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天大地大 电视剧 热度 1651

地区:内地

类型:剧情 / 军旅 / 年代

导演: 董志强

简介: 一九二五年,东北战乱刚停,松花江畔的风铃镇地处白山黑水的深处,七行八作、三教九流人等十分复杂。风铃镇马家和冯家世代结怨。两家的老爷子都已时日无多,冯爷想在自己临终之前,给痴傻的儿子冯驴子娶媳妇。冯驴...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5/共35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故事发生在九一八事变前后松花江畔的风铃渡,它藏在白山黑水的深处,背靠匪患横行的驻马岭。冯家大院里,傻子冯中岳(乳名驴子)将要娶亲,但驴子却不喜欢他爹冯大车为自己找的媳妇山菊,一心只想着教书周先生的女儿黑葡萄。此时,镇上另一个大户人家的儿子马万海满脸血污、已无人样的躺在门板上被人抬了回来。谁知马万海进屋后竟然站了起来。

  • 冯、马两家出殡,两家在镇街相遇,互不相让,械斗一触即发。马万海息事宁人,提出主动让道。驴子跪在冯大车的坟前发誓报仇。冯驴子找马万海寻事,马万海一忍再忍,一躲再躲,事事往后退。冯驴子得寸进尺,马万海向他提出了警告。冯驴子一意孤行,把他逼到了绝境。老福泰酒馆里,马万海表面甘心认服,却哄劝驴子和小北风决一雌雄。驴子酒醉失口讲出了大话。

  • 马万海应聘到小学堂任教,驴子佯装听课,扰乱课堂,弄得马万海哭笑不得。马万海给学堂捐了台风琴,黑葡萄十分高兴。驴子醋意大发,使手脚弄坏风琴,为了哄黑葡萄高兴又偷了手风琴。黑葡萄更加生气,令驴子把手风琴送回去。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故事发生在九一八事变前后松花江畔的风铃渡,它藏在白山黑水的深处,背靠匪患横行的驻马岭。冯家大院里,傻子冯中岳(乳名驴子)将要娶亲,但驴子却不喜欢他爹冯大车为自己找的媳妇山菊,一心只想着教书周先生的女儿黑葡萄。此时,镇上另一个大户人家的儿子马万海满脸血污、已无人样的躺在门板上被人抬了回来。谁知马万海进屋后竟然站了起来。

  • 冯、马两家出殡,两家在镇街相遇,互不相让,械斗一触即发。马万海息事宁人,提出主动让道。驴子跪在冯大车的坟前发誓报仇。冯驴子找马万海寻事,马万海一忍再忍,一躲再躲,事事往后退。冯驴子得寸进尺,马万海向他提出了警告。冯驴子一意孤行,把他逼到了绝境。老福泰酒馆里,马万海表面甘心认服,却哄劝驴子和小北风决一雌雄。驴子酒醉失口讲出了大话。

  • 马万海应聘到小学堂任教,驴子佯装听课,扰乱课堂,弄得马万海哭笑不得。马万海给学堂捐了台风琴,黑葡萄十分高兴。驴子醋意大发,使手脚弄坏风琴,为了哄黑葡萄高兴又偷了手风琴。黑葡萄更加生气,令驴子把手风琴送回去。

  • 小北风摆下虎狼宴,要冯、马二人顶葫芦,闯枪阵。驴子连过三关,马万海却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得小北风频频点头。周先生摆宴答谢马、冯救出女儿。黑葡萄看望冯驴子,对驴子颇有好感,为他收拾屋子,并贴上自己亲手剪的窗花。两个人的亲昵被锁龙看见,告诉了马万海。

  • 马万海的家宅被日军强占,他摆地摊代人写家书维持生计。驴子领着奔儿去见他,十分得意。尾崎带人在山中四处勘查,但由于地形复杂,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马万海看到一个女孩插草标卖身。女孩说父母死在松花江上,她自插草标卖掉自己,以求两口棺材埋葬父母。马万海不忍,把她买下。

  • 尾崎说自己要拜访镇上的贤达,花狸子自报奋勇。花狸子领着穿长衫的尾崎来到周先生家,周先生与尾崎话不投机,但尾崎并不恼怒,还留下了一份礼品,被周先生扔出门外。尾崎拜访老蛾子,老蛾子却都是半人半仙的话一个劲地胡说。小北风来找驴子,说自己的枪丢了。冯驴子不承认,说何不到马万海家看看。

  • 尾崎带着镇上的孩子们去郊游,孩子们都很高兴。尾崎教孩子们唱日本童谣,对自己的奴化教育非常满意。澡堂子经过装修,不伦不类。尾崎把上司请进澡堂子,泡菊花浴、饮功夫茶,分析如何征服中华民族。上司走后,尾崎向花狸子打听驻马岭的地形,花狸子告诉他杜蘑菇对驻马岭最熟悉。

  • 司训斥尾崎的怀柔政策,命令他加强对风铃渡的控制,强化奴化教育,说司令部已经同意在黑熊峪建立基地,不久就会派专家勘察设计,要绝对保密,并命令尾崎对黑熊峪周围的村庄实行坚决的清乡并屯。 尾崎对周先生下了最后通牒,如再不答应教授日文,他将接管学堂,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 老蛾子再请冯驴子和马万海喝酒,大义凛然说抗日。两人却说起奔儿与秋儿长大了,明来暗去十分要好,应当合力拆散这段婚姻。奔儿与秋儿为了爱情双双出走。黑葡萄用计铲除掉了魏驼子,小北风将魏驼子赶下山。冯驴子为搞到几支枪,找到包大户,要为他当炮手。包大户被冯驴子撺掇买了十来支枪,雇人开始了训练。

  • 马万海暗中派锁龙把冯驴子好容易搞到的枪给收了,大伙对掌柜非常钦佩。驴子来讨枪,马万海装傻不承认。马万海教弟兄们打枪。驴子来了,找到自己留在枪上的记号。马万海见状,推说一切与己无关,都是锁龙干的,下令把枪还给驴子。马万海又派锁龙等人下山骗来了松林镇曾老爷子的枪。

  • 黑葡萄终于和小北风翻了脸,小北风无奈下山。胡子们为了考验黑葡萄是否能胜任当家的,让她亲自割了一个肉票的耳朵。终于,黑葡萄经历了从人到匪的转变,变得心冷如铁,并不断地自我磨砺。黑葡萄扯起抗日自卫军的大旗,火烧铃木公司。驴子、马万海相对无语,自愧不如,相约不整死尾崎不罢休。

  • 大伙议论黑熊峪周边接连出现的怪事,很多村民一进山就失踪。一时传言四起,人心惶惶。驴子和马万海听到议论,决定去黑熊峪看个究竟。二人来到了隐藏在树林中的黑熊峪,原来尾崎在这儿建成了秘密军马场。驴子和马万海正在观察,没提防头上被套麻袋抓了去。

  • 马万海偷偷用毒果喂了菊花青。菊花青死了,美马闻讯赶来,痛哭流涕,却不知马的死因。马万海说家里有医马的祖传秘方,并要下山到益春堂抓药。马万海在益春堂抓药,给掌柜的开药方其实是一封密信,让他转交给黑葡萄。

  • 驴子找马万海发牢骚,说战利品太少。马万海也愤愤不平,怂恿驴子抢劫义勇军的仓库。奔儿请缨,下山探听贺司令的物资藏在何处,正好秋儿来了,二人结伙下山。从喝醉的彭翻译官知道了秘密仓库在哪儿。驴子捷足先登,赶走了贺司令的人,把仓库抢了个溜光,迅速撤退。尾崎赶来扑了个空,气急败坏,火烧仓库。

  • 驴子在牢房和马万海又打了起来,非要两人关在一起。深夜,驴子把马万海叫醒,一同和奔儿从地道逃走。黑葡萄设宴给马冯二人压惊,对驴子舍身救马万海非常钦佩。驴子回山,正碰见花狸子为非作歹,遂勃然大怒,一顿胖揍后,割下他一只耳朵。花狸子怀恨在心,偷偷下山。

  • 贺司令的队伍腹背受敌,几乎弹尽粮绝。冯驴子和马万海带领一部分人趁黑到排子沟观察,发现下边一片篝火,三四百日本兵预备队正在休息。驴子和马万海便把山上的四十箱手炮,一起扔了下去,炸得日本兵血肉横飞。贺司令的部队得以冲出包围圈,贺司令在沟下道谢,留下两千大洋。

  • 驴子答应接受整编。贺司令会见三家绺子的大小头领,对他们进行整编,分别称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黑葡萄大队、中岳大队、万海大队。 三个独立大队开大会宣誓成立。贺司令来视察营盘,提出整改意见,拿出梁清宇给驴子送的大衣,手表,还有一封来信。驴子大为感动。

  • 一股日军遭到马万海的袭击,丢下物资逃窜,又被早已埋伏好了的驴子全歼。二人打扫战场时缴获了一门小钢炮,僵持不下,把小炮零件各自拆了一半拿走。驴子亲自出马偷回零件,马万海发现零件被偷,大怒,带人上了冯驴子的山头。贺司令闻讯赶来,大骂二人,把小钢炮组装好,给了马万海,补偿驴子一挺机枪。

  • 老阴天散布谣言,说贺司令要杀驴子,策划反水。部队正要哗变,驴子及时赶回,加以制止。义勇军营地。贺司令开会,说敌人的围剿松懈下来,义勇军的处境好了许多,要抓紧时机展开整顿。驴子提出要和马万海部展开竞赛。

  • 驴子深夜潜入枫林涧马部抓赌,赌瘾上来的马万海被抓了个正着。马万海找到黑葡萄说情,二人达成协议:驴子不报告,下次比赛让马万海让一马。奔儿看见梁将军送给驴子的怀表能打响,偷来把玩,不料给弄坏了。驴子知道了大发脾气,奔儿实在受不了在冯驴子手下的军旅生活连夜跑了。

  • 枫林涧里,奔儿走后,秋儿以泪洗面。马万海和驴子来看望。二人对奔儿恨之入骨,派锁龙约奔儿在风铃渡德林的酒馆谈话。奔儿死不回头,在个夜晚,潜进山里带秋儿下山。夜里,柳蛤蟆给驴子讲连环计里吕布戏貂蝉的故事,说女人是水性杨花。驴子要再用一计,想考验一下黑葡萄是不是水性杨花。

  • 尾崎在镇上投放病毒,令冯、马二人的部队都染上疟疾,又故意设下重重陷阱,故布疑阵,让冯、马二人劫走了假的急救药品。然而,就在即将给兄弟们注射的千钧一发之际,马万海识破诡计,令尾崎精心策划的阴谋破产。风铃渡。尾崎为这次的失利焦躁不安,鼻子又出血了,他命令部下撒出暗探,对三个山头加紧监控。

  • 义勇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县城,攻打县政府。日伪军不堪一击。锁龙在战斗中缴获了一把日本指挥刀,驴子则缴获了一台报话机。驴子派人到日本军营抓回一个话务兵,日本兵终于鼓捣好了报话机,用日语好一顿呜噜,实际上是和尾崎取得联系。驴子不知情,表扬日本兵。

  • 曹大个子和黑葡萄来看望冯、马部队,说日本人派了奸细暗害义勇军头领,要他们提防。夜里,二人睡不着,对捉话务兵时的奇怪现象提出怀疑。老阴天来看驴子,吞吞吐吐地让驴子让权。驴子却自有安排。老阴天散布流言,说驴子不行了,想要取而代之。

  • 老阴天派人下帖子约马万海、黑葡萄共议抗日大计。马万海认为是圈套,感叹驴子用人不当,但坚信一切在驴子的掌握之中,决定赴宴,并布置手下人前去接应以防不测。黑葡萄见了驴子十分难受,老阴天当众戏弄驴子,要求马、黑二人投降皇军。原来他是尾崎手下的特工。驴子把枪顶在了老阴天的额头,老阴天的亲信纷纷跪倒在地。

  • 尾崎挨了上级的训斥,并没有沉默,他想冯驴子和马万海想得头疼,无缘无故地嘿嘿冷笑,精神有些不正常了。尾崎精神反常的事儿反映到上司那里,上司来考察他,以为他精神出了问题,要送他回国。尾崎死活不同意。上级说要在短时间肃清驻马岭,调集兵力围攻山头。尾崎立下军令状,说一定要活捉马、冯、黑。

  • 尾崎并没有善罢甘休,抓来了老蛾子,要给她做寿,还要请驴子和马万海来赴宴。尾崎用绳子拴着着老蛾子的脖子满山游走,老蛾子痛骂尾崎,临刑时抱着看押自己的日本兵跳下悬崖。驴子等人发誓报仇,贺司令带着曹大个子也来吊唁老蛾子。

  • 奔儿与秋儿出现在街头。老德林告诉他们三人被捕的消息。他们想救爹。洞房,吹鼓手奏着喜乐。尾崎把捆绑着的二人领进准备好的洞房,亲自点上蜡烛,念喜歌,喝交杯酒。尾崎来给马万海送喜糖,尾崎两头忙乎,乐在其中,他扮媒婆扮上了瘾,竟然连说话都女里女气的。

  • 黑葡萄听说驴子没死大吃一惊,精心地伺候驴子,情感越加深厚。细作密告,尾崎下令抓捕奔儿。日本人搜捕奔儿家,奔儿和儿子被日本人擒获。驴子回山了,身体很弱,伤病发作强忍疼痛。马万海来探视,他强打精神不告诉马万海病情。但毕竟病重,驴子昏厥过去。黑葡萄把实情告诉了马万海。马万海决定把他秘密带到县城医院做手术。

  • 尾崎的人化装成驴子部围打马万海的山头,枪声激烈。冯驴子莫名地被炮击,大怒,带人要回击马万海。黑葡萄劝冯驴子原谅马万海,这使冯驴子对黑葡萄有了成见,认为她处处护着马万海。冯驴子气闷喝酒。他的病二次发作,十分痛苦。柳蛤蟆认为驴子是妖魔附体,命人请来神汉驱魔。

  • 尾崎认为这是生擒三人的好时机。他决定这次要亲自出马。但发现其中有诈,没有上当。冯驴子病好了,正在习练《金手谱》。马万海与黑葡萄来了,黑葡萄忧心忡忡地说,贺司令的部队被日本人的军队围剿,疲于奔命,损伤严重。攻打风铃渡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是引蛇出洞。黑葡萄提出,愿献身作诱饵。

  • 尾崎的人不断被驴子的人射杀,成了光杆司令的尾崎终于被活捉。老帽山里,尾崎被押进马架子。尾崎哭着对二人说,咱们又见面了,可惜地方是不理想的。驴子说,我也想你。听说你自比司马懿,你知道吗?司马懿会装女人,我想看看你扮成女人是什么样。

  • 锁龙甘愿冒死去和日本人谈判交换人质,用尾崎换回黑葡萄。尾崎因作战不力被剥夺兵权,降为小队长。渡边训斥尾崎给天皇丢了脸,尾崎精神受到刺激,自言自语,拉琴唱歌。渡边让他回国,他坚决不回,要为天皇战死疆场。奔儿回到山上,说出狱中经历,和虎儿被虐待的情景。

  • 驴子的旧部陆续到来,说梁将军已遇难,驴子痛哭不已。黑葡萄只身来到干饭盆老倭瓜的窝点,想说服老倭瓜抗日,不料老倭瓜不买账,扣押了黑葡萄。马万海、驴子收编了老倭瓜的人,不料老倭瓜挣脱看守投奔尾崎。

  • 冯驴子终于怀疑到奔儿身上,奔儿说出实情,原来尾崎以自己的儿子为筹码,威逼他为日本人做事。父子二人举枪对决,枪响了,奔儿摇晃倒地,却是秋儿给了他致命的一枪。尾崎要处决黑葡萄,人们涌向大街,她笑着和风铃渡的父老乡亲告别。驴子等人看着黑葡萄牺牲却无力救援,痛哭流涕。白山黑水之间,冯驴子、马万海策马奔腾,追随义勇军大部队远去。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