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当打之年

8.3
简介:该剧讲述了一对90后的闺蜜毕业之后选择了不同的人生道路,多年之后再次携手,于当打之年重启人生、破立前行的故事。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共3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 =========31====31
  • 31
  • =========32====32
  • 32
  • =========33====33
  • 33
  • =========34====34
  • 34
  • =========35====35
  • 35
  • =========36====36
  • 36

分集剧情

  • 一辆豪华跑车停在蚌埠市中心的商场门口,销售出来迎接车主谷峤,说该改口叫她栾太太了。谷峤走进店里,故意为难一个叫莉莉的销售给自己试衣服,然后买了除了莉莉试过之外的所有衣服走了。此时的上海,袁歌正在和客户在高尔夫球场谈生意,面对客户的刁难,她帅气丢掉高尔夫球杆,转身离开。助理郑宴熙担心项目会黄,袁歌却告诉助理,她做过调查,那个客户是在虚张声势。果不其然,对方很快主动打电话要求签合同。袁歌回来老家参加闺蜜谷峤的婚礼,却发现谷峤状态不对,谷峤借口自己可能只是婚前恐惧。婚礼上,谷峤发现那个莉莉就坐在台下,而栾宇竟然带着莉莉之前推荐过自己却没买的袖扣。谷峤回忆起婚礼前几天,莉莉给自己发来的她和栾宇在自己婚床上的亲密合照,而栾宇的谎话连篇让谷峤没办法再继续这场婚礼,谷峤甩开了栾宇要给自己带上的结婚戒指,斥责栾宇的出轨,栾宇的母亲上来给了谷峤一个巴掌,婚礼顿时乱成一团,袁歌趁机拉着谷峤离开。

  • 袁歌连夜开车带着谷峤回了老家,准备和栾宇离婚。结果栾宇没来,栾宇的母亲带着律师来了,栾母说现在是他们家要跟谷峤离婚,还让谷峤赔他们家八百万,说这些钱都是这几年栾宇给谷峤花的钱。幸好袁歌早有准备,带着知名律师前来,让他和栾宇母亲谈,自己拉着谷峤离开。律师谈完后告诉谷峤,那笔钱里有一笔谷峤父母为了她弟弟结婚买房子借的195万,这笔钱必须还。谷峤回家后让父母卖房还钱,父母却觉得谷峤已经毁了自己的婚姻,难道还要毁了弟弟的幸福吗?谷峤只能说钱自己还,但这个婚她必须离。袁歌被父亲逼着去相亲,相亲对象说希望两人能早点结婚生子,袁歌直接告诉对方自己不能生孩子。回家后,袁父怪袁歌不想去就不去,干嘛这么说,袁歌却让父亲别再管自己的事,父子俩因为袁歌母亲的去世,关系一直不好。袁歌看着母亲的相片,想起自己因为母亲去世被人嘲笑,是谷峤帮了自己,两人因此成为好朋友,还约定一起考入上海的大学,以后一起留在上海。谷峤离完婚,潇洒地走向等待着自己的袁歌。两人一起开车回了上海,谷峤问袁歌接下来去哪里,袁歌说带她勇闯上海滩。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一辆豪华跑车停在蚌埠市中心的商场门口,销售出来迎接车主谷峤,说该改口叫她栾太太了。谷峤走进店里,故意为难一个叫莉莉的销售给自己试衣服,然后买了除了莉莉试过之外的所有衣服走了。此时的上海,袁歌正在和客户在高尔夫球场谈生意,面对客户的刁难,她帅气丢掉高尔夫球杆,转身离开。助理郑宴熙担心项目会黄,袁歌却告诉助理,她做过调查,那个客户是在虚张声势。果不其然,对方很快主动打电话要求签合同。袁歌回来老家参加闺蜜谷峤的婚礼,却发现谷峤状态不对,谷峤借口自己可能只是婚前恐惧。婚礼上,谷峤发现那个莉莉就坐在台下,而栾宇竟然带着莉莉之前推荐过自己却没买的袖扣。谷峤回忆起婚礼前几天,莉莉给自己发来的她和栾宇在自己婚床上的亲密合照,而栾宇的谎话连篇让谷峤没办法再继续这场婚礼,谷峤甩开了栾宇要给自己带上的结婚戒指,斥责栾宇的出轨,栾宇的母亲上来给了谷峤一个巴掌,婚礼顿时乱成一团,袁歌趁机拉着谷峤离开。

  • 袁歌连夜开车带着谷峤回了老家,准备和栾宇离婚。结果栾宇没来,栾宇的母亲带着律师来了,栾母说现在是他们家要跟谷峤离婚,还让谷峤赔他们家八百万,说这些钱都是这几年栾宇给谷峤花的钱。幸好袁歌早有准备,带着知名律师前来,让他和栾宇母亲谈,自己拉着谷峤离开。律师谈完后告诉谷峤,那笔钱里有一笔谷峤父母为了她弟弟结婚买房子借的195万,这笔钱必须还。谷峤回家后让父母卖房还钱,父母却觉得谷峤已经毁了自己的婚姻,难道还要毁了弟弟的幸福吗?谷峤只能说钱自己还,但这个婚她必须离。袁歌被父亲逼着去相亲,相亲对象说希望两人能早点结婚生子,袁歌直接告诉对方自己不能生孩子。回家后,袁父怪袁歌不想去就不去,干嘛这么说,袁歌却让父亲别再管自己的事,父子俩因为袁歌母亲的去世,关系一直不好。袁歌看着母亲的相片,想起自己因为母亲去世被人嘲笑,是谷峤帮了自己,两人因此成为好朋友,还约定一起考入上海的大学,以后一起留在上海。谷峤离完婚,潇洒地走向等待着自己的袁歌。两人一起开车回了上海,谷峤问袁歌接下来去哪里,袁歌说带她勇闯上海滩。

  • 袁歌陪傅梅吃早茶,把借条给了傅梅,原来袁歌帮谷峤还的两百万是借傅梅的。傅梅心疼袁歌这些年心思都在工作上,说杜秉文来了正好可以给她减减压,让她有时间去谈谈恋爱,还给袁歌介绍了一位郑先生,让她去见一见。谷峤卖包时遇到了一个“名媛女”楚楚,让谷峤给她拍了很多照后只买了一个最便宜的包。谷峤想到袁歌的话,决定考虑自己接下来的打算。杜秉文再次跟袁歌提出联名的事,还说自己约到了奢侈品DV的负责人,袁歌和杜秉文一起去见负责人的路上,两人回忆起大学时期杜秉文给袁歌告白,结果害得袁歌出嗅的事。谷峤把袁歌冷淡风的家收拾得有了家的气息,还把袁歌过期的卫生巾都丢了,袁歌因为生病的事对卫生巾有些敏感,被谷峤以为她生气了。谷峤第二天醒来发现袁歌一早就去上班了,于是带了早饭给袁歌送去,楼下遇到了杜秉文,杜秉文觉得谷峤这么聪明,如果当初留在上海说不定混得比袁歌还好。谷峤来到袁歌的办公室,看着如此豪华的公司,问袁歌姝美是否还招人,袁歌犹豫了一下说不招人。

  • 姝美公司开周会时,傅梅夸赞杜秉文搞的联名活动很成功,杜秉文趁机提出成立一个高端子品牌,拓宽客户群体。袁歌提出反对意见,两人针锋相对,杜秉文早有准备,提出可以直接收购瑞士高端品牌Lisa。袁歌觉得不可行,但傅梅还是同意了杜秉文的方案。袁歌只能叮嘱杜秉文有了成熟方案再公布,不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谷峤上了一天班,筋疲力尽回到家,理解了袁歌为什么总点外卖,因为自己累了一天也什么都不想干。谷峤看到杜秉文送给袁歌的瑞士特产——手表,说送手表的寓意就是把所有时间都给你,袁歌说就算全天下男人死光了自己也不会喜欢杜秉文。杜秉文带Lisa的负责人史密斯先生去公司参观,电梯里遇到了来找他算账的渠道商们。原来渠道商们听到了姝美要做高端子品牌的传闻,担心影响自己的利益,所以来公司找杜秉文算账。杜秉文不希望搞砸史密斯的参观,自己去接待了渠道商们。谷峤无意抢了主管的客人,被主管针对,让她去街上发传单。谷峤却觉得就算是大海捞针也是一种方式,自己一定会努力的。

  • 袁歌喝多了,被路过的郑晋男带上车。袁歌上车后就睡着了,郑晋男无奈只能带着袁歌回了自己家。谷峤回家后打不通袁歌电话,只能打给杜秉文,杜秉文说袁歌被男朋友接走了,谷峤想起之前袁歌说在婚恋网上注册会员的事,大呼袁歌有效率。袁歌在郑晋男家里醒来,发现郑晋男并没有趁人之危,还给自己做了早饭,玫瑰网的红娘因为袁歌多次的爽约说不做她的生意了,袁歌想到找男友的困难度,决定给郑晋男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袁歌回家洗澡,让谷峤给自己拿内衣,谷峤正好看到了袁歌的病例,却没来得及问袁歌。杜秉文让朋友帮自己调查这位情敌郑晋男。郑晋男为了追袁歌煞费苦心,袁歌终于答应和郑晋男约会。郑晋男约了袁歌去汽车电影院看电影,杜秉文故意打电话给袁歌,说工作的事需要袁歌确认,袁歌心系工作心不在焉,最后还是决定回公司加班,郑晋男虽然生气却无可奈何。谷峤准备去上班,听到袁歌接到了同学聚会的电话,谷峤觉得同学会是个推销的好机会,决定去参加同学会。袁歌担心谷峤,决定陪她一起去。

  • 为了帮谷峤,袁歌让郑宴熙找一个生面孔,去谷峤工作的店里找她办卡。谷峤在店里工作,正好外卖到了,谷峤发现姗姗之前跟自己说外卖是30,其实是满减之前的价格,此时有客户打电话给谷峤,谷峤得知昨晚姗姗是冒了她的名给客户办的卡。袁歌找的人来店里办卡,指名要谷峤,姗姗为了偷偷抢客户,说谷峤不在,谷峤此时却走了出来。姗姗假模假样恭喜谷峤终于开单,谷峤直接和姗姗说自己什么都知道了,让姗姗别装了。姗姗反过来怪谷峤名牌大学毕业,又有那么有钱的闺蜜,为什么要跟自己抢生路?谷峤坦然表示自己也是在靠自己的努力赚钱,自己问心无愧。袁歌代表姝美和Lisa的史密斯先生签约成功,成功收购了Lisa。郑晋男约袁歌吃饭,杜秉文故意带着史密斯先生也去同一个饭店吃饭,提议大家一起拼桌,又借机提出让袁歌和自己一起帮史密斯先生找一个故人。姗姗遇到一个要退卡的难搞的客户,故意把那个客户推给谷峤,害得谷峤被客户泼热水。谷峤回头也泼了姗姗一脸水,让姗姗别再对自己耍心思。谷峤发现客户是那天买自己包的楚楚,为了开单,谷峤决定搞定楚楚。

  • 姝美合作的广告公司到期了,袁歌让品牌总监杜秉文去搞定这件事,杜秉文提出和更高端的广告公司蓝鹰合作,袁歌担心报价问题,杜秉文却说自己会搞定,袁歌还是不放心,让郑宴熙去配合杜秉文。楚楚给谷峤培训“圈层文化”,告诉她要把自己塑造成那个圈层的人,才会吸引人脉,但谷峤听来这不就是混圈女。楚楚给谷峤培训完后,让她陪自己参加一个酒会,还让她伪装成一个商学院毕业的人,配合自己结实人脉,不然自己就退卡,谷峤为了业绩只能答应。袁歌到了公司,发现郑晋男以她的名义点了下午茶给公司的员工,袁歌不想欠人情,于是买了礼物还给郑晋男,郑晋男愈发觉得袁歌不一样,他邀请袁歌去参加朋友的一个酒会,袁歌犹豫后还是答应了。袁歌和谷峤在同一个酒会遇到了,袁歌看到了谷峤身边的“名媛女”楚楚,谷峤也看到了袁歌身边之前给自己递过房卡的郑晋男。两人回家路上吵了起来,谷峤生气下车,躲进了便利店避雨,袁歌回了家,却心神不宁担心着谷峤。直到深夜,谷峤才回家,两人明明都担心彼此,却都在赌气。

  • 姗姗带着那天在酒会上认识的Alex去SPA馆办卡,谷峤意外听到Alex结婚了,赶紧告知姗姗,姗姗却说自己知道,还说只要Alex能帮到自己,是否结婚自己不介意。谷峤想起自己被小三毁掉的婚姻,拒绝了姗姗充卡的请求。姗姗气得投诉了谷峤,谷峤不肯道歉,主管直接开除了谷峤。袁歌下班后不愿意回家,在日料店呆着,杜秉文来劝袁歌,希望袁歌能和谷峤和好,顺便又提起了郑晋男。袁歌知道自己和谷峤的根源在于郑晋男,决定去找郑晋男说清楚。杜秉文却以为袁歌是要去和郑晋男约会,难过得喝起了酒。袁歌到了郑晋男家,告诉郑晋男两人不合适,郑晋男说了一堆情话,就在袁歌有些感动时,一个女生突然出现在郑晋男家里,袁歌意识到谷峤是对的,这个郑晋男就是个海王。袁歌回到家,告诉谷峤她和郑晋男分手了,这个郑晋男就是个渣男,谷峤也告诉袁歌自己辞职了,那个楚楚如袁歌所说确实没底线。姐妹两人和好后,一起躺在床上说着知心话,袁歌觉得谷峤这些日子成长了很多。

  • 谷峤来姝美面试,发现杜秉文竟然是面试官之一。在杜秉文的提点下,谷峤成功通过了面试。谷峤离开时遇到了郑宴熙,谷峤希望郑宴熙帮她的身份保密。袁歌约见GK的负责人,成功说服了对方给姝美一个机会,但对方提出一个条件:只要姝美能在一个月内进驻A类商场,就答应和姝美合作。杜秉文因为担心袁歌拿不下和GK的合作,去找傅梅想取消袁歌的军令状,傅梅却表示自己对袁歌有信心。杜秉文还是担心袁歌无法搞定GK,决定去帮袁歌托底,先搞定蓝鹰。杜秉文约了蓝鹰的Maggie在酒店楼下见面,却遇到了郑晋男和一个女生约会,杜秉文直接上前,一脚把郑晋男揣进水池里,两人大打出手。谷峤第一天去GK上班,和袁歌商量两人在公司里要装作不认识,两人在电梯里遇到了脸上挂伤的杜秉文。杜秉文拿到蓝鹰的合同来找袁歌,袁歌却坚持要搞定GK。谷峤第一天上班,因为excel都不会而被人嘲笑,袁歌约谷峤来安全出口见面,给了她仙人掌当入职礼物,谷峤说自己一定会努力适应职场工作的。杜秉文约谷峤一起吃午饭,谷峤得知杜秉文脸上的伤是打郑晋男留下的。

  • 谷峤在公司里什么都不会,还要让身为经理的郑宴熙亲自教他,王美看不过去,让谷峤去做市场调查。谷峤在做市场调查时,看到路边有个女孩在哭,上前哄她,谷峤从女孩手中拿的画上看到她叫灵灵,女孩告诉灵灵自己想找妈妈。杜秉文带着袁歌来天台看夕阳,劝解袁歌,袁歌告诉杜秉文他刚来公司时自己很看不惯他的作风,现在觉得他做的事情都还不错,希望两人一起为了姝美而努力。两人一起在阳台吹着风。谷峤把灵灵送到熊启明家,原来灵灵是GK的熊启明的女儿。熊启明想起之前谷峤来GK找自己的事,为了感谢谷峤,让她以后有事都可以找自己帮忙。袁歌带着和星光商场的合同去GK找到sherry,拿出了合作合同,sherry说带袁歌去找熊启明,结果熊启明临时出差,没有他的确认合同签不了。袁歌等不及,决定去机场拦截熊启明。谷峤给袁歌打电话时得知此事,说去机场拖住熊启明。谷峤在机场候机厅费尽全力想拖住熊启明,甚至差点被熊启明误会,终于拖到袁歌到来,合同的事也终于搞定。袁歌和谷峤开心地在家里喝酒庆祝。

  • 熊启明出差回来后约谷峤吃饭,说灵灵一直提起谷峤,问谷峤有没有兴趣给灵灵做家教,一个月一万,谷峤有些心动。回家后,袁歌跟谷峤分析说熊启明没有这么简单,不希望她去当家教。姝美公司聚餐,大家各自拼车去地点,郝帅拉着谷峤坐杜秉文的车,路上不停撮合两人。王美、夏梦、郑宴熙和袁歌一辆车,路上夏梦吐槽谷峤,郑宴熙赶紧打断了她的话。席间郝帅又各种撮合谷峤和杜秉文。吃完饭大家一起去唱K,郝帅提议玩游戏,大家都借着玩游戏说着真心话。在谷峤的助攻下,袁歌和杜秉文深情对视。游戏玩到后面,王美忍不住爆发,讽刺谷峤同时勾搭杜总和郝帅,为了上位不择手段。袁歌站出来替谷峤说话,说他俩和杜秉文是大学同学,而且她眼中的谷峤正直且努力,说完有事先离开了。

  • 郝帅终于发现杜秉文喜欢的是袁歌。袁歌回忆着昨晚和杜秉文的对视有些心动,此时杜秉文给袁歌送早饭,骗袁歌说是打包的,但袁歌打开饭盒却发现里面是个爱心图案。公司其他人知道谷峤和袁歌的关系后,什么事都不敢让谷峤做,谷峤却主动揽过做问卷调查的工作,郝帅也提出帮谷峤一起去做问卷调查。午饭间,谷峤推理出杜秉文和郝帅的关系,郝帅让谷峤保密。两人聊起杜秉文和袁歌,决定一起帮忙撮合袁歌和杜秉文。回公司的公交车上,郝帅一直默默看着身边的谷峤。有用户来姝美总部投诉,说在洲山专柜买的面膜过敏,袁歌出面解决了这件事,却发现那个面膜是假货,只是模仿得很像。傅梅怀疑这件事和华南地区销量下降有关,让袁歌和杜秉文去洲山调查。谷峤下班时接到熊启明家保姆的电话,说灵灵在家里哭,谷峤赶来陪着灵灵,灵灵让谷峤陪自己找妈妈,谷峤借口太晚了,陪着灵灵画画。熊启明送谷峤回家,谷峤说自己以后想多来陪陪灵灵,不过不是做家教,而是以朋友的方式。

  • 杜秉文醒来看到在旁边守着自己的袁歌,问袁歌是不是担心自己,袁歌嘴硬说自己只是担心姝美。杜秉文很快痊愈,假货的事也得到了解决,袁歌急着回公司处理后续的事,杜秉文却想趁机和袁歌多呆几天。杜秉文和袁歌去了海边散心,杜秉文带着自己最好的红酒和袁歌庆祝,两人说笑着在海边的夕阳下喝着酒。杜秉文说起自己来姝美就是为了袁歌,聊起这段日子所有的相思和纠结,痛苦和幸福。杜秉文问袁歌如果自己当初认真追她,她会同意吗?袁歌借着酒意吻了杜秉文,说这就是自己的回答。谷峤有空就去陪着灵灵,灵灵说如果谷峤能每天都在家里就好了。因为灵灵的关系,谷峤和熊启明的关系也变得好了起来。熊启明送谷峤回家,谷峤就公司的事咨询熊启明,因为自己和副总裁是闺蜜,在公司被人“照顾”的同时又被瞧不起。熊启明建议谷峤可以换个部门和领导。

  • 杜秉文跟郝帅吐槽袁歌总在躲着自己,郝帅觉得袁歌是为了避嫌,毕竟他俩的职位都比较敏感。杜秉文说自己可以辞职,反正他来姝美就是为了袁歌。谷峤请市场部的人吃饭,提起自己转品牌部的事,感谢大家这段时间对自己的照顾。谷峤喝多了,郝帅主动提出送谷峤,到了袁歌家后就开始装醉,给杜秉文打电话来接自己,其实是为了给袁歌和杜秉文制造私下的相处空间。杜秉文接到郝帅电话飞奔着赶来,袁歌和杜秉文在厨房煮醒酒汤,借机聊起了天。谷峤来到洗手间,郝帅怕谷峤打扰到杜秉文和袁歌的相处,赶紧捂住谷峤的嘴,郝帅借机亲住了谷峤,被谷峤生气推开。回家路上,杜秉文和郝帅兄弟二人聊起袁歌和谷峤,杜秉文把郝帅赶下车。袁歌也跟谷峤聊起郝帅的事,谷峤觉得郝帅就是个小屁孩,自己根本不会喜欢他。谷峤在公司遇到来拜访傅梅的熊启明,谷峤赶紧躲了起来。郝帅来找谷峤看到这一幕,谷峤威胁郝帅不许提昨晚的事。谷峤正式成为杜秉文的助理,杜秉文让谷峤去对接GK,而对接广告公司的事之前都是郑宴熙在负责。

  • 谷峤在熊启明不在家的时间来偷偷看灵灵,让灵灵别告诉熊启明,但还是被保姆说漏嘴了。灵灵告诉熊启明自己很喜欢谷峤,希望谷峤和熊启明能和好。杜秉文和袁歌在公司进行着地下恋情,下班后,两人也选在离公司很远的地方约会。Lisa上线后很成功,傅梅希望可以增加产量,袁歌却因为资金流吃紧持保守态度。洲山假货数量出来后,袁歌希望把钱先放在假货问题上,傅梅却觉得Lisa更重要,两人之间有了分歧。熊启明来找傅梅,对于姝美转型高端市场提出了认可,傅梅更认定了要把姝美转型。熊启明在楼下遇到了谷峤,说自己在楼下咖啡厅等她。郝帅看到这一幕有些吃醋。熊启明给谷峤道歉,告诉她其实灵灵的妈妈去世了,谷峤也赶紧向熊启明道歉。熊熊启明邀请谷峤明天来参加灵灵的生日聚会,谷峤答应了。谷峤准备离开,看到郝帅在旁边拿菜单遮着脸在偷听,谷峤明确告诉郝帅两人不可能,自己喜欢成熟稳重的。为此,郝帅专门穿了正装带着眼镜,一副成熟打扮去上班,但谷峤看都不看郝帅一眼。

  • 谷峤按照郑宴熙给的建议让GK给姝美投放高端的自媒体,结果出现了问题,郑宴熙在会前把情况告诉了袁歌,希望袁歌不要在会上让谷峤难堪。袁歌在会上批评了谷峤,杜秉文护着谷峤,也被袁歌说让他不要拔苗助长,谷峤被郑宴熙阴了一招,有苦说不出。 谷峤来GK开会,拜托sherry重新为姝美进行一波精准推广,希望弥补自己的错。Sherry来找熊启明说明情况,熊启明却说谷峤是甲方派来的代表,希望sherry注意她的工作态度。谷峤约郑宴熙来天台,问她为什么害自己。郑宴熙也不演了,说自己就是看不惯谷峤像个蚂蝗精一样吸袁歌的血。谷峤看出郑宴熙是嫉妒,说这件事自己认了,但奉劝郑宴熙以后不要使小伎俩。谷峤找杜秉文诉苦,觉得袁歌不相信自己,杜秉文点出袁歌批评她其实是为了保护她,不然别人会更加在背后嘲讽谷峤。杜秉文还说袁歌工作起来六亲不认,谷峤反过来护着袁歌,不许杜秉文说袁歌不好。杜秉文找袁歌道歉,认真反思了自己的错误,终于逗笑了袁歌。

  • 郝帅打电话约熊启明见面,声称自己是谷峤的男朋友。熊启明一眼就看穿了郝帅的目的,说可以和郝帅公平竞争,说完起身离开。谷峤来图书馆补习营销知识,遇到了袁歌。谷峤还在赌气,袁歌主动道歉,说自己相信谷峤,也比任何人都希望谷峤能好,两人和好如初。袁歌知道杜秉文让谷峤做Lisa的品牌讲座,主动帮谷峤做PPT。杜秉文请袁歌、谷峤吃饭,两人在谷峤面前秀着恩爱。郝帅过来找杜秉文,二话不说拉着谷峤离开。郝帅让谷峤以后离熊启明远点,还说熊启明亲口承认对谷峤有想法,谷峤明确表示不管自己喜欢谁,也绝对不会喜欢郝帅。袁歌回家后告诉谷峤,自己相信她能处理好和熊启明的关系。谷峤再次见到熊启明有些尴尬,却发现熊启明并没有像郝帅说的那样可能是喜欢自己。袁歌刻意提点郑宴熙,让她做人做事要求无愧于心。谷峤给全公司的人做Lisa的培训,投屏突然出现了问题,谷峤靠着自己这段时间的积累顺利解决了问题,赢得了所有人的认可。

  • 袁歌和谷峤回到家,看到袁歌的父亲在家门口等着,说来旅行顺便看看袁歌和谷峤。谷峤热情招待袁父,袁歌却忙于工作。吃饭间袁歌和袁父发生了口角。饭后袁父找到袁歌,说自己也很后悔当时没有照顾好袁歌和她妈妈,希望不要影响袁歌对婚姻的看法。袁父带来了谷峤父母让给谷峤带的家乡特产,谷峤忍不住问袁父关于自己父母的事,得知自己父亲为了赚钱去工地打工,导致腰受伤了。谷峤终于和父母通了电话,得知父母都找了新工作,决定和她一起还债。第二天,袁歌醒来发现父亲已经留下一个纸条然后走了。其实袁父是在医院住院,医生来查房,问袁父联系到女儿了吗,没有她的签字无法进行手术。隔壁病床的孙阿姨都看不下去了,吐槽袁歌不孝顺。谷峤为姝美产品做的联名方案受到了杜秉文的认可,谷峤提出想和著名的国漫画家白雪合作,将国民品牌和传统文化结合,杜秉文全权交给了谷峤负责。孙阿姨的儿子孙斌劝袁父应该把生病的事情告诉女儿,袁父还是不想告诉袁歌。孙斌担心袁父耽误手术,于是来姝美找到袁歌,把事情告诉了她。袁歌赶到医院,明明是担心父亲,开口却是责怪的话。

  • 谷峤去谈白雪的版权,却发现郑宴熙已经提前到了,虽然郑宴熙说是来配合谷峤的,却在处处抢白谷峤的话,还私下告诉王总说谷峤就是一个事事都需要请示领导的助理,还是跟自己沟通效率会跟高一点。在跟傅梅汇报时,郑宴熙更是把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袁父做完手术修养的这两天,袁歌每天在医院陪着。孙妈妈对袁歌满口称赞,有意要跟袁父当亲家。孙斌每天帮忙照顾袁父,袁父对孙斌很满意,却告诉孙妈妈还是要尊重儿女自己的想法。谷峤被郑宴熙阴了一招,也决定以其人之道还之。郑宴熙带着好酒约了王总在饭店见面,谷峤却提前告诉王总他们改了地点,约了王总去唱歌。KTV里,王总要对谷峤动手动脚,谷峤巧妙化解,借口去洗手间,回来时却看到郑宴熙正在和王总勾肩搭背,还喝起了交杯酒。谷峤去洗手间打湿衣服,做出了豁出去的打算,最终却选择了放弃。谷峤失望地一个人在街边吃东西,却突然收到了王总的电话,让谷峤来签合同,还说像郑宴熙那种耍心思的女孩他见多了,他看了谷峤的策划案,还是更认可谷峤的能力。

  • 杜秉文回了上海要去找袁歌,正在医院的袁歌只能迅速赶回家。杜秉文看到袁歌从身后跑过来,问她去哪里了,袁歌怕杜秉文再问什么,直接亲住了杜秉文,然后让杜秉文赶紧回家休息。傅梅专程来看望袁父,还说要给袁父升级VIP病房,孙妈妈默默看着这一幕。并不知道袁歌已经恋爱了的傅梅和袁父聊起了袁歌的终身大事,孙妈妈听到袁歌是单身后,更加确定要撮合孙斌和袁歌在一起。杜秉文回来找傅梅汇报出差成果,说已经搞定了四大城市的门店。杜秉文问傅梅为什么没看到袁歌上班,这才得知袁歌父亲生病住院的事。杜秉文去医院拜访袁父,袁歌却说杜秉文是同事,杜秉文气得放下东西就走。袁歌追出来解释,觉得两人刚在一起,怕父亲知道自己有男朋友后催婚,事情会变得复杂,希望杜秉文给自己时间想一想,杜秉文生气离开。谷峤得知此事,觉得袁歌就是因为原生家庭的问题而不相信婚姻,劝袁歌给杜秉文一个机会。

  • 袁歌去找杜秉文,杜秉文却扭头去跟别人说话,故意不理会袁歌。谷峤去劝杜秉文,说其实袁歌和杜秉文在一起后,已经在慢慢改变了。杜秉文却还是赌气。杜秉文为了奖励谷峤搞定国漫版权,给了谷峤一个邀请函,让谷峤去参加一个行业交流会,见见世面。谷峤在交流会遇到了王哥和熊启明,意外得知王哥决定和自己合作是因为熊启明给他打了招呼。谷峤想起自己那晚的豪言壮语,却意识到自己是靠捷径才拿下的合同。孙斌来安慰袁歌,他猜到了杜秉文和袁歌的关系。说自己也有一个三年的女朋友,但不敢告诉他妈,所以他理解袁歌,还说袁歌以后有心事都可以告诉自己。谷峤把熊启明帮自己的事告诉了袁歌,袁歌却觉得熊启明和谷峤现在的关系很危险,希望谷峤和熊启明保持距离。谷峤约了熊启明见面,说自己以后可能没那么多时间去熊启明家了,熊启明却说自己不会让谷峤困扰,但希望谷峤可以继续多陪陪灵灵。

  • 袁父明天就可以出院了,谷峤来看袁父,讲述了杜秉文对袁歌多年的等待和追求,说杜秉文就是不擅长表达,终于化解了袁父对杜秉文的误会。袁父说明天自己出院,让杜秉文也来接自己。谷峤去申请广告投放,sherry却说需要熊总的特批。谷峤并没有找到熊启明,但第二天sherry却告诉谷峤说熊启明批了。杜秉文和袁歌来接袁父出院。三人回到家里,杜秉文和袁父两人尴尬聊天,气氛很奇怪。袁歌回到公司后,傅梅提出准备进驻海外市场的打算,袁歌却觉得这个想法暂时不可行。杜秉文告诉谷峤,她因为搞定了联名,自己跟傅总申请给升职加薪,已经通过了。袁歌和杜秉文来天台角落约会,却误听到郑宴熙和王美讨论谷峤升职加薪的事。袁歌回到办公室后,告诫郑宴熙放平心态,郑宴熙却觉得袁歌根本就是偏心。谷峤买了一堆菜回家庆祝自己升职加薪,为了给杜秉文和袁父创造相处空间,故意说让杜秉文来做饭。结果杜秉文还没来,孙斌先以送象棋的借口来了,还积极做起了饭,杜秉文拿着红酒前来,却看到孙斌端着菜从厨房出来。

  • 网上突然爆出来白雪抄袭,姝美和白雪的联名产品也受到影响,袁歌来到公司召集大家紧急开会,让杜秉文和谷峤去调查清楚这件事。此时,微博爆料者“贾龙”突然扬言今晚要直播公布白雪抄袭的证据。杜秉文和谷峤去找王总,王总假装要跳楼,杜秉文和谷峤却根本不吃这一套。王总无奈只能把白雪的地址给了两人。但白雪家门口已经蹲了不少记者,他们说白雪根本不在家。傅梅在美国陪女儿吃饭,得知抄袭的事后立刻让助理小豹给自己订票赶国,宝娜生气离开。袁歌带着郑宴熙去找这位贾龙,袁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贾龙取消直播。贾龙却根本不相信袁歌的话,说自己爷爷当时去姝美跟他们说过情况,一个叫谷峤的员工说会处理结果根本没有处理,还把自己爷爷气住院了。除非袁歌开除这位叫谷峤的员工,否则自己不会取消直播。眼看直播时间越来越近,为了给姝美争取时间,郑宴熙忍不住把贾龙的话告诉了公司所有人,现在没时间调查,只能先开除谷峤。袁歌只好打电话给贾龙,说同意开除谷峤,此时谷峤却出现在公司会议室门口,听到了袁歌的话。谷峤收拾行李离开了袁歌家。

  • 谷峤出来找房子,却发现附近的房价超出她的预算太多,最便宜的合租房押一付三之后也要一万多。袁歌和杜秉文约见贾龙,说已经准备终止和白雪的合作了,并且提出希望和贾龙的爷爷贾老建立合作,一同支持原创,弘扬国粹。袁歌希望和贾老见面,其实是希望可以问清楚谷峤的事情,却遭到了贾龙的拒绝。杜秉文约谷峤吃饭,其实是替袁歌和谷峤创造机会见面。谷峤去了地方看到是袁歌而不是杜秉文,立刻就要走,袁歌把当时的情况解释给谷峤听,谷峤却依旧觉得是袁歌不相信自己,说完直接离开。谷峤翻朋友圈时看到王美在找室友,于是立刻打电话给王美。谷峤跟着王美来到出租屋,看着破旧的小区、狭小的卧室、杂乱的客厅、脏兮兮的洗手间,第一次见识到上海一地鸡毛的一面。杜秉文来袁歌家做饭,袁父问杜秉文谷峤什么时候回来,结果杜秉文说错了谷峤出差的地方,虽然杜秉文搪塞了过来,但袁父其实已经看了出来。夜里,袁父来给袁歌送牛奶,告诉袁歌如果谷峤工作忙完了,就让她早点回来。

  • 白雪楼下的媒体人都散去了,谷峤却还一个人在那吃着泡面等着。熊启明来到白雪家楼下,看到这一幕,下车陪着谷峤一起等。袁歌因为郑宴熙不顾公司利益栽赃陷害谷峤,决定开除郑宴熙,但看在师徒情分上,考虑到郑宴熙被开除后职业生涯就毁了,袁歌让郑宴熙交接完工作后,自己提出离职。谷峤终于在楼下蹲到了白雪,白雪坚持自己没有抄袭。谷峤觉得既然白雪没有抄袭,那可能是贾龙撒谎,决定去会会这个贾龙。与此同时,熊启明已经找到了贾龙所在的公司,暗示贾龙只要他不再维权,就给让他去GK担任市场部经理。一直在公司被领导欺负的贾龙有些动心。袁歌准备去找贾老签合同,路上却得知贾龙发声明说白雪并没有抄袭,只是灵感撞了。袁歌觉得这件事有蹊跷,傅梅却觉得既然事情解决了就别追究了。袁歌提出事情解决了,让谷峤回来继续上班,傅梅同意。谷峤去贾龙的公司找贾龙,却得知贾龙已经离职了。袁歌给谷峤道歉,让谷峤继续回来上班,谷峤说这些日子她也想了很多,她理解袁歌。两人话没说完,袁歌就因为工作继续去忙了。

  • 谷峤和袁歌一起吃饭,袁歌想起自己和杜秉文的事,决定和傅梅坦白,自己辞职,谷峤劝袁歌和杜秉文好好聊聊,但是袁歌已经下定了决心。第二天,杜秉文到公司,看到那张自己和袁歌的那张照片竟然贴在公司墙上。照片其实是前台范范贴的,她和公司张伟的办公室恋情被发现,为了不被开除,所以利用这张照片想让傅梅破除这个规矩。杜秉文去找傅梅,提出离职,傅梅却告诉杜秉文,他来之前,袁歌说了同样的话。袁歌和杜秉文商量过后,决定先分手。谷峤冲到袁歌办公室责怪袁歌,出来后黑着脸,公司其他人更是认定了袁歌和杜秉文就是分了。夜里,杜秉文全副武装来找袁歌,原来两人提出离职后,傅梅以公司需要两人为由,希望两人先假分手。谷峤来找杜秉文,劝他好好演戏别出破绽,其实谷峤早都看出来了,是故意配合他们演戏。袁歌在楼下偶遇孙斌,得知孙斌调到了这边银行的分行了,袁歌发现孙斌状态不对,两人正聊着天,这一幕被杜秉文看到,杜秉文有些吃醋。晚上,杜秉文带着袁歌来看星星,杜秉文畅想起了和袁歌的未来。

  • 熊启明送谷峤回家,看着谷峤住的地方,有些心疼她。谷峤回家后,发现舍友们因为这个月电费涨了五十的事在吵架,谷峤主动说这个钱自己出,还把熊启明给自己的水果和大家分了,王美告诫谷峤这么下去会吃亏的。袁歌把两人的合照相册寄了一份给谷峤,谷峤放在了床头。第二天,合租女生许灵儿来找谷峤借包,王美再次告诫谷峤,这么下去他们会愈发得寸进尺,谷峤却不置可否。熊启明来接谷峤陪灵灵春游,被许灵儿看到拍了下来。谷峤和熊启明陪灵灵春游,灵灵看到草坪上的小朋友们玩游戏,很心动,谷峤带着灵灵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熊启明也加入其中,谷峤差点摔倒,熊启明上前扶住了谷峤。熊启明发现谷峤脚磨破了,买了药和创可贴给她贴上。杜秉文约袁歌吃饭,袁歌却接到孙妈妈的电话,说孙斌和自己吵架后一天都没回家了,袁歌在江边找到了喝多的孙斌,得知孙妈妈觉得孙斌女友很普通,逼着两人分手,女友也逼着孙斌和自己结婚。孙斌拿起抑郁症药物的药瓶吃药,袁歌得知孙斌竟然有抑郁症。

  • 谷峤去质问合租女生许灵儿是不是动自己东西了,许灵儿说自己只是借首饰用用,不承认碰了谷峤的相框,谷峤在垃圾桶里找到了已经脏兮兮的自己和袁歌的合照,气得一巴掌打过去,两人大打出手,一起被带到了派出所。派出所民警让两人互相道歉后,让他们通知家属或朋友来领人。谷峤打电话给袁歌,袁歌正在洗澡没有接,谷峤只能打电话给熊启明。第二天上班时,袁歌发现谷峤不对劲,谷峤却没告诉袁歌昨天发生的事。傅梅找到袁歌,说有资本想收购自己朋友的公司,问袁歌怎么看,袁歌直接提出了反对意见,说很多品牌被国外资本收购后都没落了,傅梅明白了袁歌的意思,直接让熊启明帮自己拒绝了Davin。郝帅毕业后回国内的一家投资公司实习,杜秉文和袁歌跟郝帅吃饭,郝帅却一直在打听谷乔的近况。熊启明送谷峤回家,门口遇到了那个合租女生许灵儿,许灵儿讽刺谷峤傍大款,熊启明不想看到谷峤受委屈,提出让谷峤来自己家住,谷峤拒绝了熊启明,说自己可以处理好。袁歌发现谷峤总是躲着自己,去问王美才知道那天晚上谷峤打架进警局,给自己打电话自己没接的事。

  • 郝帅来找谷峤道歉,谷峤依旧和郝帅保持着距离。谷峤下班后把出租屋收拾干净,还给合租女生道了歉,大家借此和好,谷峤提议大家按照值日表以后把出租屋收拾干净,好的环境也能带给大家好的心情,所有人都表示了支持。谷峤的出现让这个出租屋变得温暖起来。熊启明把傅梅拒绝宝莱集团的事告诉了Davin,建议他考虑别的护肤品公司。Davin却坚持要收购姝美,希望熊启明一定要帮忙。谷峤去对接GK,她已经越来越专业了。谷峤开完会约了熊启明见面,两人还没说几句,谷峤就收到了弟弟谷亮发来的视频,说他在袁歌家。原来谷亮来了上海,打电话给谷峤不接,于是去找了袁歌。谷峤赶到袁歌家带走了弟弟,给他在酒店开了房,让他住一晚就赶紧离开。谷亮说自己来是有正事,还说自己赚钱了,说完还给谷峤转了钱。谷峤把钱退了回去,却还是有些感动。孙斌来给袁歌送饺子,被杜秉文看到有些吃醋。杜秉文吃光了孙斌送来的饺子,第二天又替袁歌把保温盒还给了孙斌,说饺子都被自己吃了。杜秉文提醒孙斌公司人多嘴杂,袁歌毕竟是女生,以后有事还是找自己比较好。

  • 袁歌看出来谷峤已经喜欢上了熊启明,说熊启明对谷峤应该也是真心的,鼓励谷峤勇敢去追求爱情。但是谷峤却逃避着自己的内心,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谷峤考虑了很久,还是约了熊启明见面,把自己的情况都告诉了熊启明,她说自己也担心过,不想把熊启明牵扯到自己的原生家庭里,但是现在,她觉得自己已经成熟了,可以处理好一切,谷峤承认自己喜欢熊启明,所以决定正视这段感情。袁歌和杜秉文在家里约会,接到了孙斌的电话,袁歌听出孙斌不对劲,想去找孙斌,杜秉文陪着袁歌一起。两人和孙斌一起吃饭,杜秉文故意支开袁歌,说袁歌是自己的女朋友,让孙斌以后注意分寸,还说孙斌失恋的话自己可以给他介绍女朋友,孙斌尴尬离开。袁歌忍不住告诉杜秉文,孙斌其实有抑郁症,这种病可能有自杀倾向。因为孙斌让自己保密,所以之前也没告诉杜秉文。杜秉文听完有些内疚,回家后查看相关资料,郝帅却觉得这个孙斌不简单,建议让杜秉文带孙斌去见心理医生。杜秉文找到袁歌,说想带孙斌去看医生,自己的朋友杨大夫是著名的心理医生。

  • 华美负责人来姝美和谷峤聊合同的事,说自己很看好姝美,但是郑宴熙之前和自己的上司陈总有过合作,所以直接越过他去对接了自己的上司陈总。不过自己可以和谷峤一起去找陈总,去说服陈总。谷峤在酒店等着陈总,偶遇郝帅送客户离开。两人正在聊天,突然看到陈总扶着喝多了郑宴熙去了楼上。谷峤担心郑宴熙,直接跟着两人去了酒店房间。谷峤听到郑宴熙在房间喊救命,救出了郑宴熙,郝帅护着两人,直接上前揍了陈总。这件事后,袁歌约了郑宴熙见面,郑宴熙告诉袁歌,自己太想成功了,所以才会心态失衡,之前在姝美还有袁歌护着自己,如今只能被停职反省。郑宴熙让袁歌帮自己转达对谷峤的感谢。袁歌鼓励郑宴熙继续努力。GK传媒因为合作的一家公司出现了问题,公司垫付了大额款项,导致资金也出现了问题,其他合作公司也因为此次事件而不准备续约。Sherry建议熊启明答应和宝莱集团的合作,可以解决公司的困局。

  • 谷峤和郝帅为了让杜秉文和袁歌和好,各自分别约了两人吃饭。虽然谷峤和郝帅努力撮合袁歌和杜秉文,但两人还是吵了起来,杜秉文一气之下说自己要让孙斌亲口承认他就是没有抑郁症。杜秉文以客户的名义约了孙斌见面,希望套出孙斌的话。但孙斌提前到了,从服务员口中得知这位客户也定了隔壁的包间,提前猜到了可能是杜秉文做局,于是在杜秉文到了以后,故意做出被杜秉文欺负的样子,直接把整瓶抗抑郁症的药都吃了下去。孙斌还没出门就晕倒了,被送到医院洗胃,医生说再晚到一会后果很严重。袁歌觉得孙斌出事都是被杜秉文逼出来的,杜秉文百口莫辩,提出了分手,然后失望离开。谷峤回家后责怪袁歌不该为了孙斌和杜秉文吵架,但她觉得杜秉文只是赌气说分手,并不会真的跟袁歌分手,让袁歌明天去公司和杜秉文道个歉就好了。但第二天,袁歌到公司却发现杜秉文没有来上班,手机也关机。傅梅告诉袁歌,杜秉文出国出差了。袁歌经过杜秉文办公室,想起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心中难过又不舍。孙斌来找袁歌,说想给杜秉文道歉但联系不上他。

  • 袁歌约了孙妈妈见面,得知孙斌根本没有女朋友,那次离家出走也不是因为分手,而是因为孙斌在公司升职失败。袁歌意识到,孙斌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获得自己的信任。孙斌跟袁歌告白,袁歌却说自己什么都知道了。孙斌告诉袁歌,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喜欢袁歌。袁歌瞧不起孙斌,孙斌却觉得自己没有错,像他这种人,怎么努力都比不上杜秉文,只有不择手段才能获得自己想要的。孙斌的辩解让袁歌彻底看清了孙斌的真面目。袁歌发消息给杜秉文道歉,远在国外的杜秉文看着手机上的消息却没有回复。袁歌找傅梅请假,想去国外找杜秉文。傅梅怕袁歌去了美国会知道自己答应了宝莱集团收购姝美的事,便把收购的情况告诉了袁歌。

  • Davin得知姝美大张旗鼓开发布会的事,来找熊启明兴师问罪。Davin提起姝美之前的危机,那位爆料白雪抄袭的贾龙在抄袭事件过后竟然入职了GK,怀疑熊启明有参与。在Davin威逼利诱之下,熊启明知道自己必须站在Davin这边。熊启明再次试图说服傅梅,傅梅却坚持等发布会后自己才会做决定。姝美联名发布会,本该出现宣传片的时候,突然出现了贾龙的直播视频,贾龙说白雪的作品确实是抄袭了自己,之前自己反口是遭到了姝美员工的威胁。现场顿时乱成一团。而这一切都是熊启明让sherry策划的。发布会的失败,让傅梅决定接受宝莱集团的收购,及时止损。姝美是袁歌和傅梅一步步做出来的,袁歌把姝美当作自己的梦想,梦想的破碎让袁歌难过不已。傅梅又何尝不难过,但她是商人,有自己的利益需要考虑。

  • 谷峤找到记者说明了所有的情况,宝莱集团恶意收购姝美,打压民族品牌,这一切,自己、GK还有宝莱都有错,但姝美没错。谷峤知道这则澄清声明发出去后,自己在行业内也待下去了,于是带着行李离开上海。袁歌在杜秉文家门口等候着杜秉文,终于等到杜秉文出现,两人相拥在一起,终于和好。谷峤回到老家,也终于和父母达成了和解。傅梅看着面前的合同,想起在今年的公司周年庆上,自己和袁歌说的话,傅梅有些犹豫了。此时谷峤的声明被发表,袁歌和杜秉文也来找傅梅提出补救方案,傅梅看大家都在为了保住姝美而努力,决定不卖姝美了。她决定去休假,把公司让给袁歌负责。袁歌决定把姝美和Lisa独立开,把Lisa交给杜秉文,自己负责姝美。袁歌告诉大家,姝美经历了这个风波,接下来会很难,大家看到袁歌如此有信心,都决定留下来一起战斗。袁歌和杜秉文找到老画家贾老道歉,说服贾老和姝美合作,一起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 姝美在大家的努力下终于回归正轨,准备借着活动好好营销一波,拉回销量。活动当天,在大家的努力下,产品口碑逐渐逆袭,销售量不断提高。谷峤带着外卖给大家庆祝,姝美销量回升,谷峤也能顺理成章回到了姝美。大家庆祝完回家,袁歌抱着喝多的杜秉文,告诉杜秉文当初他说分手的时候自己有多痛苦,经历了那次失去,她才知道自己有多爱杜秉文。袁歌说着自己幻想中的两人的未来,她曾经抗拒婚姻,如今却希望和杜秉文有一个家。袁歌拿出自己准备的求婚戒指,让杜秉文给自己求婚。谷峤重新回到了出租屋,出租屋的室友们都在变得越来越好。谷峤来找袁歌,把家里卖房的钱还给了袁歌。谷峤发现杜秉文竟然堂而皇之住进了袁歌家,还当着自己的面和袁歌亲亲我我,袁歌跟谷峤分享自己的求婚戒指,谷峤为两人终于修成正果而开心。傅梅在医院陪着女儿宝娜,昏迷多日的宝娜终于醒来。三个月后,袁歌和杜秉文举办婚礼,傅梅带着宝娜来参加,傅梅为了给袁歌惊喜,给两人的婚礼当司仪。两人的爱情终于修成正果,接受着大家的祝福。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