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普照大地 6.7

张永康和邹狄克、二丫、苏慰慈、罗马尼亚等人都是新中国培养起来的云锦织造工人,一九七二年,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关心下,新中国开始了对云锦的发展和保护,张永康邹狄克等人走上了他们漫长的...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6 / 共3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七十年代初期,宁江纺织总厂彩旗飘扬,锣鼓喧天,大家正在为云锦复织而开誓师大会,青工张永康趁机溜进办公室,在自己的结婚介绍信上偷偷盖上公章。永康喜滋滋地把介绍信展示给恋人、厂医务室的苏慰慈,两人情不自禁发生了关系。永康在乡下由长辈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妻二丫,赶到厂里来结婚。永康的发小邹狄克闻讯急忙跑去办事处,阻止了正在登记的慰慈和永康。

  • 永康二话不说撕了婚书,邹书记大怒,众人也纷纷指责,只有泼辣大胆的女青年罗马尼亚支持永康。其实罗马尼亚喜欢邹狄克,想断了他追求慰慈的念头。永康被迫把撕碎的婚书重新粘起来,但仍执拗地称自己不爱二丫。成林默默喜欢二丫想带她回乡下,二丫坚持不肯离开,还去为永康求情,让厂里不要处理他。狄克不失时机地陪着痛苦的慰慈,劝说她离开永康,又要请她看内部电影。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七十年代初期,宁江纺织总厂彩旗飘扬,锣鼓喧天,大家正在为云锦复织而开誓师大会,青工张永康趁机溜进办公室,在自己的结婚介绍信上偷偷盖上公章。永康喜滋滋地把介绍信展示给恋人、厂医务室的苏慰慈,两人情不自禁发生了关系。永康在乡下由长辈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妻二丫,赶到厂里来结婚。永康的发小邹狄克闻讯急忙跑去办事处,阻止了正在登记的慰慈和永康。

  • 永康二话不说撕了婚书,邹书记大怒,众人也纷纷指责,只有泼辣大胆的女青年罗马尼亚支持永康。其实罗马尼亚喜欢邹狄克,想断了他追求慰慈的念头。永康被迫把撕碎的婚书重新粘起来,但仍执拗地称自己不爱二丫。成林默默喜欢二丫想带她回乡下,二丫坚持不肯离开,还去为永康求情,让厂里不要处理他。狄克不失时机地陪着痛苦的慰慈,劝说她离开永康,又要请她看内部电影。

  • 永康想让二丫认命,称用抓阄的方法来决定和谁结婚,罗马尼亚说动二丫愿赌服输,几个人正准备抓阄,不料被邹书记得知,赶来驱散众人,永康的小算盘又落空了。成林为厂里修理织云锦的大花楼机,指名要永康打下手,故意刁难要抽好烟,永康为了要狄克的一包好烟,假装答应和慰慈分手。二丫利索地烧饭、干活,俨然是张家的一员,永康和她谈话,劝她不要耽误自己,二丫称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 成林终于修好了所有的大花楼机,织锦车间正式成立。成林告诉二丫自己不回村了,要留在厂里保护她。车间主任曹金桂非常激动,要青工们好好学习。永康兴冲冲告诉慰慈自己上手织云锦,不想被正生闷气的慰慈泼了一身水。

  • 永康给二丫描绘参军的美好画面,二丫动了心,狄克却在一旁暗示她一走就给了慰慈机会,二丫领会,坚决不答应参军,永康憋气。狄克得意,当众教二丫骑车,引起罗马尼亚的醋意,她见二丫初次到浴室,便恶作剧把二丫指引去男澡堂,结果二丫的闯入把一群光溜溜的大老爷们吓坏了。

  • 二丫要参军的消息让慰慈和罗马尼亚都非常高兴,慰慈托罗马尼亚送一件内衣给二丫做礼物。罗马尼亚登门送礼物,诚心向二丫道歉,两人和解。二丫要和永康照张合影,并题上“革命人永远是一家”的题头,永康为避免节外生枝,勉强答应。织锦分厂接受了重要的政治任务:织锦长卷东方红。一时群情激动,而永康也为云锦着迷,梦想成为织锦大师。成林让二丫以后在部队上找个合适的对象,忘掉永康,二丫却说和永康连相也照过了。

  • 狄克用永康与二丫的合影逼永康做决断,并让他对慰慈做解释,永康百口莫辩,急得用砖头砸破了自己的脑袋,跑回家对二丫发了一通火。二丫心灰意冷准备和成林一起离开。狄克气得骂永康卑鄙,两人像清算似的把小时候的老帐都翻了出来。永康终究内心不忍,加之工作需要,便把二丫追了回来,慰慈知道永康是为了“东方红”,但心里还是不舒服。二丫成了正式职工,开始了紧张的织锦工作。

  • 永康去修撬坏的门,遭到慰慈夹枪带棒地一顿好骂,永康气闷之极,扎伤自己的手,慰慈于心不忍再次原谅了他。厂里选中二丫去拍摄表演织锦,二丫要永康配合,永康得意去向慰慈报喜,失言只有自己和二丫配合最好,慰慈微含醋意,永康赶忙补救,称这次表演完便不再和二丫同组工作。二丫吞吞吐吐向慰慈提出借她的白衬衫去拍摄,不想慰慈爽快答应,二丫对慰慈增加了好感,罗马尼亚笑慰慈爱屋及乌。

  • 永康写信给村里报婚讯,狄克激他到大喇叭里去广播,永康破罐破摔,两人偷进广播站广播永康和二丫结婚的消息,把邹书记气坏了。二丫天天贴身跟随,永康不满,二丫却沉浸在幸福中。狄克找慰慈参加革命文学社,而把永康拒之门外,慰慈深情朗读自己写的“毛主席,我在您的注视下长大”把狄克感动,他带头拼命鼓掌,慰慈很受鼓舞。狄克送慰慈回老家看母亲,永康找不到慰慈窝火,砸坏了慰慈宿舍的玻璃,被保卫科抓了起来。

  • 永康给二丫跪下,说如果人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的话,自己只爱苏慰慈。二丫委屈万分转不过弯来,永康摆出跳楼的架势,二丫死死拉住他,绝望地说自己认了。永康和二丫织锦配合像陌生人那样不协调,曹金桂看在眼里急在心头,邹书记却说没什么比革命同志更默契的关系了。永康和慰慈在宿舍亲亲热热,二丫目中无人地走进来坐在旁边。慰慈请小姐妹们强拉二丫去看电影,当二丫返回宿舍却被锁在了门外,里面的灯随之熄灭。

  • 永康无意间对狄克说出自己和慰慈早有关系,狄克勃然大怒,揪住永康要他一辈子对慰慈好。罗马尼亚听说慰慈要和永康结婚非常高兴,她偷偷抄袭了永康写给慰慈的情书送给狄克,结果被狄克看穿,奚落她连抄信都不会。慰慈找小姨说结婚的事,赵秀兰不赞同两人的婚事,永康搬出“生米煮成熟饭”的理由,赵秀兰气愤之极,无奈答应。

  • 二丫和成林、慰慈和永康一起在张家吃饭,张父正高兴,永康却指桑骂槐,气跑了成林。二丫追上成林,鼓励他一定要争口气。永康和成林势如水火,见面又打了起来,二丫怨成林不争气,心里很不痛快。成林去给二丫道歉被挡在门口良久,失望地离开了。其实在慰慈的劝说下,二丫已经原谅了成林。

  • 小姐妹们夸成林长得精神,二丫有点小小得意,但仍觉得自己和成林的感情远远没到结婚的程度。慰慈用李双双“先结婚后恋爱”的故事来鼓励二丫,并提出让二丫和自己同时办婚事。不料永康坚决反对二丫和成林结婚,慰慈埋怨永康放不下二丫,永康表白自己对二丫是兄妹般的感情,但慰慈不肯相信。永康找到躲在仓库喝闷酒的狄克,告诉他罗马尼亚像江姐一样“拒不招供”让她怀孕的男人是谁,却正触狄克痛处。

  • 邹书记去看望狄克,让儿子养好伤后去向组织讲清情况,而此时狄克的事迹正被到处传扬。姑娘们给狄克做英雄花,引起永康不满,慰慈对永康扯坏绸花的举动非常生气,两人大吵起来。罗马尼亚终因生活作风问题被处分,即将调去养蚕分厂,曹金桂向赵秀兰哭诉,恨自己的命运降临到女儿身上,原来罗马尼亚竟是她和慰慈父亲的私生子。

  • 永康硬拉慰慈去看电影,慰慈觉得他很不自然,追问他心里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永康说出给成林出的馊主意,慰慈生气。二丫独自在宿舍,成林闯了进去,冲动地占有了她。事后,成林为自己的举动不耻,骂自己和永康不是人。二丫决定嫁给成林,慰慈看着二丫的委屈样内心难过,把她揽在怀中。二丫要成林一起回村告诉家里两人结婚的事,成林羞愧难当,痛哭起来,说要给二丫做一辈子牛马。

  • 小姐妹们来送礼,发现新房里什么都没有,玩笑说成林配不上二丫,成林很难过,发誓不要被人看扁。为庆贺毛主席八十大寿,狄克和永康想出让厂里的青工穿上军装搞队列表演的主意,得到邹书记的支持。成林穿着借来的军装非常自豪,他谎称自己是主任,想拍张照片留念,不想帅气的军装引来几个小伙子的羡慕,纷纷要拿钱来买。成林为了钱,竟然在澡堂偷了大家的军装。

  • 狄克听说永康把骨灰放在车间里怕连累大家,直埋怨他糊涂。果然,刘险峰嗅到了风声,把永康带到保卫科追问骨灰的去处,永康一口咬定撒进了长江,而狄克也挺身为他作证。刘险峰追查苏家的事情,通过一张47年前的报纸发现慰慈的父亲竟是个汉奸,他以此要挟,想占慰慈便宜。永康及时赶来打跑了刘险峰,还不依不饶要和他拼命,慰慈死死拦住永康。

  • 行业改造波及到所有的人,曹金桂提出把自己这样的老师傅打倒,从而保住云锦。在改造会上,永康带头发言批判曹金桂,两人一唱一和,让领导对会议效果非常满意。正当大家暗地松口气的时候,刘险峰把苏母押到会场,称要打倒汉奸余孽,并逼她交出隐藏的龙袍,会场顿时混乱起来。二丫机智地说改造会不是批斗会,引起领导对刘险峰的不满,拍案而去。

  • 狄克对永康的作为颇为不满,骂他对不起曹主任和慰慈,永康言自己凭良心做事。慰慈被剥夺了厂医的工作,新上任的王书记对永康很器重,劝他离开出身不好的慰慈,和二丫走到一起。慰慈提出分手,让永康为云锦坚持下去,永康感叹慰慈的苦心,两人不禁亲吻在一起,不料被巡夜的保卫人员发现。永康被二丫拉走,慰慈被抓进保卫科关了起来。

  • 新婚之夜,狄克给慰慈跪下,忏悔自己对罗马尼亚犯下的错误,请求慰慈原谅,善良的慰慈告诉狄克,所有的伤害和过错都过去了,两人要一起面对新生活。慰慈要和狄克全家去乡下,二丫和小姐妹们依依不舍,正遇成林带人报复永康,双方大打出手。混乱中,拉架的慰慈被永康误踢中小腹。慰慈因流产引发大出血,而医院血库却没有血,几人中只有永康血型相配。

  • 永康坚称龙袍被自己丢了,刘险峰气急败坏带着民兵挨家挨户地搜查,而二丫也悄悄地按永康的话在找寻。狄克不隐瞒是自己揭发了永康,把邹书记气得发抖,说他毁了永康也毁了云锦,狄克不以为然,说永康活该。二丫找到了龙袍,张父想交出去救永康,二丫跪下求张父成全永康,称永康的命是云锦的,而自己的命是永康的。

  • 二丫带着平反材料兴奋地让永康签字,不料永康却因双手已无法织锦而心生绝望,二丫用慰慈的苦心激励永康不要放弃。二丫感谢慰慈辛苦忙碌救永康,慰慈却说二丫这些年为永康的付出足以感天动地。得知永康的手废了,慰慈想办法要让他锻炼改善。永康终于平反了,二丫焦急在厂门口等待永康,却得到他坚持去分厂养蚕的消息。二丫去养蚕厂找永康,永康见到二丫带来的锻炼双手的物件,突然发火拂袖而去,气得二丫骂他是驴。

  • 慰慈和永康讲不通道理,说他不是男人,永康激动地说自己连人都不是,在监狱里受的种种屈辱,让自己就像老鼠一样活着,他后悔为了云锦,后悔保护龙袍,所有的理想都死了。慰慈震惊不已,任由永康痛哭发泄,甚至想用身体来弥补他这些年的苦难,永康却流着泪跑开了。永康终于回到了车间,二丫把他拉上大花楼机,永康手抚机器百感交集。

  • 第二十四集:狄克笑永康把花楼机打扮成奶奶庙,慰慈却觉得永康有想法。永康在“巧夺天工”的匾额下点起香火来拜祖师爷,并让成才和狄玉跪下叩头。他的举动引起众人议论,但永康认为老套的师徒入门仪式也是云锦传统的一部分。永康和二丫共同复制龙袍,众人感叹两人的默契。慰慈去发疫情的养蚕厂医疗救助,遇到了罗马尼亚。慰慈叫罗马尼亚跟自己一起回去,并要她为孩子着想。

  • 小夕照的生日要到了,赵秀兰和曹金桂商量要正式认他做干孙子,两家人一起给孩子过生日。慰慈带小夕照买衣服,夕照突然问她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而自己没有,慰慈无言以对。罗马尼亚不愿去邹家给夕照过生日,金桂怨她不懂事,慰慈硬把罗马尼亚拉去了。

  • 罗马尼亚回分厂办几天事情,慰慈把小夕照领回家照料。金桂和秀兰考虑慰慈不能生育,而罗马尼亚还得找个归宿,便想让夕照留在邹家,认为是两全其美的事情。罗马尼亚回家找不到小夕照,知道母亲把儿子送给邹家非常生气,金桂告诉她慰慈的遭遇,希望她成全别人。永康送给二丫一双她心仪已久的皮鞋,愿她以后能好好地走自己的路,找个好丈夫。

  • 二丫和永康回厂了。二丫的新皮鞋让小姐妹们羡慕不已,两人的婚事也摆到了桌面上,张父十分欣慰。慰慈听到好消息为二丫高兴,还夸她被爱情滋养得越发漂亮了。永康请狄克帮忙成全,想在车间和二丫举行结婚典礼,让大花楼见证,狄克提出想和慰慈同时补办婚礼。狄克将补办婚礼的决定告诉慰慈,对慰慈表示一直在反省自己,在努力改变自己,求她给自己一个机会。

  • 狄克再次恳求慰慈回家,慰慈苦衷难言,向他提出离婚,让他和罗马尼亚以及孩子组成一个完整的家庭。狄克说对犯下的错误经受了太多的内心煎熬,但自己不爱罗马尼亚。慰慈坦言狄克的爱让自己充满内疚,因为流产的那个孩子是永康而并非狄克的,狄克呆住了。

  • 刘险峰怪罗马尼亚存心戏弄自己,缠着她给个交代。见罗马尼亚不答腔,刘险峰气急败坏,要她当众大喊三声“我是破鞋”就算完事。罗马尼亚愤怒地拿起板凳要砸刘险峰,刘仓皇逃走。金桂庆幸女儿没有铸下大错,让她想开点算了。狄克和永康却不依不饶,拿着棍子堵住刘险峰,逼他把鞋子挂在脖子上大喊自己是破鞋,好好地教训了他一番。

  • 时间静静地流淌过去,“东方红”终于织造完成,永康兴奋又自豪,而狄克却看到了云锦面临的危机。经济改革的大潮开始席卷整个社会,刘险峰承包了食堂,成为“先富起来”的少数人,而云锦车间却因为没活干、没奖金而举步维艰。永康反对青工们不务正业去赚外快,狄克却说人有过好日子的权利,不该限制他们的自由,两人为云锦的前途争论不休。

  • 金桂用自己单身母亲经历的苦,劝罗马尼亚一定要找个归宿,其实罗马尼亚心中还是放不下狄克。狄克和罗马尼亚去找做纪念品的风景素材,狄克在照相机镜头中注意到罗马尼亚忧郁的脸,说想看到从前泼辣爱笑的罗马尼亚,罗马尼亚若有所思。永康和大家一起研发云锦工艺品,邹书记主动提出给他们联系铺面,众人受到鼓励,干劲十足,车间又恢复了生机。

  • 罗马尼亚感谢狄克的真心,但坚持一个人把孩子带好。二丫不明白罗马尼亚的心思,罗马尼亚却说曾经多么想跟狄克在一起生活,认为那样就是最大的快乐,但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她明白梦想和现实是两回事,如果现在和狄克结婚,真的不知道是幸福还是不幸。她的话正触动了二丫的心事。永康去宿舍找二丫,却看到二丫留下的一封离别信,永康突然觉得内心空荡荡的,整个人失去了方向。

  • 二丫找永康谈心,软硬兼施,永康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二丫能收拾他。两人在街头摆摊织补,永康感叹二丫小小的人却有那么大的力量面对困难。狄克在报上看到国外公司进口丝织品招标,兴冲冲来找永康,想抓住这个机会。两人为筹集不菲的启动资金找到刘险峰,一顿吹抬,但刘险峰对两人为罗马尼亚给自己挂鞋的事耿耿于怀,永康二话不说把鞋子挂在胸前,跑到酒楼门口站着,刘险峰释怀,帮他们解决了一半的经费。

  • 慰慈接到父亲在国内病倒的消息从日本赶来,狄克去机场接她,两人重逢,似有千言万语却无从说起。苏父醒来见到秀兰十分激动,言愧对她的姐姐,并急着去老宅看看。苏父见老宅已经成了文保单位,国家每年拨款修缮,又见到妻子的遗像,欣慰之余更加悲伤,他对着照片诉说当年被骗走的真相,感叹几十年离散,到如今咫尺天涯不能相见。

  • 金桂把自己和苏父的故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罗马尼亚,罗马尼亚含泪说懂得母亲的心。二丫见慰慈还保留着从前的钥匙,知道她内心对过去的怀念,劝她留下来,慰慈却把钥匙交给二丫,也想交出全部的回忆,她漫步在厂区里,默默地跟过往告别,不想竟遇到了永康,两个人没有靠近,简短地问了声好便转身分手了。慰慈对狄克说本来不打算再回来,一切都按照父亲的安排在进行着,但如今再次重逢,生活还能够改变吗。

  • 罗马尼亚闻讯要打夕照,夕照却说想让妈妈知道这个儿子没有白养,罗马尼亚的手无力地落了下来,抱着夕照落泪。狄克来了,他把夕照叫到无人处,让他好好地报仇,绝不还手。他一次次被夕照打倒又站起来,夕照一阵疯狂摔打之后,终于忍不住抱住狄克呼喊爸爸。罗马尼亚和苏父正式见面了,看着父亲在报纸上郑重发表的、承认自己是亲生女儿的声明,罗马尼亚百感交集,对父亲倾诉着多年来的委屈,但仍感谢父亲给了生命。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