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影子的少年

7.9
类型: 电视剧 悬疑
年份: 2024
地区: 内地
简介: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一个叫照阳的小县城里,少年被神秘追杀,生死不明。与他一起失踪的另外两名少年也同样人间蒸发。三年后,其中一个少年突然变身“小扒手”,佯装失忆回归家庭。认亲成功的背后真相是破镜重圆还是将错就错?看似再次团聚的家庭背后竟还隐藏着秘密和杀机?老警察暗中调查,一场猫鼠追逐之后,另外两名失踪少年的下落也出现端倪,多起失踪案、拐卖人口案、误杀、谋杀案件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谜底揭开之际,老警察和“失踪少年”也实现了双向救赎,成就这个包裹在悬疑外衣之下的亲情故事。
打包价格:

节目还没有准备好,晚点回来再试试~

剧集列表

(共1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1984 年,6 岁的边杰和 5 岁的豆豆在幼儿园门口玩捉迷藏,边杰目睹了豆豆被人抱走。 1993年 4月17日,15岁的边杰和他的同学王帅、以及社会青年杜一神秘失踪,照阳县公安刑警王士涂负责此案。王士涂儿子豆豆的丢失是他心里的痛,他决心要让每一个走失的孩子重回家庭。调查过程中,前来协助的警察秦勇与王士涂在查案思路上产生分歧,但双方都没有找到相关线索。417专案组暂告解散,倒是王士涂抓到的人贩子郭桂芝,极有可能是当年诱拐豆豆的罪魁祸首。 1996年,王士涂接到传呼消息——疑似边杰的男孩出现在河溪。赴任照阳县公安局刑警队长的秦勇带着边杰的姐姐金燕来到河溪,见到了在公交车上扒窃被抓的边杰。金燕泪流不止,拿出相册给失忆的边杰细数回忆,哭喊着说这就是她的弟弟。回去路上,金燕要给弟弟买鞋,边杰却发现偷偷跟着自己的黄毛。秦勇询问起三年前的失踪一事,边杰只记得自己被卖到河溪了,不知道另外两个失踪同伴的下落,秦勇滋生疑惑。

  • 边杰回到金家,母亲边美珍却不见踪影。一家人赶到照阳三中,看到晴空万里下边美珍却打了把伞徘徊在校门口。金燕告诉边杰,从他失踪后,母亲便每天在校门口等他回家,脑子糊涂,时好时坏。边杰心中不是滋味,从一侧绕进学校。边美珍看到失踪了三年的儿子从学校里走出来,顿时手足无措又激动万分。一家人欢迎边杰回家的晚宴上,在贼窝多年的边杰明显不适应正常的生活。夜晚,他想起了自己在贼窝里的兄弟结巴,二人曾多么希望能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第二天金燕为边杰洗头,好似发现了什么,脸色变得捉摸不定。边杰出门遇上了一路跟踪他的黄毛,逃跑中 撞上前来探访的王士涂和小张。 边杰带二人回家,向两人讲述了一番当年从游戏厅离开后发生的事。王士涂发现边杰床下大小不一的运动鞋,让边杰坐立不安。金满福一家闲逛夜市,王佳看到了回来的边杰,立刻带着母亲和杜父上金家了解真相。边杰以失忆为借口半说半掩,王母失望,杜父却异样地盘问了很多细节。金家满足了小七对家和亲情的所有想象。但另一边,王士涂正悄然对小七的身份展开调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84 年,6 岁的边杰和 5 岁的豆豆在幼儿园门口玩捉迷藏,边杰目睹了豆豆被人抱走。 1993年 4月17日,15岁的边杰和他的同学王帅、以及社会青年杜一神秘失踪,照阳县公安刑警王士涂负责此案。王士涂儿子豆豆的丢失是他心里的痛,他决心要让每一个走失的孩子重回家庭。调查过程中,前来协助的警察秦勇与王士涂在查案思路上产生分歧,但双方都没有找到相关线索。417专案组暂告解散,倒是王士涂抓到的人贩子郭桂芝,极有可能是当年诱拐豆豆的罪魁祸首。 1996年,王士涂接到传呼消息——疑似边杰的男孩出现在河溪。赴任照阳县公安局刑警队长的秦勇带着边杰的姐姐金燕来到河溪,见到了在公交车上扒窃被抓的边杰。金燕泪流不止,拿出相册给失忆的边杰细数回忆,哭喊着说这就是她的弟弟。回去路上,金燕要给弟弟买鞋,边杰却发现偷偷跟着自己的黄毛。秦勇询问起三年前的失踪一事,边杰只记得自己被卖到河溪了,不知道另外两个失踪同伴的下落,秦勇滋生疑惑。

  • 边杰回到金家,母亲边美珍却不见踪影。一家人赶到照阳三中,看到晴空万里下边美珍却打了把伞徘徊在校门口。金燕告诉边杰,从他失踪后,母亲便每天在校门口等他回家,脑子糊涂,时好时坏。边杰心中不是滋味,从一侧绕进学校。边美珍看到失踪了三年的儿子从学校里走出来,顿时手足无措又激动万分。一家人欢迎边杰回家的晚宴上,在贼窝多年的边杰明显不适应正常的生活。夜晚,他想起了自己在贼窝里的兄弟结巴,二人曾多么希望能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第二天金燕为边杰洗头,好似发现了什么,脸色变得捉摸不定。边杰出门遇上了一路跟踪他的黄毛,逃跑中 撞上前来探访的王士涂和小张。 边杰带二人回家,向两人讲述了一番当年从游戏厅离开后发生的事。王士涂发现边杰床下大小不一的运动鞋,让边杰坐立不安。金满福一家闲逛夜市,王佳看到了回来的边杰,立刻带着母亲和杜父上金家了解真相。边杰以失忆为借口半说半掩,王母失望,杜父却异样地盘问了很多细节。金家满足了小七对家和亲情的所有想象。但另一边,王士涂正悄然对小七的身份展开调查。

  • 金燕和边杰在回家路上遭到黄毛和混混们的袭击,边杰受伤住院。 王士涂越发觉得不对劲,不管是从脚的大小,还是耳朵的形状,都指向边杰是假冒的。 秦勇告诉王士涂,黄毛叫这个孩子不是「边杰」,而是「小七」,自己要去趟河溪,调查黄毛所在的贼窝。病房外,王士涂向金满福探试探「边杰」是否有异常,金满福否认。王士涂劝金满福做亲子鉴定令金满福大发雷霆。「小七」出院后,金满福带着他参观自家棉纺厂,表示这以后的一切都是他的,「小七」暗喜。 不死心的王士涂想给「边杰」做笔迹鉴定,他拿到了边杰以前的作文本,还上门让小七填写申领身份证的表格。小七以右受伤为由,左手颤抖写字。借此空挡,王士涂从卫生间顺走了边美珍的头发,又获得了小七喝过水的杯子,他决定要给小七和边美珍做亲子鉴定。小七来找王佳送心意,王佳以不接受施舍为由拒绝。恰逢屋内王母晕倒,王士涂正巧经过,三人急忙将王母送往医院。抢救室门外,王士涂戳破小七身份,小七故作镇定,以帮王佳缴费为由匆匆离开。 小七经过金满福的提醒意识到上了王士涂的当

  • 金家人发现了小七离开的纸条,随之而来的是边美珍的失踪。王士涂立刻意识到,小七可能察觉到了亲子鉴定的事情,做贼心虚逃走了。小七在长途大巴上听见边美珍的寻人启事,内心懊恼不已。王士涂正要告知金家父女关于小七的真相,小七却突然回家,说要去羊村把边美珍找回来。三人意外,王士涂开车带小七前往。路上,王士涂问小七逃走了为什么还折回来,小七说王士涂不会懂。二人开着车,突然一只小动物窜出来,王士涂避让不及,一头扎进路边的面粉厂里。受伤的王士涂恍惚中回忆起豆豆——记忆里家中失火,豆豆痛苦着摇醒睡梦中的王士涂,豆豆的面容和小七重叠,现实中小七也救了王士涂一命,两人之间一猫一鼠的关系似乎悄然发生了变化。到了羊村,通过边玉堂的提醒,众人在边杰外婆的坟前找到了昏迷的边美珍。经此一事, 小七准备和王士涂坦白真相。王士涂也从回来的秦勇口中得知,黄毛没抓到,但小七所说的贼窝确实存在。王士涂在江边提醒小七,但也愿意给小七一次机会。他将小七带回了家,给小七煮生日面吃,二人对立的关系逐渐消融。 小七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 秦勇质疑王士涂隐瞒笔迹鉴定,王士涂用笔迹样本过少做托词糊弄过去,这时小张传来消息——杜一回来了。 秦勇询问杜一当时失踪的情况,不料杜一的说辞和小七瞎编的那套一摸一样。小七正在 给王家修灯,王母失魂落魄地回家,说杜一回来了,就剩自己的儿子王帅还没消息。小七一听惊慌失措,这意味着他的假身份离暴露不远。 王士涂找到小七,讲述了杜一的情况,二人不明白杜一的用意,王士涂让小七想明白是做回自己,还是继续当影子里的人。小七回到家,写下告别信准备再次离家。 金燕看到了小七留下的告别信,连忙叫来金满福看信。晚饭时,金满福暗示小七可以去掌管分厂,小七不同意,他想起前几天目睹了金满福偷偷给边美珍换药,他决定留下来保护边美珍。想到这,他直言金满福照顾不好边美珍,这让金满福脸色刷变。小七主动试探杜一,杜一直接拆穿了小七的身份,并敲诈小七 6000块钱买平安,小七想找借口问金满福和金燕要钱,没想到在棉纺厂里偷听到骇人的一幕——原来金满福和金燕早就知道小七是个冒牌货。

  • 王士涂继续调查杜一主动帮小七圆谎的真相,他在杜一借高利贷的台球厅发现端倪, 杜一还钱的信封上写了塔县供销社的名字,而那里并没有杜一所说的黑煤窑。王士涂带着疑问找到杜父,借着修车的名义探问杜一之事,却发现杜父有所隐瞒,这让王士涂不得不出发去塔县一查究竟。 偷听到金家父女秘密的小七赶紧去找王士涂报告情况,王士涂却已经离开了照阳。小七决定自己调查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向录像厅老板借来“417 案”的新闻录像带,不料在家看了一半时停电了,金满福此时突然回到家,小七惊慌失措。在金满福的步步紧逼之下,小七偷偷调查边杰失踪案的举动被金满福人赃俱获,看着金满福狠辣的眼神,小七越发觉得金满福和边杰的失踪案一定有关系。金满福开始行动,他找到杜一,和他谈了一个合作。杜一故意把小七引到青龙山埋狗的地方,并让小七对那里产生怀疑。小七果然上钩,他当晚就拿着挖土的铁锹和头灯上了青龙山,果然在埋狗的下面挖到了一个头盖骨,小七仓皇而逃。金满福在边美珍的房间发现了小七给边美珍配的药。

  • 小七挖出的白骨被人发现,秦勇和王士涂赶到现场,秦勇落寞又自责,王士涂默默安慰秦勇。警察局里,王佳确认青龙山挖出的尸体是王帅。王帅确认死亡,杜一和边杰成了最重要的嫌疑犯,小七终于在警察面前说出了自己假冒边杰的真相,可他不知道,要证实自己不是边杰这件事将要遇到多大的阻碍。 杜一心中早有计划,他淡定地向秦勇抛出三年前的真相。在他的谎言里,边杰是杀害王 帅的凶手,当年他被边杰威胁不敢说出真相,如今他回来了,边杰怕他告密,才去买了铁锹工具想转移尸体。秦勇走访证实了小七买工具的事实,又在小七的房间里搜出了头灯,小七作为「边杰」,成为了重大嫌疑犯。王士涂向秦勇坦白了亲子鉴定的真相,秦勇震惊,提出再做一次正式的亲子鉴定来证实 小七的身份。没想到,被老谋深算的金满福用「边美珍和边杰本来就不是亲生」的谎言扰乱视听。 金燕回想起三年前回家时看到边杰仓皇地收拾行李,两人争执间,掉出了一把带血的刀。 金满福准备为边杰杀人案再加一层砝码,他当着王佳的面故意掉出花盆里带血的刀。

  • 金燕质疑金满福为何要陷害小七,金满福安慰金燕,只有这样,真正的边杰才能安全,家才能太平。对于小七,金燕内心天人交战。小七绝望地躺在关押室,王士涂带着泡面送给小七吃。王士涂安慰他一定会还他清白, 但小七根本不相信,他在吃面时装作胃疼倒在地上痛苦万分,王士涂连忙送小七去医院。病房里,小七偷偷把手铐从床架上卸掉,刚要翻窗出去就被王士涂逮个正着。小七拿刀 以命相抵,王士涂激动得心脏病发,他痛苦地倒在地上求小七不要冲动逃跑,但小七决绝地 跳下了窗户。王士涂醒来,他回忆起小七逃跑时还不忘给自己喂药,他的心脏才所有好转。局长来医院探望并批评王士涂工作失职,让他暂时放下案子好好休息。小七回河溪想自证清白,在马路上留下了很多“77”记号,并打电话给王佳让她传话给 王士涂,只要根据这些记号指引,就能找到他。王士涂赶到河溪,和秦勇一起追捕庆爷。小七被庆爷抓回贼窝,忍受非人折磨,提出用金钱做交易,保住自己的命。 人贩子三姑娘给庆爷送去一个小女孩。庆爷想试探小七的诚心,他让小七砍下小女孩的手

  • 王士涂秦勇等人在窝点发现一卷录像带。录像带里他们看到小七对着小女孩举起了刀,视频突然慌乱,等内容再次出现,是三姑娘和庆爷商量兵分两路逃走的内容。王士涂决定先去火车站抓住三姑娘,再从她嘴里撬开庆爷现在的据点。同时,隐蔽在郊外蔬菜大棚里,小七将小女孩救出魔窟。深夜,小七给小女孩松绑,不远处的庆爷看到了这一切。三姑娘把自己化妆成了一个老太太的样子出现在火车站,被经验老道的王士涂一举抓获。三姑娘交代庆爷去向,警察们完美配合,终于把庆爷团队一锅端。庆爷被审问,交代了自己的罪行,同时也证实了小七的身份,是他当年把四五岁的小七捡回贼窝,一直到十八岁长大,所以小七不可能是边杰。警方既抓住了犯罪团伙又还了小七的清白。照阳,王佳告诉王母王帅被边杰杀死的真相。杜父质问杜一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已经猜到杜一犯了大事儿。杜一恼羞成怒,他反过来指责杜父,他走上歧途和杜父脱不了 关系。小七重获新生,他终于毫无畏惧地站在阳光下,但不知道何去何从。秦勇怂恿小七跟着王士涂回家,两个人正好有个伴,二人默认。

  • 小七回到照阳,住进了王士涂家。小七偷偷去看望边美珍,嘱咐边美珍一定要好好吃药。小七又来到书店把项链还给金燕,并告诉她金满福给边美珍换药的事。金燕逼问金满福换药一事,金满福解释是边美珍自己悄悄换药,自己只是换回来而已。杜一找到金满福,两人互相试探对方的底牌。杜一质问金满福真边杰的下落,金满福否认那晚边杰回过家。杜一追问,当晚他看见边杰回家后再也没有出来,反而是金满福开车离开,金满福一定知道真相。金满福拿出一沓钱想封住杜一的嘴。警察发现王帅的死和杜一有很大关系。秦勇惊觉杜家的电话号码有问题,杜父一定说了谎,他不止一次和杜一通过电话。

  • 审讯室,杜父说边杰和王帅总拉杜一去玩老虎机,他苦劝不听,就想把王帅和杜一骗到 青龙山上都宰了,他杀了王帅后嫁祸边杰,并把凶刀扔进了金家院子里。警察发现漏洞百出。秦勇当即下令正式拘留杜一。 王士涂将杜一带到会客室而不是审讯室,想要给他最后的机会,劝他自首。杜一告诉 承认王帅是他杀的,他为了脱罪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唯独做不到让父亲去顶罪。 杜一终于说出真相,三年前在青龙山上,因为游戏币的分配和王帅发生争执的人不是边杰,而是他,但那只是个导火索,两人矛盾的真正根源,是因为杜父和王母想重组家庭, 但王帅却说杜父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且还戳穿了杜一偷拍金燕洗澡的真相。杜一气愤至 极,掏出弹簧刀捅死了他。而后杜一胁迫边杰共同埋尸并回家拿钱跑路,在路上,杜一暗 中将擦掉指纹的凶刀塞进了边杰书包里。他在金家门外等边杰拿钱出来,却只等到金满福开车慌张出门。三年后直到小七假冒边杰回来,杜一趁机帮他圆谎,这样他才能回来。 王帅案尘埃落定,但边杰的案子仍是一团迷雾。

  • 小七在夜市和王士涂买鞋子的时候看到了李小龙的海报,海报上没有双截棍,王士涂猜测边美珍口中的双截棍有可能是钉在墙上的。果然,警察检测出海报下方有血迹反应,王士涂猜测失踪的双截棍极有可能对边杰产生了伤害,不排除致死。金满福被带回公安局,金燕神情紧张。在公安局,金满福诡辩,以边杰打蚊子划伤手为理由逃脱。但在回家路上,他慌乱的失神,突然撞上了路边的大树。受伤的金满福回家,已经慌了神的金燕看着受伤的父亲,她深知父亲已经绷不住了。金燕痛苦至极,质问金满福边杰是不是永远回不来了?金满福终于不再隐瞒真相,金燕崩溃。 她回想这三年内心的挣扎,她痛恨自己的自私,就是因为不敢和不想面对她失手杀了边杰这 件事,她才麻痹自己,宁愿选择相信金满福口中所说的,边杰没有死,而是逃走的谎言。如今,她想要为自己的错误和懦弱承担代价。 金燕对边美珍和小七道别,给金满福写了一封信,然后走进公安局去自首。她交代了那天晚上,她阻止偷钱的边杰,并发现边杰包里有一张自己洗澡的照片后,发怒把边杰推到了 双截棍的钉子上,导致边杰死亡。

  • 三姑娘落网后,郭桂枝以为交代新线索可以给女儿三姑娘减刑,便说出了当年她在照阳拐过一个孩子的事,孩子的特征和豆豆相似,且和金满福有关。王士涂怀着沉重的心情找金 满福对峙,谁知金满福咬死不认。 金燕的供词不足以证明她杀害边杰,金燕又交代出藏在雪花球里的钉子作为证据。秦勇带人前往金家取证,果然在雪花球里发现一根带血的钉子,金满福极力掩盖自己的震惊。小七发现王士涂今天事事都心不在焉,这时金满福找上门,他把王士涂叫了出去,这引起了小七的怀疑。金满福一改上次的态度,他主动把豆豆被拐时的小木枪给王士涂看,王士涂如同一头发怒的狮子冲向金满福,质问他为何要这么做?金满福提出交易,只要王士涂把金燕毫发无损地放出来,他就带王士涂去找豆豆,王士涂深陷两难。 深夜,王士涂在豆豆房间吹口琴怀念豆豆。他的内心天人交战,走到亡妻遗照前默默说 出这一切,被假寐的小七听进了心里。金满福不停地发传呼给王士涂,王士涂在警队里魂不守舍,秦勇发现王士涂的异样,他想去看王士涂的传呼机,却被小张打断。

  • 王士涂和金满福会面,他质问金满福当年为何要让人拐走豆豆。金满福愧疚,说出当年本来是想把边杰短暂送走,等边美珍跟他生个儿子后,再把边杰接回来。可是中间出了岔子,中间人把豆豆误认为是边杰带走了。 王士涂情景再现豆豆被拐的那天,他追悔莫及。他在小公园里看到了边杰,如果当时 及时追问他一下,或许还能追回豆豆。王士涂失魂落魄回到家,小七问他是不是金满福说了 豆豆的事情,让王士涂别被老狐狸骗了,王士涂让小七别管他。 第二天,王士涂告诉金满福同意交易。王士涂从警队拿了物证钉子,暗中还给了金满 福。小张发现王士涂拿着钉子不见了,着急告诉秦勇,秦勇判断王士涂犯了原则性错误。王士涂被停职调查。金满福在家打包行李,准备等金燕出来全家一起远走高飞,然后出门前往公安局接金燕。 王士涂把自己收拾得尽量精神体面,准备让金满福带他去找豆豆,而金满福却告诉他,金燕出不来了。原来,秦勇发现端倪,他从边美珍那里问出了新的线索,三年前在羊村医院,边美珍看到一个穿着雨衣的黑影。

  • 王士涂得知金燕没被放出来非常震惊,听完金满福讲述事情经过后,打电话向小张询问警队的情况,没想到小张以不方便为由挂断了电话。王士涂找豆豆心切,提出让金满福先带他去找豆豆,回来再帮他解决金燕之事,被金满福拒绝,金满福坚持要先见到金燕。 小七来找王士涂,看到了刚离开的金满福,觉得王士涂已经完全为了豆豆做出了越界的 行为,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帮助王士涂。金满福接到边玉堂电话,边玉堂被警方询问三年前边杰失踪,边美珍进医院的经过,金满福让边玉堂不用担心,警察只是例行询问。追问金满福当时为何没有去找边杰,心烦意乱的金满福坦白边杰已经死了。边美珍恸哭,她要去告诉警察。这时的金满福才回过神来,他向边美珍忏悔求她不要这么做,就当是为了金燕。边美珍接近疯狂,金满福把边美珍绑起来。小七这时来到金家找金满福对峙,想问出豆豆的下落,金满福偷袭把他打晕,拖到厨房,打开煤气灶,他把所有恨都发泄在小七身上,让他自生自灭。做完这一切,金满福开车去了杨村坟头,他要把边杰的尸体转移走。

  • 法医的鉴定结果出来了,边杰死于窒息。边杰是被活埋的。王士涂和秦勇再次问询金满福,金满福不得不说出活埋边杰的真相,他说是因为边杰偷拍金燕,他该死。秦勇告诉金满福那张照片是杜一拍的,金满福崩溃,但是他仍然坚持是自己杀了边杰,和金燕无关。为了取得案件的全部真相。秦勇提审金燕,他告诉金燕关于金满福的一切罪行,金燕觉醒,希望自己承担该有的代价。秦勇把金燕的录像带放给金满福看,镜头里金燕劝解金满福不要再执迷不悔,希望他能说出豆豆的下落。金满福被触动,这一次他交代了所有的真相并且向王士涂忏悔,当年豆豆失踪后,他从中间人手里接回了豆豆,但因为不想惹麻烦,所以他把豆豆放在了半路上,谁知这短短的路却没能让豆豆回家。王士涂痛苦万分,他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这无疑在他心上扎了一把刀。他对着妻子的遗照,说着一定会找回豆豆。案件尘埃落定,小七拿到了属于自己的身份证。他去看望了边美珍做道别。边美珍已经基本恢复了健康,她会回到边家老宅继续生活。王士涂要去外县任职了,小七和王士涂不得 不挥泪告别。人总有分离,但爱不会。

  •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一个叫照阳的小县城里,少年被神秘追杀,生死不明。与他一起失踪的另外两名少年也同样人间蒸发。三年后,其中一个少年突然变身“小扒手”,佯装失忆回归家庭。认亲成功的背后真相是破镜重圆还是将错就错?看似再次团聚的家庭背后竟还隐藏着秘密和杀机?老警察暗中调查,一场猫鼠追逐之后,另外两名失踪少年的下落也出现端倪,多起失踪案、拐卖人口案、误杀、谋杀案件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谜底揭开之际,老警察和“失踪少年”也实现了双向救赎,成就这个包裹在悬疑外衣之下的亲情故事。

  •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一个叫照阳的小县城里,少年被神秘追杀,生死不明。与他一起失踪的另外两名少年也同样人间蒸发。三年后,其中一个少年突然变身“小扒手”,佯装失忆回归家庭。认亲成功的背后真相是破镜重圆还是将错就错?看似再次团聚的家庭背后竟还隐藏着秘密和杀机?老警察暗中调查,一场猫鼠追逐之后,另外两名失踪少年的下落也出现端倪,多起失踪案、拐卖人口案、误杀、谋杀案件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谜底揭开之际,老警察和“失踪少年”也实现了双向救赎,成就这个包裹在悬疑外衣之下的亲情故事。

  •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一个叫照阳的小县城里,少年被神秘追杀,生死不明。与他一起失踪的另外两名少年也同样人间蒸发。三年后,其中一个少年突然变身“小扒手”,佯装失忆回归家庭。认亲成功的背后真相是破镜重圆还是将错就错?看似再次团聚的家庭背后竟还隐藏着秘密和杀机?老警察暗中调查,一场猫鼠追逐之后,另外两名失踪少年的下落也出现端倪,多起失踪案、拐卖人口案、误杀、谋杀案件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谜底揭开之际,老警察和“失踪少年”也实现了双向救赎,成就这个包裹在悬疑外衣之下的亲情故事。

  •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一个叫照阳的小县城里,少年被神秘追杀,生死不明。与他一起失踪的另外两名少年也同样人间蒸发。三年后,其中一个少年突然变身“小扒手”,佯装失忆回归家庭。认亲成功的背后真相是破镜重圆还是将错就错?看似再次团聚的家庭背后竟还隐藏着秘密和杀机?老警察暗中调查,一场猫鼠追逐之后,另外两名失踪少年的下落也出现端倪,多起失踪案、拐卖人口案、误杀、谋杀案件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谜底揭开之际,老警察和“失踪少年”也实现了双向救赎,成就这个包裹在悬疑外衣之下的亲情故事。

  •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一个叫照阳的小县城里,少年被神秘追杀,生死不明。与他一起失踪的另外两名少年也同样人间蒸发。三年后,其中一个少年突然变身“小扒手”,佯装失忆回归家庭。认亲成功的背后真相是破镜重圆还是将错就错?看似再次团聚的家庭背后竟还隐藏着秘密和杀机?老警察暗中调查,一场猫鼠追逐之后,另外两名失踪少年的下落也出现端倪,多起失踪案、拐卖人口案、误杀、谋杀案件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谜底揭开之际,老警察和“失踪少年”也实现了双向救赎,成就这个包裹在悬疑外衣之下的亲情故事。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