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太祖秘史 电视剧 热度 1754

地区:内地

类型:宫廷 / 古装 / 历史 / 言情

导演: 尤小刚

简介: “秘史系列第三部”《太祖秘史》展现了一代天骄清太祖努尔哈赤大情大性的一生,讲述了努尔哈赤和他的女人们的故事。在那个血与火,情与爱的年代,努尔哈赤如一匹奔跑在辽东大地上的孤狼,面对杀父之仇,夺子之痛;...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6/共46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583年(明朝万历十一年),古埒城主阿台与明朝军队因走失羊群归属发生械斗。辽东总兵李成梁奉旨平乱。24岁的努尔哈赤现在是辽东总兵李成梁的侍卫,年轻时被父亲建州女真都督塔克世赶出了家门,抚顺富商佟庄主将其收留做了上门女婿,他的妻子佟佳氏是佟庄主的独生女儿,生有一子褚英。这天,佟庄主病情突然加重,佟庄主临终前紧紧拉着努尔哈赤的手,要努尔哈赤对他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孤儿?你的家到底在哪里?

  • 努尔哈赤和李如柏赶到古埒城前,但为时已晚,古埒城已被明军攻破,满街尸体。李成梁中军帐内,李成梁正为塔克世和觉昌安的死向尼堪外兰发脾气。尼堪外兰百般解释二人死于乱军之中,推托与自己的干系,并向李成梁密告,塔克世的长子长年在外,叫努尔哈赤。李成梁一惊,想不到努尔哈赤现在跟自己又有了杀父之仇。

  • 纳林虽然再次起了杀努尔哈赤兄弟的念头,但是努尔哈赤据理力争,并且详细地分析女真各部的形势,这才让自己和舒尔哈齐转危为安。纳林最终同意放了两兄弟,但是不会借给他们一兵一卒,去对抗尼堪外兰。努尔哈赤,舒尔哈齐兄弟二人与重伤的东哥告别,努尔哈赤断刀为盟,立下誓言,永不辜负东哥对自己的恩情。努尔哈赤对弟弟说,他要化敌为友,要利用李成梁这个仇人,把他当成靠山。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583年(明朝万历十一年),古埒城主阿台与明朝军队因走失羊群归属发生械斗。辽东总兵李成梁奉旨平乱。24岁的努尔哈赤现在是辽东总兵李成梁的侍卫,年轻时被父亲建州女真都督塔克世赶出了家门,抚顺富商佟庄主将其收留做了上门女婿,他的妻子佟佳氏是佟庄主的独生女儿,生有一子褚英。这天,佟庄主病情突然加重,佟庄主临终前紧紧拉着努尔哈赤的手,要努尔哈赤对他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孤儿?你的家到底在哪里?

  • 努尔哈赤和李如柏赶到古埒城前,但为时已晚,古埒城已被明军攻破,满街尸体。李成梁中军帐内,李成梁正为塔克世和觉昌安的死向尼堪外兰发脾气。尼堪外兰百般解释二人死于乱军之中,推托与自己的干系,并向李成梁密告,塔克世的长子长年在外,叫努尔哈赤。李成梁一惊,想不到努尔哈赤现在跟自己又有了杀父之仇。

  • 纳林虽然再次起了杀努尔哈赤兄弟的念头,但是努尔哈赤据理力争,并且详细地分析女真各部的形势,这才让自己和舒尔哈齐转危为安。纳林最终同意放了两兄弟,但是不会借给他们一兵一卒,去对抗尼堪外兰。努尔哈赤,舒尔哈齐兄弟二人与重伤的东哥告别,努尔哈赤断刀为盟,立下誓言,永不辜负东哥对自己的恩情。努尔哈赤对弟弟说,他要化敌为友,要利用李成梁这个仇人,把他当成靠山。

  • 努尔哈赤和弟弟舒尔哈齐竭尽全力与敌人拼杀,不料被图伦兵将他二人团团围住,正在危难关头佟家五兄弟率领庄丁前来投奔努尔哈赤,将图伦兵射死。与此同时,佟佳氏收拾好行李,看着佟家庄园烧成一片火海。转而,佟佳氏带着佟春儿来到建州都督府来投奔努尔哈赤,努向佟佳氏询问儿子褚英的情况,向佟佳氏保证杀掉尼堪外兰后一定将儿子接回来。图伦城外,努决定不能硬打要巧妙装扮成商人骗开城门,兄弟们都争先去骗开城门。

  • 东哥劝舒尔哈齐放弃复仇和战争,俩人一起去过幸福的生活。舒尔哈齐带着礼物见了纳林和金台吉,纳林不肯答应借兵,直到东哥跪地请求的时候,他才诡秘地说:可以借兵但有一个条件,就是将妹妹东哥嫁给努尔哈赤。东哥和舒尔哈齐听后都深受打击,无奈之下东哥说出她爱的人是舒尔哈齐不是努尔哈赤。而纳林给的答复却是谁是建州都督就将妹妹嫁给谁。舒尔哈齐含着眼泪在契约上画押。

  • 东哥见到努尔哈赤,明白努尔哈赤对她一往情深,她一时不好开口让努尔哈赤成全了自己和舒尔哈齐。东哥见到舒尔哈齐两人面面相觑,努尔哈赤声称要处理公务离开,他却没走而是在窗下观察着他们的动静。他被东哥和舒尔哈齐的话感动。东哥的丫头兴尼娅说出金台吉要帮助舒尔哈齐做都督。窗外努尔哈赤神情木然离去。而后,东哥和舒尔哈齐出了都督府,骑马离去。

  • 兴尼娅为东哥梳妆,东哥手中握着短刀,兴尼娅再次劝说东哥与她爱的人私奔。东哥担心她私奔后努尔哈赤一定会和叶赫开战。她已经决定用死来维护她钟情于舒尔哈齐的尊严。兴尼娅只好去找舒尔哈齐,不料他喝得烂醉如泥,兴尼娅只好将东哥要自杀的事情告诉金台吉。金台吉也无良策,一时心急如焚。金台吉看到自己另外一个妹妹孟古,正骑在大哥纳林的脖子上,照顾一只受伤的小鸟。

  • 暴怒的努尔哈赤就像一只发狂的狮子,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夺回东哥!金台吉舒尔哈齐和佟佳氏赶忙来劝解,努尔哈赤大吼金台吉是骗子。金台吉辩解道答应嫁给你我的妹妹,可不一定是东哥。努尔哈赤怀疑舒尔哈齐和金台吉合伙欺骗他。努尔哈赤要亲自去要回东哥,他命令马上出兵叶赫。舒尔哈齐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让努尔哈赤不要出兵,金台吉威胁他要是把孟古送回去,叶赫就与他开战。

  • 晚上,努尔哈赤去孟古的房间,讲述自己对东哥的痴情,孟古深为感动。慢慢地她爱上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且孟古觉得,只有自己侍奉好努尔哈赤,姐姐才能幸福。舒尔哈齐来到东哥府送信,东哥看到了努尔哈赤对自己的一片痴情,东哥看着努尔哈赤的信默默地流下了眼泪。舒尔哈齐焦急地等待着东哥的回音,东哥坚持不见舒尔哈齐,要求努尔哈赤兑现他的誓言,如果一切实现,她将穿好嫁衣嫁给舒尔哈齐。

  • 孟古对努尔哈赤已有好感,两人终于找到话题,谈论战争。努解开衣衫让孟古看他的伤口,孟古触摸着他的身体,努尔哈赤把孟古当成东哥。孟古流出了伤心的泪。努尔哈赤起兵,准备去攻打图伦城。尼堪外兰得知后派那齐娅向李成梁借救兵,李成梁声称不干涉女真内部冲突。那齐娅劝父亲去找李如柏,他可以保证尼堪外兰的安全,尼堪外兰拒绝,他要那齐娅离开,那齐娅不肯,她要与父亲生死与共。

  • 李如柏没有了危险。努尔哈赤舒尔哈齐夜访李府,目睹了那齐娅为救褚英刺伤李如柏的一幕,努尔哈赤已有打算,他要救那齐娅和儿子,还要李成梁把尼堪外兰交出来。晨光中的东哥换上猎人装,与孟古不辞而别。东哥决定这次一定要带舒尔哈齐走。孟古想要追赶东哥,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她明白姐姐是月亮,而她是星星,她下定决心要做努尔哈赤身边的一颗星星。

  • 李成梁的军队已经包围了军营,努尔哈赤让东哥躲起来。李成梁让努尔哈赤交出那齐娅,努尔哈赤让李成梁交出褚英和尼堪外兰,李成梁威胁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并未胆怯,而是把刀架在了自己脖子上,李成梁被努尔哈赤震慑住,答应把褚英和尼堪外兰交出来。努尔哈赤回到帐中东哥已经先走,嘱托兴尼娅告诉努尔哈赤,她再不会见他了,但她会把努尔哈赤深留在心中的。

  • 那齐娅质问努尔哈赤为何不迎娶自己。努尔哈赤说自己是她的杀父仇人。那齐娅却说努尔哈赤这么做是为了让舒尔哈齐无颜再见东哥,这样努尔哈赤就能真正占有东哥。舒尔哈齐喝得大醉,那齐娅深知舒尔哈齐爱着东哥,她要向东哥讲清楚,舒尔哈齐却告诉那齐娅,只有现在这样,才能救建州,才能救那齐娅的性命,那齐娅被舒尔哈齐的善良深深地感动。舒尔哈齐承诺忘记东哥。

  • 乌拉部落的布占泰有很多的福晋,但他对东哥垂慕以久,他的大福晋刚刚去世,他一直没有把位子让给别人,就是等待东哥。布占泰带了大批贵重的礼物送给纳林。迎亲的队伍来到东哥处,见到东哥以后他很激动,将手上的镇族之宝翡翠戒指送给东哥,但东哥拒绝接受。正在这时舒尔哈齐来到纳林府,这时东哥已经知道舒尔哈齐和那齐娅结婚的消息。看见舒尔哈齐后的东哥心情复杂,不知道舒尔哈齐为何变心,但她也能够理解舒尔哈齐的心情。

  • 孟古用自己换回了舒尔哈齐,自己回了叶赫。孟古回到建州与姐姐长谈,把舒尔哈齐娶那齐娅的真相告诉她,东哥很矛盾。她已经决定嫁给布占泰。舒尔哈齐秘密返回,准备带孟古一起回建州,孟古却决定现在不能回去,如果现在回去,更会激怒纳林。孟古见到纳林,给纳林缝补了衣服,兄妹情深可见一斑。纳林集合好军队准备出兵攻打建州。纳林无奈,他已顾不上妹妹了,而孟古为了避免战争,只身返回了建州。

  • 佟佳氏告诉努尔哈赤,孟古已经有了身孕。为了保住孩子,努尔哈赤同意佟佳氏只告诉孟古,纳林安然无恙回到了叶赫。此时努尔哈赤又向佟佳氏保证,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褚英长子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金台吉怀着满腔的愤恨,带着哥哥的尸体回到叶赫,他发誓为哥哥报仇。他对东哥说是努尔哈赤杀死了哥哥并抢走了扳指,东哥号啕大哭,悲叹自己害死了纳林,并且要以自杀平静自己的内心。

  • 努尔哈赤出现在李如柏面前,他以泄漏军机为名逼李如柏和自己再次达成同盟,努尔哈赤隐隐地感觉到,朝廷和自己翻脸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公元1595年,明万历二十二年之后,由于明廷主要军事目标在蒙古和朝鲜,加之李成梁、李如柏父子有意袒护,努尔哈赤不断征服周围部落,控制了女真人与明朝的贸易,军事势力和经济实力迅速扩大,整个辽东女真只剩下叶赫与乌拉两个部落尚有力量与努尔哈赤抗衡了。

  • 东哥不忍心杀他,刀掉在地上,努尔哈赤握住东哥手中的刀,刺向自己。东哥赶快叫人,侍卫赶忙把努尔哈赤扶进屋里,佟佳氏很着急,东哥的短刀插得很深,医生说如果拔出来会危及生命。那齐娅拿来一种止血的药,佟佳氏鼓足勇气把插在努尔哈赤身上的刀拔了下来,顿时鲜血直流。这时东哥悄悄地离开,遇到舒尔哈齐,舒尔哈齐要东哥把纳林死的真相告诉孟古。

  • 乔装改扮的叶赫士兵进入了建州城,兴妮娅的反常举动,引起了五兄弟的注意。他们把情况禀报了佟佳氏,佟佳氏感到事态非常严重。兴妮娅把金台吉准备进攻的事情告诉了东哥,让东哥赶快离开,而东哥此时想到的是孟古,她要孟古平安。此时,金台吉已经率领混进建州城的叶赫士兵发起了进攻,佟佳氏带领五兄弟奋起反击保卫都督府。东哥劝孟古马上离开建州,然而孟古却严辞拒绝了,并且怒斥东哥背叛了自己。

  • 佟佳氏和舒尔哈齐最后决定让孟古去告诉努尔哈赤东哥已经离开,那齐娅出面说服了孟古。孟古来到努尔哈赤的病榻前,她这时仍旧怀着对努尔哈赤深深的仇恨。她冷冷地对努尔哈赤说,东哥已经回到叶赫。努尔哈赤气急攻心,口吐鲜血,孟古只好叫人来,佟佳氏和舒尔哈齐冲进来,把努尔哈赤扶起,佟佳氏打了孟古一个响亮的耳光。

  • 孟古为了皇太极尽心竭力地照顾努尔哈赤,但是在她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痛苦。金台吉找到布占泰希望与他联合,趁努尔哈赤重病打败他。布占泰心中顾虑很多,乌拉部落的族人善经商不善打仗,上次被努尔哈赤打败做了俘虏就是教训。况且努尔哈赤还放了他,把妹妹嫁给了他。可这次金台吉又一次承诺要是他决定对付努尔哈赤,就把东哥嫁给他,布占泰虽然对东哥不抱希望,但他还是对东哥一往情深。

  • 东哥平静地劝说布占泰放弃攻打努尔哈赤的计划,努尔哈赤虽然身有重病,但还是有实力和他们抗衡的。布占泰准许东哥心里有别的男人,只要他每天看到东哥就满足了。东哥淡然一笑。布占泰离开洞房与金台吉喝酒,突然洞房一片火光。孟古正在喂努尔哈赤吃药,舒尔哈齐跑来,告诉孟古,东哥死了,孟古顿时神情恍惚。努尔哈赤明白东哥都是为了他和叶赫。他决定让叶赫再多留十年。

  • 阿巴亥尽心竭力地接近布占泰,并且准备随时报答布占泰。布占泰得知,努尔哈赤正在积极备战,终日忐忑不安。阿巴亥不得已按照管家的安排换装待嫁,布占泰被她的美貌震惊了,决定把她留在身边。努尔哈赤突然失踪,佟佳氏派人去找,努尔哈赤化妆成商人来到乌拉部落,找到布占泰,看到努尔哈赤,布占泰并没有惊讶,而是很平静。布占泰说他为了怀念东哥,把那天的新房重新装饰,自己来住,以怀念东哥。

  • 额亦都、费扬古、扈尔汉正说着努尔哈赤昨天发脾气的事,不料努尔哈赤走来,拿过额亦都手中的刷子帮他刷马。努尔哈赤还拿出酒壶要兄弟们喝酒,一起回忆起在佟家庄的日子。乌拉部贝勒府,布占泰进来,阿巴亥赶快把正在绣的绣球收了起来。布占泰说汉人的绣球是送给情郎的,阿巴亥说那就让你的马做我的情郎吧,我把绣球挂在你的马上。阿巴亥若有所思地说:我真羡慕你的马,它可以天天和你在一起。

  • 李如柏给舒尔哈齐送行,舒尔哈齐将那齐娅交给李如柏,然后离去。饱受相思之苦的李如柏见到那齐娅不能控制,要那齐娅以身相许。那齐娅委婉拒绝,并告诉他如果女真内部非常混乱,朝廷肯定会惩罚他。努尔哈赤发现,哈达齐秘密的与叶赫的密探接头,抓住哈达齐审问,孟古把责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努尔哈赤雷霆大怒。舒尔哈齐接回那齐娅,李如柏依旧对那齐娅依依不舍,这让舒尔哈齐醋意大发。

  • 原来,东哥并没有死,东哥和布占泰结婚的当晚,她把门反锁起来,把油灯推倒在地,点燃了新房。她趁乱找了一匹马,逃出了贝勒府。东哥回到叶赫来到兴尼娅的住处,决心要等到努尔哈赤攻打叶赫的时候再出现,她不能让叶赫因为她而亡。东哥决心过普通百姓的生活,她住在郊外的一所房子里,她向农夫学习耕种艰难渡日。兴尼娅暗中帮助在艰苦环境中的东哥。

  • 朝廷送来圣旨,李如柏正式被任命为辽东总兵。女真各个部落都送来珍贵的礼物,只有努尔哈赤没送。李成梁担心女真部落联合起来对朝廷带来威胁,李如柏则认为女真人向来好斗他们是不可能统一的。但对待努尔哈赤的态度上父子俩的态度是一致的。李如柏认为可以用谋反的罪名消灭他,李成梁提醒他建州都督是朝廷的二品大员,建州的安定象征着辽东的安定,一旦告努尔哈赤谋反也就给自己设了圈套,使朝中的对手有了对付他们的把柄。

  • 乌拉部落的族人听说要布占泰到中原去,顿时把贝勒府围了起来。布占泰被逼无奈,只得把阿巴亥送到了建州。努尔哈赤在攻打辉发的路上,遇到金台吉带领人马挡住去路,金台吉不退兵就只有和他开战,但努尔哈赤发过誓十年之内不攻打叶赫。只好退兵。努尔哈赤对阿巴亥的态度十分冷淡,他告诉阿巴亥:当初布占泰逼死了东哥,今天他要让阿巴亥生不如死。阿巴亥被安排在一所僻静的房子里,自己的衣服要自己洗,饿了要和仆人一起吃饭。

  • 成梁派人去杀那齐娅。李如柏得知后,赶快去找那齐娅。黑衣人来到那齐娅的府中,把侍卫和仆人全部杀死,李如柏及时赶到黑衣人被吓走。李如柏抱住那齐娅痛哭着,他最爱的就是那齐娅。李如柏要那齐娅和他一起回总兵府。那齐娅告诉他,她从来没有爱过他,她只是父亲送给他的礼物,她和他在一起是为了父亲能在李如柏那里谋取最大的利益。

  • 努尔哈赤把李如柏骗到清水庵,他把那齐娅带到了李如柏的面前,努尔哈赤答应把那齐娅交给李如柏,条件是以后李如柏不再过问女真各部的纷争,而努尔哈赤也对天起誓,决不给李如柏增添半点麻烦。李如柏答应了,带着那齐娅走了。公元1616年,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创立了八旗制度。东哥想念孟古,和兴尼娅乔装来到建州。

  • 李成梁被皇上封为宁远伯,嘉奖他治理辽东有功。正在此时,父子二人得知乌拉已经被消灭。李如柏不得不承认自己已不是努尔哈赤的对手,悔恨当初没有把他杀掉。李如柏跪在地上,求那齐娅救救他全家。那齐娅告诉李如柏:放弃叶赫,让整个女真都受努尔哈赤的统治,这样朝廷知道大敌当前,就不能杀你们父子两个。李成梁听到那齐娅的办法,他深知也只得如此,不由得深深地给她鞠了一躬。

  • 东哥被努尔哈赤带回建州与孟古相见,姐妹相拥而泣。东哥、孟古都被复仇折磨着,她们却又都下不了手。皇太极来见东哥,终于明白父亲为何那样深爱这个女人。李如柏的军队并没有动静,努尔哈赤预感到朝廷会有大的动作,他命令密探去探听消息。同时让八旗所有将士准备作战。舒尔哈齐感慨当初不该把东哥让给努尔哈赤。如今他仍然爱东哥,他愿交出两旗的权利,带东哥到中原去。

  • 努尔哈赤来见佟佳氏,他已经开始怀疑舒尔哈齐,努尔哈赤觉得自己最大的危险不是来自朝廷而是来自自己的亲人。褚英和代善来见舒尔哈齐,希望舒尔哈齐以汗王的名义与朝廷谈判一定会避免开战的。舒尔哈齐迟疑着,但是舒尔哈齐心中的伤痛被唤起,他同意带军队离开建州前往黑止木。努尔哈赤来见东哥,东哥要刺杀努尔哈赤,东哥含着眼泪说,你死了也解决不了问题,我的哥哥和叶赫已经没有了。

  • 朝堂之上,努尔哈赤和褚英、代善五大臣在商议怎样处置舒尔哈齐。代善同意杀舒尔哈齐,五大臣没有表示。突然皇太极站出来说谁不同意杀舒尔哈齐,谁就和他有同样的图谋。五大臣无奈只好同意杀舒尔哈齐。努尔哈赤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朝堂让褚英下旨。褚英对皇太极非常感谢,皇太极表示自己会向效忠父王那样效忠哥哥。努尔哈赤对阿巴亥说自己发现真正的敌人不是五大臣和舒尔哈齐,而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 东哥明白舒尔哈齐之所以有今天的遭遇是因为她的原因。孟古说她的仇恨在消失,东哥说自己看在眼里,努尔哈赤并没有为难叶赫的族人。东哥让孟古为了皇太极不要与努尔哈赤闹翻。东哥来到天牢,满脸的泪水亲吻着沉睡中的舒尔哈齐。等到他醒来东哥已经离去。整个牢里回荡着舒尔哈齐的呼喊:东哥让我再看你一眼吧。东哥来找努尔哈赤,看到努尔哈赤,二人无言以对。

  • 东哥墓前,孟古告诉努尔哈赤,东哥教会了她爱和宽容,自己没有后悔嫁到建州来,努尔哈赤是所有女真人的大汗,是值得荣耀的男人。努尔哈赤在孟古的怀里痛哭着,皇太极默默地看着东哥的墓碑,独自离去。为了东哥努尔哈赤赦免了舒尔哈齐,让他到东海女真去驻守,舒尔哈齐不答应,努尔哈赤险些说出东哥已经死,但他没有说,只是告诉舒尔哈齐,东哥已经离开。

  • 努尔哈赤召开紧急会议,封锁边境以免泄露情报。那齐娅回来了,李如柏问那齐娅希望谁赢。那齐娅说希望努尔哈赤赢,因为努尔哈赤赢了,她可以保证努尔哈赤不会伤害他。李如柏狞笑道:如果我赢我一定会杀了他!李如柏问那齐娅:你对我有感情吗?那齐娅说我爱努尔哈赤。可在李如柏的心中,那齐娅永远是最圣洁的女神。

  • 佟佳氏生日大摆筵席,朝中重臣都来道贺,她的地位极为尊贵。晚上佟佳氏为褚英求情,努尔哈赤冷冷地说:我的儿子谁都有可能继承汗位就不能是褚英。佟佳氏质问努尔哈赤,如今对褚英的态度是否和当初她赶他出佟家庄园有关?佟佳氏告诉努尔哈赤,只要褚英继承汗位,自己可以死,努尔哈赤终于答应佟佳氏让褚英继承王位。佟佳氏嘱咐褚英将来继承王位以后要尊重父亲爱护弟弟,永远把五大臣当做自己的父亲来看。

  • 佟佳氏死后,努尔哈赤怀着深深的愧疚,他的心情坏透了。他不再宠幸阿巴亥并和她发生了争吵。得知努尔哈赤不再宠幸阿巴亥,皇太极要哈达齐说服孟古趁这个机会重新接近努尔哈赤。孟古给努尔哈赤做了可口的饭菜,孟古怜惜疼爱的眼神打动了努尔哈赤,他很高兴孟古不再怨恨他了。此时的努尔哈赤觉得,只有孟古才能给自己一丝安慰。努尔哈赤从代善和皇太极口中了解情况,褚英继续和五大臣作对,而皇太极却向五大臣请教为政之术。

  • 孟古与努尔哈赤去骑马,阿巴亥很嫉妒,阿巴亥感慨谁也靠不住,只有让儿子多尔衮好好练功读书。皇太极向哈达齐诉说心事,他跟父亲学会了两件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而且要有耐心,二是出手要狠,一击奏效。皇太极让哈达齐时时注意努尔哈赤的喜好习惯,让孟古尽最大可能服侍好他。阿巴亥病了,努尔哈赤回到阿巴亥身边,他依旧想念孟古,自己以前爱孟古是因为东哥,可如今爱的是孟古本人。

  • 努尔哈赤连续十多天守灵不出屋,褚英责怪四大贝勒,如果劝不住汗王就家法处置。四大贝勒劝不住努尔哈赤,褚英要鞭打他们四人。皇太极代替他们受罚,褚英如此报复,几个贝勒都不服,就连五大臣也对他们一向袒护的褚英表示不满。德因泽深夜来探望伤痛中的皇太极,给他敷上祖传的止痛药,酒醉中的皇太极把她当成东哥。

  • 他秘密召见五大臣,问他们褚英还能不能要?五大臣都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努尔哈赤深知自己最对不起的就是长子褚英,但他所做的一切辜负了他的希望。努尔哈赤此时已经下定决心,废黜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褚英被抓住带到大殿上来,面对着父亲并不下跪,他回忆起往事,仍旧记恨着当初努尔哈赤把他送去当人质,努尔哈赤问他如果他得到了汗位将怎样处置他们。褚英只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 阿巴亥尽心尽力照顾病中的努尔哈赤,努尔哈赤要阿巴亥好好活着,看着他打下来的这片江山。阿巴亥担心自己的儿子年龄还小将来一定会受人欺负。努尔哈赤让她放心,还有代善和皇太极。阿巴亥做了可口的饭菜分成两份分别送给了代善和皇太极。代善欣然接受,皇太极却把饭菜送了回来并告诉了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十分气愤质问了阿巴亥,是不是也希望他们两个照顾她,难道我真的老到照顾不了自己的妻子吗?

  • 皇太极把德因泽送给了父亲,努尔哈赤为她的美貌极像东哥而惊呆了。于是对东哥的深情回忆又在他的眼前浮现。但如今的德因泽和当初的孟古一样,不反抗他也不重视他。努尔哈赤很懊恼地说,我明白你的心有所属了。为何我堂堂大金国的汗王却得不到你一个女人的真爱?他百思不得其解,但他不放过德因泽。阿巴亥焦急地等待着努尔哈赤接她回宫,可等来的却是汗王迎娶了新妃德因泽的消息。

  • 皇太极正在郁闷,忽然接到密报,明朝军队在山海关外加固宁远城,派重兵镇守,守城将军叫袁崇焕。皇太极感到机会来了。皇太极很重视这件事,同几个兄弟交流,但代善、阿敏、莽古尔泰反应冷淡,以为皇太极是为了太子之位,想引起父王的注意。皇太极通过德因泽把进攻宁远城的奏折交给了努尔哈赤。他想促使父亲亲自进攻宁远城。努尔哈赤突然出现在大殿上,皇太极对军情的分析他十分肯定,皇太极要求自己带兵出征,努尔哈赤拒绝。

  • 皇太极逼迫努尔哈赤下诏处死阿巴亥,以保证阿巴亥不鼓动儿子谋反。这让努尔哈赤十分反感,但已无可奈何,他英雄一世,最终却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不禁黯然神伤。德因泽见到皇太极,她也要像阿巴亥一样为汗王殉葬。德因泽对皇太极说,你可以比你的父亲更伟大,但你不会像你父亲有那么多的好女人一生一世爱他。公元1626年,努尔哈赤去世。四年后皇太极用计使崇祯皇帝杀了袁崇焕,九年后皇太极改国号为清。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