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谁知女人心 电视剧 热度 1520

地区:内地

类型:年代 / 言情 / 家庭

导演: 何丽萍

简介: 1917年春,平溪镇。杜家粮行少东云山的新娘琦真,在进门当日,被青梅竹马恋人安华抢婚带走,杜家颜面尽失,要求琦真在门前跪上三天天夜,清洗门风。但云山对琦真依旧深情无悔,誓言一辈子守护琦真。断绝与杜家婚约后...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0/共3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那边炮竹震天,新郎杜云山领着一队迎亲队伍往刘家去,这边刘家的大小姐,新娘琦真却是泪眼婆娑的无奈出嫁,她爱的不是他。赵安华终于调制出了御用香油,就在他的心上人琦真出嫁的这天,他冲进了杜家,打断了正在拜堂的新人,当着众人带走了琦真。安华和琦真回到刘家,却不被刘母认可,刘母送琦真回杜家,希望杜家能接受琦真,杜母难息怒气,要琦真给杜家洗门风。

  • 刘家在大火中毁于一旦,安华向琦真许下一个未来。云山告诉安华,如果他们不在百日内完婚就要再等三年,愿意资助他们早日完婚。安华婉拒了云山,坚持要靠自己的力量重建家园,给琦真一个新家。为了赚钱,琦真到豆腐坊打工,安华则去城里找工作,却屡屡碰壁。薛秀妍在程叔的带领下寻找卖御用香油的年轻人,安华得知后前去薛家。

  • 传宗为捞油水进了一批受潮的芝麻被秀妍抓到,薛母大怒,训斥传宗,安华便向薛母推荐到杜记粮行进货。云山得知安华到薛家油坊工作,想向琦真报喜,哪知琦真已经一天一夜没回豆腐坊,云山在寻找琦真的路上遇见振嘉,振嘉以告知琦真的下落为由敲诈云山。琦真在春风楼里抵死不从,云山寻来希望帮琦真赎身,兰姨见势提价,向云山提出要一千块方能赎走琦真。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那边炮竹震天,新郎杜云山领着一队迎亲队伍往刘家去,这边刘家的大小姐,新娘琦真却是泪眼婆娑的无奈出嫁,她爱的不是他。赵安华终于调制出了御用香油,就在他的心上人琦真出嫁的这天,他冲进了杜家,打断了正在拜堂的新人,当着众人带走了琦真。安华和琦真回到刘家,却不被刘母认可,刘母送琦真回杜家,希望杜家能接受琦真,杜母难息怒气,要琦真给杜家洗门风。

  • 刘家在大火中毁于一旦,安华向琦真许下一个未来。云山告诉安华,如果他们不在百日内完婚就要再等三年,愿意资助他们早日完婚。安华婉拒了云山,坚持要靠自己的力量重建家园,给琦真一个新家。为了赚钱,琦真到豆腐坊打工,安华则去城里找工作,却屡屡碰壁。薛秀妍在程叔的带领下寻找卖御用香油的年轻人,安华得知后前去薛家。

  • 传宗为捞油水进了一批受潮的芝麻被秀妍抓到,薛母大怒,训斥传宗,安华便向薛母推荐到杜记粮行进货。云山得知安华到薛家油坊工作,想向琦真报喜,哪知琦真已经一天一夜没回豆腐坊,云山在寻找琦真的路上遇见振嘉,振嘉以告知琦真的下落为由敲诈云山。琦真在春风楼里抵死不从,云山寻来希望帮琦真赎身,兰姨见势提价,向云山提出要一千块方能赎走琦真。

  • 安华用一千块钱赎出琦真,却骗琦真说为了这一千块钱,他只是需要到薛家香油坊工作十个月来偿还。可怜的琦真相信了他善意的谎话,每天努力的卖着豆腐,希望多挣一点钱让安华早日回来。安华却用剩下的时间安排着琦真以后的生活,他暗暗把琦真托付给云山,云山不解,而坚持要云山照顾琦真,云山为自己把琦真让给这么爱她的男人而欣慰,也应允一定全力照顾好琦真。

  • 琦真不信振嘉的话,振嘉却又信誓旦旦的说得有鼻子有眼,琦真将信将疑,最终决定请假去青桐找安华问问清楚。青桐薛家正在准备婚礼,秀妍到街上买镶金的玉钗,薛母差人把新郎的礼服送到安华住的客栈,这时候琦真来了,发现安华不在薛家。琦真按下人说的找到客栈,坚持要安华亲口承认她才肯相信,见到安华,琦真要安华和自己回家,安华不肯,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 薛母叮嘱安华以后要警惕自己的一言一行,不可有任何流言蜚语,并把油坊暂时交给安华打理,传宗很生气,薛母承诺只是暂时交由安华,只要他用心好好学。薛母让安华带着秀妍回乡拜祭师母,他们刚离开,杜云山就带着棍子上门了,在云山愤愤不平的诉说中,薛母才知道安华家里果真有个未婚妻,她要求自己处理这件事,云山不肯。

  • 琦真告诉振嘉,如果安华不来参加婚礼就取消婚约,振嘉只好去请安华,也想借机挫挫他的锐气。安华怒斥振嘉无耻,振嘉却说他是五十步笑一百步,两个人彼此彼此,而且是琦真希望得到师兄的祝福她才会这样做。云山夜里来找振嘉,希望他能够退婚,说琦真是利用振嘉和安华赌气,并愿意给他五百块钱,但是振嘉拒绝了,声称自己就是再混蛋也不会卖老婆。

  • 安华对自己伤害秀妍感到十分抱歉,并答应秀妍自己会跟过去一刀两断,专心专意的做薛家的女婿。振嘉找工作都狮子大开口,没有老板愿意请他工作,只能由琦真在街头卖草席来维持生计,琦真倍觉凄苦,但还是决定把这条不归路走下去。云山心里仍想着琦真, 梦瑶为他不平,不知情的父母向云山提出去颜家下聘,心灰意冷的云山只能答应下来,而自小暗恋云山的梦瑶听到这个消息,暗示父亲孙账房出面阻止。

  • 振嘉添油加醋的告诉琦真安华受伤的消息以故意惹怒她,却没有发现自己心底已慢慢喜欢上琦真。经过抢劫风波,秀妍和安华的感情更进一步,秀妍很安慰地感觉到安华对薛家的关切和付出,而安华面对善良的秀妍,也暗下决心要珍惜眼前的幸福,彻底忘掉与琦真的感情。在振嘉不断的刺激下,琦真决定与安华做个了结,她带着振嘉敲诈来的钱来到油坊还给安华,忍不住激动指责安华贪图富贵而入赘薛家,安华心痛地看着琦真却无能为力。

  • 传宗不肯向安华道歉,秀妍给了传宗一个耳光,令传宗很是伤心,因为姐姐从来没有打过他。安华为秀妍鸣不平,传宗却不领情。秀妍知道传宗的问题出在哪里,希望他结婚了就会明白,秀妍记起安华和杜家有交情,便向薛母提议让安华出面,薛母知道杜家和安华的过结,委婉否定了秀妍的提议,要她别操心,早点生孩子才是。安华找到卖草席的琦真,希望跟琦真解释清楚,琦真却对安华冷嘲热讽,要他不要再来打扰她的生活。

  • 大夫诊断琦真晕倒的原因是怀孕了,振嘉高兴得手舞足蹈,琦真来到刘母的坟上,许下心愿,要让赵安华一辈子痛不欲生。琦真决定和振嘉一起搬去青桐住。梦瑶就要出嫁了,薛家和杜家都在忙碌这,梦瑶把云山约到了一座小庙,希望云山能满足她最后一个心愿,陪陪她。梦瑶依然幻想云山是喜欢她的,云山又一次的拒绝了他。梦瑶向安华哭诉,安华这才知道传宗要过门的媳妇真正爱的人居然是云山。

  • 薛母让梦瑶折腾了一天才可以拜堂,梦瑶发誓将来会把这一切羞辱讨回来。梦瑶在新房里向传宗哭诉自己受的委屈,传宗心疼她,向她许下誓言会对她一辈子都好。安华发现琦真竟然在给薛家油坊运空瓶子,求她不要这样折磨自己。第二天,琦真发现自己的工作没了。振嘉酒后吐真心,琦真方知道振嘉对她用情如此之深。传宗为了梦瑶努力工作,让秀妍和安华都感到意外和高兴,梦瑶来给传宗送补品,却因为女人不适宜进油坊的事和安华产生矛盾。

  • 秀妍在准备给自己肚里孩子的衣服,意外看到也大着肚子的琦真在卖豆腐,秀妍心疼她即将临盆还要出来赚钱,将自己准备的小孩子的东西都送与琦真,还买下了她一担子的豆腐脑。秀妍带着豆腐脑和布料去找安华,不想竟被车撞了!经过医生的抢救,秀妍的命保住了,却没保住孩子。秀妍承受不住打击,安华劝慰她以后还能生很多很多的孩子。传宗抽大烟被梦瑶发现,梦瑶大发脾气,传宗也被惹火了。

  • 梦瑶向传宗灌输薛家的一切都应该属于他一个人的,何必要听命于一个入赘的外人的思想。梦瑶和传宗带着大包小包回娘家,所有准备都没有向薛母报备,让薛母大叹传宗有了老婆忘了娘,秀妍安慰。梦瑶背着传宗,偷偷带了很多东西回家,要父亲好好收起来,将来可以安享晚年,孙账房非常欣慰。梦瑶询问云山的状况,孙账房告诫她不要费心思了。云山向梦瑶介绍自己的妻子淑娴,梦瑶又是看在眼里气在心里。

  • 安华没到油坊上班,秀妍询问安华下落,传宗答不知道,秀妍痛心传宗变得不知分寸,呵斥传宗,传宗知道自己错了。秀妍自问孙账房之所以会染上赌瘾,还是和薛母有关,所以同意拿钱出来替孙账房还上,并告诫传宗要同心协力把薛家守住。秀妍在湖边找到安华,安慰劝解他,终于让安华放下心防,知道自己的责任,不能再放纵。油坊等着安华开工,传宗却认为没有安华照样能工作,坚持要大家开工。

  • 薛母身亡,一家人都沉浸在悲痛中,秀妍对事情心生疑惑,梦瑶尽力撇清。老太爷来宣读了薛母的遗嘱,要秀妍和安华打理家业,梦瑶不服,一定要让传宗继承,逼安华交出大权。六年过去了,秀妍一直无法生孩子,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她总是提起要为安华纳妾之事。梦瑶认定秀妍要生孩子是为争夺产业,要传宗跟秀妍提出分家。安华不反对分家,只是要求传宗好梦瑶将这些年来预支未补的现金交回,秀妍则仍是坚持要梦瑶先怀孕。

  • 大家不相信痞子富振嘉会自己买衣服,都认为他的衣服是偷来的,拉扯中把衣服弄破了。喜儿责怪振嘉买来的衣服是破的,琦真答应帮他洗洗补补,又像新的一样,喜儿破涕为笑。秀妍看得出安华仍放不下他的过去,苦苦思索她该怎么办。梦瑶抱着布料和琦真撞到,梦瑶责怪布料被豆腐脑弄脏了,又借机出言讥讽,耻笑侮辱琦真和喜儿。喜儿不能忍受妈妈被人欺负,冲上前去打梦瑶,被琦真拉住。

  • 振嘉为了筹钱,又打起了走歪门邪道的主意,带着一百块钱又进了赌场,希望能赚大钱给喜儿治病,结果又全部输光了,把琦真记得要气死。振嘉死要面子,把所有的责任都往琦真身上推,琦真伤心欲绝,赶振嘉走。冯豹看到哭丧着脸的真假,知道他因为儿子的病需要一大笔钱,便提出要他一起做走私烟土的买卖赚大钱。振嘉临走前去病房想和喜儿告别,听到了琦真的独白,深受鼓舞,鼓励了喜儿后留下了钱便离开了。

  • 喜儿还没有醒来,医生建议再动一次手术,或许还有希望。琦真同意动手术,可手术费又是一大笔钱。秀妍要救喜儿,去账房预支,可不想安华订立了新规矩,需要征得安华同意。但安华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程叔给秀妍出主意,要她打了一张借条,梦瑶认为他私相授受,挪用公款,两人争执之际,安华回来了,向程叔确认此事。琦真实在撑不下去,想带着喜儿自杀,却被赶过来的秀妍救了上来。

  • 秀妍亲自迎琦真进门,催促安华与新娘子拜堂,安华不愿意沦为传宗接代的工具,秀妍苦求他为了薛家、赵家和薛母的遗愿,并把他赶出了自己房间。梦瑶认为秀妍纳妾是因为安华和秀妍为了得到薛家的一切,指使传宗向安华发难,安华解释说是因为自己身不由己,梦瑶不信,被秀妍喝止,说如果怕大权旁落,赶紧生个孩子才是。安华只好进到新房,自言自语说些不情愿的话,琦真听到声音一惊,头盖一掀更是确认了自己嫁的是赵安华。

  • 喜儿呼喊着要妈妈,振嘉告诉喜儿妈妈去给别人当老婆了,喜儿不信,琦真来找喜儿,要接他走,被喜儿误会是要带他和振嘉一块,于是很高兴,弄得振嘉很是尴尬,在振嘉的半威胁半恐吓下,喜儿最终决定还是留在爸爸身边,不跟琦真走,让琦真很是伤心。琦真伤心回到薛家,向安华秀妍祈求让她走,秀妍体谅她作为一个母亲的心,向她承诺,只要琦真为薛家生下一个孩子,她就放琦真走。

  • 振嘉带喜儿到薛家,借口给琦真送衣服想见琦真,被安华拒绝。琦真听到喜儿的呼喊,在家中不断的寻找。安华给了振嘉和喜儿一笔钱,振嘉带着喜儿进赌场又全给输光了。秀妍将玉佩还给安华,问安华是不是还在乎琦真,爱着琦真?安华还没有回答秀妍便制止了他,要他好好待琦真。安华决心和琦真说明白,琦真不愿意听安华说话,频频打断他。

  • 梁超仗势有秀妍撑腰对其他工人吹胡子瞪眼,工人们却不愿被他指使。受了工人脸色的梁超跑去找梦瑶,希望能正大光明的和梦瑶在一起,带梦瑶远走高飞。梦瑶不肯就此离开,要梁超偷学到安华御制香油的秘方,然后拿到薛家的经营大权。梁超离开梦瑶房间时,正被琦真撞见,梦瑶出言讥讽。安华给琦真买了布料做礼物,从未收过安华礼物的秀妍南面吃味,这时琦真竟然晕倒了,安华着急赶到,梦瑶又挑拨离间,说姐夫从未这样为秀妍着急过。

  • 安华要去温州开分店,和秀妍、琦真依依惜别,梦瑶又借着让琦真保胎的话题重提旧事,挑拨离间,说琦真的血脉不是薛家的子孙,不会受到薛家的保佑。振嘉知道家里已经不适宜喜儿的肚子,他做了一个决定,把家里祖传的几张画像都典当了变现给喜儿买吃的,然后把喜儿送去了杜家,把他托付给云山,希望他能收留喜儿,让喜儿长大以后成为一个像他一样的正人君子,云山只得和淑娴商量。

  • 安华回来了,琦真担心地告诉他振嘉带着喜儿离开了青桐,安华许诺会派人寻找。淑娴前来找琦真,被秀妍阻止。淑娴告诉秀妍,喜儿在杜家,希望薛家把喜儿接回来。秀妍为了保住自己的家庭,以琦真快生了为由拒绝了淑娴,并给了她两百块钱,希望他们先照顾好喜儿。秀妍指责安华只顾到琦真,而没有顾及她的感受,安华认识到自己的过错,承诺等孩子出生了,一定会弥补秀妍。

  • 云山教喜儿念三字经,每每念道“养不教,父之过”时,喜儿就背不下去了,因为喜儿想到了他爹。淑娴告诉喜儿因为妈妈又生了个孩子,所以不能照顾他,云山向喜儿保证,妈妈一定会来找他的。淑娴不满,希望云山能把全部的心思花在娃儿和她身上。梁超夜会梦瑶,着急着想要梦瑶尽快离开薛传宗,梦瑶则坚持要得到薛家的一切后再走。琦真决定放下宝儿,离开薛家,亲自准备了一封休书给秀妍,让她不要为难。

  • 梦瑶认为是喜儿偷了钱,要搜他的身,喜儿不肯,梦瑶出言讥讽,琦真自己摸喜儿,却真的找到了一块钱,梦瑶认为人赃聚会,说话更为难听,不给喜儿解释的机会,喜儿一着急上前就打梦瑶,琦真气急,给了喜儿一巴掌,喜儿哭道:为何你们都冤枉我。安华闻声过来,大家方知那一块钱安华给喜儿的。梦瑶仍认为是安华在包庇喜儿,却在自己房内找到了那一块钱。

  • 秀妍与传宗谈心,要传宗努力肩负起家庭的重担。安华正式将薛家的经营权交给传宗。梦瑶向工人们宣布安华引咎请辞,引起油坊一阵骚动,她趁机辞掉了一些工人,把孙账房找来的人请进来工作。一群吃坏了肚子的受害者家属到薛家油坊闹事,梦瑶把责任都推到安华身上。受害者家属闹到警局,局长压力倍增,只能要求安华暂时待在警局,直到抓到真凶为止,以平众怒。

  • 孙账房约梁超喝酒,声称同意他和梦瑶在一起,却被梁超识破他在酒里下毒,孙账房要梁超离开梦瑶,梁超却坚持他爱梦瑶,要梦瑶,也要孩子。梁超迁怒于梦瑶,冲进梦瑶房内与其争吵,被传宗撞见。在传宗的逼问下,梁超告诉传宗,梦瑶怀的孩子是自己的,并说出是他们俩在香油里下药,传宗震惊。薛家请来了族长来主持大局。梦瑶在老太爷的追问下不认错,坚持是薛家欺人太甚在先,还把责任推到秀妍身上,老太爷大怒,要将她执行族规。

  • 梁超和梦瑶因为绑架来的孩子起了冲突,梦瑶希望息事宁人,而梁超却一定要向薛家“讨回公道”。喜儿让琦真和振嘉好好聊聊,琦真说要离开薛家,振嘉提出既然如此,就带着喜儿回来他身边,琦真犹豫。喜儿琦真和振嘉告别,程叔跑来告诉他们宝儿被梁超给带走了!安华为了救宝儿凑了一百两黄金,振嘉则负责到外面打听梁超的下落。梁超和梦瑶带着孩子躲在废墟,梁超一直恐吓他,梦瑶知道梁超已经没有人性,作势像动了胎气,要去看大夫。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