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集列表 更新至 24 / 共24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好运因为婚礼泡汤而没有领到弹琴的报酬,她对着工作人员大吵大闹,这时,志浩的哥哥王明伟出面给了好运钱。王得龙被儿子婚礼的事气得晕倒了,医生老友将他及时地送进医院,不料却检查出他患了肝癌。回办公室的路上,得龙被骑车而来的好运撞到了,他离开后,好运发现地上掉了一根项链。希研对自己弃婚礼于不顾的行为并没有歉意,之后还和志浩因为志浩养子周民的事情吵架。

  • 好运向母亲吐露了自己的痛苦:对哥哥死所怀有的内疚感令她无法呼吸,她想在没有哥哥影子的地方正常生活。就在好运的父母最终同意好运搬出去自立的时候,她和晓梅却发现自己被人骗了,不仅租金血本无归,还落了个无处安身。无家可归的好运遇到了离家出走的周民,好运怜悯周民与自己处境相似,好心地带他到处游玩儿,好运还调皮的贴上胡子女扮男装。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好运因为婚礼泡汤而没有领到弹琴的报酬,她对着工作人员大吵大闹,这时,志浩的哥哥王明伟出面给了好运钱。王得龙被儿子婚礼的事气得晕倒了,医生老友将他及时地送进医院,不料却检查出他患了肝癌。回办公室的路上,得龙被骑车而来的好运撞到了,他离开后,好运发现地上掉了一根项链。希研对自己弃婚礼于不顾的行为并没有歉意,之后还和志浩因为志浩养子周民的事情吵架。

  • 好运向母亲吐露了自己的痛苦:对哥哥死所怀有的内疚感令她无法呼吸,她想在没有哥哥影子的地方正常生活。就在好运的父母最终同意好运搬出去自立的时候,她和晓梅却发现自己被人骗了,不仅租金血本无归,还落了个无处安身。无家可归的好运遇到了离家出走的周民,好运怜悯周民与自己处境相似,好心地带他到处游玩儿,好运还调皮的贴上胡子女扮男装。

  • 志浩保证不再忽略周民,他把他带到公司上班,这让原本就待他非常苛刻的父亲王得龙更加不满。王得龙的医生老友语重心长地劝他要对志浩与明伟一视同仁,不能因为觉得愧对明伟就对志浩过分严厉。于是,得龙决定让志浩代替自己担任LJ足球俱乐部,也就是好运父亲执教的足球队的主席。打不通志浩电话的好运怒气冲冲地找到了LJ公司,再次巧遇在门口等爸爸的周民,放心不下周民的好运将他送回了家。

  • 清晨,好运留下一封信潇洒地离开,不料常常丢三落四的自己把包忘在了志浩家,她只好又回来拿,再次受到志浩的奚落。志浩突发灵感,决定留下好运当周民的保姆,条件是期满后支付给好运一笔相当于她被骗子骗去的金钱。好运在晓梅的挑唆下不顾叔叔的反对,与志浩签署了协议书,对这一结果最为满意的莫过于非常喜欢好运的周民了。

  • 在志浩家做保姆的第一晚,好运半夜走错了房间,与志浩睡在了一张床上。第二天正开眼睛,两人不可避免展开了一场大战。推搡间,志浩极为珍惜的母亲留给他的项链不慎跌落在床下,两人却谁也没有发现。作为LJ电子的企划总监,志浩的新手机研发项目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他得知好运的手机丢了以后,将自己新手机的测试机型开通,送给好运使用。

  • 原来王明伟并不是王得龙的亲生儿子,而是他亲弟弟的儿子。这是除了王家人之外,鲜为人知的秘密。一天夜里,明伟亲生父亲生前的朋友突然出现,告诉他当年间接害死他父亲的人就是王得龙,明伟百感交集。明伟不久就查到了父亲的确是自杀,而不是王得龙一直告诉他的交通事故,他认定王得龙是仇人,并且开始一步步地策划复仇计划。

  • 意外撞在一块儿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好运一边谎称志浩是自己请来打扫的保洁员,一边向志浩使眼色,请求帮助,幸好志浩替她圆了谎,再加上叔叔、晓梅的相助,好运这才把家人都骗了过去。在家门口等待志浩一起去海边的希研没想到等来了明伟,明伟说他改变了主意,准备和希研交往,希研喜出望外,坐明伟的车走了,她并不知道这只是明伟复仇计划的序幕。

  • 晓梅通过对好运言行的分析,十分肯定地断言好运喜欢上了志浩,被好运一口否认。好运叔叔由于前一晚背着晓梅流了很多汗又吹了一夜的风,第二天便病倒了,晓梅带着亲手熬的粥来看他,好运叔叔吞着味道实在是难以下咽的粥,脸上还得装出很好吃的样子以免晓梅面子上过不去。好运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外婆为了给好运买钢琴,独自一个人出了门,她被钢琴店的老板送到了派出所。

  • 明伟别有用心地将志浩与希研一起约出来吃饭,令两个人十分尴尬,饭后,明伟对希研说他看出希研似乎更在意自己,而不是志浩,两个人肮脏的关系进一步挑明了。志浩从叔叔口中得知了好运不告而别的原因,原来她是随家人一起回韩国给外婆料理后事,仓促中才没有来得及通知自己,当志浩听说好运和外婆的感情最好,外婆的突然去世给了她很大的打击的时候,倍感愧疚。

  • 担心得龙病情的医生老友情急之下向明伟透露了得龙已是肝癌晚期的实情,明伟听后,丝毫未露生色。叔叔拒绝了晓梅又一次的爱情告白,想永远把她当成妹妹看待,自尊心深受打击的晓梅一气之下与之绝交。好运回到志浩母亲的宅院寻找玩具钢琴,正当好运为进不去而犯愁时,恰巧赶来的志浩帮她开了门。好运在湖边抚摸着玩具钢琴缅怀外婆时不小心掉进了自己素来十分惧怕的水里,这时又是志浩奋不顾身将她救起。

  • 好运无意中发现了志浩忘在家里的讲稿,帮他送到了会场。希研在宴会上偶然得知明伟原来是王得龙的侄子,大惊失色。她立刻又盘算如何挽回志浩,而刚和希研分手的志浩则在酒吧里喝闷酒,完全忘了致贺词的事情。庆功宴进行顺利,但到快结束时出了状况,原本准备用对口型的假唱方式在庆功宴上演出的歌手由于音响坏了,无法按计划表演,恼羞成怒的明伟正想取消这个节目,碰巧赶到的好运进入了他的视线,明伟灵机一动拜托好运帮忙。

  • 志浩和好运再一次来到志浩母亲的宅院里,他们一边包扎伤口一边聊天。好运呼吸着宅院里新鲜的空气,由衷地说自己很喜欢这座院子。言谈中好运流露出对哥哥的死所怀有的深深自责,志浩动了恻隐之心,一反常态地说了一些宽慰的话。追到志浩家里的希研在志浩床下发现了他不小心弄丢的项链,顺手把它放进了自己包里。希研在阳台上看见了吵吵闹闹却十分温馨地走回来的志浩和好运,心生醋意。

  • 志浩有意地给好运安排了一次在众人面前演奏钢琴的机会,开始紧张得发抖的好运终于战胜了自己,克服了所谓的舞台恐惧症,为志浩和在场的所有人奉献了一首精彩的钢琴曲。好运对志浩的感激之情不言而喻,而志浩再一次对好运刮目相看。叔叔向好运的父母说明了与晓梅交往的事,如意料中的一样,好运父亲不由分说断然反对。好运提议三个人一起去游乐场玩儿,而且准备了许多好吃的东西。志浩答应一块儿去令好运很兴奋,她特地打扮了一番。

  • 吃完韩国料理,明伟说这是自己有生以来吃的最香的一顿饭,原因是好运是一个让他不需要有任何防备的女孩。晚上,志浩、好运、明伟、希研先后聚到志浩家中,院子里,志浩向明伟说起自己与希研目前尴尬的关系,还说打算再次推迟婚期。另一边,希研和好运却在屋里起了冲突,希研出于嫉妒,以女主人的身份告诫好运要守本分,而好运也不甘示弱,让希研有一个做妈妈的样子。

  • 好运仅剩一份在餐厅弹钢琴的打工,也由于餐厅经营不景气被裁员了,在困境中,好运唱歌为自己打气,这时明伟打电话给好运请她吃饭,明伟表示自己相信好运绝没有偷项链,好运对他的信任非常感激,好运还从明伟那里了解了志浩的境况,知道他的处境很不妙,非常为他担心。希研知道了剽窃事件以后,感到志浩在集团中的地位岌岌可危,她又开始主动联系明伟。

  • 好运带着礼物--神仙鱼偷偷去学校看周民,见到好运非常开心的周民一下子忧郁起来,他还在为志浩赶走好运那天自己没能站在好运一边深深自责,好运心疼地告诉周民一切事情都不是他的错。明伟得知爱乐乐团招募钢琴陪练员,亲笔为好运写了一封推荐信,鼓励她去尝试一下。志浩将自己打算把新手机项目进行到底的计划告诉明伟并征求他的意见,明伟表面上耐心为他分析,心里却诅咒志浩怎样做都失败。

  • 好运给了志浩启发,剽窃者学的只是外观,而对于手机来说,真正重要的是内在的功能。虽然新手机试销的情况不尽人意,但志浩和同事们看到了希望。王得龙也在关键时刻力挺儿子。当志浩在为自己的理想打拚时,好运也在乐队努力生存,两个人互相鼓励,互相打气。好运母亲发现叔叔和晓梅之间有问题,晓梅告诉她自己不能接受离婚的男人,好运母并没有责怪她,只是告知了叔叔离婚的真正原因是前妻酗酒,这令晓梅百感交集。

  • 一大早,好运喊醒大家一块儿大扫除,很自然地化解了挨打的周民与志浩之间的尴尬气氛。中午,周民怎么也不肯跟志浩去给得龙过生日,说好运去他才去,好运到了王家,认出了得龙就是丢项链的人,项链终于物归原主,得龙珍爱的东西失而复得,感慨万分。得龙问起志浩第二次婚礼的准备情况,志浩坦言不打算办婚宴,得龙没有意见,只有希研暗自生闷气。好运告诉明伟自己被乐团录取的事,明伟要好运兑现承诺,请她吃饭。

  • 好运和明伟吃饭的时候,不由得担心起志浩来,她打电话回去,志浩没有接,更加放心不下的好运饭吃到一半,就离开了餐厅,明伟怅然若失。回到家好运发现希研在照顾发烧的志浩,希研不失时机地对好运冷嘲热讽,对志浩深感歉疚的好运低头退出了志浩的房间,担心志浩却又不能为他做任何事,好运无比伤感。晚上志浩对好运说以后自己如果说“你别走,你就不要走”,好运发现自己已经逃不出志浩编的网。

  • 倍感压力的志浩向好运倾诉,两人玩起了说反话的游戏,好运借机对志浩说出了自己的爱慕之情,恰巧被希研听到,她不由分说上去就给了好运一个巴掌,志浩训斥希研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不对,这令希研很不安,她怕志浩会离开自己。失意的好运独自一个人喝醉了,餐馆老板打电话给明伟明伟把不省人事的好运送回到志浩家中,志浩很意外,明伟听到好运在睡梦中呼唤志浩的名字,心情十分复杂。

  • 晓梅身穿韩服,打扮得漂漂亮亮地来拜见好运的父母,一家人说说笑笑,好运父母为弟弟终于找到对的人而欣慰。希研约志浩一起在外面为周民庆祝生日,希研努力表现,三人气氛融洽。好运一个人留在家中收拾行李,没想到明伟来找她,明伟向好运表白自己喜欢她,好运却坦言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明伟指出她喜欢的人一定是志浩。不久,志浩与周民回到家,志浩对明伟与好运熟稔的样子有些吃味。

  • 好运父禁止好运出门,并且让她把乐团的工作辞掉,父母的态度令好运感到愤怒,伤心至极,她哭着质问父母能不能忘记哥哥,为她想一次。LJ电子终于在这场专利权之争中获胜,公司起死回生。明伟预感到末日来临,此时他的亲信打来电话,表示愿意背所有黑锅。好运父母开始真正地关心女儿的内心,他们分别从叔叔和晓梅那里了解到好运的理想和她对志浩的感情。希研为志浩在家中庆功,并且流露出对婚礼的向往。

  • 明伟最终良心发现,去公安局投案自首,临行前他打电话给志浩,嘱咐他一定要打理好公司,并表示自己不会一蹶不振,有朝一日会从头再来的。明伟包装的歌手假唱事件曝光,为她录音的好运受到牵连,被带到警察局接受问讯。问讯结束后,志浩在警察局门口见到了消瘦了许多的好运,好运强颜欢笑地祝福志浩和希研白头偕老,然后黯然离开。志浩为帮助好运摆脱这件事对她的负面影响,找到一个熟识的记者朋友帮忙。

  • 好运父给女儿写了一封长信,为自己以前忽视好运而真诚地道歉,同时承诺以后会全力支持她的梦想,一回韩国就买一架钢琴给她,好运被父亲深深的爱而感动得哭了。在婚礼的前一天,希研给好运一张支票,告诫她以后不要再和志浩、周民联系,好运十分生气,她理直气壮地嘲讽了希研,最后,好运答应不再与志浩联系,但她并没有拿那笔钱,好运给周民录了一段DV,鼓励他男子汉轻易不低头。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