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

9.1
年份: 2021
地区: 内地
简介:主人公宁毅出身微寒,却始终积极进取,从赋诗、从商,到习武、齐家,从最初安逸度日的赘婿,逐渐承担起更多的责任,帮苏檀儿一起创业,又助身边的亲朋好友们实现了各自的理想,济人困厄、授人以渔。后面临家国大事,宁毅一行人屡次身处险境,但最终靠勇气和智慧守护了霖安城。正所谓“小小赘婿,大大天地”,宁毅从一名只想独善其身的赘婿,成长为真正胸怀天下之人,而其他角色也都有着各自的成长,最终为大的时局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8 / 共36集) VIP会员周日20点更新8集,非会员周一至周四20点各更新2集,3月3日20点起,超前点播第29至3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苏檀儿是苏家的大房独女,经商有为,想要将苏家布行发扬光大,却苦于女儿身,为留在苏家,只好想出招婿的法子。苏家的二房苏仲堪和苏文兴父子一直觊觎家产,四处为难苏檀儿。为了名正言顺地继承家业,经营布行,苏檀儿和宁毅签订契约,约法三章——待苏檀儿得到苏家掌印后,宁毅即可恢复自由身。就这样,二人成为了契约夫妻。

  • 宁毅和苏檀儿拜堂之际,一直心系苏檀儿的乌家公子乌启豪竟领着一对母子大闹婚礼,声称这是宁毅的原配妻儿,引得众人哗然。乌启豪提出滴血验亲,宁毅识破了乌启豪的骗局,反将乌启豪一军,让苏家众人刮目相看。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苏檀儿是苏家的大房独女,经商有为,想要将苏家布行发扬光大,却苦于女儿身,为留在苏家,只好想出招婿的法子。苏家的二房苏仲堪和苏文兴父子一直觊觎家产,四处为难苏檀儿。为了名正言顺地继承家业,经营布行,苏檀儿和宁毅签订契约,约法三章——待苏檀儿得到苏家掌印后,宁毅即可恢复自由身。就这样,二人成为了契约夫妻。

  • 宁毅和苏檀儿拜堂之际,一直心系苏檀儿的乌家公子乌启豪竟领着一对母子大闹婚礼,声称这是宁毅的原配妻儿,引得众人哗然。乌启豪提出滴血验亲,宁毅识破了乌启豪的骗局,反将乌启豪一军,让苏家众人刮目相看。

  • 宁毅拉拢了耿护院,终于走出了苏家的大门,把江宁城好好地游历了一番,却因在艺馆里喝醉了酒有伤风化,被苏家二房抓住了把柄,告状到了老太公处。苏家大会,苏仲堪和苏文兴想方设法赶走宁毅,苏檀儿为维护宁毅,提出权宜之计,让宁毅去赘婿学院学学规矩。

  • 苏氏布行遇到了新的问题,之前发下去的取货号出现了多组重复号码,现场一片混乱。宁毅与苏檀儿对此早有准备,在号牌上加盖了隐藏的私印,当众捉住了制造假号的苏文兴。苏文兴情急之下,为了自保,只好让孙二虎背下了黑锅。原来,宁毅早就和苏檀儿联手配合,假装示弱,故意诱苏文兴入局。苏文兴被家法惩治,自食恶果。

  • 宁毅被苏伯庸的随从抓起逼问,是否有做对不起苏檀儿的事,宁毅一通解释,和苏伯庸消除了误会。原来宁毅看似是在游山玩水,其实是在观察苏家布行与其他布行的差异和各自的优缺点。苏伯庸则从未想过害宁毅,只是爱女心切,却因为之前不想女儿走上艰难的从商之路,跟女儿产生了隔阂,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关心。而大婚前的那晚正是苏伯庸从歹人手中救下了宁毅。

  • 入夜,二人隔墙聊天,问及苏伯庸与苏檀儿的关系,苏檀儿道出父亲一直都反对她经商,更不支持她以招赘的方式留在苏家,父女之间渐行渐远。宁毅帮苏檀儿化解与父亲的心结,点出苏伯庸其实非常关爱她,又给苏檀儿端出自己亲手做的皮蛋,二人温馨浪漫。

  • 宁毅决定留在苏家,上街给各位亲人买礼物以表心意。苏檀儿却误以为宁毅要走,十分悲伤。宁毅对苏伯庸奉上了上次没奉成的茶,劝苏伯庸放下严父的架子,帮他们调解父女关系。

  • 眼看苏檀儿对宁毅颇为器重,凡事都信任宁毅,苏家的掌柜席君煜妒意横生,觉得自己的地位完全被取代,苦于不得志,投靠了乌家。负责岁布的官员宋宪和韩德成来到江宁城中,苏檀儿得知朝廷会指派岁布供应商,决心要赢得份额。宁毅却暗觉岁布之事有待商榷,劝苏檀儿不要轻易出手。宁毅与秦嗣源下棋之际,不经意点出北方战事的趋势,与秦嗣源的观念不谋而合,令秦嗣源更加刮目相看,觉得他是个可造之才。

  • 苏檀儿遇险,宁毅及时赶到,严惩了乌启豪和叛徒席君煜。闻讯而来的乌承厚和宋宪也制止了宁毅。面对欺人太甚的乌启豪,宁毅决定放长线,钓大鱼,正式对乌家宣战。

  • 之前,聂云竹和元锦儿姐妹俩当街卖皮蛋时,宋宪从摊位前路过,看上了元锦儿。在宁毅与众人聚餐之际,宋宪听到元锦儿的歌声,要来抢人,想要强娶元锦儿。众人维护,场面混乱之际,女侠陆红提出手,对宋宪行刺未果,反被宋宪刺伤,宁毅出手相救,将她安置在小院躲藏。

  • 韩德成多年巴结秦嗣源未果,却在竹记饭庄撞见了宁毅和秦嗣源、康贤熟识的场面,十分惊讶宁毅的人脉能力,于是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心将朝廷岁布份额给苏檀儿,苏文兴傻眼。

  • 秦嗣源抵达武都,上朝复起,主张靖国几欲对武朝不利,而如今靖国与梁国战后元气大伤,应该北征靖国,以绝后患,与以太师贺元常为首的主和派意见不合,两方剑拔弩张。秦嗣源拿出先帝遗诏,又用自己在霖安城筹备已久的火药库作为支撑,力争征靖一事,皇帝一时陷入纠结。

  •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面对再次上涨的供货需求,宁毅来到纺织作坊,下令工人们开始加大纺织量。而此时其他众江宁布商找上门,指责宁毅破坏行规,让他们无生意可做。宁毅则想好了对策,十分大度地让大家都加盟苏家,合作双赢。

  • 宁毅平日里常常会不小心打湿衣裳,被苏檀儿捉住误会,为了避免打湿衣衫,宁毅与苏檀儿庆祝胜利之余,又一起研制了防水布料,二人感情越发升温。苏家大会,老太公再次肯定了苏檀儿执掌家业的能力,苏伯庸也终于显露出慈父的一面。经此一战,苏家成了首富,为了回馈百姓,四处施粥做善事。

  • 苏檀儿经下人提醒,发觉近日天干物燥,心生一计。她故意点火,意图烧掉宁毅的耳房,宁毅恰巧看到了这一幕,明白了苏檀儿的心意,顺水推舟地阻止耿护院第一时间救火。等宁毅的耳房被烧空,苏檀儿同意他搬到自己卧房,全家老小都盼着二人修成正果。一片欢乐中,两个有情人终成眷属。

  • 宁毅、苏檀儿、小婵和耿护院四个人踏上旅途,按耿护院所绘制的地图行进,所到之处却都与地图所示完全不同。原来,耿护院说自己曾游历四方都是吹牛,这些路径全是他从话本里看来的。宁毅索性直接向霖安前进。与此同时,一伙贼寇正悄悄潜入霖安。

  • 宁毅一行人抵达霖安,一番游历,感慨霖安之繁华。恰逢七夕在即,宁毅苏檀儿在画像摊为彼此作画,作为纪念。而耿护院则偷画了暗恋许久的杨秀红,被宁毅发现,羞涩不已。游览途中,宁毅看到当地的大儒钱希文接济穷苦百姓,十分敬仰。

  • 楼舒婉冒险为苏檀儿等人送口粮,不幸被贼寇盯上。一伙贼寇冲到了宁毅家门口,宁毅和四位赘婿准备迎战。危急时刻,武德营将军袁定奇前来相救。袁定奇见宁毅拿着秦嗣源的匕首,大惊,认他为密侦司指挥使。宁毅只知这是秦嗣源这个忘年交送的礼物,并不知什么密侦司的事情,拒绝了袁定奇邀他一同保家卫国的提议,认为自己做不了这些事情,只想带着苏檀儿等人平安离开霖安。另一边,鲍文翰已经带领大批贼寇赶来了宁毅一行人落脚的太平巷,宁毅等人陷入包围。

  • 武都殿上,皇帝最终决定派董道甫大将军南下霖安平定叛乱,秦嗣源跪求不要忽视北征,却已无济于事。秦嗣源忧心忡忡,向陆红提派出刺杀方天雷的任务,力图尽快解决霖安的危机,以保北方战局。另一边,宁毅醒来,发现自己已被刘西瓜扣押在霸刀营中。

  • 鲍文翰手下的贼寇将城中的富商全部拉到广场示众,威逼让众人交钱投降。大儒钱希文痛骂贼寇,被带入大牢苦受折磨。而楼书恒为保下性命,第一个招降,楼舒婉失望心痛。

  • 但刘西瓜看重宁毅的才能,希望大家对他友好,同时与宁毅各种保持距离。不知情的宁毅则百般想跑,就在他偷偷想要偷取刘西瓜腰牌之时,被误会成淫贼,被一掌打中肩膀。刘西瓜和陈凡这才知道认错了人,宁毅则坦白自己害怕贼寇,这份坦诚反而让刘西瓜放松警惕,将腰牌交给宁毅。结果,宁毅依然无法走出霸刀营。

  • 赘婿四人因此误会宁毅投靠了贼寇。宁毅告诉刘西瓜自己有办法筹粮,但谢绝了刘西瓜备好的身强力壮的贼寇们,而是拉来了一众老弱病残,并借此机会救出四位赘婿组团出城,打算一起逃跑。喜好强抢民女的鲍文翰看上了楼舒婉,城里四处寻找她的身影。楼书恒得知鲍文翰对楼舒婉有意,和楼近临商议,打算献出楼舒婉。

  • 一行人已经成功逃脱,却路遇城外难民,本以为他们是要抢粮食,十分紧张,却见他们是在打听可否往城内运粮。听到他们的亲人都被困在了霖安,宁毅等人动了恻隐之心,决定先帮助百姓们解决粮食的问题,再找机会离开。

  • 楼舒婉听到楼近临和楼书恒密谋要将自己献给鲍文翰以换得利益,情绪崩溃,欲跳河自尽。宁毅将其救回,一番劝说后,点燃了楼舒婉生的希望。陈凡发现宁毅给自己的药是蒙汗药,赶来质问。宁毅以一番说辞搪塞过去,反而让陈凡更相信这药可以帮助他躲开孽缘。

  • 苏仲堪和苏文兴父子,终于徒步走到了霖安城门处。二人一路颠簸,身上衣冠不整,仿佛难民,驻守城门的人看他们可怜,便把他们放了进来,听闻他们是来寻宁毅,说出宁毅是霸刀营的军师,二人完全不信,只当是重名。

  • 宁毅明白必须想办法召集贼寇八大营的全部人马,于是向刘西瓜提出举办百官宴,要求所有贼寇出席。刘西瓜本不愿意,但最终被宁毅的真诚打动,未免宁毅因官小被欺负,还给宁毅升了职,赏了新的服饰。

  • 宁毅、耿护院和陆红提一起逼问掳走苏檀儿的贼寇史保,得知苏檀儿被人买走,但究竟是何人所买却不得而知,线索就此中断。宁毅绝望,走在大雨之中,就在他要崩溃之际,宁毅发现线索就在自己身上。他身上所穿的服饰,竟是防水布料制成,看来苏檀儿是在用防水布料向他传递信息。宁毅找刘西瓜问出防水布料的下落,狂奔去往楼家。

  • 大殿之上,方天雷直指鲍文翰中饱私囊,有账本为据。但是当方天雷看到账本,核对发现无误,只好杀掉探子,以打消与鲍文翰的隔阂。鲍文翰回到营中,发现这一切都是楼舒婉所为,对其大加赞赏,将营中账目交予其管理。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