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圣天门口 电视剧 热度 1463

地区:内地

电视台:安徽卫视

更新时间:每日00:00 2集连播

类型:战争 / 军旅 / 年代

导演: 张黎 刘淼淼

简介: 天门口镇世代居住着雪杭两大家族,两家世代不和,彼此争斗。杭家青年杭九枫为了给雪家抹黑,私通遭弃的雪家儿媳阿彩,不料却被刚烈直爽的阿彩激出了爱情的火花。不久,革命浪潮席卷了天门口镇,雪家在战乱中衰落,杭...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8/共4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在大别山区的天门口镇上,段三国敲着锣说马镇长被杀死了,很快他死的消息在镇上传开。一个叫狗头的人在镇上四处打听雪家在哪儿,雪大爹知道后让人把门打开。镇上来了生人狗头,很多人认为这镇长上要不太平了。被绑着的狗头来到雪家,马镇长对于去雪家闹事的事情并不想管。

  • 雪茄并不想让他爹将钱交给狗头,马鹞子回来后带了十几个自卫队来保护天门口,有些人认为这些狗头来走不出天门镇了。镇上的人都在看着狗头从雪家取钱,这次狗头是让人抬着棺材来的,他刚一到镇长上就被人围了起来,马鹞子没能护住天门口,狗头还是带走了雪家的一大洋。

  • 冯团长将天门口的乡坤集合到教堂里并发表了意见,他准备把天门口镇长变成反共的示范点。冯团长临走的时候又去了雪家,他见了雪大爹之后告诉雪大爹共产党迟早会来天门口,共产党就是打土豪分田地的,他们雪家家大业大,以后要多加小心。随后冯团长告诉雪大爹说他在镇上最不放心杭家,而雪大爹最明事理,以后镇上的事情还要靠雪大爹多多费心。雪大爹听后明白的点了点头。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在大别山区的天门口镇上,段三国敲着锣说马镇长被杀死了,很快他死的消息在镇上传开。一个叫狗头的人在镇上四处打听雪家在哪儿,雪大爹知道后让人把门打开。镇上来了生人狗头,很多人认为这镇长上要不太平了。被绑着的狗头来到雪家,马镇长对于去雪家闹事的事情并不想管。

  • 雪茄并不想让他爹将钱交给狗头,马鹞子回来后带了十几个自卫队来保护天门口,有些人认为这些狗头来走不出天门镇了。镇上的人都在看着狗头从雪家取钱,这次狗头是让人抬着棺材来的,他刚一到镇长上就被人围了起来,马鹞子没能护住天门口,狗头还是带走了雪家的一大洋。

  • 冯团长将天门口的乡坤集合到教堂里并发表了意见,他准备把天门口镇长变成反共的示范点。冯团长临走的时候又去了雪家,他见了雪大爹之后告诉雪大爹共产党迟早会来天门口,共产党就是打土豪分田地的,他们雪家家大业大,以后要多加小心。随后冯团长告诉雪大爹说他在镇上最不放心杭家,而雪大爹最明事理,以后镇上的事情还要靠雪大爹多多费心。雪大爹听后明白的点了点头。

  • 在雪家,来了不少的亲戚和有声望的人来参加雪茄的婚礼,这时候熊管家慌慌张张的跑到雪大爹的身边说雪茄不见了,雪大爹听后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无奈之下他想让熊管家假扮雪茄,先熬过今天,等到第二天狗头走了之后一切就好说了。但是熊管家听后死活不同意,雪大爹把新郎的衣服塞给了熊管家之后就通知下人赶紧敲锣打鼓的闹起来。

  • 傅朗西去雪家见了学老爹,他告诉雪老爹说他的亲家梅老爷子在武汉因为同情共产党被杀害了,现在他儿子雪茄也被通缉,因为悬赏只有五块大洋所以没有人很卖力的捉拿。雪大爹听后说现在自己需要做点什么,傅朗西问雪大爹借了一些红布,雪大爹答应了。

  • 梅子弄来了一架钢琴,她弹了起来,镇子上的人听到了琴声之后都放下了手里面的东西静静地听了起来。傅朗西告诉马鹞子说自己是来镇上养病的,并且也给马镇长打过了招呼,马鹞子听后说自己是来抓共产党的,阿彩从镇子上买来的红布没有一点进了雪家的门,这年头弄红布的都是共党。

  • 傅朗西去找了杭大爹,他告诉杭大爹说他可以不参加革命,但是杭家的人是要参加的,杭家的那门铁砂跑也要用。段三国发现了马镇长的尸体之后大叫着回到了镇子上,马鹞子知道马镇长死了之后带着人打进了天门镇,傅朗西跟杭九枫带着人和马鹞子打了起来。这时候杭大爹绑了杭老二出来,他说既然有人看见杭老二是最后一个跟马镇长在一起的,那么这个罪名就由杭老二来承担。

  • 杭九枫带着常守义等人用家里的炮药炸跑了黄县长带来的人,随后傅朗西带着他们跟着杭老大一起去镇公所就杭老二。傅朗西带着人在镇公所门口跟马鹞子的人打得十分激烈,傅朗西在停火的时候进到镇公所里面找到马鹞子说给他一条活路,就是放了杭老二,以后不许再来天门镇报复。等到他下一步攻打县城的时候让马鹞子做个内应,随后他给了马鹞子五分钟的时间考虑,自己就出来了。

  • 老大回家想把自己家里面的铁砂炮拿出来用,但是杭大爹不借,这时候傅朗西去找杭大爹,说了现在的形势和自己的计划。杭大爹听后说傅朗西可是真够狠的,他们家杭老二犯了杭家的家规其实早就该死了,只是自己的心没有那么硬。傅朗西给杭大爹说他们革命是为了砸碎一个旧世界,杭大爹听后说他跟雪大爹都不会与革命队伍为敌的,只不过他心里精明得很。

  • 杭九枫回到天门口的时候遇见了阿彩,两个人碰撞出了爱的火花,大家也都看出了杭九枫跟阿彩之间的情愫。傅朗西看到大家打完胜仗都跑回家之后跟董重里商量着还是要去找杭大爹,问问他天门口的人到底想要什么。傅朗西去找了杭大爹,问了他对马鹞子的看法,杭大爹说马鹞子一个人翻不起什么打的风浪,再说他的两个儿子也在傅朗西的部队,还可以防着马鹞子。

  • 傅朗西找到了杭九枫跟马鹞子,他们两个人还在半路上打退了冯霁青的一小股队伍。傅朗西表扬了马鹞子,对杭九枫死自从禁闭室跑出来的事情要在关他十天的禁闭,马鹞子给杭九枫求了情,想跟杭九枫化解了以前的恩怨,但是杭九枫没有接受马鹞子的好意,自己去了禁闭室。

  • 冯团长给段三国说国军给富户门打仗那些富户门也要做点什么,随后他告诉段三国说让他多收那些富户门半年的税,算是他当镇长的第一份公务。冯霁青还告诉段三国说让他当镇长没有什么好处,只不过是个传话的人,但是可以保全他们一家人的性命,段三国听后战战兢兢的接下了。

  • 董重里在教堂里组织那些富人们给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和穷人们捐些钱,但是那些富人们都不愿意,他们都说天门口最富的是学家跟杭家,他们不捐自己也不捐。这时候麦香过来捐了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十七块银元,还说自己准备结婚了,杭大爹过来捐了八千块银元,雪大爹也捐了一万元,大家都高兴的不行。

  • 马鹞子在杭家的大门口打死了一个人之后杭家的大门开了,马鹞子派了几个人进去搜。几个人搜了一圈之后说院子里没有人,只有一口棺材,马鹞子让人打开棺材仔细搜,随后自己也进了杭家的院子里。马鹞子走到棺材前面之后掉到了杭大爹挖的地洞里,杭大爹在马鹞子身上放了一些炸药,给马鹞子说了一些话之后说先留着马鹞子一条命。

  • 冯霁青去天门镇找到了马鹞子,告诉他说什么时候他杀人杀的手都不抖了就不会做恶梦了,冯霁青给马鹞子说了一番话之后就走了。冯霁青去雪家找了梅子,他跟梅子说了马鹞子夜夜做恶梦的事情,梅子说她到是觉得马鹞子病的是件好事。冯霁青说自己回家的路正好路过天门口,可以顺便来看看梅子。

  • 林大雨突然来到小教堂找马鹞子,称自己知道是谁杀了马鹞子的兵,就是李裁缝,自己亲眼看见的,听后马鹞子派人将李裁缝抓来,李裁缝与林大雨对峙不承认自己杀了人。熊管家来到地窖想要杀了雪大爹,其实雪大爹早就察觉他是狗头的人,但熊管家临到事前却下不去手,说自己只是想要多弄些钱而已,雪大爹再次戳穿他的内心真实想法。

  • 阿彩偷着去看杭九枫,问他到底有没有想好,但是杭九枫说自己正在关禁闭是不会跟她走的,甚至还大喊大叫有人偷跑。冯团长嘲讽马鹞子把门口治理的不错啊,都弄成和平共处的福地了,自己在外面掘地三尺的打仗,没想到马鹞子竟然在这里和红军家属借粮食,连往独立部队头上泼脏水这种事情都做的半途而废。

  • 已经是第二次结婚的马鹞子举办了隆重的婚礼,正准备拜天地的时候,突然红军家属说来给送粮食,马鹞子警告他,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自己早就答应老婆不杀人,趁自己没变卦的时候赶紧走人。另一面傅郎西和杭队长准备去三里畔,因为冯霁青已经和马鹞子兵合一处,趁此机会打掉冯霁青的弹药库,整好给自己的队伍换装备。

  • 马鹞子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打在杭九枫脸上,但是杭九枫就是一声不吭,这让马鹞子心中充满了不满,还被杭九枫嘲讽到是不是已经打累了。杭九枫说自己的女人回来救自己的,正在这时马鹞子的老婆跑过来说不可以动杭九枫一根汗毛,因为杭九枫是自己姐姐的男人,马鹞子不相信的问丝丝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怀疑段三国拿自己闺女当人情,讨好共产党。

  • 杭九枫回到家中,正高高兴兴的抱着儿子转圈圈,丝丝说出阿彩回来了,杭九枫的动作不自然的停顿了一下,丝丝问杭九枫难道就没有和阿彩说过话么,杭九枫回答说阿彩都已经和王巡视员结婚半年了,杭九枫坚信儿子是杭家的,跟马鹞子没有关系。梅子认真的打扫着卫生,阿彩过来帮助她一起打扫,梅子觉得这三年让阿彩变得更加稳重,但自己还是喜欢以前的阿彩。

  • 阿彩来到杭九枫的家,看着杭九枫的儿子心中充满了柔情,刚想去摸摸孩子肉肉的小脸蛋,却被丝丝的话即使制止了,只能无奈的坐在一边。晚上马鹞子去敲线线的房门,想要看看儿子,但是线线却说孩子不在屋里,一眼都不会让马鹞子看的,马鹞子拿枪指着自己的脑袋,威胁线线说如果不给自己看看儿子就让线线当寡妇,回家的段三国看见这一幕使劲将马鹞子拽走。

  • 杭九枫质问阿彩为什么要和王巡视员结婚,阿彩要杭九枫冷静,他们都有了家庭,应该克制自己的感情,但杭九枫充满赤诚的表白还是让阿彩心潮起伏。天门口正在闹粮荒,马鹞子让李裁缝造谣惑众,说独立大队有粮食,在李裁缝煽动下,一些群众围住小教堂,闹着要粮食,麦香带着大家打开了粮库,原来只是一些米糠。

  • 独立大队的很多战士不愿意离开家乡,大家群情激昂,幸好傅郎西关键时刻力挽狂澜。傅朗西制定了全套计划,诱敌深入,让马鹞子进犯天门口,然后独立大队却在出镇后兵分两路,一路返回天门口,协助傅朗西阻击马鹞子,另一路直击县城,解救了杭九枫。战斗如火如荼的进行着,马鹞子等待着冯霁青的救援。

  • 马鹞子和冯霁青再次占领天门口,还逼迫段三国敲锣巡街,一路诋毁傅朗西和共产党,马鹞子大开杀戒,屠杀了许多红军家属。傅郎西和董重里开始调查王巡视员被杀一事,杭老大、麦香、常守义等各执一词。杭九枫伤势很重,傅朗西派人悄悄找来了梅子,梅子洗去杭九枫脸上的血污,一瞬间她被杭九枫打动,忍不住亲吻了他,杭九枫醒了过来,却失去了记忆。

  • 麦香终于和傅朗西成亲了,独立大队的所有人都衷心的祝福他们,梅子站在他们的身边,听着同志们祝福的歌声不禁想起以前的许多事情。送野猪的来到雪家,马鹞子怀疑这麻袋里面藏了人并开枪,谁知道打开麻袋里面真的是野猪,梅子嘲笑他现在连畜生都可以让马鹞子恐惧,梅子的笑声让马鹞子无话可说。

  • 杭九枫的神志逐渐清醒起来,他不顾梅子的劝阻,离开了雪家。马鹞子为泄愤点着了杭家的房子,杭家变成了一片火海,杭九枫从地道里来到家中,正看见段三国和一镇在老宅里睡着了,连忙把他们救了出去,而段三国家里却乱成了一锅粥,他们以为一镇烧死了。由于董重里的汇报,上级派来了检查组,领头的叫小曹。

  • 黄水强去了六安的冯家老宅,下人老罗是黄水强的老关系,黄水强见到老罗,说自己也想过安逸的日子,不打算回去了。经过试探,冯旅长相信了黄水强,黄水强把冯旅长的部队带到了预定的伏击地点,战斗马上打响了。完成任务的黄水强和同志们吹嘘自己在冯霁青面前是多么的厉害,最后被同志们把藏在鞋里的钱都抢走了。

  • 麦香告诉傅朗西她没有对王巡视员开枪,傅朗西认为她这是欺骗组织,但麦香说这是为了天门口。杭九枫来找傅朗西,才知道王巡视员牺牲的事,听说杭老大已经自认,杭九枫非常震惊,杭九枫去试探杭老大,心里更没了底。傅朗西要去天门口养病,他离开对调查也有利,小曹同意了,傅郎西拒绝小曹提出让麦香陪他去养病的建议,他认为不能徇私情。

  • 老屋已是废墟。两个人缠斗一番,马鹞子自取其辱,杭九枫灵活地跑了。马鹞子被杭九枫打得浑身是血,来到雪家求药,恍惚之间,他好像看见了紫阳阁里坐着傅朗西,梅子说那是流血过多的幻觉,马鹞子疑神疑鬼起来。杭老大等人仍然被隔离着,他们忍受着煎熬和烦躁,不知道这事会怎样结束。

  • 杭老大说用自己一条命,换整个独立大队值了,尽管常守义等三个人都不同意,但杭老大去意已决,他用绳子捆住了常守义等人,让他们再也无法争辩。调查组的管团长不认可这个结果,但小曹不同意他怀疑一切的看法。明天就要对哥哥执刑了,杭九枫向阿彩倾述,阿彩说自己也很难过,杭九枫几近疯狂,但却无奈。

  • 独立大队又要转移了,阿彩和麦香被留了下来。晚上,杭九枫悄悄出现在阿彩的草棚门口向阿彩求爱,阿彩先是不允,但杭九枫不管不顾,等到阿彩和缓下来,躺到了杭九枫身边,杭九枫却忽然很惭愧,他觉得对不起阿彩,杭九枫爬起来,离开了阿彩。董重里带领小分队给主力部队送银元,他们遭遇了敌人,结果部分战士闹着要回家,幸好黄水强来接应才制止了哗变。

  • 冯旅长响应宋美龄的号召,搞新生活运动,他带来了十几辆自行车,说是要在天门口搞一场自行车运动会。马鹞子请雪柠教大家学骑自行车,他热衷新生活运动,自己也果真学会了。雪柠回到天门口,她终于看见了阔别多年的傅朗西,雪柠满心惊喜,雪柠不理解傅朗西的冷峻,她不想参加比赛了,傅朗西只能劝她。

  • 段三国提出要把荒芜多年的地卖给富户们,但因为连年战乱,大家也没什么闲钱,梅子说雪家可以出钱,大家可以用余粮抵债,不久紫阳阁堆满了粮食。自行车比赛开始了,冯旅长邀请梅子坐上吉普车,沿途跟随雪柠,冯旅长说他早知道傅朗西躲在紫阳阁,举行这场比赛,就是为了抓捕傅朗西的时候,雪柠和梅子不在旁边。但是独立大队的战士们早已埋伏好,他们等雪柠等人骑过来,马上换上自行车,瞬间来到雪家大院。

  • 麦香被关押,冯旅长请来了记者报道他仁慈对待共产党俘虏,但麦香拒绝配合。阿彩等人要求去救麦香,傅朗西制止了他们,认为时机还不成熟,营救太危险。冯旅长设计要麦香逃跑,好抓捕同党,林大雨差点暴露,但遭到了冯旅长的严刑拷打,浑身是血的林大雨难以置信的问麦香,自己就是想把麦香救出去然后做夫妻,为什么要出卖自己。

  • 麦香自伤自己的面容,绝不投降,她用雪柠的牛角梳断角刺中了自己的脸,顿时血流如注。杭九枫的部队大部牺牲,只剩下杭九枫和小虎子还有受伤的老班长,他们撤出了战场,杭九枫决定回大别山,老班长痛斥杭九枫是逃兵,要去和大部队会合,杭九枫却认为回大别山也能和敌人战斗。虎子决定跟杭九枫回大别山坚持革命,老班长受了伤只能跟着。

  • 老班长向杭九枫和虎子讲起以前的故事,他知道人不是杭九枫大哥所杀,杭老大一个人顶罪是想保住独立大队,那是一种职责和担当,杭九枫被老班长骂成逃兵,老班长在死前让杭九枫告诉上级说小曹不是逃兵,杭九枫一辈子都没想明白小曹的耳朵是否聋了,他第一次感觉到什么是担当。马鹞子来到线线家中,线线让他除去身上的枪再进屋,他想让她再生一个孩子。

  • 杭九枫和虎子来到曹东城村里时猜想村里都移民了,只见一名老者坐在地上,村里的青壮年都被杀光,年轻的女人也被卖掉,老人在街上大喊红军回来了,乡亲们纷纷出来看,曹东城老娘还活着,她向杭九枫问起曹东城的死,她让他参加红军就不怕他死在外面,村里的后生参加红军时都会带着家乡的土,杭九枫突然想家了。

  • 丝丝和杭九枫五年没见,她想和他会面,丝丝在家里坐不住了,她不想听线线和马鹞子的事情。杭九枫透过门缝看到屋里的孩子,他不相信能和马鹞子这样的人合作,两人在丝丝家门口厮打起来,丝丝听到声音出门后让他们不要在家门前胡闹。独立大队的缺额很快补齐,但都不是天门口的人,阿彩杳无音信,傅郎西升任游击队政委,新上任的气象官员被马鹞子当成日本奸细。

  • 杭九枫拿着缴获的日军文件给雪茄看,雪茄将枪管里的文字翻译出来,他让杭九枫马上向上锋汇报情况,离空战只剩下七天时间,杭九枫拿着机密文件给董重里送去,他到后见到阿彩,阿彩向他问起日本飞行员,她回来负责独立大队。冯霁青和傅郎西将要回天门口,杭九枫没有把情报直接拿给董重里,他回去后对着日本飞行员又打又骂,可听不懂他说些什么,杭九枫只是心里不痛快。

  • 杭九枫因私藏战俘被开除出独立大队,飞行员失踪了,阿彩下了杭九枫的枪,段三国也证明飞行员失踪,冯旅长对此提出质疑,马鹞子也在会议上证明。杭九枫在国共联合会议上交出装备后离开,冯旅长仍坚持要找飞行员。雪柠的到来让天门口人十分吃惊,她在工作中表现优异,雪柠见到雪茄后有些慌恐。马鹞子带着线线找段三国说要休了她。

  • 雪茄预测了一场暴雨,这次预测影响了天门口所有的人,董重里本要疏散百姓进山里躲避日军,却因为雪茄的预测老百姓留在了镇子上,雪茄自己清楚的感觉到冯霁青等人在怀疑自己的预测结果。梅子一个人坐在那里吃饭,经过的冯霁青看到她,走过去打趣说雪茄还能预测刮风下雨,说起了雪柠在武汉的事情,似乎想要从梅子嘴里知道点什么。

  • 天门口终于出了大事,梅子发现是传染病。黄水强和李裁缝煽动闹事,认为是雪茄泄露天机造成的。雪茄被民众绑在了柴堆上,要是天黑前不下雨,他们就烧死雪茄,只有梅子相信雪茄,她确认病情是霍乱,镇定地抓紧时间抢救病人。下雨了,民众相信了雪茄,这时枪声响了起来,日本人打进来了,梅子等人躲进了地道,日本人追杀过来。

  • 气象站的老陈来到雪家,趁人不备溜进书房,把一个小瓶子放在了箱子上,一镇拿到了瓶子,没想到一镇病倒了,杭九枫愤怒地质疑雪茄,两个人在书房发现了瓶子。梅子迅速抢救,一镇的病情有所缓解,丝丝却感染了,杭九枫目睹了丝丝的离世,杭九枫怨恨自己,没给身边的女人一丝幸福,包括阿彩。

  • 雪茄设家宴,把气象站的人全叫到了家里,他在酒里放了麻醉剂,老陈等人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捆绑着呆在地道里。雪茄的手里拿着一种毒气,他希望日本奸细站出来,如果没人承认,他就要打碎瓶子,大家会在瞬间死去,但没有人站出来,雪茄平静地打碎了瓶子。日军小岛联队准备血洗天门口,傅朗西和冯旅长拼死血战。杭九枫最终没去武汉和阿彩结婚,阿彩此时已经怀孕了。

  • 李裁缝告密杭九枫、傅郎西等人就藏在天门口,小岛带兵来紫阳阁试探虚实。为了救冯霁青,阿彩挺着大肚子装成梅子弹琴,梅子下地道里为冯霁青手术,日本人发现了。但阿彩就快生了,段三国大喊着男人看女人生孩子不吉利,小岛躲了出去,他让儿玉一郎留下,如果阿彩生下孩子,中国军人还不出来,他就杀了孩子和母亲。

  • 冯旅长暗地准备进攻天门口,董重里知晓了行动计划,准备赶紧去报告独立大队,被马鹞子发现后抓了起来。冯旅长的队伍开进了天门口,独立大队寡不敌众又猝不及防被瞬间击垮,冯旅长重新占领了天门口。杭九枫悄悄来到冯旅长驻地复仇,他看见雪柠的汽车可以自由进出旅部,求雪柠把他带进去,但杭九枫扑向冯旅长的瞬间,雪柠抓住了他,她不希望他白白送死,杭九枫被俘了,冯旅长把他带回了天门口。

  • 冯旅长后来释放了杭九枫和董重里,他认为他们已经构不成任何威胁。一九四八年,大别山解放了,冯旅长来到天门口,要马鹞子把守住天门口的每一个出口,准备战斗。冯旅长抓住了雪柠,但他始终无法让她屈服,他后来杀害了雪柠。解放军包围了天门口,冯旅长拒绝和谈,最后一败涂地,杭九枫击毙了他。一九五零年,杭九枫复原回到了天门口,不久有传说他打死了马鹞子。

  • 杭九枫很久以后找到了阿彩和一县,却因为误会与阿彩的裂痕继续扩大。阿彩和自己的同事结了婚,还离开了县城,杭九枫心情难过,他向傅朗西要求去了朝鲜战场。一九五三年,天门口即将通电,傅朗西、董重里和阿彩都来了,杭九枫也复原回来,大家都来到教堂门前迎接,可杭九枫却中途下车,自己走进了天门口。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