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羽

8.2
年份: 2023
地区: 内地
简介:宫门选亲大典在即,无锋刺客云为衫(虞书欣饰)借此混入宫门探查情报,谁知宫门之主和原定继承人宫唤羽却突遭刺客杀害,向来被排斥的四公子宫子羽(张凌赫饰)一夜之间成为了宫门之主。变故之下,云为衫只能将攻略对象重新锁定为新宫主宫子羽,一番设计后,她如愿成为宫子羽的新娘,她原以为只要成为宫主新娘便能完成任务获得自由,谁知等待她的却是更加危险的挑战,而她唯一能够利用的,只有那个看起来不学无术被迫成为宫主的宫子羽……阴谋与阳谋齐飞的江湖恩仇录,一场关于爱与信仰的成长之旅。
打包价格:

节目还没有准备好,晚点回来再试试~

剧集列表

(共24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冬日的清晨,宫子羽在旧尘山谷的万花楼醒来,侍奉他起床的紫衣姑娘敦促他抓紧时间回去,不要耽误今天宫门迎娶新娘。与此同时,旧尘山谷外的梨溪镇,一对母女正在家中告别,两名无锋刺客突然闯入,击晕了她们。无锋刺客云为衫换上新娘的嫁衣,摇身一变成为来自梨溪镇的宫门待选新娘。此番潜入宫门,她的目的只有一个——成为宫门少主宫唤羽的妻子,获取宫门情报。宫子羽从万花楼出来,与侍卫金繁一起坐马车回宫门,路上他们的马车被从旧尘山谷外骑马赶来的一个宫门哨点的药铺老板撞倒。身负重伤的药铺老板告诉宫子羽,他们的哨点遭遇无锋的突袭,他借假死偷听到无锋在今晚送进来的新娘里安插了一个刺客。宫子羽大惊,赶忙将这个消息禀告执刃宫鸿羽与少主宫唤羽。然而宫子羽并不知道,“新娘里有一个刺客”的消息是无锋设计故意让宫门知道的。无锋往宫门内送了不止一名刺客,所以特意走漏风声,牺牲一个间谍,保全其他人的安全。执刃宫鸿羽经验老道,听到这个消息便决定杀死所有新娘,宫子羽不忍有人被无辜滥杀,和父亲产生冲突。

  • 云为衫、上官浅、宋四姑娘等一众新娘被关押在宫门地牢。宫子羽找宫唤羽去向执刃说情,得知执刃虽决定不会将她们全部处死,但依然决定用宫门毒药对新娘进行拷问。宫子羽深知宫门毒药的厉害,和金繁偷偷来到地牢,要带新娘从宫门密道离开,解救她们。带诸位新娘逃走的路上,云为衫对宫子羽的目的产生了质疑,与他争辩时险些被巡逻的侍卫发现,亏得宫子羽急中生智才化险为夷。一番有惊无险后,本以为能逃脱的新娘在密道门口被宫远徵逮到。宫子羽为了保护新娘与宫远徵打斗,终于偷偷道出实情,原来他是想用“密道逃生”引出无锋刺客。阴差阳错中,宫远徵的毒暗器率先逼出了无锋刺客郑南衣的真面目,随即被赶来的宫唤羽拿下。捉到无锋刺客,宫子羽以为能得到父亲的夸奖,但在次日他才得知,原来宫鸿羽早就算到宫子羽会鲁莽行事走这一步棋,便将计就计等待刺客现身。宫子羽不但不被父亲信任,还又被一味训斥,使得本就有嫌隙的父子关系雪上加霜。另一边,刺客已被捉拿,云为衫等人如期进入新娘待选环节。在各种评估中,云为衫都十分出众,拿到了最上等的评价。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冬日的清晨,宫子羽在旧尘山谷的万花楼醒来,侍奉他起床的紫衣姑娘敦促他抓紧时间回去,不要耽误今天宫门迎娶新娘。与此同时,旧尘山谷外的梨溪镇,一对母女正在家中告别,两名无锋刺客突然闯入,击晕了她们。无锋刺客云为衫换上新娘的嫁衣,摇身一变成为来自梨溪镇的宫门待选新娘。此番潜入宫门,她的目的只有一个——成为宫门少主宫唤羽的妻子,获取宫门情报。宫子羽从万花楼出来,与侍卫金繁一起坐马车回宫门,路上他们的马车被从旧尘山谷外骑马赶来的一个宫门哨点的药铺老板撞倒。身负重伤的药铺老板告诉宫子羽,他们的哨点遭遇无锋的突袭,他借假死偷听到无锋在今晚送进来的新娘里安插了一个刺客。宫子羽大惊,赶忙将这个消息禀告执刃宫鸿羽与少主宫唤羽。然而宫子羽并不知道,“新娘里有一个刺客”的消息是无锋设计故意让宫门知道的。无锋往宫门内送了不止一名刺客,所以特意走漏风声,牺牲一个间谍,保全其他人的安全。执刃宫鸿羽经验老道,听到这个消息便决定杀死所有新娘,宫子羽不忍有人被无辜滥杀,和父亲产生冲突。

  • 云为衫、上官浅、宋四姑娘等一众新娘被关押在宫门地牢。宫子羽找宫唤羽去向执刃说情,得知执刃虽决定不会将她们全部处死,但依然决定用宫门毒药对新娘进行拷问。宫子羽深知宫门毒药的厉害,和金繁偷偷来到地牢,要带新娘从宫门密道离开,解救她们。带诸位新娘逃走的路上,云为衫对宫子羽的目的产生了质疑,与他争辩时险些被巡逻的侍卫发现,亏得宫子羽急中生智才化险为夷。一番有惊无险后,本以为能逃脱的新娘在密道门口被宫远徵逮到。宫子羽为了保护新娘与宫远徵打斗,终于偷偷道出实情,原来他是想用“密道逃生”引出无锋刺客。阴差阳错中,宫远徵的毒暗器率先逼出了无锋刺客郑南衣的真面目,随即被赶来的宫唤羽拿下。捉到无锋刺客,宫子羽以为能得到父亲的夸奖,但在次日他才得知,原来宫鸿羽早就算到宫子羽会鲁莽行事走这一步棋,便将计就计等待刺客现身。宫子羽不但不被父亲信任,还又被一味训斥,使得本就有嫌隙的父子关系雪上加霜。另一边,刺客已被捉拿,云为衫等人如期进入新娘待选环节。在各种评估中,云为衫都十分出众,拿到了最上等的评价。

  • 万花楼内,宫子羽突然被一群黄玉侍卫找到。回到宫门,宫子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得知父兄已被郑南衣杀害。宫门不可一日无主,长老启动了“缺席继承”制度,宫子羽即刻继承执刃之位。宫子羽虽然对权位向来无意,但他不相信自己的父兄会轻易被害,于是决定用执刃这个身份查出所有真相。他浅浅问过事发当晚宫门有没有其他事端,女客院落里有人中毒的事情引起了宫子羽的注意。外出侦查的宫尚角来到混元郑家,发现这里已经人去楼空。他到宫门据点准备传消息回宫门,却看到了宫子羽成为新执刃的通报,立刻出发赶回宫门。通过昨晚上官浅的掩护,云为衫明白上官浅也是无锋的间谍。她找到上官浅互通身份,上官浅原来是比云为衫更高的魅。为了能每半月如期拿到死誓的解药,在上官浅的建议下,云为衫将目标改成现在的执刃宫子羽,不过当务之急,她们要想办法度过姜姑娘中毒带来的暴露危机。上官浅分析必须让宫门查到一个“结果”才能终结嫌疑,便联合云为衫策划了“主动暴露”的计划。宫子羽和金繁来到医馆,调查女客院落中毒事件,无意间发现宫远徵在和药房管事秘密交谈。

  • 刚刚丧父的宫子羽对云为衫思念去世父亲引起共情,不但原谅她违反宫门规矩,还亲自送她回去。宫子羽送云为衫回到女客院落后,便命人搜查女客院落,要把姜姑娘中毒的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对于宫子羽的询查,上官浅和云为衫早有准备。两个人里应外合,让宫门查到一个结果的同时,也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对于这个短暂的联手,云为衫猜到上官浅的目标不是执刃也不是少主,而是宫尚角。金繁奉命调查医馆药房,宫紫商果不其然跟来了。两人调查期间,宫紫商乌龙频出,让金繁很头疼。两个人虽然就百草萃的问题没有查出什么头绪,但是找到了其他的可疑药材。 执刃更换,须得重新选婚,云为衫如愿成为宫子羽的新娘,宫尚角则留下了上官浅。随后,宫尚角坚称执刃少主之死乃无锋刺客假扮新娘所为,谨慎起见他会再调查两位新娘的身份。长老们许可,云为衫心下大惊。不仅如此,宫尚角还对宫子羽成为执刃这件事提出质疑,认为他宫家血脉的身份存疑,且德行不够,不能当执刃。宫子羽反唇相讥,要宫尚角说清楚他在执刃行刺当晚擅出宫门的目的,还公开了对宫远徵的怀疑。两人一时僵持不下。

  • 隔日,新娘调查结果公布,上官浅的身份无异,而云为衫身份不符。对于宫尚角的质疑,云为衫咬死自己生于梨溪镇长于梨溪镇,使得宫尚角的虚张声势落空。宫子羽乘胜追击,搬出贾管事,在长老院指认宫远徵的罪行。宫远徵替自己辩解时,贾管事突然在大殿上放出毒烟,危机时刻宫尚角救下众长老,而贾管事被宫远徵的暗器击毙。贾管事已死,但宫尚角并不包庇宫远徵,亲自把他押入大牢,自己则去彻查贾管事的身份,最终发现贾管事居然有无锋的令牌。长老提醒大家,宫门一定要团结一心,万不可彼此妄疑给无锋机会,恢复宫门秩序乃是当务之急。众人商议后,决定宫子羽需要在三个月内完成候选人的三轮试炼,取得候选人资格。待所有人离开执刃殿,宫尚角和长老们禀明当夜是因“无量流火”可能泄密,他才奉命出宫门去调查。 贾管事风波看上去虽已明了,宫远徵也被释放,但不管是宫尚角还是上官浅,都不相信贾管事是无锋的人,执刃被杀一定另有隐情。上官浅在与云为衫的交谈中更是道出了宫门有一个隐藏多年的“无名”,而那人绝对不可能是贾管事。

  • 宫远徵及时发现囊袋丢失,认定是上官浅所为,命人搜索上官浅的房间,果然发现了一个锦囊,只不过里面不是暗器,而是一个白色玉佩。原来上官浅早已把绘制好的暗器囊袋丢在了宫门的草地上,并和云为衫用无锋的暗语沟通,让云为衫拿到锦囊,最后借宫子羽的手还给了宫远徵。上官浅利用暴露的白色玉佩说起她与宫尚角的往事,宫尚角表面上有所触动,但内心依然没有放下对所有外来者的怀疑。云为衫来到羽宫,细心照顾宫子羽的起居生活。宫子羽骤然失去亲人,夜晚常常噩梦惊醒,云为衫贴心安慰,与宫子羽的感情迅速升温。 宫子羽前去后山进行三域试炼之前,询问金繁试炼内容,金繁虽是后山出来的,可是发过誓绝口不提后山事。但是当宫子羽进入后山后,金繁又无比担忧。云为衫看出金繁的异样,用更巧妙的方式问出三域试炼会有生命危险,便要去后山协助宫子羽。云为衫欲用武功说服金繁自己有保护宫子羽的能力,但在与金繁的比试中,云为衫暴露自己会使用清风派的顶级剑法,引起金繁的怀疑。

  • 云为衫不疾不徐地讲述她与清风派弟子拙梅的师徒渊源,也道出自己会嫁入宫门正是因为拙梅的指引,想要来到这个安宁之地度过余生。金繁信以为真,与宫紫商合力帮助云为衫进入后山,还把自己的绿玉交给她。宫子羽进入后山,被月公子一路护送,仿佛来到一片新天地。在雪宫,雪公子向宫子羽介绍第一域的试炼内容是潜入寒冰莲池获得雪氏家族的刀法秘籍拂雪三式。本就体寒的宫子羽感受这里刺骨的寒气,隐约勾起儿时曾经来过这里的回忆。宫门前山,上官浅为了讨宫尚角欢心,在角宫的庭院大兴土木,宫尚角忙于追究宫子羽的身世问题,并没有当众反对上官浅自作主张的行为,上官浅沾沾自喜。 云为衫潜入后山,不多时便触发机关,被雪宫的人发现。宫子羽尝试几次进入寒冰莲池失败,元气大伤,回屋休息,看到云为衫与雪重子打斗。雪重子认定云为衫不是宫门的人,便要置她于死地。与此同时,就在所有人以为宫门重新回归平静的时候,宫门再生巨变,月长老突然被杀。杀人者留下血字,称自己为无锋无名。

  • 云为衫命悬一线,宫子羽及时出手相救。云为衫亮出自己是宫子羽绿玉侍卫的身份,才被允许留在雪宫。雪宫内,冰天冻地,云为衫与宫子羽相依取暖,缓缓道来自己是如何担心他又如何说服金繁帮她进入后山。宫子羽大为感动。很快,月长老被杀的消息传到雪宫,宫子羽悲痛又愤怒,冒着试炼失败的风险,也要即刻出后山去查明真相。众人在长老院汇集,认定无名不除,宫门一天不得安宁。在宫子羽和宫尚角的拉扯中,捉拿无名的事情,交由宫尚角,并以十日为限。无名的事情虽然还没有眉目,但宫子羽是宫门野种的身份似乎已经明朗。宫尚角之前拜访雾姬夫人,以自由为交换希望她能道出宫子羽身世的真相,此时宫门风雨欲来,雾姬夫人权衡过后,决定与宫尚角合作,愿意交出宫子羽并非宫门血脉的证据。 宫子羽虽然心系宫门安危,但当下通过三域试炼名正言顺成为执刃才最为要紧。宫子羽为了克服体寒的弱点,几番折腾,差点倒下。云为衫心疼宫子羽,与他谈心和他一起分析潜入寒冰莲池的方法。云为衫几经思考,终于想到了通过第一域试炼的方法。

  • 欲要通过第一域试炼,就要最大程度激发宫子羽的内力,然而宫子羽因为幼时生母去世后,宫鸿羽变得格外严苛,导致他对于自己的融雪心经的修行格外抵触,所以内力一直是宫子羽最大的弱点。云为衫耐心疏导宫子羽,帮他解开与父亲的心结,还提出可以制药帮助宫子羽修炼内力,效果事半功倍。云为衫独自潜入药房制药,岂料被宫远徵逮到。宫远徵根据云为衫的药材,判定她是在制毒药,欲要惩治她。宫子羽适时出现,救下云为衫。原来宫子羽不放心云为衫,一直在药房门口等着她。云为衫第一次感受到被守护的滋味,内心产生了微妙的动摇。宫远徵在药房又被宫子羽压一头,来到宫尚角这里抱怨,宫尚角劝解宫远徵不要着急,宫子羽执刃的位子已经坐不稳了。雾姬夫人虽已经表明要与宫尚角联手,但是心思缜密的宫尚角认为还是要把证据握在手里才安心,于是指使宫远徵去羽宫雾姬房间拿到可以证明宫子羽野种身份的医案。偷拿医案的过程中,宫远徵的举动被金繁发现,不仅被金繁打伤,一本医案还被金繁撕走一半。他们的打斗被云为衫看到。雾姬夫人回到自己房间,发现医案已被偷走。

  • 云为衫解释自己是因为看到金繁和宫远徵的打斗才过来问询,雾姬夫人这才放开她,但是云为衫分析出他们打斗的原因必是和执刃有关,又让雾姬夫人对云为衫警惕起来。宫尚角和宫远徵忌惮羽宫已对他们有所防备,对另一半被拿走的医案手足无措,此时上官浅提出可以帮宫尚角解忧。回到雪宫,宫子羽用了云为衫制的药,内力提高数倍,成功运用内力潜入寒冰池,拿到秘籍。在回到水面的过程中,宫子羽体力耗尽,云为衫及时出现对宫子羽进行“人工呼吸”,终于成功回到水面,完成了第一域试炼。宫子羽通过考验,留在后山学习拂雪三式。云为衫次日刚回到羽宫,上官浅便前来要挟云为衫拿到金繁手上的半份医案。云为衫利用宫紫商对金繁的关心,施计让金繁抱恙,得以有机会和宫紫商一起接近金繁,拿到了医案。金繁发现医案被盗,立刻猜到是被云为衫算计,前去和云为衫对峙,云为衫没有为自己辩解,只坚称自己是为了执刃好。金繁只能先软禁云为衫,待宫子羽试炼结束再处置她。

  • 宫子羽在后山学成拂雪三式归来,回到前山本想与家人报喜,却发现雾姬夫人不愿见他,云为衫则正被金繁软禁。宫子羽无法面对云为衫倒戈角宫对自己的背叛,与云为衫一门之隔,只寒暄几句,留下自己在雪宫为她准备的礼物便离去。 次日,宫子羽差金繁把云为衫送出宫门,独自去面对宫尚角的刁难。长老院议事厅内,在宫子羽的身世之争中,雾姬夫人突然反口,称自己是被威胁才说了谎。雾姬夫人确认宫子羽是早产亲生,并非外界传闻是兰夫人怀孕之后才进入宫门。宫尚角早有准备,拿出了偷到的医案反驳,但在与雾姬夫人的反复对峙后才恍然大悟,自己中了雾姬夫人的圈套。原来宫尚角的母亲怀宫尚角的弟弟宫尚朗时与兰夫人曾是同一个大夫看诊,所以医案上的字迹、墨迹和纸张完全一样,而雾姬夫人早就撕下了宫尚角母亲的医案,并故意让他偷走,以假乱假。宫子羽指责宫尚角拿假医案来污蔑自己母亲的清誉,长老马上打圆场,坐实宫子羽宫门后人的身份,将此事翻篇。事后,宫子羽得知云为衫帮宫尚角拿走半份医案其实是雾姬夫人的主意,赶紧追回云为衫,两人冰释前嫌。这次“假医案”风波

  • 夜里云为衫前来相伴,宫子羽与云为衫谈心,宫子羽的玩笑话让云为衫脸红,宫子羽以为她是害羞,却不知云为衫体内的半月之蝇开始发作。上官浅发现宫尚角对着一块老虎手帕发呆,从宫远徵口中得知,原来宫尚角最宠爱的亲弟弟十年前死于无锋之手,上官浅心中触动。官浅也与宫尚角倾谈,并以此拿到了出入宫门的手令,但试图出宫门不果。十日之期已到,宫子羽找宫尚角要无名的身份,却被告知是雾姬夫人,宫子羽愤怒离去。上云为衫和上官浅前往医馆拿清火的药膳压制毒性,两人都急于出宫门,云为衫声称自己有办法,上官浅只好将宫远徵的暗器结构图交给云为衫带出宫门,以此与无锋联络人交换解药。恰逢上元节,云为衫故意在宫紫商面前提及上元节的热闹,宫紫商便怂恿宫子羽出宫门游玩,宫子羽正好也因为宫尚角构陷雾姬的事,萌生了出宫门调查贾管事的想法。于是当夜,几人由宫门密道偷偷离开。

  • 宫子羽一行到街市游玩,宫紫商故意制造独处的机会,让两人度过了甜蜜的时光。 宫门内,宫远徵想给宫尚角送自己精心制作的龙灯,却发现宫尚角和上官浅正一起用膳,落寞离开。宫远徵研究了上官浅之前从医馆拿的药膳方子,察觉出有剧毒,立即赶去营救。宫尚角和上官浅谈心,正要喝下她递来的药膳,宫远徵的暗器飞来将碗打碎,同时宫尚角也用瓷片误伤宫远徵。宫远徵命悬一线,宫尚角看见他送自己的龙灯,回忆起往昔,内心五味杂陈。上官浅也趁此机会,换上夜行衣,离开房间。 宫门外,宫子羽与云为衫逛灯会、猜灯谜,并给云为衫戴上了定情的花绳。宫紫商的努力也被金繁看在眼里,收到了金繁送给她的萤火虫灯球,金繁告诉宫紫商自己有任务在身,两人共同前往贾管事家调查。另一边街市,云为衫的戒指被“小偷”顺走,宫子羽追回戒指,回到原地后却发现云为衫已经离开,只能追着她远去的背影。云为衫跟着寒鸦肆进入万花楼,云为衫交出暗器图纸和信息,与寒鸦肆交换解药,这时候,宫子羽突然闯入,寒鸦肆逃走,云为衫却来不及,危机一触即发,最终被她化险为夷。

  • 宫尚角审问上官浅,上官浅招认自己是孤山派的遗孤,无锋是她的仇人,之所以去找雾姬,是因为她发现雾姬藏有无锋所使用的软剑,怀疑雾姬是无名,并说出雾姬是故意被她刺伤。宫尚角询问雾姬,两人各执一词,云为衫通过雾姬腰带上藏着的薄剑推断这并非是杀害月长老的武器,因此雾姬也并非无名。众长老商议后认为,两人均不是无名,是真正的无名在制造混乱,上官浅被释放。 雪长老提出用无量流火震慑无名,却遭到反对,宫子羽第一次听说无量流火的存在,长老们却讳莫如深,只让他加紧第二域试炼。很快,宫子羽和云为衫进入第二域进行试炼。

  • 刚进入月宫,云为衫便被月长老灌下毒药“蚀心之月”,原来第二域试炼的内容就是让宫子羽在有限的时间内制出解药,否则云为衫就会受尽折磨而死。制作解药的方法藏在月宫的藏书阁内,解毒过程困难重重,云为衫每一次毒性发作的症状不同,痛苦等级也层层递近,宫子羽心疼不已,不眠不休寻找解药方法。宫子羽发现蚀心之月就是半月之蝇,他好不容易制作出解药,却担心药性猛烈不敢给云为衫服下,于是问月长老要来蚀月,决定以身试药。宫子羽屡败屡战,受尽苦楚折磨,云为衫感动,并隐隐察觉自己似乎真的喜欢上了宫子羽,然而动情却是间谍的大忌,云为衫矛盾。另一方面,金繁加紧调查贾管事的儿子,而宫尚角也在追查此事,并决定去询问月长老。宫尚角来到后山,意外发现云为衫的体质有一定的抗药性,认为云为衫是无锋细作,与宫子羽起冲突。这时,月长老主动提出自己有一味新研发的药“试言草”,可以测试云为衫是否在说谎。云为衫服下试言草接受盘问,得到的答案都指明她并不是无锋细作,然而当宫子羽问到她喜欢不喜欢自己时,云为衫却回答不喜欢。

  • 宫子羽因为云为衫不喜欢自己的答案而黯然神伤,他利用试言草从月长老嘴里套出蚀月的解药配方,却发现制作解药的材料只能做出一份解药,让谁活下去便成了宫子羽的抉择。宫子羽用解药试出了云为衫对他有情,并最终让她服下解药,结果云为衫却吐血昏迷。宫子羽醒悟过来,原来蚀心之月根本无需解药。宫子羽解开了蚀心之月的谜底,月长老也告知,第二关试炼的只是闯关者有没有以身试药的决心,宫子羽其实早就通过了试炼,自己做那么多事只是为了撮合两个有心人。云为衫痊愈,离开月宫前,给宫子羽留下了一首情诗。宫子羽听说宫尚角当年也是义无反顾地以身试药,对他有所改观,但他希望得到试言草去试验宫尚角的好坏,被月长老拒绝。于是宫子羽决定去偷试言草,并在月长老的房间里发现了曾有女子居住的痕迹以及一个云雀图案的手镯,宫子羽生疑。月长老正式传授宫子羽斩月三式的刀法。 回到羽宫后,宫子羽从金繁处得知,老执刃遇害当夜有侍卫疑似在关押无锋刺客的地牢看见过月长老,种种线索让宫子羽推断出,月长老有问题。

  • 宫子羽让金繁服下试言草,发现试言草并没有效果。 上官浅侍奉宫尚角温泉沐浴,两人感情急剧升温。 云为衫约月长老在羽宫见面,询问他关于义妹云雀的事,很快被赶来的宫子羽发现,云为衫无锋刺客身份就此暴露。宫子羽陷入两难。月长老讲述了自己与云雀相知相恋的过程,当年清风派掌门点竹身中奇毒,无锋派细作云雀潜入宫门盗取百草萃,结果被宫远徵发现追杀,月长老无意救下云雀,将她安顿在月宫养伤,两人日渐生情。月长老为了替云雀摆脱无锋,便安排了云雀假死,试图欺骗无锋,岂知阴差阳错,云雀最终还是被无锋所杀。而月长老之所以一直暗中帮助云为衫,正是因为他认出了云为衫是云雀的义妹。同时,

  • 月长老与他们的对话,正好被躲在暗处的宫远徵听见,他撞破云为衫无锋身份还勾结月长老,正要揭发,却被宫子羽困住,宫尚角赶到,救下宫远徵,并下令捉拿云为衫。 宫子羽护住云为衫,让她逃往后山寻求雪公子帮助,云为衫趁乱逃走,却不小心被宫远徵暗器击中,身中剧毒,奄奄一息逃往雪宫。执刃殿里,众人各执一词,宫子羽为掩盖云为衫身份,不惜说谎,宫远徵提出自己曾用暗器打伤云为衫,只要查证她是否中毒便可真相大白。两人共同前往雪宫。宫子羽使计将宫远徵关进密室,自己则想方设法救云为衫。在雪公子、雪重子以及宫紫商的帮助下,云为衫成功解毒,而此时宫尚角却提出,毒药可解,伤口却不会短时间愈合,表示要查验云为衫身上的伤口。宫子羽以女子名节为由拒绝,最终雾姬夫人提出自己可以亲自替云为衫验身,本以为同样身为无锋的雾姬会帮助云为衫,结果雾姬夫人却临时反口,指出云为衫有暗器伤口,坐实云为衫无锋身份,云为衫被押入大牢。

  • 宫子羽无计可施,在雪公子和雪重子的帮助下,几人决定劫牢。宫子羽用火药炸毁地牢,并与雪重子几人合力围攻宫尚角,最终救出云为衫。宫远徵与宫尚角也因此受伤。上官浅从宫远徵口中得知,宫尚角之所以不敌宫子羽几人,是因为他的内力出了问题。上官浅推断出宫尚角每半个月都会有两个时辰内力尽失,进入毫无防备的“至暗时刻”。 月长老告知云为衫,无锋用以钳制她们的半月之蝇是假的,让云为衫离开宫门,脱离无锋,云为衫答应。宫子羽因为劫狱之事,未免长老院追责,决定立即前往后山进行第三域试炼。这一关的试炼内容是,需要宫子羽用千年玄铁铸出一把新刀,砍断花宫祠堂中六把刀的其中一把即算通过。 上官浅和宫远徵谈心,得知宫尚朗的往事,对宫尚角的了解又更进一步。宫紫商业从父亲那里得知第三域试炼的内容是需要人祭才能铸刀成功。雾姬夫人前来探望云为衫,送给云为衫一个锦盒,岂料锦盒有暗器。

  • 宫紫商在父亲宫流商的口中得知人祭之事,担心金繁的她立即赶到后山,却无意撞破一个神秘黑衣人与雾姬打斗。黄玉侍卫赶到,发现雾姬重伤,而祠堂里还搜到另一个奄奄一息的人,竟然是早已死去的宫唤羽。 花公子找来金繁,让他陪同宫子羽前往岩穴深处铸刀,然而宫子羽这时候才发现,原来要成功铸刀必须要以重要之人祭刀才能完成。金繁提出要牺牲自己,被宫子羽否决,他决定要用自己的方式通过试炼。宫子羽铸刀成功,回到前山得知宫唤羽“死而复生”的消息,感到十分震惊。据宫唤羽讲述,雾姬正是无名,是她杀害了老执刃和月长老,并废除了宫唤羽的武功,制造他假死,将他囚禁在后山。而雾姬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从他身上得到无量流火。宫子羽痛心疾首。雾姬身受重伤,目不能视,口不能言,临死之际她回忆往昔,遗憾很多话未能说出口,最终含恨而去。雾姬死后,云为衫安慰痛苦的宫子羽,两人互诉心思,云为衫终于说出那句喜欢。半月之期来临,上官浅找云为衫要出宫门的办法,云为衫给了她宫门图纸,上面有出宫的密道。

  • 宫尚角拿出图纸,云为衫无从辩解只能承认,花长老下令就地处死云为衫。千钧一发之际,宫子羽赶到,并用心上霜砍断了花长老手中的刀。宫子羽难过云为衫的不告而别,却最终还是放她离去。 宫子羽砍断花宫祠堂六把刀中的一把,第三域试炼通过,宫子羽正式成为执刃。云为衫离开宫门,在旧尘山谷发现了无锋魑魅魍魉中三人的踪迹,并跟随他们前往万花楼。原来无锋正在密谋,在宫子羽继位大典上,利用宫门重新选婚的时机,将无锋伪装的新娘送进宫门,与宫门开战。云为衫只能暗中设计将无锋计划的消息送回宫门。另一边,宫子羽成为执刃,长老们告知宫门无量流火的事以及后山的秘密。就在这时,宫紫商的研究室突发爆炸,宫紫商受伤生命垂危。金繁悉心照顾昏迷不醒的宫紫商,痛苦悔恨的他,终于向宫紫商袒露自己早就喜欢上她的心声,宫紫商终于苏醒。 宫唤羽提出启动无量流火,却被宫子羽否决。

  • 继位大典来临,无锋伪装的新娘进入宫门,然而,这一切都是无锋的声东击西之计,无锋真正的计划是引起动乱牵制前山的人,再由三个魍进入后山取无量流火的图纸。大战在即,两边都在紧密的部署。 继位大典上,宫门众人与无锋激战,而让三个魍都始料未及的是,原来这一切都是宫子羽、云为衫以及宫尚角联合做的局,目的是为了引无锋倾巢而出再一网打尽。宫子羽砍伤紫衣,却不想紫衣血中有蛊,宫子羽身中蛊毒。靠着宫紫商和花公子研制的武器山摧,宫门战胜无锋。云为衫给宫子羽运功换血,意外发现两人的真气可以融合。不仅如此,云为衫所学的清风心法,竟与宫门心法相辅相成,不仅能压制蛊毒,还能让宫子羽突破镜花三式。金繁为抢夺上官浅手里的出云重莲,被其重伤,生命垂危。寒鸦肆为救云为衫死于紫衣之手,而雪公子和花公子以及花长老,也为了守护后山战死。

  • 为了让金繁活命,宫子羽谎称自己毒已解,把出云重莲让给了金繁。就在众人无计可施之际,宫远徵送来最后一朵出云重莲,宫远徵与宫子羽冰释前嫌。无锋被击退,宫门解除危机,然而当宫子羽众人打算从寒冰池底拿回无量流火的图纸时,竟发现图纸消失了。 众人惊讶图纸的失踪,宫子羽却说自己知道图纸在哪里。来到羽宫地下室,宫子羽验证了宫唤羽正是盗取图纸的人。宫唤羽无从狡辩,最终袒露真相。原来当初收买贾管事,杀害老执刃,制造假死,包括月长老遇害,都是宫唤羽一手策划。身为无名的雾姬,不过也是他手里的一颗棋子。甚至,因为宫紫商认出了宫唤羽是在后山打伤了雾姬的黑衣人,所以宫唤羽也对其下了狠手。宫唤羽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得到无量流火,剿灭无锋。

  • 宫唤羽不肯束手就擒,众人合力与其激斗。最终,宫子羽与云为衫双刃合璧,使出相辅相成的刀法,打败了宫唤羽。岂知上官浅趁乱抢到了无量流火的图纸,正欲逃走,被宫尚角阻拦。宫尚角抢回图纸,却最终还是放上官浅离去。 宫门恢复了平静,宫子羽正式成为宫门执刃,并发布江湖令昭告天下,清风派掌门点竹就是无锋首领,望还江湖和平。云为衫拿到寒鸦肆给她留下的信,得知自己真实的身世,正是梨溪镇云家的女儿。云为衫决定独自回云家看看,却不想在云家,看见了和自己面容一模一样的妹妹,以及无锋首领的身影。而远在宫门的宫子羽,却再也等不回云为衫……

  • 宫门选亲大典在即,无锋刺客云为衫(虞书欣饰)借此混入宫门探查情报,谁知宫门之主和原定继承人宫唤羽却突遭刺客杀害,向来被排斥的四公子宫子羽(张凌赫饰)一夜之间成为了宫门之主。变故之下,云为衫只能将攻略对象重新锁定为新宫主宫子羽,一番设计后,她如愿成为宫子羽的新娘,她原以为只要成为宫主新娘便能完成任务获得自由,谁知等待她的却是更加危险的挑战,而她唯一能够利用的,只有那个看起来不学无术被迫成为宫主的宫子羽……阴谋与阳谋齐飞的江湖恩仇录,一场关于爱与信仰的成长之旅。

  • 宫门选亲大典在即,无锋刺客云为衫(虞书欣饰)借此混入宫门探查情报,谁知宫门之主和原定继承人宫唤羽却突遭刺客杀害,向来被排斥的四公子宫子羽(张凌赫饰)一夜之间成为了宫门之主。变故之下,云为衫只能将攻略对象重新锁定为新宫主宫子羽,一番设计后,她如愿成为宫子羽的新娘,她原以为只要成为宫主新娘便能完成任务获得自由,谁知等待她的却是更加危险的挑战,而她唯一能够利用的,只有那个看起来不学无术被迫成为宫主的宫子羽……阴谋与阳谋齐飞的江湖恩仇录,一场关于爱与信仰的成长之旅。

  • 宫门选亲大典在即,无锋刺客云为衫(虞书欣饰)借此混入宫门探查情报,谁知宫门之主和原定继承人宫唤羽却突遭刺客杀害,向来被排斥的四公子宫子羽(张凌赫饰)一夜之间成为了宫门之主。变故之下,云为衫只能将攻略对象重新锁定为新宫主宫子羽,一番设计后,她如愿成为宫子羽的新娘,她原以为只要成为宫主新娘便能完成任务获得自由,谁知等待她的却是更加危险的挑战,而她唯一能够利用的,只有那个看起来不学无术被迫成为宫主的宫子羽……阴谋与阳谋齐飞的江湖恩仇录,一场关于爱与信仰的成长之旅。

  • 宫门选亲大典在即,无锋刺客云为衫(虞书欣饰)借此混入宫门探查情报,谁知宫门之主和原定继承人宫唤羽却突遭刺客杀害,向来被排斥的四公子宫子羽(张凌赫饰)一夜之间成为了宫门之主。变故之下,云为衫只能将攻略对象重新锁定为新宫主宫子羽,一番设计后,她如愿成为宫子羽的新娘,她原以为只要成为宫主新娘便能完成任务获得自由,谁知等待她的却是更加危险的挑战,而她唯一能够利用的,只有那个看起来不学无术被迫成为宫主的宫子羽……阴谋与阳谋齐飞的江湖恩仇录,一场关于爱与信仰的成长之旅。

  • 宫门选亲大典在即,无锋刺客云为衫(虞书欣饰)借此混入宫门探查情报,谁知宫门之主和原定继承人宫唤羽却突遭刺客杀害,向来被排斥的四公子宫子羽(张凌赫饰)一夜之间成为了宫门之主。变故之下,云为衫只能将攻略对象重新锁定为新宫主宫子羽,一番设计后,她如愿成为宫子羽的新娘,她原以为只要成为宫主新娘便能完成任务获得自由,谁知等待她的却是更加危险的挑战,而她唯一能够利用的,只有那个看起来不学无术被迫成为宫主的宫子羽……阴谋与阳谋齐飞的江湖恩仇录,一场关于爱与信仰的成长之旅。

  • 宫门选亲大典在即,无锋刺客云为衫(虞书欣饰)借此混入宫门探查情报,谁知宫门之主和原定继承人宫唤羽却突遭刺客杀害,向来被排斥的四公子宫子羽(张凌赫饰)一夜之间成为了宫门之主。变故之下,云为衫只能将攻略对象重新锁定为新宫主宫子羽,一番设计后,她如愿成为宫子羽的新娘,她原以为只要成为宫主新娘便能完成任务获得自由,谁知等待她的却是更加危险的挑战,而她唯一能够利用的,只有那个看起来不学无术被迫成为宫主的宫子羽……阴谋与阳谋齐飞的江湖恩仇录,一场关于爱与信仰的成长之旅。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