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 6.9

1949年,国民党反动派悍然包围了中共驻重庆办事处,我办事处被迫撤回延安。徐鹏飞派遣爪牙,打入重庆大学和沙坪坝书店,追查《挺进报》的线索,企图破获重庆地下党组织。许云峰察觉敌人阴谋,及...
剧集列表 更新至 18 / 共18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重庆大学的华为、孙明霞、成瑶等进步学生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下组织起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和罢课,并联合了重庆各大学,掀起了学生运动。兵工厂的工人们在共产党员余新江和陈松林的领导下开始罢工,阻止了敌人准备扩大兵工厂增加军火生产计划的实施。徐鹏飞深感事态严惩带着魏吉伯和军警到兵工厂。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国民党政府深感事态的严惩责令徐鹏飞限期破获中共重庆地下党的组织。

  • 刘思扬在工作中对孙明霞产生了感情,孙明霞一时无法接受。书店开业了,便甫志高不仅没有遵守组织决定办成灰色书店,还出集进步书刊。这立即被嗅觉灵敏的郑克昌发觉,并开始接近陈松林。甫志高不仅没有阻止,还让陈松林到重大去扩大书店的影响。江边码头,江姐一身阔太太装扮,等候送东西的甫志高。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重庆大学的华为、孙明霞、成瑶等进步学生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下组织起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和罢课,并联合了重庆各大学,掀起了学生运动。兵工厂的工人们在共产党员余新江和陈松林的领导下开始罢工,阻止了敌人准备扩大兵工厂增加军火生产计划的实施。徐鹏飞深感事态严惩带着魏吉伯和军警到兵工厂。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国民党政府深感事态的严惩责令徐鹏飞限期破获中共重庆地下党的组织。

  • 刘思扬在工作中对孙明霞产生了感情,孙明霞一时无法接受。书店开业了,便甫志高不仅没有遵守组织决定办成灰色书店,还出集进步书刊。这立即被嗅觉灵敏的郑克昌发觉,并开始接近陈松林。甫志高不仅没有阻止,还让陈松林到重大去扩大书店的影响。江边码头,江姐一身阔太太装扮,等候送东西的甫志高。

  • 志高瞒着党组织准备扩大书店,并让郑克昌住进书店帮工。为了考查郑克蛳,甫志高违反组织规定,让他邮寄几份《挺进报》。然而,郑克昌的一切行为早已被魏吉伯掌握。令魏吉伯不解的是,经过调查,郑克昌竟是西南特训班毕业的。徐鹏飞听完汇报,立刻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严醉所为,并把郑克昌抓了起来。许云峰来到沙坪书店,准备启用联络站。通过观察和与陈松林谈话,他发现书店有严惩问题,立即让小陈转移,放弃书店。

  • 敬原将成瑶约来,安排她迅速转移。在刑讯室里,许去峰看到了被酷刑折磨得昏迷过去的成岗。怒斥徐鹏飞惨无人道的法西斯暴行,徐鹏飞提出只要写一纸自由书就可恢复二人的自由,戴着手铐脚成岗提笔写下了著名的《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徐鹏飞再次找来甫志高以高官厚禄相利诱。此时的甫志高已别无他路,只有继续出卖地下党组织成员以求自保。他把江姐和刘思扬、孙明霞的去向告诉徐鹏飞,致使脱离险境的刘思扬、孙明霞落入魔爪。

  • 戒备森严的二处拘留所军警密布,在这次大逮捕中,被抓的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被押上一辆辆囚车,送往渣滓洞集中营,而成岗则被单独押走。到了渣滓洞,女监里的共产党员李青竹向孙明霞介绍情况,并把婴儿“监狱之花”卓姬的来历告诉了她。在楼七室外,刘思杨、余新江向难友介绍自己,当老大哥听到余新江的名字时,心中不由一震。

  • 夜晚的渣滓洞寂静阴森,黑暗中看守抬着一副血迹斑斑的担架走向牢房。天亮了,楼八室没有动静,直到夜里才传出脚镣拖动的声响,接着又传来低沉的国际歌声。看守狗熊跑业大喊:“许云峰,不许唱!”许云峰就这样巧妙地和同志们联络上了。江姐在华蓥山带领游击队抗丁、抗粮,使敌人十分头痛。徐鹏飞命令魏吉伯亲自到华蓥山去抓江姐,魏吉伯来到华蓥山对甫志高严加训斥,并限期找到江姐。

  • 双枪老太婆、华为带着游击队在囚车的必经之路设下埋伏,准备解救江姐,但车上却只有甫志高。双枪老太婆手起枪响,甫志高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江姐在深夜被押进渣滓洞,单独囚禁起来。徐鹏飞亲自审讯,但酷刑没有使江姐屈服。面对这样一群坚强无比的共产党人,徐鹏飞恼羞成怒,命令屠杀一批共产党政治犯。

  • 徐鹏飞决定再次提审江姐,在酷刑面前江姐坚贞不屈。渣滓洞里的难友把自己仅有的水集中起来,准备给江姐用。清晨,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江姐被抬了回来。一放风,龙光华就从楼七室抱着水罐冲了出来,向江姐的囚室奔去。在江姐的牢门前,狗熊拦住了龙光华,摔碎水罐,愤怒的龙光华把狗熊打倒在地。狗熊拔抢打死了龙光华,罪恶的枪声激怒了渣滓洞全体政治犯。在余新江和刘思扬代表大家与所方谈判未果的情况下,渣滓洞开始绝食斗争。

  • 徐鹏飞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渣滓洞在绝食,而且已有4天了,他来到渣滓洞让魏吉伯宣布了结束绝食的条件。但许去峰毫不让步:必须答应全部条件,否则绝食不会停止。黔驴技空的绝食不会停止。黔驴技穷的徐鹏飞只有让步,绝食斗争胜利了。渣滓洞挂起了挽联,搭起了简朴的祭台,全体政治犯集体悼食龙光华,为烈士送行。

  • 在渣滓洞,江姐和李青竹都在积极地想方设法和狱外的党组织取得联系,她们发现一个新来的叫庄田的看守为人较为正派、富有同情心,便决定由孙明霞来作庄田的工作。经过孙明霞几次耐心细致的谈话,庄田开始传递信件,渣滓洞和狱外的党组织终于取得联系。徐鹏飞决定释放刘思扬,一方面是为了迷惑社会舆论,一方面是想利用地下党组织在夕急于想了解狱中情况的心理,期望能有人和刘思扬联系。

  • 刘思扬回到家里,二哥告诉他,徐鹏飞不许他出门上街,报纸也不敢登他的任何言论,刘思扬知道这是软禁。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名身穿国民党军官制服的青年人敲开了刘思杨的门,递给刘思扬一张署名李敬原的纸条,在这种情况下能有人来联系,刘思扬既兴奋又诧异。有着丰富的地下工作经验的刘思扬沉着地与来人交谈着,渐渐地来人的言谈举止和急于要知道狱中地下党组织情况的种种行为使刘思扬确认这是一个特务!

  • 敌人对成岗进行药物实验,希望他能在中说出地下党组织的情况,但意志坚强的成岗每次都使敌人的希望成为泡影。当晚,小萝卜头再次到来的时候,刘思扬将联络暗语交给小萝卜头,让他送给齐晓轩。很快,白公馆的党组织便函证实了刘思扬的身分,成岗向刘思扬详细地介绍了白公馆的情况,并说由于他的到来,停止的狱中《挺进报》又可以恢复了。刘思扬听说这时还有《挺进报》,兴奋异常,主动提出协助成岗。

  • 夜深人静的渣滓洞,楼七室外的同志们在做各种越狱用的工具和准备。一阵急促的梆子声中,一个被打得一瘸一拐的戴着眼镜的青年被带进了渣滓洞。江姐和李青竹立即决定暂停越狱的准备工作,并设法查明此人的来历。郑克昌进了楼七室,自我介绍是记者,叫高邦晋他很快就和余新江套上近乎,说自己的真名叫郑克昌,高邦晋是化名,并介绍了许多狱外的情况。一切都天衣无缝,江姐她们反倒觉得可疑,便决定设计考查郑克昌。

  • 严醉又回到重庆,向徐鹏飞转告南京方面准备对在押政治犯衽密裁,对重庆实施破坏,以及在西南布置大量潜伏特工人员的计划。徐鹏飞心领神会,立刻着手准备。夜晚,小萝卜头出人意料地来到成岗、刘思扬的门前,说他们要走了。成岗和刘思扬立刻意识到这“走了”意味着什么,面对稚气未脱的孩子他们不忍流露任何悲伤的情绪,微笑着与小萝卜头告别。

  • 徐鹏飞来到地牢,企图以嘲笑的阴暗心理,但他在一个视死如归的革命者面前只能更加狼狈不堪。

  • 齐晓轩将狱中党组织总结的经验教训浓缩为8条,让大家牢记于心,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出动就要把这凝结着生命和鲜血的财富交给党组织。最后的时刻到了。

  • 徐鹏飞来到地牢,企图以嘲笑的阴暗心理,但他在一个视死如归的革命者面前只能更加狼狈不堪。

  • 刑场上,昔日一起战斗的战友相聚了,他们没有悲伤,没有眼泪,有的只是高昂的头颅,坚定的步伐,向信仰走去,1949年11月27日,重庆解放前3天,国民党将渣滓洞、白公馆的中国共产党员和民主进步人士屠杀于歌乐山。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