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全部

我们俩的婚姻 6.2

结婚前夜,秦岩得知夏小宁心中一直存在另一个男人;而秦家的一场家庭冲突,也让夏小宁初次领教了秦岩母亲在儿女面前异乎寻常的威严与分量。风波由此自四面八方接踵而至又平行交错:夫妻之间、...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8 / 共28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新世纪初,北方某省会城市。“我们俩”结识于一部掉在影剧院座位下面的新款手机。年近三十的博物馆研究人员秦岩毕业多年尚未结婚,在电视台工作的夏小宁正处在一次恋爱长跑的疲惫期,她发现男友贾树生私底下与其他女人有来往,毅然决定结束这段一直以来没有办法投入感情的恋爱。手机仿佛在向秦岩和夏小宁暗示着某种生活的玄机,在兴奋与焦灼中,两人开始走近。

  • 在秦岩的撮合下,皮雷走进了秦家。手机的便捷缩短了秦岩和夏小宁之间的距离。不料,贾树生并不想真正放弃夏小宁。一天,秦岩和贾树生在夏小宁宿舍相遇,一场较量过后,夏小宁居然在秦岩身上又找回了那种令她心动不已的爱与被爱的感觉。夏母为女儿的幸福特地赶来,考虑到贾树生的经济实力,又碍于夏小宁与贾树生有过的同居关系,极力说服女儿和贾树生重归于好。夏小宁不为所动,丢下母亲,拉上好友胡丽与秦岩一同去了山里。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新世纪初,北方某省会城市。“我们俩”结识于一部掉在影剧院座位下面的新款手机。年近三十的博物馆研究人员秦岩毕业多年尚未结婚,在电视台工作的夏小宁正处在一次恋爱长跑的疲惫期,她发现男友贾树生私底下与其他女人有来往,毅然决定结束这段一直以来没有办法投入感情的恋爱。手机仿佛在向秦岩和夏小宁暗示着某种生活的玄机,在兴奋与焦灼中,两人开始走近。

  • 在秦岩的撮合下,皮雷走进了秦家。手机的便捷缩短了秦岩和夏小宁之间的距离。不料,贾树生并不想真正放弃夏小宁。一天,秦岩和贾树生在夏小宁宿舍相遇,一场较量过后,夏小宁居然在秦岩身上又找回了那种令她心动不已的爱与被爱的感觉。夏母为女儿的幸福特地赶来,考虑到贾树生的经济实力,又碍于夏小宁与贾树生有过的同居关系,极力说服女儿和贾树生重归于好。夏小宁不为所动,丢下母亲,拉上好友胡丽与秦岩一同去了山里。

  • 从山里回来,夏小宁主动约贾树生做最后的了断。秦岩在夏小宁的宿舍焦急地等待谈判结果,不小心差点酿成一场火灾。宿舍的火被及时控制,但二人的感情却迅速升温。冬天,夏小宁决定带秦岩去嵩城拜见自己的父母,让秦岩没有想到的是,初次见面,夏小宁的父母对秦岩十分冷落。嵩城之行,在秦岩心里留下了重重的阴影,也使双方家庭长期陷入了一种无法释怀的难堪。

  • 我行我素的夏小宁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和秦岩领取了结婚证。结婚前夕,夏小宁因公去北京出差,秦岩在贾树生那里得知,在夏小宁的情感世界里,一直存在着一个叫李多的师兄。秦岩借机赶去北京一探究竟,结果事情的进展似乎进一步印证了贾树生的挑唆。一次,秦岩和夏小宁逛书店,恰好与李多不期而遇。尽管夏小宁极力掩饰,但作为一个男人的敏感,还是让秦岩大受刺激。

  • 因为李多,秦岩在北京和夏小宁大干一场,回家以后,举办婚礼的事两人谁也不愿再提了。夏小宁本想赌气分手,但让她顾虑最多的似乎不仅是两个人的感情,还有那刚刚领取的一纸结婚证书。正在两人陷入僵局之时,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让秦岩不得不对夏小宁伸出援手。原来,夏小宁的弟弟小军因炒股中了别人的圈套,并欠下百万高利贷。

  • 为了替夏小宁分担压力,秦岩把刚交的房款退掉,又说服母亲把筹备婚事的钱拿出来,交给夏小宁替小军抵债。第二天,二人拿着钱匆匆赶回嵩城,却不料夏母私下做主,已经和夏小宁的前男友贾树生打了招呼,秦岩得知此事难掩心中怒火,盛怒之下一走了之。

  • 春节前,秦岩和夏小宁举行婚礼。夏小宁为了不使父母尴尬,让小军代替父母出席。同一天,夏母意外得知夏父已私下将老宅变卖。夏母情急之下,打电话向儿女求助。小军接完电话心里更加自责,借酒浇愁喝得酩酊大醉,竟当着秦家人的面,呕吐到新房的床上。夏小宁对这一切全然不知,正欲安排人把小军打发回家,无意中听到秦母与秦岩的对话,夏小宁一时情绪失控,不顾众人劝解大闹一场。

  • 秦岩和夏小宁的婚姻生活就这样开始了。秦岩以为这些偶然发生的不愉快,会随着时间,随着一家人的朝夕相处逐渐淡化。却不知这只是他们走向分歧的一个苗头,一个恶性循环的开始。冬去春来,秦芳回国生孩子,夏小宁不失时机地向秦岩吐露想搬出秦家的想法,孰料,此时秦芳因旅途劳累出现了早产的迹象,经医院检查,因秦芳的妊娠时间不足,医生建议将婴儿放弃。

  • 皮雷闻讯赶到,一家人为这个尚未出世的婴儿陷入了痛苦地挣扎之中。夏小宁为了让秦母对早产胎儿有更深入的了解,在网上找了残疾胎儿图片,秦母看了深受刺激。之后,在决定要和不要这个孩子的关键时刻,夏小宁未能阻止秦家人执意要孩子的决心,在这场关乎血缘的家庭冲突中,夏小宁当着秦岩全家人的面尴尬的扮演一回最为无情的角色。更为糟糕的是,此时的夏小宁发现自己也怀孕了。

  • 秦芳的孩子是一个奇迹,此前所担心的一切均没有发生,但夏小宁还是瞒着秦岩采取了堕胎的措施。一次,李多出差正巧来这个城市,秦岩和夏小宁因此产生误会,就在夏小宁和李多谈得投机时,秦岩无意中在夏小宁放内衣的地方发现了她以前写给李多的日记。

  • 夏小宁得知秦岩未经允许看了自己以前的日记,一怒之下回了嵩城。后经胡丽提醒,夏小宁着实吓了一跳,幸好有关堕胎的事情她没有写在日记里。胡丽告诫夏小宁,夫妻之间最好能够坦诚相见,夏小宁虽然同意胡丽的观点,但面对秦岩还是没有勇气把堕胎的事情说出来。结婚的第二年,夏小宁单位分了房子,对她来说,这是她搬出秦家,并把秦岩和他母亲彻底分开的最佳时机,结果夏小宁的盘算早在秦岩的预料之中。

  • 夏小宁深爱着秦岩,但她从心里排斥秦岩母亲对她们夫妻生活的介入。在夏小宁看来,婚姻是两个人的世界,由于秦岩母亲的存在,似乎让她被迫改变了许多,不仅要放弃独立自在的生活方式,而且还要被动地纳入一个之前毫无思想准备,并且完全陌生的家庭乃至家族的秩序,虚情假意地去扮演一个做媳妇的角色。夏小宁对此难以接受。结果,秦母的生日演变成了家庭矛盾的导火索。

  • 秦岩深知,虽然分家是母亲提出来的,但这一切是由夏小宁一手造成的。二人因此发生口角,并陷入更深的对立。秦母置身度外,不等儿子做出决定,私下叫了搬家公司,把二人的东西搬到新房。只是,让夏小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次搬家,暴露了她一直以来隐瞒的秘密。

  • 胡丽为此事专程赶来,再次充当夏小宁的救兵。经过胡丽的努力,秦岩对夏小宁私自堕胎之事终于有了谅解之意,只是在谅解的同时附加了一个条件,关于两人今后的孩子,夏小宁必须对他有所承诺。事情看似解决了,但还是在几个人心里留下了阴影。不久,夏小宁发现秦母虽然没有和她俩住在一起,但她俩的生活还是在秦母的视线之内。原来婆婆手里也有自己家的钥匙。

  • 事也凑巧,第二天一早,秦岩的大舅和小姨从开封过来走亲戚,秦母高高兴兴地领着二人去参观秦岩的新家,结果拿着钥匙打不开门,最后向邻居一打听,才知道夏小宁已经不声不响地把锁换了。这一下,夏小宁不仅把婆婆得罪苦了,也把秦岩彻底惹翻了。秦母一气之下跟着大舅和小姨回了开封老家,秦岩考虑再三决定就母亲的事和夏小宁彻底摊牌。

  • 夏小宁并不在意婆婆的感受,但她不能不在意此事在秦岩内心产生的变化。眼看两人的关系越闹越僵,秦岩又赌气搬回母亲家里,夏小宁只好再一次向胡丽求救。胡丽如约而至,但这一次,胡丽的立场一屁股坐在秦岩那边。她反问夏小宁:“如果一个男人在你面前连他的母亲都不维护了,就算你本事大,你赢了,但是你想过没有,你赢的是什么?是一个男人的自尊!”夏小宁的态度总算有了改变。

  • 夏小宁此前因为工作接触过一个吸毒的女孩,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叫李曼的女孩竟然和弟弟小军扯上了关系。为了斩断小军与这个女孩继续来往的可能,夏小宁亲自出马找到李曼,她本以为一番话就可以把对方彻底打发,不料李曼也是一个难缠的主,双方乍一接触,夏小宁便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小军在夏小宁面前承诺,他要让李曼彻底远离毒品。

  • 小军和李曼的事情让夏小宁头疼不已,而婆婆似乎也在这个时候故意添乱。一天晚上,当她听说婆婆身体那里那里又不舒服了,几乎本能的认为是婆婆故意在秦岩面前装蒜。当夫妻俩为这件事发生口角时,秦母在另一个房间里已经疼得叫出声了。两人连夜把秦母送到医院,经诊断,秦母患的是急性肠胃炎。经过此一番折腾,夏小宁似乎意识到自己对秦母的态度有些问题,待秦母一觉醒来,她第一次主动坐下来和秦母谈心。

  • 秦母搬走后,起初夏小宁并不认为这是一件是多大的事,所以也没有认真对待。一天,当她处理完小军和李曼的事,回到家才忽然意识到,秦岩近来有些反常,每天下班总是先去婆婆那儿,有时候时间晚了,不打招呼就在那边睡了。

  • 夏小宁心里犯嘀咕的是,这一次,不管自己如何表态,秦岩似乎并不想解决她和婆婆之间的矛盾。凭借一个女人的直觉,夏小宁认为这其中必有蹊跷。很快,夏小宁证实了自己的怀疑,秦岩正瞒着自己接待一位从伦敦回来探亲的女同学。

  • 夏小宁走后,秦母发现兄妹俩在为自己闹意见,由于担心事情闹大不好收拾,秦母反过来作起女儿的工作,这让秦岩颇为感动。于是,在母亲和秦芳赴法国之前,秦岩安排妹妹和母亲去自己家里吃顿饭,顺便化解母亲和妻子的矛盾。原本是一番好意,母亲和妹妹也都答应了,为了表示诚意,秦岩特意让夏小宁又给秦芳打电话落实这件事,没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电话,让秦芳听起来竟成了伤害。

  • 秦母走后,夏小宁发现秦岩在内心深处已经和自己有了隔阂。一次,胡丽在学校新分了一套房子,夏小宁本打算和秦岩一起过去帮胡丽出点装修方面的意见,结果临行前又被小军和李曼的事拖住,夏小宁只好让秦岩一个人去了。李曼二次戒毒后,思想上有了很大的转变。在夏小宁面前,她承诺从此远离毒品,为了让小军忘了自己,她打算悄悄的离开,永远不再回来。

  • 秦母不在家,夏小宁把自己的父母接过来小住,秦岩看在眼里,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情绪上的抵触还是让夏小宁一家人觉得别扭,结果夏小宁的父母没住多久就走了。之后发生了一件事,秦岩在博物馆的同事老潘因为竞选馆长失利,在单位与领导起了正面冲突,秦岩和馆里的几个人为了让老潘消气,众人酒后又去桑拿,不巧,这一天正赶上公安局突击“扫黄”,老潘借着酒劲妨碍人家执行公务,被公安带走。

  • 尽管这场风波的起因是由误解所至,但秦岩的态度似乎是乐意接受,这让夏小宁百思不得其解。之后,由于夏父病重,夏小宁匆匆赶回嵩城。在她离开的当天,秦岩突然接到妹妹的电话,让他尽快办护照赶去法国。原因是秦芳的孩子患尿毒症,需做换肾手术。两家都出了大事,但两人宁愿独自承受,谁也不向对方求助。僵持了两天,夏小宁首先崩溃。

  • 秦岩在医院做了配型试验。也许是天意,在整个家族中,秦岩是最佳捐肾者。当他得知,自己捐肾必须得到妻子的授权时,他忽然想到,也许离婚不失为一个让双方都可以接受的解决办法。胡丽为挽救夏小宁的婚姻,决定替俩人再做一次说客,但她打给秦岩的电话似乎有些迟了,秦岩已经用短信明确的通知夏小宁尽快办理离婚手续。夏小宁大受刺激,带着一种烈士般的冲动决定与秦岩结束这段长达七年的婚姻关系。

  • 胡丽两边说和,但夏小宁和秦岩谁也听不进去。经过一番周折,胡丽了解到秦岩离婚的真实想法。当胡丽满怀信心的再次劝解夏小宁时,她猛然意识到,由于前面的不愉快,她的话对夏小宁已经没有说服力了。无奈中,胡丽想起夏小宁的师哥李多,于是她设法将李多约来做夏小宁的工作。在胡丽和李多的共同努力下,秦岩和夏小宁终于有了回心转意的迹象。

  • 秦岩与身患绝症的岳父告别后赶赴法国。夏小宁留在嵩城,一边陪伴父亲一边牵挂着远在异国他乡的秦岩。当秦岩与尼古拉成功的进行了换肾手术后,夏小宁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此时,夏小宁与秦岩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俩人非常清楚,就目前的感情现状,如果接受这个孩子,那就等于接受命运,反之,如果放弃,也就意味着放弃婚姻。孩子既是天使又是上帝,冥冥之中主宰着一切。

  • 夏天,秦岩康复后回国,夏小宁已大腹便便。一次聚会,胡丽和李多一起来了,众人谈起往事,并扯到婚姻这一话题,在热烈的争论中,每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却总没有一个完美的答案。最后,秦岩总结道:既然婚姻是一种家庭形式,那么,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个和谐完整的家庭才是我们真正意义的精神依托。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