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里的故事

7.0
八十年代初一个北京的炎夏,拥有外号“玉面狐狸”的女孩陈瓦儿的转学,使原本平和的幸福里热闹起来,她不仅敲开了“孩子王”李墙的爱情之门,也点燃了他的一帮子发小儿的热血青春。跟踪、护送、抵抗外校男生入侵,也有热情奔放、柔情呵护,幸福里的男孩儿们相信,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看一眼就几乎会晕倒的女孩儿——玉面狐狸。大家都坚信自己守护着的是自己的青春,更觉得是守护着与女孩儿纯真的爱情……。但是还有一件谁也绕不过去的大事,这一年的高考随之来临,孩子们摩拳擦掌迎接这个人生的重大挑战。可谁知,李墙让一张不该出现在考场上的纸条影响了自己和陈瓦儿一生的命运,陈瓦儿李墙双双被取消了考试资格。几乎同时,未能通过高考实现改变命运希望的陈瓦儿,又因故无缘音乐家的梦想,家境清苦的她面对一生操劳的父母,最终不得不选择就业挣钱贴补家用,就这样一步走入了社会。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9 / 共42集) 10月9日起,VIP会员每日22点更新,非会员次日22点转免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许卫红找李墙搬救兵,早已刀枪入库的李墙将半块砖头勉强揣进军挎,又半路“借”了邻居李大胜的自行车,车筐里晃荡着几个鲜灵灵的西红柿和两瓶红墨水,李墙就这么奔赴“战场”救急去了。 景山脚下,两拨少年开了阵仗。焦灼之时,李墙咬着西红柿赶到并力挽狂澜……景山亭子间传来陈瓦儿美妙的歌声挂了彩的李墙、吴西凯、许卫东、彪子、鼠三儿等人在胡同口喝着北冰洋庆祝得胜。李墙还沉浸在景山亭子间陈瓦儿歌声的回忆中。

  • 大人们好了,孩子们又闹起来。胡美华借着酒劲质问李墙,陈瓦儿让胡美华放心,她压根没把李墙放在眼里,高考之后,三人就是陌路人。陈瓦儿的态度刺伤了李墙的自尊心,三人间火星四溅,倾盆大雨及时落下,青春的火苗却并未熄灭……为情所困的吴西凯把对陈瓦儿的一往情深透露给哥哥吴西悦,吴西悦鼓励他知难而上。数日来魂不守舍的李墙郑重宣布要回西城高中复读参加高考。金大爷、金大妈惊得下巴砸脚面。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许卫红找李墙搬救兵,早已刀枪入库的李墙将半块砖头勉强揣进军挎,又半路“借”了邻居李大胜的自行车,车筐里晃荡着几个鲜灵灵的西红柿和两瓶红墨水,李墙就这么奔赴“战场”救急去了。 景山脚下,两拨少年开了阵仗。焦灼之时,李墙咬着西红柿赶到并力挽狂澜……景山亭子间传来陈瓦儿美妙的歌声挂了彩的李墙、吴西凯、许卫东、彪子、鼠三儿等人在胡同口喝着北冰洋庆祝得胜。李墙还沉浸在景山亭子间陈瓦儿歌声的回忆中。

  • 大人们好了,孩子们又闹起来。胡美华借着酒劲质问李墙,陈瓦儿让胡美华放心,她压根没把李墙放在眼里,高考之后,三人就是陌路人。陈瓦儿的态度刺伤了李墙的自尊心,三人间火星四溅,倾盆大雨及时落下,青春的火苗却并未熄灭……为情所困的吴西凯把对陈瓦儿的一往情深透露给哥哥吴西悦,吴西悦鼓励他知难而上。数日来魂不守舍的李墙郑重宣布要回西城高中复读参加高考。金大爷、金大妈惊得下巴砸脚面。

  • 有趣的场面就此形成,吴西凯来到幸福里大杂院替陈瓦儿补习。而刚与胡美华组成了互助小组的李墙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刚回温的胡美华又被当头浇了盆冷水。得知李墙竟然跟着陈瓦儿去了吴西凯家,她更是怒不可遏,跑出了小院儿……胡美华流着泪,喝着风吃了好几碗混沌,回到大杂院就吐了。正研究《大象怀孕指南》的李大胜将理论联系现实,活学活用跟胡美中就胡美华的综合情况开始了缜密的分析,最终得出答案,胡美华很有可能怀孕了!

  • 陈瓦儿和李墙被赶出考场,吴西凯恍然自己已酿成大祸。李墙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吃纸条的来龙去脉。生活就像一条疯狗,再次跳起来咬了陈瓦儿一口,她彻底陷入绝望再不想面对李墙。吴西凯的行为没有躲过同学们雪亮的眼睛,在议论声中,他和他的“罪恶”一样无处遁形……幸福里大杂院“战事”焦灼——李墙发疯似地要上教育局去说理。陈瓦儿自打罚出考场便不吃不喝,形同鬼魅。胡美华则闹着不上大学也要陪李墙再复读一年……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夏天……

  • 陈瓦儿拒绝了胡美华替吴西凯发出的邀请,她想避开一切有关高考的回忆,当然还有李墙。胡美华没有明确告知李墙是否赴约,这让陈瓦儿的心悬了起来。吴西凯组织的散伙饭上几乎全班都来了。除了陈瓦儿。李墙也在其中。吴西凯强作镇定,尽量潇洒地告别过去,展望未来。可大家的焦点始终在李墙身上,吴西凯心里拧巴便起身敬酒,半真半假试图激怒李墙,他甚至想挨李墙一通胖揍,仿佛挨了揍,心中的愧疚就能减少点。李墙和吴西凯真扛上了,加上鼠三儿、彪子起哄,李墙终于把吴西凯按在地上揍了一顿。吴西凯抹着鼻血说,打吧,反正我喝多了,你打我也不疼。此时,陈瓦儿静静站在门前。陈瓦儿看着狼狈的吴西凯又望向愤怒的李墙,她轻声淡淡地说,我想祝幸福里的我们,都能幸福……

  • 胡美华笑着质问吴西凯,是不是替陈瓦儿交了学费?吴西凯说肯定是李墙交的。胡美华不禁黯然神伤。吴西凯安慰她,胡美华说,真希望学费是你交的,也许我还能爱上你。奇妙的事情就这样开始了,一对同病相怜相互慰藉的失恋者,竟在抱团取暖的过程中产生了微妙的感情……胡美华请鼠三儿吃饭,终于逼问出李墙的去向。

  • 胡美华和吴西凯都在开玩笑,他们随即告诉身边的李墙和陈瓦儿,他俩已经俩在一起了。李大胜去学校给胡美华送饭,意外得知胡美华交了个男朋友。这消息在幸福里大杂院炸开了锅。胡美中以为李墙脚踏两只船,李大胜告诉她,胡美华的男朋友是吴西凯。胡美中这才转忧为喜。李大胜则担心,胡美华和吴西凯的恋爱是为了让李墙吃醋。夫妻俩又是一通嘴仗。金大妈无比惋惜,一方面觉得胡美华实在优秀,一方面觉得陈瓦儿实在靠不住。

  • 李墙身份尴尬,他既不是陈瓦儿现任的男友,也不是未来的丈夫,至少陈家人是这样想。陈父感谢李墙对女儿的真心实意,可感谢归感谢,他依旧希望在女儿入伍后,俩人不要再来往。陈母的口气柔和许多,意思却是一样的,女儿如今进了部队,她和李墙就不合适了。李墙没有一丝怨言,他答应日后再不与陈瓦儿联系。这次是陈瓦儿不答应了,她追着酒醉离开的李墙说,如果你不想让我走,我就不走。李墙轻轻地推开陈瓦儿,静静离开。陈瓦儿望着那背影,潸然泪下……

  • 胡美中在胡同口为吴西凯占着停车位。大伙都知道,胡家有个未来女婿,是高干子弟,每次开着小汽车到胡家来吃饭。大家羡慕着胡美中的功成圆满,把妹妹培养成大学生。又招了个家底厚实的女婿。只有李大胜不圆满,胡美中也嫌弃他身上的味儿,如果连这都嫌弃怎么能生出李想(理想)呢?胡美中和吴西凯表面和气,其实暗中较劲儿,胡美中边教训李大胜买的带鱼太细,边嘱咐对吴西凯不能太殷勤。吴西凯则每次都故意迟到几分钟,只有胡美华置身事外……

  • 李墙和瓦儿的恋情逐渐升温,彪子和鼠仨儿看着陷入爱情中的李墙,认为这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两人暗地里定下一个月的期限,如果李墙还是痴迷于情情爱爱,两人就结伴前往深圳。 胡美华听从姐姐的建议,找吴西凯确定爱意,谁知好巧不巧,在胡美华的胡搅蛮缠下,吻的难舍难分的两人,竟被学校的老师抓个正着。吴西凯将撤销自己学生会主席的通知张贴,胡美华却仍“胡搅蛮缠”,告诉吴西凯,被撤销主席,只是吴西凯在承担责任,她要的是独一无二的爱情。

  • 陈家,金家老两口和瓦儿妈相谈正欢,陈父归来,果然大怒,他明确的告诉金大妈、金大爷,说李墙把瓦儿害得多惨,就是天底下男人死绝了,也不可能把陈瓦儿嫁给李墙!李墙到家,得知始末。受了无妄之灾,金大爷和金大妈把一肚子邪火发到了李墙身上,李墙的坚持让金大妈失望透顶,金大妈把户口本扔向李墙,告诉李墙如果还想和瓦儿在一起,就把他那页拿走!与此同时,陈父在家里翻箱倒柜,翻找漂亮衣服,要瓦儿去相亲,陈父告诉瓦儿,要是不去,那就一辈子不结婚了。瓦儿的倔强,让陈父再度撂出狠话,让瓦儿滚出家门!

  • 李墙和吴西凯、胡美华、彪子、鼠三儿说着,自己到深圳肯定可以大展宏图。胡美华告诉李墙,他就是不敢面对,想要逃避,骗的了别人骗不了自己,李墙不是原来的李墙了,自己瞧不起他。吴西凯说,自己刚才和胡美华去总站看见了陈瓦儿,整个人像丢了魂,李墙怎么忍心啊?你要是丢了陈瓦儿,会后悔一辈子!吴西凯灌着白酒,告诉李墙都是假的。李墙说你们都不懂,自己爱陈瓦儿,就算死了都不会变。但是自己在北京,只能给她带来麻烦,只有去深圳才是爱她的唯一方法。吴西凯说李墙就是个懦夫,胡美华让李墙不要逃避,要一起去面对,这才是爷们,陈瓦儿一个人留在北京怎么办,你怎么办?

  • 金大妈和金大爷对待瓦儿如同亲闺女,瓦儿工作一切顺利,甚至被评为劳模,全家人与有荣焉;周大爷工作的酒厂改制,周大爷披星戴月的跑业务,夫妻之间缺少沟通,周大妈对此多有怨言;李墙为给瓦儿妈看病,跑前跑后。小酒馆中,李墙,金大爷,周大爷,李大胜齐聚,四个男人畅谈小院之中的阴盛阳衰,谁知李大胜竟说出自己这些年来,和胡美中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周大爷告诉李大胜,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自己要是他早离婚了。

  • 八十年代初一个北京的炎夏,拥有外号“玉面狐狸”的女孩陈瓦儿的转学,使原本平和的幸福里热闹起来,她不仅敲开了“孩子王”李墙的爱情之门,也点燃了他的一帮子发小儿的热血青春。跟踪、护送、抵抗外校男生入侵,也有热情奔放、柔情呵护,幸福里的男孩儿们相信,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看一眼就几乎会晕倒的女孩儿——玉面狐狸。大家都坚信自己守护着的是自己的青春,更觉得是守护着与女孩儿纯真的爱情……。但是还有一件谁也绕不过去的大事,这一年的高考随之来临,孩子们摩拳擦掌迎接这个人生的重大挑战。可谁知,李墙让一张不该出现在考场上的纸条影响了自己和陈瓦儿一生的命运,陈瓦儿李墙双双被取消了考试资格。几乎同时,未能通过高考实现改变命运希望的陈瓦儿,又因故无缘音乐家的梦想,家境清苦的她面对一生操劳的父母,最终不得不选择就业挣钱贴补家用,就这样一步走入了社会。

  • 情急之下,周大妈来找金大妈,希望对方可以阻止李墙,不想金大妈正在筹备婚事,周大妈不但话没说出口,还别对方拜托帮忙置办婚事。无奈之下,周大妈只能去找瓦儿,借着结婚拆墙不吉利的名头,希望瓦儿能阻止李墙,然而,瓦儿根本没听出周大妈的弦外之音。回到家中,周大妈见李墙已经招来了鼠仨、彪子帮忙砸墙,有口难言的周大妈只能对周大爷抱怨,认为李墙这是前脚借房结婚,后脚砸墙赶人,却不料,这话正巧被金大妈听见。金大妈勃然大怒,砸墙这事儿,就此收尾,而周大妈和金大妈几十年的邻里关系,也陷入冰点。

  • 小院里,周大爷仍然被瓦儿妈抓住,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瓦儿妈病情日益严重,落在旁人眼里,却是瓦儿妈接着瓦儿工作优秀,作威作福。她仍然借用老陈之死对周大爷发难,周大爷听之任之,备受折磨。随着李墙的一声开饭,众老人齐聚,面对瓦儿妈的“淫威”,其他几名老人自然成了攻守同盟,席间,几名老人再度因李墙待业在家爆发冲突,恰逢此时,瓦儿归来。旁人的态度和老人们的误会并没有让李墙和瓦儿产生隔阂,但瓦儿妈的持续搅局却让金大妈和金大爷生出不该跟陈家结亲的念头。一来照顾瓦儿妈耽误墙子工作,二来,夫妻俩一个原地踏步,一个蒸蒸日上,容易影响感情。

  • 面对这意外之喜,李墙本想拒绝,但拗不过李大胜的坚持,只能告知对方,今年夏天的生日,要在外面过,李大胜的意思是还都在一块儿过,好好热闹热闹。入夜,胡家,李家都是久久难以入眠,送了电子琴的胡美中此时方才有点心疼,又听李大胜说自家那个电子琴是二手买来,心中更不是滋味。另一边的李家,瓦儿同样难以入眠,工作优秀的她不能陪伴在孩子身边,夏天与自己的疏远,更是在瓦儿心中埋下一根刺。周家,周大爷披星戴月的回家,周大妈等着周大爷,却依旧没等来一句实话,周大爷仍然借口工作,全然不知周大妈早就洞悉了他的谎言。这天清晨,周大爷仍然伪装去上班。

  • 胡家,果不其然,胡美中的一顿数落让李大胜无地自容。隔天清晨,发现没有电子琴的李想再度展现了“混世魔王”的本色,李大胜气急败坏,想的哀嚎声响彻小院儿上空!老家们连忙外出劝阻,然而李想一哭二闹,就要电子琴。恰逢此时,李墙带着电子琴出门,还给李想,然而一心想让儿子明是非的胡美中却坚决不要。老家们向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料胡美中却突然爆发,惯子如杀子,李想有今天,和众人的娇惯脱不了关系!胡美中的爆发吓住了李想,在盛怒的母亲面前,李想老老实实。金大妈、金大爷、周大妈、周大爷围坐一圈,各个脸上有气。

  • 回到小院,李墙和瓦儿开始了争吵,从金大妈,金大爷到单位给自己送饭,到今天的彪子,鼠仨儿,瓦儿要跟李墙确定,他是怎么看待自己,怎么看待这个家。她不理解李墙跟别人说吃软饭,更不理解李墙想要出去闯,为什么不能直接跟自己说。瓦儿委屈,李墙同样委屈,他尽心尽力为瓦儿建立了一个稳固的后方,然而在瓦儿眼中,他想出去随时都可以。夫妻俩的正吵惊扰了夏天,在夏天的哭诉声中,李墙和瓦儿停止了争吵。这一夜,李墙靠坐在床上,哄着夏天睡觉。瓦儿坐在庙门口的铁丝网前,发呆落泪,她深刻的感觉到,在这个家,自己像一个外人。为让李墙出去工作,瓦儿找到吴西凯,这个如今已经在深圳事业有成的男人。与此同时,老人们为给李墙找一份正经工作,尽心尽力。

  • 第二天,一觉醒来,瓦儿不见李墙身影,她发现书桌上李墙留下来的信。李墙在信中告诉陈瓦儿,自己走了。李墙坐着绿皮火车终于到达了深圳站,第一时间找到公用电话致电瓦儿,夫妻二人诉说着对彼此的担忧和想念……李墙来到飞燕环球贸易公司宿舍,这里是他在深圳的住处,并结识了宿舍管理员姚大爷,初到深圳的他见到了深圳的繁华与魅力,而如今身处的这个破旧宿舍,却是李墙的起点……北京。操持一家人的生活并不容易,但瓦儿同样充满干劲儿,在老人们的帮助下,瓦儿度过了第一个混乱的清晨。

  • 胡美华告诉胡美中看到姐姐现在这样,后悔当初不应该让他们复婚,自己以为有了李想就能让姐姐和姐夫慢慢培养感情,但是自己错了,在幸福的婚姻里孩子是父母爱情结晶,在不幸福的婚姻里孩子就是累赘,从小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就会缺失爱,不会爱自己,也不会爱别人。胡美中和李大胜瞠目结舌。深圳。李墙在姚大爷的小卖部跟瓦儿通话,相隔两地的一对夫妻,只能通过电话里的一分钟,互诉衷肠。胡美华的突然回国让小院众人惊喜的同事,也引起了一些猜测,她突然归国,不带老公,而且还没有确定离开的日期,让周大妈跟金大妈泛起嘀咕。

  • 杨飞燕早上来到公司,和职工们打着招呼。吴西凯来电询问李墙的表现,杨总多有抱怨。吴西凯为李墙解释,杨飞燕听了进去。李墙找杨飞燕道歉,杨飞燕让李墙回到公司,范建春告诉李墙,自己在公司这么久,从没见过被开还能回来的,言辞之中提醒李墙小心,公司可不完全是杨总的,仓库里还趴着一批电子元件。公司员工围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偷听着,范建春说要出事!李墙询问杨飞燕,杨总说李墙算命准,自己是欠了债,答应吴西凯带李墙赚钱,怕是要辜负了。李墙问自己可以做点什么?杨总说不是李墙能解决的事。何大军闯进办公室,一进公司就扯着嗓子喊杨飞燕。

  • 姚大爷到公司,姚大爷一时激动,进了医院。杨飞燕告诉李墙,自己一定会治好姚大爷的病,李墙询问债务始末,杨飞燕告诉李墙,这叫变天账深圳多得是,何大军把日期改到离婚之前,这账就得我还。李墙让杨总报警,杨总告诉李墙报完警何大军被抓,这账还是得自己还。李墙和杨飞燕彻夜照顾姚大爷,此举却引来了公司内的闲言碎语,范建春对此颇有微词。杨飞燕在车上睡着了,不自觉地把头靠向了旁边睡着的李墙。车窗外,有人拿相机不断变换角度,拍下了这一幕。睡着了的李墙和杨总毫无察觉。夏天参加英文演讲比赛,胡美华和陈瓦儿在台下看着夏天。胡美华给瓦儿翻译着夏天演讲内容,瓦儿听着夏天流畅的英文演讲落泪。李大胜也在台下,默默地看着。夏天和小朋友在老师带领下在台上做游戏。

  • 李大胜说着上次和胡美中离婚的事,告诉她自己以为有了孩子,慢慢就能成为真正的一家人。李大胜告诉胡美中自己就一个要求,李想不能没有妈,这个婚不能离,要离只能等我死了。天蒙蒙亮,瓦儿走出家门,一抬头看见胡美中站在屋顶的鸽子笼旁。陈瓦儿叫着胡美中的名字,两人目光相碰。陈瓦儿开导着胡美中,让胡美中想一想李想。李大胜正巧出门,听见了陈瓦儿对胡美中说的话,眼圈一下红了。胡美中哭着说不出话,李大胜叫着胡美中的名字。陈瓦儿和胡美中扭头看到了站在后面的李大胜,李大胜告诉胡美中这个婚,自己同意离。陈瓦儿带着夏天去了动物园,胡家离婚这事儿,闹的她心神不宁。夏天站在围栏上看着狮虎山里面的母老虎,问陈瓦儿是不是母老虎?陈瓦儿问夏天是谁说的,夏天说不是李墙说的

  • 李大胜带着李想玩的正开心,为了让李想不回家,李大胜使尽浑身解数。父子俩依旧吃着包子,李想吃着包子馅儿,把包子皮塞给李大胜。李大胜语重心长地给李想讲道理,谁知李想根本不听。深圳。台风来临,李墙按照计划行事,和工人们整备电子元件。北京。苦等电话不来的瓦儿,致电李墙,却依旧没能和李墙取得联系。两地分隔,让夫妻之间的感情,有了变化。李想和李大胜回到小院,和儿子的相处让李大胜明白,自己教育不好儿子,他告诉胡美中,明天九点半,民政局见。民政局,心存愧疚的胡美中拒绝李大胜给予的抚养费,李大胜却告诉胡美中,唯一能让李想记起自己就是给抚养费的时候。李大胜和儿子告别,这个没什么文化的父亲,充分意识到自己对于李想的娇惯,差点毁掉这个孩子。

  • 一封信件的到来仿佛证实了瓦儿的猜测,信封中,是李墙和杨飞燕在一起的照片。李墙突然接到杨飞燕的求救电话,带领警察救出了被何大军绑架的杨飞燕,杨飞燕惊魂未定,李墙抱住对方给与安慰,不料,这一幕正为瓦儿和夏天撞见。瓦儿带着夏天回到小院,对深圳之行只字不提的态度引起了老人们的怀疑。老人们跟夏天打探消息,得知李墙跟杨飞燕竟抱在一起,心中大惊。背过孩子,四个老人展开讨论,周大爷,周大妈想为李墙开脱,但言下之意,无非是李墙变了心。金大妈借着上车饺子,下车面见到瓦儿,听了瓦儿的叙述,金大爷和金大妈致电李墙,勒令李墙马上回家!胡家的离婚就是前车之鉴,金大妈和金大爷商量对策,金大爷始终坚持着,这里面可能有误会,在金大爷的提醒下,金大妈想到了吴西凯。

  • 陈瓦儿打的这个电话却再度引起误会,加班中的李墙无意间压到了杨飞燕的头发,她的一声惊叫,让小院再起波澜……瓦儿告诉李墙,三天之内看不见李墙,民政局见!面对瓦儿的最后通牒,李墙脸色铁青。李墙最终决定辞职,依次跟杨飞燕,姚大爷告别,公司的同事们告别。李大胜再度来看李想,不料此举竟被胡美华发现。胡美华告诉胡美中,自己想要胡美中和李大胜分开,是看不得两人在婚姻中彼此折磨。但看着李大胜对儿子的想念,自己心中却格外不是滋味。得知李大胜工作出了问题的胡美中来找李大胜,看到了李大胜的生活现状,胡美中做出决定,让李大胜回家来住。李墙回到小院,再和瓦儿相见,却是相对无言。夫妻二人爆发剧烈冲突,瓦儿拿出杨飞燕跟李墙被偷拍的照片作为证据,质问李墙。

  • 胡美华跟李大胜道歉,自己看待婚姻的角度太过武断,认为不爱了,就应该在一起。可现在看来,婚姻中有很多感情,不只是爱情。她希望李大胜能跟姐姐复合,不想招致李大胜的愤怒。李大胜说着这些年照顾胡美华的回忆,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让她饶了自己,自己受不了了。李大胜让胡美华和胡美中商量,让自己走就走,让自己留就留。夜晚,李大胜和李墙都是辗转难眠,两人在院中巧遇,互相抱怨着家里的问题,相互分析着各自的问题。李墙和瓦儿坐在一起,在瓦儿的纠缠下,李墙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承认了出轨,瓦儿陷入崩溃。小院众人围坐桌前,一顿早饭仿佛和过去别无二致,但实际上,李墙和瓦儿之间却是暗流汹涌。为让李墙跟瓦儿冰释前嫌,老人们促使二人外出约会。

  • 金大爷提议举手表决同意李墙去不去工作,除了金大妈,三人都同意李墙去。杨飞燕的到来再度引发李墙和瓦儿之间的战火,二人来到民政局准备离婚,并拒绝工作人员调解。工作人员劝着李墙和陈瓦儿,告诉他们自己盖了章就不是一家人了,为了孩子不考虑考虑?李墙一把结婚证和资料抢了过去。李墙跑出民政局,陈瓦儿哭着说不离了。李墙对瓦儿解释,自己不知道杨总来北京,五万块钱自己捐给林经理患白血病的女儿了,估摸着杨总把钱垫上了。陈瓦儿吼着李墙,让他再也不许见杨总,自己要去见她。李墙惊讶,陈瓦儿告诉李墙自己要问问杨总为什么老惦记自己老公。表面上同意李墙去杨飞燕那工作,周大妈后脚就来到瓦儿这儿,劝说陈瓦儿对李墙好,感动李墙留下。同时让陈瓦儿自己保管五万块钱,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