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川·光明三杰

7.1
类型: 电视剧 武侠 古装
年份: 2024
地区: 内地
简介:西川大陆战乱四起,紫川、塞戎两族战事紧张。驻守边界的紫川秀携大获全胜的军功返还帝都,守得家国一朝安稳。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帝都朝中重臣杨明华心怀不轨,发起叛乱,紫川秀携结义兄弟帝林、斯毅林,里应外合,铲除祸患,让动荡的紫川重归平静。但虎视眈眈的塞戎在紫川还未恢复元气之时正式宣战。烽火狼烟,紫川秀、斯毅林、帝林,三兄弟远离家乡,为了自己的家园、为了守护心爱的人、为了和平而奔赴战场,谱写出燃情又壮丽的故事。
打包价格:

节目还没有准备好,晚点回来再试试~

剧集列表

(共24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远州,位于紫川边境的恒川战场,紫川家族与蛮族即将开战。远州军旗领紫川秀暗中刺杀蛮族主帅葛沙,致使蛮族大军溃败,蛮族公主卡丹被俘。恒川大捷,紫川秀押送俘虏到达瓦云要隘会面远州军副统领罗波,得知紫川家族的总统领杨明华召自己回帝都述职。罗波猜测,杨明华此番是为以紫川秀不听军令、私自出军为由,欲加害于他。自从紫川上一任总长紫川远星逝世后,紫川家族总统领杨明华和远州军总统领哥应星便全力辅佐现任总长紫川参星,杨明华镇守帝都、哥应星镇守远州,守得紫川家族多年平安。然而,久而久之,杨明华在野心与欲望的膨胀下却屡屡越权,众人皆说,若非有哥应星与之抗衡,只怕紫川家族已然改姓。杨明华深知紫川秀是哥应星的得意弟子,此次以紫川秀的疏漏为引,无非是为向哥应星发难。紫川秀为保护哥应星,毅然决定回帝都。

  • 紫川秀与帝林表面上水火不容、正拼个你死我活,殊不知其实是在给他人做戏。这些年,帝林、斯毅林、紫川秀对家族忠心耿耿,无奈杨明华在帝都只手遮天,为保护紫川参星一脉,帝林奉命投入杨明华麾下做卧底,与禁卫军副统领斯毅林、紫川秀暗中配合。紫川秀被帝林投入监牢,根据帝林留下的暗号,与兄弟斯毅林、帝林汇合。帝林、斯毅林本欲借助舆论使紫川秀脱罪,但杨明华却找到时机对紫川秀痛下杀手。危机时刻,公主紫川宁驾马车前来相救,紫川秀顺利逃脱。紫川秀与紫川宁本是青梅竹马,无奈当初紫川秀被杨明华诬陷远赴远州,七年间,二人未曾相见。紫川宁对紫川秀心悦已久,紫川秀碍于出身与形势,迟迟不敢对紫川宁表露心迹,只能在简短叙旧后,赠予紫川宁一枚月光石,而后不告而别。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远州,位于紫川边境的恒川战场,紫川家族与蛮族即将开战。远州军旗领紫川秀暗中刺杀蛮族主帅葛沙,致使蛮族大军溃败,蛮族公主卡丹被俘。恒川大捷,紫川秀押送俘虏到达瓦云要隘会面远州军副统领罗波,得知紫川家族的总统领杨明华召自己回帝都述职。罗波猜测,杨明华此番是为以紫川秀不听军令、私自出军为由,欲加害于他。自从紫川上一任总长紫川远星逝世后,紫川家族总统领杨明华和远州军总统领哥应星便全力辅佐现任总长紫川参星,杨明华镇守帝都、哥应星镇守远州,守得紫川家族多年平安。然而,久而久之,杨明华在野心与欲望的膨胀下却屡屡越权,众人皆说,若非有哥应星与之抗衡,只怕紫川家族已然改姓。杨明华深知紫川秀是哥应星的得意弟子,此次以紫川秀的疏漏为引,无非是为向哥应星发难。紫川秀为保护哥应星,毅然决定回帝都。

  • 紫川秀与帝林表面上水火不容、正拼个你死我活,殊不知其实是在给他人做戏。这些年,帝林、斯毅林、紫川秀对家族忠心耿耿,无奈杨明华在帝都只手遮天,为保护紫川参星一脉,帝林奉命投入杨明华麾下做卧底,与禁卫军副统领斯毅林、紫川秀暗中配合。紫川秀被帝林投入监牢,根据帝林留下的暗号,与兄弟斯毅林、帝林汇合。帝林、斯毅林本欲借助舆论使紫川秀脱罪,但杨明华却找到时机对紫川秀痛下杀手。危机时刻,公主紫川宁驾马车前来相救,紫川秀顺利逃脱。紫川秀与紫川宁本是青梅竹马,无奈当初紫川秀被杨明华诬陷远赴远州,七年间,二人未曾相见。紫川宁对紫川秀心悦已久,紫川秀碍于出身与形势,迟迟不敢对紫川宁表露心迹,只能在简短叙旧后,赠予紫川宁一枚月光石,而后不告而别。

  • 哥应星归来帝都,并以密函为证,力证紫川秀是奉了自己的命令带兵出击,并不能算违抗军令。同时,面对杨明华的步步紧逼,哥应星带来了蛮族为救卡丹公主,有意与紫川和谈的消息。至此,紫川秀违抗军令一事,彻底落下帷幕。紫川秀和部下白川、明羽、罗杰入住紫川宁府。另一边,议事厅众官员正在商讨是否接受蛮族和谈。议事厅,众官员正在就是否与蛮族和谈展开激烈争论。此次会议,既是对僵持已久的紫川家族与蛮族战争形势分析,更多的,也是杨明华与哥应星之间的博弈。最终,哥应星说服众官员,由自己亲自操办,接受和谈。杨明华则将哥应星的得力帮手紫川秀调到主管后勤的督政司,妄图约束紫川秀在和谈中的作用。然而,聪明的紫川秀却已看透杨明华的心思,反而认为,督政司看似毫无用处,却恰好有处处能发挥作用的地方。

  • 紫川宁因为紫川秀能留在帝都任职而欢欣雀跃,但紫川秀却总找理由躲避紫川宁。一次醉酒,紫川秀和斯毅林袒露出最真实的想法,紫川宁是家族继承人,而自己,不过是前途未卜的穷小子,他们两个没有未来。战俘营,蛮族俘虏身上的伤势严重,久未愈合。蛮族公主卡丹不顾自身安危,记挂着族人,向紫川士兵提出请军医的要求,却被拒绝。卡丹未放弃,以士兵佩刀为工具,以裙子布料为纱布,为族人清理包扎伤口。待卡丹包扎完毕,紫川士兵欲将虚弱的蛮族俘虏拖走,卡丹阻拦未果,双方引发冲突。斯毅林巡视此处,见此急忙上前,平息事端,更提醒紫川士兵必善待战俘。此事之后,斯毅林对公主卡丹多有照拂,卡丹也对斯毅林的帮助心存好感。蛮族使者穆奇与鲁帝已抵达帝都。和谈正式开始之前,鲁帝忽而提议要与紫川士兵比武,哥应星派出紫川秀,上前应战。议事厅,紫川秀正在与鲁帝比武。面对粗鲁蛮暴的鲁帝,紫川秀以智谋取胜,将鲁帝耍得团团转。

  • 和谈开始,鲁帝提出若要签订条款,紫川家族需先将卡丹公主归还蛮族。此要求引来哥应星不满,质问鲁帝,先归还公主,若蛮族撕毁条约不认账,岂不是将紫川置于不利之地。最后,在蛮族使者穆奇的调解下,双方约定,明日卡丹公主亲临和谈现场,见证两国邦交之始。杨明华知此消息,为破坏和谈,将哥应星牵制在前线战场,便授意罗明海杀害卡丹公主。另一边,哥应星和紫川秀推测杨明华定不会袖手旁观,预料卡丹将有危险,急命紫川秀定要保护好卡丹。紫川秀以督政司发放福利为由,来到战俘营,将卡丹可能有危险的消息告诉斯毅林。二人心生一计,让紫川秀假扮卡丹待在战俘营,真正的卡丹则随斯毅林回府,由斯毅林贴身保护。果不其然,当夜,一蒙面黑衣人潜入战俘营刺杀卡丹,紫川秀将其击退。打斗引来看守战俘营的紫川士兵,紫川秀假扮卡丹一事即将败露,关键时刻白川过来替紫川秀解围,但此举却引来紫川秀的怀疑。

  • 卡丹、斯毅林正在山洞中休养,蛮族刺客在搜寻中闻到卡丹给斯毅林所用药物的味道,追寻至此,将斯毅林、卡丹紧紧包围。卡丹不会功夫、斯毅林身受重伤,蛮族刺客对二人招招下杀手。眼见卡丹即将被刺,紫川秀从天而降,救下斯毅林、卡丹,三人紧急赶回帝都。帝都,鲁帝将带血的斗篷扔到使者穆奇面前,佯装大怒,发难于穆奇,竟与紫川家族串通一气隐瞒公主已死的事实,并将穆奇灭口。第二日,卡丹正在更衣,准备出席和谈现场。议事厅,紫川众官员正在等待和谈开始,蛮族使者的位置却空无一人。哥应星的贴身侍卫未名带来消息,鲁帝等蛮族使者已卡丹公主已死为由,连夜离开帝都,并准备向紫川开战。和谈破裂,杨明华找紫川参星负荆请罪,以降职为名,趁机让亲信雷迅插手远州事物。哥应星为与杨明华抗衡,牺牲斯毅林,同样让其降职,参与远州事务。

  • 议事厅,紫川朝臣正在商议如何应战,帝林主动请缨出征远州。同时,哥应星提议,由于自己与杨明华皆监管不力,各自闭关十日,杨明华接受。 紫川秀、帝林、斯毅林复盘此次事件,认为哥应星为确保杨明华不会真的造反,定另有安排。回到紫川宁府,紫川秀为白川准备了一桌饭菜,实则暗示她:苦海无涯,回头是岸。白川直接询问紫川秀此番意图,紫川秀内心还是信任白川,点到为止,未再多说。哥应星因和谈失败准备回远州,镇守瓦云要隘。他临行前来领兵司造访杨明华,说起当年他、杨明华和紫川远星结为兄弟,共同守护紫川的誓言,并言辞恳切,请求杨明华,稳住心思,替紫川远星守好紫川江山。杨明华也第一次表露心迹,称自己不会造反,这辈子都会帮紫川远星顾好天下。总长府,哥应星告诉紫川参星,自己相信杨明华对紫川家族还是忠心的,但为以防万一,自己会利用这十日时间查明,杨明华究竟有没有不臣之心,还希望紫川参星配合。紫川参星虽然表明应允,但在哥应星离开后,露出其真面目,他需要让杨明华造反。没能回到蛮族的卡丹,被安排入住紫川宁府。

  • 哥应星临行前,紫川秀请哥应星吃面送行,哥应星命紫川秀十天内查找杨明华谋反的相关证据,紫川秀爽快答应,并和哥应星约定,等他回来,给哥应星的面里加两份肉,哥应星给紫川秀买大房子。夜晚,紫川宁精心打扮等紫川秀回来和他一起弹琴,紫川秀却因忙于奔波,将几天前二人的约定忘得一干二净,惹得紫川宁失望不已。帝都郊外密林,禁卫军正加急护送卡丹给蛮族的信物,被杨明华派来的人劫下,意欲隐瞒卡丹还活着的真相。

  • 紫川秀借由和紫川宁闹矛盾,名正言顺住进总长府。紫川参星顺势将杨明华参与过的项目文书给到紫川秀、斯毅林,供他们调查。紫川宁刚对紫川秀稍有消气,紫川秀便故意去春风苑逍遥,只为拖延回紫川宁府的时间。春风苑内,紫川秀偶然发现这里表面上看是娱乐场所,其实暗藏非常完备的情报系统,背后有一势力正通过此处获取各方消息。

  • 紫川秀看出,斯毅林已经对卡丹动心,但斯毅林却说,家国不安,没有资格谈男女之情,更何况对象是敌国公主,这份感情他会深埋心底。紫川秀听取卡丹建议,将自己和紫川宁的重要纪念日礼物一一补给紫川宁,并履行了此前二人合奏的承诺,终于哄得紫川宁开心。远州捷报连连,但帝林率军屠戮城池有失民心,罗明海借此提议召回帝林为紫川宁庆生。与此同时,杨明华暗中拉拢常年戍边西南的统领方劲、明辉,软硬兼施,令他二人听命自己,不得有任何反抗。哥应星担忧帝林已然把远州局势搅乱,若杨明华借机真的要反,他们恐无兵增援。遂带未名借道林家,去找西川大陆第一高手左加明王。紫川秀通过明月,终于见到了春风苑背后之人——萧龙,这才知道,萧龙并未完全投入杨明华麾下,而只为做情报生意。紫川秀以消息换消息,打探出杨明华具有元老会半数以上的支持率。

  • 杨明华以斯毅林涉嫌走私蛮族物资、违反紫川律法、杀害同党为由将斯毅林压入监牢。并编造证据,谎称斯毅林于七日亥时杀人灭口。此举让斯毅林哑口无言,不敢争辩,因为七日亥时,正是他和卡丹放天灯的同一时间。若被查出他私自带敌国公主放天灯,轻了是紫川宁看护不力,重了便是斯毅林私通蛮族,事态只会更加严重。紫川参星出面请求杨明华释放斯毅林,杨明华见斯毅林已被施予重刑无法行动,且帝林明日便能赶回帝都,权衡之下下令放人。紫川宁生日宴之日到来,众人齐聚议事厅,帝林也已回到帝都。吉时已到,紫川参星却迟迟不出现,杨明华以下犯上,欲代总长之位主持紫川宁的生日庆典。黑旗军士兵德科耿直指出杨明华这是僭越之举,相当于谋逆。帝林收到杨明华眼神暗示,果断杀害德科。帝都流血夜,以一名士兵的死亡为标志,正式拉开帷幕。

  • 紫川秀、斯毅林、帝林齐聚。斯毅林在紫川秀的帮衬下,已然恢复健康。三兄弟商定计划,准备行动。林家,哥应星和手下未名为躲避杨明华手下雷洪的围堵,被逼至悬崖。未名忽然向哥应星坦白,自己原是多年前紫川远星派来监视哥应星的人,一旦哥应星有谋反之心,就地诛杀。然而,如今即便确定哥应星不会谋反,自己却依然收到命令要取其性命,下令的人正是紫川参星。哥应星瞬间明白,自己的存在已经被紫川参星视为威胁,为了紫川的江山,他必须死。此时,雷洪带兵追来,哥应星未将雷洪放在眼中,拔刀欲自尽,雷洪误认为哥应星要反抗,连忙下令众将士射箭。哥应星万箭穿心,离开人世。哥应星已死,雷洪向帝都发送信号。帝林、紫川秀、斯毅林联手配合,假扮士兵,于南大营成功刺杀雷迅。为安抚帝戍军的三位副统领,紫川秀承诺,只要他们按兵不动,乖乖待在南大营,便能保住项上人头和未来仕途。如此,紫川秀便成功控制住帝戍军。

  • 帝都,帝林带兵全面清剿逆贼、讨伐杨党。南大营人人自危,帝林不顾紫川秀劝阻,要将帝戍军全部处决。紫川秀争取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去找紫川参星求情。紫川秀不惜牺牲自己前途,为帝戍军换来了赦免令牌,但当他快马加鞭赶回南大营时,帝戍军内已尸身横陈。紫川秀第一次看到帝林冷血、暴虐的一面,兄弟二人心生嫌隙。备受打击的紫川秀回到紫川宁府,却接到哥应星身陨的消息,紫川秀彻底崩溃,在紫川宁的怀抱中黯然落泪。雷洪得知杨明华起义失败,只得逃亡远州。帝都,罗明海回到家,却发现一家上下三十七口尽数被帝林灭门,悲愤之际找紫川参星为自己主持公道。哥应星追悼会上,罗明海为向帝林报灭门之仇,举报帝林是杀害哥应星的真凶,帝林入狱。

  • 紫川秀为证明帝林的清白,寻找未名,终于在一郊外茅屋找到身受重伤的未名。未名已遭人暗杀,此时奄奄一息,临终前对紫川秀说出了哥应星死亡真相。紫川秀猜到,紫川参星就是杀害哥应星的幕后黑手,对紫川参星彻底失望,于是主动请缨回到远州。而他和紫川宁的爱情,又回到希望渺茫的状态。议事厅,紫川参星对剿灭叛党的众臣论功行赏,罗明海成为紫川家族领兵司总统领、斯毅林成为帝戍军统领、帝林担任御察司司长,紫川秀则降职去嘉山要隘预备役。紫川宁追着紫川秀来到嘉山要隘,紫川秀故意以玩世不恭的态度对待紫川宁的一片真心,紫川宁对紫川秀十分失望,伤心离去。远州发生小规模叛乱,紫川家族皆不以为然,唯有帝林高瞻远瞩,看到未来隐患。但无奈他身处御察司,无权调兵平叛,只能给罗明海递交建议,但却石沉大海。此时帝林和紫川秀之间的矛盾依然没有化解,斯毅林跑前跑后替两兄弟传话。尽管对帝林依然心里有气,但为了身在远州的同僚林冰、罗波,紫川秀还是听从了帝林的建议,提醒林冰、罗波,追击雷洪时小心腹背受敌。

  • 远在嘉山要隘的紫川秀,收到了家族召集预备役的命令,前去基新行省征兵。基新行省积贫积弱,年轻力壮的都去做了山贼,紫川秀略施巧记,将阿泽、小哨子、茂才、李农等山贼收入自己麾下,正式成立秀字营。瓦云要隘,斯毅林击败远州叛军,大捷。但斯毅林没有按照领兵司命令驻守瓦云待命,反而下令全力以赴,继续追击叛军。唯有帝林和紫川秀明白斯毅林的策略,罗明海只以为斯毅林冒进。紫川宁又一次来到嘉山要隘,劝紫川秀和自己回帝都,紫川秀对紫川宁避之不及,只能以自己是为服从领兵司的命令搪塞紫川宁。紫川宁从紫川秀这里没有得到任何肯定的答案,苦涩离去,并称自己还会再来。随着深入远州腹地,斯毅林军队的后方补给逐渐跟不上,再加上远州各族对他们的敌意,举步维艰。即便如此,斯毅林依然清醒认识到,远州叛军杂部丛生,若不直捣源头,将来紫川家族会付出百倍代价。孤独的斯毅林和远在帝都的卡丹,相隔千山万水,以信寄情,诉说相思。

  • 紫川秀为救罗波,找帝林相助,兄弟二人说开帝都流血夜的心结,和好如初,而帝林也顺利将罗波救下,并为斯毅林争取到增援。远州,斯毅林正静待靖边军明辉的到来。紫川宁破釜沉舟,求见紫川参星为自己和紫川秀赐婚,甚至说出自己为了和紫川秀在一起甚至可以抛弃公主的身份。紫川参星勃然大怒,随后自责,自己没有替紫川远星教导好紫川宁,紫川宁自觉不孝,不再提赐婚一事。紫川参星也私下下令,将紫川秀调往远州。告别之时,紫川秀忍痛告诉紫川宁,他只当她是朋友,试图让紫川宁对他死心。但紫川宁并不甘心,谎称生病,乔装出城,孤身一人奔赴远州找紫川秀。

  • 紫川宁正在逍遥客栈二楼入住,紫川秀和紫川宁擦肩而过。紫川秀很快就和当地商人打成一片,打探雷洪去向情报。得知曾经有商队在落霞山谷一带看到过雷洪率领的叛军时,紫川秀立刻要求整顿部队,午后开赴落霞山谷。紫川宁继续追寻秀字营踪迹,在寻找紫川秀的过程中碰到难民。难民为裹腹而将紫川宁的马宰了分而食之。紫川宁受到惊吓仓皇逃跑,不慎扭脚,狼狈摔倒。此时,一个半兽人来到紫川宁面前。帝都,林秀佳听闻紫川宁生病前来探望,发现自己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帮助紫川宁去了远州,一时气短,晕倒在地。再醒来,帝林含情脉脉地告诉林秀佳,她要做妈妈了,二人幸福相拥。紫川秀收到帝林消息,得知紫川宁来远州找自己,便安排白川带着秀字营继续追击雷洪,自己留在楷阁城寻找紫川宁下落。

  • 夜晚,紫川秀为紫川宁疗伤,二人回忆起在帝都的少年往事,那时,紫川秀也像现在一样,守在紫川宁身边保护她。只是现在的紫川秀心下明了,他们已经在不同世界了。第二日,紫川秀佯装带紫川宁去教训难民,实则是为让她看清远州水深火热的残酷真相,将她赶回帝都。但紫川宁却道,自己身为紫川家族继承人,需要真切地了解远州。面对紫川宁的成长,紫川秀深感惊喜,答应她暂且留下。帝都,紫川参星多日不见紫川宁,察觉到紫川宁可能去远州找紫川秀了,便派帝林查找紫川宁下落。斯毅林这边则来到德云行省,准备向德云行省总督古蓝筹集粮款,用于作战。怎料,古蓝竟说德云行省生活艰苦,只能尽些微薄之力。古蓝的属下卓林暗中找到机会向斯毅林上报古蓝涉嫌贪污,并加害总督府守备队队长一事。斯毅林将古蓝的案子告知帝林,帝林深知,古蓝乃罗明海亡妻的弟弟,依然决定彻查。

  • 斯毅林在德云行省找到古蓝贪污、杀害守备队队长的一系列证据,命文河押送古蓝回帝都,交给帝林审理。罗明海知道古蓝贪污杀人等一系列事件属实,怒其不争,但为保住自己最后一位家人,依然去向死对头帝林求情。帝林铁面无私,拒绝了罗明海的请求。罗明海对帝林的恨意又加深了一层。落霞山谷,紫川秀和半兽人们其乐融融。紫川秀得知德伦等人是因为逃难而离开家乡布卢村,现下有家不敢回,遂决定送这些半兽人回家。独自待在一旁的紫川宁却略显忧郁。紫川宁努力适应着远州的生活,但从内心深处,她觉得自己难以融入这片土地。反而紫川秀驻守远州多年,将这里当作第二故乡。紫川宁再一次劝紫川秀,待远州战乱平复,二人就携手回帝都,永远不分开。紫川秀知道,自己虽然拥有紫川的姓氏,但紫川一脉从未将自己当作家人,自己并不属于帝都,甚至不属于紫川。于是,紫川秀又一次拒绝了紫川宁。几日后,紫川秀召集众人,宣布要成立致富堂。

  • 落霞山谷,紫川秀等人收到消息,帝都将召开元老会,众人惊讶不已。明羽不解为何元老会的召开会引来大家如此大的反应,紫川宁解释道:元老会最初成立是为制约历代总长独裁,但随着时间流逝,现在的元老会已然成为一个臃肿的制度,元老会的决策、建议皆是为了贵族宗亲自身的利益,现在反而会阻碍家族各项事务的进程。帝林和手下哥普拉推测,此番元老会的召开,定是因为远州讨逆战消耗太甚,清查贪腐又断了元老会中饱私囊的路,他们按耐不住了。迫于元老会的召开,斯毅林不得不返回帝都,同时还要将紫川宁也一并带回。落霞山谷,紫川宁和紫川秀依依惜别。紫川宁向紫川秀直言表白,只要能和紫川秀在一起,即便是在远州待一年两年也可以。但紫川秀却表示,自己已经做好为了守护远州付出一切的准备。紫川宁知道,在紫川秀心里,守卫远州、保护兄弟永远是最重要的。想到这里,她不再逼紫川秀,假意潇洒离开。紫川秀心绪复杂,与紫川宁挥手道别。紫川秀带领秀字营护送半兽人回到布卢村,通过物资供应链发现雷洪动向,疾驰追去。

  • 为扩大元老会对远州的控制权,元老会找来半兽人一族的前任族长布农,在会上向紫川参星提出由布农管理远州,帮紫川参星分忧。紫川参星知道,元老会这是要从自己手中抢夺土地,授意帝林当场杀死布农,以此威慑元老会众人。会后,元老会中最年轻的长老马维出谋划策,操控舆论对斯毅林泼脏水,称其残忍好战,致使紫川家族和远州各族民不聊生,成功掀起民众对斯毅林的愤怒,以此抨击紫川参星的羽翼。斯毅林疲惫回府,卡丹乔装来见,二人向对方深情告白。议事厅,紫川参星为挽回斯毅林在民众中的形象,对斯毅林的讨逆行为给予丰厚奖赏,并为他和自己的养女李清赐婚。斯毅林为保留李清颜面,并未当众抗旨,只得接受。卡丹知道斯毅林被赐婚一事,倍感失落。远州,蛮族将领鲁帝率军血洗月亮湾,黑旗军统领方劲战死。此次,蛮族正式向紫川发起猛攻侵略。

  • 紫川参星派斯毅林重返远州,协助明辉加强防守,对抗蛮族。斯毅林借机道出自己与卡丹的恋情,并坚定拒婚。紫川参星见斯毅林心意坚定,不再多加阻拦,只能祝福。出征前,斯毅林将紫川参星同意他们在一起的消息告知卡丹。卡丹却异常清醒,深知她与斯毅林之间横亘着水火不容的两个家族,他们永远不可能真的在一起。但她未戳破两人此刻的幸福,二人一夜温存。斯毅林行军过程中得知帕邑城失守。原来,雷洪竟是将月亮湾与帕邑城作为自己的投名状,送给了蛮族。塞亚神堡,雷洪为塞亚神皇出谋划策,西渡赤水滩,再直取瓦云,紫川将如履平地。塞亚神皇很是满意,前往枫叶丹林等待蛮族捷报。一直以为女儿卡丹已被紫川人害死的他,此次要让紫川血债血偿。布卢村,紫川秀收到帝林信件,得知斯毅林奔赴帕邑,派人先去打探蛮族动向,再作行动。

  • 赤水滩,紫川秀和斯毅林顺利汇合。为了应对蛮族,二人合力制定计划,紫川秀佯攻枫叶丹林袭击塞亚神皇,斯毅林则趁机夺取帕邑。紫川秀的和这一调虎离山计策取得了成功,他命令帝戍军先行回瓦云要隘驻守,自己则与秀字营前往帕邑去支援斯毅林。紫川参星在帝都见战争形式紧急,顺派帝林出征前去瓦云要隘,临走前,林秀佳与帝林依依不舍送别。帕邑近郊,蛮族的第一名将羽林将军云浅雪下令切断了帕邑城周围水源,围困斯毅林。紫川秀在赶往帕邑的途中,为了解除斯毅林困境,独身一人潜入蛮族营地,开启技能刺杀云浅雪。虽然未能成功,却也砍下了云浅雪一条手臂。云浅雪身负重伤,营地粮仓失火。此次,云浅雪及蛮族受到重创。带着大批军用粮食,紫川秀和秀字营顺利进入帕邑城,与斯毅林相聚。

  • 瓦云要隘,帝林见瓦云城年久失修,若是打起仗来,根本不能发挥防守作用,遂命瓦云的贵族军官和士兵对城墙进行维修。众多贵族军官只顾自身利益,不屑听从帝林的维修命令,帝林杀鸡儆猴,将一众贵族军官收拾得服服帖帖。总长府,马维第一次见到紫川宁,对紫川宁一见钟情。帕邑,卡顿把攻打帕邑的任务交给雷洪,雷洪计划利用紫川俘虏打头阵,攻打帕邑城。紫川秀和斯毅林见识到雷洪的卑鄙策略,愤恨不已。若是他们发起反抗,则是在杀害无辜同胞。但若不做任何行动,则是在将帕邑拱手让人。紫川秀和斯毅林陷入两难。最终,紫川秀想出一计,让秀字营收集辣椒粉、石灰袋等材料制作烟雾弹投向雷洪大军。一片烟雾中,身处阵队后方的雷洪难以看清前方形势。紫川士兵打出只有紫川人才懂的旗语,将俘虏和雷洪部分部队从帕邑两侧引入城内,随后便将雷洪部队瓮中捉鳖、一网打尽。同一时间,斯毅林带兵从主城门奔驰而出,阻击雷洪大军。斯毅林在叛军中浴血厮杀,被围困其中,难以脱身。生死攸关之时,紫川秀冲入混战,拉上斯毅林疾驰而返,二人皆安全回城。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