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全部

紫檀王 6.6

抗日战争爆发的前一年,为讨好日本人,国民党高参王子敬找到京城最大的紫檀家具店“旭东”的掌柜陈竹云,要他想办法打造一套皇帝的龙椅,雍正耕织柜的仿品,被陈竹云断然拒绝。不巧陈竹云的儿...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3 / 共33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民国时期,北京城紫檀行业头号旭东的少掌柜陈汉昌在无意中认识了橍铭和掌柜徐仁和的女儿玉珠,玉珠说出陈汉昌家中将有大难,并说出化解的方法,陈汉昌不以为意。玩世不恭的陈汉昌在打猎的时候,开枪惊吓了马旅长女儿马亚男的马,使马亚男坠马,被抓进军营。政客王子敬让旭东掌柜陈竹云打造国宝赝品,被陈竹云决绝,然后让马旅长以陈汉昌伤人之事逼陈竹云打造国宝赝品,陈竹云无奈只能答应。

  • 刑副官指使马旅长的外甥地痞马老五绑架了玉珠,要挟橍铭和将紫檀大料送去旭东,徐仁和无奈只得把紫檀大料送到旭东。陈汉昌向父亲拿钱救出了玉珠,并让马老五对其佩服至极。夜晚,陈竹云父子深夜交谈中,陈竹云向陈汉昌说此次旭东打造国宝赝品是旭东扬名的机会。王子敬向马旅长提出,国宝赝品不能让旭东刻字号,并且让橍铭和掌柜徐仁和验收。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民国时期,北京城紫檀行业头号旭东的少掌柜陈汉昌在无意中认识了橍铭和掌柜徐仁和的女儿玉珠,玉珠说出陈汉昌家中将有大难,并说出化解的方法,陈汉昌不以为意。玩世不恭的陈汉昌在打猎的时候,开枪惊吓了马旅长女儿马亚男的马,使马亚男坠马,被抓进军营。政客王子敬让旭东掌柜陈竹云打造国宝赝品,被陈竹云决绝,然后让马旅长以陈汉昌伤人之事逼陈竹云打造国宝赝品,陈竹云无奈只能答应。

  • 刑副官指使马旅长的外甥地痞马老五绑架了玉珠,要挟橍铭和将紫檀大料送去旭东,徐仁和无奈只得把紫檀大料送到旭东。陈汉昌向父亲拿钱救出了玉珠,并让马老五对其佩服至极。夜晚,陈竹云父子深夜交谈中,陈竹云向陈汉昌说此次旭东打造国宝赝品是旭东扬名的机会。王子敬向马旅长提出,国宝赝品不能让旭东刻字号,并且让橍铭和掌柜徐仁和验收。

  • 徐仁和在龙椅椅腿上找到“旭东”字号,马旅长下令让邢副官逮捕陈竹云。陈汉昌心急下冲进马旅长军营找马旅长理论。马亚男劝陈汉昌先回家给马旅长几天时间,马旅长为平息事件,决定释放陈竹云。王子敬为杀人灭口,威逼利诱邢副官,让邢副官秘密处决陈竹云。邢副官不顾马旅长命令,要处死陈竹云,陈竹云知道自己凶多吉少。

  • 陈汉昌决定刺杀马旅长为父报仇,向玉珠告别。马旅长因为陈竹云之死,心烦之下陪马亚男去戏院听戏。陈汉昌行刺之际,因为马亚男挡在马旅长面前功亏一篑,被马旅长所擒。马亚男劝马旅长从大局出发,不杀陈汉昌,并放掉陈汉昌,并向其解释陈竹云并非马旅长所杀。王子敬得知马旅长被刺杀的消息,担心陈汉昌会把旭东打造国宝赝品和陈竹云之死张扬出去,向马旅长试探口风,吃到闭门羹。

  • 陈汉昌火烧橍铭和紫檀库后,徐仁和一病不起,交代后事以后随即辞世。王子敬派邢副官到橍铭和调查火灾一事,徐延飞遵照父亲临终的嘱咐,并未说出是纵火者是陈汉昌,只说是意外失火。陈汉昌立誓要把旭东经营成京城最红火的紫檀家具店,从而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旭东因为原来的烘木师傅离去又请了京城另一位姓韩的师傅,徐延飞和孙管家用计将韩师傅留在了橍铭和,旭东无奈之下只得由李秋生烘木。

  • 李秋生所烘的紫檀木料成功出炉,陈汉昌看到筋疲力尽睡在椅子上的李秋生,百味杂陈。徐延飞让骗子张大力到旭东定制大量紫檀家具,陈汉昌不疑有诈,满心欢喜的接下这一大单生意。陈汉昌和李秋生提起要去南方寻找百年失踪的印度小叶紫檀,李秋生劝他不要去太危险。马亚男得知陈汉昌要去南方的消息,也来劝陈汉昌不要去。陈汉昌到达南方后,住在乡下小镇的客栈中,向客栈老板打听小叶紫檀的事。

  • 陈汉昌和赵老三见面后,答应卖给陈汉昌小叶紫檀。第二天,赵老三拿假的小叶紫檀骗陈汉昌,被陈汉昌识破,便想杀掉陈汉昌,反被陈汉昌所擒,赵老三手下一拥而上,暗中的马亚男开枪打倒其中一个,其他的不敢再上前,赵老三也答应交出真正的小叶紫檀。戏院中,陈汉昌看不惯地痞难为江楚云,给江楚云解围,得罪了地痞,地痞又带了更多人来,把陈汉昌打倒在地。

  • 江楚云和戏院老板为陈汉昌和马亚男设宴,答谢二人。徐延飞得知陈汉昌买到了小叶紫檀,气急败坏。陈汉昌陪江楚云看南方的景色,回到客栈后,马亚男因为二人未叫她,盛怒之下醋意十足。江楚云拿来父亲留下的琵琶给陈汉昌鉴定是什么材料,并聊起父亲的事。饭桌上,马亚男提出要走,江楚云答应帮忙买票,江楚云用计让马亚男一人先回北京,马亚男心中有气,去而复返,正巧看到陈汉昌扶着江楚云的尴尬场面。

  • 骗子张大力受徐延飞指使,到旭东那取定制的家具,张大力把家具直接拉到了橍铭和。一个月后,徐延飞和孙管家把家具弄的开裂变形,并让张大力拿开裂变形的家具找旭东索赔。张大力带着家具来到旭东,陈汉昌答应赔偿张大力。陈汉昌为了赔偿款四处奔走,甚至要把家宅典当,还打算卖掉刚刚到手的小叶紫檀筹钱,并且自己当街收购旧家具,却不想无意中收到明朝时的古董炕桌。

  • 玉珠决定卖掉珠宝帮陈汉昌还清张大力的赔款,并让当铺老板说是陈汉昌的父亲陈竹云留下的珠宝。陈汉昌和李秋生得知是陈竹云为他留下的应急的珠宝,悲喜交加。交赔款的日期到了,徐延飞以为陈汉昌拿不出赔款,让张大力到旭东索要赔款,陈汉昌出人意料的把钱交给了张大力。张大力回橍铭和交差,徐延飞恼羞成怒,将张大力骂走。旭东艰难度过一劫。玉珠骂徐延飞用不正当手段陷害旭东。

  • 陈汉昌盗回旭东打造的两件国宝赝品,交代李秋生妥善保管。王子敬怀疑是陈汉昌盗走两件赝品,派人监视旭东的一举一动,陈汉昌发现后,用计使王子敬无功而返。王子敬心有不甘,派人绑架了旭东伙计小春和刘师傅,威逼利诱下二人没有说出国宝赝品的下落,便将二人打成重伤。陈汉昌计出险招,到马旅长家给马旅长施加压力,逼马旅长让王子敬放回旭东的伙计。

  • 陈汉昌看到小春和刘师傅被打成重伤,便向京城的各大报社透露了两件国宝赝品事件的始末,意在把事情闹大。马旅长和王子敬看到报纸后,均大发雷霆。马亚男找陈汉昌问陈汉昌把旭东工匠被抓闹大的事情,陈汉昌要王子敬赔偿。王子敬成怒之下,给马旅长打电话询问陈汉昌的目的,马旅长告诉王子敬,陈汉昌要求赔偿,王子敬无奈只得让刑副官去找陈汉昌。

  • 橍铭和内,玉珠看到徐延飞仿造了很多宫中所有家具的仿品,说这是在毁橍铭和的名声,徐延飞不以为意。李秋生和彩秀说起二人的婚事,彩秀说要和玉珠商量一下。王子敬到橍铭和徐延飞说起战胜旭东的事,指出李秋生是旭东的命脉,并告诉徐延飞李秋生和彩秀的事。徐延飞和彩秀说彩秀和李秋生成亲后让李秋生来橍铭和。李秋生希望娶彩秀,但又不愿离开旭东。

  • 徐延飞对彩秀说李秋生不来橍铭和,就不许彩秀嫁给李秋生。李秋生到橍铭和见到彩秀面带泪痕,就和徐延飞说绝不来橍铭和,彩秀伤心之余,心灰意冷。王子敬为讨好迟部长,准备为其解决小妾的事。陈汉昌为了让李秋生可以和彩秀在一起,忍痛让李秋生离开旭东,李秋生表示坚决不离开旭东。彩秀心灰意冷,决意自尽,但被玉珠所救。玉珠答应送彩秀走,但被徐延飞阻止。

  • 第二天,刘二爷来看定制的家具,看过家具后刘二爷等人赞不绝口。但新婚之夜,李秋生在刻龙眼时,差了一点,使刘二爷等人不免遗憾。王子敬为讨好上司迟部长,送了一处豪宅给迟部长。由于讨好了上司迟部长,王子敬被官复原职。陈汉昌和马亚男在茶馆闲聊中,得知王子敬已经官复原职,马亚男劝陈汉昌不要再招惹王子敬,陈汉昌不以为意。李秋生和陈汉昌谈论紫檀家具绘图,李秋生对自己信心满满。

  • 陈汉昌陪江楚云逛街时,陈汉昌看到画画的女生,不免触景伤情。徐延飞把江楚云请到家中唱堂会,徐延飞面露爱慕之情。马旅长劝马亚男去赴宴,马亚男无奈只得答应。马亚男一身时尚的女儿装,在陈汉昌和江楚云面前很不习惯,加上陈汉昌挤兑的言语,马亚男负气离去,马亚男一身女儿装回到家后,向马旅长哭诉后走掉。玉珠回到橍铭和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失魂落魄。

  • 马亚男在旭东店内得知陈汉昌去了天坛,便到天坛寻找,和陈汉昌江楚云见面后,二女话语间醋意很浓,最后陈汉昌随马亚男离去,江楚云也吃醋离开。回到家中,马亚男向马旅长提议请陈汉昌来给马旅长的警卫营做教官。玉珠伤心过后,向徐延飞提议由她画橍铭和的家具设计图。从孙管家口中得知旭东和橍铭和的设计朱馆长都不满意,玉珠问明朱馆长家的格局,胸有成竹地开始绘制设计图。

  • 李秋生发现江楚云的琵琶上有旭东的字号,便和陈汉昌、江楚云说起江楚云父亲的事。陈汉昌和江楚云谈起以前的事,江楚云心中涌起蜜意。王子敬请江楚云赴宴,江楚云不得已,只得前去赴宴。宴席上,王子敬给江楚云讲戏,后又说起自己悲惨的身世,在酒刺激下向江楚云表达爱意,江楚云避开王子敬的痴缠,将其灌醉后随陈汉昌离开酒楼。江楚云的师傅和江楚云说王子敬为人阴险,希望江楚云能加个好人家。

  • 江楚云请陈汉昌到住处吃饭,期间江楚云对陈汉昌真情流露,陈汉昌不知所措,醉倒在江楚云房中。第二天,陈汉昌看到睡在怀里的江楚云,魂不守舍的离开了江楚云的房间,而床上早已清醒的江楚云在陈汉昌离去后,痛苦不已。回到旭东的陈汉昌坐在江楚云住过的屋前,回想和江楚云,玉珠过往的事,不知如何是好,江楚云也在住处惆怅不已。橍铭和内,朱馆长带刘二爷看玉珠设计的家具,夸玉珠的设计好。

  • 李秋生得知橍铭和的家具竟是玉珠设计的,陈汉昌也倍感意外。橍铭和的店内人来人往,生意越来越好,而旭东店内,门庭冷清。李秋生改进了家具的设计,旭东的生意有了起色。徐延飞把私宅和宫中物品的赝品卖给了刘二爷,王子敬知道后,逼刘二爷低价卖给自己。马旅长和马亚男商量给马亚男打几套紫檀家具做嫁妆。在旭东,马旅长要李秋生给马亚男打造的家具要放在女生闺房,要有女孩子气。

  • 回到旭东,陈汉昌和李秋生怀疑是王子敬在搞鬼。彩秀陪玉珠逛街,说起陈汉昌被诬陷打造赝品的事,玉珠知道是徐延飞打造的赝品,回橍铭和责骂徐延飞。怀署长要陈汉昌交出那批印度小叶紫檀了事,陈汉昌没有答允。怀署长向王子敬报告,并从王子敬手中拿到好处。回到旭东,李秋生责备陈汉昌不该得罪王子敬。马旅长找到警察局长,要求警察局不许再为难旭东。

  • 王子敬发现“迎风奏乐”檀雕丢失后,让手下刘队长四处寻找。怀署长带人到橍铭和搜查,并威胁徐延飞要是徐延飞盗走了“迎风奏乐”檀雕,京城就没有橍铭和了。刘队长带人到旭东搜查,搜出了“迎风奏乐”檀雕,并带走了陈汉昌。在王子敬的办公室,王子敬要陈汉昌向自己磕头赔罪,陈汉昌照做了,王子敬放了陈汉昌。王子敬为缓和中日关系打算将“迎风奏乐”檀雕送给日本人。

  • 第二天江楚云怒骂徐延飞流氓,回到住处,江楚云伤心自暴自弃。徐延飞后悔之余,决心非江楚云不娶,随后找到玉珠,请玉珠帮忙。陈汉昌和李秋生来看江楚云唱戏,戏院内碰到玉珠和徐延飞,气氛甚是尴尬。江楚云伤心之下,没有表演好,戏迷纷纷退场。陈汉昌到后台打算看看江楚云,被江楚云的师傅挡在门外,徐延飞不顾江楚云师傅,冲进后台跪在江楚云面前,请求江楚云原谅。

  • 江楚云和玉珠闲聊时,问及玉珠和陈汉昌的事,玉珠不愿作答。晚上,江楚云从徐延飞处得知,阻挡在陈汉昌和玉珠之间的事两家的世仇。马亚男得知江楚云嫁给了徐延飞,意外之余喜上心头。半年后,日本人佐藤的紫檀家具店开张,发请柬请京城各大紫檀号的老板参加开业典礼,并要王子敬在京城成立紫檀协会。已是共产党员朱馆长接到上级命令调查佐藤来京的目的,必要时除掉佐藤。

  • 当晚,旭东的伙计们不知内情庆祝陈汉昌当选会长,大摆筵宴,陈汉昌无心庆祝独自回房。王子敬和徐延飞酒后回家,兴奋各自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第二日,旭东的伙计知道了是王子敬和徐延飞搞鬼,要去找王子敬理论,陈汉昌将伙计们拦下,并说做好自己的活,不在乎做会长。王子敬通过报纸报道橍铭和掌柜徐延飞担任紫檀行会会长,旭东生意受到影响,客人纷纷退单。

  • 佐藤和王子敬说起要用紫檀工艺代表日本参加世博会,王子敬说陈汉昌不会帮忙,佐藤意欲用钱让陈汉昌就范。旭东生意惨淡,朱馆长来到旭东,劝陈汉昌参加世博会,陈汉昌有些犹豫。佐藤来找陈汉昌打造世博会的作品,被陈汉昌拒绝,同时陈汉昌决定参加世博会。李秋生埋怨陈汉昌不务正业,陈汉昌向其解释,并告诉李秋生世博会的消息,李秋生也觉得这是旭东扬名的机会,兴奋之下又在为经费发愁。

  • 徐延飞回到房中责怪江楚云不懂礼数,怠慢了王子敬,江楚云委屈说不愿再见到王子敬。李秋生设计好参赛图,拿给陈汉昌看,陈汉昌无心理会,敷衍过去。王子敬和徐延飞说起大生意的事,说明生意利弊和佐藤的条件,利益诱惑下,徐延飞接下了这单生意。回到橍铭和,徐延飞和玉珠说起接了大单生意,玉珠答应帮徐延飞设计新图。马旅长军营中,马老五要当兵,马旅长无奈只得答应。

  • 佐藤跟踪马老五找到了马旅长部队所在的位置,探明了部队的情况,并杀掉了马老五。玉珠看到橍铭和给佐藤打造展品,大骂徐延飞不该给日本人打造紫檀展品,并将展品摔毁,徐延飞怒打玉珠,面对孙管家的指责无计可施。王子敬得知展品被玉珠摔毁,大骂徐延飞,让徐延飞赔50万大洋。佐藤得知展品毁了,大发雷霆,怒骂王子敬。旭东新的展品打造好了,陈汉昌请来新闻媒体介绍旭东的展品。

  • 侵华战争爆发,马旅长部全军覆没,只有马亚男死里逃生。北平城内商业萧条,佐藤逼王子敬让各大紫檀商号开业,并提出让旭东先行开业,王子敬保证三天内让各大紫檀商号开业。王子敬来到旭东,逼陈汉昌三天内必须开业,陈汉昌无奈让李秋生通知伙计准备复工,并让李秋生把那批小叶紫檀藏好。徐延飞整天喝酒自暴自弃,骂走了江楚云,玉珠安慰江楚云,江楚云哭诉担心徐延飞,担心橍铭和。

  • 李秋生到监牢劝陈汉昌交出两件国宝赝品和印度小叶紫檀,陈汉昌不同意,并让李秋生和小春各自小心。玉珠不肯吃东西,徐延飞着急却没办法,玉珠求徐延飞找王子敬给陈汉昌求情,徐延飞不答应,玉珠讲明利弊,再三苦求,徐延飞心软答应了玉珠。徐延飞来求王子敬放过陈汉昌,王子敬提出条件要陈汉昌交出两件国宝赝品和印度小叶紫檀。徐延飞到牢里劝陈汉昌,陈汉昌不为所动。

  • 江楚云回到橍铭和,徐延飞打骂江楚云是臭戏子,并将江楚云赶走,江楚云失魂落魄的离开了橍铭和。彩秀说出王子敬放陈汉昌是因为江楚云答应给日本人唱堂会,李秋生才知被王子敬骗了,大骂王子敬不是人。陈汉昌问李秋生,王子敬为什么放了自己,李秋生说是江楚云救了他并告诉玉珠来过旭东。江楚云来旭东看陈汉昌,江楚云劝陈汉昌不要再得罪王子敬和日本人,然后流泪离去,陈汉昌心中百味杂陈。

  • 佐藤要王子敬找几件紫檀的工艺品为天皇祝寿,并问及王子敬为什么一直为难陈汉昌,是不是为了两件国宝赝品,王子敬矢口否认,佐藤要王子敬在天皇寿辰之前一定要搞到两件国宝赝品。王子敬到橍铭和,让玉珠转告陈汉昌交出两件国宝赝品,否则就要旭东和陈汉昌的命。玉珠将王子敬的话转告给陈汉昌,陈汉昌不以为意,玉珠要陈汉昌和自己离开北平,陈汉昌要处理完旭东和橍铭和的事再走。

  • 玉珠帮徐延飞戒毒,徐延飞醒悟大骂日本人,又得知佐藤被杀,玉珠断定是陈汉昌所为,劝徐延飞离开北平,徐延飞心有不甘还要在考虑。王子敬要逼陈汉昌出现,到橍铭和将玉珠抓走,关进了牢中。马亚男问陈汉昌有什么打算,陈汉昌要离开北平,心中却放不下玉珠。小春在去橍铭和的路上被刘队长抓住,王子敬让小春带话给陈汉昌,用两件国宝赝品来换玉珠的命。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