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居

8.7
年份: 2022
地区: 内地
简介:故事发生在2018年的上海,讲述了生活在浦东新区的顾家,四代人在置换房子的过程中所经历的生活剧变。从外地媳妇冯晓琴大着肚子嫁到顾家算起,已经有十年了。在冯晓琴眼里,36岁的大姑子顾清俞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可当着面她总说:阿姐,你是我最佩服的人。比冯晓琴还小两岁的大姑姐顾清俞却一直提防着这个把“改变命运”写在脸上的弟媳。两个女人从“面和心不和” 到相互理解,不管未来再多风雨,也会扛着这个家,一起面对。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5 / 共35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 =========31====31
  • 31
  • =========32====32
  • 32
  • =========33====33
  • 33
  • =========34====34
  • 34
  • =========35====35
  • 35

分集剧情

  • 工作日的早晨。冯晓琴打仗似的洗漱,催促儿子,做早饭,照顾丈夫和一大家子。老式小三房,住这些人,显得逼仄,不方便。冯晓琴要买房,对丈夫下最后通牒,今天无论如何都要问你姐姐借到钱。顾清俞的家,则是另一个世界。她气定神闲,优雅地梳妆打扮。今天,是她的生日。上班途中,顾清俞收到中介发来的豪宅效果图。原来,她也有意买房。冯晓琴匆匆把儿子送到学校,赶去看房。这套小而旧的学区房,她势在必得。顾清俞因为做成某大项目,被赵总狠狠褒奖。意气风发。随后收到展翔快递来的生日礼物。这个暗恋顾清俞多年的暴发户,说要为她庆祝生日。顾清俞婉拒。顾士宏一边为女儿挑选生日蛋糕,一边打电话让她下班早点回来。顾清俞答应。冯晓琴做家务忙个不停。忽然,从顾磊的口袋里摸出一张昨天的电影票票根。冯晓琴气愤丈夫偷懒旷课。顾清俞和同事们去日料店吃午饭。谁知这家店早被展翔包场成生日派对,招待大家。顾清俞一直拜托展翔帮忙查施源的下落,但始终没有结果。放学时,冯晓琴在校门口接小老虎。随后,马不停蹄地去各个补习班。

  • 顾士莲和苏望娣做完美容出来。各自夸耀儿女。苏望娣说着自己未来儿媳是如何漂亮,大高个却看见顾昕与相貌平平的葛玥手拉手经过。顾士莲笑话她“这女孩长得不怎么样啊”。顾昕告诉父母,他跟孙琦已经分手。现女友葛玥,父亲是局长。冯晓琴气得把顾磊赶到客厅沙发上睡了一晚。顾清俞把冯晓琴给的围巾随手送给了钟点工。顾清俞看新房,很满意。但苦于限购。中介小刘建议她假结婚。顾清俞前脚刚走,顾昕和葛玥也来看房。葛玥举止低调,中介都懒得招呼。谁知葛玥当场拍板,买下。展翔其实已经打听到了施源的下落。但一直没告诉顾清俞。冯晓琴为了要挟顾家,离家出走。顾家离开她,果然变得一团乱。顾清俞出差回到上海。在机场与带团回来的施源擦肩而过。展翔到机场接顾清俞。途中,顾清俞告诉他,自己打算假结婚。冯晓琴得知顾磊摔跤,想要回家。被老乡劝住,让她摒牢。失意的展翔到租客郭强家讨要房租。一番吓唬。被顾士宏误会。展翔故意说出顾清俞要结婚的事。顾士宏大惊。顾士宏冲到女儿家追问。顾清俞不慎说出“只是假结婚”。顾士宏更是震惊。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工作日的早晨。冯晓琴打仗似的洗漱,催促儿子,做早饭,照顾丈夫和一大家子。老式小三房,住这些人,显得逼仄,不方便。冯晓琴要买房,对丈夫下最后通牒,今天无论如何都要问你姐姐借到钱。顾清俞的家,则是另一个世界。她气定神闲,优雅地梳妆打扮。今天,是她的生日。上班途中,顾清俞收到中介发来的豪宅效果图。原来,她也有意买房。冯晓琴匆匆把儿子送到学校,赶去看房。这套小而旧的学区房,她势在必得。顾清俞因为做成某大项目,被赵总狠狠褒奖。意气风发。随后收到展翔快递来的生日礼物。这个暗恋顾清俞多年的暴发户,说要为她庆祝生日。顾清俞婉拒。顾士宏一边为女儿挑选生日蛋糕,一边打电话让她下班早点回来。顾清俞答应。冯晓琴做家务忙个不停。忽然,从顾磊的口袋里摸出一张昨天的电影票票根。冯晓琴气愤丈夫偷懒旷课。顾清俞和同事们去日料店吃午饭。谁知这家店早被展翔包场成生日派对,招待大家。顾清俞一直拜托展翔帮忙查施源的下落,但始终没有结果。放学时,冯晓琴在校门口接小老虎。随后,马不停蹄地去各个补习班。

  • 顾士莲和苏望娣做完美容出来。各自夸耀儿女。苏望娣说着自己未来儿媳是如何漂亮,大高个却看见顾昕与相貌平平的葛玥手拉手经过。顾士莲笑话她“这女孩长得不怎么样啊”。顾昕告诉父母,他跟孙琦已经分手。现女友葛玥,父亲是局长。冯晓琴气得把顾磊赶到客厅沙发上睡了一晚。顾清俞把冯晓琴给的围巾随手送给了钟点工。顾清俞看新房,很满意。但苦于限购。中介小刘建议她假结婚。顾清俞前脚刚走,顾昕和葛玥也来看房。葛玥举止低调,中介都懒得招呼。谁知葛玥当场拍板,买下。展翔其实已经打听到了施源的下落。但一直没告诉顾清俞。冯晓琴为了要挟顾家,离家出走。顾家离开她,果然变得一团乱。顾清俞出差回到上海。在机场与带团回来的施源擦肩而过。展翔到机场接顾清俞。途中,顾清俞告诉他,自己打算假结婚。冯晓琴得知顾磊摔跤,想要回家。被老乡劝住,让她摒牢。失意的展翔到租客郭强家讨要房租。一番吓唬。被顾士宏误会。展翔故意说出顾清俞要结婚的事。顾士宏大惊。顾士宏冲到女儿家追问。顾清俞不慎说出“只是假结婚”。顾士宏更是震惊。

  • 顾磊上夜校。冯晓琴规定他拍照片“打卡”。她从照片发现顾磊造假,怀疑他再次逃课。与此同时,顾清俞也来到,送了小老虎一只名牌背包。很快,顾士莲和苏望娣也来了。明着怪顾磊不该撒谎,实际上却是劝冯晓琴放弃买房。冯晓琴心知肚明。她借着围巾和名牌背包,指责顾清俞轻视自己。又哭诉自己只是望子成龙,望夫成龙,有什么错!气氛陡变。心软的顾士宏更是答应借钱。便利店打工的冯茜茜一直在找工作,但都没有结果。展翔劝冯晓琴,不要把顾磊逼得太紧。冯晓琴拜托他给妹妹找工作和对象。顾清俞与“假结婚”对象相亲。却吃惊地发现,此人正是施源。“相亲”别扭到极点。顾清俞耿耿于怀施源这么多年没来找自己。而施源则是自惭形秽,更为两人在这么尴尬的处境下重逢而备受煎熬。结束后,施源赶到医院,他母亲是尿毒症晚期。医生建议肾移植手术。然而因为经济拮据,施源父子迟迟拿不定主意。施母是个理想主义者。劝施源“不要甘于平庸,不要放弃理想”。顾清俞和施源彻夜难眠。顾清俞把重遇施源的事情告诉展翔。

  • 两人吃饭。客气而各自试探地聊天。出于自尊,施源避重就轻,不解释“为什么不来找她”。其间,展翔打电话给顾清俞道歉。内容被施源听到。顾清俞尴尬。 两人在弄堂口遇到打扮艳俗的莉莉。顾清俞误以为莉莉是施源女友,赌气告辞。 施源想给顾清俞发消息补救,一不小心,竟然把她给删了。而另一头,顾清俞从展翔那里得知了施源的窘迫处境,正要主动发微信示好。却发现自己被删了。不敢置信。 回到家,忧伤的施源弹钢琴。父母一旁看着。沉浸在某种情怀中。却被邻居敲墙打断。 顾士宏问女儿相亲的情况。顾清俞回答得很别扭。顾士宏以为事情黄了,反而高兴。顾清俞心情复杂。只能跟李安妮倾诉。 冯晓琴开始准备房子装修的事。兴致勃勃。 周末顾家聚餐。席间,苏望娣炫耀儿子攀上高枝,买世纪尊邸;顾磊也说出姐姐要买尊邸的事。然而顾清俞却告诉大家,她不准备买房了。 顾士莲打算把大房子置换成小房子,差价给女儿朵朵当学费。苏望娣故意提旧事,意指“以前你们混得好,现在可比不过我们了”。 展翔因为顾清俞不理自己而苦恼。冯晓琴得知后,答应帮他。 两人吃饭。

  • 顾清俞与父亲交谈,似乎有意想安定下来,并提到展翔。冯晓琴听闻,立刻把这个“好消息”告知展翔。展翔惊喜。冯晓琴打算再问顾清俞借点钱,以减少房贷。恰恰遇到展翔约顾清俞吃饭。冯晓琴也一起去了。并让展翔帮忙当说客。席间,冯晓琴不停地暗示顾清俞,顾清俞只作不知。眼看着又要弄僵,展翔抢在前面,主动提出借钱给冯晓琴。展翔送顾清俞回去。顾清俞问他为什么。展翔一番笨拙但真诚的解释,让顾清俞动容。顾昕葛玥结婚。顾昕前任孙琦也出席。顾清俞劝她与顾昕保持距离。冯茜茜上厕所时,意外看到顾昕与孙琦在角落里说话。冯茜茜与顾清俞公司的男青年相亲。对方得知她的情况,表现得很敷衍。冯茜茜回到便利店。遇到客人无理取闹,心情不好的她,恨恨地教训了这个客人一顿。冯晓琴带冯茜茜去“闲云阁”做脚。并鼓励她,早晚能在上海站稳脚跟。顾磊的财会证考试没通过。冯晓琴拉展翔去喝酒,借酒浇愁。展翔送她回去,一番阴差阳错,喝醉的冯晓琴进了闲云阁。顾磊接到展翔电话,去闲云阁接冯晓琴,却看到史老板与冯晓琴举止亲昵。误会。顾磊和冯晓琴为此大吵。

  • 顾清俞把伤心过度的父亲接到自己家照顾。 顾老太打电话给顾士宏,说没人做饭。顾士宏回家给母亲煮馄饨。其实冯晓琴只是没心情做饭,给顾老太叫了外卖。顾老太大骂冯晓琴没良心。 顾清俞让奶奶和父亲晚上带着小老虎去她家吃饭。回来后,小老虎问妈妈“爸爸到底是不是你害死的?”冯晓琴一个控制不住,告诉他“谁害死你爸爸?刚才谁骂我骂得越凶,谁就是凶手!” 冯晓琴起诉邻居,在公共区域放置玻璃,导致顾磊死亡。邻居向顾士宏求救。顾士宏让冯晓琴撤诉。冯不听。 顾清俞与冯晓琴谈判。她认定冯晓琴是故意敲诈邻居。两人激烈地吵起来。顾清俞直指冯晓琴是个贪钱的女人,嫁给顾磊只是为了上海户口;冯晓琴则说是顾清俞把顾磊的福气都占光了,他才这么早死。 最终法院判决:邻居赔偿1元,当庭道歉。 冯茜茜和老乡都夸冯晓琴,说她这番举动简直帅呆了。可冯晓琴却又出乎意料地表示后悔,说逞强只是一时爽快,老公没了,以后生活怎么办。 冯晓琴陷入焦虑。相比顾磊在世的时候,她更加小心翼翼,不敢行差踏错。

  • 这种情绪蔓延到工作上,因为瞻前顾后,她在项目上采取保守态度,与以往迥异。 冯晓琴不打算买房了。但之前付的定金,上家却不肯退。 爱蒙的卢辛迪为项目的事,请顾清俞吃饭。让她随便开条件。顾清俞悲哀地表示,她什么都不要,只要顾磊可以活过来。 顾清俞始终处于伤心和自责中。顾士宏更是无法自拔。 张老头劝顾士宏,伤心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顾磊泉下有知,也希望父亲能好好活着。 喜欢跳广场舞、我行我素的张老太对冯晓琴很是投缘。冯晓琴哭笑不得。 展翔看出冯晓琴情绪低落,安慰她,你一定可以走过这关的。 因为小区停车政策的事,顾士宏身为业委会主任,不堪其扰。史老板怕新政影响足浴店生意,一直缠着顾士宏。 史老板力邀展翔入股,但展翔始终不为所动。心思都在顾清俞身上。 冯晓琴拿不回五万元买房定金,苦恼。她与上家讲定,如果帮他以250万的价格卖掉房子,就把定金还给她。 展翔与冯晓琴假扮夫妻去看房,现场有另一对夫妻也在看房。展翔假意要买,对方患得患失,见状立刻便买下房子。冯晓琴如愿拿回定金。

  • 冯晓琴开始送外卖。各种不适应和辛苦。 一次,冯晓琴去闲云阁送外卖。恰恰展翔和顾清俞也过来做脚。水笼头坏了,史老板来修,衣服不慎挂住了冯晓琴的头发。这“亲昵”的一幕被顾清俞看见。 冯晓琴被客人刁难,吃了差评。途中又发生车祸,差点受伤。 小老虎没人接,老师打电话给顾士宏。顾士宏匆匆赶去接孙子。 冯晓琴回到家,顾清俞也在。顾老太骂冯晓琴连儿子都不管,肯定外面有男人了。冯晓琴以为是顾清俞说的。她向顾清俞解释,自己与史老板毫无干系。顾清俞揶揄她倘若心中没鬼,又怕什么。 又累又委屈的冯晓琴只好到小区广场。张老太替她排解。 顾昕、葛玥带顾士海夫妇去杭州玩。葛玥花钱大手大脚。苏望娣看不惯。顾昕从杭州回来,到顾士宏家送礼物。只有冯茜茜在。顾昕为上次母亲的话向她道歉。冯茜茜上班,顾昕骑车载她一程。到了便利店,正好碰到上次那个客人,对冯茜茜寻衅。被顾昕阻止。顾清俞去北京出差。展翔也跟了过去。陪顾清俞爬长城,各种排解。展翔想向她求婚,却就是说不出口。顾清俞回沪,在机场巧遇见施源带团回来。被客人骂得狗血淋头。

  • 顾士宏帮冯晓琴垫付了小老虎的补习班费。冯晓琴知道后,把钱又退了回去。 史老板想把小区会所包下来,托冯晓琴想办法搞定顾士宏。 顾清俞与施源吃饭。两人感情更进。却被展翔看见。展翔失落无比。 冯晓琴试探顾士宏口风,发现会所的事很难办。 顾清俞约会回来,遇见展翔。顾清俞心存愧疚。展翔祝她幸福,还把好不容易买来的音乐会门票送给了顾清俞。 展翔上门讨房租。因为心情不好,一言不合与郭强打了起来。 顾清俞去展翔家安慰。展翔故意轻描淡写,表示自己并不介怀。顾清俞离开后,展翔回忆当初之所以买万紫园的房子,就是为了接近顾清俞。他深爱着她。 史老板发放免费做脚券,条件是让大家支持会所转包。 冯晓琴听老人们抱怨,这么大的小区,却没有老人活动室。 冯晓琴告诉史老板,顾士宏同意会所转包,会亲自前来与他商量,史老板大喜。 冯晓琴去跟顾士宏说,一张闲云阁的卡马上到期,不用就浪费了。

  • 施源回到家。遇到莉莉送来鱼虾。施母又提起旧时的娃娃亲。 组长打电话问施源,周末是否可以代班。施源先是拒绝,随即又主动表示可以。内心深处,他隐隐有点害怕与顾清俞相处。 史老板顺利包下了小区会所。史老板告诉顾士宏,这件事能做成,要感谢冯晓琴。 顾士宏猜测冯晓琴对史老板有意思。向顾清俞表达了自己的担心,怕以后看不到孙子。顾清俞去试探冯晓琴。冯晓琴看破她心思,故意把话说得模棱两可。 展翔帮冯茜茜找到了工作。是一家小银行。冯晓琴替妹妹高兴。 冯晓琴给一个姓孔的老头送餐。孔老头吃腻了儿子每天叫的外卖,坚决不收。冯晓琴便把自己带的饭给他吃。两人交换。 顾昕与葛玥婚后住在丈人家。他处处表现低调,但仍然得不到丈母娘的尊重。 顾老太老是明里暗里跟冯晓琴过不去。顾士宏劝母亲不要这样。 孙琦约顾昕见面。拜托顾昕去求顾清俞,跟爱蒙合作。顾昕拗不过,答应试试。 顾昕向顾清俞转达。顾清俞不置可否。

  • 孔老头觉得冯晓琴带的饭好吃,每次都和她对换。甚至还“点菜”。却被孔老头的儿子抓住,认定冯晓琴是骗子。孔老头护着冯晓琴。 施源带团回沪。顾清俞到机场接他。 车到弄堂门口。遇见施母。施源向母亲介绍这是“我朋友”而非“女朋友”,让顾清俞稍感不快。 回到家,施源向父母说明顾清俞身份,是老邻居。施母不屑。施父却觉得顾清俞条件优渥,很是动心。 顾清俞打电话给李安妮,为施源说话模棱两可而苦恼。交谈中,顾清俞误会李安妮是让自己“更主动些”。立即挂断电话,冲了出去。 顾清俞对施源提出结婚。施源为她着想,没有答应。顾清俞失望而去。 豆浆店老板劝施源,不要顾虑太多,如果喜欢,就大胆靠近。施源始终犹豫。 顾昕有望评副处。前途似锦。 施源主动约顾清俞吃饭。席间巧遇刘杰克。刘杰克故意在施源面前大谈顾清俞的初恋,殊不知歪打正着,却让施源知道了自己在顾清俞心里是多么重要。感动。 顾昕、葛玥参加大学同学聚会。孙琦刻意接近葛玥,顾昕十分不安。葛玥不知孙琦与顾昕的关系,与孙琦竟然很谈得来。

  • 顾士宏主动帮冯晓琴接送小老虎。两人关系终于回暖。 施源和顾清俞互相思念,但又因为各种顾虑,不敢靠近。 展翔得知后,替顾清俞出主意,由他假扮顾清俞的男友,激发施源的妒忌心。 展翔约施源吃饭,故意做出与顾清俞很亲密的样子。“试探”果然达到目的,施源终于勇敢地坦露心声,还弹唱了一首老歌,向顾清俞求婚。展翔落寞地“功成身退”。 两人赶在钻石店关门前去选了钻戒,顾清俞说要明天去领证,施源出于自尊,坚持在领结婚证前做财产公证。顾清俞只有答应。 领完证回到家,施源正要跟父母说这事,施母却兴奋地告诉他,娃娃亲一家马上要来上海。施源不忍泼母亲冷水,只告诉了父亲。施父很是高兴。 展翔得知顾清俞已领证,虽然伤感,但还是表示祝贺。 展翔来到小区广场,疯狂跳舞。冯晓琴察觉他的异常。随后,展翔邀请冯晓琴去他家喝酒。各种倾诉和发泄。冯晓琴怜惜地看着他。喝醉的展翔漏出施源就是假结婚对象。 周末聚餐时,顾清俞忽然带着施源出现,“这是我先生”。众座皆惊。

  • 顾士莲因为买房想问顾士海借30万调头寸。顾士海找借口不允。顾士莲失望。 顾士宏虽然对施源的条件不算满意,但为了女儿,他依然慈祥对待施源。施源感激,向顾士宏保证,一定会对顾清俞好。 顾士莲和苏望娣“八卦”地向顾士宏打听施源情况。得知施源只是个小导游,苏望娣心中鄙夷。更为自己儿子的优秀而得意。 冯晓琴安慰展翔,施源比你差远了。展翔表示只要顾清俞幸福就够了。 付款时限在即,顾士莲只好问顾清俞借钱。顾清俞一口答应。同时气恼顾士海夫妇做事不上道,故意在微信群里聊这事。苏望娣反击,也聊起施源,暗指他是个导游,条件差。 顾清俞给施源打电话试探。施源表示不介意。 孔老头对冯晓琴提出,小区里孤老很多,希望她能帮他们带饭。冯晓琴拒绝了。 顾清俞和施源购置家居用品。顾清俞抢着买单。 施源无意间看到顾清俞手机中一张照片,正是关于他的资料。 施源回到家,莉莉又送来鱼虾。施源送她出去,坦言已结婚,让她以后别再送了。莉莉问他是不是假结婚。这话被出来倒垃圾的施母听见。

  • 顾士莲问顾清俞公婆的情况。顾清俞不好意思说还没见过公婆,敷衍过去。冯晓琴猜到,出于好心,私下安慰了她几句。但顾清俞却觉得刺耳。 顾清俞对施源说,想要来看望公婆。施源再去问父母,总算敲定上门时间。 顾清俞终于见到了公婆。表现得谨慎,落落大方。尽管如此,顾母依然对她挑剔。 更意外的是,吃到一半,忽然有客人上门,正是当年的娃娃亲。 施母大谈娃娃亲。所有人都尴尬无比。 施母甚至让施源送娃娃亲母女回去。顾清俞抢在前头,送她们到弄堂口叫网约车。 顾清俞回去,在门口听到争吵声。施母对她诸多不满,但施源却竭力维护她。 路上,顾士宏打电话问女儿上门情况。顾清俞搪塞过去。 顾清俞在小区里碰到展翔。展翔一番说笑,让顾清俞心情有所好转。 一次送快递,刘杰克不小心把冯晓琴撞倒,两人加了微信。刘杰克随即发现,冯晓琴竟然与顾清俞是亲戚关系。孔老头在家做饭,不小心摔跤。他通知冯晓琴。冯晓琴赶去照料。孔老头感慨,独居老人吃饭成问题。施源为母亲的话向顾清俞道歉。并把施母的病情告诉她。顾清俞闻言表示理解,更对丈夫心生怜惜。

  • 一次偶然的机会,冯晓琴忽然想到,可以用郭强的小吃店给独居老人们送饭。并很快投入实施。果然两下里相宜。 冯晓琴故意当着施源的面,让顾清俞去找展翔,看有没有认识的神经内科医生。顾清俞和施源下楼时,又遇到展翔问郭强要房租,郭强求顾清俞替自己美言几句。顾清俞尴尬。 顾清俞对施源解释,与展翔只是普通朋友。 刘杰克故意让冯晓琴送快递到某酒店,那里顾清俞和客户正在谈事情。顾清俞看到冯晓琴,惊讶。 很快,“顾清俞与亲戚勾结、出卖公司利益”的传言便不胫而走。顾清俞面临窘境。 但就在刘杰克得意洋洋,以为抢到客户之际,才发现,顾清俞并没有上当。 原来,冯晓琴早就意识到刘杰克不对劲,送快递那天多了个心眼,提醒了顾清俞。由于她的谨慎,顾清俞得以全身而退。 至此,顾清俞和冯晓琴对彼此的感觉都很复杂。亦敌亦友,一言难尽。 顾清俞回忆当年调查冯晓琴的底细。查出冯大年其实是冯晓琴的儿子。但因为顾磊太喜欢冯晓琴,所以顾清俞瞒着没说。这也是她无法对冯晓琴释怀的原因之一。 冯晓琴接到父母的电话,说弟弟冯大年把同学打伤了

  • 史老板的会所开张。请来展翔观礼。但原先承诺的老人活动室,只是很小一间。老人们怪他言而无信,大闹会所。 史老板又对展翔提投资的事。展翔表示“只投稳赚不赔的生意”。 冯晓琴找到展翔,说自己有个包赚不赔的生意,就是托老所,希望他投资。展翔说要考虑考虑。 冯晓琴深入采访,与不同的老人们打交道。 冯茜茜发现自己谈成的项目竟然算在了师傅的名下。与师傅理论。师傅强词夺理。 冯晓琴劝妹妹跳开师傅,自己做。 冯茜茜单独跟客户联系。其中一个黄先生趁机要挟,提出暧昧要求。冯茜茜愤然离开。 冯茜茜在路上遇见同样情绪不高的顾昕。两人互相鼓励。 冯晓琴把关于周边老人情况的报告给展翔,劝他投资。展翔还是犹豫。 冯茜茜再次约黄先生。黄先生毛手毛脚。冯茜茜事先布置,拍下他的轻佻动作,以此威胁。黄先生只好签了存款合约。 冯晓琴为了打动展翔,天天给他送各种好吃的。极尽讨好卖乖之能事。 顾家聚餐,聊到葛父的事情,苏望娣唠叨个不停。葛玥难堪。

  • 孙琦送顾昕回去。路上,喝醉的顾昕不停地吐苦水。孙琦感慨。 次日顾昕酒醒,得知葛玥入院,匆匆赶去。幸亏葛玥没事。葛父与顾昕谈话,恳切劝他与葛玥好好过日子。 顾昕夫妇搬到顾士海家。 顾清俞沉浸在新婚生活的幸福中。但施源在外面不断打工,让她担心。 一次无意间,顾清俞知道施源要卖掉家里的古董钢琴来给母亲做手术。便表示自己可以帮着出手术费。施源很坚定地拒绝了。 某日,展翔和史老板吃饭,巧遇施源和顾清俞。两人恩爱的样子让展翔很是不爽。 史老板说会所缺个英语老师。展翔趁势便说施源缺钱,可以找他试试。 苏望娣说话老是不顾葛玥的感受。一次葛玥没有忍住,回了娘家。 施源上课深受好评。史老板邀请施源长期合作。施源说自己没有证书。史老板表示这不成问题。 葛母心疼女儿,但葛父却对女儿一番教导,让她必须成熟起来。 顾昕正要去接妻子。葛玥却自己回来了。仿佛没事人般。 睡觉时,葛玥偷偷流泪,隐忍地。顾昕察觉,心情复杂。 顾清俞匿名买下施源家的古董钢琴,寄放在展翔家。恰恰冯晓琴过来给展翔送吃的。

  • 次日,施源带团出国。顾清俞送他到机场,随后在商场买了一套衣服,送给施源母亲。然而经过弄堂口,却发现施源在与跟人打麻将。 顾清俞向李安妮诉苦。 施源不断地打工、赶场子。豆浆店老板想不通,劝他没必要这么拼。施源则表示,因为珍惜顾清俞,所以才这样。 顾清俞给施源发消息,没有说破。两人各怀心事。 葛玥从顾昕的一本旧书里翻出他与孙琦的合影,下面还写着情话。葛玥吃惊。 施源“带团”回来,向顾清俞坦承这几天其实没有出国。两人把话说开,恢复恩爱。 葛玥产检那天,顾昕单位临时有事。她只好独自去产检。 顾昕接到孙琦电话,约他见面。孙琦坦言还爱着她。顾昕则表明葛玥已经怀孕,他不想做对不起她的事。 葛玥因为心神不宁,手臂被烫伤。顾昕接她回去,车上,葛玥问他关于孙琦的事。顾昕表示都是过去式了。这时葛母打电话过来。葛玥敷衍几句,却忘了挂断电话,继续与顾昕理论。两人吵架的内容被葛父葛母听见。以为顾昕外面有女人。施源接了个团,是一群美籍华裔子弟。顾清俞特意去施源吃饭的餐厅,却撞见施源谦卑模样,仿佛佣人一般被人呼来喝去。

  • 施源思考再三,还是打算回绝爱蒙,但就在此时,施母突然来到,送儿子礼物,并表示为他骄傲。施源终是不忍让母亲失望。 冯晓琴在小区广场发名片,为冯茜茜招生意。但无人问津。 展翔邀冯晓琴到家里喝红酒。喝醉的展翔答应投资托老所。冯晓琴当场手写了一份合同,让他盖了手印。 次日早上醒来,展翔正在懊恼,却发现那份合同就在边上。并未被带走。 施源还是决定去爱蒙上班。报到那天,卢辛迪对他十分亲切,施源则暗示卢辛迪不要存有希望。 葛玥被父母接回了娘家。葛玥给顾昕打电话。单纯的她,告诉顾昕“我爸说要给你点颜色看看”。 顾昕给孙琦发消息,却发现孙琦已把他删了。 诧异的顾昕跑去找孙琦,看到孙琦头上包着纱布。顾昕认定是葛父行凶。 顾昕跑去与葛父理论。葛父否认。顾昕不信,一番发泄。不理葛玥,冲了出去。顾家聚餐。苏望娣不停数落亲家和儿媳,甚至把话带到施源头上。顾清俞差点与她吵起来,被施源拦住。下楼后,施源问顾清俞,是不是因为我去爱蒙,你不开心?顾清俞否认。两人绊嘴,被随后赶来送菜的冯晓琴看见。

  • 施源在爱蒙被孤立,无事可做。刘杰克请他吃饭,拉其入伙。施源拒绝。 顾昕得知孙琦即将出国。赶到机场。谁知孙琦却告诉他,她出国纯粹是为了自己发展,与他无关。并拿出证据。一切跟顾昕想象的完全不同。顾昕呆住。 因为卢辛迪的特别关照,还有与顾清俞的特殊关系,大家都觉得施源是靠裙带关系进的公司。施源上班时百无聊赖,被人轻视。 展翔和冯晓琴开始着手敬老院的事宜。找楼盘,发广告,找装修,辛苦又有趣。两人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 施源代上的英语课大受欢迎,史老板提出要加开几个班。医院突然通知施源,有肾源了,施母可以接受手术了。而且有慈善机构介入,费用全包。施源大喜。却不知这其实是顾清俞偷偷托人搞定的。 顾昕参加小陆的庆功宴。喝得大醉,被人送回家。他对自己失望,对父母失望,对前途失望,和母亲大吵一架。次日早上,苏望娣去儿子房间看时,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施母手术顺利。全家人都很开心。施源提议,两家父母见个面。

  • 双方刚见面时气氛还算融洽。但尽管小心翼翼,但还是出了状况。施母不忿顾士宏父女眼下的“风光”,与自家的窘境形成鲜明对比。席间,她感慨现在什么都不如过去,甚至提到顾清俞的爷爷早年是苏北跑船的,言语间充满着“门第不如我们”的暗示。回去的路上,话题又聊到买房,施母直指顾家是草根阶层,靠着畸高的房价,才有了今天。气氛僵到极点。顾士宏父女强忍情绪。施源父子则尴尬无比。回到家,施源父子责怪施母不该口无遮拦。 车上,顾清俞安抚父亲。顾士宏表示自己并没有关系,只是担心女儿。施源向顾清俞郑重道歉。但一言不合,两人又吵起来。不欢而散。顾昕独自在外发呆。收到葛玥的短信,让他去接她。顾昕见到葛玥,其实是想提出离婚。但葛玥一阵猛烈的孕吐,他又把话缩了回去。 顾昕与葛玥回到家。葛玥对顾昕表示,只要有他和宝宝在身边,她就满足了。顾昕感受着她的拥抱,迷茫。顾清俞得知冯晓琴要做托老所,提醒她考虑清楚。冯晓琴表示心里有数。托老所开始装修。冯晓琴做监工。认真学习相关知识。朵朵出国。顾士莲搬家。顾士海和顾士宏帮忙。

  • 展翔与她共进早餐。顾清俞率性表示不想上班了。两人便去爬山。顾清俞和展翔爬佘山。随后又吃了重辣火锅。胃病发作,去了医院。 施源在顾清俞公司附近办事。想约她一起吃午饭。却得知顾清俞请了假,不禁纳闷。 展翔要联系施源,顾清俞不肯。展翔只好托冯晓琴通知施源。 施源赶到医院。护士不知施源身份,还问“她老公呢,走啦”。两人尴尬。 回到家,施源烧粥,喂顾清俞。但顾清俞反应冷淡。 另一头,展翔问冯晓琴,顾清俞情况怎样。并表示只要顾清俞幸福,他做什么都可以。冯晓琴为这个痴情男人唏嘘。 顾清俞睡着后,施源看到展翔给她发的消息。知道展翔对顾清俞并未忘情。 小陆冒认顾昕的功劳。连处长也不帮顾昕。顾昕心情糟糕到极点。 施源上完英语课,巧遇展翔。史老板邀两人一起去吃火锅。席间,展、施两人言语交锋。越吵越刹不了车。展翔无意说出史老板为施源造假文凭的事。被人听见。 施源陪母亲去医院复检。得知肾源和手术的事竟然都是顾清俞出钱出力。与此同时,他接到工商局的电话。假文凭的事曝光。

  • 顾士宏和顾士莲觉得纳闷。不知顾清俞到底近况如何。冯晓琴给他们出了个主意。 第二天趁顾清俞上班,顾士宏兄妹偷偷溜进她家,发现家中男人用品一切无异。 原来顾清俞早已察觉了父亲的用意,临时叫展翔拿来他的衣物装门面。 展翔被锁在贮藏室。顾清俞又赶来解救,并告诉他,她与施源分居了。让他保密。 展翔被这消息弄得思绪无法集中,走路时跌进小区观景湖。感冒了。 月底排名,冯茜茜业绩又是靠后。黄先生让她请吃饭。出于业绩考虑,冯茜茜答应了。 黄先生故意敲冯茜茜竹杠。然而吃饭时遇到顾昕。得知冯茜茜与顾昕是亲戚,不敢得罪,抢着买单。 顾昕想换工作,但很困难。 冯晓琴看望展翔。三句两句便套出了顾清俞的情况。展翔让她不许说出去。 施源为了早日还清财务公司的债,辛苦打工。甚至当婚礼司仪。施父让施源不要这么拼命,可以问顾清俞借。施源坚决反对。 冯晓琴姐妹去看宝宝。冯茜茜帮顾昕热奶、洗衣服。并拜托他,有合适的项目可以找她贷款。顾昕答应试试。顾昕向领导提出,想换个岗位。冯晓琴与老乡去超市,撞见展翔和顾清俞有说有笑。不爽。

  • 葛父将女婿一顿数落。葛玥安慰丈夫,说不管怎样,我都支持你。 顾昕心烦意乱,到外面散步,遇见同样失意的冯茜茜。两人去了顾昕刚装修完的新房。喝醉了。 冯大年突然来到上海。冯晓琴大惊。第二天早上,还把顾老太吓了一跳,以为家里来了小偷。 早上,顾昕和冯茜茜清醒后,都是十分的懊恼。冯茜茜回到家见到大年也是十分意外。冯晓琴偷偷问一夜未归的冯茜茜是不是交男朋友了,冯茜茜矢口否认。 冯晓琴带冯大年在上海玩了两天,随后送他上火车。然而让冯晓琴大跌眼镜的是,她前脚刚从火车站回来,后脚就看到冯大年站在面前。他根本没打算回去。 冯晓琴各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冯大年就是铁了心不肯走。甚至还以“跳楼”威胁冯晓琴。顾士宏怕出事,留下冯大年。 冯大年的到来,给这个家带来许多不方便。 顾清俞怪父亲不该心软,表示冯大年是个大麻烦。 顾昕把同事小丁的项目介绍给冯茜茜。小丁对冯茜茜有兴趣,向顾昕打听她有没有男朋友。 冯晓琴参加朋友婚礼,发现施源竟然是司仪,还拍下了视频。施源请她千万对顾清俞保密,冯晓琴答应了。

  • 顾昕到街道办事处报到。王副处长是他师兄,两人在学校时还颇为熟稔。王处让他踏踏实实工作,以前的事就当是翻篇了。 冯晓琴因为敬老院的运营计划书不合格被退回,与工作人员理论。恰好遇见顾昕。顾昕建议冯晓琴,找个专业人士润色一下。 展翔找来顾清俞帮忙。三人讨论。展翔只是个打酱油的,全靠两位女士。顾清俞有感于冯晓琴的能干和努力。 顾清俞把润色后的计划书交给展翔。展翔打通宵麻将,把计划书落在麻将室,丢了。冯晓琴得知后,将展翔一通训斥。被顾清俞听见,劝她不要像当年训顾磊一样训自己的老板。 “不晚”通过审批。展翔请顾昕吃饭。 回去时,恰遇小丁送冯茜茜回来。顾昕见状,感觉异样。 冯茜茜受小丁的提醒,想从顾昕的街道办事处入手。她故意给顾昕发消息,提起小丁,试探他对自己的感觉。 郭强因为小吃店被停业,打算回老家。展翔邀请郭强夫妇去“不晚”打工。冯晓琴虽然不赞成,但却感觉到展翔的善良。 冯大年与小老虎吃饭时起争执。冯晓琴两头安抚,焦虑无比。 顾清俞给冯晓琴出主意,让冯大年住到“不晚”。

  • 顾昕下班回来,遇见冯茜茜。得知她没有与小丁交往,问她为什么。冯茜茜直言不喜欢小丁。 老乡管不住冯大年。冯晓琴只好把他安置在“不晚”。 “不晚”开张。展翔为了招揽生意,买了京剧戏票,请老人们看。 顾清俞收到一张音乐会门票,以为是展翔给的。展翔以为她说的是京剧戏票。两人一番鸡同鸭讲。 顾清俞看音乐会,施源突然出现。这才知道票子是施源寄来的。 两人看完音乐会,又去吃夜宵。施源送顾清俞回家。 展翔看到两人在楼下拥抱,心里不是滋味。 第一批老人入驻“不晚”。展翔精神萎靡,被冯晓琴一眼看穿又是跟顾清俞有关。 街道办事处的王副处长一心想做些业绩出来。顾昕做中间人,介绍葛玥舅舅认识副处长,商议某块郊区旧地皮的改造事宜。双方一拍即合。 冯晓琴促狭顾清俞,故意说顾老太过生日,让她和施源一起来。谁知生日那天,施源竟然真的来了,与顾清俞恩爱如常。冯晓琴傻眼。 施源和顾清俞重归于好。施源说打算从爱蒙辞职,顾清俞劝他不要放弃这么好的工作机会,施源说工作没有老婆开心重要。

  • 冯茜茜凭借葛玥舅舅这一单的业绩跃居银行榜首。转为正式员工。 冯晓琴被朋友拉去某个相亲会。来的都是丧偶或离异的。竟巧遇小丁。才得知他和“前女友”已经领了证,没办婚礼就又分开了,谁都不知道他已经结过婚了。冯晓琴一番豁达又温暖的话,让小丁对她陡生好感。 施源业务上突飞猛进。凭真材实料,“抢”走了某同事的项目。这同事向卢辛迪告状,卢辛迪反而向着施源,说谁有能力就帮谁。 卢辛迪让施源帮忙拿下氢锋药业的项目。施源拒绝,说不会让妻子为难。 “不晚”在冯晓琴的努力下,小心翼翼地经营着。相比之下,展翔反而不太上心。 郭强妻子钻空子,说服丈夫在进货时揩油。 施源家被财务公司的人泼了红漆,催促还钱。施父施母对着施源又是一通牢骚。 顾清俞与客户吃饭,席间夸耀老公是多么好。结束后,客户送她回家,谁知竟看到家门口被泼了红漆。 施源回到家。顾清俞提出帮他还钱。施源没有拒绝。 财务公司的人把“欠债还钱”的字样送到爱蒙。施源欠钱的事,连顾清俞公司的人也都知道了。顾清俞被人指指点点。

  • 展翔带顾清俞参观“不晚”,各种炫耀,显出自己管理有方。冯晓琴竟又收到小丁送来的花。 顾士宏父女猜测,冯晓琴大概是有男朋友了。冯茜茜则鼓励姐姐接受小丁的追求。 因为郭强的事,财务女孩离开。冯晓琴只好捧起顾磊以前的财务书看。体会到顾磊的不易。 葛玥怀疑丈夫外面有女人。她告诉冯晓琴。冯晓琴教她怎么判断。 葛玥让顾昕早点回家。顾昕却与冯茜茜去吃饭了。 回到家,葛玥留心观察顾昕,发现与冯晓琴教她的判断标准一一吻合。更是着急。 小丁一直缠着冯晓琴。冯晓琴不胜其扰。她买菜的时候遇到施源。施源劝她给自己一个机会,说起两人都应该有“顾家”之外的身份。 顾清俞陪赵总打高尔夫,偶遇冯茜茜和顾昕也在一起。 冯晓琴发现冯大年买了新鞋,而且多出许多现金。存疑。与此同时,“不晚”的一个贵重陈列物不见了。众人都怀疑是冯大年偷的。 冯茜茜说出冯大年做手办卖钱的事。大家才知道冤枉了他。但冯晓琴不希望冯大年做手办,认为不会有前途。 吃饭时,顾清俞故意拿话试探冯茜茜,冯茜茜恼怒。

  • 冯晓琴试着与小丁开始交往。但却找不到感觉。 顾士宏家隔壁的房主要卖房子,一室一厅,顾士宏说以前还想买下来等小老虎结婚了还住在一起。 一家人跟出国留学的朵朵视频聊天。聚餐时,顾老太说冯晓琴想男人想疯了。冯晓琴压住火气。冯茜茜看到施源做婚礼司仪的视频,偷偷发给了自己。又看到顾清俞在劝顾昕不要与自己来往。顾昕开始与冯茜茜保持距离。氢锋项目定了与爱蒙合作。顾清俞虽然诧异,但还是恭喜卢辛迪。顾清俞与施源去看新房。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黄先生要挟冯茜茜,想多敲一笔钱。反被冯茜茜抓住把柄,顶了回去。顾昕觉得,冯茜茜好像变了。两人交谈中,正撞上与客户吃饭的顾清俞。顾清俞直截了当地劝冯茜茜,不要接近有妇之夫。忿忿不平的冯茜茜,故意把施源做司仪的视频发给顾清俞,还讽刺她。锋银的人举报顾清俞,把商业机密透露给爱蒙,造成不公平竞争。并拿出录音和转账凭据,直指施源就是中间人。顾清俞震惊。联想起施源突然还清的那笔债务,不由得不信。因为这件事,顾清俞的公司丢了大项目。赵总婉转建议顾清俞辞职。。

  • 自暴自弃的他,索性说出司仪视频的事,坦言自己并没有顾清俞想象的那么优秀,表示“我就是这么龌龊的人”,从高考失利那天起,他和她就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一番近乎歇斯底理的发泄。说完,夺门而出。 在楼下遇到不放心前来打探的展翔。两个男人大打出手。受刺激的施源对顾清俞说,别分居了,直接离婚吧。 雷声中,施源漫无目的地走着。脑子里回响着“一切都回不去了!”凄厉地笑起来。 顾清俞则在家里呆坐。回忆当年那个白月光少年念诗的场景。 两人离婚。顾清俞辞职。 小丁带冯晓琴去看他的新房。竟然是奢华的别墅。冯晓琴十分意外。 郭妻把张老太得癌的事告诉展翔。展翔质问冯晓琴,并让她把张老太请走。冯晓琴不肯。张老头闻讯来找展翔通融,一番动情的话。展翔心软答应。 顾清俞搬到新家。并告诉父亲,自己离婚了。顾士宏大惊。这时展翔突然来到。顾士宏以为女儿跟展翔好上了。顾清俞否认。 展翔送顾士宏回去。劝顾士宏不要追问,给顾清俞一点空间。 小丁邀请冯晓琴去见自己爸妈。冯晓琴犹豫。

  • 顾士宏见冯晓琴恋爱顺利,而顾清俞却孤家寡人。不觉伤感。 顾士宏为女儿安排了一次相亲。结束后,男人让顾清俞带自己逛一圈。在小区里碰到展翔。顾清俞假称展翔是自己男友,成功摆脱那个男人。 展翔精心布置,又是气球又是玫瑰,向顾清俞求交往。然而弄巧成拙,反而出了洋相。 冯晓琴从展翔嘴里得知,顾清俞和施源是因为一个婚宴司仪的视频而离婚。不禁吃惊。 顾清俞独自在新家,回忆与施源的种种。唏嘘。 与此同时,施源也在不远处,望着曾与顾清俞一起憧憬的新居。无比感慨。 冯晓琴质问冯茜茜。冯茜茜承认视频是自己发给顾清俞的。冯晓琴将妹妹一番斥责。会所生意惨淡。史老板向展翔诉苦。展翔却惦着顾清俞。史老板发牢骚,说他只知道追女人,是个对社会没有贡献没有价值的人。展翔被骂得愕然。 展翔请闲云阁的技师来帮老人按摩。目的是想要做点贡献。他问冯晓琴,怎样活着才算有价值。冯晓琴让他试着去感受那些老人的喜怒哀乐。会有启发的。顾昕搬家,全家出动帮忙。苏望娣说要替顾清俞介绍朋友,故意提了一个年纪很大的人,并表示女人离过婚就不一样了。

  • 冯晓琴与小丁分手。展翔得知诧异,问冯晓琴为什么。冯晓琴其实已经喜欢上了他。但言辞间两人还是玩笑。 顾清俞辞职后,经猎头介绍,进入锋银。令她意外的是,赵总居然也来了锋银,依然是她的上司。赵总笑称她永远是他最赏识的手下。 展翔与顾清俞去野餐。顾清俞拿不定主意是否接受他的追求。甚至还想过扔硬币决定。回去的路上,眼看着顾清俞就要被车撞到,危急中展翔挡在她前面,受了轻伤。展翔表示,无论如何都会对她好。顾清俞感动。 冯晓琴得知后,失落。 “不晚”突发火灾。冯晓琴不顾个人安危去救人。幸亏大家都没事。 火灾原因是郭妻收了史老板的好处,放客人来做艾灸,触动烟雾警报器。 展翔要辞退郭妻。郭妻央求冯晓琴向展翔求情。冯拒绝。郭妻撒泼,用很难听的话骂冯晓琴,说她勾引展翔。冯晓琴打了她一记耳光。 展翔安慰冯晓琴。两人谈及为什么要开养老院,各自抒怀。 冯茜茜去看葛玥舅舅承诺的新房。满怀期待。 吃饭时,顾老太质问冯晓琴到底与展翔是什么关系。顾清俞抢在前头告诉大家,她已经跟展翔在交往了。大家都很意外。

  • 冯晓琴下定决心走到展翔面前,不料顾清俞也在。冯晓琴几番欲言又止,展翔还以为她想要涨工资。不欢而散。回到家,冯晓琴打算写情书给展翔,却作罢。 顾士宏无意间发现了冯晓琴之前写给展翔的情书(草稿)。吃惊。 展翔毛脚上门,全家聚餐。场面很隆重。 冯茜茜看到葛玥手上一模一样的戒指。忙把自己手上的这只摘下,但又没地方放,悄悄放进了冯大年的口袋。 葛玥上厕所时摘下戒指,不小心掉进垃圾桶。 葛玥发现戒指不见了。苏望娣执意要搜冯大年的身。谁知真的把戒指搜了出来。冯大年喊冤。情绪复杂的冯晓琴打自己耳光。后来戒指找到,冯茜茜说明真相,顾昕心惊肉跳。好好的聚餐弄得一团乱。 展翔离开后,顾士宏指责苏望娣不该挑事。几人吵起来。 冯大年也因为委屈,大发牢骚。 心情糟糕的冯晓琴与展翔喝酒。冯晓琴问他,什么时候跟顾清俞正式求婚。展翔说还没有。冯晓琴便教他。其实是把原先准备好向他表白的话,当作教材说了出来。感人又突兀。展翔若有所悟。 冯晓琴带着妹妹弟弟和小老虎,搬到附近的小房子。条件艰苦。

  • 冯茜茜与顾昕去了郊外。愧疚、无奈,以及对未来的迷茫。两人此刻竟有了“抱团取暖”的感觉。葛玥与冯晓琴闲聊时,接到顾昕的电话,说晚上有事不回来。与此同时,冯茜茜也打电话给姐姐,说加班不回来了。次日,冯晓琴目睹冯茜茜与顾昕一起回来。冯晓琴姐妹俩爆发争执。冯晓琴托葛玥给冯茜茜介绍对象。相亲时,顾昕也来了。两人尴尬。回去的路上,已有察觉的葛玥故意提早下车,落下手机,录下两人的说话。葛玥听着冯茜茜与顾昕的讲话录音,伤心落泪。冯晓琴再次劝冯茜茜,做人不能没有底线。冯茜茜一番自以为是的偏激言论,把冯晓琴听得又是惊讶又是痛心。展翔和顾清俞的交往,看似相敬如宾,有着彼此心知的隔阂。葛玥发现自己怀孕。冯晓琴向展翔求情,把郭强夫妇留了下来。郭妻问她为什么。冯晓琴感慨,谁都想留在上海,但要凭真本事,而不能不择手段。顾士宏出去旅游,顾老太独自在家摔倒。幸亏被冯晓琴发现,送到医院。冯晓琴不计前嫌,无微不至地照料顾老太。顾清俞从氢锋药业的老总那里得知,原来当时施源并没有偷她电脑里的文件。是她误会他了。顾清俞后悔不已。

  • 葛玥刻意地亲近顾昕。过程别扭而伤感。这时冯茜茜给顾昕发消息,说葛玥什么都知道了。顾昕看着葛玥,情绪复杂。葛玥把怀孕的事告诉他,问他要不要这个孩子。顾昕说,要。 顾昕打算跟冯茜茜做个了断。但葛玥发现了他们,以为他们还藕断丝连。 冯茜茜黯然离开上海。 顾清俞告诉父亲,她将去新加坡上班。 顾清俞生日。展翔替她庆祝,并打算向她求婚。但跟过去一样,一直说笑,讲不到正题。戒指始终没有拿出来。两人终于把话说开。决定做一辈子的朋友。各种感慨。 顾清俞和顾士宏商量,她打算借钱给冯晓琴买下隔壁的房子。这样两边都能照应。谁知,冯晓琴却拒绝了。她感谢顾清俞的好意,表示要像顾清俞一样做个独立女性,不管多么艰难,也要靠自己的实力达成人生目的。姑嫂俩一番深入谈心,彼此理解,芥蒂全消。 顾清俞去了新加坡。施源也搬入新家。 冯晓琴和展翔努力经营“不晚”。“不晚”越来越红火。一派繁荣景象。 张老太离开“不晚”,住院治疗。冯晓琴与她约好,病好了再回来。顾昕被判刑。大着肚子的葛玥去监狱看丈夫。她一改以前的柔弱,变得坚毅。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