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神探狄仁杰第三部 电视剧 热度 2247

地区:内地

类型:宫廷 / 古装 / 武侠 / 悬疑

导演: 钱雁秋

简介: 唐武周年间,边事频仍,连年征战,大周朝国帑虚竭,守边将士军心不宁。狄公自连破幽州、并州、蛇灵、江州等一系列大案后,几经恳请,终于得武皇允准回老家并州修养。但李元芳耿直地向他指出,他没有这等享清福的命...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8/共4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唐武周年间,边事频仍,连年征战。大周朝国帑虚竭,守边将士军心不宁。这一天,忽有钦天监来报说,飞鸟触柱、池鱼殃死、天现异兆。根据天象台地动仪的显现,将有大地震在西北发生,并波及神都洛阳。武则天当即吩咐快马通知有关道、州做好抗震抗灾的准备。她特别想到押运巨额帑银赴边的铁甲军,吩咐派出600里加急快马,务必通知他们小心防范

  • 不幸事情终于发生了。沙漠像上帝筛糠一样颤抖起来,黄色的沙暴以排山倒海之势扑向铁甲军。数十米高的沙墙呼啸奔腾,以摧枯拉朽之势,将铁甲军车驾人马席卷抛洒腾空四散。凉州刺史曾泰是狄公的门生,他接到朝廷急报,立即派出队伍进入大漠去寻找接应铁甲军。但是,当援军找到这支队伍时,发现军中所有人都中了邪,而他们押运的饷银,就仿佛被沙暴席卷的沙丘一样,不翼而飞无踪可寻了。这惊天的变故令曾泰瞠目结舌战栗不已。

  • 狄公想到小庙那个神秘死去的小女子,一连串的疑问涌入心中。第一,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不顾一切地追杀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呢?而小庙中的机关埋伏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还有那位神秘而恐怖的塑像,与这一切又是什么关系呢?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联系到小女子死前所说的话,还有她留下的腰带,狄公作了一个大胆的推断,有人要利用这次大地动劫夺饷银。这时,蹊跷的事情又发生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唐武周年间,边事频仍,连年征战。大周朝国帑虚竭,守边将士军心不宁。这一天,忽有钦天监来报说,飞鸟触柱、池鱼殃死、天现异兆。根据天象台地动仪的显现,将有大地震在西北发生,并波及神都洛阳。武则天当即吩咐快马通知有关道、州做好抗震抗灾的准备。她特别想到押运巨额帑银赴边的铁甲军,吩咐派出600里加急快马,务必通知他们小心防范

  • 不幸事情终于发生了。沙漠像上帝筛糠一样颤抖起来,黄色的沙暴以排山倒海之势扑向铁甲军。数十米高的沙墙呼啸奔腾,以摧枯拉朽之势,将铁甲军车驾人马席卷抛洒腾空四散。凉州刺史曾泰是狄公的门生,他接到朝廷急报,立即派出队伍进入大漠去寻找接应铁甲军。但是,当援军找到这支队伍时,发现军中所有人都中了邪,而他们押运的饷银,就仿佛被沙暴席卷的沙丘一样,不翼而飞无踪可寻了。这惊天的变故令曾泰瞠目结舌战栗不已。

  • 狄公想到小庙那个神秘死去的小女子,一连串的疑问涌入心中。第一,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不顾一切地追杀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子呢?而小庙中的机关埋伏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还有那位神秘而恐怖的塑像,与这一切又是什么关系呢?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联系到小女子死前所说的话,还有她留下的腰带,狄公作了一个大胆的推断,有人要利用这次大地动劫夺饷银。这时,蹊跷的事情又发生了。

  • 经过一番激烈较量,李元芳大展神勇,杀得匪徒们鬼哭狼嚎,狼狈遁走。但是他们利用机关施放毒气,狄公等人命在旦夕。古堡夫人突然赶到出手施救,狄公等这才转危为安。凉州刺史曾泰初步查清铁甲军下落,他们已全体中邪口喷鲜血而亡。案情发生,曾泰采取紧急措施。一方面封锁州境,盘查各商旅游众,没有签批不得擅离,发现可疑立即拘押。

  • 洪家堡黑衣天王庙,村民李四因未交齐祭礼而要被杀死,狄公痛斥他们欺压良善,鱼肉百姓,李元芳一马当先杀入敌阵,狄公带领群众随后掩上,一举挫败了匪徒的诡计。经审问俘虏,狄公了解到,他们的头目都是武林绝顶的高手。但具体是谁,他们不知道。匪徒社在凉州地面约有三十个设有同样机关的小庙,他们就是利用小庙机关,装神弄鬼诈骗百姓钱财。狄公感到匪徒在凉州根基之深、势力之大、影响之广已不容小视。

  • 狄春三人来吉祥巷送信,竟遭遇了不测。狄公批评了曾泰对匪徒的漠然不知,指点了上奏朝廷的奏章写法。果然,奏章抵达朝廷后,皇帝武则天按照狄公的意图,传旨停止了他的休假,任命他为内史并西北道黜陟大使,赴凉州调查饷银案。提前大军前来凉州报告的两个斥侯,证明狄公带来的封条就是饷银封条,匪徒作案的推断被最终证实。狄公立刻传令进剿古堡,夺回饷银擒拿逆贼。

  • 昏去的李元芳终于醒来,发现有人救了他,得知身处的宅院是归义伯府,主人名字叫王锴,是个袭爵的世家。狄公率大军清剿古堡,但古堡中空无一人,饷银也被提前转移了。 狄公等追赶饷银,顺着暗道来到悬崖绝壁的出口。拉饷的车辙不见了,仿佛横空飞走一般,令人殊难思议。而那条指示暗道机关的绣花腰带,此时也蓦地失了灵。大军找不到绝处逢生的路,只好又回到古堡之中。可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 敌人的诡计没有骗过李元芳,他根据提供的情报,检查混出城去埋死人的特批商队。令他奇怪的是,商队大车上确实拉载着天竺死尸,没藏什么饷银之类可疑的东西。他只好放人出城。狄公等又来到村民曾起义抗暴的洪家堡,这里的情形更惨。留守部队和村民的死相和古堡的情形一模一样。他们没有受伤和中毒的迹象,面色栩栩如生,令人恐怖费解。

  • 狄公根据小桃的报告做了推断,初步弄清了铁甲军中唯一活着的失踪者。那么,那位行险两次要刺杀他的又是谁呢。这时,李元芳回来了。他带回了一位客人,就是古堡夫人薇儿。狄公感谢薇儿几次三番给与的救助,薇儿也惊叹遇到了名震朝野的狄仁杰和李元芳。

  • 经两名斥侯辨认,证实了被救军官的身份。狄公立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屡屡行刺军官的刺客不是别人,恰恰正是铁甲军中人。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呢?狄公为证实刺客的身份,采取了敲山震虎之计。刺客果然行动起来,但他的所有行动,都受到李元芳暗中的严密监视。

  • 狄公仍行敲山震虎计,令凉州所有军、卞、勋、爵来衙点卯,当众逼归义伯王锴摘下他始终带着的青铜面具,不料,所有人都惊呆了。狄公料定王锴去后必有行动,即命李元芳布置千牛卫,对伯府日夜监视准备追踪。归义伯府果然动作了。狄公顺藤摸瓜,勘查天坨商人瘟死的同阳客栈。据店老板说,这批商人颇为奇怪。他们带来的货物也神秘得很,大灾戒严之后,他们拼命闹着要出城,现在又神秘地死亡。

  • 李元芳跟踪匪徒来到某地,有了惊人的发现。为进一步弄清真相,李元芳用计混入匪帮队伍,潜入了黑暗之山。 狄公率钦差卫队对古堡进行了彻底的扫荡。他们几经周折找到藏匿的饷银,但匪首们却借着复杂的密道逃之夭夭了。

  • 饷银如此容易就找到了?难道---就连曾泰都感到蹊跷。狄公告诉他,这一切都可能是对手给他们下的套。以他的经验,现在浮出水面的不过是匪帮中的小角色,其核心人物还一个都没有跳出来。而且到目前为止,一切所谓的真相也许都不是什么真相。曾泰认为现在的关键,是找出杀人无形的神秘手法与饷银被劫之间的关联。只有这样才能联系起来对案件的轮廓和性质有个大体确切的判断。

  • 得到军官已死的报告,狄公微微一笑。他告诉小桃------这一切都是他事先的安排。曾泰不解地问狄公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狄公说这样做的结果恰恰证明,大漠劫饷另有隐情,我们一定要把真相搞清楚。狄公率队将起获的饷银押回凉州,在大校场分配给各军、营、卫。看着各支部队领走银子,曾泰长长出了一口气。但是狄公却觉得,银子起获不等于饷银案已破。而且,很可能会出大事。

  • 夜晚,卧底军中的内线终于浮出了水面,狄公进一步掌握了所有嫌疑人的情况,心机用尽,计划周详。他们的目的的确不仅仅是抢夺饷银。恰恰相反,而是包藏着更大的阴谋。大将军风扬匆匆然而至,报告说戍边军中发生了瘟疫,感染者达万人,已有三百来人丧生。这个消息太可怕了,后果不堪设想。狄公立即率人奔赴军中调查瘟疫情况,而这时的凉州城里,周围四里八乡进城卖货的农人骤然间多了起来。

  • 夤夜,在凉州城上空腾起了浓黑色的乌云,盘旋良久消失在城市的夜色中,残酷恐怖的屠杀开始了。钦差卫队和城防营的官兵都倒下了,就连刺史府中的狄春也遭到袭击倒下了。匪徒们行动了,他们里应外合开启城门,扫荡街道,搜索各个府衙,聚敛钱财,杀死府吏,抢夺官章府印,并企图最后消灭染病的官军。情况万分紧急。

  • 然而,狄公却自信地笑了,并娓娓动听地讲了一个黑衣天王的“真正的故事”。这故事把所有人都听傻了。狄公从黑衣社的起源开讲,一直讲到黑衣社此次行动的全部细节和态势,分析得丝丝入扣毫厘不爽。就在这时,外面响起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匪首们顿时惊呆了。接着,狄公开始讲述他层层分析破解这一切案情的神奇经历。

  • 终于,狄公讲到了最后的决战,讲到了双方力量的部署和战役胜负的消长变化,可谓有声有色,动魄惊心。这时张环、李朗等率队将院子团团围定,匪首束手成擒。狄公说生命可贵,只有尊重别人的生命,自己才有生存权。匪首说这个世界没有公平和仁慈可言,是非功过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评判。狄公说所以你永远不会成为胜利者。

  • 雷鸣电闪,大雨如注。大运河长江通往淮水的邗沟水面波涛汹涌,白浪浊天。狂风暴雨之中, 江淮盐铁转运使官船不幸在邗沟覆没。由于盐运受阻,西北各地军民所用食盐已呈紧张之势,本指望南盐北调能解燃眉之急,谁料想漕运竟连发怪事。而今,邗沟渠道已成死地,北运停止,盐荒已经发生了!

  • 其实对邗沟覆船案,狄公刚一进京就有所察觉。那是他在街上无意中受理的一个进京上访告状案。可是,当他下得朝来派人前去接待上访者等一众村民时,却发现这些人都被杀死在客栈之中了。惟有领头的方九和他女儿不知去向。狄公初次感到了邗沟案的迥非寻常。

  • 李元芳追踪宁氏,发现了她遗失的香料盒,并根据那特殊的茉莉花香,终于发现了宁氏的所在。同时,他也结识了便服出行的山阳县令鲁吉英。但就在他们寒暄应酬并略略提及邗沟覆船案时,追赶宁氏而来的女子云姑一伙与他们遭遇了。一场绝杀凳倒桌翻,群枭授首。惟有匪首云姑趁乱逃逸。宁氏和鲁吉英被李元芳的绝世武功深深折服。

  • 王周被抓,经对质,他不得不供认了自己的罪行和所知的情况。据他交待,朝廷拨发的护渠款以及两岸纤户的护漕饷,是被作为打点费、照应费、招呼费、斡旋费等多种名目,供衙内大吏们吃喝挥霍了。至于邗沟覆船的内幕,他却并不知情。狄公凭多年的经验判断,邗沟覆船、李翰之死、纤户被杀、宁氏失踪,以及扬州漕运衙门合谋贪敛巨款。

  • 李元芳和鲁吉英跟踪云姑一行来到铁仙观,二人巧施调虎离山之计,救出宁氏逃离道观。三人会和在道观外的密林里,宁氏告诉李元芳,那封密信是丈夫李翰在月前托人捎回的,内中记录了很多人名,都是扬州大吏,另外还有一些数目字,似乎是这些人贪污所得的贿银数目。

  • 狄公仔细勘验王周的尸身和现场,得出一个结论:他是被人杀死的。可是,此次行动为了不惊动对方,行程绝对保密。一路之上偃旗息鼓,昼夜兼程。那么是谁泄露了他们的航行路线和日期呢。从王周的被杀不难看出,杀手早已在此等候了,这难道不奇怪吗?而且从王周遇害不难看出,这是典型的杀人灭口,行事之人绝不是江湖莽夫,而是训练有素的专职杀手。

  • 李元芳、鲁吉英和宁氏潜入迎宾驿取出密信,声东击西调虎离山,分兵两路企图甩掉尾随追杀的匪徒,巧计脱身。但是,李元芳为此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虽然他以绝世武功杀败对方十大高手,但自己也终因体力不支沉入大运河。匪首们仍然惊魂未定,他们从没遇到过武功如此高绝之人。

  • 狄公在民间访查,了解到邗沟附近的家家户户都是用秫秸面混着济济草当饭吃,而且还为此争抢,烧火的柴都买不起,他感到心情十分沉重。当问询到邗沟覆船案件时,有群众反映,河上曾出现过百来只船组成的可疑的船队,狄公意识到,如果事情真像群众反映的那样,那么邗沟覆船就绝非意外,而是有歹人作祟。

  • 狄公一行访查到河口镇,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细节。这种种疑点都说明,邗沟覆船案绝非意外,其中定然隐藏着巨大的阴谋!正说话间,只见镇上的里长率几名甲丁,押着一名叫巩生的秀才进店询问,狄公等旁听了解到,是巩生抱着带血的人头在街上走,被里长发觉拿下。

  • 经进一步审问,狄公得知被杀死的客人,是个倒腾私盐的盐贩子。这一点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进一步的搜查,竟发现了邗沟翻船落入水中的官盐!显然,官盐是从歹人的秘密窝点盗出的。狄公根据提供的线索,知道了歹人们秘密打捞官盐的内幕,和藏匿官盐的秘密地点,还有打捞的组织者。了解到每一次捞回盐包后,便会来一艘大船将库存的官盐运走。

  • 狄公在山阳仔细地勘查了李翰悬梁自杀的现场,他们在船上的分析和怀疑逐步得到证实,李翰之死成了个谜。他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致其死命的原因又是什么?会不会与那两张鸿通柜坊的凭信有关?狄公决定回扬州探探鸿通柜坊的底细,摸清究竟是不是李翰亲自将二十万两银子存入柜坊,这一点对判断李翰的死因至关重要。

  • 好心的小青载着元芳回奔盱眙县境内卧虎庄自己家中, 半路被盐枭庞四率人打了埋伏,幸亏元芳凭惯性出手大显神通,不但打散众盐枭救下小青,而且生擒匪首庞四。小清感佩元芳的盖世武功,又庆幸自己好心救人得到好报,她的善良和单纯侵入了元芳本已空白的记忆。李元芳笑了笑,眼神逐渐黯淡,转过头望向河面呆呆地出起神儿来。

  • 狄公又调来李翰的绝命书仔细勘验却不得其解,李翰是在不知邗沟覆船的情况下自杀的,他又怎么会留下这样一封绝命书呢?经曾泰提醒,狄公终于解开了绝命书这个疑团,综合其他情况狄公得出的结论:李翰绝非自缢,而是被人谋杀的。而且,凶手是经过悉心策划,和长时间的准备的。这些歹人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大的气力,做一件画蛇添足的事情呢?这背后定有隐情。

  • 狄公决定首先突袭北沟大仓,抓捕林阳,以此做为突破口,顺藤摸瓜,揪出元凶,找回失踪的官盐,将这群丧心病狂,祸乱盐政,为害百姓的逆党一网打尽!但突袭大仓的结果,没有抓到林阳,却意外救出了被关在大仓中的宁氏和山阳县令鲁吉英。宁氏见到狄公痛哭失声。鲁吉英则拿出迎阳驿分手之时,元芳写下的绝笔条子,声称元芳已经遇难了。狄公的脑海中嗡的一声巨响,身体登时晃动起来, 但是他没有倒下。

  • 小青带着李元芳来到卧虎庄,见了父亲——庄主葛天霸。由于小青的追求者邓通吃醋挑衅元芳,结果被元芳无意中回敬得狼狈不堪。葛天霸发现元芳那身奇绝的武功,认定他绝不是等闲之辈。他思忖如果元芳真是个失忆的傻子,当然是最好。就凭那一身功夫,有了他,还有什么事办不成呢。

  • 小青去给庞四送信,遭到邓通的跟踪。葛天霸的计划是将盐枭们一网打尽,永绝后患!按照李元芳的计策,邓通等卧虎庄的势力中了盐枭的埋伏。小清拍拍李元芳的肩膀道:我真是看不懂你,平常痴傻呆臬,一言不发,可到了关键时刻,数你聪明。你是不是故意装出那副傻样儿的呀。

  • 狄公一行来到盱眙,看到城中百业俱废,买卖关张,铺户上板,显然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住店老板告诉他们,官盐没了,盐商们出售的盐价是官府常平盐的二十倍。老百姓买不起,都管它叫霸王盐。盐枭卖的盐虽比盐商便宜,但盐商窜掇官府严惩盐枭。老百姓就再也吃不起盐了。

  • 这期间,卧虎庄发生了一件大案,李元芳和小青奉命查案,发现了盐枭和葛天霸的诸多疑点,而且还救下了身负重伤的幸存者彭春。李元芳带着重伤的彭春追踪案犯,并四下寻找药铺为彭春治伤,发现邓通向店小二打听劫船脏盐的去向。店小二说,曾经看到几十人押着大车,向北而去。领头的是个大胡子,听他的形容很象是案犯庞四。他和小青遂决定前往盱眙。一来为彭春治伤,二来查找庞四的下落。

  • 盱眙县令文清,来通衢客栈勘查裸尸现场, 狄公以平民的身份,与文清就案情进行了广泛深入的切磋。狄公请县令大人马上出签,将县城所有店中的老板和裁缝,统统唤到通衢客栈,还要他们带齐剪裁的用具。通衢客栈院中,一场特殊的考试开始了,通过考试,狄公初步筛选了重要的犯罪嫌疑人孙喜旺,他并不是杀人凶手。

  • 狄公有意要将通衢客栈的消息透露,很快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孙喜旺的夫人阎氏迅速行动起来,但她的行动被跟踪了。经指认,又一个号称常妈妈的人浮出了水面。很快,常妈妈便将侦察的视线,引到了大盐商何五奇的家。狄公将侦查的焦点锁在了何五奇身上,通过对何五奇身份的判定,狄公断言,杀人凶手的真正目标,绝不是死去的那对男女,而是何五奇。

  • 狄公借用江湖豪客的霸道手段,在淮水茶楼给何武奇来了个干净利落的下马威。寻衅的头目化名怀英,说是看上了盱眙这块码头,要何五奇自即日起,每从外面趸来一批私盐,就要分他一半。而且下午就到何家盐号提盐,如果没有,盐号就得关门。何五奇望着怀英一行浩浩荡荡地走出茶楼,恼羞成怒。

  • 其实怀英就是化名的狄公,答应了何五奇要他搬到园中居住的请求。由此,狄公发现了两个线索,一是据何五奇透露的情况,卧虎庄与落水官盐关系重大。他必须利用何五奇,乔装改扮,潜入卧虎庄取证!二是通过暗察何五奇周围之人的举动,何五奇的夫人李氏进入了狄公的视野。

  • 盱眙,嫌疑人阎氏和丈夫孙喜旺,又为奸情的事情撕打起来,阎抓起桌上小笸箩里的剪刀,向孙喜望胸前狠狠刺来,孙喜望口中怒骂着抓住了阎氏拿着剪刀的手,并抢下了剪刀。此时,阎氏有些害怕了,她扑上前去抱住孙喜望的腿厉声尖叫:你打吧,你打死我吧。孙喜望狠狠一脚将她踹了出去,用剪刀指着阎氏的喉咙骂道:你这恶婆子,娶了你真是我孙喜望倒了八辈子霉。

  • 狄公真地搬进了何府,并且很快了解到,贩卖私盐的卧虎庄只收纳鸿通柜坊开据的凭信。看来,鸿通柜坊不但参与了邗沟覆船案,而且参与了盱眙私盐案。狄公本想抓紧这段空闲时间,先勘破盱眙城中这几宗离奇命案。没想到现在案情竟愈演愈烈,而今,涉案之人非死即逃,凶手的身份更是扑朔迷离。他虽然觉得孙喜望的嫌疑最大,然勘察现场之时,他也发现了几个小小的疑点。

  • 狄公向李元芳询问小青的情况,他们谈到了卧虎庄和葛天霸,在狄公的极力启发、诱导和鼓励下,李元芳虽然记不起从前的事情,但还是被狄公调动了内心深处的正义感,于是将他侦察得到的密信交给了狄公。狄公仔细地推究阎氏死亡现场的情形,怀疑真正的凶手并不是孙喜望,而是另有其人。显然,这个神秘的凶手一直处心积虑要除掉何五奇。

  • 当何五奇的夫人李氏来到老地方与情人约会时,一个人缓缓从树后走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狄公。夫人一声惊叫,扭身想跑,身后人影一闪,李元芳和曾泰拦住了她的去路。夫人彻底惊呆了,浑身不住地发抖。狄公望着她冷冷地道:说说吧,他是谁。

  • 彭春醒了, 他的供词使狄公所有的判断得到证实,邗沟覆船案的全部案情真相大白。一张官匪合谋的大网最终被狄公挖出来,真是令人触目惊心!盱眙的盐荒解决了,鞭炮之声响彻全城, 但狄公没有沉浸在一时的胜利之中,现在他该推究的是,鸿通柜坊与铁手团之间又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

  • 当小清得知他爹葛天霸参与的是一桩震动朝野的大案之时,内心十分痛苦。李元芳感于小清对他的救命之恩,求狄公对葛天霸网开一面。狄公欣然答应,但前提是葛天霸必须举义投诚。铁手团兴师卧虎庄,责问万担食盐被劫之事,葛天霸虚与委蛇,不料由于邓通的出卖,全部真相被宗主证实。葛天霸无奈之下,令庄丁全体出动对抗铁手团。

  • 由于云姑之计,李元芳果真误以为是狄公杀死了小清。一时的悲愤冲昏了他失忆的头脑,竟用幽兰剑指向了狄公。当他回到苇荡抱起小清的尸体哭诉时。却发现怀中之人并不是小清。云姑闪电般地出手了。但是,她没能杀死李元芳。一场恶战后,龙风、豹冲、肖钢、犼强伏法。李元芳和云姑、小清站在了一起。在激烈的浴血鏖战中,李元芳落水重温了当时失意的感觉,找回了作为千牛卫大将军的自己。

  • 狄公与曾泰于蛟王祠会面的消息走漏,引来了铁手团所有人的出动,这日夜晚,所有铁手团的杀手都包围了狄公所在客栈,并在卧虎庄设伏。当策划这起震动江南的私盐大案的主谋者现身时,众人惊呆了!老奸巨滑的铁手团宗主不假思索地道出了此事的前因后果,以及他的真实身份,朝廷郡王颖王元齐!!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