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黎明

6.4
该剧以傅作义和平起义前后的北平为故事发生地,以北平的和平解放以及我党接管北平、建设北平为主线,着重描绘以主人公张正汉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如何从驰骋沙场的将士,转变为投身经济建设的干将,他们向世界昭示着中国共产党既能打碎旧世界的束缚,也能胜任建设新社会、造就民族振兴、带领人民走向幸福的责任。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4 / 共44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1943年春,奔赴抗日根据地的进步青年夏小雪遭日军包围面临凌辱,被我抗日英雄、八路军营长张正汉救起。国民党营长许天虎出手解救了小雪和正汉。两年后,张正汉与战地记者夏小雪举行婚礼时,遭国民党突袭。张正汉率队阻击,岂料敌方指挥官竟是当年曾救他和小雪的许天虎!1948年秋,身为解放军猛虎团团长的张正汉与敌王牌师长许天虎再度较量。正汉为了掩护战友和群众,孤身浴血奋战,被许天虎射杀,落下悬崖。

  • 北平。得知张正汉阵亡的消息,弟弟华子要找许家复仇,遭到父亲张长根阻止。石匠张老石虽双目失明,却执意要为孙儿正汉刻碑。一家人为正汉的牺牲,陷入悲愤之中。燕京大学建筑系教授许宛平,得知侄子许天虎打死了她曾经最赏识的学生张正汉,痛心疾首。她的学生向红,也为此与表哥许天虎发生激烈冲突。宛平之子中共地下党员宋晓光,下达了向红盯梢有特务嫌疑白茹玉的任务。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43年春,奔赴抗日根据地的进步青年夏小雪遭日军包围面临凌辱,被我抗日英雄、八路军营长张正汉救起。国民党营长许天虎出手解救了小雪和正汉。两年后,张正汉与战地记者夏小雪举行婚礼时,遭国民党突袭。张正汉率队阻击,岂料敌方指挥官竟是当年曾救他和小雪的许天虎!1948年秋,身为解放军猛虎团团长的张正汉与敌王牌师长许天虎再度较量。正汉为了掩护战友和群众,孤身浴血奋战,被许天虎射杀,落下悬崖。

  • 北平。得知张正汉阵亡的消息,弟弟华子要找许家复仇,遭到父亲张长根阻止。石匠张老石虽双目失明,却执意要为孙儿正汉刻碑。一家人为正汉的牺牲,陷入悲愤之中。燕京大学建筑系教授许宛平,得知侄子许天虎打死了她曾经最赏识的学生张正汉,痛心疾首。她的学生向红,也为此与表哥许天虎发生激烈冲突。宛平之子中共地下党员宋晓光,下达了向红盯梢有特务嫌疑白茹玉的任务。

  • 为躲避特务追捕,宋晓光将向红藏于家中,与父亲宋儒轩发生激烈冲突。特务破门而入欲抓走向红,白茹玉和许天虎赶到解困。向红在晓光的帮助下正欲出城,却被蒙面人劫走。许天虎率兵向林森讨要被抓的向红,双方剑拔弩张。我军攻打新保安的战斗打响,张正汉率突击队攻入县城内。向红不顾劝阻,紧随正汉,勇猛冲杀。许天虎负隅顽抗,宁死不降。

  • 林森提醒白茹玉侦查傅作义及其所部的思想倾向。许天虎和向红均被抢救脱险。向红得知是正汉救了她,加深了对正汉的爱慕之情,而许天虎难舍对茹玉的爱恋,放弃了自杀的念头,趁风雪夜出逃。张正汉急欲追捕,然而司令员佟强却下达了不予追击的命令。许天虎执意去向傅作义请罪,遭到父亲许耀庭的反对与父母发生冲突。

  • 张正汉和田耕将接受新任务。正汉为解纵队之围,率尖刀班攻占了发电厂的制高点,顽强抵御敌军的疯狂反扑。林森派人抓走张老石、张长根父子作人质,逼降张正汉。许耀庭得知张长根被抓,为了稳定工厂人心要求许天虎救出张长根。张正汉等与敌激战。许天虎久攻不下。而林森却带着南京命令赶赴发电厂督战。

  • 向红在宋晓光与电厂地下党同志的指挥下切断电厂电源。傅作义为保北平命令许天虎撤出发电厂。田耕率与张正汉等胜利会合。俩人却因是否恢复对北平城内的供电而产生分歧。佟强传达上级指示,立即恢复供电,岂料国民党造谣共军拒绝供电,张正汉受命与北平当局谈判。华子得知爷爷被许天虎杀害,执意要为爷爷报仇,父亲将其拦下。

  • 华子受特务的挑唆和指使,将许耀庭绑票,以保哥哥及父亲安全。许天虎被激怒,下令扣压张正汉。关键时刻,白茹玉出现了,她凭借着智慧挫败了林森的阴谋,终于化险为夷促进了谈判的成功,然而当她面对面站在张正汉面前时,内心深处波澜还未平静,却突然发生了特务队追杀张正汉的另一场厮杀。白茹玉实为当年的夏晓雪,当她回忆当年入党的情形,精神振奋,她含泪把张正汉的误解埋在心中,按照地下党单线联络人欧阳文的要求继续战斗。

  • 佟强传达党中央指示:必须确保北平文化古迹。城内,白茹玉接受迅速获取北平城防图交付党中央的任务,而许天虎在指挥部署加强城防工事。他忠于职守,拒绝了白茹玉要实地采访防御工事的请求。白茹玉通过养父京剧名家郑秋霜的社会关系,搞到了特别通行证,秘密绘制城防工事图,交给欧阳文,期待着尽快转呈就要进城的解放军侦察员。

  • 宛平夫妇未能按时起飞,她难舍故土,正在犹豫徘徊时,却被林森派来的特务冒充解放军,将许宛平绑架。张正汉与铁柱只好与洪教授联系汇制古迹图。谁料在接头地点,洪教授中弹身亡。张正汉误以为白茹玉杀死洪教授,认定她是特务。当白茹玉得知许宛平被特务扣压绑架,迅速和许天虎赶到机场解救许宛平。林森加深了对白茹玉的怀疑。许天虎率队将张正汉包围,双方紧张对峙,一触即发。

  • 许天虎逼迫张正汉交出所侦察的情报。正汉则对他展开攻心战。向红、晓光和宛平一起对天虎施压。天虎断然拒绝率兵起义的要求,而他看到被正汉抓获的白茹玉时,被迫答应放走张正汉等人,而暗地里却下令扣押张正汉。在出城途中牛铁柱中途折返,为张正汉解围,与追捕的特务打得难解难分。宋晓光护送向红出城,与其难舍难难分,然而向红却心系正汉的安危。

  • 天虎欲押走张正汉,忽接急令,率队平息兵变。张正汉闻知叛军企图炸毁故宫毅然放弃逃生的机会,要助许天虎一臂之力。许天虎孤胆一人与兵变头目高师长谈判,两人剑拔弩张。白茹玉向欧阳文请示欲亲手将城防图交给张正汉,得到上级同意。兵变师长在林森的指挥下,俘虏了许天虎。危急关头,张正汉率牛铁柱及地下党的同志,解救了许天虎,并与其配合,粉碎了叛军欲炸毁故宫的阴谋。

  • 向红挥泪惜别恋人。许天虎为白茹玉准备好飞往台湾的机票,希望她离开北平,被茹玉拒绝。白茹玉查到了在地下党组织内当卧底的叛徒卢志良,将其处决。宋晓光被叛徒出卖,落入林森之手。特务们为了执行南京下达的迁厂命令,抓捕挑头护厂的张长根,挑起工人和许天虎的矛盾。岂料张长根却被许天虎救走。许天虎亲眼目睹张长根等工人们以身护厂的英勇壮举,深受震憾。

  • 欧阳文向她传达党组织的指令,由于敌特内部在清查中共特工“醒狮”,要求茹玉迅即撤离到解放区。白茹玉为之欣喜,却又冷静思考,在党组织暂时无人选接任时刻要求继续坚持战斗。林森加深了对白茹玉的怀疑,设下“鸿门宴”。白茹玉单刀赴会,反守为攻,与林森激烈交锋,斗智斗勇。林森表面上服软,暗中再施诡计,定要揭穿她的真面目。

  • 牛铁柱违抗命令,擅自炮击飞台湾的飞机,被关禁闭,将受惩处。然而牛铁柱逃脱关押,去完成一个未了的心愿。张正汉震怒,急于将其抓捕归案。原来,牛铁柱要赴乡间寻找恶霸地主计二贵,为未婚妻小翠报仇,在乡政府铁柱遭遇敌军偷袭,为掩护乡亲,挺身而出,奋勇杀敌。铁柱归队途中被张正汉抓获,却不肯道出实情,为严肃解放军军纪,牛铁柱被押赴刑场。

  • 林森得到“铁锤”人民币胶印原版的情报,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截获胶印版,张正汉受命与向红秘密运送此物。白茹玉侦破林森的计谋,却无法传送情报,被迫冒险出城,设法报信。张正汉等押送胶印原版途中遭遇敌特突袭,展开激战。正汉引走敌人,向红却被土匪劫持。向红为保护人民币胶印原版,忍辱受屈。

  • 张正汉凭着大智大勇,征服了土匪,打死特务,救出向红,夺回人民币胶印版。向红对他的爱更加深切。白茹玉被林森所逼,对许天虎行刺。天虎为之震惊,反抗时差点要了白茹玉的命。白茹玉深知这是林森的圈套,而林森仍在秘密监视着,白茹玉毅然决然地将匕首插入自己的胸膛。白茹玉幸得许天虎找来的专家抢救,死里逃生。

  • 许天虎带来喜讯,国共两党签定北平和平解放协议。宋晓光接到地下党指示,停止越狱行动。许天虎派兵警戒监狱,令林森的屠杀计划破产。关君仁哄骗情人沈爱珠在许家财产转赠书上按下手印。张正汉得知宋晓光倍受敌人折磨并深爱着向红,他的内心倍受煎熬,故意冷淡向红,双方骤起情感冲突。

  • 北平和平解放,宋晓光和张长根等人出狱。张正汉率队进城接防。许天虎率队出城接受改编。这两个阵营里的老对手,再次狭路相逢。白茹玉深切地关注张正汉,内心深处犹如翻江倒海。向红随秦书记作为接管干部进城,她与假意表现进步的关君仁相遇,却不愿与他恢复已断绝的父女关系。

  • 许天虎不顾下属抵触改编的情绪,毅然按傅总司令的指示行动。张正汉机警的发现警察局有不测动态布属对旧警察系统加强警戒。林森指示警察局长,欲利用华子控制张正汉。华子被警察局长关押,他设法窃得军械库钥匙并逃出,向哥哥报信。正汉及时率队平息暴动,并要求华子跟所有警察一样接受审查,等候军事接管。为此,他与华子及张长根发生矛盾。

  • 病倒在天津的许耀庭闻讯有人要暗杀自己,更加惊恐。许天虎因部下抵触接受改编而焦虑不安。以“红玫瑰”为代号的林森布置行动,破坏我政府兑换人民币的工作。白茹玉获取情报。华子因债主所逼,被迫再当盗贼,为了还债竟然窃走一袋人民币。张正汉紧追不舍。华子杀了债主灭口,对哥哥谎称自己撞见盗贼,跟踪追击,夺回人民币。正汉信以为真。向红与前来偷袭的特务搏斗,扑灭焚烧人民币的大火。

  • 为了侦破敌特的阴谋,白茹玉以记者的身份到厂里深入采访,敏锐地察觉蛛丝马迹。张正汉实事求是,批评父亲和向红在此事件中掌握政策不当,为此与他俩及区委书记秦桂兰产生矛盾。许耀庭听信计公公盅惑,万念俱灰,发誓不回北平,对前来探望的儿子,终于道出隐藏多年的秘密:许张两家有着世代怨仇。许天虎回家,指责张正汉公报私仇,双方发生激烈冲突。

  • 张正汉身上还留着许天虎射入的子弹,枪伤时常发作。他强忍剧痛,劝导向红不要再怨恨即将成为战友的许天虎。白茹玉破获情报:敌特将引爆前门附近一处存放大量雷管的旧库房。敌特的一次次阴谋行动再一次使白茹玉意识到了自身责任的重大,终于做出抉择,继续隐蔽不辱使命。宋晓光被林森以自首书相要挟,迫不得已从命敌特的活动。他近乎崩溃。向红不知内情为了安抚晓光精神创伤,被迫答应他的求婚。

  • 工人上许府抄家的行动,违背了党的方针、政策,张正汉严厉批评并加以阻止。张长根揭出他的身世之谜,正汉震惊不已。张正汉当场识破假冒工人的敌特真面目,平息了这场抄家事件。许天虎要用自己的命,来偿还祖辈对张正汉一家欠下的血债。张正汉竭力克制满腔悲愤,与他推心置腹。许天虎对共产党人的胸怀又一次顿生敬意。许天虎阻止父母再度逃亡,将他们带往自己的部队,加以保护。

  • 田耕调到许天虎师任政委,张正汉陪他上任,以期请回许耀庭。白茹玉以采访之由同行。林森得到情报,猛虎团政委田耕将带领共军政工队到许天虎部正式开展改编。林森指挥潜伏特务煽动部分官兵以武力阻挡解放军政工队。张正汉挺身而出,竭力化解危机。许天虎部队正式编制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一二师。张正汉与许天虎恳谈。田耕误以为他被扣押,令牛铁柱抓了许耀庭,原有的矛盾被激化。

  • 田耕召开战士诉苦会,许天虎错认是故意针对自己,两人矛盾再度深化。宋晓光无法摆脱林森的不断指使和自我灵魂的煎熬,急于成婚。在许宛平的哀求下,向红无法拒绝被迫应允。张正汉强忍内心痛苦,为他俩操办喜事。婚礼进行时,却遭装有子弹的匿名信威胁。铁柱思念小翠,却不知小翠就在眼前。向红牵挂正汉的枪伤。关君仁相帮求得名医的祖传秘方,却受林森摆布,在药丸中暗做手脚。

  • 张正汉在首长接见现场洞察险情,奋力排除,当敌特举枪向张正汉射击时白茹玉奋不顾身护卫,替他中弹。面对生命垂危的白茹玉,张正汉以“小雪”相唤,他俩同时陷入对当年生死与共的往事回忆。白茹玉终于被抢救过来,然而张正汉并没有回到她的身边。白茹玉出院,收到许天虎送上的生日礼物,那是通过电话传来的京胡旋律。她同时得到养父送给的特殊礼物:生母亲手做的小鞋子。

  • 张正汉服从组织决定,当面责令白茹玉老实坦白。他们彼此陌生的望着,痛苦不堪。许天虎急于证明白茹玉的清白,闯进监狱要以解放军干部的名义替白茹玉申冤,险些被扣上劫狱的罪名。他又当面求婚,白茹玉感动不已。秦桂兰根据张正汉提供的线索,判断白茹玉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儿妞妞,但因其有特务嫌疑而忍痛不认。林森则因白茹玉被抓,而打消了对她的怀疑。

  • 张正汉和向红代表区政府去慰问部队,牛铁柱率尖刀排护送。杜彪的兵变行动已秘密进行。白茹玉情急之下,向张正汉传递情报。为了把许天虎控制在身边,她迫不得已与其举行订婚仪式。眼见张正汉一步一步瓦解“兵变”杜彪设法劫持了许天虎,率兵变官兵逃入深山,官兵杀害周健。张正汉为了追回部队深入虎穴,被叛军捕获,危在旦夕。

  • 张正汉到医院看望许天虎,许天虎提出要与白茹玉一刀两断,并道出茹玉心中真正爱的人是张正汉。正汉内心明白茹玉的感情,但无法用语言安慰天虎。在审查兵变过程中白茹玉再次被带入警察局,张正汉欲去为其作证,却被秦桂兰阻拦。他借酒消愁,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终于爆发。野战军首长点名让张正汉去当师长,与佟强交涉未果。

  • 新婚之夜,许天虎用行动告诉了白茹玉他俩的结合只能是名义夫妻。华子在公安分局当了人民警察,为避嫌,始终不肯兑现把小翠赎出妓院的承诺。小翠绝望地撞墙。华子竭力宽慰她。正汉对天虎递交有关妓院的调查报告很满意,鼓励他甩开膀子干。秦桂兰却总是对许天虎有偏见。在林森的指挥下,敌特焚烧电车厂。燃烧的烈火把电厂烧毁,张正汉却因伤痛复发,难受之极,未能及时赶到火灾现场,受到许天虎的指责。

  • 华子误将车夫小六当作纵火犯抓捕。张正汉明察秋毫,纠正冤案,并揪出真凶。林森及时灭口,保住宋晓光的同时又加以威慑。宋晓光被迫继续执行敌特的任务。白茹玉再次破获敌特的情报。张正汉对白茹玉的信任加深。许天虎倍受情感的煎熬。他竭力与白茹玉保持距离。茹玉无法改变假夫妻关系,内心十分痛苦。

  • 牛铁柱与小翠重逢,却难以接受她当过妓女的现实。小翠深受打击,跳河寻死,被华子救起。张正汉安排小翠在裕丰厂做工,劝说铁柱一定要善待小翠。计公公察觉关君仁与许耀庭之妻沈爱珠的奸情,以此相要挟。林森化装成大商人与关君仁密会,指使他囤积粮棉,扰乱北平市场。白茹玉破解敌特“KA”计划,明确敌特破坏目标锁定天安门,她向欧阳文提议采取相关保护措施。

  • 向红怀孕了,宋晓光欣喜若狂,当他得知向红不想要孩子的时候,粗暴地争吵,许宛平恳求向红留住孩子。林森更是以向红和孩子要挟宋晓光,无耐的宋晓光只能按照林森的部署实施行动。林森对许宛平采取行动。许宛平被敌特劫持,面对敌特的威胁,许宛平痛诉敌特,坚决不肯合作,当她惊悉儿子变节投敌的罪恶时,痛不欲生,然而许宛平却被宋晓光蒙骗,没有选择大义灭亲之路。

  • 在林森的指使下,关君仁趁天灾囤粮,哄抬物价。计公公威逼沈爱珠散发反动传单。许耀庭担忧粮棉价格暴涨,影响生产。许天虎深入调查后,向区委报告,敲响警钟。秦桂兰却没能意识到严峻的经济态势与许天虎发生意见分歧。张正汉支持许天虎,与桂兰书记发生冲突。佟强训导妻子。秦桂兰与张正汉、许天虎一起迎战由敌特唆使的奸商。

  • 计公公到裕丰厂散播谣言,引起工人骚动,幸好茹玉及时赶到,稳定了工人情绪。许耀庭为了给工人们加薪,急赴香港卖掉设备却被误认为是逃跑。张正汉只身追赶许耀庭,当他查清事实后劝说许耀庭不要卖掉设备,并帮助裕丰厂筹备资金。秦桂兰思念女儿,但白茹玉仍有特务嫌疑,她只能把这份感情埋藏心底。关君仁趁天灾不惜借高利贷囤粮,岂料张正汉采取了种种措施国营粮店关键时刻粮食降价,并保证充足供应。

  • 许天虎责问父亲是否是奸商,许耀庭有口难辩。张正汉揭穿关君仁的嘴脸,却被关君仁揭出残酷的事实:原来张正汉所服的药中掺有鸦片。正汉伤痛和烟瘾大发,痛苦万般。白茹玉和向红得知真相,忧心如焚。向红万万没有想到,竟是自己害了张正汉,她哭求正汉原谅。计公公露出真面目,道出自己是计二贵,为了侵吞许家财产,计公公要挟沈爱珠,要许耀庭立刻调回香港资金与外汇归其所有。

  • 许耀庭住进医院,许家父子极度悲伤,天虎告诉许耀庭他永远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许天虎的心情还未平静又得知关君仁在正汉药里加了鸦片,恼羞成怒,不顾一切的把关君仁押送公安局。张正汉主动向组织汇报真相,被免职受审,下放到裕丰厂劳动。许耀庭不能接受许家伤风败俗的事实,不堪蒙羞悬梁自尽。

  • 张正汉和张长根一起及时赶到解救了许耀庭。小翠照料许耀庭时,撞见计公公,认出他是血债累累的恶霸地主计二贵。计公公急欲灭口,正当小翠奄奄一息的时候,牛铁柱赶来救下小翠,却被特务击成重伤。牛铁柱腰部中弹,有可能永远站不起来。小翠到医院照顾铁柱,然而铁柱要小翠离开自己。小翠许诺要照顾铁柱一辈子。计公公在逃跑前进行最后的一次破坏,他要投毒水井,却被执勤的华子捉拿。

  • 计公公为了逃脱,揭了华子的短,华子不知所措。急忙向哥哥坦白了自己曾当盗窃的秘密。张正汉痛心疾首,送他自首。向红找到许天虎,这对亲兄妹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在监狱他俩终于见了关君仁最后一面。沈爱珠疯了,关君仁痛骂林森,接甘愿受人民的审判。

  • 许耀庭凝望五星红旗的照片,为自己也能归到一颗小星星里而深感荣幸,他毅然决定变卖家产为工人加薪。张长根代表工会宣布,全体工人主动减薪,以缓资金紧缺之急。许天虎带来好消息,政府给裕丰厂的贷款批准了。政协会上传来喜讯:北平改为北京,定为新中国的首都。秦桂兰重病在床,渴望与亲骨肉相认,但职责使她断然放弃。白茹玉伤心之极,却竭力克制

  • 白茹玉凭着智谋揪出了敌特隐藏在区政府里的卧底“铁锤”,再次挽救了张正汉的生命。宋晓光被林森所逼,参与“KA”计划。张正汉命令向红监视宋晓光,向红难以置信,她绝不相信自己的丈夫会背叛党,然而,向红在对宋晓光的监视中,发现其可疑之处,她震惊不已。牛铁柱在张正汉的激励下,以惊人的毅力站了起来,这对生死战友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华子被免于刑事处分,又当车夫,他们都精神焕发。

  • 向红发现了宋晓光的叛变行径,悲愤交加,她截住宋晓光,双眼怒火一步一步逼近宋晓光,追踪而来的许宛平也与儿子展开心灵之战。宋晓光百口莫辩,他依然无法面对妻子和母亲,临死前终于提醒了向红注意“彩车”,而彩车正是敌特实现KA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林森的KA计划已全面开始实施了。

  • 向红猛然悟出彩车上有定时炸弹,不顾流产的伤痛奔赴而去,许天虎挺身而出,独臂驾彩车驶往城外。白茹玉识破敌特即将实施KA计划,为了扼制敌特破坏行动,她与天虎惜别,慷慨赴死。临行前,党组织安排她与亲生父母相认。秦桂兰含笑离世。白茹玉被敌特控制,这才得知“红玫瑰”竟是潜伏已久的林森,彼此又一番生死较量。中央命令佟强亲自指挥,张正汉和向红分别率队参战,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打响了。

  • 敌特破坏开国大典的阴谋被及时粉碎。张正汉终得知白茹玉即是中共秘密特工“醒狮”,再相见时她已躺在自己的怀中。正汉拥抱着浴血的夏小雪,眺望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慷慨激昂。开国大典的礼炮轰鸣,如报春的惊雷回荡在华夏神州,惊天动地。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