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裕禄

7.0
类型: 电视剧 剧情 年代
年份: 2012
地区: 内地
简介: 本剧记述了焦裕禄一生成长与奋斗的人生轨迹。这位人民公仆的青少年时代,有着鲜为人知的传奇经历,他的故乡是诞生了孔、孟二圣的山东省,中华传统文化的濡染、孔、孟之乡深厚的文化积淀和故乡山水之钟毓灵秀,形成了这位大地之子生身的“规定情境”。在焦裕禄身上,体现着最典型的中华传统文化精神。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0 / 共30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分集剧情

  • 黄老三得知焦裕禄上任之行动,因其子已然是八路正规军的营长,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焦裕禄面对黄老三的行为,表面静观其变,心中却自有打算,他收下了前来自新实则来当耳目的黄老三的手下镰把儿,却被李明等人误解。黄老三公然挑衅,在祠堂大摆筵席,并邀焦裕禄参加,焦裕禄明知是鸿门宴却仍只身赴宴,勇闯黄老三的“阎罗殿”。

  • 祠堂院内,焦裕禄施计以酒对决,却被焦裕禄给喝得醉死过去。酒后焦裕禄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卑不亢地走了出去。焦裕禄边吐边走回到大队,遇见了徐俊雅和高存兰。焦裕禄带领徐俊雅下乡考察民情,听说门楼任的土匪钱铁头是黄老三的把兄弟,他在门楼任也是横行乡里,威逼群众。有乡亲冒险将焦裕禄带回家讲了实情,并和群众一起啃起了窝窝头。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黄老三得知焦裕禄上任之行动,因其子已然是八路正规军的营长,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焦裕禄面对黄老三的行为,表面静观其变,心中却自有打算,他收下了前来自新实则来当耳目的黄老三的手下镰把儿,却被李明等人误解。黄老三公然挑衅,在祠堂大摆筵席,并邀焦裕禄参加,焦裕禄明知是鸿门宴却仍只身赴宴,勇闯黄老三的“阎罗殿”。

  • 祠堂院内,焦裕禄施计以酒对决,却被焦裕禄给喝得醉死过去。酒后焦裕禄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卑不亢地走了出去。焦裕禄边吐边走回到大队,遇见了徐俊雅和高存兰。焦裕禄带领徐俊雅下乡考察民情,听说门楼任的土匪钱铁头是黄老三的把兄弟,他在门楼任也是横行乡里,威逼群众。有乡亲冒险将焦裕禄带回家讲了实情,并和群众一起啃起了窝窝头。

  • 焦裕禄家中,徐俊雅向他提出演一出《小二黑结婚》的戏来教育群众,二人又拉起了家常,焦裕禄回忆起小时候,家中油坊里拉磨的驴被日本鬼子抢走了,父亲因为忍受不了欠债而自杀了。父亲还未入土,焦裕禄又被日本鬼子给抓去。焦裕禄和李明暗中跟踪镰把儿并且抓获了他,半夜梁饶来伺机放走镰把儿。李明将其堵截了回来,梁饶来害怕暴露自己的土匪身份,不顾李明阻拦,把镰把儿给毙了。

  • 焦裕禄乔装成老乡多村查找,终于找到黄老三下落并一路追踪,追得脚都磨破了,才将黄老三绑了。多日后,焦裕禄押着黄老三回到大营,面对失踪多日的焦裕禄,徐俊雅泣不成声。第二日,徐俊雅和高存兰一起去看望焦裕禄,存兰提醒焦裕禄徐俊雅对他的用心,焦裕禄看着徐俊雅带来的鸡汤,回忆又将他拉回到母亲不惜一切救出他的小时候。

  • 在焦裕禄和徐俊雅婚礼上,大伙好不热闹,十分开心。但当焦裕禄得知黄老三老娘要寻死上吊,他却匆匆走了。两人回家探母,山路崎岖难走,焦裕禄就背着媳妇回家。终于把儿子、儿媳妇盼了回来的焦母,在家中为他们办了个小型“婚礼”,热热闹闹了一场。婚礼后,焦裕禄带着徐俊雅去给父亲、爷爷、嫂子上坟。

  • 车间主任老关带着焦裕禄熟悉车间里的流程。焦裕禄连夜研究图纸。焦裕禄去机器厂的短短两个月,连吊装机都学会了,还很仔细地编制了车间的周计划。然后厂里发生了机床伤人的事件,为了杜绝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焦裕禄花了许多心思。焦裕禄还特意向徐俊雅学习如何跳舞,以此向俄国专家柳芭请教。焦裕禄带着柳芭去了厂里实地考察,终于解决了这此机改工程。

  • 周末,焦裕禄带着怀有身孕的徐俊雅一起去郊区挖野菜,俊雅怀着身孕,却还是把食物省下来带回家给孩子们吃。而自己的腿上却已经浮肿的不行,焦裕禄心疼不已。车间开生产调度会,焦裕禄鼓励大家完成新的任务,生产45吨重启闭机,焦裕禄第一次感觉腹部一阵剧烈疼痛。厂里出现安全故障,焦裕禄闻讯赶着出来解决问题,没顾上自己身上正扎着针。

  • 在三级干部会上,焦裕禄与老洪久别重逢,甚是开心。在临时县委委员会上,副书记张希孟做了详细的报告,焦裕禄没有听完会议就让大家换了个地方开会。焦裕禄一行人来到火车站,看到满地的灾民,焦裕禄告诉大家,必须把责任扛起来。他撤销了兰考县劝阻办公室。深夜,焦裕禄辗转难眠,顶着大雪去了张希孟的宿舍,两人商量着要如何改变兰考,首先要改变领导干部的思想。

  • 县委门口,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站在门口等焦裕禄,此人是陈小莲,李明的妻子。为了李明被打成右倾的事来找他,焦裕禄详细地询问了李明的情况,并塞给了她一些钱。农场里,李明正在挥动十字镐打冻方,任谁跟他说话,他都一直不说一句话。徐俊雅带着孩子、母亲来到了兰考,老洪、李林将他们接到家中,而焦裕禄去了李明家中,探望了李明的母亲。

  • 深夜忽然下雪了,焦裕禄顾不得自己肝疼,带领干部们去火车站分发救灾棉衣。离得远的爪营公社没分到,焦裕禄亲自挑担子带队去送。焦裕禄召开会议,劝阻办改为“除三害”办公室,由副县长张希孟任主任。并且提出要改正干部的作风问题。可是另一边,老洪到焦裕禄家送了一块牛肉,和孩子们的两只小野兔。

  • 为了干部作风问题,焦裕禄去张营公社找老洪跟他摆事实讲道理,老洪又羞又屈又怒,摔门而去。焦裕禄起草了一份《开展耕畜安全过冬检查的通知》,跟程世平一起安排好了杜瓢村等几村的耕牛、春耕工作。程世平听说老洪跟焦裕禄闹矛盾,焦裕禄说只要老洪还跟自己闹,就说明老洪还把自己当兄弟。

  • 焦裕禄来到机耕队,机耕队长蛮横不讲理,借口拖拉机出故障不工作,焦裕禄上前检查并修好了拖拉机,还开了起来。机耕队长又羞又怒的带着队员离开了。焦裕禄去张庄找机耕队回孙梁庄把地耕完,机耕队员不知他是谁,对他不理不睬,还使唤他倒水倒酒。焦裕禄为他们交了饭钱,又到门外蹲着吃又冷又硬的玉米面馍。等焦裕禄走后,机耕队长才从公社书记那里知道那是县委的焦书记。

  • 焦裕禄继续给刘旺讲大山坑的故事。当初老洪对他很是照顾,山坑塌方了,老洪用手一把一把的将焦裕禄他们挖了出来。刘旺告诉焦裕禄老洪最近心理压力大,焦裕禄嘱咐刘旺给老洪抓药治疗失眠,并且不让刘旺告诉老洪是他焦裕禄在关心他。他还是睡不着,起来跟还在伺候牛的王老四聊天,了解他对牛的用心,深受感动,他决定把王老四立为榜样,去给县里的饲养员讲话。

  • 焦裕禄在兰考为大伙做思想工作,解决实际困难。他赶到大队长刘秀芝家中帮她干活与她沟通,苦口婆心的劝导她,终于坚定了他们带领群众除“三害”的信念,去县委物资办帮寨子村解决卖土筐的事,他在查看寨子村锁龙潭时发现这是全县地势最低洼处,承担全县泄洪。却被比邻的山东曹县筑起了长堤“太行堤”。为排水,两村积怨颇深,豹子之父和刘秀芝的公爹就死于一场与曹县的械斗中。

  • 焦裕禄带着大伙骑着自行车顶着风沙前行,他亲自爬上黄河大堤寻找和记录黄风口。大伙围坐在风沙地上讨论起风沙的罪状,焦裕禄立志除风沙,治盐碱。在盐碱地上,老农告诉焦裕禄治盐碱地的办法:深翻压碱,焦裕禄很欣喜。刘秀芝用沙底胶泥封固了丈夫的坟,这件事给了焦裕禄很大启发。

  • 张申和李胜祥坐车去追焦裕禄,每到一地,听到的都是群众对焦裕禄解决他们问题的感谢与敬仰。在寨子村治沙工地,终于追上了焦裕禄。在焦裕禄的带领下,两位书记查看了治沙工地、盐碱地、火车站的灾民外流、泡桐树苗等情况,发现焦裕禄没有做表面文章,而是在切实的想办法除掉兰考的灾害,决定尽力支持焦裕禄的工作,向省委申请二十万元资金来帮助兰考。

  • 到了煤栈,焦裕禄听见群众议论说买煤需有当官的人批的“条子”。排队排到他时他先递上烟,却被开票的人鄙夷。他拿出购煤证,开票的却说平价煤指标没有了。有人卖给焦裕禄一张条子,说是煤栈经理签的。焦裕禄又去排队,开票的要把焦裕禄拉走,煤栈站长更是叫人把焦裕禄扭到储煤间捡煤渣。正在吃饭的经理听闻此事,很感兴趣,见到焦裕禄才知道是焦书记,焦裕禄愤怒的走了。

  • 张小芳收到了焦裕禄的信,深受感动。张母意在给她在上海找单位、介绍对象,恋人朱晓的几十封信被张母扣压。朱晓到上海出差和寻找张小芳,正好张小芳姐姐介绍的男友也登门,朱晓愤而离开。焦裕禄批评朱晓太过冲动,没有听张小芳的解释。焦裕禄打长途给张小芳,让农林局的每个人都跟她说几句。朱晓跟张小芳道歉,大家也说希望她快点回来。

  • 焦裕禄带着李明家的孩子到农场看李明,李明正跟专家汪湖一起研究治理盐碱地。李明告诉焦裕禄把他安排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两人依依惜别。寨子村的砖窑因燃料短缺,面临断火危险,县工业局和煤炭公司互相推诿,不批指标。焦裕禄亲自去找工业局长交涉,把他拉到寨子砖窑现场,看到队干部和社员拆了自家房子,用房檐烧砖的场面,局长深受感动,立即批了指标。

  • 窑场的煤解决了,但砖的运输问题还没解决,焦裕禄决定亲自去一趟车站。徐俊雅不放心,让国庆跟着爸爸。焦裕禄来到车站,看到许多人在车站务工,看到老张的孩子生病就把他接回家照顾。徐俊雅的嫂子跟侄子来到焦家,想求焦裕禄给孩子安排个工作。焦裕禄回到家,却没有答应嫂子的要求,嫂子一气之下回家了。

  • 在南北村一个瓜棚,焦裕禄、张希孟还有李林稍微歇息,又从洪水中逮到一条鱼想送给汪湖,汪湖把大鱼放了,用来做计算洪量的标志,并告诉焦裕禄排水必须经过山东,焦裕禄深感太行堤必须修改。另一边,豹子、满常带人要扒掉太行堤,与曹县守堤队发生冲突。焦裕禄连夜赶到,安抚和教育了两方群众,械斗被及时制止。天亮了,焦裕禄冒雨赶到曹县,鞋都丢了。

  • 李明把家里救济粮分给其他家庭,群众深受感动。天未亮,焦裕禄睡不着找程世平谈工作的事,程世平告诉他汪湖想离开兰考。焦裕禄去查看鱼塘,胡大伯正在拔苗,焦裕禄想起应该把闲地都开出来承包给群众种庄稼。接着焦裕禄主持会议,号召干部们不要“躺倒就哭”,而是要挺起腰来继续奋斗,让干部们一起想办法鼓励群众增产创收。

  • 程世平来到办公室找焦裕禄说排水和开荒问题,接着,兰、曹两县举行了治水联席会,焦裕禄主持并做了演讲。焦裕禄请胡大爷给县委送鱼,请曹县的高书记等人品尝。太行山工地上,袁老伯拉来一园的西瓜,曹、兰两县工人一起吃着瓜,一起听焦裕禄唱歌。晚上,焦裕禄回到家中,徐俊雅在和守凤商量填哪个招工表,但焦裕禄却告诉女儿,别人都往家里送招工表是因为她的父亲是县委书记。

  • 焦裕禄对儿女的教育是身体力行的,他带着孩子们去挖红薯,还请他们吃西瓜,教育孩子们农作的必要性,他还特地拣了一个上午,陪女儿挑担子送酱油。女儿这才发现焦裕禄要她学习的不仅是劳动,更是一种热爱劳动的精神,不分贵贱的精神。焦裕禄和李林又用自行车驮着铺盖卷下乡了。这回,焦裕禄和小李瞒着所有人,直接上社员家,打算摸点真实情况。

  • 焦裕禄一行人来到胡集大队村口泡桐林,本想摘片桐叶当扇子,却不想被一帮看林子的孩子给拦住并且要求焦裕禄交罚款,焦裕禄认罚并夸奖大队书记将孩子们教育得好。一辆驴车闪电般撞向正在苗圃里工作的张小芳、吴子明,吴子明奋不顾身地推开张小芳,结果受伤进了医院。二萍在医院照顾吴子明,吴子明十分感动,焦裕禄几次去医院探望。

  • 焦裕禄又一次骑上自行车,准备下乡。这次退休了的老钟与他一起去下寨子视察锁龙潭的改造工程。在工地上,焦裕禄、钟副县长、汪湖等在研究工程安排,钟副县长提出了具有建设性的建议。转眼天下雪了,焦裕禄给几个干部交代工作,做好寒流到来前的准备,第二天,焦裕禄将干部分成四路下乡雪中送炭。

  • 会议上,张希孟告诉焦裕禄李明病故的消息,焦裕禄心痛万分。从李明家回来后,焦裕禄肝病再一次发作,他用茶缸顶在肝部,而脑中不断出现着李明的声音。他立即让李林给人事局打电话,想要安排李明的抚恤工作。但他意外从人事局长那得知,从1960年到现在,已经饿死、累死了27名基层干部。

  • 焦裕禄带着副县长、秘书骑车下乡,看着兰考大地,他十分激动,并流露出眷恋的眼神。接着,他又和大伙一起在麦田里看麦子,一辆轿车的出现,下车的人是地委书记张申,张申请焦裕禄去全县基层干部大会上作演讲。讲到激烈时,肝病又发作,他还是用钢笔顶住肝部,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直往外冒。

  • 来到开封地区人民医院,王大夫告诉徐俊雅,焦裕禄的肝病必须马上转郑州后才能有准确的诊断结果。病房里,焦裕禄仍不忘工作,一边疼痛难当,一边还叮嘱李林分配工作。大夫告诉俊雅,焦裕禄的病已经确诊是肝癌晚期,只有二十多天的生命,徐俊雅听到这样的消息如雷击顶,她故作镇定向大家道歉,走出大夫的办公室,她的情绪崩溃了,但她很快就调整了悲痛的情绪。

  • 兰考大地上,所有人都记挂着焦裕禄的病情,地委的小刘给焦裕禄送兰考拍回来的照片,焦裕禄却惦记着县里除“三害”的那组稿子的事。接着,他转了话题问小刘,洼地的秋苗是不是被水淹了,还千叮咛万嘱咐小刘,千万别来看他。焦裕禄的病时好时坏,他时常回想起过去的一切,想起大家忍饥挨饿,想着希望就在眼前。醒来焦母和俊雅就守在他的病床前。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