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龙须沟 电视剧 热度 954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类型:剧情 / 家庭 / 年代

导演: 李成儒 王志强 李伟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4/共34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日本投降,北平一片欢腾,百姓们奔走相告,笑逐颜开,觉得好日子就要到来了。南城龙须沟边的一个小院里,鼓书艺人程疯子更是欣喜非常,想当年,他是个小有名气的单弦艺人,因为不肯为日本鬼子、汉奸歌功颂德,被恶霸汉奸黑旋风痛打一顿,并警告他永远不许再登台。

  • 丁四去美国兵营要车钱无果,又盲目拉了个美国军官,本以为这次连上次的能一起付,怎知到了地方美国军官又留了一句话在他的胳膊上走了。丁四一直在军官进去的六国饭店门前等着美国人要钱,最终却无功而返。夜深了,下起了大雨,龙须沟的人都在急着防雨、防臭沟的水进院,上上下下忙得不亦乐乎。

  • 宝庆一直躲在家里,很少出屋,心里光剩下害怕了。赵大爷也从随缘乐茶园回来了,按照园长廉老板的吩咐给了疯子八角鼓和唱戏的钱,转告疯子:虽说也砸了园子,这也是廉老板的心意。宝庆感激不已,连声痛哭,跪地磕头。丁四在懂洋文的孙新的引领下来到拉报社见到了社长王先生,诉说了自己的遭遇,并在报社稿费的迫切需求下同意匿名刊登自己被美国大兵忽悠的事。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日本投降,北平一片欢腾,百姓们奔走相告,笑逐颜开,觉得好日子就要到来了。南城龙须沟边的一个小院里,鼓书艺人程疯子更是欣喜非常,想当年,他是个小有名气的单弦艺人,因为不肯为日本鬼子、汉奸歌功颂德,被恶霸汉奸黑旋风痛打一顿,并警告他永远不许再登台。

  • 丁四去美国兵营要车钱无果,又盲目拉了个美国军官,本以为这次连上次的能一起付,怎知到了地方美国军官又留了一句话在他的胳膊上走了。丁四一直在军官进去的六国饭店门前等着美国人要钱,最终却无功而返。夜深了,下起了大雨,龙须沟的人都在急着防雨、防臭沟的水进院,上上下下忙得不亦乐乎。

  • 宝庆一直躲在家里,很少出屋,心里光剩下害怕了。赵大爷也从随缘乐茶园回来了,按照园长廉老板的吩咐给了疯子八角鼓和唱戏的钱,转告疯子:虽说也砸了园子,这也是廉老板的心意。宝庆感激不已,连声痛哭,跪地磕头。丁四在懂洋文的孙新的引领下来到拉报社见到了社长王先生,诉说了自己的遭遇,并在报社稿费的迫切需求下同意匿名刊登自己被美国大兵忽悠的事。

  • 程娘子原计划去警察局状告地痞流氓黑旋风的欺行霸市,不曾想遇见了已经当上了国民政府外五局局长的汉奸李义,气急之下想起了因同门嫉妒和恩怨几年前从城内搬出到龙须沟的不幸遭遇,并与李义等国民警察发生口角。还好被好心的刘巡长带离和劝阻,险些惨遭一难。龙须沟,刘巡长又来收捐了,赵大爷为了丁四的事去黄三爷家干活了。小院里,程宝庆岳母的突然到来,打破了往日的平静。

  • 程宝庆遭遇了一系列的不快无处诉冤,只好带八角鼓来到了自己恩师荣寿山的墓前向恩师诉说不幸和冤情,情景感人泪下。细心的赵大爷也来到了荣寿山的墓前将宝庆劝了回去。丁四又遇见了昔日不给他车钱的美国大兵,本想以要回家吃饭脱逃而走,没想被国民警察强阻。美国大兵这次坐丁四的车是想去中国的八大胡同,气急之下丁四将大兵诱骗到一个偏僻的胡同中打昏。

  • 怡春院的妈妈为了保住自己在八大胡同的产业,劝自己院中红牌妓女和周旅长成亲。妓女开始不同意,但最终无奈答应了妓院的妈妈。国民警察为了袭击美国大兵的事将从车场抓来的小成子给予酷刑并打个半死,但小成子仍不招供,一口应允是自己打的美国大兵,替丁四背了黑锅。龙须沟,程疯子看着自己的娘子天天养活自己心里很是痛苦,决定再出去卖唱,但外面的环境又不能让他唱,这让疯子更疯了,更烦了。

  • 车场的老板黄三爷知道了丁四性格粗犷爱喝酒,免不了撒个酒疯儿,打个老婆的,但却是个仗义正直的汉子,他受了美国大兵的欺负,竟敢以牙还牙打了美国大兵的闷棍。了解丁四打美国大兵的来龙去脉,也得知了小成子的事,被大家的仗义气概所感动,回去准备拿钱赎人。

  • 龙须沟边上的院子里,程宝庆对程娘子的感激早已达到了极点,这种感激化成了一种担心时刻伴随在疯子左右,宝庆时常出来远望沟边的人,盼望每天都能早些看到妻子归来的身影,早些与娘子团聚。孙来喜拿了棺材掌柜的定金,回来开始做大娟的思想工作,大娟坚决拒绝,誓死不从。赵大爷被打后被逼将自己的房屋转给了国民党接收大员姜仁。

  • 戏园长看出了周旅长的太太对京剧演员杨喜奎的爱慕之心,提醒杨喜奎不要和周太太走的过近,最好尽快成亲,了却心事和麻烦。国民政府警察找车场老板黄三爷讨要剩下的钱财,黄三爷以小成子死了拒以门外。龙须沟,好久没见的赵大爷回来了,院里的老小大家都很担心,赵大爷很感动。

  • 怡春园,妓院妈妈连夜将云翠安全转移到了龙须沟,放在孙来喜对门的妓女让红喜家躲了起来。妓女让红喜不计当年的恩怨收留了云翠,这令云翠妈妈感激不已。第二天,黑旋风按约定来怡春园接云翠,不料得知云翠逃走,黑旋风震怒,要妓院三天交人。龙须沟,孙来喜还没有看见大娟子的身影,急的开始打起了自己的老婆。

  • 晚上,丁四去给小成子上坟又喝高了回来。孙来喜还在找大娟子。满街找无意中碰见了冯狗子收捐,告诉了让红喜屋内可能藏着云翠的事。程宝庆的岳母又来了,又来逼程宝庆让程娘子离开他,程宝庆怕娘子一去不回,怕失去唯一的心灵支柱,再一次得罪了岳母。孙来喜来到了酒馆吃饭,碰上了算命的张先生,希望得到点儿大娟子的信儿。

  • 让红喜觉得在这个社会中已经没有了一点生的意义,咬紧牙关任由冯狗子毒打,最终也没有吐漏一点关于云翠的事,因此被黑旋风活活打死,后被冯狗子抛尸灭迹。知道了程宝庆没来为自己唱戏的姜仁又自拟了份歌词来逼程宝庆出唱片,并让手下强行带走了宝庆。

  • 黑旋风派人把守疯子家院门口,等待李义传说中的八路地下党出现。没想到被出门倒水的小妞子看了个正着。院里的老小不知道这又是为着谁而来,急忙去寻找程娘子。拉着周旅长太太的丁四以车总坏为由拖延到戏院见杨老板的时间,并让大春向杨老板通风报信,让其装病以防穿帮。周太太到了戏园看到了杨老板的病情很是心疼,给了些钱决定改日再来拜访。

  • 周太太每天都在关心着戏园杨老板的健康,而周太太惧内的老公周旅长则百般不让丁四搀和此事。并威胁如再带杨老板来,杨先生将有不测。至此,丁四受戏院老板的委托加紧向大春提亲,早些让杨老板成亲,而此时的戏子杨喜奎也继续装病。丁四回了龙须沟,茶余饭后在院子里提起了向大春提亲这档子事。

  • 为了大春和杨喜奎的事,丁四得罪了王大妈。但是街坊四邻愿意继续轮流为大春说情,争取说通王大妈,大春很感动。而一直打着程疯子算盘的国民党政府外五局局长李义又找来了自己的结拜弟兄黑旋风决定再次解决程疯子这档子事。夜深了,王大妈仍然讲老理儿,不同意把自己的闺女嫁给唱戏的杨喜奎。街坊四邻都为大春的婚事着急,尤其是程疯子,深知三喜堂堂主想把杨喜奎的婚事定下的这步臭棋。

  • 程宝庆的岳母再次找上门来,为女儿跟了程宝庆而没过上好日子而愤愤不平,同时也埋怨程宝庆给自己的偏方不灵,使自己的病情愈演愈烈。岳母越想越气,强行拉扯让女儿程娘子和自己回家,在与疯子拉扯的过程中失手打了疯子,这不但让疯子觉得委屈,好心办了坏事。同时也回忆起了自己被冯狗子打骂的经过,痛苦莫及。

  • 程娘子的被抓,更激起了百姓们的愤怒和对国民政府的强烈不满。小院里的街里街坊更加后悔当初同意程娘子向国民政府报案一事。不过程疯子最终还是怕连累自己的妻子,违心的签了否认孙新之前有关自己报道真实性的字句。

  • 原本就心虚的国民党外五局局长李义,因程疯子的事,被记者问的更是心虚。回来才知是手下又从中刮了油水。程疯子终于回来了,被家人搀回来的宝庆始终因被逼对孙新先生的不仗不义而痛苦万分,心存愧疚。丁四按照周太太要过大寿的指示又把京剧演员杨喜奎请到了周府,到后才得知这只是周太太的一个幌子,目的就是想和喜奎走得更近。

  • 街里街坊觉得大春子和杨喜奎的事事不宜迟,要马上操办,特让赵大爷代为定夺。赵大爷和从周府家回来的丁四会合来到了三喜堂,和杨喜奎统一对外口径。孙来喜被巡警抓到了国民政府,外五局盘问为何在周旅长家门外徘徊一事,在李义的压力下,孙来喜将大春和杨喜奎欺骗周太太的事娓娓道来。

  • 棺材铺子纪老爷的公子如约来到了龙须沟,迎娶孙来喜的姑娘大春。一路疯疯癫癫的走进了死去的让红喜的门。孙来喜好生相劝将他带到了自己家门外,而家中的大娟却和自己的母亲依依不舍。纪家的傻公子看到大娟子迟迟不出门,迫不及待的疯闹,滑进了龙须沟。大娟子无奈出了家门,上了抬往纪家的轿子。

  • 恶霸黑旋风在得知了自己的计策再次落空之后很是生气。做皮子的手艺状元也再次为了王大妈家的二春来到龙须沟宝庆院子里送活儿,王大妈最钟意此人,令二春很尴尬。王大妈此时又想起了大春,托赵大爷前去打听下落。而女儿大春经过一系列波折,终于和杨喜奎走到一起,两人互生爱慕之情。

  • 折磨摧残龙须沟百姓的不仅是人祸,还有人祸造成的天灾。每到雨季,沟水泛滥,房倒屋塌砸死人是家常便饭。反动政府年年征捐收税,就是不给老百姓修龙须沟。大雨刚过,刘巡长又来收捐收税,为了一家五口的生计,刘巡长只能忍辱负重的干着这么没良心的事。龙须沟的老老少少受尽了反动政府的迫害,天灾人祸严相逼,老百姓简直活不下去了。

  • 虽然在周太太的面子下,李义无奈放了丁四,但并没有放松对丁四监控。夜深了,龙须沟全院的老小等到了丁四的归来。丁四私下里向程疯子道出了自己将孙新送出城的来龙去脉,程宝庆感激万分。周家太太决定要依靠国民巡警找到一直被丁四和三喜堂堂主保护的杨喜奎,丁四情急之下通风报信告诉了三喜堂堂主,叫杨喜奎多加小心。

  • 跟踪丁四的便衣巡警将丁四所去的住所地址交给了李义,李义没来得及查看就连忙交到了国民党接收大员姜仁的手中,姜仁看后哭笑不得,雷霆大怒,将李义和他的手下轰出门外。冯狗子尾随杨喜奎找到了杨喜奎和大春的住所。得知消息的李义向周太太去汇报,不曾想周太太进一步提出了让李义想办法让大春离开杨喜奎的要求。

  • 恶霸黑旋风在利益的面前,意识到周旅长太太会因为杨喜奎的原因要求放回大春,有意让冯狗子提前将大春卖到天津的妓院。反动政府外五局局长李义在受了周太太的放人旨意后找到黑旋风要其放人,不想黑旋风以其已将大春活埋了的借口拒绝放人,李义得知大春已死后很惊讶,不知怎向周太太交代。

  • 恶霸黑旋风本想将杨喜奎的妻子大春卖到天津的妓院赚取钱财,不料冯狗子中途将大春带到屋内准备强行奸污。情急之下的大春撞墙倒在了屋内,强奸未遂的冯狗子无奈将大春掩埋。好心的刘巡长再三旁敲侧击的帮助杨喜奎和王大妈打听大春的下落,在得知了大春被黑旋风活埋了的噩耗后立即告诉了赵大爷,赵大爷悲痛万分,痛恨至极。

  • 丁四再三劝阻杨喜奎眼前不要再和黑旋风硬碰硬,并告诉杨喜奎大春的母亲王大妈现在还并不知道大春的遇难,望杨喜奎能以王大妈的生命为重先暂时保住自己的身份和性命,待来日再为大春报仇不迟。三喜堂堂主以杨喜奎失踪为由向反动政府外五局警署报案,并说明杨喜奎还在报仇心切。

  • 赵大爷听了刘巡长带来的杨喜奎的死讯后,连忙找到了正要去接周太太上坟的丁四,要求他立即带自己去见杨喜奎以消除心中的顾虑。丁四好言相劝,委婉道出了杨喜奎并没有死的事实,赵大爷这才放了心。丁四如约拉着周旅长的太太来到了堪称是杨喜奎的坟墓前,周太太令丁四守护左右,自己上前祭祀。不料丁四触景生情想到了为自己死去的车友小成子,借酒消愁在不远处的小成子的坟墓前喝了起酒来。

  • 在得知丁四暂时逃出了城的丁四嫂心里宽敞了些,丁四也在云翠的帮助下在城外找到了一份差事。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是两年。一天,丁四在城外出车时遇见了当初护送自己出城的关大哥,两个人相互感慨万千,追忆起了往事。在眼看即将被解放了的北京城内,反动政府的外五区警署局长李义正在乔装打扮准备南逃,碰巧被前来报告的糊涂署长苟戴宗撞个正着。

  • 一九四九年十月,北平和平解放,解放军进了城。龙须沟的百姓们不知道共产党、解放军是怎么回事,他们认为不过是改朝换代而已。他们不听宣传,只看这个政府是不是为老百姓办事,他们观望着。程疯子依然不敢走出院门。程娘子、丁四、赵大爷去城里见到了一些新气象,回来学舌,但得不到大家的响应。

  • 恶霸黑旋风原计划用金钱收买赵大爷的计划落空后,狗急跳墙派冯狗子暗杀赵大爷以便封口解决自己的危难。派去暗杀赵大爷的流氓如约等到了赵大爷的出现,但因程娘子向刘巡长及孙新的报告在前,四名暗杀赵大爷的流氓被当场逮捕,赵大爷化险为夷。焦急中等待消息的黑旋风和冯狗子迟迟不见四名暗杀赵大爷的流氓回来拿钱,心中起了疑虑。

  • 龙须沟,治理臭狗的队伍纷纷到来,老百姓们看到了希望,但还不忘质疑。程疯子为了让王大妈放下心中对大春的挂念和担忧,自拟了一封平安信寄到了龙须沟。平安信倒是安抚了王大妈,不料被二春以及其他的街坊四邻信以为真,程疯子百般无奈。清晨,二春和街坊四邻来到了邮局和派出所查看大春信件的原委才得知是程宝庆自编自导哄王大妈开心,但王大妈想女心切,急待知道女儿大春的下落。

  • 恶霸黑旋风的法办令龙须沟全院的老百姓拍手称快,程宝庆好似见了天日。赵大爷在孙新的引荐下见到了被秦明保护出城的杨喜奎。赵大爷感慨万分,知道了自己早先因杨喜奎之事埋怨了丁四的事,心里内疚和激动不已。重新找回了自信的程宝庆应邀来到了人民百姓的活动室,操起了旧业,唱起了歌颂共产党的新曲。

  • 程宝庆当上了龙须沟的自来水管理员,来到监狱看了已经沦为阶下囚的黑旋风和冯狗子,追昔他们往日的罪恶,深感新社会和人民政府的来之不易。刘巡长在龙须沟百姓的拥护下当上了新中国的一名警察,为此感动不已。赵大爷无意中遇见了自己的儿子赵光明和女儿,赵光明也就是原先济世堂药铺的秦老板,二人感慨万分。老百姓觉得是真正翻了身,打心眼里拥护共产党,拥护人民政府。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