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欲望

6.5
温柔娴淑的林品如与洪世贤结婚五年,因婚后未能替洪家添丁,屡遭婆婆责怪。和品如情同姊妹的艾莉留法归国,带回一名叫尚恩的男孩。五年前,世贤在品如和艾莉间徘徊,最后他娶了居家型的品如,怅然若失的艾莉远走法国,却发现自己已怀有身孕,基于母爱生下世贤的孩子。而年幼的尚恩需要父爱,于是艾莉回国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品如得知后,伤心欲绝的同时发现自己也怀孕了。世贤带着歉意和品如坦白时,品如伤心,不慎失足落海,世贤奋力相救,但终因体力不支昏厥。醒来后,世贤只能接受品如死亡的残酷事实。所幸品如被高文彦救起,痛彻心扉的她决心挽回婚姻,而此时世贤和艾莉已步入礼堂。品如万念俱灰,决定抛弃过去,重新振作并努力学习,改头换面变成了一个新时代女性。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5 / 共35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洪国荣为能能让侄女宝莲过的开心,决定给林亦德打电话让他来见宝莲,并告诉宝莲一定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家里人。正当洪国荣要打电话,亦德正好来公司找到,亦德告诉洪国荣林家不会要他们的钱,他们虽然穷但很有骨气,最后洪国荣也只好做罢,也不再向艾莉追究钱的事情。洪国荣请求亦德能都带宝莲出去玩玩,让她吃点饭,亦德看再品如和宝莲的姐妹情分上答应了他

  • 品如估计艾莉快到了,便匆匆离开,躲在远处看艾莉进世贤办公室看到水杯上的口红印和品如遗落的饰品与洪世贤大吵。世贤不知珊珊(品如)突然离开的原因到高家楼下请求原谅。品如自认已接近目的,得意微笑,没见世贤。世贤回到家中被艾莉锁到房间外面,赌气离开。高虹带品如去看自己的祖业并给品如讲述了自己的经历。银行贷款被驳回,艾莉只好去求世贤借钱。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洪国荣为能能让侄女宝莲过的开心,决定给林亦德打电话让他来见宝莲,并告诉宝莲一定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家里人。正当洪国荣要打电话,亦德正好来公司找到,亦德告诉洪国荣林家不会要他们的钱,他们虽然穷但很有骨气,最后洪国荣也只好做罢,也不再向艾莉追究钱的事情。洪国荣请求亦德能都带宝莲出去玩玩,让她吃点饭,亦德看再品如和宝莲的姐妹情分上答应了他

  • 品如估计艾莉快到了,便匆匆离开,躲在远处看艾莉进世贤办公室看到水杯上的口红印和品如遗落的饰品与洪世贤大吵。世贤不知珊珊(品如)突然离开的原因到高家楼下请求原谅。品如自认已接近目的,得意微笑,没见世贤。世贤回到家中被艾莉锁到房间外面,赌气离开。高虹带品如去看自己的祖业并给品如讲述了自己的经历。银行贷款被驳回,艾莉只好去求世贤借钱。

  • 艾莉跑到达克肯尼去当众指责品如勾引她的老公,品如讽刺艾莉对自己的婚姻实在是太没有信心了。品如告诉艾莉有事情回家问自己的老公就可以了,艾莉追问品如到底和世贤约会过几次。品如告诉艾莉自己和世贤只是普通的朋友,昨天只是在酒吧偶遇世贤。品如讽刺够了艾莉,转身上楼,留下艾莉一人独自生气,刚想转身离开,迎面高虹却又走了过来。高虹怒斥艾莉不该到此来撒野,骂够艾莉后,高虹也走开了。

  • 高虹到林家看望林父林母,奕德带宝莲回家,高虹看见宝莲问起她是谁,范丹告诉高虹宝莲就是洪国荣的侄女。高虹告诉文彦去买了旭峰建设的股票,文彦为了高虹能够清楚旭峰的经营情况,拿了公司的财务报表给高虹。洪国荣意外的遇见了高虹,带她到咖啡厅叙旧。高虹恨恨的责骂洪国荣霸占了自己的房产还害死了自己的女儿,洪国荣劝高虹忘记过去,毕竟她的敏敏已经离开人世那么久。

  • 文彦找到洪世贤责骂他沾花惹草,家庭破碎了又结婚然后还搞外遇,文彦警告世贤不要再接近品如,文彦几乎动手打世贤,品如及时赶到,告诉世贤高文彦就是她的哥哥。品如劝走了文彦,文彦回到办公室懊恼品如心里只把他当做大哥,而自己的心已经被品如完全占据。艾莉找到高虹,质问高虹管教不好自己的女儿,让女儿出去勾引别人老公。高虹反讥艾莉不去管好自己的老公,艾莉自己抢了别人老公还生了孩子,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勾引自己的老公。

  • 白凤被朋友拉去体验高珊珊的技艺,白凤乍一见到品如,惊得手里的画报都掉到了地上。品如装作不认识白凤,自我介绍叫做高珊珊,还故意询问是不是长得像一个叫品如的人。品如故意提到艾莉。白凤紧张的请求品如给自己一杯水,品如端了杯水来递给白凤。白凤却不敢接过品如递过来的水,恍惚间水杯掉落在地上。品如想起白凤以前对待她的种种恶意,故意打电话给艾莉告诉她白凤跑到她的竞争对手店里做美容。

  • 品如跟着文彦来到电影院,文彦去买票的时候,品如接到世贤发来的短信,世贤因为心情不好,约品如陪他喝酒,品如急忙离开了电影院去找世贤。高虹来到林家,试探着问林家如果他们的女儿活着回来,并且说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他们会怎么样。

  • 艾莉正在办公室大叫,助手送来了辞呈,艾莉大叫着自己是旭峰建设的媳妇,这点赔偿金根本不放在眼里。法院送来了债务履行书,责令维纳斯美容中心按期缴纳违约金,否则按拍卖处置。艾莉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办公室发疯。洪国荣来到艾莉的办公室找艾莉。洪国荣拿出离婚协议书,要求艾莉马上签字。艾莉请求洪国荣原谅她,洪国荣告诉艾莉只要她签字离婚,世化的赔偿金他会替她偿还。

  • 林奕德被保释出去,艾莉疯狂的大骂奕德。奕德回到家里,给父母跪下道歉,林母范丹知道奕德被艾莉利用,原谅了奕德。奕德问起谁保释自己出来,林父告诉奕德是那个被绑架的女人去保释了他。文彦收拾了行李要离开高家去美国进修,高虹劝文彦要控制自己的感情,文彦告诉高虹等自己从美国回来,会继续做她的好儿子。文彦离开了,品如听到消息跑出去追赶文彦,却在那一刻犹豫了。

  • 高虹和洪国荣签订好了合同,刚想离开,被洪国荣叫住。洪国荣询问高虹知道不知道女儿高珊珊即将嫁入洪家,高虹告诉他在他带走敏敏夺走高家财产的时候,他们早已没有任何关系了。艾莉把尚恩独自留在家里,自己外出找工作,可是彩妆行业都已经知道艾莉的事情,没有人肯雇佣她。品如在街头遇见落魄的艾莉,艾莉禁不住品如的奚落,含羞离去。品如告诉高虹她想聘任艾莉,她想让艾莉回到维纳斯,让她做最低贱的工作。

  • 当世贤和高珊珊(品如)交换戒指的时候,艾莉出现了,她将啤酒瓶打碎,文彦及时赶到拦住了她,但他的胳膊的阻挡的时候被划伤,艾莉被保安强行带了出去。洪世贤出来安慰艾莉,他将她的脚包住并给了她些钱先用,艾莉想要回尚恩,但世贤说尚恩是洪家的长子,也是将来旭建建设的接班人。

  • 在世贤将高珊珊(品如)带回家的当天晚上,世贤和他的家人都收到了当时品如落水场景的视频,这段视频是高珊珊(品如)又专门去海边拍的,高虹拿着摄相机拍的。他们全家对视频的事儿质问世贤,世贤说今天的事儿有人要陷害他,并承认一直在欺骗他们,他讲出了当年事情的真相。世贤说自己天天都想自首,但他怕进监狱,他现在是有理也说不清楚了。洪国荣说他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去承担,世贤也没什么心情了,他做梦都在说要救品如。

  • 艾莉到洪国荣的旭峰建设找洪国荣谈判,她要洪国荣把尚恩还给自己并准备一亿给她,洪国荣气得扬手去打艾莉,却打了个空,艾莉留下话让他三天后准备好一切转身离去,洪国荣跌坐在了椅子里。艾莉回到家正收拾行李,奕德赶来。还没来得及问艾莉有关品如的事情,房东太太赶来,原来艾莉约了她来退租房子。艾莉要奕德绑她收拾行李,奕德无意间看见艾莉手机里的视频,奕德如遭雷击,把艾莉拖回林家,逼问艾莉品如死亡的真相。

  • 洪世贤没有回家,洪国荣正问白凤世贤的下落,林父林母找上门来。他们告诉洪家他们已经看到了品如求救的视频,知道品如不是自杀而是被世贤带好海边的,林父告诉他们自己已经报警,姗姗走了出来,赶走了林父林母。世贤跟着艾莉回到艾莉的居所,正研究对策,奕德赶来。奕德冲动的拉世贤去警察局,被艾莉从后面用衣架打昏。洪家人一直联系不上世贤,姗姗决定出去找世贤。

  • 艾莉声称可以找到林品如还活着的证据替世贤脱罪,去找洪国荣谈条件希望重做回洪家媳妇,却被泼了一盆冷水。高姗姗(品如)假意劝洪国荣用钱与林家谈判,借机和高虹一起回到林家说出自己的复仇计划,哭着求他们原谅自己这么久没回家相认,让他们配合放了洪世贤。高虹触景生情,不禁怀念起自己的亲生女儿高姗姗,感叹自己跟女儿的缘分总是这么短。

  • 白凤以为世贤能够得到释放都是高姗姗(品如)的功劳,开始跟品如搞好关系。洪国荣也很感激,于是把眼下最大的项目订单交给林奕德,不知不觉一步步陷入品如的陷阱。现在的旭峰建设随时可能落到高虹手中。文彦与林奕德聊天时,直言自己要与高姗姗结婚。品如的父母对此表示默许。艾莉已经开始着手调查高姗姗的经历和背景,发现她极有可能就是林品如。

  • 艾莉告诉白凤泡杯蜂蜜水给高珊珊就会知道真相。原来品如是对蜂蜜过敏的,只要她接触了蜂蜜就会表现出来过敏症状。世贤在家里想象着姗姗和文彦亲热的镜头,越来越坐不住,亲自到高家去接姗姗。世贤张口向高虹借钱,姗姗推说高虹手里没有什么钱了,高虹表示愿意帮助世贤联系几个大企业家,不过世贤要拿出手里的股份和房产做抵押。白凤给世贤打电话要他买蜂蜜,被姗姗听见了,姗姗知道洪家都在怀疑她的身份了,她决定尽快向洪家摊牌。

  • 世馨来问品如世贤去了哪里,品如告诉世馨世贤昨晚一夜未归。世馨责问品如为什么连自己丈夫夜不归宿也不着急,品如愤恨的说出世贤的种种恶行,世馨惊诧的发现,眼前的人已经不是高珊珊,她却是自己一直想念着的大嫂林品如。品如终于爆发出了积攒了五年的怨气,昂首挺胸的离开了洪家。白凤把艾莉叫到洪家,向艾莉讲了品如所做的一切,和艾莉商量着怎么办才好。艾莉信心满满,告诉白凤她会尽力守护这个家。

  • 艾莉提醒白凤洪国荣一定和高虹有什么瓜葛,可是白凤却没有放在心上。文彦带品如去吃饭看电影,送品如回家时遇见了奕德,奕德表示愿意帮助文彦追到品如。洪国荣走投无路,终于同意把旭峰建设的经营权移交给高虹。签过字后,洪国荣求高虹不要让他的家人流落街头,高虹安排洪国荣搬进林家现在住着的房子。高虹打电话通知奕德他们搬家,并且安排他们搬进洪家的房子。此时的洪家父子一无所有,跌入低谷。

  • 文彦向高虹和林家提出要和品如结婚,却遭高虹反对。世贤怒骂艾莉害得他赔了三千万给世化公司,才会使公司破产。不肯与艾莉住同一个房间,最后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世馨交还文彦公司的设计图。文彦挽留世馨在旭峰建设工作,世馨为了自尊,婉拒邀请。洪家父子一起干起了洗车工。品如赶走艾莉,并告诉她自己要把维纳斯转手。艾莉想重新拿回维纳斯,于是再用毒计。

  • 手术室门口,白凤一口咬定是品如害了世馨并抓着品如责骂她,文彦及时赶来,制止白凤伤害品如。艾莉到医院探看情况,见世馨还没醒过来,她提出要留在医院照顾世馨,白凤不愿离开世馨,仍坚持要留下来。艾莉偷了白凤的身份证和印章,到典当行把房子抵押了出去,她决定用当来的钱去收购维纳斯。

  • 晚上文彦到林家求林父林母答应他和品如的婚礼,高虹却不期而至。大家错愕的时候,高虹说出了此行的目的。原来她感受到文彦和品如的真心,终于同意他们的婚礼。高虹向林家道谢,亲自来和林家商量婚礼的事情。两家人之间从此关系更加密切。世馨提前出院,她不愿总是住在医院里,世贤坚持相信品如没有伤害世馨,白凤骂他到了此时还执迷不悟。

  • 姗姗质问高虹是不是她答应文彦娶的品如。高虹和文彦一起劝说姗姗不要再坚持,姗姗却再一次用死亡威胁高虹。高虹告诉文彦,姗姗已经患了严重的抑郁症,这段日子都在精神康复中心疗养。高虹为了在家陪高珊珊而不得不放弃去参加文彦的婚礼。洪世贤为了得到品如,破坏文彦和品如的婚礼,打了电话通知不知情的高珊珊今天文彦和品如就要举行婚礼。姗姗接到电话,匆忙跑到达特肯尼要掐死品如。

  • 品如到高虹处,却看见高虹正对着洪国荣送给高虹的玉戒指发呆。品如告诉高虹自己弄丢了支票,高虹责怪她不小心。品如提出只有姗姗有机会拿到支票,高虹生气的怒责品如不该怀疑姗姗是小偷。品如见到高虹的戒指,想起了大姐宝莲也有一只一模一样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丝疑惑。品如和文彦请银行的人查询支票的资金流向。高虹问起姗姗是不是拿了品如的支票,姗姗大发雷霆,对高虹怒吼不该怀疑自己是小偷。

  • 品如到洪家看望世馨,世馨对品如误会扔没有消除。品如提醒世馨那天晕倒的时候,手里抓着一个纽扣。话还没说完,品如就被白凤赶出了家门。姗姗上前约文彦去和她出去兜风喝咖啡,文彦告诉姗姗自己已经对她失去耐心了,他已经不再要把她当做妹妹或者是一家人了。奕德带宝莲出去吃面,宝莲告诉奕德叔叔和婶婶一直在因为一个叫敏敏的吵架。品如赶到见到宝莲手上的戒指,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 世馨在艾莉的衣柜里发现了维纳斯美容中心的签约书,这更加让她怀疑一切都是艾莉所为。品如哥哥找到了宝莲,并把她送到了高虹的身边,高虹告诉宝莲她的真实名字叫敏敏,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以后就和她住在一起,宝莲高兴的和高虹拥抱在一起。

  • 姗姗把妈妈给品如的支票偷偷给爱莉赎回婆婆家的房产,两人一起陷害品如。品如来医院看姗姗,姗姗就大叫并陷害品如掐她的脖子。高虹大怒,大骂林品如。姗姗以跳楼相逼,假装成全文彦,文彦为了阻止姗姗跳楼答应跟她马上结婚。原来爱莉自己偷走房产证,用它借了一千万高利贷。

  • 艾莉找了一些股东压迫高虹,使洪董事长重新回到旭峰建设,品如忽然得知文彦和姗姗要结婚,跑到婚礼现场亲眼目睹了婚礼的过程,心碎不已。当晚林奕德跑到姗姗家,拿出珊珊串通艾莉陷害品如的录音,珊珊的阴谋诡计当场被揭穿。珊珊给艾莉打电话求救,告诉她一切都败露了,艾莉告诉姗姗开除品如是现在唯一的办法。

  • 真相大白后,高虹表示再也不会再管珊珊的事情,高虹当着大家的面问林奕德是不是真心喜欢宝莲,同意他们在一起。艾莉胃一直不舒服,到医院做检查。文彦跟高虹辞职,珊珊哭着恳求文彦不要离开,艾莉被查出得了胃癌,她却骗世贤说是吃坏肚子,世贤表示仍希望品如回来一起生活,要艾莉以后尽量不要找他了,艾莉心里却想即使得了绝症也不能输。

  • 文彦跪地表示宁愿去死也不想和姗姗在一起,今生今世的老婆就是林品如。艾莉又到世贤家做早餐献殷勤,被妈妈冷言冷语对待,世贤更表示怕她在早餐里面下毒。艾莉要背地里把维纳斯脱手卖掉,并谎称婆婆得了癌症,家里的钱都投到旭峰建设,高虹知道真相后要收购维纳斯,艾莉跪地求情,高虹说钱的债就让钱去偿还!艾莉到世贤家看儿子,被推倒在门口。

  • 艾莉见品如和世贤复合了,心生妒恨。艾莉生怕品如代替自己去做了洪家媳妇,还做尚恩的继母,她想既然自己活不长久干脆和品如同归于尽。艾莉追上品如,借口有话要谈,把品如骗到立交桥上面。艾莉用手掐住品如的脖子就要和品如一起跳到桥下。品如一把推倒艾莉,艾莉口吐鲜血被送入医院,品如得知了艾莉身患胃癌的消息。接完艾莉的电话,品如很担心,不知道艾莉在哪里,就去找世贤,世贤也表示不知道。

  • 品如到医院告诉艾莉姗姗被人袭击,世贤也跑到医院质问艾莉,认定艾丽是装病,并让艾莉去自首。艾莉否认是自己所为。品如坚持要艾莉做手术,并且帮助艾莉筹钱。林奕德也从品如口中得知艾莉患了胃癌的消息。世贤得知艾莉得了胃癌后,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把打姗姗的事情自己揽了下来,原因是不想让艾莉拖着病体去坐牢。

  • 艾莉要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重回美容院工作。艾莉找到洪国荣,表示想见世贤一面,洪国荣又找到高虹,希望她能安排。而在派出所的世贤怕艾莉不行了,也提出要见艾莉的请求。品如把艾莉和尚恩都叫到自己家,还亲自下厨,说以后艾莉就是一家人了,林家其他人对艾莉也都很好,让艾莉十分感动。医院里,姗姗回想起以前的种种画面,觉得是该放手了,她哭着签下离婚协议书。

  • 警察找到高虹询问洪世贤的下落,并表示他仍是重要的嫌疑人。世贤为了陪艾莉旅游,打电话到家里找妈妈要钱,不料警察正好到访,世贤妈妈只好托世馨把钱送到了世贤手中。拿到钱后,世贤带艾莉踏上了属于她最后的旅程。洪母去找高虹,结果碰到品如,她质问品如为什么要和高虹一起教唆珊珊诬陷世贤。品如说事情会水落石出的。在宾馆里,艾莉对世贤带她一起旅行表达了感谢之情。

  • 艾莉给尚恩打电话,听到尚恩的声音,艾莉控制不住地痛哭起来。警察找到袭击珊珊的嫌疑人,并带到高家让她确认。珊珊通过伤疤确认就是那个人。而世贤因此也洗脱了嫌疑。品如知道找到真凶之后也十分开心。艾莉在海边漫步,回想起以前的点滴。她还留封信给世贤,想要自杀,被世贤找到。洪家接到警察的电话,说世贤和艾莉一起在海里淹死了。品如来到海边,感慨万千。最后文彦向品如求婚,品如激动地答应了,大家都非常高兴。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