场被人认出,人群乌泱泱冲向战清泓索要暖心珠,幸亏温宥现身,帮助战清泓躲过一劫,战清泓表示自己不会原谅他。 战清泓回到客栈,屋子焕然一新,原来是林放命人送来了一应物什。战清泓受邀与林放一聚,认出了林放正是那日与他偶遇的男子,战清泓对这般盛情款待惊叹不已,连吃带喝,对林放话语间的试探不以为意,突然林放顽疾发作,战清泓大方掏出暖心珠,让他根除内伤,林放婉拒,战清泓看到林放病成这样还要参加武林大会,仗义表示会保护他,林放心下有所动容。

  • 林放在另一侧山洞中听到了战清泓的声音。诱骗凤不飞去夺回暖心珠。凤不飞赶到后洞,战清泓使出激将法,让凤不飞一掌将白虎帮主拍死。战清泓夺路而逃,无奈并非凤不飞对手,此时夏侯颖将军赶到,力战凤不飞,战清泓看两大高手过招好不过瘾,一掌在松动的石壁拍出了个大窟窿,滚进了隔壁密室,意外解救了林放。白虎帮众悉数被消灭,战清泓和温宥异口同声地关心起了对方,相视一笑。此时一名诈死之人举刀向温柔砍去,夏侯颖飞身出手,温柔芳心暗动,温宥报上家门致谢夏侯颖。战清泓也有样学样,却得知夏侯颖竟然是自己的师叔。

  • 林放为解战清泓主仆二人烦闷之心,提议一同去赏灯。秦淮河岸,华灯初上。大家都跟街上行人一般戴着面具,林放拉着战清泓去河边点灯,两人四目相对,眼里烛火点点。战清泓看上一个糖人,不料华姚公主也看上了,两人争夺不让,拉扯间华姚险些摔倒,温宥上前和战清泓交起了手,两人面具双双抓落,震惊地认出了对方。温宥宽慰公主让她回宫歇息,才平息了这场风波。此时水榭之中传来夏侯颖的呼唤,邀请大家把酒言欢,林放暗示夏侯颖探探温宥,夏侯颖让大家畅谈武林,温宥的少年志气颇得夏侯颖赏识,温柔突然表白夏侯颖,提出以身相许,温宥斥责温柔毫无家教岂能下嫁草莽,这话句句刺在战清泓心里,拔剑要与温宥比试。二人在秦淮河上踏水比武,战清泓突然落水沉没,温宥将落水的战清泓捞出,战清泓旧伤复发,温宥一时愧疚又心急。

  • 温宥见战清泓也是纵身往悬崖一跃,心下一惊,却看见林放与战清泓两人挤在悬崖裂缝上,战清泓开心指向对面石碑,对面就是第一关的终点。温宥认为距离太远以自身轻功尚且不能自保,更别说带着林放。战清泓自信满满,让温宥在悬崖间扔石子以借力,她带林放过去。温宥拗不过两人,只得舍命陪君子,不料埋伏已久的神秘人将借力石子打掉,战清泓与林放失重将要滑下去,温宥快速出手第二颗石子,这才安全无虞到达对岸,三人在悬崖边死里逃生,温宥识破有人要刺杀林放,希望他不要连累战清泓。大家通过第一关来到山洞,显出“神鬼棋局”的巨幡,山洞内似地动山摇,不断有人滑落深渊,林放见战清泓不断往下滑去,大呼危险。战清泓不慎滑落下深渊,温宥舍命相救,两人施展轻功上了棋局。神鬼棋局各派一番你来我往,林放最终主持大局,终于棋局开始,不断有“子”被吃掉。最终林放牺牲了战清泓一“子”。保全整个红方胜。温宥认为林放心机深沉,置战清泓生命于不顾。棋局结束。战清泓与温宥林放重新见面,温宥仍然不愿意信任林放。

  • 战清泓与温宥站在密林高处,眼见黑衣人逼近林放,战清泓不顾温宥阻止,上前救下林放。但温宥仍然不信任林放。最后一关,“玲珑塔”。众人进入塔内,没有规则不限定手段,厮杀至最后一人,开门而出的即是新的武林盟主。众人打作一团。顾彦质问季掌门是否是父亲派来暗中帮助自己的,顾彦得知父亲竟然作弊,正直善良的他羞愤不已。林放看出飞鹰门孙闯是“幽冥三魔”凤不飞假扮,众人大惊失色,凤不飞卸下面具,直逼盟主令牌。凤不飞一掌要打向林放,战清泓情急之下用身体护住林放,眼看着她从玲珑塔高层跌下,温宥飞身跃起抱住了已晕过去的战清泓。众人在塔外焦急等待结果。玲珑塔门大开,走出一人,却是林放。夏侯颖第一个承认林放是新任盟主,随后顾岳也不得不承认林放。武林大会之后,林放与温宥推心置腹一番恳切的对话,二人决定携手共创武林盛世。温宥在一旁细心照顾战清泓。迷迷糊糊的战清泓嘴里却总呢喃着林放的名字,让温宥心里不是滋味。借口要为战清泓看看药,落荒而逃。

  • 林放为掩盖自己身受重伤的事实,身为盟主却依旧处事浪荡子的模样,召集歌舞姬前来客栈,盟主既然放话要整顿武林,为探盟主虚实,各路武林门派纷纷派人带着礼物向新任武林盟主道贺。更加引发武林众人对他的轻视与不屑。胭脂看到林放被毒发折磨的痛苦,于心不忍,她瞒着林放,暗中找上战清泓。悄悄告诉了战清泓暖心珠的真相,战清泓这才知道暖心珠本是属于林放,且是他的祛毒续命药。战清泓立刻决定将暖心珠给林放拿去续命。温宥街上听到武林风声大放厥词,说战清泓赶走满室歌舞姬,要独霸林放。温宥明知不可能,却还是忍不住加快了脚步。战清泓拿出已经磨成粉的暖心珠强迫林放服下,林放服下暖心珠后,更是猛吐了一口血,不但不好似乎伤更重了。战清泓急着给林放运功化珠,温宥赶到客栈,质问战清泓是不是在房间里?战清泓听到温宥的声音,喜形于色。战清泓在里面喊温宥进去,坦然表明自己正在与林放疗伤,需要温宥守护。温宥进门发现战清泓果然在为林放运功疗伤,不由得松一口气。温宥见两人坦荡,主动担当起守护两人的角色。

  • 公主在宫门前发现战清泓衣服与自己一模一样,与战清泓起了冲突,王敦解了围。宴席开始,宰相王敦对新任武林盟主进行了封赏,赏赐了黄金与宅邸,战清泓一脸艳羡的模样被温宥毒舌鄙夷。就在战清泓化悲愤为食欲大快朵颐之时,林放却拿出两块令牌,以盟主的身份册封温宥与战清泓,一个为副盟主,一位护法。王敦将一对御赐珏玦双剑分别赠给温宥和战清泓。战清泓惊喜不已。华姚提议战清泓展示新得的神兵利器,战清泓有意显摆,拿着玦便在宴席上舞起了攻云剑法,旁边的侍卫忽然飞起一石子,战清泓几乎摔倒,温宥突然上场,二人一同舞剑,林放在旁弹琴,三人配合的天衣无缝。京郊如意门发生了诡异的意外,几十口人消失殆尽,只留门主陆明,林放与夏侯颖去调查,战清泓与温宥两人交流练剑方法。武林人士要求盟主彻查如意门之事。

  • 夏侯颖要传温宥与战清泓破撵剑法。命他二人好生修习,并将孤本给了战清泓。战清泓得意夏侯颖果然还是偏疼自己,夏侯颖却丢下一句话,要她另抄一本给温宥。战清泓打着自己要精进武功,更好的保护林放的旗号,讨好林放让盟主帮忙自己抄剑谱,林放为了感谢战清泓的尽心尽力,送了一个响亮的名号给战清泓——攻云仙子。温宥与苏霸天刚要去搜山,寻找金铃花的线索,突然公主差人来叫走了温宥说有金铃花的线索。战清泓趁着人手不够为由跟着苏霸天搜山,两人在山上通过蜜蜂寻到了金铃花的痕迹。温宥进宫后发觉公主所谓线索竟是一出舞曲,气急离开。战清泓不听苏霸天劝告硬闯人质屋,苏霸天被杀手杀害,如意门门主夫人被杀手掳走。战清泓因为苏霸天的死不吃不睡,温宥来劝解与战清泓共同舞剑。林放看在眼里,手上的血线又长了一寸。如意门陆明前来拜见盟主,不料想却是想杀了林放,陆明与芳姑原是被人指使利用。战清泓去请教林放如何能赢得温宥,林放告知,御重剑,使轻剑。一众武林人士齐聚,商议如何处置陆明之事。

  • 众人要求杀了陆明,林放要顾岳动手解决,顾岳犹疑之际,芳姑突然出现指认顾岳是同一伙,大家纷纷说顾岳伙同西炎人勾结外敌,僵持不下之际,顾彦突然出现指认顾岳的罪行。季掌门看势头不对,立刻将矛头转向顾岳。顾岳被收容羁押。公主命人送去温府两个食盒,一个给温柔一个给温宥。原来公主将诗藏在食盒内想要探探温宥的心意。阴差阳错间,温宥却拿了没有字条的食盒将糕饼送给了清泓吃,公主误会温宥也对自己有意。顾彦为了放走顾岳而服毒谢罪,林放悲痛交加。战清泓想出各种奇招想让林放疏解心情。战清泓林放与温宥一行出发去苍梧,夏侯颖作为长辈谆谆教诲,一番叮嘱,三人受教,战清泓深受鼓舞。顾岳提前一步到达苍梧,与苍梧地头两派提前会面,意欲以盟主之位诱惑,让青龙,意玄两派与其合作,杀了林放。

  • 盟主一行人抵达苍梧,意玄教教主曹阳和青龙派李木中在客栈门口给了个下马威,不让住进客栈。林放将计就计,带着战清鸿和小蓝在苍梧街头采买胭脂,察觉有人尾随。顾岳得知林放等人被赶出客栈,责备李木中和曹阳贸然行事,让他们把林放请回客栈,方便监控。两人请回林放等人,表示自己有眼不识泰山,晚上设宴请罪。夜宴上林放提出要在苍梧设置分舵,需要选一个德高望重来担任分盟主。李木中和曹阳两人因觊觎分盟主之位被离间,并且不停热情敬酒,温宥对战清鸿来着不拒的喝酒方式生气,帮战清鸿挡酒反而两个人越喝越多。众人回到客栈,遇到伏击的刺客,战清鸿为保护林放受伤,眼看不敌刺客,幸好夏侯颖赶到,刺客见不敌便很快撤退。李木中和曹阳得知林放遇刺,纷纷前来表明与自己无关,并献上贿赂。林放为了混淆视听,让战清鸿带着贿银出去购物。知道战清鸿打算给林放买把扇子,温宥主动向战清鸿要礼物,战清鸿决定将自己母亲留下的玉佩相赠定情,小蓝却觉得林放更好。温宥生日,战清鸿特意穿上他送的衣服,打算在将玉佩送出去,却撞见林放、温宥与人密谈。

  • 裘安拒绝归还玉佩,并对战清鸿表示是想娶她的那种喜欢,战清鸿却只当他跟自己四师弟一样是个孩子,裘安带着玉佩飞走。温宥来找战清鸿讨要礼物,没了玉佩的战清鸿只能搪塞,温宥却亲了战清鸿脸颊,表示这就是自己的生日礼物。顾岳察觉到李木中与曹阳被挑拨,要求好好合力对付林放。战清鸿温宥假扮意玄教恶霸大闹青龙帮赌坊,把劫来的银钱送去给裘安招兵买马,战清鸿讨要玉佩不成,反被温宥看到裘安再次表白。温宥吃醋。裘安向林放表达对战清鸿的喜欢,林放劝裘安喜欢不一定要拥有,裘安却觉得如果喜欢却不去表达,一定会后悔。小蓝偷听到二人说话,自以为了解林放对战清鸿心意,把战清鸿给林放买的扇子送给林放,问林放是否对战清鸿有意,林放表示自己重病缠身,不愿拖累。裘安带战清鸿去一间废弃“闹鬼”的屋子查探,意外发现顾岳藏身地,刺客再次杀出,伤了裘安。李木中浓妆艳抹前来哭诉,说自己帮派被欺负,求林放做主,林放摆下和头酒,并带人包围客栈,坦诚自己来苍梧的目的,是顾岳。

  • 李木中逃离客栈,被埋伏在外的裘安一箭射中,曹阳也不服软,被乱箭射死。匪首被除,林放宣布苍梧武林以后由裘安主持。 战清鸿对林放的杀伐果决还有些余悸,温宥却告诉她这才是江湖。 夏侯颖关怀林放,劝林放不要因情伤身,林放却挑破温柔对夏侯颖的情意,夏侯颖对危难险阻都不惧,却对温柔没有办法。 青龙帮余孽留信挑衅,林放安排战清鸿与温宥陪同裘安前去剿灭,要求只拿匪首。顾岳趁机潜入客栈,要为儿子报仇,林放濒死之际,询问顾岳自己父亲的死因,确认当年之事确实是顾岳与人合谋。夏侯颖突然出现,顾岳不敌,夏侯颖并未想要痛下杀手,顾岳却被远处暗箭所杀。 裘安等人清剿青龙帮余孽,战清鸿意外杀死李木希,这让战清鸿内心震撼。李木希的徒弟,刺客霍扬欲杀战清鸿报仇,被温宥保护。 凤不飞向老大汇报,顾岳已经被自己灭口。 战清鸿找到被抓的霍扬,霍扬觉得输给她是因为以多欺少,战清鸿答应跟霍扬单独决斗。小蓝趁机给霍扬的粥里下了泻药,结果霍扬越战越勇,原来是小蓝搞错了药,反给霍扬治了伤。 夏侯颖奉诏回君安,收到旨意的还有温宥。林放和

  • 战清鸿带霍扬前往裘家堡,揭示霍扬家人是被青龙帮所害,霍扬愿赌服输认战清鸿为师。温宥警告霍扬不能伤害战清鸿,霍扬反警告温宥不能负了战清鸿。 裘安派人送还了玉佩,并表示要与温宥公平竞争。 温宥与战清鸿约会,温宥送了玉镯给战清鸿。温宥说回君安要告知父母,向战清鸿提亲,战清鸿不置可否,没有回赠玉佩,只说打个络子再回赠。 战清鸿找到林放,分享自己困惑的心情,反让林放情绪翻涌。小蓝追问林放为何不向战清鸿表达心迹。 温宥回君安前,战清鸿回赠玉佩。裘安将自己母亲的金簪送给战清鸿。 林放战清鸿一行人来到临州,周家管家出现在客栈等待林放,送上厚礼,并告知林放周家无心武林,劝林放不必费心拉拢。胭脂发现管家是个用毒高手。 凤不飞找到周管家,说老大交代管家看住林放,七星剑法可能在他身上。 林放提出对付周博需要人假扮舞姬,小蓝意外收获任务。 战清鸿想给温宥写信,拜托林放帮忙送信,并要走了林放收藏的短剑,林放痛快答应,并送给她一枚玉扳指。

  • 小蓝乔装打扮,跟战清鸿一起潜入周家舞宴。为了让小蓝挤进人群接近周博,战清鸿击退其他舞姬,意外得到周博青睐。 霍扬担心小蓝,林放却让他安心。 战清鸿故意向周博展示扳指,但周博无动于衷。周博开出条件,林放想见自己,需要把战清鸿送给自己。 公主和温柔在城外迎接温宥夏侯颖,温柔送夏侯颖荷包,夏侯颖却没有收,还向温柔说,选择的颜色是绿色,让温柔很疑惑。 华姚因为温宥的冷漠而生气,王敦却安慰她,已经请皇上为二人赐婚,让华姚安心。 战氏夫妇意外现身临州与战清鸿会面,林放让胭脂紧密监视周家和战家人。 战破敌检验战清鸿武艺,感慨精进不少。温宥的回信来了,战清鸿告知父母与温宥私定忠心的事,但远在君安的温峤却不同意温宥与战清鸿的婚事。 战破敌夜访林放,告知当年林啸天的嘱托,转交《七星剑法》给林放。凤不飞偷听被战破敌发现,林放对战破敌的怀疑并未消减。 凤不飞告诉管家战破敌拥有七星剑法,管家决定瓮中捉鳖。 林放突然收到周家的请柬,只邀请了林放和战甲门主,林放决定赴宴会。

  • 林放战清泓周府赴约,周博意外战家门主竟然不是战破敌。 战家师兄弟向留守客栈的胭脂打听温宥的情况,但战氏夫妇更青睐林放。 周博留林放等人留宿,林放看出软禁的意味,却答应了下来。林放等人分析管家才是指挥周博的人,决定浑水摸鱼一探究竟。 假扮管家的钟不鸣交代凤不飞,让他把战破敌引来周家。 战清泓让霍扬保护林放,自己溜进周博的书房,想找找有无密室的存在,却意外发现了一卷军报,写着战破敌当年为夺七星剑法杀害林啸天。战清泓如实将军报交给林放,见林放疑虑,决定找出证据,证明这张军报是假的。 战清泓探查到西炎人钟不鸣对周博的控制,被周博发现,却不知是计。战清泓逃离,偶遇林放,林放见到追来的周博,将战清泓抵在树旁一通告白。周博上前主动揭示老钟身份和自己被控制的事实,向林放求救。林放问当年父亲被杀真相,周博说出是战破敌杀死了林啸天。 战清泓林放因周博的话起了争执,两人不欢而散。 周博向钟不鸣汇报,二人已经上钩。 周博单独约见林放,想与之交易,两人为对方除掉心腹之患,林放应允。 周

  • 钟不鸣以为计谋得逞,谁知战清泓杀进来,战破敌和林放也从中毒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原来假周博已经投诚,并于钟不鸣陷入混战,胭脂带人杀入周府,与凤不飞对抗。 钟不鸣不敌战破敌,拉着凤不飞逃走。周博身中钟不鸣暗器,命悬一线,死前将战清泓的手交于林放,劝战清泓珍惜眼前人。 战清泓让林放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其实林放与周博早已互透真相,为了让钟不鸣信任,故意不告诉战清泓,用她激动的情绪来证明老钟下套成功,甚至战破敌也在配合演戏。 夏侯颖拜托温柔找寻为林放解毒的办法,温柔再次示好。夏侯颖将花签还给温柔,并明确拒绝心意,温柔却说花签不是她给的,夏侯颖拒绝的是别人的心意,与自己无关,并送给夏侯颖一个荷包。 温宥向华姚解释,自己对公主没有非分之想,只想跟战清泓在一起。华姚却告知温宥,皇上已经赐婚。 老大与钟不鸣凤不飞汇合,原来败走周家也在计划之中,他们的目标是战破敌。 温宥准备逃婚,温柔与他互相鼓励。 林放从周博留下的真军报得知,杀害自己父亲的人是幽冥三魔。

  • 温宥逃婚,温峤大怒,同时赐婚的旨意到了,温家被全部软禁。 赐婚的消息胭脂告知林放,林放决定挽回局势赶回君安,临州交给胭脂打理,并交代不要告知战清泓。 夏侯颖知道温家被困,赶去城外找到温宥,告知他困境,温宥随夏侯颖回到君安。温宥告诉父母抗旨的事自己会一力承担,不会连累家里。 温宥与夏侯颖喝酒,说是自己对不起战清泓,希望夏侯颖能善待妹妹。 温宥擅闯皇宫,被华姚在宫门外救下,回家却发现父亲已经赶往丞相府请罪,愿意代为受过。王敦以温家和战清泓的性命相胁,逼迫温宥与华姚完婚,温宥心灰意冷。 战清泓就未收到温宥回信,有些担忧,胭脂意外发现自己与战清泓中了钟不鸣的毒,此刻延迟毒发散去功力,强行运功会伤及性命,林放惊觉周家原来只是个圈套,判定战破敌有危险,下毒是为了针对战破敌。 战破敌一行被幽冥三魔伏击,不幸灭门。幽冥三魔并未在战破敌身上找到七星剑法,生气离开。战清泓赶到时,只见家人尸横遍地。

  • 温宥迫于爹娘及全族性命,与公主盛大的皇家婚礼在君安举行;另一边,战家山庄素服萧瑟,战清泓跪在灵堂上情难自抑。 战清泓看到师兄弟们染血的手绳,想起在战家山庄天真快乐的日子,想到几日前还下山看她的爹娘兄弟们,悲痛欲绝,在暴雨中冲出山庄,发疯似地扑向爹为娘种的那一片冰魄兰,曾经她百般调皮搞破坏的,如今想要舍命保护。小蓝霍扬看到发疯的战清泓不知所措,只有林放冲出去,将如同惊弓之鸟的战清泓紧紧抱在怀里;驸马府里红绸高挂,一片喜庆,只是驸马温宥却无法露出笑容,如同木偶。 林放一直陪着战清泓,让她将对爹娘和师兄弟的思念写在天灯上,用自己的故事安稳战清泓,“越是黑暗的地方,越会有光。”战清泓终于明白,沉浸在悲痛的情绪中并不能让亲人们死而复生,她必须要做的是,找出凶手,为他们报仇。

  • 林放带着战清泓等人回到君安林府,胭脂带回来武林风声打探到的消息,杀害战家人的正是幽冥三魔, 战清泓去温府找温宥,她有太多的事想要马上和温宥说,此刻她的心里,温宥是唯一的寄托,而她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温宥已经娶了公主成了驸马。 林放先战清泓一步,将温宥截下,痛斥温宥,并将战家遭遇灭门的事告诉温宥,约温宥秦淮河畔与清泓断绝情感。 战清泓没有等到温宥,魂不守舍地回到林府,霍扬看见师傅的样子气不过,打上驸马府,将温宥痛打一顿。 林放本安排战清泓和温宥在秦淮河畔相见,却不曾想温宥被公主的盘问拖住,无法赴约。战清泓与林放对饮消愁,酒后打闹让林放再心生怜惜。 还未见到温宥,林放与战清泓却接到圣旨,即日出发前去沔阳支援战场,离别君安,温宥作为散骑常侍,为林放等人践行。

  • 温宥终于可以和战清泓相见,却是以朝廷命官的身份,为战清泓送行。战清泓含泪看着温宥一脸诀别。两人都忍着内心的千言万语,在众人注视下分别。温宥亲手断送自己心爱的人,于城外舞剑告别,心已死。 林放一行人抵达沔阳城外,却受到沔阳游击将军高建华的阻挠,高建华将林放等人视为叛军杜增的奸细攻击,战清泓带领霍扬攻上城楼,取得信任。 原来因为已有奸细潜入城中,挟持不作为的刺史宣恺。林放等人设计解围,救出宣恺。杀死入城的奸细,战清泓发现两个奸细是西炎人。 战清泓女扮男装,和林放进入军营,发现兵将一盘散沙,几个兵长各自为首。林放战清泓设计,霍杨出手打败兵长罗武等人,以给这些不听教导的兵长一个下马威,几个兵长不服气却仍旧口头服了软。

  • 战清泓和林放默契配合,整治兵长。林放命战清泓为军营总教头,负责训练兵长们。战清泓仍然不知道温宥已经成婚,仍然坚持给温宥写信。而温宥在君安,每天如同行尸走肉,在秦淮河畔借酒消愁,战清泓的信也无法回复。 小蓝作为军营里唯一的女孩子,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罗武等人常常围着小蓝献英勤,却都被霍扬黑脸赶跑。 凤不飞潜入军营想要偷取七星剑法,这让林放开始计划将七星剑法传授给清泓。 罗武嘴上说着不服战清泓,但常常半夜偷偷在外练战清泓教的轻功,战清泓的帮助让他渐渐开始认同这个“豆芽菜”将军。并在别人说战清泓和林放“龙阳之好”的闲话时,动手打架维护战清泓。同袍相戈,罗武被林放处罚,战清泓主动请缨一同受罚,让罗武和其他兵长们都十分感动。而战清泓的冲动之举,让林放又气又心疼。

  • 军营中,战清泓与罗武完成了惩罚,被众将士扶下来,林放仍旧板着严肃脸,战清泓借此机会鼓舞了人心,大家一起捶拳呼喊,场面十分动人。 林放来看战清泓,心疼端来绿豆汤让战清泓喝下。 霍杨看到军营中其他男子打听小蓝的年纪,生气的将小蓝拉到一旁,表白了心迹,当着军中其他人亲吻小蓝。 七个兵长纷纷拜师在战清泓门下,罗武来的最晚,变成了最小的师弟被众多师兄弟嘲笑。夏侯颖去驸马府面见温宥,夏侯颖让温宥放下前尘往事,振作起来。 战清泓带霍杨与几位兵长深入敌军,战清泓识破了敌军是西炎人,叛军见一箭发出未射死林放立即退兵。 谁料到战清泓衣服破了,漏出了内层衣物,众将士才知晓战清泓是女儿身。 林放拿出一份剑法,要战清泓立刻背下来。庆功宴上,众人聊天,战清泓得知温宥已与驸马成婚,一时间承受不住,悲愤离去。

  • 战清泓策马扬鞭而去,来到驸马府,刚巧看到华姚公主和温宥相拥在一起。温宥听到门外有声音追出到屋顶,战清泓一脸决绝,诉说着过往种种,拿起温宥送的镯子拔出剑刺碎。 林放站在城楼上不知过了多少日,天空飘起雪,林放看到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是战情泓被马驮了回来。 战清泓在床榻久病未起,军营中将士为了让战教头重新快乐起来,几个兵长决定带头化妆成女儿样子跳舞,战情泓看哭了,重新拾起勇气。 再次和杜增叛军交兵时,战情泓带领几个兵长霍杨深入敌军,战清泓与杜增对战眼看就要落败,情急之下想起了林放曾经让他背的剑谱,将杜增斩杀。 凤不飞在杜增军中藏着,一眼认出了战清泓使的七星剑法。杜增被杀,叛军溃不成军。千钧一发时刻,战清泓在回城楼时中箭,摔下城楼去。

  • 战清泓使出七星剑法一招克敌,杀死杜增,千钧一发之际,战情泓中箭掉下了城楼,林放腰间绑了条细绳,不顾一切跳下去抓住了战情泓的手,二人安全回到了城楼上。 此时兵心大振,城门大开,沔阳守军一举击溃了杜增叛军。捷报传回君安,温宥与华姚各自心事。 沔阳守军在城门前告别战清泓林放一行,马车中,战清泓与林放二人相互逗趣。霍杨发现沿途有埋伏,众人与伏兵交战,林放被凤不飞绑走,凤不飞在林放身上烙下烙印印,并要拿林放做人偶。 胭脂赶到,用千里嗅循着气味找到了林放。凤不飞逃走。 林放被解救下来一直昏迷未醒,战清泓贴身照顾林放,给林放伤口上烫伤药时林放疼醒了过来。战清泓守着林放连续许多日,夜半熬鸡汤,为林放洗漱更衣。 温宥来找林放,看见林放战清泓二人俨然一副幸福模样。

  • 温宥告知林放,皇上可能会撤掉他军职,王敦也有对付武林的打算,近期更有官员陆续被暗杀,似乎是江湖人士所为,提醒林放多做防范。 华姚疑心温宥前往林府是去见战清泓,温宥却让公主去询问守着自己的禁军,两人不欢而散。 战清泓向林放询问,为何让自己练七星剑法,林放告知幽冥三魔是双方仇人,七星剑法即是诱饵也是宝刀,但是自己无法习武,战清泓表示自己会好好练习,剑法害死很多人,但更应该用在斩妖除魔的正道上。林放也再次提及让战清泓做盟主夫人的想法。 战清泓回到自己的房间,小蓝八卦二人进度,战清泓愿意对林放好,回报他的情谊,但其他的无法保证。 华姚向王敦告状,王敦建议把战清泓纳入驸马府。 华姚下帖请林放战清泓往驸马府赴宴,公主借颁旨让战清泓向自己下跪,旨意对林放有封赏,却夺取将军的职位称号,明褒暗贬。华姚继续发难,要纳战清泓进驸马府为妾。林放解围,说起自己跟战清泓已有婚约。 凤不飞的失手,让王不成决定借刀杀人,巧取剑谱。 温柔做好了林放的药,去给林放复诊,告诉林放,这药虽然不能治本,但至少可以稳住毒性和身体。

  • 林放召裘安前来商议武林之事,林放意图将武林盟主之位传于裘安,两人深觉朝廷有意收编武林,裘安表示不能认同朝廷收编。 裘安一句话点醒战清泓,小蓝也说战清泓并非不喜欢林放。战清泓握着林放送的小刀,想起往日与林放的点点滴滴。 华姚公主查到林放与战清泓并未有婚约在身,知道林放说二人有婚约自是当日为战清泓解围,于是自作主张直接将战清泓押进驸马府,要纳战清泓为妾。 林放找到温宥,要温宥处理好自己的家事,别再连累战清泓。温宥得知战清泓被关押在府上,气急在华姚面前捏碎了战清泓送的信物,将双剑齐断。温宥假意与华姚公主言和,让公主放了战清泓。 林放为了瞒过公主,假戏真做在府内摆起了婚宴。林放向战清泓表露心迹,自己是真心喜爱她,不是因为华姚公主所迫。

  • 林放为了瞒过公主,假戏真做在府内摆起了婚宴。林放向战清泓表露心迹,自己是真心喜爱她,不是因为华姚公主所迫。 林放与战清泓成亲时,华姚突然来到,送上麒麟送子表示祝福二人。待宫女查到二人已入洞房,方才放心离开。 温柔与夏侯颖从礼堂离开,路上夏侯颖羞涩与温柔牵手。小蓝在洞房门外偷听被霍杨抓走。 洞房内,战清泓羞涩懵懂,林放假装晕过去了将战清泓压在床榻。林放动情欲吻战清泓之际真的毒发晕了过去,入夜二人分床而睡。 战清泓画眉梳妆之际,林放亲吻战清泓。 霍杨拿到了季掌门给的霍家灭门案的清册,霍杨找到林放,说要娶小蓝。战清泓要林放蹲下,给林放轻轻一吻。 林放召集武林人士齐聚宣布意图将江东武林将归顺朝廷,众多武林人士反对质疑声起,裘安首先表示反对。众掌门称林放不配盟主之位,要求盟主退位。

  • 众多武林人士要求林放战清泓交出七星剑法并退位,正在双方僵持不下之际,霍杨带着当年霍家灭门证据来拆穿林放作假。 林放将剑法交给鸡鸣寺大师,主动声明自己退位。 季掌门动摇武林人士逼让战清泓以死谢罪。温宥先发制人,拿剑挑断了战清泓的手筋脚筋,夏侯颖告知武林人士不要赶尽杀绝。林放当下立誓与江东武林再无瓜葛。 小蓝醒来发现周围都变了,霍杨告诉小蓝一切都是权宜之计,他要的就只是娶小蓝为妻。 林放来温府让温柔给战清泓疗伤。发现剑上有毒,战清泓不仅断了手脚筋,还中了毒。 季掌门告知钟不鸣七星剑法在鸡鸣寺大师手里,钟不鸣杀了大师却发现手里的剑法是空白的深知中计,起身去追林放战清泓一行人。胭脂让林放战清泓先走。

  • 季掌门告知钟不鸣七星剑法在鸡鸣寺大师手里,钟不鸣杀了大师却发现手里的剑法是空白的深知中计,起身去追林放战清泓一行人。胭脂让林放战清泓先走。胭脂为了保护林放和战清泓而死,林放和战清泓也被钟不鸣等人逼到了悬崖边,两人纵身一跃,跳下悬崖。 小蓝听到武林风声说林放战清泓二人跳崖生死未知伤心难过,霍杨安慰小蓝会永远陪在她身边。 钟不鸣向老大报告林放和战清泓二人已经双双跳崖,王不成要钟不鸣去查到林放战清泓二人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林放战清泓被绑住手脚,在一个奇怪的屋中醒来,两人沿着院子寻找,寻到了一个山参,两个人互喂人参,简凌突然出现,打断了二人,并说二人吃掉了他的朋友,要二人代替人参娃娃永远留在谷中陪他。 华姚陪伴温宥,温宥冷淡。林放战清泓被简凌命令干重活,战清泓与简凌斗嘴。林放与战清泓为了找出谷的路在林子中迷了路。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