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 6.8

程氏家族第四代继承人程远从美国回来了。程远在归途上,有人在他船舱的卧室里藏匿大麻,恰巧,因为他跟别人换了舱室,躲了过去。与他换舱室的一对中国男女,男的叫李克金,女孩叫伍月。李克金冤...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3 / 共33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二十世纪初,一条开往马六甲海峡的猪仔船,把程大一家带到了英属殖民地南亚。父母皆在占领军的炮火中丧生,少年程大跟随五哥等矿工身后,开始了充满凌辱艰辛的掘金生涯。五年后,长大成人的程大对漂亮富家小姐小金一见钟情。在矿工暴动中,程大大难不死,来到金家求婚,却遭到金老爷金大力的嘲笑和驱逐。血气方刚的程大以自己的性命和金大力做注,发誓要找到金矿,娶金小姐为妻。

  • 衔恨复仇的程大改头换面,以英国华人富商身份出现在金大力面前,他利用金的贪欲假意与之合伙做生意,也开始了对金小姐报复般的追求。金小姐被程大全新的面目所迷惑,真的爱上了他,并怀了他的孩子。等金大力发现自己被骗,还赔上了女儿的清白时,已经倾家荡产。他带着身怀六甲的女儿住进贫民窟,程大阴森亮相,向他们表明了自己身份,怒斥金大力当年的恶行。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二十世纪初,一条开往马六甲海峡的猪仔船,把程大一家带到了英属殖民地南亚。父母皆在占领军的炮火中丧生,少年程大跟随五哥等矿工身后,开始了充满凌辱艰辛的掘金生涯。五年后,长大成人的程大对漂亮富家小姐小金一见钟情。在矿工暴动中,程大大难不死,来到金家求婚,却遭到金老爷金大力的嘲笑和驱逐。血气方刚的程大以自己的性命和金大力做注,发誓要找到金矿,娶金小姐为妻。

  • 衔恨复仇的程大改头换面,以英国华人富商身份出现在金大力面前,他利用金的贪欲假意与之合伙做生意,也开始了对金小姐报复般的追求。金小姐被程大全新的面目所迷惑,真的爱上了他,并怀了他的孩子。等金大力发现自己被骗,还赔上了女儿的清白时,已经倾家荡产。他带着身怀六甲的女儿住进贫民窟,程大阴森亮相,向他们表明了自己身份,怒斥金大力当年的恶行。

  • 程大在昔日同伴小纪的介绍下,结识了初到南洋的孙中山先生。小金来程家要回儿子,程大终因不舍与小金成就了一段孽缘。在以后的岁月里,程大发展远洋航运业,终成一代南洋华人巨富,他资助孙中山和他的革命事业,与纪和费两位异性兄弟建立盟约,誓言相互扶持,抚恤天下华人,他始终想回归大陆,最后还是与小金终老在金蟾岛。

  • 程远踏上阔别已久的金蟾岛,受到程氏家族的欢迎,也被指定为程氏集团继承人。可是,童年丧母的痛苦记忆,加之离家十六载的生活经历,使程远与家族极度隔阂。他断然拒绝对程家劳苦功高的二姐的恳求,坚决不肯接掌家族企业。他漠视在程氏集团举足轻重的七叔的规劝,对程氏集团毫不关心。正当大家对他失望之际,程远得知邮轮豪华客舱藏毒案与己有关。

  • 为查找父亲死亡原因,程远来不及赶回金蟾岛参加父亲葬礼,受到众人鄙视,也令二姐极度伤心。只有青梅竹马的丽达信任支持他。伍月在记者的帮助下混入程氏集团酒会,却被程远临时利用。伍月为救男友,不惜醉酒助程远脱身,当她苦求程远做证时,程远却甩下她去见父亲老友南亚国务秘书马奎那为他安排的检察官结。被爱情和嫉妒冲昏头脑的皮皮约丽达在海边见面,却和丽达同时得到消息,程远遭遇车祸。

  • 大难不死的程远感觉危机四伏,他在丽达的帮助下从医院脱身,决心冒着危险继续调查案件真相。灰心的伍月发现高傲的程远坐在她的旅馆房间里,还要与她达成协议,利用她来掩护自己的调查行动。伍月为救未婚夫,违心地陪着程氏集团的年轻董事长花天酒地四处嬉耍,两个背景迥异的年轻人冲突笑料不断。

  • 程远公开和伍月在五星级酒店同居,暗中雇用侦探调查案情。程远请检察官协助调查,随即被告之藏毒案和车祸的主谋是外甥皮皮。皮皮的被捕让程远深感震惊混乱,也让皮皮的母亲病情加重。家里发生的一切,让程远感觉亲情缺失。伍月看到案情离奇翻盘,绝望之余对程远产生误会,她怀着内疚和仇恨来到程家别墅,将刀架在程远颈上。

  • 伍月声泪俱下地痛斥程远高高在上,漠视李克金的生命,程远向她百般解释,伍月终于没能下手。她为求心安自行认罪,入狱誓与未婚夫共生死。程远被她的勇气和意志震撼,假造病情将她保释出来。为了进一步帮助她和李克金,程远偷偷扣下伍月的护照,暗中安排住所。在程远和丽达的苦劝之下,皮皮终于答应说出真相。伍月和程远在排档吃火锅,气氛融洽,程远也知心地讲出程氏集团的经营困境,让伍月惊讶不已。

  • 程远和伍月喝得酩酊大醉开心不已,让深爱程远的丽达感到担心。伍月搬离程远安排的住所,陷入拮据的窘境。丽达代表费氏公司,在董事会上详解讲解航运方案,又把父亲公司资料毫无保留地交给程远。程远却按一封匿名信的线索,独自来到槟城暗访远洋航运公司。他在货船结识的中年人,就是想试探程氏集团继承人的费先生。

  • 伍月以费先生干女儿的身份突然出现在宴会上,让程远吃惊又担心,生怕她直率无忌再说错话。费先生执意留伍月住在丽达别墅,丽达和伍月的谈话,让伍月发现自己喜欢程远。二姐聪明地向程远指出,费先生收留伍月,是希望皮皮案件早结,不要再牵扯丽达。伍月的无意之举让大姐疯病发作,程远得知母亲当年竟然是被大姐夫害死,血淋淋的真相让他深感惊心动魄。

  • 热心的伍月自告奋勇帮程远去调查货船,结果被水手围困。程远冒着危险在一众打手的追赶中救出伍月,两人跳海逃生。伍月告诉程远打手中有一人酷似邮轮“服务生”。程远根据伍月所见线索,雇用侦探调查得出结论,有人利用程氏远洋船队贩卖人口。七叔察觉程远的异动,立刻表示要在国庆招待酒会上宣布退休,把程氏完全交给程远。二姐得知劝告程远不要轻举妄动,程远却表示不能容忍犯罪。

  • 程远从马奎那口中得知检察官下落不明,他不顾伍月的哀求,毅然在酒会上公布真相,矛头直指退休的七叔。程远在酒会现场遭遇杀手,伍月不幸中枪生命垂危,程远得知伍月是因指认杀手保护自己而受伤,极度震撼。马奎那告诉程远,远洋船队上根本找不到贩卖人口的证据,案情的所有线索都被掐断,程远感觉局面错综诡异。

  • 为了伍月的安全,程远听从绑架者的指令,违心宣布引咎辞职,众人哗然不解之际,程远又介绍新任董事长人选上场,皮皮得意洋洋地现身会场,再度引发惊叹。

  • 丽达获救,皮皮遭到七叔的训斥。程远在别墅尽心尽力地照顾伤后的伍月,向她隐瞒被软禁的实情。皮皮借向程远请教公司发展来羞辱他,两人唇枪舌剑被伍月发现,程远急忙安抚伍月。皮皮鼓足勇气向费先生表达对丽达的爱意,遭到耻笑和拒绝,费先生明确指出他就是七叔的傀儡。丽达目睹争执,向父亲宣称要留在程家替父亲赎罪,费先生无可奈何。

  • 二姐送入带有欧梅尼亚的手机面包,程远带着昏睡的伍月逃离别墅。不想皮皮已经等候在丽达准备好的快艇边,还当着程远的面打死杀手。皮皮放程远和伍月离开金蟾岛,七公向他兴师问罪,皮皮却声称他不想亲手杀死舅舅,也不想受人摆布,这一切都是他设下的圈套,程远现在已经成了杀人嫌犯,再也不能回到金蟾岛了。他的话把七公气了个半死。

  • 归国登机前,伍月从机场电视中看到程远被捕的新闻,内心极度不安,即将踏上归程的一刻,她接到丽达的电话,得知程远为她所做的一切。她不顾一切的跑向警察局为程远做证。与此同时,二姐以大姐性命逼迫皮皮还程远一个清白。慌乱中皮皮向七叔求助,遭到拒绝。皮皮意识到自己和母亲已是程家争权夺势的牺牲品,无奈之下为了母亲选择自首。

  • 丽达的话,让伍月敏感地意识到程远肯定又在设计圈套。她急忙跑回去见李克金,李克金果然和她翻脸,两人争执中伍月跌倒昏迷,醒来发现又躺在程远别墅。程远坦承自己爱上了伍月,所以单独去见李克金,利用其弱点将之收买,现在李克金已经离开南亚。程远让伍月安心养伤,向外单方面公开了他和伍月的感情。伍月虽然爱着程远,但对异国他乡的生活毫无思想准备,对程氏家族更是心存忌讳,她假意应付程远,偷偷为自己订购机票。

  • 重病的七叔仍然惦记着死后进入程家祖祠,二姐向程远讲述了七叔的身世和他对程家的功劳,肯定地说他不会谋杀父亲。程远再度陷入迷惘。二姐以杀手与皮家关系推断,皮皮应该是真凶,程远仍旧不信。混乱过去,程远发现伍月竟然不辞而别,而且坐得就是七叔那一班飞机,震惊之余懊悔万分。失去伍月的程远萌生去意,他向丽达说出自己痛恨金蟾岛,痛恨这个充满冷血和罪恶的家族。

  • 程远致力程氏的上市计划,他想争取程氏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费先生的支持,费的态度却先扬后抑。丽达为了说服父亲,声称要与程远订婚,二姐得知兴奋异常,立刻向媒体通报消息。丽达骗父亲说出的订婚日程临近,这让丽达骑虎难下。她向皮皮酒后吐露实情,皮皮为鼓励丽达向她求婚,被费先生气急败坏赶出别墅。丽达受皮皮影响,决意将错就错,用订婚仪式向程远表达爱的决心。

  • 二姐听了程远的肺腑之言,内疚坦承曾经扣下程远情书。程远原谅了姐姐,并说早晚会去中国找伍月,因为他已经萌生了到中国大陆做生意的念头。皮皮在丽达别墅意外听到费先生和七叔的电话,强行闯入董事会上向程远示警,程远发现桀傲的皮皮开始帮助自己,非常高兴。上市计划在董事会顺利通过,费先生却将丽达带离金蟾岛,预言程远又要重蹈覆辙。

  • 关于程远的暗杀行动仍在继续,为弟弟的安全担惊受怕的二姐在绝望之际,指示程远去中国大陆找当年三个盟友之一的纪家求助。程远在追杀中孤独踏上了去往中国大陆的旅程。在北京,伍月在南亚的经历被当成传奇被人议论,父母担心女大不嫁,还想促成她和李克金的婚事。李克金为了重新找回伍月的爱,把程远赠予的重金全部捐出。

  • 程远终于找到朝思暮想的女孩,可她身边却站着一个醉酒的李克金。在送李克金回家的路上,程远误会他们重归于好,强忍嫉妒送上祝福,伍月将错就错。程远为失去伍月黯然神伤之际,李克金的拳头让他彻底猛醒。程远为伍月感到内疚痛心,开始寻找国际名医。伍月忍不住来找程远,声称要做为东道主好好招待朋友。她开着面包车拉程远跑遍北京的大街小巷,程远也暂时忘记南亚的血腥残杀,找回普通人的快乐。

  • 程远向伍月求婚,承诺永远留在她身边。马奎那派的杀手潜入北京。金蟾岛程家别墅,二姐设宴单独请来七叔。北京的伍月也在为程远准备生日寿面,跟踪而至的李克金发现杀手,三人与杀手的搏斗过程中,伍月旧伤发作,程远奋力保护,李克金不幸遇害。金蟾岛上,二姐和七叔也正上演他们人生的最后一幕悲剧,二姐告诉七叔汤里下了毒,她要为女儿报仇,要让弟弟重归程氏。

  • 纪先生向程远告知南亚发生的惨剧,接踵而至的打击让程远近乎崩溃。纪先生看出他的想法,劝慰他只有复兴程氏企业,才是告慰死去亲人的最好方式。程远把伍月托付给纪先生,回到南亚。七叔葬礼举行的同时,皮皮率人抄了七叔的家。程远阴森宣告,程氏家族一个时代结束了,现在程家要服从他的铁腕。在马奎那面前,程远语带双关地表达对七叔遗物的关注。

  • 皮皮向程远复命,发现程远将七叔的牌位放进祖祠,程远淡淡地说那是摆给活人看的,皮皮为程远的心机所震惊。丽达试图劝止皮皮,皮皮激动地说程家已经家破人亡,自己现在就是要帮舅舅守住程家,丽达非常难过。伍月凭着仅存的一点记忆碎片,来到南亚寻找过去,竟然在街上与程远擦肩而过。

  • 马奎那为拿回帐簿,单独会见程远。谈话中,程远巧妙安排窃听器,两人的谈话被皮皮录下。当程远以为胜券在握时,马奎那露出狰狞面目,说有伍月在手。程远让皮皮交出谈话录音交换伍月。交换现场,程远签下法律文件欲带伍月离开,遭遇追杀。在皮皮的帮助下,程远和伍月死里逃生,程远也发现伍月已经失去记忆。

  • 费氏集团的周年庆典,程远带着伍月盛装出席,向马奎那拔出最终的复仇之剑。伍月对费先生和丽达的问候深感迷惑,她告诉皮皮,程远给她的感觉又陌生又熟悉。当马奎那得知程远已将帐簿交给反贪官员后回家自杀。经此一役,程远更加巩固了在程氏集团的地位。在小尤娜的墓地前,程远告诉皮皮下一个目标将是费先生。皮皮站在丽达和程远之间,开始感觉到恐惧。

  • 程远鼓励皮皮把丽达娶到手,皮皮以为程远改变主意,兴奋异常地去找丽达。程远吊足费先生胃口后,和费先生签订了合同,同时让皮皮带着属于他的程氏股份辞职,说将来他们可能成为生意上的对手。皮皮为自己在程氏最困难之时,带着大批股份离开程远而内疚,程远对他和丽达表达了真诚的祝福。费先生对程远的举动不解,当他了解到程远聚资原因是要开发金矿,感觉更好的机会来了。

  • 因为皮皮取得的资料和商业间谍提供的资料一致,费先生稳操胜券地参与了对吉满金矿的竞拍,最终取得了金矿开采权。程远得知新闻发布会与皮皮丽达婚礼在同一天举行时,决定放弃自己的精心布局,指示吉满村村民停止抗议活动。村民不听劝阻上街游行,抗议费氏对吉满金矿的开采破坏环境,费先生的开采计划落空,股票狂跌。

  • 皮皮再找程远,说要回到程氏集团,程远拒绝了他,皮皮向程远举起手枪,丽达及时出现制止皮皮,说自己一直爱程远,让皮皮忘记她。程远介绍从北京赶来的纪先生代表,众人震惊。程远安抚丽达后,怀着复杂的心情来见伍月,发现她仍然没有恢复记忆。皮皮找到伍月,谈话中试探出伍月已经记起一切,他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程远,让他取消婚约去找伍月,程远动心。

  • 伍月向程远辞行,两人都在压抑自己的情感。程远发觉丽达失踪,愤怒地去找皮皮算帐,两人在程家祖祠找到了伍月和丽达。丽达正在厉声阻止伍月离开南亚,看到程远和皮皮冲入,又换上柔弱的表情,这一切变化让伍月不安。

  • 费氏集团的香港股票出现异动,纪先生在调查中得知有人暗中操盘,他命令伍月提醒程远注意。丽达请伍月做她的伴娘,程远却让伍月尽快离开金蟾岛,远离他们的婚礼。皮皮再度苦劝丽达放弃报复,丽达却命令他看紧伍月。程远要把将程氏资金注入股市,挽救费氏的危机,遭到众董事一致反对,但程远仍然要执意而为。伍月要求出席会议,说自己会代表纪先生帮助程氏,程远拒绝向纪先生求助。

  • 程远坦诚愿意娶丽达为妻,来弥补程家对费家的亏欠。他还让丽达当心这场危机背后的阴谋。丽达感动之余,顾及伍月的安危,制止程远再说下去。数年后的程氏集团终于回归祖国,开始在大陆投资。程远始终孑然一身,因为他无法忘记那个善良率真的北京女孩。此刻的程远,伫立于北京之夜的绚烂烟花之下,他,会与梦中的女孩再度重逢吗。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