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全家福 电视剧 热度 1388

地区:内地

电视台:央视一套

更新时间:每周日至周四 24:00 两集连播

类型:剧情 / 家庭 / 年代

导演: 付宁

简介: 2013央视开年平民史诗大剧。 一座京城小院,三代平民百姓,六十年风雨变迁。金马影后秦海璐勇敢追爱三十年,实力派戏骨吴刚夫妻首度联手荧屏秀恩爱,众星云集同台飙戏,平民史诗温馨开年!该剧描述了居住在北京四合...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8/共4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成郡王府31年前大修,就是吕记干的。可京城数得着的营造厂隆记掌柜的王满堂认为,谁的活儿也不比人差一等。为了这个机会,双方差点动起手来。老太太阻止了他们,提出她这王府中还要盖一个梅亭,她要的是故宫乾隆花园里头碧螺亭的那个样式。吕记修过这宅子,隆记懂这亭子,老太太决定,各位掌柜的先回去商量商量,报个价,三天后再决定!

  • 老太太害怕了,急问有没有破解的方法。老萧不急不慌:只要在院子里添一道河,盖一座亭子,便可逢凶化吉。他点出了盖亭子的重要性,老太太恍然大悟。这时,王满堂及时拿出了他这两天精心制作的梅亭烫样,往老太太跟前一放,震惊四座,吕爷走上前仔细看了看,一句话没说,败阵而去。

  • 第二天一早,田掌柜就派他的小伙计探听来了消息,兵痞要把料卖给王满堂。田老板不得已,抢在前面把自己的料卖给了王满堂,王满堂终于把楠木搞到了手。接着,满堂又用真诚和信任,团结起各个(包括吕爷在内)能工巧匠,一起包下了成郡王府的活儿,工地上一片热闹。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成郡王府31年前大修,就是吕记干的。可京城数得着的营造厂隆记掌柜的王满堂认为,谁的活儿也不比人差一等。为了这个机会,双方差点动起手来。老太太阻止了他们,提出她这王府中还要盖一个梅亭,她要的是故宫乾隆花园里头碧螺亭的那个样式。吕记修过这宅子,隆记懂这亭子,老太太决定,各位掌柜的先回去商量商量,报个价,三天后再决定!

  • 老太太害怕了,急问有没有破解的方法。老萧不急不慌:只要在院子里添一道河,盖一座亭子,便可逢凶化吉。他点出了盖亭子的重要性,老太太恍然大悟。这时,王满堂及时拿出了他这两天精心制作的梅亭烫样,往老太太跟前一放,震惊四座,吕爷走上前仔细看了看,一句话没说,败阵而去。

  • 第二天一早,田掌柜就派他的小伙计探听来了消息,兵痞要把料卖给王满堂。田老板不得已,抢在前面把自己的料卖给了王满堂,王满堂终于把楠木搞到了手。接着,满堂又用真诚和信任,团结起各个(包括吕爷在内)能工巧匠,一起包下了成郡王府的活儿,工地上一片热闹。

  • 解放军大军压境,京城中有钱人都跑了。阔老太太家中也人去屋空。干活的各位老板都在向满堂要钱。满堂脸色极其凝重:各位,这活是我王满堂揽的,三天之后,我把钱送到各位掌柜的家去。走投无路的王满堂,向地痞流氓金二借了高利贷,用隆记营造厂的工房做了抵押。一对蓬头垢面的母子进了大妞的院门,他们是满堂乡下的老婆麦子和儿子柱子。

  • 王满堂给他的小闺女起名叫王国兰,小名就叫坠儿。大妞和麦子又吵起来了,还动了手。两个孩子也打了起来。万般无奈的满堂,只好拿起茶壶,狠狠砸向自己的额头,鲜血流了下来。这下,大家都不闹了。刘婶过来劝说大妞,还是忍着的好,你大妞嘴硬,可你自己清楚,你离不开满堂。大妞若有所思。

  • 再次想飞离京城的周大夫又一次失望了,他连机场的门都没进去,眼看着飞到天上的飞机,周大夫呆住了!耳边传来阵阵炮火声。北平和平解放,解放大军进了城。街上都是游行的队伍,周大夫跟着成了起义将领,让刘姐好一通讽刺,二人又呛呛起来。

  • 这回修缮,王满堂可是开了眼了!还没干活呢,米呀、面呀的,政府就都给大家送了来。修天安门,和解放军战士一起干活,别提有多带劲了。很快,修缮天安门的任务就圆满完成了,这一切都已经深深地印在了王满堂的心窝里。周大夫被审查,他的女朋友岚的单位居然隶属军统系统,她原来是个军统特务。这是周大夫万万想不到的。以后再想见面可就难了!

  • 福来又来找小粉蝶了,他还带来小粉蝶爱喝的茶汤。看着热泪盈眶的小粉蝶,福来扑通一声给她跪下了:姐,你就嫁给我吧,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小粉蝶终于绷不住了:福来,能嫁给你,是我小粉蝶的福气。只要你不嫌弃,我愿意跟你过一辈子。老萧乐了,他要给他这个干妹子好好的把事办了,他嘱咐小粉蝶和福来,一切听他安排,他先把刘姐这个堡垒攻下来。

  • 满堂匆匆赶回来,他一眼看到新娘小粉蝶,大吃一惊。满堂把老萧拉到一边:敢情福来娶的你那个表妹,就是小粉蝶。小粉蝶配不上福来!这时福来、小粉蝶进来,俩人一起给满堂跪下了。小粉蝶声泪俱下:我知道配不上福来。福来追了我好几年,我一直都没答应他。没想到,福来为了找我都找疯了,还说没有我他就不能活了。满堂终于心软了。

  • 古建队石书记找王满堂谈了话:婚姻法上写得明明白白的,一夫一妻制,你只能和一个女人过日子。王满堂,你可是咱古建队的队长,也算是国家干部,你必须带头遵纪守法。否则,这可是政治问题。

  • 街道主任又来了,这回是找王满堂。街道做人口普查,重新登记户口本,需要他填一个表,妻子一栏里只能填一个。这回该满堂为难了。刘姐磨磨蹭蹭地来到福来的照相馆,看到福来正在给新生照相,他们要把新生穿志愿军服的影像留下来,作为永久的纪念。看到他们幸福的样子,刘姐默默地离开了。

  • 大家都在等着老剩回来,等来等去,却等来一只黑色相框,里面是老剩的照片。老剩牺牲了,停战以后在大火中为抢救朝鲜老百姓牺牲了。他给院中影壁雕刻的那块砖也带回来了,上面是一只小兔子的浮雕。满堂接过砖雕,抚摸着,眼泪夺眶而出。

  • 古建队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大学生,她叫朱蕙芬。柱子一下就看上人家了。朱慧芬的爸爸是清华大学古建筑系的专家,姑娘也是学建筑的。朱蕙芬被分配到瓦工组,跟着柱子学徒。这是柱子求他爹给帮的忙。王满堂带着安德烈去看了他盖的梅亭,苏联专家对中国的古建筑佩服到家了。

  • 柱子鼓足勇气来到蕙芬的家,见到她的父母,没想到他和蕙芬的爸爸很谈得来,蕙芬的爸爸对满堂也十分的尊敬,对柱子感觉不错,提出要见见满堂。王满堂来到蕙芬家,与蕙芬爸爸一见如故,聊得十分投机。在蕙芬的房间,柱子大胆向蕙芬表达了爱意。第二天,蕙芬转达消息:柱子,我妈说了,下了班让你跟我一块上我们家去吃烫面饺子。

  • 周大夫听出声音是从他们医院传来的,他急忙要到医院去看看,被刘姐迅速拦了下来。刘姐气急败坏:“你现在的身份,去到医院还不被人打个现行?好好在家给我待着!”周大夫不敢动了。鸭儿和别佳惊恐地跑来,两个警察尾随追来。原来是鸭儿和别佳把医院锅炉上的铁卡子给卸了,引起锅炉爆炸。警察带着俩孩子走了。

  • 鸭儿和别佳又上了房,鸭儿安静地坐在房脊上,别佳够着邻居家枣树上的大红枣,俩人你喂我吃一颗,我喂你吃一颗,只有这里是他们两个人的天地,谁也不会来干扰他们。别佳向鸭儿表露真情,他要鸭儿做他的女朋友。鸭儿的脸上慢慢绽开了久违的笑容,别佳轻轻地搂住自己心爱的姑娘。

  • 知道周大夫和南方小妹妹已经彻底结束了,刘姐对未来升起了希望。刘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来到周大夫家,她勇敢地向周大夫直白:从今以后我给你叠被铺床,给你洗衣做饭,我伺候你一辈子,成吗?但是,周大夫心里还没放下他的小妹妹:姐,你对我的好,我心里明白,可现在我做不到,曾经沧海难为水,我心里装不下别人了。

  • “文革”终于来临了,一片红海洋。新生靠边站了,满堂靠边站了,周大夫靠边站了,只有刘姐红火了起来。刘姐成了居委会主任,街道上什么事她都管,连老周都让她给弄到街道上来改造了,明里是改造,暗里是保护吧。

  • 全院人都为这影壁开始犯愁。只有周大夫还是那么谈定。他让刘姐给他借来一辆小推车。天亮了,满堂和大妞坐在影壁前准备玩命。这时,周大夫、老萧推着小车进了院子,小车上是灰膏。他们用泥灰覆盖了影壁,在上面还画了一个红太阳。关键时刻,刘姐拿出了满堂和毛主席握手的照片,革命小将终于信服了。

  • 王满堂听说彪子等人带着老萧砸了梅亭,他追着老萧打,赶到王府一看,梅亭好好地立在那里呢。彪子要砸梅亭,老萧叫来了吕爷。彪子没咒念了。街道领导找到了刘姐,说是她家白新生进了学习班了。刘姐又哭着喊着要福来跟新生离婚,否则她的主任就当不成了。福来当然不干,想让他跟新生离婚:除非要了我的命。

  • 乘满堂去看福来两口子,老萧悄悄提出想借大妞的房子放点东西,大妞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但是老萧嘱咐大妞,千万不要告诉满堂。没想到满堂还是发现了,老萧放的就是他的那些宝贝。王满堂要把老萧的宝贝都扔了,可他看了半天,没舍得。还有老萧家祖传的那本风水笔录,那是他家历代先人一笔一划写出来的,比他这条命都金贵。满堂郑重地收下箱子。

  • 洗过澡的刘姐穿着大红毛衣出现在老周面前,把个老周都看呆了,二人心心相印。望着刘姐深情的眼睛,老周冰冷的心融化了。老周的小屋从此充满了欢乐。刘姐给家里写信,说是先不回北京了,她要陪老周一段时间。满堂高兴地表示,等他们回来,一定好好地给他们大办婚礼。

  • 满堂、大妞把鸭儿叫了回来,郑重地和她谈起了小苏的事。满堂说了:你想嫁谁是你的自由。可你都这岁数了,再不成个家,实在说不过去了。鸭儿低着头,就是不说话。满堂叹息:鸭儿,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呢。别想了闺女,认命吧,别佳永远不会回来了。鸭儿的眼泪流下来了。

  • 揪出了四人帮,群众大游行,人们都兴高采烈的。周大夫快回来了,刘姐别提有多美了,把老周的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就等着他回来呢。大妞提醒她,老周现在心可不要变了。鸭儿和小苏的日子过得不咸不淡的,小苏就怕回鸭儿的家,老岳父王满堂极其看不上他,小苏也不愿意见他。

  • 邓小平同志亲自主持了科学与教育工作座谈会,主张立即恢复高考。知青们欢呼起来。中华全力以赴地支持坠儿参加高考:这是改变你和我闺女命运的惟一机会。坠儿回北京复习功课了。周大夫早早就起来,对着镜子认真地刮着胡子,洗着脸。今儿医院就要召开平反大会了,周大夫的右派帽子这回应该能给摘了?

  • 满堂正式退了休,刨子和门墩也进了古建队。满堂提出,退了休以后就经常在家了,和大妞的关系得改善改善了,结果谈着谈着,话不投机,俩人又谈崩了。这退了休的满堂还总是往古建队跑,到了古建队就指手画脚,柱子实在忍不住,就和老爸说道起来,结果满堂和柱子也崩了。再也找不到事情可干,把个王满堂闲的没着没落的。

  • 鸭儿升任车间主任,可小苏生活上却出了轨。看到小苏和别的女工腻腻歪歪的样子,鸭儿扭头就走,她要和小苏离婚。小苏跑到满堂家告状,满堂却指出,小苏是满肚子花花肠子,好不了。当然了,离婚,满堂是不同意的,再怎么说,这也不是老王家的传统。

  • 刨子看不过,他给门墩出了个主意。彪子爱斗蛐蛐,刨子用路上捡来的点心给彪子当礼物送去,说是门墩想通了,来给彪子赔不是。然后在彪子家一通捣乱,故意把他的宝贝蛐蛐全都放了,让彪子满地抓蛐蛐。末了还放出话来,让彪子小心点他的锰钢永久自行车,别丢了。吓得彪子赶紧认怂。刨子帮着门墩狠狠地收拾了一下彪子,彪子从此不敢管门墩了。

  • 刨子和门墩请彪子在鸿宾楼吃了一顿,打算利用彪子的关系,把老萧当年收罗的那个三狮子卖了。用卖三狮子的钱给满堂买电视机。中华回来了,现在返城的知青乌泱乌泱的,根本分配不到好工作。可天天吃老家儿的他又不好意思。大妞想起求刘婶给华子找个全民的工作应该没问题,刘姐爽快地答应下来。

  • 满堂让门墩不要拜彪子当师傅,门墩和刨子都傻了。第二天,彪子也表示不再收门墩了。门墩急了:我现在长大了,自己的事自己做主,我非认彪子当我师傅不可!满堂又把门墩打跑了。刘姐给中华介绍了一个在副食店当售货员的工作,她说:好歹是个全民的。再说了,这年头买什么都凭票,家里有个卖副食的,那得多实惠呀。

  • 周大夫升了副院长,越来越忙,他现在恨不得把小命都搭给医院。刘姐和老周原来还能一块吃顿晚饭,现在他们俩说话的功夫都没有了。刘姐有些担心了。这不,老周跟刘姐说医院开会,但被刘姐发现,其实他是在跳舞。这可把刘姐气坏了,老周答应,下次舞会带刘姐一起去。

  • 柱子在东京干活遇上了问题,千里迢迢请蕙芬帮忙请教满堂。东京有个中国宋代建的神庙,要翻修,但工期漫长,造价极高。柱子想问问爸爸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降低预算,缩短工期。王满堂得意洋洋地出国了。

  • 华子在副食店很不顺心,都奔40的人了,工作也不好换。想上个夜大,弄个文凭什么的,可就他这岁数,有了文凭也不赶趟了。小老太太到满堂家做客,大妞一头冲进了院子。大妞扒拉开迎上来的刘姐冲进了屋子,张嘴就骂开了。满堂把她推了一后仰。大妞疯了,把桌子上的画都撕了。她要和满堂离婚!小老太太从此再也不来了。

  • 老周又要“加班”,又在打那条红领带。刘姐担心,以后别也像大妞家一样。老周告诉他,咱家永远也不会这样。趁着家里没人,满堂来到闺女家向大妞道歉,想把大妞接回去。大妞可不吃这一套,她把满堂推了出去,把门关上了。

  • 大妞终于回家来了,说是门墩想要用点钱,让她给拿存折。谁知这是两个小辈的给她下的套,帮着爷爷骗奶奶回家。满堂从里屋出来了。王满堂认慫,大妞来劲了,要和他从头说起,要把这些年对不起大妞的事都说清楚了。大妞从1948年借金二的高利贷说起。

  • 老萧见了彪子,把个彪子司令惭愧的。但老萧非常大度,把账都算到四人帮头上去了。彪子感恩不尽,表示他有什么需要帮忙之处,万死不辞。老萧只是要求彪子给他踅摸一个像样点的院子。彪子爽快地答应了。

  • 刨子的公司起步艰难,不好揽活,柱子和满堂都替他着急。老萧那里又出事了,老萧忽然中风,半身不遂,一时半会儿的回不来了,一切都得靠刨子独自支撑着,门墩一点忙帮不上,他不捣乱就不错了。满堂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 听说铃子和漆漆分了手,刨子的心眼又活了。铃子被刨子请到满堂家,铃子很会来事,很快就让满堂喜欢上了铃子。她把个老爷子糊弄的,熨熨帖帖。可临走时,铃子撂下一句:我和门墩哥也挺好的。

  • 老周和岚面对面的坐着,刘姐在门外徘徊着。岚告诉老周,她给老周写过信,可老周说他没收到。老周想起上次刘姐在家烧东西。岚的老伴已经去世,儿子在美国读研究生,她自己得了绝症。这回来北京,就为了最后再看看老周。岚说她没想到,老周娶的就是院子里的刘大姐。她还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她和老周还能再见。

  • 岚告诉老周,她也就还有3到6个月的命了,肝癌晚期,老周悲痛欲绝。刘姐知道了这个情况,十分内疚,她让老周把岚接到家里,精心侍候她,又亲自送他们去各处游玩。老周和岚就这几天了,有好多心里话得说。就让他们俩安安静静的过吧。满堂对刘姐的做法佩服极了,说这才是我们北京人的做法,仗义!

  • 铃子终于同意到刨子公司来上班,刨子高兴极了,他大摆筵席。仗着酒劲,他强行将铃子压在床上。铃子抡起台灯砸向自己的脑袋,晕了过去。酒醒以后的刨子后悔莫及。门墩给鸭儿打了电话,他要把别佳带回去。门墩告诉别佳,鸭儿也离了婚,没有孩子,一点儿都不幸福。

  • 门墩带别佳去见鸭儿。别佳慢慢走向鸭儿,鸭儿缓缓站了起来。二人互相对视着,一时都说不出话来了。突然别佳喊:鸭儿!鸭儿!我的鸭儿!鸭儿的心理防堤顿时崩溃,她的眼泪夺眶而出。转眼间,两人已经紧紧拥抱在一起。鸭儿任凭别佳吻她,死死搂着别佳不撒手,他们都仿佛忘记了别人的存在。

  • 别佳和鸭儿领了结婚证,两个苦命人终于走到一起来了。门墩和彪子准备帮助他们建起一座庭院式的西餐馆。别佳在苏联学的就是大厨。但启动资金还差不少,门墩自报奋勇去借。别佳的俄式西餐厅开张了。餐厅里飘荡着“山楂树”的歌曲,小乐队,拉着手风琴和小提琴,阳光和树荫洒在院子里,一派生意盎然。

  • 满堂和大妞也在商量分房的问题。月月听到姥姥家不打算给自己家分房,她立刻回家告诉了爸爸。中华为了这事开始在家里串联上了,他和坠儿谈不拢,又去找鸭儿,找柱子,大家都觉得他变了,变得让人不认识了。可华子却认为这一家子没一个明白人。最后,他终于找到了刨子,俩人一起回了家,说服大妞。让周大夫和刘姐家让出房。

  • 刘姐一下就蹿了,站起就去找大妞算账。满堂回来也指责大妞,逼着大妞去道歉。刘姐和大妞为了房子闹掰了。王满堂打电话告了华子的状,坠儿和中华也闹掰了。大妞终于挺不住病倒了。好心的刘姐不计前嫌,像以前一样,照顾起他们家来,几十年的交情了,哪能一下就断了呢。

  • 老萧把门墩、彪子找到公司。刨子的公司办不下去了,公司谁来接班?门墩!从法律上讲,这时候需要门墩大胆站出来,接管这个公司,否则刨子这些年的心血就全都白费了。门墩勉强答应,公司重新运转起来。

  • 门墩请爸爸看看他做的活儿,门墩、满堂、刨子站在完工的工地前。门墩领着爸爸和刨子又走向博物馆。那块老影壁竖立在了博物馆大厅门口。满堂几步过去,抚摸着影壁,摸向老剩雕的那块砖,激动上了。结果门墩又白等了,满堂没有表扬他,却骂了他一顿,说是这影壁应该由他来捐献。

  • 套儿把他拍的拆迁胡同的照片都搁电脑上去了,受到大家强烈的欢迎。他干脆弄了一个北京民俗网站,专门宣传北京传统文化。他还要宣传王满堂爷爷,宣传妈妈白新生,举办一个白新生的大鼓书专场。月月要上日本念书去了,套儿去送她。到这时候老人们才知道,感情月月和套儿只是朋友关系。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