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恋

5.8
简介:智利,一个遥远到无法想像的地方,却是赵彦祖“Elvis”童年最美丽的回忆。在那里,如同阳光一样温暖的小女孩“JoJo”,走进了彦祖的生命里;而这一趟异国之旅,却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彦祖的父亲赵尔翔,6年来一直深爱着何慕茵,她是智利“幸福酒庄”的酿酒师,也是JoJo的母亲。由于尔翔与慕茵各有子女和归宿,以致这一段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始终没有结局。只是尔翔万万没想到,慕茵竟然得到了乳癌,已不久于人世。悲伤的尔翔办完了慕茵的后事,带着JoJo回到了赵家。尔翔的出轨再也无法隐瞒,郑心芸对于丈夫的背叛伤心欲绝,更迁怒彦祖,她疯狂的赶出尔翔,彦祖与JoJo三人,让仇恨撕裂了原本可以圆满的家庭。无奈的尔翔只好依照慕茵的遗愿,把JoJo送去绿湖镇的孤儿院“路加之家”,年幼的彦祖无力挽回悲剧,他只能对着软木塞的项,许下誓言:“JoJo,你等我!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接你的!”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0 / 共40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 =========31====31
  • 31
  • =========32====32
  • 32
  • =========33====33
  • 33
  • =========34====34
  • 34
  • =========35====35
  • 35
  • =========36====36
  • 36
  • =========37====37
  • 37
  • =========38====38
  • 38
  • =========39====39
  • 39
  • =========40====40
  • 40

分集剧情

  • 红酒发表会会场,是亦乔与彦祖多年后的第一次见面,但两人却如同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心芸与尔翔为了见多年不见,却又不肯回家的儿子,也来到红酒会场,但在发表会结束后,彦祖无情的离去,让心芸心慌意乱而昏眩,亦乔刚好扶住心芸,亦乔觉得尔翔有些面熟。当年尔翔带着小彦祖前往酒庄,让小亦乔与小彦祖成了好朋友。但尔翔爱着小亦乔的母亲慕茵,希望尔翔帮她把小亦乔带到她的好朋友叶勤萱所经营的育幼院路加之家。

  • 亦乔因为参加红酒发表会使得上班迟到,餐厅经理奚落亦乔,亦乔发着誓,她一定会让大家刮目相看。湘怡则是羡慕亦乔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自己有心脏病,所以不能像亦乔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亦乔安慰湘怡,育幼院的小朋友,她都照顾的很好,而且,李杰很欣赏她。彦祖悲伤的来到湖边,想要忘掉关於JoJo的所有回忆,将紧握的项链丢入湖水,却又后悔的走进湖里想找项链,被在远处的律希与亦乔看到,把彦祖拖上岸。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红酒发表会会场,是亦乔与彦祖多年后的第一次见面,但两人却如同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心芸与尔翔为了见多年不见,却又不肯回家的儿子,也来到红酒会场,但在发表会结束后,彦祖无情的离去,让心芸心慌意乱而昏眩,亦乔刚好扶住心芸,亦乔觉得尔翔有些面熟。当年尔翔带着小彦祖前往酒庄,让小亦乔与小彦祖成了好朋友。但尔翔爱着小亦乔的母亲慕茵,希望尔翔帮她把小亦乔带到她的好朋友叶勤萱所经营的育幼院路加之家。

  • 亦乔因为参加红酒发表会使得上班迟到,餐厅经理奚落亦乔,亦乔发着誓,她一定会让大家刮目相看。湘怡则是羡慕亦乔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自己有心脏病,所以不能像亦乔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亦乔安慰湘怡,育幼院的小朋友,她都照顾的很好,而且,李杰很欣赏她。彦祖悲伤的来到湖边,想要忘掉关於JoJo的所有回忆,将紧握的项链丢入湖水,却又后悔的走进湖里想找项链,被在远处的律希与亦乔看到,把彦祖拖上岸。

  • 律希和律霏带彦祖到客房,彦祖还是一言不发,律希识趣拉律霏走,好心的替彦祖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亦乔等人在准备烤肉用品,亦乔拿烤肉用品时在大厅遇到彦祖,邀请彦祖一起来烤肉,彦祖却要亦乔帮他找个小瓶子,彦祖写信给JoJo,装在瓶中,丢入湖水中。湘怡来做身体检查,柏光看出李杰喜欢湘怡,趁着湘怡不在,反对他们两个在一起,因为湘怡是个有心脏病的孤儿根本配不上李杰,湘怡正好回来,听到谈话,哭着跑走。

  • 募款会开始,湘怡在募款会上有钢琴独奏,但是因为太紧张,心脏不太舒服,亦乔来关心,解下自己从不离身的软木塞项链,希望能带给湘怡好运。李杰也关心的找来,湘怡为了躲避李杰,跑进女厕所,却与正在女厕所的心芸对撞,心芸看见湘怡戴的软木塞项链,心里异常的激动。心芸对柏光说她真的见到JoJo了,柏光看着尔翔与湘怡的病例报告,发觉两人的血型一样,柏光震惊,但为了知道真相,决心要验DNA。

  • 亦乔俐落的洗着碗盘,经理进来告诉大家外面有个重要客人,要大家用心。湘怡来,亦乔请湘怡吃饭,当作是安慰湘怡,突然有个同事跑来,说有紧急事件,要亦乔快到厨房。原来是重要客人的酒被另一个客人用了,经理很生气,要开除犯错的侍者,亦乔表示没有这么严重,随即选了一瓶酒,并向客人解释换酒的原因,重要客人喝了之后,大为赞赏,表示亦乔的品味真的很高,从此经理对亦乔的印象从此改观。

  • 尔翔要回去,正好遇到李杰与湘怡,湘怡知道尔翔就是彦祖的爸爸,紧张到心脏病发,李杰发现,将湘怡送医。柏光来找心芸,告诉心芸,湘怡的状况很不好,如果真要收养,要快,心芸表示他知道该怎么做。心芸告知尔翔找到JoJo了,尔翔激动的来医院找湘怡,湘怡惶恐的面对心芸,尔翔,因为他们都将湘怡误认为是JoJo,而湘怡又害怕自己说出实情之后,赵家会不收养她,湘怡痛苦挣扎着。

  • 尔翔不停的说着小时候JoJo的事情,并要湘怡原谅他,将湘怡送进育幼院,心芸也跟着说对不起,湘怡紧张时心脏不规则的跳动,让她担心自己会死去,于是下定决心,喊尔翔Uncle。李杰悲伤的告诉彦祖湘怡便是JoJo,彦祖开心终于找到JoJo,并且不顾众人的反对,带走湘怡。就在此时,律希无意间捡到彦祖丢进湖里的项链,斥责湘怡怎么可以为了自己的幸福就盗用亦乔的身分,湘怡却只是哭着希望律希不要拆穿她。

  • 亦乔知道彦祖就是Elvis之后,有点不知所措,在律希的鼓励下,亦乔终于鼓起勇气,往彦祖现在住的地方跑去。亦乔来到彦祖的别墅,正好彦祖不在,只剩湘怡。湘怡哭求着亦乔不要说出真相,拉扯间,湘怡心脏病发,被紧急送进医院,彦祖责问亦乔到底发生什么事,亦乔看着彦祖,不知从何解释,只要彦祖忘掉JoJo这个名字,要不然对大家都不公平,彦祖闻言有些愕然。

  • 亦乔将自己过去跟JoJo有关的东西装在箱子里,律希在一旁帮着亦乔将箱子埋在土里,亦乔振作的表示自己从此之后要忘掉自己是JoJo,以黎亦乔的身分重新活下去。此时,律霏突然跑来大叫诺威被卖掉了,律希请求丁总让他留下来让他当园丁,且发誓,要用自己的力量,重新得回诺威。品酒会里,彦祖意外看到亦乔,彦祖诧异亦乔懂红酒,亦乔表示从小有兴趣,自修的,亦乔从彦祖口中知道湘怡过的很好,就很高兴。

  • 品酒会结束,亦乔被赶时间的路人撞倒,扭了脚,彦祖送亦乔回家,并且在亦乔的手机上,按了自己的号码,表示有什么跟红酒有关的事,都可以找他,这时彦祖的手机响起,是湘怡打来。湘怡依赖的问彦祖什么时候回来,彦祖表示这几天会很忙,彦祖告诉湘怡因为工作,他现在跟亦乔在一起,湘怡挂掉电话后,不安,突然抓起手机,信用卡等东西就往外冲。律希陪律霏逛街,却眼尖发现亦乔在彦祖的车上。

  • 彦祖开车载着湘怡到处跑,湘怡趁机表示心芸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她劝彦祖要接受心芸,不要再仇视她,彦祖心里仍有怀疑,不想提这些。彦祖带湘怡来亦乔工作的餐厅,心虚,亦乔发现彦祖带湘怡来用餐,坦然面对,湘怡却推托不舒服,说着就往外走,彦祖一惊,忙追。彦祖担心湘怡,湘怡却自己拦了计程车就回去,亦乔劝彦祖不要再把湘怡当成JoJo,只要把她当成一个孤单,需要爱情的女人。

  • 柏光吩咐护士通知湘怡回来做手术后的复检,他鼓励李杰把湘怡赢回来,李杰开心父亲的支持。湘怡来做检查,问李杰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又有什么状况,李杰安慰她只是例行检查,并趁机要约湘怡出去玩,湘怡终于不得不表示她现在和彦祖之间的感情很稳定,希望李杰不要打扰。亦乔来上班,餐厅里的同事推着蛋糕出来,替亦乔庆生。生日宴会终于告一段落,律希拿出一个小信封,表示要送亦乔一个准备了很久的生日礼物。

  • 尔翔跟湘怡说,去智利的事,就暂时不带她同行,以免再引起不必要的困扰。彦祖半夜赶来,表示这相片是经过电脑处理的,心芸闻言,也开始觉得可疑。亦乔已先来到幸福酒庄,突然看到尔翔,一惊,忙躲进葡萄园,尔翔发现身影,有看到慕茵的错觉,是亦乔,愕然。尔翔盯着亦乔看觉得亦乔似曾相识,得知亦乔住在附近的小旅馆后,尔翔邀请亦乔在幸福酒庄住下来。

  • 律希谦卑的对建筑师表示自己画了一些设计图,没想到却被讥为是垃圾,这一慕正好被亦乔看到,律希自尊受损。丁总和建筑师谢谢吴教授拨空来给他们很多宝贵的意见,阿威在一旁帮律希收拾设计图,其中一张被风吹,飘到吴教授的脚下,吴教授拿起来一看,露出笑容,问是谁画的。吴教授表示律希有一些天份,自己在大学里教建筑,问律希愿不愿意到他的办公室当助理。

  • 彦祖进法式餐厅,亦乔见彦祖一个人来,有些讶异,彦祖有些苦恼的说着,或许是害怕自己并没有想像中那麽爱JoJo,亦乔安慰他,不要想太多,结婚症候群都会让人焦虑不安,放轻松就好,彦祖和亦乔谈过之后,心情变好一点,谢谢亦乔。彦祖开车载亦乔回来,不料律希就等在她家门口,律希恭喜彦祖订婚的事,然后向亦乔道歉,律希说有一位吴教授觉得他有建筑设计的才华,要收他当助理。

  • 柏光拚命的帮尔翔做CPR,但尔翔已经回天乏术,律希不小心碰倒心芸的袋子,尔翔的药瓶从里面滚出来,湘怡心虚,不料彦祖误以为是心芸把药藏起来,责问心芸,彦祖言只要有人见死不救,这辈子都将永远难逃良心的讉责,湘怡心虚慌乱,不敢看尔翔。心芸来找柏光,难过自己受到儿子的误解,她希望柏光能够陪她去向彦祖解释清楚,柏光不肯。亦乔悼念尔翔,却意外见到失魂落魄的心芸晕倒在路上,亦乔忙将心芸扶回自己家。

  • 湘怡来挑拨,心芸被说的又有些歇斯底理。亦乔走楼梯上楼回家,突然发现心芸瑟缩在楼梯间一角,她忙关心问着,但心芸已失去理智,推拉间,亦乔脚一滑,惊呼从楼梯滚下去,亦乔额头带血,昏迷。彦祖接到电话,心芸无助的跟他说亦乔受伤,彦祖脸色一变,跑向亦乔家。并送亦乔去医院。吴教授来找律希,律希却看到碎了一地的玉佩,律希不安,打电话要律霏去看看亦乔的情况,律霏要律希安心,亦乔那麽大的人了,不会丢掉。

  • 股市狂跌,柏光抓着电话表示不要让彦祖知道钱被套牢,李杰刚好来跟柏光请假,柏光得知他要去陪湘怡闻言更气。心芸要亦乔陪她出去走走。心芸带亦乔过来,借故溜开,亦乔正找不到心芸,突然看到彦祖过来,两人愕然。柏光强迫心芸嫁给他,心芸闻言,不当一回事,柏光放狠话,心芸不安。柏光懊悔对心芸说了重话,突然接到彦祖公司秘书shirley的电话,柏光要shirley晚上去他家再谈。

  • 彦祖疲累的回来,心芸和湘怡都追问着,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亦乔也匆匆赶来,问情况如何?彦祖见亦乔得到消息就赶来,很开心。亦乔回到家,看到律希等在门外,讶异。律希问亦乔,在她的心目中,他比不上彦祖?律希激动的说,他也会嫉妒,也有自私,并把钻戒拿出来,请亦乔嫁给他,不料亦乔拒绝,她希望律希给彼此多一些时间,等作好了共同生活的心理准备再求婚,律希不语,走掉,亦乔难过。

  • 彦祖被员工和一些厂商拉扯着,狼狈不堪,那些人要求彦祖给大家一个交待,但大家不理智,彦祖只有忍受。亦乔和律希见彦祖一个人沮丧的坐在地上一角,律希看了气恼,表示约定过谁都不许让亦乔掉泪,他怎么可以这么软弱,亦乔闻言,追问,得知他们两人私下的约定,亦乔火大,表示自己又不是物品,她的未来不需要别人替她决定,律希和彦祖都不敢反驳。

  • 律希一个人感伤的坐在门口地上,亦乔过来,激动的上前谢谢律希,律希冷淡的表示那只是他一时无聊画的,并且表示自己现在在准备建筑师考试,希望亦乔不要打扰他,亦乔愕然问他们到底还算不算是男女朋友?律希一咬牙,说从彦祖出现那一天开始,他们就不是了,亦乔要解释,律希不想听,亦乔黯然离去。柏光心急的来赵家找李杰,表示李杰好几天不见,这时彦祖回,把他赶出去,心芸有些担心柏光。

  • 街灯下,湘怡焦急的寻觅着,突然思绪一转,打起简讯。等了一夜,湘怡终于等到李杰,湘怡请李杰原谅她,让他们重新开始,李杰此时的心情是心灰意冷,表示他还欠彦祖一个交待,并安慰湘怡,彦祖会重新接纳她,湘怡激动的表示她不会再回到彦祖身边了。律希经过到红酒店外,谎称是要来买红酒送同事,亦乔问他要送什么人?律希支吾说不出来。

  • 彦祖陪李杰回来,李杰求柏光去投案,柏光听了不语,彦祖要柏光不要再执迷不悟。彦祖出来,发现湘怡怯怯的躲在柏光家外,湘怡为自己对彦祖所做的事道歉。心芸问彦祖和亦乔相处的怎么样?彦祖苦笑,心芸拿出一个宝石戒指,心芸表示希望交给未来的媳妇。李杰被绑着,彪哥要柏光交出钱,没想到箱子里都是报纸。李杰痛心,柏光悲惨说着,他真的没钱,彪哥朝柏光开枪,湘怡推开柏光中枪。

  • 亦乔来,彦祖约略提到白天发生的事,觉得如果不原谅柏光,自己好像太过冷酷了。明君在事务所里修着设计图,亦乔陪律希来事务所,亦乔没事做,出去买宵夜,明君想了一下,也跟出去。明君表示如果亦乔真的爱律希,希望以后不要再做这种打扰律希工作的事,亦乔道歉,自己搭车回去。明君回来,律希讶异亦乔怎么回去了?明君表示要律希不要分心,把这个案子弄好再说。

  • 亦乔心里很难过,忍不住来找律希说说话,没想到明君和律希正在忙着,亦乔又黯然离开。亦乔写了封辞职信要Tina转交,彦祖回来,难过亦乔辞职。Tina他们知道亦乔离职,除非彦祖去把亦乔找回来,否则他们也不干了,彦祖无奈。彦祖来找亦乔,律霏倒茶献殷勤,彦祖问亦乔最近如何,律霏要彦祖不用担心,尤其律希又考上了建筑师,亦乔去找律希,他们现在一定正在大肆庆祝,彦祖听了,有些黯然,但表面仍表示替亦乔和律希高兴。

  • 电话铃响,彦祖接起电话,让他大感意外。李杰在别墅门口跟守卫拜托着,彦祖远远的看着,李杰看到是彦祖,急忙走掉,彦祖追上李杰,问他为什么要跑?李杰苦笑表示实在没脸见彦祖,彦祖要李杰不该让湘怡担心,李杰来育幼院找湘怡,心疼湘怡这段时间辛苦了,湘怡表示不会,李杰发现湘怡从前的真善美又回来了,好开心。亦乔在路上走着,接电话,律希已经回国,亦乔挂上电话,电话又响,是彦祖打来。亦乔听到马上就去找湘怡。

  • 律希来找律霏,得知亦乔回专卖店上班,律希以为亦乔是故意瞒他,心里开始有不信任。亦乔回来,彦祖忙问亦乔有没有打听到湘怡的消息?亦乔摇头,彦祖表示今天店先休息,去找湘怡。亦乔先出来,不料律希就有些生气的等在门口,责问为什么要骗他说什么去找湘怡,亦乔想跟律希解释,但律希不信,走掉。明君兴奋的跟律希说她已经帮律希申请到美国大学建筑系的奖学金,律希表示不用考虑,他要去。

  • 湘怡来医院找李杰,李杰不经意的发现湘怡,当众大喊着,湘怡嫁给我,且一声喊大过一声,湘怡终于欣喜落泪的说我愿意。亦乔恭喜湘怡终于找到幸福,湘怡谢谢她,彦祖来接湘怡,湘怡回到赵家。亦乔在柜台看着财务报表,越看越讶异,忙追问红酒专卖店这几个月真的亏损这么严重?彦祖表示因为张董要把他们打垮,亦乔闻言,冲出去,彦祖在后面追,拉住亦乔,表示他明白亦乔的担心,但他自己也有自尊,更不能让亦乔受委屈。

  • 医师告知湘怡的又更严重了一点,希望湘怡赶快动手术。李杰放心不下湘怡,来问湘怡的主治医师,得之湘怡心脏情形又更严重,担心不已。亦乔强装坚强工作着,彦祖细心发现亦乔心中挂念,拉亦乔走,说要带亦乔去一个地方。带着亦乔来到可以看到飞机起飞的地方,要亦乔闭上演说出心中愿望,看着飞机,彦祖在一旁用心支持着她。回程,彦祖终于不小心脱口而出,专卖店还差10万元的资金,亦乔闻言担心。

  • 湘怡醒来,失神,不说话,彦祖和亦乔都担心,只能轻声劝湘怡要想开一点。彦祖叹着气对亦乔说,李杰和湘怡的事情让他想了很多,他决定关掉红酒专卖店,多些时间陪心芸,亦乔也同意彦祖的做法。张董叫Tina去找一瓶纪念酒,找不到就要她离职。亦乔走在马路上,忧心不知该怎么样筹钱,却接到Tina打来的电话。湘怡手术过后,因为忧伤,仍然是一句话都不说。

  • 专卖店终于结束经营,亦乔伤心,想要问明君有没有律希的消息,没想到明君接到国外医院来的电话,说律希在工地摔伤,现在昏迷不醒。明君没有通知亦乔,自己一个人坐飞机来到美国。彦祖送亦乔回来,亦乔看到墙上的幸福酒庄画,更是触景伤情。亦乔回房,终于再也撑不住,抱头痛哭。明君到了美国,冲到医院,医生表示律希的情形很不乐观,明君落泪。张董看着资料,突然桌上电话响起,是董事长夫人打来的,原来夫人得到乳癌。

  • 王常董说着彦祖当初化解ashia集团的危机,张董听着电话,讶异。张董来找彦祖,诚恳的希望他回去ashia集团,重新担总裁,张董说到最后,老泪纵横,彦祖终于答应。张董跟大家介绍,彦祖又回来当总裁,希望以后大家跟他多多配合,众多主管和员工中,有人开心鼓掌,有人不太高兴,Steven更是臭着脸。彦祖为了亦乔,来找明君的父亲黄伟,黄伟表示律希现在情况很不好,要彦祖通知律霏去美国,不要害她女儿。

  • 明君看着昏迷不醒的律希,泪流不停,要律希赶快好起来。彦祖循着黄伟给的住址,来到美国的病房,却惊讶看见律希昏迷不醒的状况,彦祖对明君表示怀疑她跟律希的婚姻,明君说是因为酒后的一时糊涂,律希为了负责,所以才娶她。彦祖无奈,临走时,跟明君说如果有什么困难,打个电话给他,明君感动。彦祖来找亦乔和律霏,表示他请托在美国的朋友,已经连络上律希和明君,亦乔从房里拿出一瓶红酒交给彦祖,表示这是要送给律希。

  • 客户送彦祖和亦乔到门口,亦乔要彦祖立刻放松心情,忘掉工作的事,彦祖只得听命。彦祖和亦乔在海边玩,两人泼水玩着,真正的开怀大笑。湘怡泡茶给柏光喝,把他当父亲一样的叫他爸,柏光很高兴湘怡心里还没有忘掉李杰。心芸开心的来跟柏光说着,她帮湘怡找到了一个好对象,柏光叹气,表示心芸怎么撮合,他不会反对。

  • 勤萱拆信,打开其中一封,什么都没写,却掉出一张支票,湘怡和勤萱好高兴。彦祖关心亦乔,打电话到红酒专卖店去,Tina说亦乔请假去海边散心。亦乔站在海边,望着大海,缓缓的解下律希送她的项链和戒指,彦祖这时赶到,看到亦乔举起手上律希送她的首饰丢入大海,彦祖一惊,大叫不可以,冲入海中。湘怡接到电话,彦祖出事,大惊,心芸得知状况,晕倒,湘怡忙扶住心芸。

  • 彦祖急着要离开去接律希,亦乔问彦祖什么事这么急,彦祖掩饰,表示去接个客户,亦乔留下疑问。律希回到久违的家,谢谢彦祖,彦祖拍拍他的肩膀,要他什么都不用说,手机响,是亦乔打来,彦祖支吾了一下,只说到机场接客户就挂掉,彦祖跟律希他们说是亦乔打来的,并跟他说亦乔现在很好。亦乔懊恼彦祖和明君一定有什么事连合起来骗她,律霏要亦乔去找明君把事情弄清楚,是不是平安。

  • 亦乔来找明君,黄伟问她是什么人,知道她才是真正的黎亦乔,愕然,黄伟跟她说律希已经回家了。亦乔按着门铃,明君开门,亦乔看到律希柱着柺杖,律希强作镇定,表示自己只是出了小意外,明君说出律希从工地跌倒的事,律希表示和明君过的很好,也祝福她和彦祖,明君送亦乔出,明君请她不要怪彦祖,亦乔落寞的离去。亦乔责问彦祖为什么要欺瞒她,彦祖希望能再解释,亦乔不想听,只希望能够静一静,彦祖无奈让开。

  • 明君准备晚餐,明君见律希低头不语,看出他的心情,律希收拾心情,表示要补办喜酒,明君欣喜不已。亦乔回到家门口,发现地上有一封信和一朵玫瑰花,亦乔忙拿起信和玫瑰,转身追出去。人群中,亦乔找到彦祖,问他信里写什么,彦祖表示他愿意等,一直等到亦乔对这个欺骗释怀,亦乔忍不住冲上去,和彦祖相拥。明君一个人坐在事务所里,思考着自己的未来,手机响着,却不想接。律希一直打电话给明君,但都没人接。

  • 彦祖来律希家,律希表示电话一直连络不上明君,彦祖劝他,感情不是儿戏,要律希好好考虑,不要像心芸和尔翔的婚姻一样,律希谢谢彦祖,但是他相信他对明君是有感情的,彦祖听了微笑,表示那他真的会给他们最大的祝福。电话铃响,亦乔接起电话,医生跟亦乔说不能确定这个肿瘤是不是恶性的,但是因为有家族病史,所以立刻通知她来做检查,亦乔闻言震惊。

  • 彦祖陪亦乔准备动切片检查手术,亦乔对结果还是有些忐忑不安,彦祖握着亦乔的手,把戒指重新再戴回亦乔的手上。彦祖陪亦乔来到医院,医生恭喜亦乔是良性瘤,不是癌,亦乔和彦祖开心相拥。亦乔兴冲冲的跑来跟彦祖说着,她取得品酒师资格,彦祖表示要送她一个礼物。彦祖带亦乔到大门前,大门口的招牌下面还加了Elves&JoJo几个字,亦乔一楞,彦祖说他已经为她把幸福酒庄买回来,亦乔惊喜的抱住彦祖,两人相拥在夕阳下。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