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旗英雄传 7.2

昔年,中原武林“铁血大旗门”遭遇灭顶之灾,侥幸逃脱的大旗门少年弟子铁中棠、云铮等在掌门人云翼的带领下远遁荒漠卧薪尝胆,伺机复仇。十多年后,云翼认为时机成熟,便率领大旗门人,重返中...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1 / 共41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大旗归来,风烟滚滚。退去塞外二十年的大旗门,最近,收到飞鸽传书,称他们遗失了的本门大旗,重现江湖了,此番前来,是夺回本门的大旗。大旗门掌刑人云铿分配打前站任务,铁中棠主动请缨,要求犯难前行,却被云铿冷言讥讽,倍受歧视,他心中不忿,反唇相讥,十分对立;铁青笺仗义执言,亲自领受了打前站的任务,条件是带上铁中棠。铁中棠深深感谢义父铁青笺。

  • 云翼宣布了云铿的“罪行”:私通敌派女子,按门规予以处死。众人大惊纷纷求情。云铿以为铁中棠出卖了他,愤恨以对,铁中棠有口难辩。突然,铁中棠主动请缨,要出任掌刑人。云铮对铁中棠怒目而视;云铿更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他以掌自击自己的天灵盖自尽,未遂。云翼挥泪将云铿交付给铁中棠,去执行五马分尸的酷刑。冷青霜得知了云铿的命运,焦急万分,动了胎气,痛倒家中。冷青萍见状,单身出行,去援救云铿。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大旗归来,风烟滚滚。退去塞外二十年的大旗门,最近,收到飞鸽传书,称他们遗失了的本门大旗,重现江湖了,此番前来,是夺回本门的大旗。大旗门掌刑人云铿分配打前站任务,铁中棠主动请缨,要求犯难前行,却被云铿冷言讥讽,倍受歧视,他心中不忿,反唇相讥,十分对立;铁青笺仗义执言,亲自领受了打前站的任务,条件是带上铁中棠。铁中棠深深感谢义父铁青笺。

  • 云翼宣布了云铿的“罪行”:私通敌派女子,按门规予以处死。众人大惊纷纷求情。云铿以为铁中棠出卖了他,愤恨以对,铁中棠有口难辩。突然,铁中棠主动请缨,要出任掌刑人。云铮对铁中棠怒目而视;云铿更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他以掌自击自己的天灵盖自尽,未遂。云翼挥泪将云铿交付给铁中棠,去执行五马分尸的酷刑。冷青霜得知了云铿的命运,焦急万分,动了胎气,痛倒家中。冷青萍见状,单身出行,去援救云铿。

  • 云翼深感行踪已经暴露,需改变行程。铁青笺力争不可改变初衷,并煽动门下徒众的热血,拼死前行,占领据点,不可功亏一篑。铁中棠据自己方才所见,也觉得前途不可冒险。铁青笺一反常态,恶语相向,让铁中棠闭嘴。大旗门按照原定计划前进,一步一步,走进了死亡陷阱。大旗门行进途中,花大姑化妆成一个男孩,再次来割铁中棠的裤子,反而被铁中棠割破了裤子,露出了屁股,她羞愤无比。

  • 伏兵杀来,大旗门果然陷入重围,大旗门苦斗,无法突围,冷青萍让铁中棠劫持自己,威胁追兵,以图突围。冷一枫见爱女被俘,只得让出一条通道,大失盟主颜面。大旗门突出了重围,满目伤残,云翼要拿冷青萍来祭旗告慰亡灵,铁中棠回答战场混乱,冷青萍脱逃了。其实,是铁中棠担心大旗门会对冷青萍下杀手,而偷偷趁乱放走了冷青萍。云翼震怒,要处罚铁中棠;冷青萍突然现身,愿以己交换铁中棠。

  • 铁中棠扛着云铮,行动不便,被司徒笑追上了,在司徒笑的刀尖威逼之下,再无生路,他屈从了司徒笑的要求,倒身下拜,昏迷中的云铮,正好醒转来,看到这一幕,认定铁中棠投敌了,气血上涌,再次昏了过去。他没有看到,原来,铁中棠是诈降,趁弯腰下拜之时,突施暗器,击伤了司徒笑,这才得以从武功比他高强的敌人手中脱逃。

  • 铁中棠落入深渊,身受重伤,从昏迷中醒来,却发现落入了一个凶悍的女人之手,这个人是水柔颂,隐居的深渊中多年,身体残废,性格阴毒,武功高强。水柔颂恨铁中棠流落深渊,分食了她有限的食物,准备杀了他。铁中棠万念俱灰,坦然受死,他的豁达态度,反而激起了水柔颂的好胜心,她治好了铁中棠的伤,让铁中棠来与她堂堂对阵。

  • 铁中棠在一次次拒绝了水灵光的亲吻要求后,终于忍不住亲吻了水灵光,水灵光高兴得无法克制。铁中棠在与水灵光相爱后,坦率地告诉她,他有一个已经去世的妻子,叫冷青萍。水灵光十分同情他的遭遇,愿意替代死去的妻子,终身照顾铁中棠。他们在深渊里,给冷青萍建造了一个衣冠墓,供奉祭品,深切怀念。

  • 铁中棠发现水灵光的武功根基,与大旗门十分接近,他忍不住好奇地打听,水灵光说,师父不许她对外人说,但是,她还是给了水灵光一本武功书籍,铁中棠大惊失色,这正是大旗门的武功秘诀。他按照秘诀开始练功,功力与日俱增。水灵光却依然不肯告诉他武功秘诀的来历。

  • 冷青萍不顾一切,要到深渊里面去营救铁中棠,她寻访到一个制绳名匠,订货了百丈长绳,不料,被司徒笑发现,暗中掉包,冷青萍费尽心机得来的,竟是一根危险的绳子,她却浑然不知,满怀希望地去营救铁中棠。这一天,水灵光对铁中棠说,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 铁中棠大惊,飞身迎敌,刺客显然不敌,眼看要被铁中棠活捉,却被凌空而来的一刀杀了。原来是铁青笺杀了刺客。两人刚见面,未及搭话,水柔颂再次杀到,这一次,她狠下杀招的对象,竟然是铁青笺,她用刀逼住铁青笺,迫使铁青笺坦白了往事,原来,多年前,铁青笺曾对水柔颂始乱终弃,使水柔颂被逐出夫家,扔进深渊,产下一女水灵光,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 洛阳李家庄内,铁青笺深夜来见庄主李洛阳,通知他,大祸临头。原来,当年,铁青笺为了杀兄霸嫂,曾经借助了李洛阳之力,此事,是李洛阳二十年来的心病。铁青笺威胁,只有除掉铁中棠,才能够一劳永逸地安享太平。李洛阳听说铁中棠要来寻仇,只得上下备战,誓死周旋到底了,于是,他发出江湖号召,召集各路豪客,会聚李家庄。

  • 司徒笑怀疑,这个富翁,就是铁中棠,他带领黑星天和白星武,直闯铁中棠的锦绣帐篷,运用手段,检测铁中棠的武功,差一点揭穿了铁中棠的真面目。铁中棠感到,巨大的危险来到了,再次催促水灵光快点走。可是,水灵光怎么也不肯弃他而去。

  • 一天,“铁中棠”突然现身在庄子里,身边还有一个“水灵光”,江湖人士,一时骚动起来,纷纷摩拳擦掌,连装扮成老翁的铁中棠也大吃一惊。云铮激动得按捺不住,急于杀死叛徒,被温黛黛劝住。冷青萍痛责负心郎“铁中棠”,“铁中棠”表现傲慢而疏远,气坏了冷青萍。她大骂“水灵光”是贱人,勾引了她的男人,不料“水灵光”反唇相讥,并同“铁中棠”作出亲热举动,冷青萍拔剑就砍。

  • 李家庄被鬼母门包围。李家庄突然开始了神秘的死亡。人人自危,相互猜忌,一时间,恐怖气氛笼罩了整个庄子。司徒笑的栽赃见效了,江湖豪客更加痛恨 “引来”鬼母门的铁中棠,必欲杀之而后快。江湖豪客按捺不住,要冲出李家庄,可是,每一个冲出庄外的人,都死了。庄子里,水不能喝,粮不能吃,全都有毒,饥饿和干渴,折磨着全庄的人。李家庄危在旦夕。

  • 包围李家庄的鬼母门,要现身的铁中棠拿出证据,铁中棠展示大旗,庄子中的江湖豪客,见到大旗,人人露出贪婪神色,只是,慑于身在恐怖的包围圈中,不能即刻下手抢夺。铁中棠站在庄子的围墙上,大旗招展,猎猎生风。阴仪走到铁中棠面前,赞赏地看着他,四目相交,铁中棠感到了一阵特殊的温暖,他觉得,这个妇人,数次来往,必有特别原因,很可能就是他到处寻找的母亲。

  • 失去了水灵光的铁中棠,精神几乎崩溃,无力再行走江湖,他回到了深渊。陪同他一起回到深渊的冷青萍,看到铁中棠给她树立的亡妻墓,心中原谅了铁中棠的移情别恋。她愿意跟铁中棠老死深渊。铁中棠万念俱灰,为水灵光建立了一座衣冠墓。此举深深打动了冷青萍,她良心受到谴责,忍不住向铁中棠透露了水灵光并未死去,看见她从大火里面逃了出来。

  • 司徒笑来到寒风堡,逼迫冷一枫找回冷青萍,让他们把未完的婚事完结。冷一枫无计可施,因为,他也不知道女儿在何方,他甚至向司徒笑保证,只要冷青萍回来,当即让他们成婚。突然,他们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冷青萍出现在寒风堡了,寒风堡上下,喜出望外。司徒笑毫不放松,让冷一枫定下成婚的日子,随后,他就要去散发喜帖了。

  • 陷阱前,一场大搏斗,铁中棠寡不敌众,被司徒笑擒拿住了。而同样无法逃脱的云铮,却被温黛黛暗中相救,神奇地逃脱了。原来,温黛黛知道,大旗在云铮手中,她要亲手拿到大旗,以此去换回司徒笑对她的感情,她不能让大旗直接落入司徒笑手中。司徒笑擒获铁中棠,在带回落日牧场的途中,渡江时,误上了“横江一窝蜂”的花船,双双被一群荡女擒获。

  • 温黛黛从云铮手中骗得大旗,连夜来交给司徒笑,她满以为,立此大功,司徒笑能够体察她一片真心,回心转意,跟她重归于好,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司徒笑娶冷青萍铁心已定,居然对她痛下杀手,并且,逼问云铮下落,要斩草除根,温黛黛心痛欲裂,万念俱灰,拒不说出云铮的下落。司徒笑发怒了,举起手掌,要一掌劈死温黛黛,温黛黛闭目等死。

  • 云铮在去见铁中棠的路上,忽然遭到截杀,他奋战迎敌,击退埋伏,劫夺到了对方身上的一封密信,看了以后,大惊失色,居然是铁中棠通敌的信。他愤恨地原路返回,不见铁中棠了。其实,这是铁青笺设下的一个离间计,头脑简单的云铮中计了,他对铁中棠的仇恨,再也无法消解了。铁中棠如约而来,他在约会地点,遇到十面埋伏,无法脱身,再次落进了五福联盟的手中。关进了寒风堡的地牢里面。

  • 铁中棠带着对冷青萍的猜忌,依然不原谅冷青萍出卖水灵光一事,冷青萍高傲地不予解释,两人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面对接连不断的危机,尴尬地亡命天涯。化装成小叫花的水灵光,在饭店里面,巧遇铁中棠,她欣喜若狂,不料,为了摆脱追兵,铁中棠与冷青萍并肩与杀手作战,一场大打,饭店夷为平地,她又失去了铁中棠的踪迹。

  • 聪明过人的司徒笑,逐渐从他奇特的经历中悟出,他得到了江湖上一种特殊的身份和力量,虽然,他还不明白这种身份和力量的来源,但是,他要加以利用。在铁青笺殷勤地献计献策中,他一方面,向冷一枫隐瞒了他所获大旗,以图将来利用,另一方面,他在江湖上,广发通缉令,要寻回妻子冷青萍。冷一枫对司徒笑这种越权行为,无法指摘,因为,司徒笑是在替他找女儿,他恨在心里。

  • 水灵光兑现对冷青萍的诺言,冷冰冰地对铁中棠表示,既然是堂兄妹,她也不能这样追随在侧,再者,天天这样凶险万状地活着,她也受不了了,她要去寻找自己的归宿了,今后就不再相见了。铁中棠竭力挽留,水灵光就是不同意留下。就在这时,水灵光的小叫花们蜂拥而来,拥着他们的“帮主”离去了。这个突然的变故,让铁中棠如堕五里雾中,一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小叫花们突然来找铁中棠,他们向铁中棠报告,水灵光被好色的朱藻擒获了。铁中棠顿时心忧如焚,不顾一切,前往朱藻住处,去营救水灵光。冷青萍提醒铁中棠,朱藻是武林一流人物,水灵光真的能够嫁给朱藻,也不失为一个理想结局。铁中棠来到朱藻处,想探查朱藻人品,不料,朱藻以礼相待,但是,在对待水灵光的态度上,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铁中棠大怒,要朱藻立即放出水灵光。

  • 在最危急的时刻,铁中棠从隐居后院的大肚皮婆婆处,获得了她的毕生武功,顿时武功提高,重新出战群雄,所向无敌。铁中棠在奋力击退强敌的打斗中,对冷一枫发出致命掌击,眼见冷一枫必死无疑;不料,冷青萍父女情深,挺身替父亲挡了这一掌,铁中棠无法收住杀掌,他击中了冷青萍,导致冷青萍当场身亡。铁中棠愣住了。强敌见状,知难而退,包围解除了,可是,朱藻的华丽豪宅,也被武林群雄在撤退时放的一把大火,烧为灰烬。

  • 断肠谷内,铁中棠为冷青萍守灵,水灵光一定要陪同他,铁中棠无法撵走水灵光,他只得用冷落水灵光的方式来疏远她,他练起了父亲留下的“四季剑” 来,水灵光陪同过招,在剑招往返中,铁中棠难以抑制他们之间的情感,一阵忘情,铁中棠衣服被割裂,无意中发现他大腿上那一块胎记,消失了,原来,自从接受了大肚皮婆婆的内功之后,随着武功的突飞猛进,他的体质也发生了变化。

  • 铁中棠不愿接受花大姑的到来,花大姑死乞白赖,非要留下,铁中棠哭笑不得,无法拒绝。朝夕相处,花大姑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铁中棠,一天,她突然换上了女装,她再也不愿意在铁中棠面前扮演男身了。铁中棠想起当初看到花大姑屁股一幕,顿时羞愧难当。

  • 花大姑挺身而出,救援铁中棠,遇到危险,铁中棠奋身救援,本能地用出了刚刚练就的四季剑。人群中,少林寺无色大师登场,说;此事由他同铁中棠相商。混乱中,花大姑终于看到了铁中棠的屁股,令她失望的是,铁中棠屁股上,没有她梦寐以求的胎记。她愣在那里,一时想不出办法来。

  • 温黛黛找到铁中棠,让铁中棠转告云铮,她不配再跟云铮在一起。铁中棠得知大旗毁掉,反而豁达地劝温黛黛,真情最重要,其它的均是身外之物,让温黛黛回到云铮身边去。温黛黛没有同意,悄然消失了。与此同时,铁青笺指示司徒笑,既然无法直接灭了铁中棠,那么,只有借助日后的力量了。于是,司徒笑也开始了与日后母子相见的行动,他踏上了通向长春岛,寻找“母亲”的道路。

  • 原来,十八年前,阴素被大旗门残酷的门规,驱逐出大旗门,又被铁青笺玷污后出卖,在武林各派中,受尽凌辱,几成残人,凭着复仇的信念,她活了下来,东山再起,不仅练就了绝世武功,以“日后”之名成为武林第一高手,还收留被武林迫害的女子,在常春岛上,创建了了一个无敌的门派,发誓要灭绝这个无理性非人道的武林,为天下女子复仇。

  • 日后得知了阴仪的死讯,悲伤万状,发誓复仇。铁中棠克制不住对水灵光的思念,他决心要向水灵光袒露自己的情感,他不再犹豫了。铁中棠再次找到朱藻和水灵光的时候,他发现,朱藻的眼睛瞎了,他无法对一个盲人说出他残酷的挑战。他只得把千言万语压了下来,并力劝朱藻停止寻找他的生母,嘱托水灵光照看朱藻。

  • 铁中棠行程被耽误了:花大姑回到了断肠谷,身受重伤,急需治疗。铁中棠毅然决然留了下来,替花大姑疗伤。云铮发现温黛黛不见了,到处寻找她,可是,数次失之交臂,因为,流落江湖的温黛黛,自觉无脸再见云铮,是以处处躲避云铮。温黛黛落入了司徒笑之手,眼见难以脱身,云铮来到,救了她,可是,没等云铮回过身来,温黛黛也不见了。温黛黛遇到了水灵光,紧追不舍的司徒笑又追到了她。

  • 铁青笺和司徒笑看着手下从铁中棠处盗来的阴仪的传书,心中顿觉事情紧急,如果让铁中棠赶在司徒笑前面,去长春岛认母,他们就有杀身之祸了。唯有加大搜寻铁中棠的力度,早日抓获铁中棠,才能化险为夷。可是,仅凭落日牧场的人手,无法堵截铁中棠,于是,司徒笑来到寒风堡,要求冷一枫发兵,去参与搜寻铁中棠的行动。

  • 司徒笑率领帮众,包围了寒风堡,要冷一枫交出大旗门的后代――冷青霜的私生子。冷一枫迭遭变故,不复当年豪勇,竟无法保护寒风堡和自己的女儿;眼看冷青霜母子难以免遭毒手,冷一枫护女心切,不顾一切,私自放走了冷青霜,要她去投奔铁中棠。冷青霜逃出了寒风堡,饥渴交加,疲惫不堪,途中,遇到了水灵光,水灵光把冷青霜领回家中,款待,不料,遇上了铁青笺。

  • 水灵光发现了阴仪的传书,眼见他们历经千难万险得来的传书,居然出现在铁青笺处,她在暗中,看着铁青笺毁弃了阴仪的传书,而换上了一封伪造的传书,塞进袖筒,得意地,离去。水灵光明白了一切,她深受震撼,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一事实。朱藻见水灵光心神不定,反复追问缘由,水灵光实在无法把自己的怀疑说出口来。朱藻点穿了铁青笺根本就是司徒笑一伙的,他那蔑视铁青笺的态度,被水灵光气愤地指责为“忘恩负义”。

  • 原来,云铿算计着妻子冷青霜到了生产期,他再也忍耐不住,冒险回来探望,不料,正好遇上铁青笺跟随司徒笑逃跑,他擒获了铁青笺。铁青笺表现得“大义凛然”,历数江湖侠义的种种愚昧腐朽,唯有他的曲线道路,才是拯救各个门派的正道,“大道无道”的信念使他笑傲江湖,蔑视众人。

  • 原来,隐居在洞中的武林另一世外高人夜帝,被铁中棠面临死亡的高风亮节所打动,他出手救了铁中棠和铁青笺。铁中棠与疯疯癫癫的夜帝,老少两人,朝夕相处,成为莫逆之交。夜帝对铁青笺十分反感,一直要处死他。铁中棠为了不忍水灵光的“父亲”死在当下,他向夜帝求情,说明了铁青笺与水灵光的关系,不料,夜帝通过审讯铁青笺。

  • 在被困山洞的无望的日子里,铁中棠在夜帝悉心指导下,终于练就了绝世武功,他发誓,如果能够出山,从今往后,不再杀人;突然间,他做到了夜帝无法做到的事情:神功突长,崩开了堵塞的山洞。夜帝告诉他,正是他的誓愿,使他有此神功,成为了天下武林第一人。铁中棠告别夜帝,离开了山洞。水灵光和朱藻的婚礼隆重举行了。与此同时,铁中棠没命地往婚礼场地赶去。一对新人就在要拜天地了,铁中棠肯定赶不上了。

  • 铁中棠赶到了,朱藻感慨地把铁中棠拉到新郎的位置上,为铁中棠和水灵光主持了婚礼。有情人终成眷属。铁中棠告诉水灵光“四季剑”的真谛,他们合练四季剑,要去救援危险中的母亲日后。朱藻虽然澄清了事实,可是,看着水灵光与铁中棠相依而去,心中难免寂寥,就在这时,俏丽精灵的花大姑出现在他面前,他不觉眼睛一亮。

  • 冷一枫跨过了武林恩怨,诚心诚意地登门,与云翼握手言和,让云铿与冷青霜正式成婚,将寒风堡交给了云铿;云铿成了寒风堡的堡主。固执的云翼,狠狠地羞辱了冷一枫。就在这时,铁中棠浩浩荡荡地驱赶着十五匹骏马,来到了云翼面前,滚身下马,让云翼用这些马来处死他们三人。云翼感到了被作弄的羞辱,勃然大怒,当真要处死他们。

  • 日后终于在日后宫里审讯云翼,她揭开了面具,让云翼认她是何人;云翼认出名震天下的日后,居然是被他当年撵出大旗门的阴素,愣住了。日后失控地兴奋,告诉云翼,她等待这一天,等待了十八年,哪怕付出走火入魔的代价也在所不惜。她历数大旗门规的残酷无理,自己种种血泪往事;云翼终于有所悔悟,他向日后认错,并告诉她,她的儿子还活着。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