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昭令 第一季

8.7
年份: 2021
地区: 内地
简介:讲述蓬莱上仙端木翠主动请缨管理人间异端势力,杀伐决断、霸气冲天,却在结识了启封府暖心捕快展颜后被乱了心智,有了忧愁。从强撩硬上到手足无措,从欢喜冤家到合作断案,从意见分歧到暗中保护,这一人一仙,越界暗生情愫。此时,端木翠忆起与毂阊千年前的爱恨纠葛,意外坠入沉渊之地,与展颜共同卷入一场阴谋中。端木翠坠入沉渊之后记忆全无,身份变换,身入沉渊异地的展颜义无反顾,逆天而为,誓要唤回真爱。不管是蓬莱仙界,还是沉渊九狱,天上地下,此情永不变,为爱永相随。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2 / 共32集) 3月30日起,每周一至周三20点更新2集,VIP会员抢先看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启封府接到报案,百文书斋的书被无故撕毁。总捕头展颜带着下属张珑赵武前去查案,经过勘察得出结论是只猫所为。展颜根据猫爪印记一路追踪到一处名为“细花流”的地方。张珑赵武汇报,刘家村出了新的凶杀案。展颜等人赶到刘家村,发现一切都指向百花楼花魁翠玉。另一边端木翠已先一步来到百花楼和翠玉对上。展颜误会端木翠遭遇危险伸手去抓,却不小心扯掉了她的腰带,二人来了个坠楼抱。端木翠根据桃花瓣指引找到翠玉,发现翠玉正欲杀丫鬟红鸾,端木翠出手阻拦,知晓红鸾乃是桃花魅,和翠玉同是幽族,红鸾不赞同翠玉杀人一事但法力低微无法阻拦,只好求助细花流。

  • 启封府公堂上,展颜自怀中掏出了端木翠的一只耳坠证明她确实去过刘家村,端木翠说自己是去捉拿幽族。展颜请端木翠在府中暂留三日,查清刘家村走失案后方可离开。九狱之中,幽族长老越龙门施法联系到红鸾,命她接任魑女的幽族使者一职,继续寻找蓬莱图碎片解开九狱封印,红鸾无奈同意。张珑赵武找到了刘婆婆家走失的大女儿刘大妹,但奇怪的是她无故陷入昏迷,嘴角却带着笑意。来看热闹的端木翠在刘大妹身上闻到了幽族气息,温孤诊断发现刘大妹是丢了元神。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启封府接到报案,百文书斋的书被无故撕毁。总捕头展颜带着下属张珑赵武前去查案,经过勘察得出结论是只猫所为。展颜根据猫爪印记一路追踪到一处名为“细花流”的地方。张珑赵武汇报,刘家村出了新的凶杀案。展颜等人赶到刘家村,发现一切都指向百花楼花魁翠玉。另一边端木翠已先一步来到百花楼和翠玉对上。展颜误会端木翠遭遇危险伸手去抓,却不小心扯掉了她的腰带,二人来了个坠楼抱。端木翠根据桃花瓣指引找到翠玉,发现翠玉正欲杀丫鬟红鸾,端木翠出手阻拦,知晓红鸾乃是桃花魅,和翠玉同是幽族,红鸾不赞同翠玉杀人一事但法力低微无法阻拦,只好求助细花流。

  • 启封府公堂上,展颜自怀中掏出了端木翠的一只耳坠证明她确实去过刘家村,端木翠说自己是去捉拿幽族。展颜请端木翠在府中暂留三日,查清刘家村走失案后方可离开。九狱之中,幽族长老越龙门施法联系到红鸾,命她接任魑女的幽族使者一职,继续寻找蓬莱图碎片解开九狱封印,红鸾无奈同意。张珑赵武找到了刘婆婆家走失的大女儿刘大妹,但奇怪的是她无故陷入昏迷,嘴角却带着笑意。来看热闹的端木翠在刘大妹身上闻到了幽族气息,温孤诊断发现刘大妹是丢了元神。

  • 展颜与上官策等人商议后决定去细花流请端木翠出手。展颜与上官策来到端木桥外,端木翠扬言要他进草庐一叙,展颜踏上端木桥发现这桥似活了一般伸出触手阻拦自己,他凭借一身好功夫成功踏过端木桥进入草庐内。端木翠与展颜谈好三个条件后答应日后细花流会与启封府合作办案。端木翠土遁来到了启封府江夫人房间,用三昧真火逼出江夫人身上的幽族,展颜从端木翠口中得知此幽族是镜精,最擅利用人心执念,夺人元神占用人身。展颜与端木翠去天香楼捉拿镜精,天香楼中,展颜被端木翠拉进了柜子内躲避,二人靠得极近,但展颜发现此端木身上的所有东西都相反,意识到她并非真正的端木而是镜精。

  • 展颜元神受伤,现实中的身体也出现了血迹,一旁的上官策担心不已,温孤连忙施法救治。迷梦中,端木翠带展颜来到启封府房间为他施法疗伤。端木抬头发现展颜的脸近在咫尺,脱口而出他长得好看,展颜羞赧眼神闪躲。二人继续追寻镜精踪迹,突然天降大雨,端木翠正欲施法变伞遮雨,展颜已抢先一步用自己的披风为她挡雨,端木翠有些感动。二人来到屋檐下躲雨,转身看见梦蝶和被镜精附身的男子相携走过,梦蝶的眼睛竟恢复了正常,此梦蝶是镜精所幻化的假象。端木翠与展颜制住梦蝶幻象,镜精交代自己和幽使的交易是自己拿到蓬莱图碎片,幽使帮他修成人形与梦蝶厮守,端木这才知晓原来那发簪便是蓬莱图碎片所化。

  • 端木翠率先回到草庐,手中的发簪变回蓬莱图碎片模样,将它收入神器乾坤袋中。梦蝶醒来,发现自己的眼睛恢复正常,知晓是镜精牺牲所换,心痛地留下了眼泪。梦蝶携镜精的本体镜子离去,誓会一生守他等他。温孤医馆中,刘大妹姐妹,江夫人等相继醒来,百文书斋老板的幼子却没有苏醒,永远地困在了心结中。此时有人来报说展大人出现了尸腐,端木翠和上官策赶忙回到草庐。迷梦,展颜回到家中,在母亲慈爱的目光中吃到了那顿饭,他对着母亲的幻象温柔诉说自己如今已经长大,让母亲安心。端木在展颜耳边威胁,自己的第三个条件是要他醒过来,否则以后启封府由她说了算。展颜手指动了一下后苏醒。

  • 端木翠展颜来到城郊河边,端木将一只信蝶拍入展颜肩膀方便联系。展颜注意到端木翠似乎对蚊虫有些惧怕。公蚊突然现身攻击端木,端木脑海中闪现童年时自己被关在棺材里蚊虫乱飞的场面一时失神,红鸾出现帮端木抵挡攻击,自己中了蚊毒。端木展颜在温孤医馆看见床榻边的芦苇草叶判断王夫人应被掳至城东芦苇荡,二人赶忙前往。城东芦苇荡,端木被陷隔仙阵,看到了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将军在战场厮杀的幻象,一时愣住。公蚊出现攻击端木翠,端木发现自己竟然法力失灵,危急时刻展颜出现抵挡一击,二人跳上小船离开,却发现整个水域都被布阵设成了水道迷宫。

  • 端木展颜发现被藏在隐秘角落的王夫人,王夫人竟安然无恙没被吸血,此时公蚊声音响起,他布阵设局为的便是端木翠的血,端木法力未完全恢复,一时不察被公蚊的幻刺刺中失了血,此时本应送王夫人离开的展颜突然折回用巨阙剑击中公蚊,保护了端木翠。失了血的端木虚弱无比,展颜俯身将她肩头的残余蚊毒吸出,端木转头,一不小心亲上了展颜。归墟中的债箱再次晃动。端木告诉展颜自己失了血凡体无法再停留人世间,展颜毫不犹豫用巨阙划破手腕,将自己的血渡入端木口中帮她重塑凡体。重伤逃走的公蚊强撑着将血拿给母蚋让其喝下,奋力破阵终于进入阵中的温孤看到此景,知晓端木出了事,一气之下杀了公蚊。

  • 母蚋醒悟是他们夫妻二人用活人血养胎造下杀孽害了孩子,她奋身越入火海中护住孩子,母爱净化了蚊蚋兄妹身上的戾气,二人神智逐渐恢复清明。端木被母蚋的行为震撼到不禁流下了眼泪,展颜体贴递上手绢,借她后背哭个痛快。端木带展颜来到王夫人府门口,将母蚋元神所化的灯火挂在府门口,府中传来婴儿啼哭声,王夫人诞下一对龙凤胎。原来当初母蚋一念之善放走王夫人,如今蚊蚋兄妹便因这善念重新投胎。端木与展颜走在启封朱雀大街,望着万家灯火的热闹景象,端木感慨自己成仙千年已经忘却了家的滋味。展颜闻言送她一盏专属的人间灯火,端木不禁有些感动。展颜送端木回草庐,端木送他一只漆园蝶助他安睡,原来端木早就注意到他难以入眠。晚上端木翠熟睡,红鸾趁端木法力未完全恢复将乾坤袋中的蓬莱图碎片偷走。翌日清晨,端木翠一反常态擦脂抹粉,还询问红鸾自己穿哪件衣服合适,小青花看到主人的反常吓得不行。

  • 小天恶作剧用月老的红线恶作剧展颜和张珑赵武。端木发现了小天的恶作剧,没收了红线,将它赶回蓬莱。又出手解掉了展颜腰间的红线,端木问展颜心仪的女子有何特点,展颜缓缓说出却惊觉自己所说的这些特点都是端木翠所有。杨鉴威胁月老为展颜牵一门姻缘,别让他再招惹自己妹子。月老无奈在姻缘簿上写下了展颜和李琼香的名字。有“启封第一美人之称”的锦绣布庄小姐李琼香被展颜所救,对他心生好感。他的巨阙剑穗不慎遗失被李琼香捡到。端木翠和展颜来到启封府,发现江夫人正想为展颜择亲。

  • 红鸾禀报长老自己已经拿到端木翠的蓬莱图碎片,长老告知碎片之间互有感应,根据感应下一枚蓬莱图碎片的位置就在锦绣布庄。端木翠想学李琼香做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却把小青花和张珑赵武吓得不轻。端木在李琼香的绣帕上闻到了幽族气息,跟展颜赶往锦绣布庄,却又发现那幽族气息消失不见。端木想探查李琼香,展颜劝端木没有证据不要乱怀疑人,端木误会展颜向着自己的未来娘子,二人不欢而散。端木赌气自己也能学会织布,却不小心划伤了手,温孤心疼地为她上药,叹息她何必这样委屈自己。夜晚布庄中,李琼香正在织就凌霄红,一缕粉色雾气袭来,李琼香昏迷。布庄突然失火,正在巡街的展颜救出李琼香,但其丫鬟蕊儿却丧身火海。端木听闻布庄离奇失火一事,以害怕是幽族作祟为由去启封府了解情况。

  • 温孤发现李松柏是被六指之人所杀,展颜回想起早餐摊主郑巧儿是六指。温孤察觉幽族气息赶忙去追,见到了身披宽大斗篷的幽使。幽使提醒温孤身为先王血脉,应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拯救九狱幽族于水火。端木展颜抓到郑巧儿,发现她只是一个幽族与凡人所生的半幽族。郑巧儿奶娘赶来作证巧儿并非凶手。展颜来到锦绣布庄探查,发现织布机竟自己在动。突然,凌霄红喜服张开双臂死死裹住展颜。红鸾向长老汇报蓬莱图碎片进展,此枚碎片乃是蚕魅的蚕茧,红鸾与蚕魅达成交易,红鸾助她织成整匹凌霄红了结心愿,蚕魅将自己的蚕茧交予她。

  • 端木翠去找土地借道,但土地婆婆出现让她注意男女有别,端木不明所以。经红鸾提醒端木土地婆婆在吃醋,她想起自己这些天看到李琼香和展颜在一起的态度,发现自己好像也在吃醋,难道自己喜欢上了展颜?红鸾告诉她想要测试是否喜欢上了一个人,可以先暂时不和对方联络见面,看能否忍住,端木决定试一试。晚上展颜发现自己房间无故出现了蚕丝,本想用信蝶联络端木询问,却被她切断。翌日,端木翠在启封府外打转,纠结要不要去见展颜,看到端木如此行为的温孤心下黯然。端木翠看到李琼香走进启封府,连忙跟了过去。因为展颜身怀上古神剑巨阙,红鸾奉长老之命操纵蚕茧用抽丝剥茧之术探寻他的记忆看他是否是神仙转世,却发现巨阙乃是江文卿所赠,并无异常。此时李琼香进来,桃花瓣赶忙消失。

  • 端木又找来前朝玉玺等贵重古董礼物想送给展颜,展颜却一转手交还给了朝廷。追爱计划全面失败。红鸾向长老汇报蓬莱图碎片(蚕茧)被端木翠所得,长老发怒。红鸾离开后,细花流的黑猫小黑来到联络处见到长老。杨鉴从温孤口中得知端木在倒追展颜,气愤无比,决定去找月老让展颜和李琼香尽快完婚。红鸾陪端木来到首饰店挑首饰,却看见展颜在陪李琼香挑首饰,老板娘说他们买的是成亲要用之物,端木生气离开。展颜不明端木为何如此,幸得李琼香点透端木是在吃醋,她劝展颜珍惜眼前人。端木气冲冲回到端木草庐弹琴泄愤,难听至极。展颜过来想解释却被小青花拦在门外,此时张珑赵武来报城中又出了案子,展颜只好先行离开。城中不少百姓被突然窜出的黑猫抓伤,江文卿在街角角落发现了一只流浪黑猫,怜爱地将它带回启封府。展颜认出这是细花流的黑猫本想将它送回,但黑猫腻在江文卿怀里不愿离开,展颜只好暂时作罢。端木听闻启封府办喜事,带着一众精怪气势汹汹地前去抢亲。

  • 谈恋爱后的展颜似换了一个人,准点放班陪端木去逛街,对她极尽宠溺,满足她想要的一切...温孤失落不已在河边借酒消愁,醉酒的温孤因愤怒做法引来暴雨水漫启封,温孤告诉展颜启封暴雨便是天谴之兆,他和端木不应该在一起。醒来的温孤意识到自己醉酒后的所为后悔不已,但仍选择向端木隐瞒实情。启封暴雨不断,江文卿亲自上阵带着上官策等人在城中赈灾救人,展颜在城中奔波救人,端木翠施法稳固屋顶,大家齐心协力共克灾难。端木翠以一己之力对抗狂风,展颜在旁边相陪,以身帮她抵挡了飞来的石柱。终于狂风散去,心力耗尽的端木昏厥。草庐中展颜焦急询问温孤关于端木的情况,温孤告诉展颜若展颜执迷不悟和端木继续在一起,不仅会引来天罚,端木也会诛神灭形,展颜震惊!温孤告诉展颜端木的过去:端木封神前曾是人族女将,其未婚夫名毂阊。毂阊许下承诺以崇城为聘迎娶端木,

  • 展颜又恢复了工作狂不苟言笑的模样,令江大人夫妇担心不已。江大人感染风寒咳嗽不止,一旁的黑猫看着流露出了心疼的眼神。乞巧节来临,巡街的展颜回忆着端木翠的喜好不自觉买了一堆东西,却被温孤截住。温孤看见端木翠在为展颜做饭,主动请缨教端木做菜,却在菜中悄悄下了令人致幻的迷药。端木带着饭菜来到启封府,展颜默默吃下一口饭菜却看到了端木被天兵所杀的幻象。展颜下定决心跟端木提出分手,端木不敢相信,急切地吻上展颜想证明他还爱自己,但展颜的无动于衷令她伤心不已。端木隐身来到展颜房间看他拿着自己所送的娃娃,展颜感觉到端木的存在,故意将娃娃送给了上官策,并说自己对端木只是感激并非爱。此话激怒了端木,端木现身告诉展颜自己不会再纠缠他。失恋的端木借酒浇愁,温孤前来找她,她却误认成展颜,对着他痛哭不已。

  • 展颜发了疯般地忙于工作,启封安全得可以夜不闭户。端木翠也忙于抓幽族经常晚归,一日端木在常去的馄饨摊吃了碗馄饨,味道有几分熟悉。等端木离开,展颜缓缓出现,原来那馄饨是展颜所做。温孤医馆中,不少被猫抓伤的人前来问诊,突然一个病患伤口处的黑气钻入温孤体内,隐藏在病患之列的黑猫江墨悄悄出手令温孤的龙鳞暴露,百姓惊呼温孤大夫是幽族。温孤因为给被猫抓伤的人看病而邪气入体,显出了原形,小墨趁机故意煽动百姓去闹事,端木翠二话没说带着温孤冲出了围堵,回到了草庐,端木表示并不会在意温孤的幽族身份。百姓再次围堵在草庐外要求惩治真凶,展颜表示要将温孤带回去问话,但是端木翠一心护着温孤,并不理解展颜的做法,好不容易勉强答应和温孤一起去公堂问话,但仍然处处和展颜针锋相对。展颜告诉端木翠不要插手,他担心是有人故意针对细花流,但是端木翠并没有听进去。红鸾伪装成黑衣人潜入启封府大牢,打伤了护卫,劫走了温孤,还留下了一块细花流的铭牌在现场,这让众人怀疑是端木翠所为,一时群情激愤,展颜虽然想维护端木翠,但是也一筹莫展。

  • 黑衣人救走了温孤,被温孤识破是红鸾所为,温孤十分生气,质问红鸾为何要这么做,红鸾表示自己是被迫的,是长老越龙门用噬心咒控制自己,为了得到蓬莱图。面对温孤的质问,红鸾百口莫辩,情急之下只得逃离草庐,正好在端木草庐门口遇到前来的端木翠和展颜,两人又撞到了一起准备抓住红鸾,但还是让红鸾逃走了。红鸾从草庐逃离之后去到了九狱,虽然对于她来说进入到九狱等于有去无回,但她还是想从长老那里帮温孤偷到解药。端木翠也追随红鸾来到九狱入口,但是陷入桃花阵迷路了,展颜紧随而来,帮助端木翠找到了九狱入口,两人一起进入到九狱。

  • 虽然小墨口口声声的喊着江文卿爹爹,但江文卿只是将小墨当成自己曾经救助过的小孩子。九狱长老越龙门打算公开处罚红鸾和端木翠,假扮成幽族的展颜趁机偷走了钥匙悄悄打开红鸾和端木翠的锁链,而他则偷偷潜入密室,经过了层层机关陷阱,找到了解救温孤的解药。端木翠和红鸾与九狱的幽族大打出手,并顺利跟展颜汇合逃出了九狱,但是端木翠并不知道随自己一起逃脱出来的并不是真正的红鸾,而是越龙门变幻而成。端木翠出入九狱惊动了天神,他们感应到幽族气息,天兵出手准备要捉拿温孤和红鸾,端木翠一马当先,拦住了天兵。和杨鉴一番对峙之后才发现是因为有人上疏蓬莱告知有幽族伤人,天神才出兵的。展颜发现其中的破绽,和端木翠、杨鉴商量了一出计谋,杨鉴故意对外宣称,黑猫伤人案将交给启封府处理,并且已经限制了端木翠的法术。这样做是为了让真正的主谋放松警惕现身。

  • 江墨已经认罪,但是九狱长老越龙门害怕秘密暴露,企图杀人灭口,江墨为了保护江文卿,挡在了他面前牺牲了自己,并在临死前将自己千年前的记忆给了江文卿,江易的记忆在江文卿身上苏醒,真正的江易回来了。江墨的案件解决之后,端木翠和展颜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一些,两人仍然心意相通,互相割舍不下,但是谁也没有迈出下一步。恢复记忆之后的江文卿仿佛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江易的记忆回来之后和端木翠相认,并打定主意要见杨鉴一面,他向端木翠和杨鉴解释九狱长老越龙门的图谋是寻找到蓬莱图,解开封印,放出九狱的幽族。

  • 正好江文卿又适当了推了展颜一把,将去到汶水县的调令给了他,展颜最终醒悟即便是一瞬也要珍惜,下定决心将端木翠追回。王绣病好之后,容颜焕发,却嫌弃苍老的梁文启,转而和刘彪在一起,越龙门乘机变幻成刘彪的模样,打算让王绣主动献出内丹。端木翠独自来到汶水县之后假残片失去了感应,误打误撞之下查到了王绣,发现她和刘彪之间有猫腻,但是狡猾的越龙门又变幻成展颜的形象欺骗端木翠将她变小。好在真正的展颜及时赶到,变小的端木翠和展颜又因为梁文祈案凑到了一起。展颜再次见到端木翠,虽然她身形变小了,但仍然让展颜喜出望外,两人很快抛下嫌隙一起查案。

  • 越龙门表示只有交出残片才会放了端木翠,否则端木翠将和琉璃灯一起同归于尽。展颜一时有些乱了方寸,恰好此时遇到了寻着端木翠气息而来的温孤,两人想办法用假的乾坤袋骗过了越龙门,将琉璃灯抢了回来,但是端木翠仍然被困在其中,无法逃脱。越龙门试图用汶水县老百姓的性命来逼迫展颜和温孤交出蓬莱图。无奈之下,展颜想出一条计策,让温孤施法术将残片放入琉璃灯中,这样越龙门为了得到残片必将打开琉璃灯,到时候端木便有救了。温孤接受了这个建议,但这也意味着温孤的身份可能要被暴露了。

  • 身中诛神剑的端木翠顿时口吐鲜血,似乎要魂飞魄散,展颜见此情景,心神俱灭。温孤也大受刺激,如今端木已死,他已经毫无眷恋,他吞噬了蓬莱图并发誓一定会回来带走端木翠。展颜吞噬神药遭到反噬,心脉受损,昏睡了三个月,醒来之后发现端木已经不再身边,再看着端木草庐人去楼空,物是人非,更失魂落魄。杨鉴将端木的肉身放置在归墟海中,希望她的最后一丝心神能够带来奇迹,让端木苏醒。展颜从小青花处得知端木翠可能沉睡在归墟中,于是决定去到蓬莱去找端木,他找到江文卿希望他能想办法帮助自己登上蓬莱。江文卿告诉他,以凡人之躯登上蓬莱一定会受到反噬。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