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青年

7.2
年份: 2012
地区: 内地
简介: 该剧续写了赵宝刚导演继《奋斗》与《我的青春谁做主》后的“青春”系列作品,作为“青春三部曲”的终结篇,不仅延续了前两部中对两代人不同观念的探讨,也将父辈与年轻一代对人生价值观念的对撞以更为激烈与深入的方式呈现。讲述的是新一代的北京青年改变自己不成熟的心态跟性格,逐渐成长为社会中坚力量的故事。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6 / 共3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大哥何东跟女朋友权筝领证的当天,何东决定不结婚了。他说那么多年来,他过的都是父母安排的日子,这种日子非常压抑和单调,他要重新过一回青春。何东心里是非常纠结的,他想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对于权筝,他怕伤害她,因为他对权筝从来没有爱的激情,只是因为父母的撮合才走到现在。为了自己的未来,也为了对权筝负责,何东终于说了实话。权筝问他是不是爱情也要重新来过,何东说他想,权筝伤心,离开了民政局。

  • 何东跟父母从爷爷家回来,何守一问何东是不是因为他跟郑玉英的消极的婚姻状况影响了何东对婚姻的看法。何守一说自己是因为历史原因才会跟郑玉英走到一块儿,但是婚姻就是忍和熬。何东说自己就是不想忍分享者电视和熬才不想跟权筝结婚。郑玉英听见何守一跟何东的谈话,又跟何守一大吵起来。何东忍受不了家里的气氛,跟何北何西去了酒吧。这时候何东接到消息,权筝在家服用安眠药自杀。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大哥何东跟女朋友权筝领证的当天,何东决定不结婚了。他说那么多年来,他过的都是父母安排的日子,这种日子非常压抑和单调,他要重新过一回青春。何东心里是非常纠结的,他想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对于权筝,他怕伤害她,因为他对权筝从来没有爱的激情,只是因为父母的撮合才走到现在。为了自己的未来,也为了对权筝负责,何东终于说了实话。权筝问他是不是爱情也要重新来过,何东说他想,权筝伤心,离开了民政局。

  • 何东跟父母从爷爷家回来,何守一问何东是不是因为他跟郑玉英的消极的婚姻状况影响了何东对婚姻的看法。何守一说自己是因为历史原因才会跟郑玉英走到一块儿,但是婚姻就是忍和熬。何东说自己就是不想忍分享者电视和熬才不想跟权筝结婚。郑玉英听见何守一跟何东的谈话,又跟何守一大吵起来。何东忍受不了家里的气氛,跟何北何西去了酒吧。这时候何东接到消息,权筝在家服用安眠药自杀。

  • 何东去医院向权筝求婚,权筝拒绝了何东。她说她不会嫁给一个不爱她的人。何东只能把送权筝的玫瑰花给了何西。丁香来医院看权筝,被何西撞上了。何西把玫瑰花给了丁香。何西说以后一直给丁香送花。丁香说何西敢送她就敢收。何西非常兴奋,他觉得跟丁香太有缘分了。

  • 何西给丁香打电话约吃饭。丁香说她这里不是男友训练营。何西说现在男的普遍活不过女的,但是男的都喜欢找比自己小的女孩来照顾自己。何西说像他那么有奉献精神的男人已经很少了。女孩就应该找比自己小的,然后让男人陪着自己慢慢变老。丁香心动了,同意跟何西吃饭。

  • 何守三跟相亲对象梁美丽一见倾心。梁美丽跟何守三开门见山,要往下谈必须要有一套房。何守三跟梁美丽吹牛,何南在加拿大拿高薪,并且他马上要给自己买房。梁美丽对何守三立刻印象大好。

  • 丁香自己去上厕所,让权筝跟帅哥相处。权筝吓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是帅哥还是把酒钱给付了。当帅哥真要送两人回家的时候,两人落荒而逃哈哈大笑。丁香问权筝,离开何东的生活是不是也很刺激。权筝问丁香是怎样走出失恋的?丁香说她当时也差点自杀。权筝经过一天寻找自我的发泄后,权筝发现到了晚上还是难以入睡。丁香也很无奈。

  • 何北得知消息后,急急忙忙冲到医院,打了唐娇两耳光,训斥她自甘堕落,唐娇嚎啕大哭。丁香拉着权筝离开,让何北跟唐娇在一起。权筝羡慕唐娇跟何北轰轰烈烈的爱情。

  • 何北从父亲那儿回来,意志非常消沉。唐娇鼓励何北重头再来。唐娇请权筝和丁香吃饭。她说何北酒吧的事情应该是黄了,她感谢权筝的相助。丁香说最近何西不搭理她了,唐娇说这是欲擒故纵的手法,丁香决定坚持到底。丁香也不搭理何西,何西又撑不住了,何东分析丁香的种种表现,得出结论,丁香以前肯定感情受过伤。何南仍旧去不同的公司拉投资,但都以失败告终。他的同学叶坦打电话给他打气。

  • 何南急了,跟何守三大吵。这时候爷爷回来了,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用拐棍打何守三,说他是家贼。何守三说他只想过自己的小日子,这没有错。何南去找梁树人,梁树人说何南付50万才能把拐棍赎回来。兄弟们帮何南设了一个局,把何守三跟梁树人签的合同撕了。何南把钱还给梁树人,他让梁树人签了撤销合同的协议书,只要梁树人仿造拐棍,他就去告梁树人。

  • 权筝跟丁香说现在何东回去上班了,但是他不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她的心情反而难受了。权筝问丁香,自己的精神是不是出问题了。丁香说对于权筝的一根筋自己完全无能为力。

  • 何家四兄弟与唐娇经过抽签最终决定,将烟台定为离开北京冲走青春的第一站。离家出走之后,四兄弟的父亲每天都是愁眉苦脸,他们找来权筝和丁香了解情况,最终也没能打听到任何消息。四兄弟到了烟台,去了海边,吃了海鲜,住了海景房之后,开始计划在烟台创业的计划。

  • 四兄弟和唐娇在烟台开始了创业的第一步:找房子。结果唐娇找到了最便宜的房子,所有人都非常高兴。租到了合适的房子,但更大的难题出现了,手里的流动资金快花完了,接下来就是努力尽快找到合适的工作挣钱。结果四兄弟均未找到工作,还是酒吧女出身的唐娇找到了一份合适的工作,何东四兄弟感到很有挫败感。

  • 四兄弟在晨练时救了跳海自杀的任知了,为此何西贡献了初吻,也因此遭到了任知了的“纠缠”。任知了的到来,让何东兄弟和唐娇的生存体验增添了一些别样的色彩,同时也给何西带来了很大的烦恼。何西每天要在家照顾精神有问题的任知了,其他人继续努力的找工作维持生活。何北因为资金问题吃霸王餐未果,被大哥成功解救。四兄弟开始为任知了的去留为难,何东选择去派出所寻求帮助。

  • 在将任知了交给派出所处理未果之后,四兄弟又迎来了另一个难题,唐娇不愿意与有精神病的任知了一起住。最终因为任知了的事情,何西与何北大打出手,无奈之下,唐娇只能答应与任知了一起住。何东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却因为在海鲜市场的一次劝架,被误认为耍流氓,结果被开除了。何北为了尽快赚到钱,用了任知了的照片在大街上“募捐”,他的行为被警察认定为诈骗,最终被关进了派出所。

  • 何北在派出所住了一宿,回来后感觉非常委屈,不断向大哥诉苦。何南因为轻信了黑中介的话,被骗了300块钱,导致众人只能饿肚子了。唐娇声称要请所有人吃大餐,在大餐过程中,权筝的出现让兄弟四人感到非常惊讶,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唐娇一直扮演着内鬼的角色。最终权筝也成功加入了重走青春的队伍,众人在烟台的第二轮生存体验正式开始。

  • 何西在烟台非常想念丁香,何东决定众人帮助何西,智取丁香。众人按照大哥何东的意思,编造了一个善意的谎言,谎称所有的钱都被偷了,何西要跳海自杀,最终将丁香骗到了烟台。见到丁香后,何西更加为难,因为身边的任知了不能没有人照顾,也正是因为任知了,丁香一直在吃醋。就在何西与丁香沉浸在烛光晚餐浪漫气氛的时候,任知了又惹出了大麻烦,在家里点了一把大火。

  • 由于任知了放火的原因,大家决定离开烟台,前往深圳作为重走青春的第二站。因为自驾车超载,何东与权筝只能坐火车前往深圳,本想体验一次逃票的两人,最终没能成功。何西、何北等人在路上偶遇背包客王越,本想一起前往深圳,却遭到了唐娇和任知了的阻挠。众人来到深圳,受到了叶坦父亲的款待,在洗浴中心,任知了又险些闯祸。

  • 经过叶坦父亲的款待,众人开始计划在深圳创业的事情,首先要解决的难题就是任知了的去留,何东与何西到当地派出所也没能查到任知了的任何线索,就当众人全票通过将任知了送走的时候,她却以死相逼,让众人束手无策,只能继续把任知了留在身边。何北一心想开酒吧,但何东并不赞同把积蓄都投在酒吧上,为此兄弟二人闹翻。

  • 何北与大哥何东闹翻,与唐娇二人露宿街头,无意中发现了走丢的任知了。任知了面对警察的质问,并不承认自己认识何北,最终只能到派出所解决问题,直到何西匆忙赶来,任知了“离家出走”的问题才得到解决。何东因为劳累过度病倒,何北为了报复大哥,收买众人,谎称何东脑子里长了东西,何东得知此消息伤心欲绝。而后众人开始了在深圳创业打拼的日子。

  • 经过了叶坦父亲的一番开导,何东终于明白了自己重走青春的方向,找到了一份包工头的工作,也得到了工友们的信任,开始了新的生活。权筝一直对与何东的感情抱有希望,希望他们能够重新开始,在唐娇的劝说下,权筝用自杀的方式来逼迫何东,不料在跳楼的过程中出现了意外,何东被误伤,最终权筝的计划宣告失败。叶坦约会何东,并且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正巧被权筝看到,心生误会。

  • 何北把喝醉的权筝背回小院。何东在众人的逼问下,跟何西跟何北说了叶坦的事情。何西又跟何北说了,但是大家都不跟何南说。第二天一早,权筝跟任知了就在院子里跳“白毛女”,然后她宣布以后再也不给大家干家务了,谁爱干谁干。唐娇去找叶坦,跟她说她的举动伤害了大家,叶坦很委屈。何南因拐棍的事情再次受阻,心里很难受,他找叶坦倾诉,叶坦告诉他她喜欢何东,何南受到了打击。

  • 何守一给何东打电话,说是郑玉英病了,何东准备回北京。何东把装修队托付给了老常。何东回家以后,郑玉英非常激动,她说自己得了骨癌活不长了,但是她又不愿意去医院看病。何东给何西打电话,何西说早发现早治疗。权筝追着何东也回了北京。权筝安慰郑玉英,说她跟何东和好了,郑玉英很高兴。何东很感激权筝,他让权筝最好能劝郑玉英去医院。权筝不敢回家,远远看着辛晓燕给她打电话,母女俩在电话里都泣不成声。

  • 权筝跟何东一起劝郑玉英去医院,郑玉英借口腿疼不肯动弹。权筝推进来一把轮椅,她说她推郑玉英去医院。在医院郑玉英把众人支走,跟丁主任说了实情,她请丁主任帮她保守秘密。何东跟权筝请丁主任吃饭,得知了实情。丁主任问起何西的事情,说丁香以前受过情伤,但她对何西是有感情的。丁主任说他想办法让丁香去深圳。何东和权筝做了一桌子菜,跟郑玉英摊牌,他们准备回深圳。

  • 小院准备开元旦晚会,众人都在准备。丁香跟何西出去买装饰品,何西跟丁香终于牵上了手。王越来到了小院。原来是何北邀请她来的,她说元旦那天要去参加露营,所以不能参加晚会了。唐娇隐隐觉着何北跟王越的关系不一般。众人当天都喝醉了,一对一对开始说真心话。任知了把院子里的气球都扎破了,她觉得很好玩。家长们在家里也收到了孩子们在深圳发来的视频祝福,家长们觉得很欣慰。

  • 权筝想借开酒吧的机会把大家聚在一起。何北即将当上酒吧经理,高兴的不行。何东对权筝先斩后奏的做法很不满意,权筝说她要不要何东干活还两说呢,让他不要瞎操心。叶坦跟何东说何南否认他曾经表白过,何东把何南表白的录音放给叶坦听。何东在给酒吧装修的时候,腿扭伤了,只能打了石膏躺着,大家凑钱给他买了个轮椅。何北偷偷约王越出来爬山,被唐娇发现,她跟何北又哭又闹,把王越留给何北的纸条扔还给何北,然后跑走了。

  • 王越就纸条事件去小院向大家道歉。何东让王越不要太担心,何北就是喜欢跟女孩搭讪,他们俩吵完就很快就和好。王越走了以后,权筝问何东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两人说来说去,何东还是喜欢改变后权筝那样的。唐娇最终搬出了小院,她要改变自己,重新奋斗。任知了再次发病,丁香跟何西说,任知了要想治愈,必须要住院治疗,否则会延误病情。何西许诺如果任知了住院治疗,他一定会去看知了的。

  • 唐娇约何北在笔架山见面,何北爬到山顶,唐娇又说在感恩亭等他。唐娇说这是为了报复何北当初见王越,为此唐娇把整个笔架山公园都爬了一遍。唐娇说她要离开酒吧去当白领。而且以后一个星期只见何北一面,这是为了让爱情保鲜。何西去医院看任知了,任知了情绪出现反复,她要跟着何西回去。萧霖约丁香,没想到丁香的前男友沈昌出现。丁香失神落魄地离开。

  • 丁香去医院看任知了,丁香哭着问任知了怎样才能忘记过去,任知了说过去是忘不了的。丁香抱着任知了哭。沈昌再次来到酒吧,何西已经在等着他。何西说他是丁香男朋友,沈昌说他是来赎罪的,何西在与沈昌的PK中获胜,终于得到了丁香。唐娇给何北发一短信,说是要分手,何北傻眼了。何北又找权筝哭诉,说要是唐娇跟自己分手就去死。唐娇竟然把自杀工具给何北寄来了。何北让兄弟们帮自己,兄弟们都说这事不好插手。

  • 何南回到小院,叶坦骂他是懦夫,何南终于说出我爱你。何北从天台上跳下去,唐娇大叫,其实天台下还有一个平台,何北拿着玫瑰在下面等着唐娇,唐娇跟何北和好。何东收拾行装,重新上路,何东留下字条离开。何东离开了以后,大家推选权筝为小院里主事的,大家仍旧开酒吧。任知了的病终于好了,她回到小院,但她对小院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连何西都不认识了。丁香让何西给任知了讲述任知了得病后的经历,任知了很感动。

  • 何东醒过来的时候,在森林里迷路了。他在树上刻记号,但是一会儿他又会走到了原地。何东在森林转了几天,粮食早就没有了,何东饿的出现幻觉。等何东醒过来的时候,王越已经救了他了。王越说她是故意让何东体验一下生死的。任知了跟权筝说生病的时候好像做了个梦,梦里谈了场恋爱。丁香在屋里哭泣,她怕再次失去何西。何南跟何北在广场上招揽生意时,何南不满意酒吧的现状,两人吵起来。

  • 何东带着大家来到了云南,权筝还在为贱卖酒吧的事情耿耿于怀。来到丽江任知了回忆起她跟前男友的事情,又陷入失恋的痛苦中。任知了向何西表白,她觉得丁香喜欢何西,何西否认。何西坚持要把真相告诉任知了,但被丁香阻止。何北碰到了做生意的阿雄,迷上了赌石,希望能够一夜暴富。丁香知道任知了还爱着何西,她收拾行李要离开丽江。权筝说她现在离开,伤害的是两个人,丁香留了下来。

  • 何北偷偷跑去给阿雄运货,阿雄在何北的车上藏了毒品。正当他们要上路的时候,警察出现了,搜出了毒品。何北一下子就懵了,还好事情顺利的解决了。王越把大家分成两组,从两条不同路线向泸沽湖进发。小组中又加入了高军和张涛两位驴友。在森林里大家开始绝望,唐娇跟叶坦哭哭啼啼的。何西把仅剩的饼干掰开了分别给了丁香跟任知了。丁香和任知了又把饼干掰开分给了何西,任知了一下子就明白了。任知了让何西跟丁香好好爱,她退出。

  • 权筝发现了何东的包里都是吃的,何东的计划暴露了。何东说他就是在经历了一次生死以后,突然想明白为什么以前一直过的不痛快,就是因为心态不成熟。他跟王越设计了这个生死局,就是想让大家体验生死,感受人生。生死体验过后,权筝带着任知了失踪了。兄弟四个说他们不后悔青春重新走一回。现在他们各有打算,各奔前程去了。何守一病重,何东赶回北京,权筝去医院看望何守一,何守一情况恶化,病逝。

  • 何南与何西分别把叶坦、丁香带回家见了家长,何北用请何南跟叶坦帮忙,希望帮助父亲的工厂能够扭亏为盈。何东去培训公司应聘体验式培训师,他说他想用自己的经历来帮助别的年轻人,最终成功地应聘上培训师。权筝带着兄弟们去她入股的农庄。大家问起任知了在哪里。权筝带大家去任知了的房间,他跟生病时的打扮一样。饭桌上,任知了向大家敬酒,向大家道歉当初发疯时犯下的错误。

  • 何东回到家,收到了权筝的快递,里面是当年何东给权筝的订婚戒指。兄弟们帮何东分析,权筝是要跟何东划清界限。何东问现在能不能去追权筝。他说他爱上了权筝。何西收到丁香短信,让他第二天去民政局登记。唐娇跟何北提出要结婚,何北觉得太着急了,唐娇不理何北了。何西去民政局,但是丁香说她没带户口本。唐娇跟何北提出要结婚,何北觉得太着急了,唐娇不理何北了。何西去民政局,但是丁香说她没带户口本。

  • 三兄弟去找权筝,碰到了高军,原来农场就是高军的。兄弟们让高军不要打权筝的主意。但是权筝拉着高军,让兄弟们回去告诉何东,高军是她男朋友。权筝来到宴会厅,里面没有人,只有墓碑蛋糕上面写着“生死相依,白头偕老”。何东双腿跪地向权筝求婚,权筝终于答应了。兄弟四人相继登记结婚,四对新人在玉龙雪上的见证下说出爱的誓言,并交换了爱的信物。任知了也宣布自己恋爱了。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