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少林僧兵 电视剧 热度 1137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类型:古装 / 武侠 / 言情

导演: 李惠民

简介: 大明嘉靖王朝,倭寇猖獗,严嵩父子把持朝政,不事抗倭。将领戚继光虽有报国之志,但面对困难的局面有些力不从心。年轻的少林弟子月文和月空奉师父大脚僧之命下山,奔赴前线,为戚继光训练士兵。月文与月空武功虽然高...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4/共34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倭寇进犯山东,登州卫指挥戚景通按兵不动,他的儿子戚继光非常不解,父亲为何不去抗击倭寇?几个来自少林的行脚僧经过被倭寇洗劫过的梅家村,发现还有一个幸存的男孩小顺,小顺被带到了少林寺,与一个调皮的男孩小福一起落了发,小顺的法号为月空,小福法号月文。十五年后。月空和月文都已经长大成人,山东登州的戚继光也继承了父亲的职位,担负着抗击倭寇的重任。

  • 此时,朝中主和派占了上风,左都御使胡宗宪将作为钦差大臣前来浙江,准备举行一场祭海大典,解除海禁。“市通则寇转为商,市禁商转为寇”,如果海禁解除,倭寇也将不攻自灭。少林寺的小山方丈接到邀请前来观礼,月文动心了,他很想借这个机会回家看一看,可当月文回到徽州,才发现他的家在十五年前就搬走了。月文失魂落魄地来到了宁波,他没有找到月空,却倒在了一心客栈的门口。来自山东的善良姑娘李若兰帮助了月文。

  • 祭海大典开始。人群中却突然冒出几名刺客,大典一片混乱。月空与月文阴差阳错救下胡宗宪。秀子也在混乱中受了箭伤。月空为秀子疗伤,伤倒是不重,但是秀子声称自己还有一种奇怪的病,月空无能为力,他只能请小山方丈亲自为秀子医治,可小山已经离开宁波,返回了少林寺。临走前,月文再次去找李若兰,他注意到李若兰一直没有笑脸,就问她整天冷着脸,是不是因为自己欠她钱。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倭寇进犯山东,登州卫指挥戚景通按兵不动,他的儿子戚继光非常不解,父亲为何不去抗击倭寇?几个来自少林的行脚僧经过被倭寇洗劫过的梅家村,发现还有一个幸存的男孩小顺,小顺被带到了少林寺,与一个调皮的男孩小福一起落了发,小顺的法号为月空,小福法号月文。十五年后。月空和月文都已经长大成人,山东登州的戚继光也继承了父亲的职位,担负着抗击倭寇的重任。

  • 此时,朝中主和派占了上风,左都御使胡宗宪将作为钦差大臣前来浙江,准备举行一场祭海大典,解除海禁。“市通则寇转为商,市禁商转为寇”,如果海禁解除,倭寇也将不攻自灭。少林寺的小山方丈接到邀请前来观礼,月文动心了,他很想借这个机会回家看一看,可当月文回到徽州,才发现他的家在十五年前就搬走了。月文失魂落魄地来到了宁波,他没有找到月空,却倒在了一心客栈的门口。来自山东的善良姑娘李若兰帮助了月文。

  • 祭海大典开始。人群中却突然冒出几名刺客,大典一片混乱。月空与月文阴差阳错救下胡宗宪。秀子也在混乱中受了箭伤。月空为秀子疗伤,伤倒是不重,但是秀子声称自己还有一种奇怪的病,月空无能为力,他只能请小山方丈亲自为秀子医治,可小山已经离开宁波,返回了少林寺。临走前,月文再次去找李若兰,他注意到李若兰一直没有笑脸,就问她整天冷着脸,是不是因为自己欠她钱。

  • 月空带秀子走在去少林寺的路上,一路上风语对秀子照顾有加,但秀子却毫不领情,在月空为秀子疗伤的时候她的心也被月空俘虏了。月空很尴尬,也很迷惑。迷失的不止月空,月文迷得更厉害,月文看着月空背上的秀子,总不自觉想起李若兰。夜晚,月空点起了篝火取暖。第二天,等他醒来时,突然发现秀子睡在了他的怀中,睡梦中的秀子,还带着甜甜的微笑。风语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局面,他不想看见月空,他与月空分道扬镳。

  • 戚继光的突袭虽然成功,但也暴露了浙江官兵战斗力低下的事实,戚继光希望建立一支新军。可俞大猷没有军费,身为少林俗家弟子的俞大猷准备亲自前去少林,请少林武僧下山,帮助戚继光训练军队。月空和月文刚回到少林寺,就被罚面壁思过。秀子甩开风语,独自来到少林寺,为了见到月空,秀子声称自己是月空的妻子,她的谎言在僧人中间引起了强烈的震动。月空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原本本地告知了小山。

  • 悬崖下面是个深潭。出家人慈悲为怀,救急扶危,月空不能见死不救。但他中计了,熟悉水性的秀子反而把月空缠在了水里。当两人从深潭中爬出来的时候,正看到怒气冲冲的风语,风语一定要月空死在自己的刀下,他大闹少林寺,直到大脚僧出现,才用少林伏魔棍制服风语。月文强烈要求与俞大猷下山抗倭,小山答应了月文。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这不仅可以让月文更好地理解佛法,还可以救国救民。

  • 戚继光检阅月空的训练成果,月空正从基本功教起,准备把手上的部队全部训练成武功高手,戚继光告诉月空战场上不是单打独斗,他让月空多学习一些兵法。月文与戚继光再次发生矛盾。恼怒的月文为了报复,将戚继光的战马放掉,结果闹出大乱,戚继光决定将月文斩首示众。在俞大猷的干涉下,戚继光放掉了月文,但月文却不愿意领戚继光的情,甘愿受罚五十军棍。月文的棍伤刚好,训练时几个士兵又迟到了。

  • 戚继光检阅月空的训练成果,月空正从基本功教起,准备把手上的部队全部训练成武功高手,戚继光告诉月空战场上不是单打独斗,他让月空多学习一些兵法。月文与戚继光再次发生矛盾。恼怒的月文为了报复,将戚继光的战马放掉,结果大乱,戚继光决定将月文斩首。在俞大猷的干涉下,戚继光放掉了月文,但月文却不愿意领戚继光的情,甘愿受罚五十军棍。

  • 士兵们开始逃走,原来军饷被万表扣下了,戚继光非常愤怒,但又无可奈何,他知道这是万表对他杀刘千户的报复。在戚继光最困难的时候,俞大猷挪用军饷暂时帮他度过了难关。戚继光设计了新的武器,交给军器局,身为军器局副使的汪直,答应帮助戚继光打造更好的武器,但因为军费无着结果仍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 若兰将戚继光的作战计划交给了倭寇,倭寇立即出兵,正式进攻宁波。大兵压境之时,月文突然得到了父母的消息,原来他的父母就在苏州,他立即赶了过去,可是见到父母之后,他的希望之火再次被扑灭,父亲将他逐出了家门。令人心悸的海螺声在城外响起,倭寇攻到了宁波。戚继光挥兵迎上,但面对气势汹汹的倭寇,戚继光很难抵挡,他临时改变计划,将自己的主力部队集合起来,准备擒贼擒王,然后各个击破。

  • 万表终于找到借口,将败军之将戚继光抓了起来。月文内心充满绝望,他再次来到一心客栈,李若兰告诉月文,十五年来,几乎每个晚上她都会发现,白天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几乎每个晚上都会绝望,但是最后她还是坚持下来了,因为每天太阳出来的时候,就是一个新的开始,每一个新的开始就会有一个新的结果,在没有得到一个结果之前,她就会给自己一份希望。

  • 山口大名从日本派来使臣,日本使臣与戚继光在一心客栈相遇,戚继光再次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了海清。海清忍着委屈,答应戚继光帮他查出奸细,没想到却查出了李若兰。戚继光要亲手杀掉李若兰,但月文却斥责戚继光没有感情。李若兰为了寻找家人,出卖自己,她这样做真的错了吗?矛盾的戚继光最后还是放下剑,转身走了出去,李若兰其实也很后悔,她恨自己出卖了良心,她无法面对月文,也无法面对戚继光,她逃开了。

  • 戚继光喝醉后,留在了海清的房间。海清把对李若兰的了解告诉了戚继光,戚继光重新查找资料,终于发现了关于李若兰父亲李忠诚的一些新情况。十五年前,李忠诚是与一批抗倭军费一起失踪的。军饷时有时无,僧兵不仅训练难以维持,生活也出现困难。月文去找汪直化缘,汪直隐隐约约地觉得月文似乎跟自己有某种关系。军饷终于发放了,但同时也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俞大猷因为挪用军饷一事,被万表下了狱。

  • 戚继光自从喝醉以后,再也没有去过一心客栈,海清备好了酒菜,希望与戚继光叙旧,但是戚继光始终没有出现。秀子的父亲其实是一本大名,风语跟随她来到大明,不仅负责保护她,同时还肩负着一本大名的重托,与大明王朝联合,大明王朝可以帮助一本大名统一日本,他也可以帮大明解决倭患。但是朝中无人难办事,秀子准备找月空帮忙。

  • 秀子病倒了。大雨中,风语抱着秀子赶向城中,他想抢一辆马车,却抢到了汪直的头上。不过汪直不仅没有责备风语,反而为了秀子请了最好的大夫。汪直设下连环计,将宫本准备袭击徽州商队的消息报告了万表,万表亲自带领戚继光、月文、月空,准备打一个伏击。战斗开始,万表命令戚继光进攻,却让月文、月空按兵不动,月文这才明白,万表是想借倭寇的刀杀掉戚继光。月文没有理会万表的命令,率队冲杀。

  • 毛海峰将李若兰带去了列表山,李若兰见到了父亲,但李忠诚却不承认李若兰是自己的女儿。列表山上,来了一个新的倭寇首领——佐佐木,他前来取代死去的宫本。汪直发现,他根本无力与山口对抗。一个流浪武士带来消息,秀子这才知道,身在日本的父亲在跟山口大名的战斗中失败了,她现在是一本家族唯一幸存者。她终于明白父亲把自己送到中国的真正目的,父亲早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秀子能活下来。

  • 戚继光缺乏准确的航海图,他决定亲自出海勘察。毛海峰设置了一个圈套,准备让李若兰带着李忠诚逃离列表山,然后悄悄跟踪,就可以将李忠诚所有的秘密都挖出来,但戚继光的突然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而李忠诚也知道了李若兰为了寻找自己,出卖过戚继光,他怒斥李若兰。惭愧的李若兰知耻后勇,她引开追捕的倭寇,救下戚继光。

  • 在李若兰最矛盾的时候,月文给了李若兰信心。李若兰连夜为戚继光画出了航海图。汪直收到了李若兰的消息,立即制定计划。战场定在了两个海岛的中间,那是船队的必经之路,只要占了有利位置,胜券就可以握在自己的手中。为严嵩祝寿的船队出海了。等汪直动手的时候,才发现船上根本不是普通的衙差,而是少林僧兵,而戚继光在海岛上也早有埋伏。一场惨烈的海战过后,倭寇受到重创。

  • 海清得到消息,她的哥哥孙海啸死在了这次海战中。愤怒的海清冲进军营,将刀对准了戚继光。戚继光没有反抗,他带着海清走过被倭寇毁灭的村庄和店铺,触目惊心的现实让海清也倍感痛苦,她只是失去了哥哥,可是倭寇的屠杀又使多少人家破人亡。戚继光告诉海清,如果怪罪的话,她应该怪倭寇,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倭寇。汪直对李若兰恨之入骨,李若兰给他们提供的是假消息。毛海峰带人前去抓李若兰。

  • 饱受屈辱的海清亲手毁了一心客栈,躲了起来。月文养伤期间,大脚僧劝告他可以趁这个时间好好参禅,但是月文对参禅没有兴趣,他只想在这个时间好好地享受李若兰的照顾,反正他也不是一个真正的僧人。这一切大脚僧都看在眼里,月文的红尘劫难未了,月空呢,是不是还在想着秀子呢?在列表山的秀子遇到了佐佐木,她与佐佐木发生矛盾,风语击败了佐佐木,但佐佐木反而用阴险的招数击伤风语。

  • 军费无望,李若兰与月文决定亲自筹钱帮戚继光建立水师,月文再次找到了汪直。汪直答应月文,组织富商捐款抗倭。同时还传来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万表被解职了,戚继光扬眉吐气,他终于可以大展拳脚,全力抗倭了。万表解职,汪直的机会也来了,他对浙江总督的位子有些想入非非。汪直给月文讲了一个故事,二十二年前,贫困的汪直曾经与一个富家女子相爱,但由于门不当户不对遭到女方家庭的拒绝,而这女子已跟自己珠胎暗结。

  • 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月文无法向任何人倾诉,这种事说出来只能让自己蒙羞让母亲再次受到侮辱。当月文冷静下来,他开始同情自己的母亲,母亲心中的苦又有谁能知道?痛苦过后,月文还是承认了这个事实。汪直兴奋地领着月文回到徽州老家。多年来,月文终于再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他开始蓄法,准备继承父亲的事业。胡宗宪被任命为新的浙江总督,消息传来,汪直彻底绝望了,不管严世蕃的初衷如何,结果他仍然受骗了。

  • 大脚僧中了埋伏,佐佐木与风语两大高手同时攻击,最致命的还有汪直的那一刀。月文没有想到亲生父亲居然利用他来刺杀抚养自己十五年的师父。月文哀求汪直,但是汪直将月文打晕在地。当月空带着僧兵赶来的时候,大脚僧早已气绝。大脚僧的死给月空以沉重的打击。月空似乎着了魔,他发誓不惜一切手段,向杀害师父的凶手报仇。藏在僧兵队伍的奸细离开了,他临走的时候,偷走了戚继光的作战计划。

  • 李若兰救醒了月文,但是月文谁也不想看见,他消失在黑暗中。胡宗宪开始着手招抚汪直的行动,同时他命令俞大猷、戚继光做好开战的准备。汪直也打算利用谈判的机会除掉胡宗宪,为此他还购买了鸟铳和威力巨大的火炮──佛郎机,佛郎机足以将整个谈判地点炸成废墟。戚继光让月空暗中保护胡宗宪,而月空却想利用这个机会刺杀汪直。局势瞬息万变,结果是双方都无法预料的,月空没有杀掉汪直,却阴差阳错毁掉了汪直的佛郎机。

  • 月空四处寻找风语,他没有找到风语,却发现了一个专杀倭寇奸细的黑衣女侠。黑衣女侠破坏了很多倭寇在宁波的联络点,然后将缴获的物资悄悄送到戚继光的军营。月空很诧异自己为什么找不到倭寇,而黑衣女侠可以。他追踪黑衣女侠,原来所谓的黑衣女侠就是海清,月空希望海清帮他找到风语,海清提醒月空,他可以利用秀子。月空绑架了秀子,秀子既意外又高兴,高兴的是她终于可以与月空在一起了。

  • 倭寇向宁波再次发起进攻,僧兵群龙无首,戚继光希望月空回来,但却遭到了拒绝,月空在等待风语,他要杀死风语。战场上,倭寇的火器非常猛烈,戚继光的军队战败了,就在明军如潮水一样退去的时候,一群僧人出现了,小山方丈亲自带领三十少林棍僧逆流而上,救下了戚继光。戚继光仿造的武器出现质量问题,就在他继续尝试的时候,收到了李若兰被抓走的消息。 毛海峰将李若兰带到李忠诚的面前,遭到了与她父亲一样的严刑拷打。

  • 月空找到了月文,他痛打月文,甚至要杀死月文,但月文毫不在乎,如果要死,还有什么比死在自己的兄弟手里让人感到安慰的呢?月空停下了手,他很痛苦,汪直是月文的父亲,可这不是月文的错。月文独自坐着小船,赶向列表山,他要救回李若兰,赎清自己所有的罪过。月空看着渐渐消失在大海中的月文,满眼含泪,他知道,月文此行,将不会再回来。

  • 李若兰决定杀死月文,她将碗弄碎,从柱子上挖下一枚长钉。被月空绑架的秀子缠上了月空,不胜其烦的月空赶秀子离开,秀子与他已经两不相欠,但秀子发现她与月空的感情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月空经历过生死,终于明白生命的意义,秀子只是红尘中一颗美丽的泡沫,他决定重回军营。月空向小山跪下,请求重新受戒,秀子质问月空,为什么月文对她没有半点慈悲。

  • 月文知道毛海峰还在监视自己,他假装强暴李若兰,却趁机告诉她,其实自己是来救她的,如果能顺利逃出列表山,他只能采取这种手段,李若兰终于明白了。为了不引起毛海峰的怀疑,月文与李若兰躺在了一张床上,但是月文发现,现在他的心居然没有一丝混乱。月文按照汪直的指示开始套取李忠诚的秘密,但是李忠诚不仅没有被打动,反而断绝了与李若兰的父女关系,十五年前他失去了女儿,现在是自己抛弃了女儿。

  • 戚继光找到了海清,他表白了自己的心迹,但海清已经无法接受戚继光。月文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准备带上李忠诚离开列表山,但他不知道自己所有的行动都在风语的监视下。果然,在他们刚刚上船的时候,海螺号就响了起来,危急之时,月文挡住了毛海峰,毛海峰命令风语出手,但风语却要毛海峰答应一个条件,抓住李忠诚,要分给自己一半的钱。毛海峰拒绝了风语,亲自带领众倭寇攻击月文,将月文的脚筋砍断。

  • 胡宗宪顶住了兵部的压力,命令戚继光全力进攻列表山。中秋节到了,戚继光故布迷阵,他将一些老弱病残留在了军营,自己却带领士兵悄悄向列表山连夜进发。战斗打响,戚继光却突然发现月空居然不见了,原来月空脱离了僧兵,悄悄地迂回到了倭寇堡垒的中心,当他看到瘫痪的月文时,眼泪顿时流了出来。他背上月文冲了回去,但风语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几个武士也发现了月空,风语突然出手,倒下了的却是那几个武士。

  • 文跪在小山方丈的面前,请求小山为他受戒。在三十棍僧的佛号中,小山准备亲自为月文剃度,这时候,李若兰赶来了,不管她如何哀求,月文的决心已经不能改变。李若兰终于明白,她喜欢的是一个无法拥有爱情的人。月文与小山一起回了少林寺,临走前,月文将改进的少林棍法告诉了月空。戚继光重新观察列表山,他确信,如果以少林僧兵为奇兵攻敌,将会给敌人出其不意的打击,他们将会赢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 风语找到了刺杀戚继光的最好机会,但他却突然改变了决定,他看到了秀子,秀子也来到了战场上,她依然喜欢着月空。风语突然发现,这个世界对他最重要的不是权利,也不是忠诚,而是爱情。风语要杀掉月空,但是他败了,不过当那伏魔的铁棍对准风语的时候,月空却停下来了,他杀的不该是风语的人,而是他的魔心,我佛普渡众生,而不是进行杀戮。

  • 戚继光对待胡宗宪与俞大猷的态度很不客气,他不希望有人干涉他的指挥,但是胡宗宪说,他今天只是一个普通百姓,而俞大猷也只是一个普通士兵。但很快俞大猷就开始干涉戚继光了,让月空突袭无疑于送死,但是戚继光坚持了自己的决定,他别无选择,这就是战争。倭寇大部队再次与戚继光交战,胡宗宪也亲自拿起了一把刀与俞大猷上了战场。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