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卿好

8.6
简介:该剧改编自晋江文学城伊人睽睽原著小说《我的锦衣卫大人》,讲述了小作精”郡主刘泠一路花式追“沈美人”金鳞卫的故事,向观众教科书般展示花式追夫三十六计,粉红氛围甜蜜升级。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2 / 共22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分集剧情

  • 顶着“江州第一恶女”名号的郡主刘泠在十八岁生辰这天,与前来江州办差的金麟卫十四千户沈宴不期而遇。刘泠对一本正经的沈宴动了春心,下定决心要把这位美人千户“搞到手”! 沈宴此来江州,乃是奉东宫旨意,抓捕若干年前发生在江州的一起库银劫案的主犯云奕,此人看似只是个江湖绿林客,背后却牵连着邺京之中的徐、陆两大世家。身为女官的徐氏后人徐时锦父母受江州一案牵连,被扣上了江州案主犯的帽子后便双双亡故,她为替父母洗冤,遂将矛头指向了与江州一案有染的陆家。 云奕一旦落网,陆家必陷入万劫不复之地,陆家庶子陆铭山知道被东宫派去办案的乃是十四千户沈宴,遂向陆公“请战”办妥此事。 江州,沈宴设计诱捕云奕之际,乘车而来的郡主刘泠却意外闯入了包围之中,云奕为制造遁逃的机会,故意惊扰了马车,马车横冲直撞,刘泠跌出马车,沈宴飞身扑救,护着她从山坡上一路滚落。本以为刘泠一定吓坏了,却不想她竟趁机俯身暧昧的对沈宴说了句“沈大人, 又见面了”。

  • 沈宴几番推拒,刘泠却分毫不让,缠上沈宴,沈宴思考一番后,终答应刘泠的要求,他深知这位长乐郡主最擅长撒泼耍赖,既然无法脱身,倒不如借这位误打误撞闹上门来的恶女郡主来帮自己实现引出幕后黑手的计划。众人在山中联络处安顿下来之后,沈宴立刻传信给在京中当差的哥哥沈昱,让他把金鳞卫被长乐郡主缠上的消息散播出去。 沈宴的计策虽好,却终究小觑了刘泠的本事,她花样百出,对沈宴展开了猛烈攻势,欲令其动情,却不想沈宴只把刘泠的花招看做贵族小姐闲来发慌的无聊游戏,并不多做理会。 就在刘泠打着她的小算盘时,沈宴却在联络处外的林间发现了高手前来探营时留下的足迹,沈宴一路搜查,与陆家派来的一众蒙面探子交了手,探子自知不敌沈宴,脱身逃走,沈宴于林中追击,细雨飘摇间,撞见的却是特意换上精致衣裙,撑伞而来的刘泠…… 林间夜雨颇急。二人只得于林间小屋暂避。翌日清晨,二人折返山间联络处,刘泠无赖撩拨沈宴,气氛方才有些暧昧之际,陆铭山却骑马而来,他称已获得王府许婚,成了刘泠的“未来夫婿”,得知刘泠要前往邺京,特地赶来相迎。 沈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顶着“江州第一恶女”名号的郡主刘泠在十八岁生辰这天,与前来江州办差的金麟卫十四千户沈宴不期而遇。刘泠对一本正经的沈宴动了春心,下定决心要把这位美人千户“搞到手”! 沈宴此来江州,乃是奉东宫旨意,抓捕若干年前发生在江州的一起库银劫案的主犯云奕,此人看似只是个江湖绿林客,背后却牵连着邺京之中的徐、陆两大世家。身为女官的徐氏后人徐时锦父母受江州一案牵连,被扣上了江州案主犯的帽子后便双双亡故,她为替父母洗冤,遂将矛头指向了与江州一案有染的陆家。 云奕一旦落网,陆家必陷入万劫不复之地,陆家庶子陆铭山知道被东宫派去办案的乃是十四千户沈宴,遂向陆公“请战”办妥此事。 江州,沈宴设计诱捕云奕之际,乘车而来的郡主刘泠却意外闯入了包围之中,云奕为制造遁逃的机会,故意惊扰了马车,马车横冲直撞,刘泠跌出马车,沈宴飞身扑救,护着她从山坡上一路滚落。本以为刘泠一定吓坏了,却不想她竟趁机俯身暧昧的对沈宴说了句“沈大人, 又见面了”。

  • 沈宴几番推拒,刘泠却分毫不让,缠上沈宴,沈宴思考一番后,终答应刘泠的要求,他深知这位长乐郡主最擅长撒泼耍赖,既然无法脱身,倒不如借这位误打误撞闹上门来的恶女郡主来帮自己实现引出幕后黑手的计划。众人在山中联络处安顿下来之后,沈宴立刻传信给在京中当差的哥哥沈昱,让他把金鳞卫被长乐郡主缠上的消息散播出去。 沈宴的计策虽好,却终究小觑了刘泠的本事,她花样百出,对沈宴展开了猛烈攻势,欲令其动情,却不想沈宴只把刘泠的花招看做贵族小姐闲来发慌的无聊游戏,并不多做理会。 就在刘泠打着她的小算盘时,沈宴却在联络处外的林间发现了高手前来探营时留下的足迹,沈宴一路搜查,与陆家派来的一众蒙面探子交了手,探子自知不敌沈宴,脱身逃走,沈宴于林中追击,细雨飘摇间,撞见的却是特意换上精致衣裙,撑伞而来的刘泠…… 林间夜雨颇急。二人只得于林间小屋暂避。翌日清晨,二人折返山间联络处,刘泠无赖撩拨沈宴,气氛方才有些暧昧之际,陆铭山却骑马而来,他称已获得王府许婚,成了刘泠的“未来夫婿”,得知刘泠要前往邺京,特地赶来相迎。 沈

  • 看到陆铭山前来,刘泠心中不快,欲让沈宴发话赶陆铭山离开,岂料沈宴却命人打点客房,供陆铭山起居之用。刘泠不甘心,故意在陆铭山眼前与沈宴亲近,一日下来,陆铭山纵是忍无可忍,却仍没有要离去的意思。 陆铭山的一举一动,皆被沈宴暗中收于眼底,看来这位诡异出现在联络处、无论郡主怎么作践都不肯离开的陆公子,很可能就是金鳞卫要钓的大鱼。 邺京,借东宫夜宴之机,徐时锦私下见到了徐公为她寻来办事的绝世高手——鬼面。如今云奕被捕的消息已经在京中传开,徐时锦命鬼面盯紧陆家的举动,鬼面领命而去。 联络处,陆铭山的来意沈宴心中已有了分数,却不想被他冷淡了整日的刘泠却又闹起来了,沈宴终于被刘泠惹急了,他把她困在屋中,语带威胁地警告刘泠,他不是她可以招惹的男人。 刘泠被沈宴惹恼,留书独自出走,恰在此时,沈宴又收到了沈昱的传书,陆家要开始行动了。沈宴思量片刻,决意亲自外出寻回刘泠。

  • 联络处山脚小镇上,刘泠在镇上漫无目的地闲逛,却不知沈宴一直在暗中尾随保护,见刘泠为保护素不相识的小男孩笨拙地与人角力,沈宴越发觉得刘泠有趣起来。沈宴出手帮刘泠解了围,刘泠却匆匆遁逃而去,沈宴一路追到客栈,本欲强行带走刘泠,却不慎被其下了药。沈宴无力反抗刘泠之际,刘泠却反过来挑衅沈宴,而此时,药效上头,沈宴昏昏沉沉的谁去了,醒来后却发现刘泠一直守护着他。 而确实出来这一日,沈宴似乎逐渐窥见了“江州第一恶女”外壳下藏着的,原是个生性天真烂漫,渴望着一份简单快乐的刘泠。 二人由镇上返回联络处的途中偶然救下了一只小猪,沈宴将小猪送给刘泠,刘泠竟视之为定情信物,爱不释手。二人感情有所升温,可才回到营中,沈宴却收到了鬼面带来的消息,今夜必有恶战,生死难料。

  • 当日夜里,金鳞卫整装,陆家杀手如期而至,两方厮杀正酣之际,却有一人掳劫了刘泠,有心引金鳞卫分兵援护。沈宴独自前往营救刘泠,杀手却以刘泠性命相胁刺伤了沈宴,争执间刘泠坠崖,本以为自己的一生会就此结束,却不想沈宴竟为护她,跟着跳了下来。 山崖上,黑衣人摘下面罩往山崖下看,那面罩下藏着的,正是陆铭山的面容。 刘泠虽然跌落悬崖,但有沈宴护着,并没什么大碍,山崖之下,刘泠对沈宴的伤十分关切,可沈宴却有心与刘泠保持距离,不愿她发现他伤重,内疚忧心。二人在山底养伤的同时,准备返京的陆铭山却谨慎地留了两名陆家杀手去崖底探路,生怕给二人留下半分生机。 邺京,徐时锦收到了鬼面的飞鸽传书,得知云奕已死,刘泠、沈宴下落不明,心中很是懊恼。徐公认为应将此事告知太子,看有没有回寰的余地,徐时锦却有心扣住了消息,欲再等一等转机。倘若刘泠当真殒命于此,这笔账,她必要找陆家一并清算!

  • 山崖之下,对沈宴动了真情的刘泠痴缠不休,沈宴找了一处水池沐浴,抵制不住诱惑的刘泠居然爬上了沈宴背后的岩石“望风”,无奈脚下不稳,竟跌落下来被沈宴抱在了怀中。 杀手袭来,沈宴抱紧刘泠没入水中藏身,刘泠这才发现了他一直瞒下的伤势之重远超她的想象。 杀手寻迹未果离去,刘泠扶着伤势复发的沈宴回到山洞中暂避,为保持意识清醒,沈宴让刘泠由着长乐郡主的封号,讲一讲关于她过往的故事。刘泠顺了沈宴的意思,讲起了自己幼年时目睹父亲与陆姨娘偷欢,母亲伤情投湖而死的事情,她鼓起勇气,让沈宴知晓了她记忆中最黑暗的时刻。 此时,杀手再次袭来,沈宴给了刘泠三支袖箭,称刘泠若能箭不虚发,二人便可逃出生天,若是不慎失手,便只管逃。届时就算是同归于尽,沈宴也会护刘泠周全。刘泠却称自己不会逃走,这一回,由她来护沈宴的周全。 沈宴与刘泠相互援护,总算险胜了敌手。迈过了生死关,两人也皆看清了对方的心意,于山崖上定了情。

  • 沈宴带着刘泠回到了联络处。 云奕为袭营的杀手所害本是沈宴意料中事,他于尸身的喉咙里,找出了云奕死前有心藏匿的乾字玉玦。真相似乎又近了一步,可沈宴的心中却有些不安,刘泠讲起的那些王府旧事,让沈宴察觉了其母张芸之死恐怕与江州劫银的案子有所关联,他只怕这真相,会在刘泠心里的疮疤上再扎一刀。 沈宴与刘泠返回京中,宫宴,察觉刘泠死里逃生的陆铭山故意假惺惺地扮起了体贴,而沈宴顾全刘泠名声,反倒在人前刻意与刘泠保持着疏离。 才一回京,麻烦果然便来了。刘泠心中不快,当众驳了陆铭山的面子便离了席,引了沈宴去御花园与她私会,她心中满是幽怨不安,唯有沈宴陪在她身边时,才能稍觉着好些。沈宴为让刘泠安心,于宫廷甬道深情拥吻。

  • 刘泠回到邺京的外公定北侯府上安顿,她既打定主意要嫁给沈宴,那眼下首先要做的,便是同陆铭山退婚。 而定北侯素来宠溺刘泠这个外孙女,听说她要退婚,不止不拦,还帮着出谋划策了一番。刘泠以陆铭山与贴身婢女岳翎纠缠不清,风流荒唐为由,将退婚书送到了陆府,陆公纵是狠狠责骂了陆铭山,可这桩婚事,陆家却并不打算松口。 刘泠思念沈宴,驱车前往了沈宴办公的北典正司,沈宴劝刘泠暂且安分些,乖乖回家,刘泠偷偷跑去了沈宴府上,打算给他一个惊喜,却不想碰到了来看儿子的沈夫人。二人初次见面,便闹得不欢而散。刘泠心情欠佳地返回定北侯府之际,却撞见了一身白衣,特地从江州赶来替她“哭丧”的陆芊母女,刘泠没好气地一番揶揄,赶走了二人。

  • 沈宴“夜闯”定北侯府,泠宴二人闺房内叙话一解情人之思,可刘泠心中的不安日胜,与陆家退婚之事必须尽快解决,思来想去,她将解决此事的希望,放在了每年一度的宫廷射奕大会之上。 盛大的骑射大会开始了,东宫亲临主持,沈宴贴身戍卫,于大会中得胜者能获得殿下的一样赏赐。 刘泠欲拔得头筹,请太子责令陆家退婚,而陆铭山的心里却也打着一样的算盘,夺魁之后,请太子下旨赐婚。赛场上,刘泠为了夺魁不顾自身安危,幸得沈宴援护才没有受伤。刘泠如愿拿到了退婚书,却因此惹急了陆家,为拆散刘泠与沈宴,陆芊以“赔罪”为名,故意将与陆铭山有染的婢女岳翎送去了定北侯府上,让她寻机算计刘泠,败坏刘泠的名声,到时候就算沈宴想娶,沈家也决计不会同意。 岳翎在府中混迹了几日,将主意打到了沈宴送给刘泠的那只宝贝小猪身上,暗中把小猪推向了一群饿了许久的乞丐。 刘泠看穿了岳翎的心机,气急之下与之起了争执,却不想岳翎倒地之时,身下竟见了红,正当百姓们议论纷纷之际,沈宴赶来,带走了刘泠。

  • 岳翎被定北侯府发送回了陆府,第二日,便有人在河中发现了她的尸体,邺京的百姓们传开了,都说是刘泠是容不下岳翎,故意害其滑了胎,惹得岳翎一时想不开,这才投了河,可沈宴却从岳翎的尸身上看出了端倪。 除了沈宴交托给哥哥沈昱调查的乾字玉玦之外,云奕身上藏着的另外一块坤字玉玦,在其被害之时落入了陆铭山之手。这几日来,沈宴接连上书,总算获得了东宫首肯,要好好敲打陆家一番,寻回坤字玉玦,岳翎的死,正好给了沈宴一个查办陆家的契机。 另一边,定北侯察觉了刘泠与沈宴的恋情,他不满沈宴金鳞卫的行当,让儿子少君侯出手拆散二人的姻缘。少君侯左右为难,竟找了徐时锦帮着解围。 徐时锦了解刘泠的痛处,刘泠若想与沈宴长相厮守,必先跨过心中的那道旧伤。被徐时锦戳中心事,刘泠心烦意乱,只道从未想过要与谁一生一世,等她察觉到沈宴竟站在门外时,再说什么都迟了。

  • 刘泠看不清自己的真心,躲在府中不敢再见沈宴,她人不露面,给沈宴备下的一日三餐倒是处处妥帖,无微不至。 沈宴心情欠佳,一门心思扑在了查陆家的事情上,陆铭山与沈宴的积怨日深,起了借手中玉玦算计沈宴的心思。 另一边,为查清与玉玦有关的线索,徐时锦亲自前往南典正司调查簿册,因此免不得要与沈昱打起了交道。簿册室中,两人一同挑灯夜读的场面不禁让徐时锦回想起过去的时光, 一切仿佛都没有变,可一切又似乎都已经回不去了。 陆家联合官员仕子,上书参奏沈宴恃宠而骄,胁迫东宫降了沈宴的职,但这只是陆铭山打压沈宴的第一步。 刘泠听说了此事,决意去找徐时锦帮忙,她与徐时锦、沈昱一同查阅簿册,希望解开云奕留下的迷局,可被没眼色的长乐郡主破坏了“二人世界”的大好时光,倒让沈昱心中很是郁闷。 三人的查证陷入困局,却不想刘泠一句无心之言,点破了此案关窍,让徐、沈二人将云奕和早年间在京中染病暴毙的陆家门客,名匠鲁连山联系在了一起。鲁连山师承机关大师鲁鹤,他手中的乾坤二字玉玦。

  • 沈昱将案件的进展告诉了沈宴,还顺道告诉他,刘泠回府时心情欠佳,买了十几坛酒欲独饮浇愁,沈宴放心不下,趁夜去定北侯府偷偷探望,却不想醉酒的刘泠,竟把这一切当成了黄粱美梦,对沈宴十分放肆…… 翌日刘泠醒酒之后,徐时锦找来了,称有一件关于沈宴的要事,要找刘泠帮忙,一听这话,刘泠顿时来了精神。 沈宴打算入陆府盗坤字玉玦,最好的时机便是不日将至的女儿节,果然,节庆当日,陆家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家宴,他们遍邀京中的小姐,却偏偏漏掉了刘泠。为搅浑水,让沈宴便于行事,刘泠竟带了一众家丁强行闯府闹宴,与此同时,沈宴也与沈昱巧设计谋,趁乱成功盗走了坤字玉玦。 众人出了陆府,刘泠本欲匆匆离去,却被沈宴抓着,一同前往巧市游玩散心,刘泠心中沮丧,自觉配不起沈宴,只是若有可能,在沈宴找到那个能许给他一生一世的女子之前,她仍想要陪在沈宴身边。沈宴动容,只给了刘泠一句承诺,她不离,他便不弃。烟火漫天的夜里,二人前嫌尽释,终于情难自控,在屋顶上贪婪拥吻。

  • 沈宴与刘泠一同放了花灯许愿,刘泠好奇沈宴许下的愿望,辗转难眠,索性叫上侍女起身,沿河寻找沈宴所放的花灯,那盏不起眼的花灯里放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三个醒目的大字,“祝卿好”, 旁边一行小字注解,“不敢愿你得到所有你想要的,只愿你得到的不再失去,一生无忧”。 沈宴北上查案,刘泠也不打算闲着,她把目标放在了沈母身上,想要弥补关系,讨得未来婆婆的欢心,谁承想欢心没讨到,反倒引出了沈宴的一桩“旧情”,他曾有一位未婚妻子,乃是无忧郡主秦凝,此人深得沈母欢心,竟被视为沈宴妻子的不二人选。 听闻秦凝近日好似回了邺京,刘泠打算找到这位无忧郡主,看看她有何过人之处,却不想才一见面,一身侠女习性的秦凝,便与刘泠聊得颇为投契。秦凝出手帮刘泠搞定了沈母,刘泠心中欢喜,欲帮助秦凝寻找心上人“红郎”。 另一边,北上的沈宴、徐时锦和鬼面本打算以乾坤双珏为饵,设局引诱云奕的师父鲁鹤现身,却不想反被鲁鹤将计就计,将他们与陆家派出的杀手引到了一处,沈宴等人追击逃走的鲁鹤。

  • 鲁鹤原本只欲为徒弟云奕报仇,铁了心想要引得金鳞卫与陆家杀手相互厮杀,两败俱伤,及至沈宴点破徐时锦的身份之际,他才终于有所动摇。陆家贪得无厌,金鳞卫是朝廷鹰犬,可唯有徐家在江州这桩案子里,是无辜受累的。徐时锦自幼失了双亲,是鲁鹤的徒儿云奕犯下的罪业。 沈宴与鲁鹤饮茶论道,一番巧言善变,总算劝服了鲁鹤。陆家杀手被沈宴、鬼面联手铲除之后,鲁鹤终于将乾坤玉玦宝匣亲手交给了徐时锦。 沈宴历经生死,终于得到了江州案的铁证,他满心思念着刘泠,只想能快一点返回邺京与刘泠长相厮守,却不知此刻京中,新的阴谋已经逼近了…… 邺京,夷古国太子拓跋烈前来朝贡,向东宫提出了和亲的请求。拓跋烈滞留京中,与陆铭山极为亲厚,在得知围杀沈宴的计划失败,江州案罪证已落入其手的消息之后,陆铭山为报复生出了一条毒计,他故意引拓跋烈瞧见了貌美的刘泠,并献计让其上书,向太子提出他已经选好了未来的妻子——长乐郡主刘泠。次日,定北侯府一大清早便接到一道圣旨,圣旨中称长乐郡主刘泠人品贵重,贤淑守礼,特封为安和公主,择日配与夷古国太子为妻。

  • 因最疼爱的外孙女刘泠要远嫁异乡,定北侯就此病倒,而恰逢此时,定北侯的儿子儿媳听信了陆铭山谗言,生怕爷孙俩再这样闹下去,惹得龙颜大怒会祸延己身,竟于暗中给定北侯下了药。定北侯吐血,更是一病不起,少君侯夫妇顺势将这个过错扣到了刘泠头上。 刘泠心中痛苦自责,却仍不欲认命,可父亲广平王的到来,却彻底击溃了她的倔强,广平王告诉刘泠,帝家无情,既已准了拓跋烈的请旨,刘泠若执意不从,那沈宴便唯有一死了。刘泠无言反驳,她知道,这命运她无论如何,都挣不脱了。 沈宴马不停蹄地赶回邺京,直奔定北候府邸与刘泠相见,可刘泠却说出了所有恶毒的话来刺激沈宴,欲亲手斩断二人的情分。沈宴心口一阵剧烈地绞痛,一口鲜血喷出,他强吞下那口恶气,甩下一句“别惹我,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便消失在刘泠面前。 刘泠身边的婢女灵璧心疼刘泠,闻听沈宴手下的金麟卫老七要成亲,便暗中找了小旗罗凡帮忙,想要借机让刘泠能与沈宴最后再见一次面。

  • 沈宴和刘泠果然都来参加老七的婚礼,罗凡特意把二人安排在一桌。众锦衣卫烘托着气氛,闹酒,可偏偏刘泠和沈宴坐的地方冷的像是要挂霜。那边是笑闹喧天,这边却静默无言,宛如两个世界。 刘泠离了婚宴,独自在雨夜的街市中游逛之际,却发现沈宴送给她的结缘红绳不见了,四下寻之不见,刘泠泫然,跪坐在雨中打愣,却是徐时锦款款走来,为她撑伞。 徐时锦带刘泠回了住处,刘泠醉得厉害,傻笑着告诉徐时锦,她忽然明白当日她与沈宴跌落山崖之下时,她为何那般地不想回来,如今想来,原来那个时候,是她同沈宴能够摆脱命运的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机会…… 翌日,刘泠随广平王离京,便动身前往江州备嫁。 徐时锦坐在屋中,手中把玩着刘泠当年送她齐天大圣人偶,盘算起了破坏这桩和亲的计划。

  • 为救刘泠摆脱和亲的命运,徐时锦私下找到了沈宴,可沈宴心中却仍在与刘泠置气,刘泠被迫答应了和亲,背后的缘由沈宴是知道的,可沈宴却仍是气不过,他们说好了不离不弃,可事到临头,刘泠却连选择的机会都没给他,便独自做了逃兵,于沈宴而言,这便是最不能够接受的背叛。徐时锦无奈,给了沈宴七日的时限让他考虑清楚,若过了七日,沈宴再后悔,也便来不及了。沈宴不加理会,疯狂地扑在了公事上,试图以此来麻痹自己,放下一切,徐时锦写信给沈昱,请他出面劝解,沈昱却连看都不看,直接将信烧了。如此盘桓到第七日,沈昱才在夜间找到了沈宴,饮酒长谈。沈昱的劝解勾起了沈宴心事,他于夜间潜入了定北侯府刘泠的房间,本以为物是人非能让自己彻底清醒,却不想刘泠偏留下了一张画像,提字勿相忘。沈宴后悔了,他找到徐时锦,答应了加入她的计划,他向太子讨来了送亲使一职,赶往江州与刘泠相见,再见沈宴之时,刘泠已连再次推开沈宴的勇气都没有了,二人再一次互诉衷肠,沈宴,也再一次表明了自己的爱意。刘泠奉旨和亲,与沈宴率领的送亲队一起出了江州。秦凝来了。

  • 刘泠对拓跋烈的故意撩拨终于激怒了沈宴,沈宴把刘泠拽入帐中,好生敲打了一番,才总算让刘泠老实了下来。 入夜,沈宴按着他与徐时锦的计划,依着云奕藏在乾坤玉玦宝匣中的地图,找到了其于江州盗走的库银藏匿的地点,暗中将库银转移走了。 与此同时,邺京,徐时锦约了沈昱见面,在莳花阁共度中秋,沈昱知道徐时锦有与他道别的意思,心中很是失落。莳花阁起火,沈昱装醉确认了徐时锦的心意,待徐时锦离去之后,阁中的琴师如玉才悄然现身,原来烧掉莳花阁是沈昱的意思。莳花阁是沈昱搜集情报的暗点,如今他打定主意要跟徐时锦离开,莳花阁自然也就不需要存在了。 沈宴取回被劫库银的消息顺利传入京中,沈昱上朝参奏陆公,并在太子面前道破乾坤双珏宝匣中所藏的云奕手札的玄机,而最让陆公意外的是,陆家庶子陆铭山竟于堂上反水,彻底坐实了陆公的罪证,刘望将陆公打入天牢。

  • 东宫殿中,徐时锦找到刘望,一番巧言谈判,总算说服了刘望入局,可随之而来的代价,却是彻底惹恼了刘望。 太子命陆铭山修书一封,将江州失窃的巨额银钱已被送亲队捏在了手中的消息告诉了拓跋烈,为了这笔巨资军费,夷古国大王果然不惜与大魏翻脸,动了抢婚劫银的心思。 拓跋烈设宴,打算于酒中下药杀人,却不想沈宴早有准备,带着公主跑了。拓跋烈追杀刘泠沈宴,反被沈宴引入杀局,杨晔带着顶尖刺客埋伏于此,局势逆转,夷古国军队方寸大乱,沈宴率军反击,大获全胜而归。 刘泠与沈宴立下大功,得了赐婚旨意很是开心,刘泠去探望定北侯之际,沈宴则去牢中见了陆公,陆公点出江州案背后的真正黑手原是广平王,沈宴因刘泠卷入了这场争斗,必定不得善终。

  • 刘泠奉旨于宫中备嫁,因定北侯的身子日渐沉疴,刘泠希望能早些与沈宴成婚,沈宴心中记挂着陆公那日在牢中所说的话,为保护刘泠,也有早些让婚事尘埃落定的心思。 沈宴求了沈母出面,去宫中说项,备婚的时间由半年缩至了两个月,这下,为给刘泠筹备婚事,宫中各部全都乱了套。刘泠也不好过,白日里要配合着各部的宫人们量体试衣,学习各项礼仪,到了晚上,又会有个鬼鬼祟祟的老嬷嬷溜入她的寝殿,向她细细传授御夫之术…… 大婚之日终于到了,刘泠在众人的祝福中,与沈宴拜了天地。 翌日一早,徐时锦准备离京之时,宫中便来人将她“请”了去,沈宴与刘泠入宫请安,却听见了徐时锦欲毒杀东宫的消息。沈宴将徐时锦扣下,依着律法将其送入天牢,实是有回寰保护之意。 刘泠担心不已,想破脑袋也不知如何搭救徐时锦,可沈昱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打算劫囚,之后便”光明正大“地带着她的小锦出城,远离邺京的是非。

  • 沈昱不止劫了囚,他还串通了徐沈二公,一同在刘望的眼皮子底下上演了一出声东击西的好戏。沈昱和徐时锦在刘泠和沈宴的援护下出了城,而被刘望派出的爪牙抓回宫里的,却是闯了城门去郊野钓鱼的徐公、沈公。 刘望还未向二公问责,二公反倒在他的面前相互指摘了起来,争将不下之际,竟相互攀扯着对方,非要到行宫面圣,让陛下断个公道。刘望不欲将此事闹到御前,只好斥责了几句,放了二公回府。 陆家的案子结了,刘望下一个目标,便是刘泠的生父,广平王。沈宴得了这个差事,心中有些犯难,可刘泠却提议以回门为由,夫妇二人相随着同往江州走一遭。刘泠娘亲忌日将近,这一趟下江州,她也想寻机劝一劝广平王,不论结局如何,总算是全了这一世父女的情分。 沈宴才到了江州,很快便发现广平王与拓跋烈勾结在了一处,打算起兵造反。沈宴劝告广平王不可一错再错,广平王口上说会考虑,却暗中在刘泠母亲为她埋下的那坛女儿红里投了毒。刘泠与沈宴前往拜祭母亲,果然挖出了那坛女儿红,沈宴饮酒中毒,在绝境中跌落悬崖之下

  • 广平王造反之心已是昭然,他欲借拓跋烈之势,便得依着拓跋烈的意思,杀沈宴而后快,可广平王知道刘泠对沈宴用情至深,终归惦念着女儿,于是才故意设下圈套,让拓跋烈以为沈宴已死,实则暗中擒住了沈宴,将他关押在江州的私兵营中。沈宴暗中潜出来,就是怕刘泠忧心,如今报过了信,他该回去了。 沈宴潜伏在私兵营中,一番查探,窥得了广平王的战略部署,至于刘泠那边,她心急要知道沈宴的消息,索性偷偷溜出了王府,跑去了江州金鳞卫所打探消息,遇见了赶来帮沈宴解围的徐时锦。二人合谋,果然计诱拓跋烈上了钩。 在沈宴等人的努力之下,拓跋烈与广平王的合作瓦解了,广平王自知事败,逃去了刘泠母亲张芸坟前,饮下毒酒自尽。 大魏重获安宁,刘泠也逐渐走出了过往的阴影,与沈宴一起,过上了幸福安定的日子。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