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一场 5.2

故事讲述的是史进——这个已进入四十不惑之年的老好人重情重义勇往直前的经历。史进有一个朋友叫老毕,当初史进下岗做了几样生意赔了后,想买一辆车跑出租,是老毕借他钱买了车,史进对他一直...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8 / 共28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出租车司机史进提早下班。当晚和卖碟的朱明可、卖鱼的古大炮、爱买彩票的刑二饼、卖烧烤的老虾等老友汇合,搞小乐队的演出。突然,几个陌生人冲上来将史进打倒,迅速逃逸。事后史进接到个道歉电话,对方说打错人了。朱明可想到吴鹏曾经扬言要伙同刘金成废掉史进,原因是史进干涉他追史雪,于是一口咬定是吴鹏打人。史进的家里也炸开了锅,妹妹史雪到处追查,老爹史大启忙着报警。

  • 花淑兰不满杜喜梅跟自己说话的态度,对这个儿媳横挑鼻子竖挑眼,坚定的认为儿子史进倒霉和杜喜梅有关。杜喜梅也一肚子意见,向儿子史可心埋怨史进,史进也不介意,任杜喜梅数落。毕福林的父亲又犯了疯病,跑丢了,毕福林又不在家。金珠求助史进,史进不顾杜喜梅的阻拦,赶去帮忙。最后在老工厂找到了老毕头。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出租车司机史进提早下班。当晚和卖碟的朱明可、卖鱼的古大炮、爱买彩票的刑二饼、卖烧烤的老虾等老友汇合,搞小乐队的演出。突然,几个陌生人冲上来将史进打倒,迅速逃逸。事后史进接到个道歉电话,对方说打错人了。朱明可想到吴鹏曾经扬言要伙同刘金成废掉史进,原因是史进干涉他追史雪,于是一口咬定是吴鹏打人。史进的家里也炸开了锅,妹妹史雪到处追查,老爹史大启忙着报警。

  • 花淑兰不满杜喜梅跟自己说话的态度,对这个儿媳横挑鼻子竖挑眼,坚定的认为儿子史进倒霉和杜喜梅有关。杜喜梅也一肚子意见,向儿子史可心埋怨史进,史进也不介意,任杜喜梅数落。毕福林的父亲又犯了疯病,跑丢了,毕福林又不在家。金珠求助史进,史进不顾杜喜梅的阻拦,赶去帮忙。最后在老工厂找到了老毕头。

  • 洗手间里的杜胖子被内急的花淑兰撞上,花淑兰大叫捉奸,杜胖子仓皇逃逸。花淑兰对杜喜梅大闹,杜喜梅也不解释,自顾自的带着儿子回屋学习。史进送喝醉的毕福林回家,毕福林慨叹工厂不好干,缺二十万元启动资金。工厂原来是史进的,后被毕福林解围接手,而且毕福林接手后就赞助史进买车跑出租。回想过去,史进觉得自己该为毕福林做些事情。

  • 史进四处帮毕福林借钱,先是找到了刑二饼,刑二饼有些为难。他再找杜胖子、老虾和古大炮借钱,众人给史进讲了一番大道理之后,都没借。刑二饼过意不去,为了帮史进,决定找毕福林的老婆金珠借钱。金珠向老公毕福林借钱帮刑二饼,毕福林拿不出。金珠又向喜梅借钱,正好遇到刑二饼和史进,众人才明白,绕了一圈,史进是在帮毕福林。金珠怀疑毕福林有外遇,让史进不要帮他,否则会越陷越深。

  • 花淑兰为了史雪早点确定男朋友,打电话让吴鹏来吃饺子。朱明可阴差阳错接到电话,替吴鹏答应要去,而且许诺带很多礼物。花淑兰高兴不已。结果,吴鹏空手而来,花淑兰不快。朱明可恰在此时带着礼物赶来,还准备把钱借给史进。两下对比,吴鹏丢尽了脸面。金珠质问丈夫毕福林为什么挣不到钱,却让史进四处筹款。毕福林莫名其妙,致电史进,史进表示义不容辞。老毕头又犯疯病,一家乱糟糟。

  • 史进为了凑足二十万筹款,想动用杜喜梅弟弟的房款,被杜喜梅拒绝。朱明可和吴鹏彼此挖苦,争相在史雪面前示好。朱明可在吴鹏的激将下,硬着头皮表示愿意借钱。恰巧,史进来了,拿了钱凑足筹款。朱明可有苦难言。史进把钱交给毕福林,毕福林感激不尽。金珠提醒毕福林要对得起朋友,这让毕福林彻夜难眠。花淑兰让儿子史进把利息加上,杜喜梅却在担心毕福林还不上钱。毕福林要请大家喝酒,史进召集众弟兄,大家边喝边等毕福林。

  • 毕福林跑了。借钱的人懊悔不已,面对大家的埋怨,史进决定承担债务;杜胖子把毕福林跑路的消息告诉了杜喜梅,杜喜梅又恨又气;金珠更加怀疑毕福林有外遇;朱明可后悔借钱,吴鹏认为债务应该算在史进头上;面对史雪,朱明可里外不是人;花淑兰暴跳如雷,去找金珠算账;刑二饼四处逃避着老婆的追打……众人闹得鸡飞狗跳。此时,毕福林已到了大连,他准备和情人焦颖开一家电脑公司。

  • 花淑兰大闹金珠家,老毕头又犯疯病,吵打一番。适时赶来的史进突发胰腺炎,众人把他送往医院。看着儿子这么痛苦,花淑兰怪杜喜梅没有照顾好,而且和杜胖子有染,二人吵。金珠两头劝,请求杜喜梅的原谅,让她好好照顾史进。古大炮、刑二饼等老友来探望史进,让他好好养病,不要记挂债务问题。朱明可和吴鹏去找刘金全,想查出毕福林的下落。刘金全打电话问李奎,没想到毕福林也欠李奎五十万,李奎得知老毕跑了,当即决定告他。

  • 金珠让朱明可帮忙查陌生女人来电的号码,发现是大连市的一个电话吧。朱明可决定带着史雪去大连查毕福林。金珠准备搬家,把房子卖了还债。此举不但遭到毕羽婷反对,而且再次诱发了老毕头的疯病。杜喜梅安慰史进,二人正在合计卖车还债。毕羽婷闯入,指责史进不应该把钱算在金珠的头上,搞得现在要卖房。史进不顾杜喜梅阻拦,匆匆出院去阻止金珠卖房。此时,朱明可和史雪正在大连漫无目的的搜索着毕福林。

  • 吴鹏在领导的交代下,到医院找史进。准备采访,写一篇关于史进借钱的报道。没想到二人话不投机,不欢而散。朱明可和史雪误打误撞的进了毕福林和焦颖的电脑公司,毕福林及时躲避。吴鹏接到了胡小婷的相约电话,他犹豫该怎么办。待到朱明可史雪回来,吴鹏提议把毕福林工厂的设备卖给刘金成。古大炮、老虾积极支持卖厂,唯独史进反对。工厂此时已经被封,毕福林被山东的李奎起诉。众人怂恿史进也起诉,却发现史进没让毕福林打欠条。

  • 史进跟着刑二饼去买彩票,因为号码的争执与人大打出手。花淑兰和杜喜梅又因为史进没让毕福林打借条而生气,二人争吵,史大启两头劝。史进的彩票没中,兄弟们失望。史雪为了帮史进,让朱明可缓一缓要钱,二人话不投机,不欢而散。杜喜梅接到弟弟杜喜良的电话,突然要拿回五万元买房订金,处理一起车祸。金珠去找妹妹金玉借钱,发现金玉过得很苦,金玉的老公却打麻将逍遥。金珠一怒之下打了这个不争气的妹夫,扬长而去。

  • 杜喜梅拒绝了杜胖子的慷慨解囊,杜胖子被花淑兰骂走。花淑兰给儿子送来了四万块钱。史进同时把车卖了,把钱还给了古大炮、老虾等人。吴鹏知道了朱明可将胡小婷的事告诉了史雪,二人大吵。城管检查,把朱明可店里的盗版光碟没收并罚款。吴鹏念朋友之情,帮朱明可摆平。金珠家漏水,引起邻居的不满。紧接着老毕头又走丢,被车撞了。金珠焦头烂额。史进和老虾等赶往救助。吴鹏跟踪了解史进的事迹,继续写报道。

  • 金珠咒骂毕福林不负责任,却又没有办法。看到急待手术的老毕头,史进和刑二饼出钱相助。朱明可不理解史进还了其他人钱,却唯独没还自己这份,来找史雪理论。史进把钱借给了金珠,却骗喜梅说把钱还给了朱明可。喜梅不信,找朱明可对质。花淑兰让朱明可帮史进圆谎,蒙混过关。刑二饼却被媳妇抓着找上了史进家,质问还的钱哪儿去了,一大家子闹得鸡犬不宁。老毕头发疯,金珠打电话给史进求救。

  • 老毕头要跳楼,被徒弟史进救下,二人回忆在工厂当劳模的日子。老毕头的情况很不稳定,金珠发愁。史进为了留下来照顾老毕头,骗老婆杜喜梅说自己去大连追踪毕福林了。花淑兰焦急儿子失踪,杜胖子和朱明可却说在医院附近见过史进。众人赶去医院。吴鹏的文章对朋友义气持批判态度,朱明可反对这一观点,二人争辩。焦颖正灯红酒绿的开展交际业务,毕福林却总也提不起精神。焦颖不满毕福林的状态生气。

  • 杜喜梅不满史进的欺骗,要闹离婚。面对众人的七嘴八舌,史进无语,老毕头又犯疯病,众人无奈。史进虽是好心人,但是杜喜梅很难接受他这种义气,想离婚又担心孩子。杜胖子在旁边煽风点火,杜喜梅陷入纠葛。史可心过生日,一家人团聚,彼此倾诉。史进和杜喜梅的关系稍有好转,正在此时,法院送来传票。本该毕福林被告,而史进是老毕厂子的法人代表,成了替罪羊。一家人再次陷入危机。

  • 为了解决被告的事,杜胖子和杜喜梅准备贿赂法官,吃了闭门羹。杜喜梅担心法院执行自家的门市房,杜胖子出主意让杜喜梅和史进假离婚,把门市房过户。史进和金珠则去找算命先生卜卦,受指引去找原告谈谈。却被原告李奎给轰了出来,史进无奈,和古大炮、老虾等兄弟喝酒。谁想冤家路窄,在小酒馆又遇李奎。史雪跳舞摔伤了,朱明可去看望,发现史雪还是想着吴鹏,决定带史雪去乡下找他。

  • 金珠醉酒,古大炮看不下去,双方打了起来。杜喜梅要和史进离婚,众人惊愕。史可心担心,花淑兰赶来相劝。杜喜梅表示只是假离婚。史进和杜喜梅离婚,杜胖子却打听到现在离婚根本影响不了法院的执行。金珠硬撑着去照顾老毕头,面对冷漠的女儿毕羽婷,金珠很寒心。而毕羽婷仍与网友倾诉,对这一切皆充耳不闻。金珠死缠李奎,二人争执中,李奎得知金珠认识自己的老同学吴鹏,要她约来一见。

  • 杜胖子准备和杜喜梅合作搞大型的美发店,二人看房子,谈合同。史进、史雪、朱明可去乡下找吴鹏,发现吴鹏的家境根本不像他自己吹嘘的那样发达。吴鹏的家并不富裕,而且他是伴着自己的瘸爷爷长大。众人让吴鹏去找李奎通融,被拒绝。朱明可安慰受伤害的史雪,却被抢白一番,生气而去。史进得知杜喜梅要和杜胖子合作,心生醋意。

  • 法院如期开庭审理,史进激烈辩驳,大闹法庭。这个案子明显对史进不利,一家人担心异常。可休庭过后,李奎却撤诉了,这让每一个人都摸不到头脑。李奎召集大伙一起吃饭。席间,李奎揭开谜底,原来是吴鹏在休庭期间找了李奎,并帮他算了一下得失。李奎敬重史进的为人,才决定撤诉,还将厂子交给史进,让他继续干。欣喜过后,大家开始担心,史进到底能不能扭亏为营。这个外号叫“亏哥”的史进,也犹豫不决。

  • 老毕头又犯病了,可让金珠更加担心的是女儿毕羽婷的冷漠,她渐渐发现毕羽婷没有人情味。金珠准备买房筹款支持史进,毕羽婷以离家出走相威胁。史进为了厂子的启动资金,准备把门市房卖了,杜喜梅坚决反对。杜胖子拖着喜梅看大型美发厅的设计方案,杜喜梅却要退出合作,杜胖子呆若木鸡。李奎在等待着史进来签协议,可史进的朋友们都劝他三思。时间分秒迫近,史进下决心签了。花淑兰和杜喜梅得知大惊,担心启动资金的问题。

  • 花淑兰、史大启闻知史进签了工厂的合同,担心儿子。杜喜梅气得要离家出走。史进却是下定了决心,要把企业干好。花淑兰决定把门市房证从杜喜梅处偷来,帮儿子。刑二饼给史进支招,促成杜喜梅和杜胖子的合作,就可以把门市房拿到手了。史进高兴,依计行事,劝说杜胖子和杜喜梅合作。杜胖子得到授意,安排设计公司和房东等人去找杜喜梅合同上的钱。杜喜梅哭闹,杜胖子无奈之下说出,这一切都是史进的安排。杜喜梅去找史进算账。

  • 朱明可对汽车配件厂做了周密的调查,刘金成看出他想干厂的意思。可朱明可却找到史雪示好,称自己有办法帮助史进,但是史雪必须求他。史雪拂袖而去。趁着杜喜梅睡午觉,花淑兰硬拉着史大启将房证盗出。史进大惊,担心杜喜梅受不了。但是想到启动资金,史进还是决定把门市房卖给早已垂涎已久的老虾。杜喜梅得知,又惊又气,出了车祸。伤心欲绝的杜喜梅坚决不和史进过了。一家人一筹莫展。史雪知道吴鹏在和胡小婷来往,生气不理吴鹏。

  • 史雪奉史大启之命去找朱明可帮忙,意外遇到吴鹏去赴胡小婷的约会。史雪委屈哭闹,朱明可决定用自己的房子抵押贷款帮助史进。朱明可来厂商谈投资入股,史进又惊又喜。史雪闻知,给了朱明可一个香吻。史进被杜喜梅拒之门外,搬进了厂里。金珠觉得愧疚,帮史进收拾房间,被赶来送行李的杜喜梅发现。杜喜梅发誓不再管史进,转而要和杜胖子继续合作开美发厅,为了参与投资,准备卖掉门面房。

  • 史进、史雪和朱明可喝羊汤庆祝,大谈宏图之志。吴鹏远远的看着,悄悄走掉。花淑兰觉得杜喜梅是泼出去的水,再也不是一家人了。为了保住房子,花淑兰准备搬进去住。半夜,她带着老伴去砸锁。邻居发现,通知了杜喜梅。吴鹏向史进转达上级的意见,部长准备将史进的工厂作为和谐社会的典型扶植起来。看到朱明可来签协议,吴鹏告辞。史进禁不住朱明可的盘问,道出不能签合同的缘由。史进赴宴,宣传部长请来了刘金成,准备从中牵线。

  • 杜喜梅风风火火的赶到门面房,怒从心头起,和刁蛮的婆婆花淑兰打了起来。史进闻讯赶到,盛怒之下,打了杜喜梅。史大启和金珠拉来劝去,一屋子闹得鸡飞狗跳。杜喜梅心如死灰冒雨去了杜胖子家,表示要请客,让杜胖子召集史进的朋友。此时,毕羽婷却离家出走去会网友。史进让父母照顾老毕头,自己和金珠连夜打车去大连追赶毕羽婷,二人在车站瞄到毕羽婷跟着眼镜男上了出租车。史进报警。

  • 赶来送花的史雪,看到朱明可和吴鹏的狼狈相,不屑走开。此时,杜喜梅召集史进的朋友赴宴,宣布自己三天后和杜胖子结婚。众人瞠目结舌。史雪、朱明可和吴鹏想办法去找杜喜梅阻拦。毕羽婷被网友眼镜男骗到仓库,绑了起来。史进和金珠正在大连市没头苍蝇似的乱撞。史进凭着记忆发现了可疑的眼镜男,尾随至宾馆。安顿住下,实时监听。史进突然接到电话,得知杜喜梅要嫁给杜胖子,顿时懵了。

  • 史雪去劝嫂子,杜喜梅尽数史进的傻事,坚决要离开他。吴鹏和朱明可给杜喜梅做工作,众人苦口婆心,杜喜梅却下了逐客令为了感动喜梅,花淑兰、史大启带着孙子史可心,一家老小哭成一团。焦颖和葛会计商议业务,对病痛中的毕福林冷眼视之。史进和金珠尾随眼镜男至羽婷的关押地点。歹徒欲强暴毕羽婷,史进解救,遭到歹徒的毒打。紧急关头,金珠带着警察赶来,制服了歹徒。史进被送到医院。

  • 焦颖把史进推下山坡,拉着毕福林跑掉。酒店张灯结彩,沮丧的史进被古大炮等老友怂恿去参加杜喜梅和杜胖子的婚礼。看到穿着婚纱的杜喜梅和身着礼服的杜胖子携手走来,史进差点昏倒。可就在此时,司仪宣布,由伴郎杜运来将新娘杜喜梅交给新郎史进。全场欢声雷动。公园里的小乐队又恢复了演出,杜喜梅盛邀花淑兰同台献艺,群情激奋。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