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尖刀 电视剧 热度 1158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类型:剧情 / 谍战 / 军旅

导演: 谷锦云

简介: 大户人家的小姐龚紫英她爱上了一位潜伏在国民党内部的中共地下党。为了自己的丈夫和政治主张,最终她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该剧被称为中国的《加里森敢死队》,讲述了一个特殊的团队—尖刀队在解放战争初期的鲁南战场上...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2/共32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46年,国共和谈破裂,国民党军队大肆进攻山东解放区,敌我双方在573高地附近进行了一场殊死的血战。敌军负责守高地的暂28师独立连连长龙岩冲原本是土匪出身,因为打日本鬼子和国军少校军官章克俊相识,与其结拜并被拉入国军队伍。我山野某部二营,对573高地屡攻不下,郭炳南率领尖刀队前来支援。

  • 辣椒炮让高地上的防守火线瘫痪,尖刀队趁机向高地突进。机智的郭炳南偷梁换柱,让敌人的飞机搞错了敌我阵地,573高地反而成为了敌机的扫射目标。龙岩冲知道高地即将失守,决定答应万淑芬的要求,和她成亲。战地婚礼正在举行之时,朱茂林带援兵到了,朱对龙岩冲大肆发难,指责他作战不力,要对龙军法处置。

  • 教条的何教导员得知龙岩冲在军营中私藏女人,认定其中一定有阴谋。他不顾郭炳南的劝阻,闯入宿舍要扒下“方二柱”的衣服看看他是男是女。龙岩冲因此和何教导员大打出手,被郭炳南劝阻。何教导员更加认定龙岩冲等是特务,要枪毙他们。公审大会上,郭炳南及时带着首长李耀峙出现,制止了这场错误。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46年,国共和谈破裂,国民党军队大肆进攻山东解放区,敌我双方在573高地附近进行了一场殊死的血战。敌军负责守高地的暂28师独立连连长龙岩冲原本是土匪出身,因为打日本鬼子和国军少校军官章克俊相识,与其结拜并被拉入国军队伍。我山野某部二营,对573高地屡攻不下,郭炳南率领尖刀队前来支援。

  • 辣椒炮让高地上的防守火线瘫痪,尖刀队趁机向高地突进。机智的郭炳南偷梁换柱,让敌人的飞机搞错了敌我阵地,573高地反而成为了敌机的扫射目标。龙岩冲知道高地即将失守,决定答应万淑芬的要求,和她成亲。战地婚礼正在举行之时,朱茂林带援兵到了,朱对龙岩冲大肆发难,指责他作战不力,要对龙军法处置。

  • 教条的何教导员得知龙岩冲在军营中私藏女人,认定其中一定有阴谋。他不顾郭炳南的劝阻,闯入宿舍要扒下“方二柱”的衣服看看他是男是女。龙岩冲因此和何教导员大打出手,被郭炳南劝阻。何教导员更加认定龙岩冲等是特务,要枪毙他们。公审大会上,郭炳南及时带着首长李耀峙出现,制止了这场错误。

  • 李明瑞及其手下暗地里策划阴谋,他绑架了万淑芬,以此要挟龙岩冲这个神枪手,在婚礼上出手刺杀首长李耀峙。龙岩冲无奈只能答应。李明瑞的手下日夜监视龙岩冲,却不知他早用暗语通知了郭炳南。尖刀队秘密解救出被敌人关押的万淑芬,婚礼上,龙岩冲当众戳穿了李明瑞的阴谋,郭炳南为了救万淑芬受了伤。成婚后的龙岩冲把万淑芬送回了娘家,加入了尖刀队。

  • 龙岩冲在县城和参与行动的我军爆破专家接头,不想被胡佩君追踪,龙岩冲凭借智谋脱身,此举更加深了胡佩君对他的怀疑。龙岩冲坚持要在炸毁军火库行动之前,先对老战友李仓实进行策反。龙岩冲和李仓实喝酒谈心,企图说服他投诚起义。但七里山原先的主人胡振飞,对李仓实母子有恩,李仓实发誓会效忠于胡。龙岩冲和他话不投机,险些动手,幸亏借着李仓实儿子小宝当人质才得以安全离开。

  • 老谋深算的胡振飞安抚李仓实,让他发誓对自己效忠到底。胡佩君坚持要对七里山严防死守,但李仓实却决定转移核心军火库。二人发生争执。尖刀队被敌人偷袭,游击队队长王石认定龙岩冲是内奸,龙有口难辩,被关了起来。胡振飞要过七十大寿,军火库内兵力空虚,尖刀队决定当夜偷袭军火库,实施爆炸任务。却不料中了敌人的埋伏,尖刀队死伤惨重。胡振飞的寿筵上,胡借一出《空城计》敲打李仓实。

  • 李仓实一路追踪,发现儿子是被盘踞在此地的一伙土匪绑架的。龙岩冲出手相助,孤身闯入匪窝,救出小宝,并发现这其中的一个大秘密。原来,此地的土匪一直听命于胡振飞,是胡用来牵制李仓实的一支力量。龙岩冲发现胡振飞和李仓实这对父子早有心病,决定通过营救小宝这件事,制造影响,让胡振飞加深对李仓实的怀疑。督导军火库的熊特派员到了,胡振飞伪造了一份投诚书,污蔑李仓实通共,熊特派员将李拿下关押。

  • 取代李仓实成为七里山队长的胡佩君派人暗杀了王石并栽赃给尖刀队。胡振飞将要枪毙李仓实,临刑前胡振飞告诉李仓实他伪造投诚书的真相,李仓实万念俱灰。我方全盘分析情况后,果断出击劫法场救出李仓实。李仓实最终答应帮助尖刀队拿下七里山,他解说军火库内部结构,并凭记忆画出后山秘道图。尖刀队立即召集人马兵分两路进军七里山,郭炳南和李仓实一路正面佯攻吸引敌人注意力,而龙岩冲等则携炸药突入后山。

  • 激战中龙岩冲击毙胡佩君。自知末日已至的胡振飞决意同归于尽,他利用李仓实的儿子吸引众人注意力。就在李仓实苦苦哀求胡振飞放过儿子的时候,郭炳南敏锐地察觉到异常,军火库内的大炸弹上已安置了定时装置!龙岩冲和郭炳南冒险拆弹,最后一秒,龙岩冲剪断红色火药线阻止了爆炸。绝望之下的胡振飞开枪自杀。胜利完成任务的龙岩冲回到驻地,得知万淑芬在战乱中下落不明的噩耗。

  • 锦安城新28师驻地,龙岩冲和潜伏的参谋葛九如接上头,他命令龙岩冲务必保护好龚俭让,并且告诉他潜伏在28师的我方最高上线是“犬神”。一心要取代龚俭让位置的张达龙阳奉阴违,背地里抓住把柄强行枪毙了龚俭让的一个亲信,而性格软弱且又要顾全大局的龚俭让对张达龙等人一再忍让,引起了紫英的不满,龙岩冲里外周旋。而此时张达龙也开始怀疑龙岩冲的身份。

  • 项黑黑私下打听龙岩冲的身份,确认他就是之前带队打上七里山的共军头领。尖刀队秘密潜入锦安准备协助行动,郭炳南传达组织上的命令要龙岩冲立即向龚紫英求婚,以尽快完成策反任务,龙岩冲无奈。张达龙以审查的名义逮捕了曾经被共军俘虏过的龙岩冲,准备让他屈打成招,关键时刻龚俭让出现力保龙岩冲,紫英也挺身为龙岩冲辩白并声称自己马上要和龙岩冲成婚,张达龙无奈放人。

  • 项黑黑向张达龙汇报龙岩冲是共军奸细,张达龙大喜并许以重赏。项黑黑拿了赏钱去妓院花天酒地,在众妓女面前吹嘘自己立下大功即将发迹,偶然被流落到锦安妓院弹琵琶卖艺的万淑芬听见。龙岩冲骑虎难下,眼看就要举行订婚礼了,他逼郭炳南和葛九如不管是死是活,一定要找到万淑芬。张达龙派兵到妓院将项黑黑保护起来,准备在订婚宴上当众给龚俭让和龙岩冲致命一击。

  • 万淑芬假意逢迎,在床上将项黑黑的舌头咬了下来!张达龙认定是龙岩冲暗中指使,将万淑芬抓走。订婚宴上,张达龙带着万淑芬和不能说话的项黑黑当众指认龙岩冲是共军奸细,要项黑黑写下来,但项黑黑竟然不会写字,而万淑芬也抵死不认龙岩冲。张达龙气急败坏,要挟龙岩冲一天之内找他自首,否则杀死万淑芬。龙岩冲把自己的身份和任务对龚俭让和盘托出,表示只要龚俭让愿意投诚,他可以以死谢罪。

  • 龚俭让决定将女儿托付给龙岩冲,准备提前举行婚礼。根据“犬神”传来的情报,尖刀队抓捕了张太太以交换万淑芬。在“犬神”的暗中帮助下,尖刀队成功救回万淑芬。葛九如派他的下线、机要秘书富敏之去送投诚书。但是暗恋紫英的富敏之听说紫英即将结婚,烦闷之下喝醉了酒,投诚书意外落到严斌手里。

  • 严斌前往捉拿葛九如,葛九如自杀销毁证据。张达龙得知上峰即将派督导团到新28师督战,便盘算着当面呈上投诚书,扳倒龚俭让。张达龙向凌启东占卜凶问卦,大肆宣扬他手中握有的铁证。龙岩冲派贺占武接近严斌,利用严斌好赌的习性博得他的好感,套出了投诚书藏在张家的线索。

  • 督导团来到新28师,龙岩冲发现其中竟有老对头朱茂林。当着督导崔新儒的面,张达龙献上了龚俭让的投诚书,不料公文袋中装的竟是自己走私贪污的罪证,张达龙慌忙辩解,声称掌握了龚俭让投敌的证据。朱茂林单独审问张达龙,得知了投诚一事的来龙去脉。借着张达龙提供的线索,渐渐对凌启东起了疑心。为保证调查行动的顺利,朱茂林杀死了张达龙。

  • 新婚之夜,龙岩冲带着投诚书与犬神交接。原来凌启东就是那位神出鬼没的犬神同志,龙岩冲这才明白自己一直是在凌启东夫妇的掩护帮助之下。凌启东让龙岩冲转告龚俭让要将起义时间提前,而万淑芬在郭炳南的安排下已经等候在那里。久别重逢,龙岩冲紧紧的与万淑芬相拥。听闻万淑芬一个人熬过来的苦难,龙岩冲心头愧疚,他安排万淑芬回后方,允诺日后相见。

  • 凌启东正和龙岩冲商议提防富敏之,富敏之就偷听了龚俭让的谈话,得知了起义的时间地点。富敏之以此要挟龚紫英,要紫英陪他远走高飞。龚紫英借机稳住富敏之,让他在华锦旅社等待。龙岩冲和紫英商议用抓奸的方式除掉富敏之。而朱茂林利用了富敏之为诱饵,在华锦旅社布下埋伏。龚紫英及时发现了埋伏,自己杀死富敏之向龙岩冲示警。龚紫英被捕,坚称自己是出于自卫而误杀富敏之。

  • 龙岩冲与凌启东在昌隆西装店会面,朱茂林包围控制了这里,为了掩护龙岩冲离开,凌启东负伤被捕。凌启东在牢狱里大义凛然,任凭朱茂林用尽酷刑,依旧不肯吐露半点口风。朱茂林叫来龙岩冲,企图用凌启东的死来试探龙岩冲。为了起义的顺利进行,龙岩冲忍痛枪决了凌启东,证明了自己与龚俭让的清白。顺利逃脱的梅珊产下了凌启东的孩子,龙岩冲跪在她面前,悲痛不已。

  • 朱茂林得到了新二十八师师长的任命,前来追赶龚俭让。龙岩冲与尖刀队在半路埋伏,成功突袭了朱茂林的部队。朱茂林一人逃脱,龙岩冲与龚紫英紧随其后追赶。混乱中,龙岩冲将朱茂林打落山崖,而龚紫英中弹,死在龙岩冲的怀中。新二十八师顺利起义,我军很快获得了战役胜利。龙岩冲加入尖刀队,踏上了另一段征程。

  • 龙岩冲激愤之下,在关帝庙开枪射杀崔新儒,被关禁闭。朱茂林得知崔新儒别有异心,对他旁敲侧击,多番试探,并派飞机去永和镇裹挟崔母去南京,钳制与他。为了保全和平起义大计,李耀峙派尖刀队前往永和镇救人,没想到龙岩冲宁可被关禁闭,也不去执行命令,郭炳南使出激将法,激得龙岩冲忍耐不住,终于去追赶已经出发的尖刀队。

  • 尖刀队到达接头处,觉察出情势不妥,龙岩冲机敏试探下,发现姚副官为华建文挟持。尖刀队遂在酒楼中埋伏,智取华建文,救下姚副官。审问华建文时,龙岩冲得知朱茂林派另一手下徐光杰早已抢先一步赶到永和镇见到了崔母。虽然徐光杰竭力说服崔母跟他走,但心思慎密的崔母还是识破了他的阴谋,虽然表面上答应了他,实则不断找借口拖延时间。

  • 郭炳南假装求医,将龙岩冲安插在了崔家。龙岩冲机敏地躲过徐光杰的盘查,赢得了老夫人的信任。郭炳南龙岩冲胁迫华建方,趁机将徐光杰的手下制住,但狡猾的徐光杰逃走了。崔母一行人跟着尖刀队和姚副官启程前往禹城。一路上徐光杰穷追不舍,到宿迁城外华建文逃走,尖刀队暴露了,国民党警察团团围住尖刀队,就在这在这万分紧迫的时候,一个小乞女陈咏莲给他们指路。尖刀队逃出了包围圈,在城郊地窖中藏身。

  • 地窖之中,小写意发烧了,龙岩冲陈咏莲甘冒奇险,外出寻找盘尼西林。不料药铺之中遭遇徐光杰埋伏,龙岩冲被迫带着敌人前往地窖抓人。徐光杰自以为大功告成的时候,华建文黄雀在后,冒出来抢功,两人争执之时,地窖忽然爆炸,龙岩冲陈咏莲趁乱逃走。原来龙岩冲心思慎密,这都是他安排好的。龙岩冲带着大家顺利逃到一客栈中安稳下来,开始怀疑队伍中有奸细给敌人通风报信。

  • 徐光杰如附骨之蛆一般追到了客栈,抓住了姚副官一家,王喜才韩旺年杀入重围,将他们一家救出,王喜才不幸牺牲。龙岩冲在悲痛之下揭开了“我们之间肯定有奸细”的秘密,众人俱大惊。尖刀队挨个讯问搜查,却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尖刀队成员牺牲的消息传回禹城,崔新儒倍受感动,临阵反戈,不但撤销了抓捕李耀峙的计划,更反过来逮捕了朱茂林。

  • 朱茂林以崔母的安危要挟崔新儒,崔新儒愤怒不已,要枪决朱茂林,不料朱茂林反而开枪自残。就在抢救过程中,狡猾的朱茂林伺机逃走,与徐光杰会合。崔母面见朱茂林,痛斥他卑鄙无耻。眼看崔母就要遭到不幸,龙岩冲郭炳南趁乱杀入,将众人救出。但逃亡途中,小写意和姚太太不慎落单,崔母为救她们母女,再次被徐光杰抓住,龙岩冲根据老太太的暗标,一路追踪,终于杀死了阴险狡诈的徐光杰。

  • 尖刀队联合陈咏莲施了个引蛇出洞之计,钓出真正的雪貂姚太太。姚太太在穷途末路,拿出手榴弹要与大家同归于尽,林静眼疾手快,扑了上去。爆炸声响,林静和姚太太一起被炸得血肉横飞。与此同时,尖刀队利用姚太太的信号弹引朱茂林进入埋伏圈,并将其击毙。崔新儒母子见面,64军正式投诚,禹城和平解放。

  • 万淑芬救下了受伤的龙岩冲,却不愿向他承认自己的身份。原来,她已经嫁人了,改名“白岫玉”,丈夫竟然是章克俊。章克俊审讯王锁,得知偷盗城防图的人果然就是龙岩冲,他向师长邱胜极提出,放了王锁钓大鱼,果然他们通过王锁找到了冲洗城防图的老沈和龙岩冲。关键时刻,章克俊枪杀了同来追捕的副官苏占今,放走了龙岩冲。

  • 苏占今中枪未死,在医院晕迷,一旦醒来,就会揭发章克俊的“通敌”行径。章克俊只好乔装成军医伺机杀死昏迷的苏占今。没想到,房佐良抢先一步,杀掉了苏占今,暗杀成功后,房佐良却被捕了。邱胜极让章克俊去刑审房佐良谁是同谋,章克俊示意房佐良嫁祸团长徐永昌,自己在暗中布置徐永昌的“罪证”。徐永昌下狱。

  • 章克俊发现妻子白岫玉竟然就是龙岩冲一直寻找的万淑芬,于是想把万淑芬还给龙岩冲,万淑芬竟试图以死向章克俊明志,被章克俊救下。龙岩冲表示会永远把万淑芬当大嫂,章克俊请龙岩冲把万淑芬和他们收养的女儿小雨带回尖刀队,自己才能安心卧底于敌营。路上,小雨被青牛堡的土匪掠走,龙岩冲怀疑土匪想受国军招安,所以用小雨来制约章克俊。

  • 狱中的房佐良发现抓他的人竟受章克俊指使!原来,章克俊不过是一直在利用龙岩冲等人,利用他们除掉宿敌苏占今和徐永昌,揪出房佐良这条内线,又取得了尖刀队的信任,为卧底于解放军打下基础。土匪绑架小雨也是他所指使,解放军暗攻匪寨的消息也是他所透露。被土匪俘虏的贺占武冒死救出了小雨,自己却被章克俊亲手打死,万淑芬目睹这一切几乎崩溃。

  • 万淑芬在尖刀队的监牢中自杀。章克俊得知万淑芬自杀的消息,不能再用小雨威胁万淑芬,他对小雨毕竟有感情,把小雨从青牛堡接回。解放军开始攻城了,章克俊等着他们按照假的城防图部署兵力攻城,自投罗网,没想到,解放军却偏偏选择了相反的策略,攻进北泉城。原来,龙岩冲早已识破章克俊的阴谋,一直在将计就计。章克俊孤注一掷,用小雨做人质威胁龙岩冲等人,万淑芬赶到,救下小雨。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