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很爱你

8.3
年份: 2021
地区: 内地
简介: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桑无焉梦想成为广播人,在电台做主播助理,并且喜欢一个笔名叫做“一今”的神秘词曲人。桑无焉对偶然遇见的苏念衾一见钟情,后来才发现他竟然是个高冷的视障者。桑无焉如同剥洋葱般剥开苏念衾孤傲冷漠的外壳,直到发现苏念衾正是词曲人“一今”,已然坠入爱河。极力守护爱情的两人,在得来不易的幸福与害怕失去的恐惧中拔河,终因现实的压力和误会而分手。三年后,桑无焉成为广播电台主持人,苏念衾也治好眼睛,承担起家庭责任学习管理企业,两人在不同的人生道路上再次相遇,最终克服阻碍走到一起。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4 / 共24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分集剧情

  • FM27.1东湖音乐广播节目《金曲馆》马上就要开始,但主播聂熙迟迟未到,危急时刻,实习生桑无焉勇敢坐上主播台开始了节目播出。而正在听这档节目的词曲人苏念衾瞬间听出换了主播,并记住了这个声音。虽然聂熙赶到后和桑无焉顺利交接,整个节目组还是遭到批评。当桑无焉要离开时,碰到了特地来找她解除误会的发小魏昊,她为了躲避魏昊而一路跑到了公园里,碰到了正坐在湖边长椅上休息的苏念衾,对他一见钟情。当晚,网络上爆出一则新闻,一个女人称自己是从不露面的创作人“一今”,也是歌手徐关淳的女友。身为一今粉丝的桑无焉却在得知新闻后立刻愤怒表示,这个女人肯定是“假一今”。和真正的“一今”苏念衾相识的聂熙则立下军令状,一定请“真一今”来做一期节目。本来苏念衾对这则八卦置若罔闻,在经纪人余小璐的劝说下仍然拒绝发声澄清,却因“假一今”的错误解读而觉得他的作品受到了侮辱,答应了聂熙的节目邀请。节目录制当天,桑无焉在电台电梯里和苏念衾再次相遇,并发现他是个盲人,却因辅导员老师要讲实习事宜而匆匆赶回学校。

  • 在主任介绍下,她得知原来苏念衾是代课的盲文老师。当晚,晚归的室友程茵向桑无焉提议两人一起搬出宿舍租房住来方便实习,无焉欣然同意。转天,桑无焉循着钢琴声找到钢琴教室,发现是苏念衾在作一首中国风的曲子。苏念衾冷漠请桑无焉离开,令她尴尬而恼火。当桑无焉再去电台时,惊讶发现自己已经被调到了新闻部。聂熙表示是为了她能得到更全面的锻炼才这样做。桑无焉接受了调职,到新闻部报道,发现自己居然要跟许茜共事。许茜、桑无焉和魏昊从高中开始便是最亲密的三人组,但他们因不久前魏昊和许茜的一个吻而分崩离析。桑无焉以要为室友李露露庆祝生日为由,完成工作后立刻离开电台,没想到却在生日聚会上发现魏昊也在。在魏昊唱了桑无焉最喜欢的一首歌《沦陷》时,桑无焉实在忍受不了地跑了出去,追上来的魏昊向她解释那个吻只是因为醉酒,两人不欢而散。转天,要开会的李老师请桑无焉代一节课。苏念衾听到桑无焉和同学打电话讲自己必须做满实习时间,对她的态度不满。当桑无焉求助苏念衾帮忙一起上课时,苏念衾冷漠拒绝。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FM27.1东湖音乐广播节目《金曲馆》马上就要开始,但主播聂熙迟迟未到,危急时刻,实习生桑无焉勇敢坐上主播台开始了节目播出。而正在听这档节目的词曲人苏念衾瞬间听出换了主播,并记住了这个声音。虽然聂熙赶到后和桑无焉顺利交接,整个节目组还是遭到批评。当桑无焉要离开时,碰到了特地来找她解除误会的发小魏昊,她为了躲避魏昊而一路跑到了公园里,碰到了正坐在湖边长椅上休息的苏念衾,对他一见钟情。当晚,网络上爆出一则新闻,一个女人称自己是从不露面的创作人“一今”,也是歌手徐关淳的女友。身为一今粉丝的桑无焉却在得知新闻后立刻愤怒表示,这个女人肯定是“假一今”。和真正的“一今”苏念衾相识的聂熙则立下军令状,一定请“真一今”来做一期节目。本来苏念衾对这则八卦置若罔闻,在经纪人余小璐的劝说下仍然拒绝发声澄清,却因“假一今”的错误解读而觉得他的作品受到了侮辱,答应了聂熙的节目邀请。节目录制当天,桑无焉在电台电梯里和苏念衾再次相遇,并发现他是个盲人,却因辅导员老师要讲实习事宜而匆匆赶回学校。

  • 在主任介绍下,她得知原来苏念衾是代课的盲文老师。当晚,晚归的室友程茵向桑无焉提议两人一起搬出宿舍租房住来方便实习,无焉欣然同意。转天,桑无焉循着钢琴声找到钢琴教室,发现是苏念衾在作一首中国风的曲子。苏念衾冷漠请桑无焉离开,令她尴尬而恼火。当桑无焉再去电台时,惊讶发现自己已经被调到了新闻部。聂熙表示是为了她能得到更全面的锻炼才这样做。桑无焉接受了调职,到新闻部报道,发现自己居然要跟许茜共事。许茜、桑无焉和魏昊从高中开始便是最亲密的三人组,但他们因不久前魏昊和许茜的一个吻而分崩离析。桑无焉以要为室友李露露庆祝生日为由,完成工作后立刻离开电台,没想到却在生日聚会上发现魏昊也在。在魏昊唱了桑无焉最喜欢的一首歌《沦陷》时,桑无焉实在忍受不了地跑了出去,追上来的魏昊向她解释那个吻只是因为醉酒,两人不欢而散。转天,要开会的李老师请桑无焉代一节课。苏念衾听到桑无焉和同学打电话讲自己必须做满实习时间,对她的态度不满。当桑无焉求助苏念衾帮忙一起上课时,苏念衾冷漠拒绝。

  • 桑无焉带汤圆分给同事,也给了苏念衾一盒,他却无动于衷。组织小朋友们体检时,叫小薇的孩子因晚回教室而落单,害怕地大哭起来。桑无焉发现小薇没有跟上后立刻回去找,发现苏念衾在温柔地安慰小薇。在桑无焉的保证下,苏念衾把小薇交给了她,并在下班时拿走了那盒汤圆。转天瓢泼大雨,桑无焉在苏念衾来到办公室时,见他不方便,便帮他放好雨伞,两人还聊起了关于“乌衣巷”的典故。过了几天,《朱雀桥》发布,桑无焉听完后立刻想起当初曾听苏念衾弹过类似旋律,根据已知信息推测出他就是一今。当她受李老师之托到福利院送材料时,碰到了去看望小薇的苏念衾。桑无焉问苏念衾是不是一今,他装作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同时,魏昊到许茜打工的餐厅找她。许茜摆脱魏昊后遇到正在路边的桑无焉和苏念衾。桑无焉一时冲动谎称苏念衾是她男朋友,却立刻遭苏念衾否认。苏念衾因不想跟桑无焉在马路上拉扯,而同意了和她一起去吃饭。

  • 餐厅里,桑无焉道出了自己和魏昊、许茜两人从结为好友到如今冷战的全过程。来接苏念衾的余小璐见他和一个女生从嘈杂餐厅出来十分惊讶。转天,桑无焉接热水时不小心撞到苏念衾,烫伤了他的手背,立刻采芦荟来急救,这举动令他产生了一丝害羞。桑无焉发现只有小薇在课间没有家长给准备的零食吃,特地买了一大袋子来给她,却被苏念衾制止了。苏念衾言辞激烈地告诉桑无焉,孩子们需要的根本不是这些,并在桑无焉的逼问下透露了他也是在福利院长大的,桑无焉震惊。当晚,苏念衾噩梦中再次浮现了母亲过世时的情形。转天,李老师为了讲冰心的《小橘灯》而带来两大袋橘子做教具。桑无焉特地在一个橘子上画了苏念衾的脸去赔罪。苏念衾离开时下了雨,桑无焉知道他没带伞,追上去给他撑伞挡雨,陪他等余小璐来。两人等待时,桑无焉见他对女贞花的气息感兴趣,便摘了片叶子让他感受女贞树叶的形状,苏念衾受到触动。但在去墓园祭奠妈妈的路上,他却放手,让那片叶子随风飘走了。转天,来到学校的苏念衾在同事提醒下才发现桑无焉给的那个橘子上画了他的脸,不禁欣喜,带回了家。

  • 桑无焉被派去采访发布新专辑的音乐人,却在一众媒体前说错话,这一幕被录下来上了热搜,令主任遭受责难。桑无焉从中吸取了教训,在聂熙提出可以把她调回节目部时表示自己想继续在新闻部锻炼。在特教学校,她再次听到苏念衾在钢琴教室里弹琴,这一次她没有被赶走。原来,苏念衾是在做盲文曲谱,要在钢琴博物馆举办的盲人钢琴分享会上送出去。桑无焉查到分享会的信息后前往,并被抽中上台和苏念衾合奏。活动结束后,桑无焉和苏念衾聊起自己最喜欢的歌就是一今的《沦陷》,却遭到苏念衾的讽刺。桑无焉重新听了一今所有歌,回忆起苏念衾的种种,在和他通话后确定了他就是一今。转天,桑无焉接到新的采访任务,而且要和许茜一起完成。许茜见桑无焉有事的样子便让她先走,自己来搞定基础工作。桑无焉赶到福利院去给小薇过生日,意外发现苏念衾已经早到了,和小薇一起在等她。小薇许愿说想去游乐园,三人其乐融融。转天,回学校讨论论文的桑无焉遇到魏昊,和他解开了误会,并鼓励他追求许茜。魏昊发现许茜已经从餐厅辞职,想找桑无焉诉苦,正好碰见苏念衾也在。

  • 桑无焉和苏念衾对小薇是否应该被收养这件事产生分歧。特教学校要举办演出,在桑无焉鼓励下,小薇请苏念衾帮忙排练歌唱节目,苏念衾欣然同意后。排练后下着雨,苏念衾坚持不要桑无焉给他打伞,她只好提出陪他到便利店买了伞就走。两人到便利店后,苏念衾发现桑无焉为了给自己打伞而被淋湿了,立刻关切地买毛巾给她。转天演出中,小薇的发言令苏念衾回想起往事,伤心地到钢琴教室弹琴,桑无焉发现后鼓起勇气坐在了他旁边听他讲心事。苏念衾确定收养家庭值得信赖后,和桑无焉一起陪小薇去和对方见面。回去的路上,桑无焉提出和他一起带小薇去游乐园。苏念衾嘴上拒绝,但转天准时出现在游乐园门口。摩天轮上,桑无焉见苏念衾闭目养神便凑近他,却没想到苏念衾在她靠得极近时睁开眼,调侃说偷吻这种事应该男生主动,并表示自己不是全盲。桑无焉羞赧不已,一直念叨苏念衾之前一定看到过很多但都没声张,苏念衾则反常地弹错了曲子。与此同时,许茜在偏远的地方采访到深夜,打不到车,直到魏昊去接她。

  • 李老师告知苏念衾,原来的盲文老师要回来了。苏念衾虽然不舍,却没有告诉桑无焉。再次在福利院见到苏念衾,桑无焉还在因为摩天轮上的事而羞赧。在她和苏念衾陪同下,小薇顺利被收养。当苏念衾问桑无焉是不是喜欢自己时,她大方地承认了。转天晚上,桑无焉和许茜一起补录完所有素材后回到电台,遇到电梯故障,两人在电梯里化解了之前的误会。桑无焉回到特教学校时,发现苏念衾已经不再任教了,打电话给他也不接,连送小薇和收养家庭离开都是她自己一个人去的。而苏念衾也因为不敢接受桑无焉的心意而在纠结。一直联系不到苏念衾的桑无焉到许茜所在的酒吧借酒消愁,把魏昊等乐队众人都叫来了。在桑无焉的请求下,许茜和乐队久违地同台唱了《沦陷》。桑无焉去看望小薇时惊讶发现,苏念衾也已经去看过小薇,还特地嘱咐不要告诉她。桑无焉回想起和苏念衾一起听过的广播节目,决定用听众来信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心意。转天在电台,桑无焉震惊地得知许茜居然辞职了。原来许茜早就开始在找其他实习工作,已经不想再继续电台梦想了。桑无焉深感受伤,表示不解。

  • 苏念衾赶到桑无焉家,将她送去医院,又为了方便照顾她而将她带回了自己家。夜晚,醒来的桑无焉到客厅找水喝,苏念衾特地烧了热水给她。两人闲聊间,桑无焉问苏念衾为什么不告而别,苏念衾转移了话题。桑无焉睡着后,他关切地给她盖上了毯子,但因为担心她睡不好,犹豫再三还是把她抱到了房间里去睡。转天,苏念衾特地做了早餐,桑无焉故意讽刺他做的没法吃,问自己怎么到了房间里,苏念衾恼羞成怒地离开。许茜决定回归乐队,却发现乐队练习室的水管漏了,向桑无焉求助。桑无焉得知后找聂熙帮忙,联系到了一个练习室,而练习室的拥有者正是余小璐。夜晚,苏念衾做了噩梦,桑无焉听到他的呻吟声后凑近查看他的情况,两人靠近,桑无焉情不自禁地吻了苏念衾,得到了回应。转天,桑无焉拉开了苏念衾家的窗帘,两人的手交叠在一起感受阳光的温度。来探望苏念衾的余小璐正好碰到这一幕,桑无焉见到她,有些害羞,称自己要回家拿些东西,离开了。桑无焉刚到家门口,便见到来探病的许茜等在门口。桑无焉告诉许茜,自己想通了尊重她的选择,两人和解。

  • 许茜进入金融公司实习后变得分外忙碌。而桑无焉则沉浸在恋爱的甜蜜中,开心地带苏念衾去约会。她特地挑了人少的早场电影,一边看一边小声给苏念衾解说。两人回家时乘坐地铁,在晚高峰中走散了。桑无焉急忙坐反方向的车去找苏念衾,发现他就一直在原地等他。转天,桑无焉接到通知她被调回节目部了,而且是聂熙亲自去申请调令。聂熙见到她后立刻严厉地安排了任务给她。桑无焉加班完成后,聂熙却对工作结果很不满意。桑无焉沮丧,而且发现这个任务芳芳早就再做了。知道桑无焉工作不顺的苏念衾特地到电台看她,桑无焉一见他便冲进他怀中。聂熙看到这一幕,十分黯然,事后她向余小璐承认自己一直对苏念衾有好感。桑无焉找魏昊和许茜倾诉聂熙的反常,却发现许茜一直在喝闷酒,似乎比她遭受了更大的压力。当桑无焉在遇到聂熙时,聂熙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回到了之前亲切的模样。桑无焉和苏念衾说起这件事后,得知原来他和聂熙早就认识,立刻明白了聂熙对自己的态度。马上要到春节了,桑无焉依依不舍地和苏念衾分别,回到了老家。在家里,桑无焉躲着妈妈偷偷跟苏念衾打电话。

  • 新学期开始了,特教学校安排老师讲公开课。桑无焉认真准备教案,还特地买了职业装。苏念衾表面漠不关心,却在她讲课时悄悄在门外旁听,被桑无焉发现之后还否认。桑无焉的妈妈帮她联系了老家的一个中学,让她去竞聘教职。桑无焉不肯,情急之下坦白了自己有男朋友的事。桑妈妈听闻后立刻飞了过来,而去接姐姐余微澜的余小璐看到了桑无焉和她妈妈。桑无焉本想让苏念衾见一见妈妈,却没想到妈妈强硬地要她马上跟自己回老家,两人大吵一架。苏念衾从余小璐处得知桑无焉要带自己见的人是她妈妈,紧张地精心准备,却等了一夜都没任何消息。转天桑妈妈就走了,表示自己再也不管桑无焉了。桑无焉疲惫万分地到苏念衾家,却听到苏念衾和余小璐的争执。苏父病重,余小璐劝苏念衾回家遭到冷漠回绝后愤然离去,桑无焉追上去安抚才得知,昨天是苏念衾的生日。桑无焉特地带他到自己最喜欢的陈记牛肉面馆,为他点了长寿面。当苏念衾问起昨天的失约,桑无焉含糊其辞,表示自己想搬进他家方便照顾他。桑爸爸突发脑溢血住院,桑妈妈独自处理后决定瞒着桑无焉。

  • 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桑无焉梦想成为广播人,在电台做主播助理,并且喜欢一个笔名叫做“一今”的神秘词曲人。桑无焉对偶然遇见的苏念衾一见钟情,后来才发现他竟然是个高冷的视障者。桑无焉如同剥洋葱般剥开苏念衾孤傲冷漠的外壳,直到发现苏念衾正是词曲人“一今”,已然坠入爱河。极力守护爱情的两人,在得来不易的幸福与害怕失去的恐惧中拔河,终因现实的压力和误会而分手。三年后,桑无焉成为广播电台主持人,苏念衾也治好眼睛,承担起家庭责任学习管理企业,两人在不同的人生道路上再次相遇,最终克服阻碍走到一起。

  • 桑无焉看到同事吴谓在读《闪开,让我拥抱幸福》,想起自己曾和苏念衾一起看过这本小说改编的电影,决定把这本书录成电子书。苏念衾见桑无焉一直没消息,决定去找她,于是答应了到电台录广告的邀请。苏念衾在电台和桑无焉一通斗气,最终在苏念衾宣誓主权后原谅了他。许茜被组长赏识,得到了一次在会上做报告的机会。与此同时,乐队收到了唱片公司面试邀约。开会和面试时间相撞,许茜选择了后者,并决定再次退出乐队。苏念衾为了向桑无焉道歉,把自己坏掉的手表修好,送给了桑无焉。桑无焉催促苏念衾赶快教自己弹琴,苏念衾嘴上嫌弃却耐心地教她。在特教学校的最后一堂课结束了,桑无焉深深感谢学生们带给她的感动。深夜,许茜还在加班,魏昊到公司楼下给她送夜宵,并表示面试时还是会等她去。但许茜最终还是没有出现在面试的唱片公司,乐队其他成员都为此而埋冤魏昊。桑无焉带着苏念衾一起参加特教学校的春游,两人带着小薇愉快地在海边玩闹。一天的春游结束,大家要回去时,桑无焉才发现自己包里的MP3不见了,立刻回到公园里去找。

  • 许茜的妈妈特地在毕业典礼前和她一起吃顿饭再离开,许茜却不领情。桑无焉在苏念衾听完自己的论文内容后,讲述了自己当初遵从父母意愿去读心理学系的原因,苏念衾受到触动。桑无焉为毕业的事忙碌,总是见不到她的苏念衾感到孤单,在余小璐的提示下起了结婚的想法。桑无焉顺利完成毕业答辩,得知了许茜离开乐队的事。余小璐约见魏昊,表示愿意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在魏昊和桑无焉的坚持下,乐队成员和他们一起找回了许茜。毕业典礼上,苏念衾来祝贺桑无焉,和她一起见证了魏昊在演出中对许茜告白。毕业后,许茜和魏昊合租了一间公寓。聂熙给桑无焉一个做新节目的机会,做得好就可以转正。节目关于年轻音乐人,桑无焉十分感兴趣,立刻想到了让魏昊的乐队来做嘉宾。苏念衾为了桑无焉而去检查眼睛,想要动手术恢复视力。晚上,桑无焉给苏念衾讲自己在看的恐怖漫画,家里突然停电,苏念衾故意吓她,在恢复供电后向她求婚,又表示她不用着急回答。苏念衾的父亲签署了捐赠眼角膜的文件,余小璐在余微澜的指示下告知此事。

  • 苏念衾的父亲得知他要带女朋友回家后,十分开心。桑无焉和同事提起这件事时十分甜蜜,却在餐厅偶遇爸爸的好友后得知爸爸脑溢血住院了,决定立刻赶回老家。与此同时,余微澜来到苏念衾家想要和他打开心结,没想到苏念衾还是冷漠相对。赶回家拿行李的桑无焉和要离开的余微澜在门口匆匆一瞥。苏念衾感觉到桑无焉在急忙收拾行李,感到慌张,不允许她离开,两人激烈争执后,桑无焉还是走了。桑无焉赶到老家医院,见爸爸卧病在床,万分愧疚,她提出要照顾父亲,却被妈妈轰回了家。与此同时,苏父被送进了急诊室,苏念衾被余小璐强行带到了医院。第一次亲身感受到父亲也许会离去,苏念衾崩溃了。桑无焉一边照顾爸爸一边继续做新节目的策划,爸爸听了策划思路后对这个节目十分期待。她一直联系不到苏念衾,又遭到母亲对这个男朋友不满意的讽刺,更加郁闷。这时,余小璐打来电话请求桑无焉回去一趟,苏念衾不吃不喝晕倒了。桑无焉没有赶上飞机和高铁,却还是执意坐大巴连夜赶了回去。余微澜得知苏念衾晕倒的事之后前去看望,和醒来的苏念衾终于解开了多年的心结,两人言和。

  • 桑无焉哭着冲出病房后径直上了电梯,苏念衾追出来却被余小璐拦住。苏父马上要进行换肝手术,他不能这时候离开。桑无焉在医院大堂遇到来探病的聂熙,得知了苏念衾和余微澜曾是很好的朋友。伤心的桑无焉在公寓露台上喝闷酒,醉倒在露台上。苏父手术成功,苏念衾确定父亲脱离生命危险后立刻去找桑无焉。可程茵称没见过她,他便在楼下等了一夜。转天被来电声吵醒的桑无焉接到父亲昨夜过世的消息,悲痛欲绝地冲下楼,在门口遇到苏念衾,表示自己再也不想见到他了。桑无焉赶回老家,见到父亲的祭奠台和疲惫的母亲,万分愧疚。在魏昊的支持下,桑无焉决定把父亲期待的那档节目做出来。在节目快结束时,桑无焉讲出了自己父亲去世的事,深深怀念父亲。苏念衾听了广播,想到是自己害桑无焉没有和父亲见到最后一面,陷入自责。节目播出效果很好,聂熙告诉桑无焉她可以留在电台做主播了,却发现她已经决意离开。桑无焉、程茵、许茜和魏昊吃了散伙饭,四人都很伤感。桑无焉和程茵离开许茜家下楼时,电梯出了故障,程茵的幽闭恐惧症发作了,而后两人都晕了过去。

  • 苏念衾再次为恢复视力求诊,医生表示手术后恢复到正常视力的机会渺茫,他依然决定手术。苏念衾手术后,苏父也醒了过来,父子二人长谈后终于和解。经过修养,苏念衾的视力恢复了,看着家里桑无焉留下的痕迹,哀莫大于心死。魏昊为了能给许茜更好的生活,经过学长介绍找了份计算机相关的工作,却没想到许茜见她为自己放弃梦想而更加愤怒。两人争执后,魏昊决定回老家,他在老家见到无焉后才得知,桑妈妈因桑爸爸离世而过度悲痛,产生了一定的精神问题。桑无焉在魏昊的介绍下找到了地方小电台的兼职,开始一边工作一边准备研究生考试。而苏念衾也承担起家庭责任,开始学习管理,继承父亲的事业。三年后,苏念衾已经独当一面,特地找了会盲文的秘书小秦。他依然想念着桑无焉,准时收听她的节目,有时间的时候都会去看望小薇。而桑无焉也顺利考上了研究生,因为“臆想中的程茵”而租住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房子。许茜在金融公司里事业稳步前进,却越发感到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回去探望外婆时,遇到桑无焉,才知道魏昊一直有来照顾外婆,不禁感慨。

  • 许茜回到老家后立刻去找魏昊和解,魏昊担心她是在公司受委屈的模样令她十分感动,两人和好。魏昊决定趁热打铁,立刻求婚。在桑无焉的助攻下,魏昊求婚成功。许茜本来担心魏昊的父母会很难接受自己,没想到魏昊的父母相当亲切开明。婚礼筹备顺利,许茜看到桑无焉有些羡慕的样子,鼓励她也要努力追求自己的幸福。婚礼前夜,许茜的妈妈却突然出现,见到为了婚礼特地赶回来的妈妈,许茜嘴上不饶人但还是给了请帖。婚礼后,桑妈妈开始担心起桑无焉的婚姻大事,雷厉风行地为她安排相亲。桑无焉的几个相亲对象都令她疲惫无奈,桑妈妈劝服她再试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的对象吴迂的确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这次相亲中苏念衾却突然出现,示威般向桑无焉表明自己已经变成了商人,这次来通城是为公事,两人不欢而散。桑无焉遇到苏念衾后便心神不宁,努力说服自己别在意。而苏念衾久久无法平静,夜晚靠喝酒听着桑无焉录的MP3才睡去。转天,她去了孤独症研究中心,和孤独症患者小杰的母亲签订了协议,由研究中心来暂时照顾小杰。

  • 酒店工作人员终于找到了MP3,小秦将这件事报告给余小璐。苏念衾带人视察TORO公司,而在楼下咖啡厅等魏昊下班的许茜则请无焉陪自己去做近视手术。苏念衾离开公司时,遇到在路边等车的桑无焉,默默地跟着她,发现她住在一个昏暗的社区里,担心她怕黑。桑无焉和小杰在儿童中心外碰到了吴迂,三人一起到KFC吃饭,席间桑无焉从吴迂讲解中得知当初苏念衾送她的那块表非常名贵。桑无焉陪许茜去做近视手术,许茜和她打赌,如果手术顺利那她就去和苏念衾好好谈谈,解开心结。在许茜的坚持下,无焉答应了,但在发现魏昊曾去跟苏念衾说她过得不好时生气指责魏昊。许茜的手术顺利,无焉受她触动,回到家拿眼罩盖住眼睛体验盲人生活,意识到自己应该也从苏念衾的角度考虑问题。她打电话过去,却是小秦接的。桑无焉到酒店后,见苏念衾还在开会,便在一旁等着,慢慢睡着了。会议结束后,苏念衾见到睡着的桑无焉,情不自禁地吻了她后匆忙赶去饭局。醒来的桑无焉不小心拿错了手表,见外面空无一人,只好离开。

  • 桑无焉在小电台遇到来做活动的聂熙,得知了苏家的近况。苏念衾拿到吴迂的背景调查资料后,更加吃醋,他嘱咐小秦订好餐厅请桑无焉吃饭。但他到学校门口等桑无焉时却看到她上了吴迂的车。吴迂特地托朋友从日本带回来一本儿童绘本,要送给小杰。盛情难却,桑无焉答应了和他一起吃晚饭。就在两人吃晚饭时,苏念衾在餐厅外打电话给桑无焉叫她出来。桑无焉实在拗不过他,出来后被他拉进了巷子里,两人争执,苏念衾告白后被桑无焉拒绝的话刺痛。桑无焉回家后接到电话才反应过来吴迂被落在餐厅,她明确拒绝了吴迂。转天,桑无焉接到学姐的电话,称小杰状态不是很好。桑无焉赶过去后却见小杰乖巧地在苏念衾旁边听他弹琴,再一次看到他弹琴,她有一丝被触动。事后,苏念衾把当初拿错的手表还给她,并霸道地表示如果要谢他就陪他去参加舞会。舞会上,桑无焉格格不入的样子引起了彭锐行的注意。桑无焉想结束对话,却不小心弄碎了杯子,引得彭丹琪也过来了解情况。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注意到她,令她十分尴尬。苏念衾及时解围,并称桑无焉是自己的未婚妻。

  • 下雨天,苏念衾来电台等桑无焉下班,又坚持送她回家。桑无焉在和妈妈商量去给爸爸扫墓的事情时,接到苏念衾的电话称他感冒进医院了。桑无焉匆忙赶到医院却发现苏念衾是诓她,教训了他便离开了。转天,桑无焉扫墓时又接到吴迂的电话,更加坚决地拒绝了他。桑妈妈旁听着电话,劝桑无焉还是要赶快结婚稳定下来。桑无焉逛街时看到一件衣服,觉得苏念衾穿会很好看,却急忙制止这念头。她一出商场便遇到了彭锐行,想要摆脱他而不小心撞到了自行车。桑无焉轻微擦伤,却被彭锐行大张旗鼓地送进了医院,还打给苏念衾称桑无焉遭遇了车祸伤得严重,美其名曰测试他有多爱桑无焉。桑无焉得知后,严辞斥责彭锐行并离开,和苏念衾在医院门口错过。桑无焉坐车时一直在想自己和苏念衾的事,坐过了站。苏念衾见到彭锐行后得知无焉没事,松了口气,而后立刻去找桑无焉。他在她家附近久久等不到她,便沿着公交路线一直找,终于在荒僻的终点站找到了她。桑无焉见他这么紧张自己,十分感动。余小璐得知苏念衾苦苦追求桑无焉,赶来通城,告诉无焉其实三年里苏念衾一直在默默守护她。

  • 桑无焉清醒之后,再次和苏念衾确认他的真实想法。在苏念衾郑重告解后,桑无焉终于彻底相信了他。但苏念衾在通城的工作已经结束,两人不得不开始异地恋。冬天来临,桑无焉买下了当初看中的那件情侣衫。她赶到和许茜魏昊的聚会,没想到苏念衾也来了。苏念衾在众人敬酒下喝醉了,被也有点醉的桑无焉带回了她妈妈家,苏念衾一见到了她家,到处找当初她拿走的两人合影,桑无焉安抚了半天才消停。两人转天被妈妈抓了个正着,一通训斥。桑无焉找来魏昊和许茜当救兵,才让桑妈妈有所缓和。桑无焉送走苏念衾时,把自己当初录两人视频用的Go Pro给了他。苏念衾看到其中的视频后十分感动,提出和桑无焉一起去看电影。转天,桑无焉偷偷躲过妈妈的看管,出去跟苏念衾约会。苏念衾特地找了桑无焉可能会喜欢的电影,却在看电影时睡着,称还没有当初听桑无焉解说有意思。桑无焉接到妈妈的电话后不情愿回去,没想到已经被桑妈妈收服的苏念衾立刻乖巧地答应早早送她回家。两人依依不舍地分别,不得不又分隔两地。

  • 桑无焉在元旦时出现在苏念衾公寓楼下,给了他一个惊喜。两人遇到电梯停电,桑无焉异常紧张,苏念衾极力安抚。春节临近,苏念衾提早完成了工作,准备去通城和桑无焉求婚。没想到刚一到通城便发现桑无焉节目直接进了音乐,他焦急赶到电台才发现她刚刚是送不舒服的同事上救护车。两人在直播间浪漫共舞。苏念衾为去见桑妈妈而准备,拿出戒指求婚却被桑无焉吐槽不够正式。苏念衾到了桑无焉家才知道会有一大家子人来吃年夜饭,不禁产生一丝恐惧。桑妈妈出门买酱油,留桑无焉和苏念衾照看在煲的汤。苏念衾再次霸道求婚,终于成功把戒指戴到了桑无焉手上。年夜饭席间,众亲戚给苏念衾敬酒,一家人其乐融融。转天,桑妈妈、桑无焉和苏念衾一起去祭拜桑爸爸,把两人要结婚的好消息告诉他。在桑爸爸墓前,桑妈妈嘱托苏念衾一定要支持无焉的梦想。而后,三人在无焉提一下去KTV唱歌,苏念衾唱了桑爸爸此前最喜欢的一首歌。转天,魏昊来拜年,听苏念衾说无焉去看程茵后,将程茵三年前已经在电梯事故中去世,无焉由此患上妄想症的真相告诉了苏念衾。。

  • 苏念衾称自己眼睛不舒服,桑无焉立刻赶过去看他,让他去治疗,他却不愿意去医院。两人在路上遇到盲人大叔,苏念衾问如果他没有复明,那她还会不会和自己在一起,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在桑无焉坚持下,苏念衾还是去了医院。桑无焉得知苏念衾眼睛的情况后,决定搬到厦门来写毕业论文。苏念衾发现桑无焉明显的妄想症症状后,立刻去咨询心理医生,医生建议多陪伴即可。苏念衾去日本出差前,桑无焉接到余微澜打来的电话,两人心平气和地交谈后对过去的事都释然了。苏念衾回来后,立刻带桑无焉去了苏家老宅见苏父,并表示自己会在无焉研究生毕业后举办婚礼。在苏妈妈留下的钢琴前,桑无焉鼓励苏念衾重拾音乐。回家后,苏念衾发现桑无焉在看电影《美丽心灵》,讲的正是妄想症患者的故事。在了解了电影所传达的理念后,苏念衾对桑无焉的妄想症没有那么担忧了。桑无焉在婚纱店试婚纱时遇到彭锐行,因为他穿着一件粉色衬衣而任性地让苏念衾证明他穿粉色衬衣更好看。苏念衾拿出当初那件粉色衬衣的同时拿出了准备好的婚书让桑无焉签字。

  • 婚后,苏念衾有了一个仪式感很强的习惯,每天到家后都先按门铃,等桑无焉来开门,亲吻她的额头拥抱后再去换衣服。如果桑无焉不来开门,他就一直按门铃直到她来。桑无焉试了很多次让他改掉这个习惯都无果,只好配合他。苏念衾写了一首新歌给桑无焉,她在自己的节目中分享了出去。公众立刻都在猜测一今是不是要复出了。小杰想念桑无焉于是来和她暂住,苏念衾看着桑无焉的注意力都到小杰身上,非常吃醋。在桑无焉不在时,苏念衾教育小杰要像个男子汉一样。桑无焉由此发现苏念衾其实很善于教导孩子。苏念衾去外地出差时,桑无焉发现自己怀孕了。苏念衾立刻赶回来,变得对她如同对待女王。陪无焉去医院检查时,苏念衾担心自己的眼疾会遗传,无焉宽慰他一定会是个好爸爸。新闻爆出一今的真实身份就是苏念衾,并把他过去的伤心往事都报道了出来,一时之间舆论哗然。苏念衾顶着巨大的压力,安抚无焉要保护自己。在回家接无焉时,桑无焉动了胎气,被急忙送去医院。昏迷中,无焉告别了程茵。清醒后见到苏念衾,庆幸地得知孩子没事。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