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剪芳华

6.7
类型: 电视剧 年代 自制
年份: 2021
地区: 内地
简介:该剧讲述了天赋过人的小裁缝陆远之受恩师点播,刻苦钻研,传承、创新,在风云变幻中坚守“裁衣、裁人、裁心”信念,逐步成长为一代华服大师的传奇故事。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0 / 共40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 =========31====31
  • 31
  • =========32====32
  • 32
  • =========33====33
  • 33
  • =========34====34
  • 34
  • =========35====35
  • 35
  • =========36====36
  • 36
  • =========37====37
  • 37
  • =========38====38
  • 38
  • =========39====39
  • 39
  • =========40====40
  • 40

分集剧情

  • 造办处甄选裁缝的考试正在进行,康宁担任考官。江末生正认真剪裁,陆远之突然发现有人在考场作弊。他上前一把抓住脏物,随即揭发兰二偷换布片的事实。这个兰二不是别人,正是隆裕太后跟前最红的大太监张进山的义子。康宁前来平息事端,跟陆远之说,你要不去做衣服,要么就滚出去。江末生跟陆远之讲明利弊,陆远之乖乖回去接着考试。考试结束,陆远之和江末生走出宫门,正看见瑶瑶跟他们打招呼,一旁的兰二看到报复的机会,上前调戏瑶瑶,二位哥哥立即与兰二及家丁扭打在一起。康宁建议公平竞争,于是陆远之与兰二打赌比输赢。轮到陆远之出手时,他用尽全力打了兰二一拳,兰二惨叫一声从桌子上摔了下去。两个手下急忙过去把兰二扶起来,却见他身上插着一片茶杯的碎片,流着血。警察前来,大家随时四散逃跑,康宁被抓。

  • 陆远之过堂,要求仵作验尸,来到张进山府邸发现,尸体已被毁尸灭迹。回到公堂,陆远之又说自己有证人,可证人康宁却迟迟没有出现,谭达人认为被戏弄,打了陆远之板子,并送入牢房。陆远之很生气,认为康宁不守承诺,但又心生疑虑。 苏敬安和江末生去求张进山,在雨中等了许久才被请进屋。苏敬安愿意把三裁堂的地契交给张进山。然而,张进山却提出让苏敬安赔一个养子给白鹤年,而且还点名要江末生。如果苏敬安不答应,陆远之就得以命偿命。苏敬安和江末生惊愕地不能言语。原来这一切都是白鹤年搞的鬼,苏敬安和白鹤年曾是同门师兄弟,白鹤年因为师父临终前把 “天衣无缝”针谱传给了苏敬安而记恨多年,他一心想夺回,所以处处与苏敬安作对,苏敬安急火攻心,病倒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造办处甄选裁缝的考试正在进行,康宁担任考官。江末生正认真剪裁,陆远之突然发现有人在考场作弊。他上前一把抓住脏物,随即揭发兰二偷换布片的事实。这个兰二不是别人,正是隆裕太后跟前最红的大太监张进山的义子。康宁前来平息事端,跟陆远之说,你要不去做衣服,要么就滚出去。江末生跟陆远之讲明利弊,陆远之乖乖回去接着考试。考试结束,陆远之和江末生走出宫门,正看见瑶瑶跟他们打招呼,一旁的兰二看到报复的机会,上前调戏瑶瑶,二位哥哥立即与兰二及家丁扭打在一起。康宁建议公平竞争,于是陆远之与兰二打赌比输赢。轮到陆远之出手时,他用尽全力打了兰二一拳,兰二惨叫一声从桌子上摔了下去。两个手下急忙过去把兰二扶起来,却见他身上插着一片茶杯的碎片,流着血。警察前来,大家随时四散逃跑,康宁被抓。

  • 陆远之过堂,要求仵作验尸,来到张进山府邸发现,尸体已被毁尸灭迹。回到公堂,陆远之又说自己有证人,可证人康宁却迟迟没有出现,谭达人认为被戏弄,打了陆远之板子,并送入牢房。陆远之很生气,认为康宁不守承诺,但又心生疑虑。 苏敬安和江末生去求张进山,在雨中等了许久才被请进屋。苏敬安愿意把三裁堂的地契交给张进山。然而,张进山却提出让苏敬安赔一个养子给白鹤年,而且还点名要江末生。如果苏敬安不答应,陆远之就得以命偿命。苏敬安和江末生惊愕地不能言语。原来这一切都是白鹤年搞的鬼,苏敬安和白鹤年曾是同门师兄弟,白鹤年因为师父临终前把 “天衣无缝”针谱传给了苏敬安而记恨多年,他一心想夺回,所以处处与苏敬安作对,苏敬安急火攻心,病倒了。

  • 苏敬安却执意让陆远之参加考试。吴文丽劝说苏敬安,此次太后礼服就让陆远之来帮忙,因为陆远之比江末生天赋更好。但苏敬安始终担心陆远之的个性太过浮躁,会惹出麻烦。陆远之并没把苏敬安的拒绝放在心上。第二天,苏敬安发现宫里送来的礼服料子不见了,全家人惊恐着急。此时,陆远之提出,他知道料子在哪里,但苏敬安必须让自己进三裁堂做帮手才可以告知。苏敬安苦笑,徒弟竟会威胁自己了,他提出如果陆远之能做出一件长袍便可进三裁堂帮忙。陆远之只学过一点皮毛,从未做过衣服,吴文丽和苏佩瑶担心他无法通过测试。但陆远之却信心满满。陆远之抖开料子,铺在衣案上,拿起剪刀……一件做好的长袍被举到苏敬安面前,所有人都很惊讶。陆远之解释,平时师父教大哥时,他偷着听自己瞎琢磨,便会剪裁了。陆远之让师父遵守承诺,苏敬安也看出陆远之的天赋,便答应陆远之从此可以进入三裁堂。

  • 夜晚,陆远之偷偷溜进驸马府,看到有房间亮灯,摸了进去。正巧康宁在沐浴,他看着康宁的背影,吓得不敢出声。他这惊鸿一瞥,便成了永恒和初心。康宁需要浴衣时发现递浴衣的手不是盼夏的,于是惊恐万分。果然是陆远之编了一套康宁是天煞孤星的说辞吓唬住了吴佑桐。康宁埋怨陆远之,虽然解决了眼下的难题,日后怕是再也无人敢娶自己了。陆远之诚恳道歉,说他知道康宁去过刑部,并希望康宁告诉他隆裕太后的喜好,以便他帮助师父挑选好看的绣花花样。康宁看到陆远之对师父如此用心,便把太后喜欢高洁素雅的花和看重花品胜过花貌的习惯告诉了他。陆远之连夜画了百鸟朝凰的图样,一大清早便拿着去找苏敬安。苏敬安赞赏陆远之的想法,还帮着去掉图样里更多的庞杂,让衣服更加素雅。但当陆远之拿出云肩的图样时,苏敬安十分气愤,这是样式十分新颖的云肩,上面还画着玉兰花花样。

  • 康宁说自己送的花是辛夷花,太后吃惊这花竟然不是玉兰花。康宁讲到辛夷花和玉兰的确相似,但辛夷花下面有三瓣儿花萼,玉兰却没有。而且玉兰多为纯色,但辛夷花外紫内白,比玉兰有过之而无不及。玉兰只能欣赏,而辛夷却可入药,造福一方、功德无量。隆裕太后琢磨着康宁的话,心情渐渐愉悦。合欢见状,装作无意地说起内务府苏敬安送来的那件礼服,云肩上绣的,好像就和这盆花一模一样。隆裕想了想,遂让张进山去取礼服。杂物房里,盼夏听到小太监说张进山要来拿礼服时,十分紧张地让吴文丽加快速度。张进山捧着木盒回到长春宫。合欢从木盒里拿出云肩,隆裕太后拿过来仔细看,发现花朵下面有三片小花萼,而且花蕊是红色的,花根部加了紫色的丝线。她让康宁也一起看看,康宁看后说这就是辛夷花。张进山却说,苏敬安也许跟他一样,根本不知道辛夷花的存在。康宁提议把苏敬安叫来问问。

  • 江末生回去后,不停擦洗自己。他抚摸着被姚秉胜剪过一剪刀的荷包,想起了瑶瑶当年送他荷包的情形。陆远之回到家中,苏佩瑶端来猪蹄,让他补补身体,而他想起恭桶就恶心的吃不下去。白鹤年来看江末生,提出要让张公公照应。江末生却说一定要靠自己干出一番事业来,这豪气让白鹤年惊讶和赞赏。江末生担心白鹤年觉得自己丢人,白鹤年却说脸面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他和江末生是一家人不必在意这些。江末生内心有些感动。第二天姚秉胜宣布太后寿宴的吉服让陆远之做,江末生来打下手。康宁来长春宫三次,都被张进山以太后不得空为由拒在门外,她甚至连太后寿宴的请帖都未收到。康宁失意的走在街上。此时苏佩瑶也正在逛街。半路一个壮汉欺负一个弱女子,苏佩瑶要上前阻止,盼夏却抢先一步怒斥壮汉。两个女孩儿拦住壮汉毫不退让,弱女子却趁机溜走。这时陆远之和江末生的好哥们郭飞宇带巡防营的人赶到,壮汉哭着告诉郭飞宇,那个弱女子偷走了自己要给母亲抓药的钱。

  • 陆远之来到内务府,夸赞江末生设计的滚边很别致,并把江末生叫到廊间,告诉他这次自己的想法——绣样用凤穿牡丹搭配并蒂莲花。江末生看着陆远之手里素白料子上绣的双瓣图样儿,只见上面一个团寿八卦图案,一个圆被拆成两个半圆,还上下错开。一半的圆是华贵无比的凤穿牡丹,而另一半却画了那副并蒂莲花。江末生直呼这是皇家大忌。陆远之却解释,凤穿牡丹寓意太后尊贵的地位,而并蒂莲花则是所有女人的夙愿。江末生告诫陆远之,性命都在这一针一线上,千万别又闯大祸,陆远之却告诉他三裁堂陷入了危机。陆远之告诉江末生,白鹤年鼓动京城各大布行和制衣坊,一起逼着师父在两月之内把今年整个商会新订的土布都卖出去改买洋布,不然就要让出商会会长的位子。师父为不失信于人,独自把所有土布都收了,如今三裁堂账上几乎没什么钱了。然后陆远之说了自己的打算,他想在太后的吉服上做出新意来。只要太后一高兴,他就想办法求太后下旨禁售洋布,这样三裁堂就有救了。但江末生觉得陆远之这样做太冒险。

  • 内部府,兄弟俩相互和好,陆远之告诉江末生,正在给月白做衣服,很是惊讶,劝说陆远之此举太过。陆远之却说风尘女子大都讲情义,他做衣服不分三六九等,只为美。苏府内,瑶瑶去给陆远之送夜宵,发现了陆远之正在给别的女人做衣服,遂拉上康宁一起跟踪陆远之。她们女扮男装闯入妓院,寻找陆远之和月白姑娘的踪迹。终于在听到月白姑娘和陆远之的声音后破门而入,月白姑娘向两人解释了事情的经过,两人得知了月白姑娘的故事后,也很是感动,并提出要帮忙。希望月白姑娘在恢复自由之身、和心上人成亲之日时别忘记请她们喝杯喜酒。花魁大赛开始在即,陆远之、郭飞宇和瑶瑶如约来到“醉春风”,唯独康宁缺席。舞台灯光闪烁,十二位舞女随着舞步的变换,逐渐靠近屏风,屏风散去,十二位美人宜喜宜嗔,逐次亮相。白鹤年坐在包厢,盯着月白。月白穿着陆远之设计的衣服不负众望最终夺得了花魁。

  • 苏佩瑶得知陆远之即将被流放,便留了书信给家里和康宁,离家出走,准备追随陆远之一起去宁古塔。康宁担心瑶瑶,正要出去寻找之时,被太后召见进宫。原来,是英国公爵朱约翰觐见太后,因为朱约翰与康宁是旧识,太后特意请康宁进宫一聚。江末生去监狱探望陆远之,陆远之问江末生,把他害成这样的是不是白鹤年,幕后黑手是白鹤年,江末生却说,不管是不是白鹤年,月白已经死了,不能凭他一面之词,太后就能相信他。陆远之对江末生的行为表示理解,如果是自己也会选择沉默。陆远之说,酒喝了,人也该散了。江末生告诉远之,他会照顾好师娘和瑶瑶。监狱门口,苏敬安前来送别,后悔当初让陆远之进三裁堂。陆远之跪地拜别师傅。这时,康宁策马前来,拦住了陆远之,告诉他想走还没那么容易

  • 江末生在白家布料库房寻找修补布料,找到了上次洋布生意师傅未舍得出手的几块珍贵布匹,发现其中正有一块是与那件衣服匹配的。彼时,康宁找出当年太皇太后赏的英国宫廷礼服,拿给正在发愁的陆远之,让他看看是否有用。陆远之查看后,发现康宁那件礼服下摆某处的料子,和破损礼服破损处的料子一模一样。但是他不能用。因为这是御赐的礼物,如果毁坏,就是死罪,他不想因此连累康宁。康宁随即自己剪断了衣物递给了陆远之。这时张公公过来催时间,自作主张多给了他们一炷香的时间。陆远之从康宁的礼服下摆抽出线,然后把丝线一份为二,再把其中两根揉在一起变成一根完整的丝线。这样就有了缝补礼物的丝线,抓紧修补礼服。

  • 陆远之在给康宁量尺寸的时候,趁机用皮尺搂住康宁,告诉她自己不相信康宁只是喜欢他做的衣服,只要她一句话,以后他只给她量衣服。这时,驸马爷正过来,康宁赶紧踢了陆远之一脚,并给带上帽子,还自己画了小丑脸。当驸马爷问起是谁时,陆远之说自己是戏班子的。康宁补充说他是唱双簧的,还有一个没来,于是戏弄陆远之了一把,康宁唱,路远之演.....最后给了赏钱,让盼夏带着陆远之走了。

  • 驸马府内,太后的旨意传来,赐婚康宁和英国公爵朱约翰。康宁惊讶地抬头看着传旨的张进山,又环视四周,只见纳和泰一直低头不语,却丝毫没有惊异之色,那敏却掩饰不住的得意,心里顿时明白一定是他俩搞的鬼。康宁要亲自去太后谢恩并问清楚,但纳和泰依然坚持不可违逆太后旨意,接过诏书。

  • 比赛正在紧张的进行着,朱约翰驱车追到郊外,却陷入了陆远之和赵振庭事先设好的圈套。陆远之与朱约翰当面对质,朱约翰提出要和陆远之进行左轮手枪决斗,如果陆远之赢了,朱约翰就去退婚。康宁深知手枪决斗会丢掉性命,大声喊叫陆远之制止他,但陆远之非常淡定,他拿起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连开3枪,枪里并无子弹。

  • 瑶瑶身体恢复,吴文丽提醒她这次江末生以命相抵,瑶瑶应该去谢谢他。瑶瑶却不愿意,母亲训诫她无论怎样,以诚相待就好。这时郭子跑进来告诉她们,康宁被太后罚到天宁寺出家了,远之已经追过去了。瑶瑶带了点儿药来看江末生,江末生告诉瑶瑶,他就是那个愿意照顾她、帮着她、宠着她的那个人。

  • 江末生带着陆远之之前做的改良旗袍来到长春宫,借旗袍诋毁陆远之有革命僭越之心,再加上陆远之涉嫌勾结革命党。陆远之被抓。苏佩瑶去找陆远之帮忙,江末生称自己帮不了。康宁心急如焚,但知道自己若是去求情必定适得其反,于是,康宁无奈之下去找那敏,许诺将驸马府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都给索塔尔。那敏心动,答应帮忙。

  • 康宁从天宁寺回到驸马府,驸马府离开朝廷的俸禄就没有进项,坐吃山空,康宁决定撑起这个家。陆远之走到门口偷听到了这一切。告诉康宁除了这个家还有他,他愿意与康宁一起扛。陆远之把康宁介绍给唐宛如,起初唐宛如觉着康宁不适合到学校当国文老师,因为康宁接受的是封建教育。康宁慷慨陈词,讲到新时代的女性要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从而获得了国文老师的工作。

  • 找不到灵感的江末生在苏府门口徘徊,正巧遇到瑶瑶,便请他进去坐坐。江末生说出自己的困惑,苏佩瑶不知道该怎么宽慰,于是做他最爱吃的面哄他开心。江末生在等待的时候,发现苏家练功房内没人,他最终没忍住内心的欲望,还是偷看了练功房内陆远之还没全部完成的设计图。晚上回去,江末生夜不能寐,想想四合祥现在的境况,他太想赢陆远之了,于是起身画稿,怎么画都不满意,最终照着陆远之的衣服画了一张…

  • 很快,郭子来找陆远之,告诉他袁世凯倒台了,他又当了警察。但他也带来了坏消息,陆远之要被枪毙,这两天就执行。康宁四处为陆远之奔走,来找唐宛如帮忙。唐宛如带着康宁见了古记者,讲了陆远之被迫做龙袍的经历,这些采访的内容都整理好文章,印刷成报纸。白鹤年看到报纸,怕事情生变,决定让陆远之这辈子都做不了裁缝。苏敬安气数已尽,临终前想见白鹤年一面。

  • 古主编同意招康宁的原因,并不是看中的并非康宁的才华,而是她前清郡主的身份。古超阳带着康宁出席酒会,就为了引人注意,有人上前羞辱,康宁为自己思辨,并决然离开。古主编追了出来,正巧与陆远之遇见,双方厮打起来,远之拉着康宁跑了出来。两人来到河边。陆远之说我这右手以后就没法牵你了,康宁却说,那就换我牵你,很久很久。陆远之表白,今生定不负你。

  • 赵振庭过来想让陆远之帮忙问问康宁,能不能帮忙让她女人赵丽君来学校教书。陆远之翻墙来到驸马府,布料却遇到了一群官兵。这时盼夏以他是她表身来借钱去赌为由,为陆远之解了围,并得知康宁要在下月初八与大帅成亲。陆远之决定与康宁私奔,前来跟师娘辞别,不料被瑶瑶听到了.....康宁的喜服做好了,纳和泰拿了额娘的手镯作为彩礼给了康宁,康宁气愤驸马竟如何对她,不顾她的感受。

  • 原来索塔尔喜欢斗蛐蛐,陆远之合谋郭子便设计把将索塔尔带来了监狱玩儿斗蛐蛐,这样他们就可以趁驸马府家丁都去找索塔尔的时去救康宁。果然,驸马府派出所有人去找索塔尔。瑶瑶听到陆远之和康宁私奔后,魂不守舍,不甘心他俩在一起,而且不想陆远之抛下她和吴文丽不管。于是,跑去驸马府把他俩要私奔的消息告诉了驸马爷。陆远之救出康宁出了城门,准备换车继续南下时,被大帅的官兵抓了回去。大帅要枪毙陆远之,康宁以死相逼,大帅又绑了驸马爷和索纳塔。为了整个驸马府,康宁答应下嫁大帅,但要求大帅放了陆远之,两人离别。

  • 陆远之在赵丽君家里安顿下来,陆远之这才知道赵丽君根本没在念书,而是医院的护士,之前她拿出的法国医生的名片,就是他们医院的。陆远之奇怪,赵振庭明明说她在读文学还准备出国,怎么改读了医科还成了护士。赵丽君表示自己不相信文学救国那一套,还是要科学救国,所以一早就改了。此时的北京,大帅复辟失败,准备携家眷出逃,康宁不想走,纳和泰和那敏带着索塔尔想跟着康宁和大帅一起走,却遭到阻拦。康宁被强行带走,纳和泰一家被遗弃在京城。苏佩瑶和郭飞宇赶到大帅府,见已人去楼空,从此,没了康宁的音讯。

  • 陆远之跟踪赵丽君上了电车,发现赵丽君包里背着东西来到日本人的地界。看到一个日本人在调戏姑娘,扔了炸弹鞭炮,日本人开枪,赵丽君受伤。为了掩护赵丽君,两人同撑一件大衣,假装没事儿的走在大街上。突然被警察发现,陆远之被起赵丽君便跑。陆远之假装给洋人饭庄送菜,把赵丽君藏进了菜车,救了出来。回到家,发现赵丽君后背流了很多血,商量赵丽君还是去医院吧,赵丽君不肯,让陆远之拿药箱。陆远之紧张的手都在抖,学着缝衣服的模样给赵丽君缝合了伤口。瑶瑶告诉吴文丽,江末生向她求婚了。吴文丽希望瑶瑶能够嫁一个真心疼她爱她的人,这样这辈子才不会后悔。

  • 邵师傅请客陆远之品尝上海本帮菜,席间,陆远之承认吴小姐的衣服是自己做的,为此向邵师傅道歉。邵师傅为所谓的推陈出新争论不休,邵师傅觉着陆远之的那一套在上海根本吃不开。陆远之这么做就是胡闹,让他把嘴管了,手管住了,否则再这么下去上海旗袍界是容不下他的。莫青告诉父亲,那件旗袍是陆远之做的,莫老板震惊。莫老板让莫青去处理,让陆远之不能说出去。莫青希望父亲要跟的上形势。如果陆远之有本事让吴小姐都穿他的衣服,莫老板就同意让陆远之当文逸旗袍店的大裁缝。

  • 莫青希望与陆远之联手,让文逸旗袍店成为上海乃至全国最好的旗袍店。 莫青接管文逸旗袍店,陆远之也成为了文逸旗袍店的大裁缝,也是股东。陆远之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让阿满把邵师傅房间的窗帘拉开,他不怕偷师,只要肯定他愿意个个都教。江末生和瑶瑶大婚。新婚之夜,苏佩瑶却还是无法完全接受江末生,江末生看出她的勉强,表示在她心甘情愿之前,自己不会碰她。江末生去睡书房,苏佩瑶感动。陆远之实现诺言,为赵丽君做了一件粉色的旗袍,上面绣了赵丽君最喜欢的花儿。赵丽君开始喜欢上了陆远之。可陆远之喜欢也放不下的还是康宁。

  • 吴文丽察觉,瑶瑶和末生成婚后,虽表面相敬如宾,但气氛总不对劲,于是借送安神汤的机会向瑶瑶问清缘由,并劝她经营好小俩口的夫妻关系。赵丽君邀请陆远之穿西装去西餐厅赴约,莫青建议陆远之正视自己和赵丽君的关系,不要辜负赵小姐的一片真心。郭子给江末生带来陆远之的电报,电报里询问康宁的下落,江末生心里不愿陆远之再回北京。苏佩瑶给江末生送来马蹄糕,妻子温柔的关心让江末生倍感幸福。陆远之在文逸旗袍店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这个人竟是当年替袁世凯上苏家定制龙袍的头目—何副官。陆远之去赴约赵丽君的路上,偶遇何副官被当街追债殴打,陆远之出手相救,要替何副官还钱。陆远之向何副官询问,当年苏敬安给袁世凯做衣服,是被谁告发的?何副官说是江末生。何副官离开后,莫青突然出现,陆远之痛苦地向他倾诉。

  • 陆远之回到苏家,跟师母说自己要重开三裁堂,师母激动落泪。三裁堂重新开张,手工和面料价钱减半的优惠,让店里热闹非凡。陆远之、莫青与江末生会面,陆远之和江末生对话气氛尴尬,师兄弟间的裂缝显现。三裁堂开张后,四合祥生意跌了快两成,江末生陷入担忧。陆远之想从江末生手里,抢来宣统大婚喜服的生意,从而彻底扳倒江末生。赵丽君与组织接头后以为被人跟踪,却一棒子误打了郭子。两个发小久别重逢,却一直在逗趣互怼。莫青买通了宣统皇帝身边的德公公,邀请公公私下来与陆远之会面。德公公本不想接受莫青的贿赂,但在看到陆远之做的龙袍后惊为天人,决定让陆远之当宣统大婚的喜服裁作。白鹤年和江末生得知喜服裁作换成了陆远之,气愤的江末生决定找陆远之问清楚。

  • 莫青夸赞陆远之给宣统皇帝做的婚服让人大开眼界,陆远之却觉得太过于保守没有创新。莫青宽慰陆远之,说这次做的衣服要合乎皇家规制,创新想法用在这里不合时宜。赵丽君告诉陆远之,自己找到了新工作,要去仁心医院上班了。赵丽君看到陆远之做的衣服,评价一点创新也没有,说自己对他很失望,这让陆远之陷入了沉思。江末生借酒消愁,萎靡不振,白鹤年将苏佩瑶怀孕的消息透露给他。江末生激动地跑去见苏佩瑶,苏佩瑶却向江末生求一纸休书,江末生不肯。郭子告诉陆远之,有情报显示:当年是四合祥的人,把康宁的逃婚计划出卖给的大帅。陆远之发了疯般去找江末生理论,不仅揍了江末生一拳,还激动地举起了枪,江末生吓到腿软却仍矢口否认。江末生向白鹤年讲出真实情况,原来当年是康宁及时出现,把礼服转移到别处。

  • 郭子得知赵丽君被陆远之拒绝了,气到吐槽陆远之不知好歹。苏佩瑶劝陆远之面对赵丽君的感情不要装傻,连她一个旁人都看得出丽君姐喜欢陆远之。赵丽君揭穿父亲想当媒人,撮合自己和郭子,并表明自己不喜欢郭子。赵振庭追问女儿到底喜欢的是谁,赵丽君坦白是陆远之,惊得赵振庭跌坐在椅子上。四合祥从苏州进的丝绸即将到达码头,江末生心里不安,打算亲自去接货。此时,在三裁堂的陆远之听到莫青正跟手下谋划着什么,心生疑虑。四合祥的布料遭遇劫匪抢货,等江末生赶到的时候布料已被焚烧。江末生不顾生命危险闯入火海,却被浓烟呛得濒临昏厥。醒过来的江末生疯癫般念叨被烧的货,白鹤年告诉他自己向沈阳、天津等各布行发了进布料的电报,让江末生不要急。

  • 陆远之深夜赶制旗袍,赵丽君送来暖心面条慰问,俩人嬉笑互怼。江末生夜夜赶工,休息不佳的他腿伤总不见好转。苏佩瑶去四合祥探望江末生,江末生问瑶瑶,后悔嫁给自己吗?苏佩瑶坚定地表示,从来没有后悔过,俩人动情相拥。江末生带着做好的四十件旗袍给陆远之。陆远之和江末生一见面就斗嘴,引得赵丽君和苏佩瑶打趣吐槽。兄弟俩在经历了这次困难后,感情升温,重归于好。四合祥如约上交200件旗袍,莫青只好收货付款。陆远之要跟莫青解除合作关系,莫青开价300块大洋,自己才会退出三裁堂。关键时刻,赵丽君拿着全部家底来帮忙,莫青只好签字解除合约。

  • 来到天津的陆远之,四处打听康宁的所在地。在一场慌乱逃窜的人流中,陆远之看到了康宁的身影,俩人重逢。可此时的康宁却精神不振、脸色苍白、浑身发冷、颤抖不停。陆远之将康宁带回住所,发现康宁染上了鸦片,只能靠吸食大烟来缓解痛苦。康宁觉得自己没有脸再见陆远之,她从柜子里拿出陆远之给自己做的衣服,说跟他要两不相欠。陆远之拒绝康宁想推开自己的想法,狠狠地将她拥入怀中,心疼地许下承诺:自己再也不会离开康宁半步。

  • 苏佩瑶的孩子没有保住,江末生愤怒崩溃,怒吼着逼近康宁,认定是康宁害得瑶瑶流产。陆远之拦着江末生不让他靠近康宁,但愧疚的康宁缩在墙角里颤抖,泪流满面。康宁来到白家想见瑶瑶一面,却被江末生拒见,康宁在白家门口下跪磕头。康宁到医院找到赵丽君,俩人就陆远之一事谈心。康宁告诉赵丽君自己要去戒烟所,赵丽君立马将消息告诉陆远之,并告诫陆远之不要去干扰康宁戒烟。四合祥和坂本布行达成合作,遭到了商会众人的不满。商会叔伯找到陆远之,让他把江末生从商会除名。

  • 陆远之、赵丽君和郭子开车到戒烟所,接戒毒成功的康宁回家。康宁来到白家,来向师娘和瑶瑶下跪请罪。师娘原谅康宁,瑶瑶体贴地让康宁把一切都忘掉,说日子要往前看。白鹤年找来陆远之,商量四合祥成衣店一事。白鹤年请求陆远之,保留四合祥在商会的一席之地。江末生和乔蓉儿再次相遇,江末生带乔蓉儿去酒楼吃饭。听闻乔蓉儿是为救自己而误了工,拿不到工钱,便提议让她直接来四合祥成衣店工作,乔蓉儿高兴接受。陆远之为庆祝康宁戒烟成功,给康宁做了一件新旗袍。陆远之想让康宁继续住在苏家,来当三裁堂内掌柜,康宁想要拒绝,却顶不住陆远之撒娇耍赖,只好满脸幸福的答应。

  • 陆远之看到报纸上刊登“日本纱厂打死中国工人,上海学生游行工人罢工”,气愤不已。北京的医院和学校要组织游行,赵丽君问陆远之愿不愿意一起参加,陆远之和康宁立即上街参与。京城制衣商会举行声援上海的大义卖活动,康宁化身旗袍模特,现场走秀展示华服,赢得全场称赞。观众席间的名媛—谭家小女儿谭云玲,一眼认出了这位惊艳全场的模特,正是清朝的康宁郡主,身份被揭示的康宁,更是引得全场侧目议论。义卖活动结束,陆远之察觉康宁心情不佳。康宁说自己想回学校教书,却怕自己没有资格再当先生。陆远之鼓励康宁,觉得她仍有资格去教书育人。

  • 陆远之告知江末生,指示阿泽砸四合祥的是坂本御三。陆远之带江末生去审问证人,但证人却不见踪影,江末生不再相信陆远之,认为是陆远之把自己逼上的绝路,两兄弟争吵闹得不欢而散。白鹤年得知江末生把日本人的成衣店搬进四合祥,严厉训斥江末生是引狼入室。白鹤年说只要自己还活着,白家的事就是自己说的算。江末生拿出和坂本的合同,告诉白鹤年,坂本布行已经占了四合祥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四合祥已经不是白鹤年的了。白鹤年震惊气恼,说自己养了一个畜生,白家再无江末生这个人。面对众叛亲离的局面,江末生坐在院子里,魔怔般疯癫狂笑。

  • 警察局来信说找到了证人,江末生赶紧前往。郭子告诉江末生,坂本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日本商人。陆远之担心江末生安危,但是江末生却不为所动。陆远之觉得江末生已经疯了,江末生撂下狠话,说跟陆远之在万国服装大会上见。苏佩瑶给康宁看江末生送自己的耳坠,康宁发现这副耳环,跟自己当初看的耳环款式不同。康宁和苏佩瑶在街上看到江末生,俩人跟着江末生来到乔蓉儿的宅子,目击了江末生跟乔蓉儿正在偷情。

  • 江末生想回白家见瑶瑶,却被下人挡在门口不让进。陆远之和康宁听闻门口的骚乱,出来阻拦江末生。江末生和众人发生口角,陆远之恼怒之下,告诉江末生白鹤年将“天衣无缝”传给了自己。江末生听后找到白鹤年,问干爹为什么把“天衣无缝”传给陆远之,白鹤年反问江末生,为什么要替日本人参加万国服装大会。江末生说自己是为了家,只有拥有了权势,才能被人记住名字。白鹤年训斥江末生,如果失掉了最后的骨气,将一无所有。江末生觉得没有人在意自己的生死,既然家里容不下自己,那就各自好自为之。白鹤年跟江末生吵得心力憔悴,最后无奈地向江末生摆了摆手,没有再苦口婆心劝其回头,父子间的情谊彻底断裂。

  • 康宁陪苏佩瑶到乔蓉儿住处,想找江末生好好谈谈。乔蓉儿原形毕露,屡用言语刺激苏佩瑶,说自己会让江末生休掉苏佩瑶,整个白家和四合祥都会成为自己的。乔蓉儿看到江末生回来,立马假意摔倒,诬陷是苏佩瑶推倒了自己。大夫诊断乔蓉儿流产,江末生对苏佩瑶恶语相向。苏佩瑶此时彻底看清,眼前的江末生已经不再是原来的生哥哥。江末生借酒消愁,假借喝醉装昏睡,乔蓉儿趁机在家里翻找“天衣无缝”。江末生质问乔蓉儿在找什么,乔蓉儿撒谎说在给他找解酒药。江末生从身上拿出“天衣无缝”,告诉乔蓉儿,拿到这本也无用,它不是真正的“天衣无缝”。江末生拆穿乔蓉儿是坂本的人,乔蓉儿承认自己是日本特工,真名小仓纯子,代号是“孤雁”。

  • 坂本得知江末生拿到的“天衣无缝”是假的,计划派出乔蓉儿,对陆远之斩草除根。纳和泰搬进了陆远之给他准备的新宅院,陆远之带着康宁去探望。陆远之向阿玛和姨娘提亲,拿出万国大会的参赛旗袍作为聘礼,他深情表白,说要让康宁做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纳和泰让陆远之嗑一个响头才肯答应,陆远之心甘情愿下跪磕头,一家人嬉笑开心,其乐融融。回去的路上,乔蓉儿半路杀出,弄毁了陆远之的参赛旗袍,还刺伤了为陆远之挡刀的康宁。

  • 陆远之和郭子继续追击坂本御三,双方发生激烈枪战。坂本正想偷袭陆远之,江末生敏锐察觉,火速挡在了陆远之身前,替陆远之中了一弹。坂本被包围抓捕,逃跑无望的他,拿出武士刀切腹自尽。江末生奄奄一息,让陆远之带自己回家。陆远之抱着浑身是血的江末生回到苏家,可惜他已气绝身亡。苏佩瑶悲痛欲绝,抚摸着江末生冰冷的身体,却再也唤不醒他了。赵丽君离开父亲,投入到轰轰烈烈的革命战斗中去。陆远之和康宁成亲,将三裁堂和四合祥的招牌挂在一起,重新开张营业。无论世道如何动荡,陆远之都决不放弃,他会坚持让手中的华服,在这个时代里大放异彩。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