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老大的幸福 电视剧 热度 1276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类型:青春 / 家庭 / 喜剧 / 言情

导演: 李路

简介: 傅吉祥,人称傅老大,因父母早逝,他长子为父,带大了三个弟弟一个妹妹,把他们都送进北京的大学。当弟妹们长大成人、事业有成后,他自己却错过了人生的辉煌时期:因没有生育能力而婚姻失败,失业下岗后成为一名足...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1/共41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东北顺城,顺城宾馆洗浴中心的足疗师傅吉祥开始了一天的快乐生活,一群粉丝团团围坐听他唱京剧、说评书。落魄的单亲妈妈梅好牵着儿子乐乐朝这边观望了很久,她将乐乐独自留下,充满不舍地边走边回头张望。乐乐对妈妈的离去浑然不觉,而是被老大自行车上飞转的风车吸引,一直尾随在老大身后。老大以为这孩子走丢了,却找不到孩子的家长。看着孩子又冷又饿的样子,老大决定先带他回自己家吃饭。

  • 老大得知梅好投河的原委后,给梅好路费让她带孩子回老家,并嘱咐梅好千万不能再扔下孩子,梅好告诉老大自己早已无家可归。老大见状就让梅好跟着自己学做足疗。梅好发现老大在洗浴中心不仅很受顾客欢迎,而且颇受员工拥戴。工友们拿老大和梅好之间的师徒关系打趣,一向好脾气的老大严肃地敬告工友们要本着保护妇女儿童的原则不要乱开此类玩笑。

  • 弟弟妹妹荣归故里,还没顾上和老大团聚,就被各自的欢迎队伍接走。老大有点失落,但更感到自豪。老大回到洗浴中心看见小霞,交谈后才反应过来昨天打电话的真是机主,自己买的手机的确是个赃物。老大懊恼不已,可又觉得毕竟是自己花钱买的。他再三思量后,决定把手机留下,让梅好把抄下来的号码来给机主送去。老大和弟弟妹妹们回到洗浴中心给北京来的要客做足疗,一进门才发现正在要客就是老二。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东北顺城,顺城宾馆洗浴中心的足疗师傅吉祥开始了一天的快乐生活,一群粉丝团团围坐听他唱京剧、说评书。落魄的单亲妈妈梅好牵着儿子乐乐朝这边观望了很久,她将乐乐独自留下,充满不舍地边走边回头张望。乐乐对妈妈的离去浑然不觉,而是被老大自行车上飞转的风车吸引,一直尾随在老大身后。老大以为这孩子走丢了,却找不到孩子的家长。看着孩子又冷又饿的样子,老大决定先带他回自己家吃饭。

  • 老大得知梅好投河的原委后,给梅好路费让她带孩子回老家,并嘱咐梅好千万不能再扔下孩子,梅好告诉老大自己早已无家可归。老大见状就让梅好跟着自己学做足疗。梅好发现老大在洗浴中心不仅很受顾客欢迎,而且颇受员工拥戴。工友们拿老大和梅好之间的师徒关系打趣,一向好脾气的老大严肃地敬告工友们要本着保护妇女儿童的原则不要乱开此类玩笑。

  • 弟弟妹妹荣归故里,还没顾上和老大团聚,就被各自的欢迎队伍接走。老大有点失落,但更感到自豪。老大回到洗浴中心看见小霞,交谈后才反应过来昨天打电话的真是机主,自己买的手机的确是个赃物。老大懊恼不已,可又觉得毕竟是自己花钱买的。他再三思量后,决定把手机留下,让梅好把抄下来的号码来给机主送去。老大和弟弟妹妹们回到洗浴中心给北京来的要客做足疗,一进门才发现正在要客就是老二。

  • 警察带着梅好来到老大家,在街坊邻居和全家人的注视下,从老大身上发现了辛雯丢失的手机,老大越解释大家越糊涂,场面十分尴尬。老二觉得颜面尽失,一怒之下炒了辛雯并当即做出带老大去北京过幸福生活的决定。老大到洗浴中心交接工作,告诉梅好可以踏实地继续住在自己家里,并嘱咐她要带着乐乐好好活下去。飞机一降落,大家就开忙碌起来。北京超快节奏的生活状态让老大有一点儿无所适从。

  • 酒过三巡,兄妹们一起描绘着老大的幸福未来,可老大自己却惦记着一碗大米饭。一桌子海鲜大菜,老大却没吃饱。辛雯心情沮丧地回到家,男友张强还劝她不要把老板的话当真,要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照常去上班。辛雯透露出做全职太太的想法,张强对此并不赞成。老大夜里饥饿难耐,偷偷下楼找东西吃,回来时却误入明月房间,还喝掉了明月杯子里的水,却没发现杯子里的隐形眼镜。

  • 辛雯回到公司,要求老二出一份正式的解聘通知和合理的经济补偿。辛雯此举激怒了老二。明月带老大去郊区的一家高档休闲会所玩。趁着明月做美容的空儿,老大四处寻找眼镜店却一无所获。老大打电话让小五赶紧买一副隐形眼镜悄悄送到会所来。小五出门前让调琴师小朱帮她挡一挡来上课的学生和家长。小五言辞闪烁引起了小朱的关切。

  • 老四跟大哥说希望二哥能为自己提供赞助,只要自己能红,就能跟别人一样住豪宅。老大不认同老四与人攀比,但还是很郑重地专门为此向老二打了个报告。佳佳听说后,总结了自己关于父辈生活状态的一套理论,认为他们都是各自欲望的奴隶。老大意味深长地告诉佳佳成为欲望的奴隶不对,但上进是好的。老大一直没机会跟老二说赞助的事儿,这一天的所见所闻跟老大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但他劝慰自己要好好配合。

  • 老大微醉地对辛雯一路恳求、紧追不舍,辛雯又急又气。一个小伙子以为老大耍流氓,当街就跟老大比划起来。老大路过一家婚纱影楼,看见橱窗里有明月和一个男模特的婚纱照,老大建议婚纱店在照片上写明本夫妻纯属虚构。正巧张强也在这里等待辛雯,没想到辛雯带来的却是正式离职的消息。

  • 老大给顺城足疗中心打了个电话,经理从梅好接老大电话的反应看出其实老大和梅好根本就没什么实质关系。酒局结束后,作陪的一位老板抢先买了单,老大又把金鸳鸯送给那位老板,可临行前老板又偷偷把金鸳鸯还给老大。明月到饭店接醉酒的老大回家。老大总结自己这一天喝的三顿酒以及自己的困惑。老大让明月找个地方给他醒酒,明月就把老大带到了迪厅见识北京的夜生活。

  • 学生家长因为炒股的事儿上门找小五理论,小五避而不见。但当她得知这个学生家长经常就此事在家长圈子里扭曲事实,感到十分无奈和气愤。老四兴奋地告诉制片人赞助的事已经解决了,制片人带老四去试妆,老四扮上男二号太子试镜,一场重场戏让他感觉很过瘾,导演也对他很满意。老四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光明未来。老大醒来后,自责给大家添了麻烦。听说明月被老二骂走,老大心情更加郁闷。

  • 老大想来想去就挑了几瓶老二的名贵洋酒让他们拿出去卖钱好先应个急。可是洋酒不翼而飞总得有个交待,老大就佯装自己全都把酒喝掉了,但老二从监控录像里看到了这一切。大哥为什么要偷酒成了老二心中的一个谜。老大夜里经过老二房间,听到了老二和小五关于他偷酒的对话。老大这才知道白天的情景被家里的监控录下了,顿时内心充满了矛盾。

  • 梅好在小旅馆里要给乐乐洗澡,一不留神乐乐就不见了。老大接到电话后和梅好一起在公园里找到了乐乐。乐乐抢了一个北京孩子的风车,孩子的父母不依不饶,非说自己孩子受了惊吓,要给梅好拍照取证。老大装作不认识梅好的样子,表面上是批评梅好作为一个外地人不应该给北京人添麻烦,实际上却是说北京人民对外地同胞也应该宽宏大量,得饶人处且饶人。

  • 老二带着老大留下的五谷杂粮来到老三家,小南正在家跟老三分析着孤独症的严重性,众人开始揣测老大和那个女人的关系。小南提到治疗孤独症就是一个无底洞,老二突然联想到大哥偷酒的事,意识到老大缺钱是跟这个孩子治病有关。老大四处打听北京治孤独症最好的医院,挨饿受冻地排了一夜队,终于挂到了一个专家号。

  • 老大来到火车站准备买票回顺城,但是乐乐和梅好的身影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老大心中不忍,还是在候车大厅找回了母子二人。当梅好得知老大在医院熬了一整夜时,大为感动。这家医院的诊断跟以往没有不同,但是医生为乐乐推荐了一家不错的康复幼儿园。老四因没有拉来赞助而被临时换下男二号的角色,重新变成了跑龙套的,老四心情万分沮丧。

  • 老大回到老三家,想在老三在他们单位找一份勤杂收发的工作,老三应允,但最高一千五百元的月薪却让老大打了退堂鼓。老大梦见自己和梅好拥抱在一起,第二天一早醒来后感到羞愧,不停地骂自己是伪君子。老三的女儿圆圆尿床后被小南奚落,圆圆觉得丢脸大哭起来。老大为了哄圆圆,把自己的被子用水浇湿,说自己也尿床了,还跟圆圆一块晾被,圆圆终于破涕为笑。

  • 老二在足疗店给老大安排技师做足疗,老大却反客为主地给技师做了起来。值班经理对老大刮目相看,并邀请他来足疗店当顾问。老大说自己脱不开身,但是可以让自己的女徒弟来。老大来到公司,与辛雯独处时气氛有些尴尬,老大虚心向辛雯请教来这样的大公司上班有哪些注意事项。梅好去接多多放学,得知老大没来过,梅好失望地以为老大真的不管他们了,就给小个子打电话了解工作情况。

  • 老大下班后去出租屋给梅好培训,并把一支口红当作奖励送给梅好,没想到一只口红却勾起了梅好作为一个柔弱女子多年来的委屈,梅好的眼泪让老大觉得自己应该再为她做点什么。辛雯下班后在商场看见张强和一个靓丽女孩逛街。辛雯当即给张强打电话,张强的毫不理会让她既气愤又伤心。小五和夏锦达一起吃饭,夏锦达对老二生活和经商方式有独特的看法,二人都对彼此对表现出好感。

  • 辛雯大醉,老大扶着她上了出租车。这一幕被梅好看见,顿时心中黯然。而辛雯酒醒后自觉失态,懊恼不已。老大和梅好一起送乐乐到幼儿园,向苗苗反映乐乐最近总喜欢敲打东西,苗苗认为这可能是他对节奏有感觉,让老大再好好观察一下。老大把梅好送到了足疗店后,一直给紧张的梅好加油鼓劲儿。这时辛雯打电话来让老大回公司,梅好一听是辛总监,更加生气了。

  • 明月跟老大前往出租屋,明月看着老大和梅好默契温馨的做饭场面,既羡慕又感伤。老大去公司上班,主动跟大伙沟通感情,教大家工作间歇活动筋骨的正确方法,这才发现白领们都有一些健康问题。老大决定给大伙好好调一调,也给自己确定了下一阶段的工作目标,就是要在公司里构建一个和谐养生的系统工程。明月给梅好介绍到夏锦达家给夏母做按摩,这个老太太有点儿矫情,梅好有点儿无所适从,工作并不顺心。

  • 梅好第二次去给夏家老太太做按摩时用了老大教的办法,果然凑效。小五满怀热情地来老二公司询问大哥和辛雯进展状况,还要安排他们去听音乐会,没想到老二却告诉她,大哥把自己裁出公司了。老大告诉老二自己要重返足疗界,老二坚决反对,还要安排老大去学开车,老大很不情愿地接受老二的安排。辛雯带老大去驾校,老大根本没打算学,觉得四千八百块的学费太贵了。

  • 教练极其认真负责,老大想尽办法也没能让教练松口。老大只好开动汽车证明自己会开车,就是没有驾照,而且也不想考。教练惊讶于老大的车技,表示愿闻其详。老大告诉教练自己不愿意学车的真正原因是不想让老二公司的司机下岗,教练表示理解。为了不连累教练,老大决定演一出戏,装作他非要送教练金鸳鸯,教练坚决不收,拉扯中就把老大的手腕拧折了。老大还告诉经理这位教练拒腐蚀,不能批评,只能表扬。

  • 教练极其认真负责,老大想尽办法也没能让教练松口。老大只好开动汽车证明自己会开车,就是没有驾照,而且也不想考。教练惊讶于老大的车技,表示愿闻其详。老大告诉教练自己不愿意学车的真正原因是不想让老二公司的司机下岗,教练表示理解。为了不连累教练,老大决定演一出戏,装作他非要送教练金鸳鸯,教练坚决不收,拉扯中就把老大的手腕拧折了。

  • 辛雯要带老大去郊外学车,老大却带上了梅好。老大一路上对辛雯这么多天以来的关照表示感谢,老大的言行消除了梅好的疑虑。但老大也觉得辛雯天天这么陪着自己,耽误了她的正事,就想了个办法让辛雯先走。小五来驾校给辛雯和老大送音乐会的票,其实是要代替老二向辛雯暗示跟老大的事儿,辛雯有所察觉,但表面上装糊涂。

  • 小五接到夏锦达的约会电话,内心十分不确定夏锦达究竟是否会跟自己朝着结婚的方向发展。夏锦达非常慷慨地买下小五钟情的一款钻戒送给她,小五误以为夏锦达会向自己求婚,心花怒放地跟着他来到酒店房间。但夏锦达却很随意地把戒指当成礼物送给她,小五顿时明白夏锦达根本没有求婚的意思,小五表示自己要的不是礼物,是信物。

  • 小朱向小五表决心一定会努力奋斗,给小五想要的那种生活。小五内心有些感动,却对此并不看好。夏锦达发现给母亲按摩的人竟是梅好,而且母亲非常喜欢她。夏锦达借音乐会的事儿跟梅好聊天并问及梅好跟老大的关系。老大主动给小赵岳父做足疗,小赵岳父觉得老大一定是有求而来。老大说自己只是希望邻里关系能和睦,希望小赵能跟自己弟弟好好处,他请老爷子将金鸳鸯转交给小赵两口子,表达一份美好的祝愿。

  • 老二正式跟辛雯谈话,希望辛雯能考虑跟老大组成一个家庭,以后不管是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能好好相处。辛雯虽早有预感,但仍对老二的单刀直入颇感意外。她觉得老二的想法无聊,但又不能直接拒绝老板,所以她坦诚自己在感情上接受老大是不可能的,但可以把这件事当成是工作。老二强调只要能让老大的心从梅好身上移开,他永远都会感谢辛雯。

  • 老二发话哥几个谁都不能去,可大家又都找不到不去的理由,只有全体把手机电池卸掉让老大找不到人。老大和梅好在出租屋满心欢喜地等待,却一直不见众人踪影。梅好也难过地意识到老大的弟弟妹妹不肯接受自己。

  • 到了老三家,老大按照流程开始宣读公开信,老三态度诚恳地表示尊重大哥的个人选择,但是关键要看二人结合的利弊关系。梅好明白老三的意思,临走前也留下为老三准备的礼物。接下来是老四,老四本就是一幅敷衍了事的态度,公开信还没念完,老四就溜了。老大看着疲惫的梅好,再次打电话“威胁”弟弟妹妹必须再次到出租屋见大嫂。

  • 第二天一早梅好如往常一样去上班,当夜幕降临时,老二哥几个都到了出租屋,却始终不见梅好的踪影。老大让弟弟妹妹先吃饭,自己出去找梅好了。大伙儿看着老大匆匆离去的背影,态度各异,老二认为这件事圆满结束了,老三担心老大知道真相会生气,老四则担心大哥闹心,小五有些后怕。

  • 老大一大早就来到幼儿园准备守株待兔,结果来得太早,等到梅好送乐乐来上学时,老大坐在门口睡着了。梅好心疼地把自己的外套披在老大身上后悄悄离去。老大醒来后发现了梅好的外套,拍着自己的脑门懊恼不已。他决定继续守株待兔,等梅好来接乐乐放学。

  • 老大一路尾随到了夏家别墅,冲动地要进去找梅好说清楚。老二阻拦,说这里是别墅区,不能随便乱闯。他安抚老大在车里等候,自己进去请梅好出来。老二跟夏锦达直接说明来意后见到了梅好,他希望梅好亲自给老大一个“解释”,然后让老大死心。梅好承诺这将是她跟老大最后一次见面。

  • 小赵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觉得老大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第二天就把金鸳鸯举报到局纪委,纪委领导对此很重视,亲自到老三里来调查。老大在候车室接到小南打来的电话,小南在电话里又急又气地让老大赶紧回来。老大赶回老三家,发现局纪委的干部已经来了,他们说老大的这种行为属于行贿,老大解释说这对鸳鸯是镀金的,有发票为证。纪委干部明白了事情原委,但是也表示一个好干部应该是一堵风雨不透的墙,不能有缝隙。 

  • 老大刚把小南稳住,老三就回家了。为了证明自己清白,他也给了小南一张住宿发票。小南感觉这哥俩合伙欺骗她,一气之下要回娘家。老大向小南解释,小南继而把火气撒到老大头上,老三为此和小南动起手来。老大制止了他们,称自己会想办法让小南明白当正处是不是真的有那么重要。

  • 在老大的“鞭策”下,小赵向老三夫妇真诚道歉,把自己小题大做举报金鸳鸯的动因一五一十说清楚了。小赵这件事终于让小南明白要想做好官,先要做好人。老三也表示自己今后会正确对待晋升这件事,既不能不思进取,也不能贪得无厌。老大看着小南和老三重归于好,决定回顺城。

  • 老大本以为老四买了房子后能消停一阵子,谁知他买房后压力更大了,一连二十四小时地拼命工作,在片场受伤后还要带伤上阵。老大为此十分担忧,非要陪着老四去片场。在片场他们遇到了老四已经成为大腕的同班同学,为了保护老四的自尊心,老大要替老四跑龙套,一不留神也受伤了。

  • 老四得知老大把自己的工作日程安排妥当,美滋滋地去工地看自己的别墅,这才发现自己的合同是假的。他一面打电话斥责苗苗跟老二合伙设局骗自己,一面去找老二兴师问罪。老四跟老二见面后大吵起来,无奈的老二只好告诉老四实情,包括老大算的那笔账、老大替他跑龙套、苗苗怀孕。这时老四接到老大的电话,说苗苗为了成全他的梦想,已经去医院准备把孩子打掉。老四听得无地自容,及时赶到医院,决定留下这个孩子。

  • 辛雯想请明月帮忙做一场主题秀,明月听说公司现状后,爽快答应免费帮忙。她精心策划主题秀,老二到现场看到了明月在尽心尽力地工作,心里非常感动。但当明月对老二表达自己的感情以及同舟共济的决心时,老二就觉得明月是在可怜自己。他继续表现冷酷,告诉明月自己不需要别人可怜,明月再次痛哭着离去。来老二家告别的老大看到了这一幕。佳佳告诉老大事情经过并替明月打抱不平。

  • 小五很难过地回到家,谁知学生家长又来逼她还钱,心情低落又冲动的小五,只能让家长把自己心爱的钢琴抬走。老二从香港铩羽而归,他去找夏锦达请求宽延缓款期限,但是夏锦达却表示这不是个人行为,自己也要对公司负责,从而拒绝了老二的要求。

  • 万念俱灰的老二喝得烂醉如泥来找小五,小五在老二的醉话里得知夏锦达马上就要接手老二的公司,小五看着濒临崩溃的老二决定去求夏锦达。小五约夏锦达在酒店见面,求夏锦达放缓期限放,甚至表示可以答应夏锦达的一切要求。夏锦达没有趁人之危,劝小五珍惜自己,不要以这种方式来帮助老二。

  • 老二精神抖擞地出现在最后一次公司会议上,宣布公司将由夏锦达接手,然后跟员工们告别。老大害怕老二做傻事,就紧紧跟着老二。 老二离开公司以后,先是跑到酒店顶楼,被老大打岔,在宾馆房间要用刀片割脉,又被老大打岔,最后老二跑到河边要溺水,结果老大又跟过来,老二再也忍不住了,问老大为什么跟在后面捣乱。

  • 梅好婚礼当天,辛雯把金鸳鸯还给了梅好。乐乐不喜欢吵闹的婚礼现场,自己跑出了酒店,却看见了在酒店对面观望的老大。乐乐一路紧追老大,抱着老大就不撒手,非要跟老大在一起。老大决定先把乐乐带回顺城跟自己生活一段时间,让梅好踏实地过个蜜月。老大带着乐乐走在火车站的站台上,乐乐突然掏出金鸳鸯给老大,老大看着金鸳鸯高兴地发现原来自己跟乐乐才是天生一对,他牵着乐乐踏上了回乡的路。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