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口

5.3
辛亥年(1911年)10月,因起义泄密,陆浩昆率部起事突遭清军炮火伏击。一场恶战,陆浩昆以“孤身夺炮”的英雄美誉传遍全城。不久,因内部纷争遭到暗算,生不如死。其妻黄瑾既保有传统妇女的美德,也接受了进步的思想,在漫长的岁月里,她艰辛地维系着家的完整和进步。以辛亥革命为发端,以陆氏家族从辛亥革命到新中国建立近半个世纪的悲欢离合为表现空间,折射出近现代中国历史中发生在武汉的多次风云际会以及民国时期种种社会现实和人生百态。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4 / 共34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黄瑾交代修武、修文和修远,一旦清兵来抄家,就藏起来。如果还是没有得到她的消息,就让孩子们立刻跑到乡下。黄瑾参加了医疗救护队。熊秉坤接到消息,三营的兄弟全死了,熊秉坤决定亲自上阵。修武一心想去打仗,想做个革命义士。因为儿子给清兵送衣服,黄瑾被抓,多亏陆浩昆及时赶到。

  • 陆浩昆为了黄瑾的生日费尽了心思。黄瑾表示每次赴险之前陆浩昆都会讨她开心,看来这次也有重大的危险。陆浩昆实话告知黄瑾,现在他的部队和清军双方力量悬殊太大,经商议,决定组织一支奇袭队,这次前往多数是九死一生。黄瑾非常担忧却也无能为力,只让陆保重。夫妻俩难舍难分。这些对话被修文修远听到。陆浩昆被推下山坡,一直昏迷不醒。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黄瑾交代修武、修文和修远,一旦清兵来抄家,就藏起来。如果还是没有得到她的消息,就让孩子们立刻跑到乡下。黄瑾参加了医疗救护队。熊秉坤接到消息,三营的兄弟全死了,熊秉坤决定亲自上阵。修武一心想去打仗,想做个革命义士。因为儿子给清兵送衣服,黄瑾被抓,多亏陆浩昆及时赶到。

  • 陆浩昆为了黄瑾的生日费尽了心思。黄瑾表示每次赴险之前陆浩昆都会讨她开心,看来这次也有重大的危险。陆浩昆实话告知黄瑾,现在他的部队和清军双方力量悬殊太大,经商议,决定组织一支奇袭队,这次前往多数是九死一生。黄瑾非常担忧却也无能为力,只让陆保重。夫妻俩难舍难分。这些对话被修文修远听到。陆浩昆被推下山坡,一直昏迷不醒。

  • 修文决定去参茸店,黄瑾提醒他参茸不像其他买卖,千万别被人坑骗,并交代定要懂得知恩图报。转眼间7年过去,黄瑾来到典当行,把玉佩当掉。修远找到修文,表示知道了母亲当掉玉佩,用换来的钱供自己读书的事情。修远暗下决定,定要专心学医来减轻家庭的负担。

  • 黄瑾找到修文,想叫他去找杨老板,把欠的钱还了,放过修文。黄瑾清楚表示修文在帮会是混不下去的。面对母亲受欺负也不能作恶事的观点,修文表示不能理解,这令母亲黄瑾非常生气。修文更是扬言,母亲可以不见自己,但是不能拦着他为父亲陆浩昆尽孝。修文的货让安徽帮的人抢了,双方展开激战。

  • 修远不想再念书,希望去广州参与救国。修远希望在走之前,将修文救出来。修远问哥哥们,如果父亲没受伤,现在会怎样。修武和修远都表示自己当不了军人,修远希望大哥修文做一名军人,实现陆浩昆对他们的殷切期望。修文却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称当警察比当军人对社会更有益处。

  • 修文带着修武、修远二人来找冯有才闹事,修文觉得这样做才能够是那些百姓逃过一劫,修武却想劝说修文下不为例。此事一了结,帮主就会推荐修文去保定讲武堂学习。修远希望修文立刻就去自首,说明情况。修远劝说修文要是决心就父亲的老路,就去广州做一名革命军人,追随孙中山先生。

  • 聂含芬喝醉酒住进医院,陆修武一早来看望含芬,含芬托他办件事情。含芬想让修武帮忙扮演自己的新男友来气气陈少爷。陆修武觉得此事很荒谬。聂含芬派下人来到新世界,找这里的老板,命令他开除陆修武。老板遂以聂含芬钱包丢了,怀疑是他所为的理由开除了陆修武。修文将自己的近况告知父母,黄瑾和陆浩昆很是欣慰。

  • 冯有才被抄产,陆家的房子很快就能物归原主。王督军还有一事相求,他希望借着纪念辛亥革命十周年举办纪念仪式,衷心希望陆浩昆能够出席并接受嘉奖,黄瑾表示不想去参加。仪式当天,专车将陆浩昆接来,现场陆浩昆奄奄一息,王督军却表示即便咽了气也得照常办下去。陆浩昆去世,修远接到家书,得知了父亲去世的事情,悲痛万分。

  • 新一轮的世界危机开始了,修远厂子里的工人纷纷罢工,看着这些群众去慈善物资发放处领取衣物,百般滋味在心头,工人和警察厮打在一起。此事闹到了法庭上,修远成了被告。修远自己为自己辩护,明确表示原告才是罪犯。修远被关进监狱,并且下令任何人不得探望,黄瑾和修武打听到修远即将被送往东北。

  • 修武成了汉协盛的副经理,沈老希望修武劝说工人停止罢工。修武找来工人代表,命他告诉工人们,工资翻番。工人不领情,修武警告他他做的那些事自己都掌握,工人妥协,提出了搞一次假罢工。工工人们听说了假罢工的主意之后表示赞同。修武手下的工人拿不定主意来找修远,请他想个解决的办法。

  • 湖南兵变之后,修文投身到广州国民革命军。随后,修远也去了广州。两年之后,修文和修远进驻汉口。修武被释放,和修远见面,修远表示要为修武平反昭雪,因为他是革命功臣。修文回家看望母亲,并来到父亲的墓前叩拜,告诉父亲自己已走上正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

  • 修文、修远所在的营要训练工人自卫队,修远推荐修文当负责人。修武办公室太小但资料又太多,提出来想去交涉一下。但是处长“官场上要小心,你不找事时都会来找你”的言论令修武沉思良久。赶上办公室漏雨,资料全部被雨沾湿。修武借着这个机会在楼前晒资料,争取到了宽敞的办公室。

  • 修远告诉修文如果他不想回军营,自己会尊重他的选择。修远表示自己尊重修文的决定,但是不希望将来有一天,兄弟俩在战场上兵戎相见。修远太太怀孕,想告诉修远这个好消息,但修远忙于公务,只得告诉他自己可能吃坏肚子。工人自卫队士气高涨,修远继续下达任务。修文和修远兄弟俩互道保重。

  • 黄瑾告诉修文,亦梅想要做修女。修文来找亦梅聊天,亦梅表示这一年过得挺好。修文带着亦梅买衣服、吃饭、去舞会。修武也去了慈善晚会,兄弟俩在一起推心置腹的聊天,修文不清楚修远的行踪,修文自己即将升为上校。亦梅因为医院急需人手,离开陆家。

  • 黄瑾问修文为何要害冯有才一家,修文表示本就该死。黄瑾责怪修文变得越发的残酷无情,没有恻隐之心。修文心情烦闷,找亦梅说话散步。在亦梅的脑海里,修文是军人,做的是需要勇气的工作。修文表示所有的亲人都误解自己,亦梅开导他应该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朋友一个机会。

  • 修文醉酒之后强吻亦梅。杨庆山之死,众人怀疑是修文所为。修文问亦梅死人当天自己是怎样的状态。修文和亦梅一起回忆当时发生的点点滴滴。杨庆山义子找到修文,说明自己是亲眼看见帮主死在修文手里。杨庆山义子表示如果修文认罪,那么不动用私刑。

  • 亦梅向修文表明心迹,要嫁给他。沈老板来找修武,修武方面表示无论沈老板给什么机会,水塔的任务都会进行到底。沈老板明确表示不久之后政府就会来查帐,动用注册资金是什么后果应该清楚。并且说这是叶炳均告诉自己的。沈老板告诉修武做生意不败的方法就是回来继续为自己当监理。修武拒绝。

  • 聂父替聂含芬相中了修武,聂父清楚地表示自己需要资金的纳入,没有退路。只有含芬和修武结婚了,聂父才能完全控制住修武。聂父告诉修武,自己要入股。修武不同意,表示只需要注册资金,聂父为女儿将来的幸福担忧。聂父从头至尾给修武仔细分析了一番。修武找到治良,和他商量想把一半股份让给聂家。治良不希望此事和修武的终身大事混为一谈。

  • 聂父替含芬向修武道歉,并保证不知道她会做出这般无耻的事情。修武表示要拟合同,把公司还给自己。聂父不答应,深入的给修武分析了形势。聂父表示含芬可能是被诱奸,聂父希望修武能和自己合作,唯一的办法就是解决掉含芬肚子里的孩子。

  • 修远有任务在身,却没想到修文拿枪指着他,修文示意修远赶紧离开。面对修武突然的关心,含芬有些怀疑。修武偷偷的往酒里面倒了堕胎药。修远身受重伤来到修武家,修武只得将修远拖走,惊动了含芬。修武欺骗含芬,表示这是自己的一个朋友,是帮派分子,可能是跟别人打架导致受伤。含芬却早已知道这是他的弟弟修远。

  • 聂含芬向修武道歉,修武并没有接受。修远好奇含芬和修武关系有些诡异,竟一语道破是孩子的问题。修武明确表示有一个第三者,他的目的就是侵吞聂家的财产。修远明白了这是含芬和第三者合谋起来陷害修武。修远劝告修武,应该让含芬吧孩子生下来,并且还要像亲生父亲一样善待他。

  • 修武准备签下合同,从头做起。修武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黄瑾,黄瑾表示既然含芬能够救修远,那么还是有担当的。修武从公司账户上提前预支了项目分红,把钱交给母亲。含芬给修武送来离婚协议,先结束这段婚姻,然后重新开始。

  • 叶炳钧要来收购永茂隆,出价很高。治良想尽办法借钱,却还是困难重重。治良表示要想借到钱还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找沈祝三,当务之急是保住永茂隆。修武和沈祝三见面,沈祝三明确表态,叶炳钧的胆识和能力不逊于修武,这场恶斗有没有自己的参与,修武都是败局已定。修武承诺,只要沈老板帮忙借他一笔钱,保住永茂隆,那么沈老板占大股。

  • 修文告知亦梅,要离开汉口,前往广州另觅前程。亦梅提出要和修文结婚,两人一起去。报纸上赫然登着“唐英被捕入狱”,这让修文感到惊讶。修文来狱中探望唐英,唐英对修文说出实情,大同丢了。修文责怪她养不了当初就不要生下来。唐英嘱托修文一定要找到大同,千万不能落在坏人手里。

  • 修远深夜回家看望母亲,黄瑾看出来这是修远和自己告别,告诉修远该交代的就交代。修远表示这次是死路一条,他是从自己人手里跑出来的。这次回来修文希望有人能够证明他的清白,但却发现这个人早已经成为叛徒。修远从母亲口中得知,大同还活着,修文已找到他,修远激动不已。一伙人闯入陆家,将修远照片带走,表示要印通缉令,准备缉捕修远。

  • 叶炳钧设计的大桥在治良看来非常完美,修武却提出两个问题:一是设计者不是治良,二是建造者不是修武。治良和修武纷纷表示,他们是怎么抢自己的水塔,那么就怎么抢他们的大桥。修武表示要建一个金门大桥,现在起就准备翻译金门大桥的相关资料。

  • 亦梅来到陆家,得知村里修桥,大伙让黄瑾拿主意。修文知道母亲卖祖宅就是为了修远,修文告诉母亲从今以后家里事全由他做主。修文提出来三点要求:一、老宅必须再买回来。二、大同过继给自己。三、这封信自己留着,什么时候给大同看自己决定。修文告诉亦梅不能和她在一起。

  • 修远质问修文为何枪还在库里船却先走了,修文却发过来怒斥修远,为什么要见大同。大同成天想着去苏联,修文怀疑修远和他说了些什么。修文否认自己把家事和国事混为一谈。兄弟俩动手打了起来。修远回苏区接受审查,修文告诉修武,只有闯下这个祸,才能够帮助修远。

  • 叶炳钧找到修武,表示要新帐旧账一起算。叶炳钧说只要修武为自己努力干五年,这笔账一笔勾销。修武不愿答应,叶炳钧希望修武不要那么心胸狭隘。大同问修武重庆是否就快保不住了,修武告诉大同哪儿也不去,就留在武汉等父亲回来。

  • 修武和治良见面,治良告知修武国民政府已委托茅以升运作大桥的事情,很快就会到达汉口。修武责怪就是因为治良这个规划处处长的入股反而使永茂隆施展不开手脚。并且表示图书馆是个非常重要的项目,交到别人手里自己不放心。自己今天来的最终目的就是劝说治良别再做官了,官场并不适合他。

  • 黄瑾生日,一家人聚在一起庆祝。修文训斥大同人品有问题,这样的人在军营里就是叛国投敌,出卖同僚。长江大桥开工,期间的各种艰辛不易只有修武最清楚。标民的钱被骗,在汉口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大桥又一次停工,修武梦想再次破灭,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仅仅只是叶炳钧的又一个圈套。

  • 昏睡了三天的修武醒了过来,问母亲当天的情况。母亲告诉他,当时修武跑到江汉关上大喊大叫,被修文拽了回来。修武提出来想跟母亲一起去美国。方治良被找到,修武想听听他为什么要在背后打黑枪。治良表示是为了做官。

  • 修文和修远见面,修文表示夏威这个人深不可测,可能会做一件极可怕的事情。修文经过深思熟虑有了一个简单的计划,让修远带上人,将他绑架,修文带他离开汉口。虽然修远看不上修文的计划,但还是决定帮他。

  • 修文和修远被关进监狱,修文问送饭的小马检修队今天是否上堤,得到了肯定地回答。小马表示,夏处长准备全部歼灭,但是不知为何突然放了排炮,可能是打共党的先头部队。修远去世,修文托老赵把他送回家。黄瑾见此情景表示早就料想到会有这天,不过没想到这么早来了。长江大桥修建成功,修武带着母亲前往去看通车大典。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