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媳妇的眼泪 电视剧 热度 1741

地区:台湾地区

类型:言情 / 家庭

导演: 罗福

简介: 城南林记豆铺的千金叫林婉茹,以拉车为生的邻居周永祥和她是青梅竹马的朋友,他每天都来豆铺帮忙。一天,林父因替表弟作保借高利贷,最后连累他家失去房屋店铺并引发冲突。城里最大木行的少东家高明辉偶经此地,与永...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6/共46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城南林记豆铺的千金叫林婉茹,以拉车为生的邻居周永祥和她是青梅竹马的朋友,他每天都来豆铺帮忙。一天,林父因替表弟作保借高利贷,最后连累他家失去房屋店铺并引发冲突。城里最大木行的少东家高明辉偶经此地,与永祥合力救下婉茹。林母由此病故,婉茹为了还债去涵香楼打杂。明辉出于同情,叫林父去木行上班,不料林父路上出车祸。为了给父亲治病,婉茹只好答应在涵香楼陪客饮酒。

  • 明辉对婉茹的温婉贤良心生爱恋,决定为其赎身。涵香楼的姑娘们都为她感到高兴,婉茹自己对生活也充满了希望。但明辉此举却遭到高母的坚决反对,她责令管家赵有良取消此事,还逼明辉与表妹锦凤订婚。明辉表示不爱锦凤,令锦凤十分痛心。住院治疗中的林父为了不拖累婉茹割腕自杀。婉茹伤心欲绝,对人生失去了信心。永祥带着婉茹逃出涵香楼,不料被老鸨红姨抓回,永祥挨了一顿毒打。

  • 为了使永祥不受皮肉之苦,婉茹答应红姨继续陪酒吹曲。一酒客欲对婉茹无礼,幸被明辉救下,但明辉却因此受伤,高母更是迁怒于婉茹。锦凤也因此黯然伤神决定离去。明辉在高母的再三哀求下终于答应了与锦凤的婚事,但条件是他要为婉茹赎身。而高母的暗中破坏,使得婉茹离开涵香楼无望。订婚之日,明辉逃婚,下人福德和婉茹一起去找他,婉茹从福德口中得知明辉爱的是她。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城南林记豆铺的千金叫林婉茹,以拉车为生的邻居周永祥和她是青梅竹马的朋友,他每天都来豆铺帮忙。一天,林父因替表弟作保借高利贷,最后连累他家失去房屋店铺并引发冲突。城里最大木行的少东家高明辉偶经此地,与永祥合力救下婉茹。林母由此病故,婉茹为了还债去涵香楼打杂。明辉出于同情,叫林父去木行上班,不料林父路上出车祸。为了给父亲治病,婉茹只好答应在涵香楼陪客饮酒。

  • 明辉对婉茹的温婉贤良心生爱恋,决定为其赎身。涵香楼的姑娘们都为她感到高兴,婉茹自己对生活也充满了希望。但明辉此举却遭到高母的坚决反对,她责令管家赵有良取消此事,还逼明辉与表妹锦凤订婚。明辉表示不爱锦凤,令锦凤十分痛心。住院治疗中的林父为了不拖累婉茹割腕自杀。婉茹伤心欲绝,对人生失去了信心。永祥带着婉茹逃出涵香楼,不料被老鸨红姨抓回,永祥挨了一顿毒打。

  • 为了使永祥不受皮肉之苦,婉茹答应红姨继续陪酒吹曲。一酒客欲对婉茹无礼,幸被明辉救下,但明辉却因此受伤,高母更是迁怒于婉茹。锦凤也因此黯然伤神决定离去。明辉在高母的再三哀求下终于答应了与锦凤的婚事,但条件是他要为婉茹赎身。而高母的暗中破坏,使得婉茹离开涵香楼无望。订婚之日,明辉逃婚,下人福德和婉茹一起去找他,婉茹从福德口中得知明辉爱的是她。

  • 婉茹在湖边找到明辉,劝他回去,以免母子失和。但明辉的爱还是感动了婉茹。有良赶来带走了明辉。高母痛责明辉,锦凤决定退出。红姨亦责怪婉茹,让其与明辉断绝关系。婉茹在将初夜给了明辉,又求红姨放了永祥和春喜后,欲寻短见,被红姨发现,此时永祥也因放不下婉茹而赶了回来。气愤的红姨叫婉茹住柴房干粗活,她欣然接受了。

  • 婉茹发现自己怀孕,永祥告之明辉,明辉前去看望,不料红姨让其说服高母后再来。明辉苦苦相求,高母愤然拒绝且将其关在家中。高母在有良的怂恿下派其拿钱去涵香楼让红姨叫婉茹堕胎并断绝二人往来。红姨打抱不平,断然拒绝。而不知情的婉茹却苦苦等不来明辉的到来。明辉出逃,被高母发现。看着心意已决的儿子,高母无奈地答应了二人的婚事。有良却向其献计,这让高母重拾希望。

  • 婉茹出嫁了,永祥送金手镯给婉茹作为结婚礼物,整个涵香楼喜气洋洋的。等到了高家准备拜堂时却发现高母不在。原来有良献计要让婉茹三跪久叩上灵岩寺见高母。婉茹毅然答应,经过千辛万苦登上灵岩寺的她终于感动了高母。次日,孝顺的婉茹给高母上茶,又帮其梳头。她的贤惠、体贴令高母满心欢喜。

  • 婉茹孝敬婆婆,夫妻恩爱。但有良的挑唆,使得高母联想到二十年前高父为了一个青楼女子离家出走的往事。她觉得婉茹也会从自己的手中将明辉夺走,因此对婉茹开始不满。春喜告诉永祥,当初他们出逃被抓回是她告的密,使永祥非常生气。有良使计要明辉去南洋,夫妻俩难舍难分,明辉给婉茹的笛子上挂上了中国结以保佑她平安。有良又在锦凤面前挑拨,使锦凤心里很不是滋味。

  • 明辉走后,婉茹依然恪守妇德,努力做个好媳妇。春喜为告密的事向永祥道歉,两人冰释前嫌。有良通过吹笛、玫瑰花、菜肴等一件又一件事情挑唆高母,让高母觉得婉茹在与她作对,越来越厌恶婉茹。永祥想离开涵香楼去学习布业方面的生意,但要还清欠红姨的钱,春喜为此拼命陪酒挣钱。永祥去跟婉茹道别,并道出欠红姨钱的事情,被有良看到。有良偷了高母的钱嫁祸给婉茹。

  • 福德替婉茹揽下罪名,而遭毒打。婉茹心疼福德,便承认钱是自己偷的。有良又挑唆高母让婉茹住进小库房,并诬陷永祥是她的情人,而且她是为了谋财才嫁入高家的。有良还把明辉寄给婉茹的信拿给锦凤,锦凤看了伤心不已,再加上有良的离间,也对婉茹产生了怨恨。有良告知高母,婉茹的孩子是永祥的,高母为此千方百计折磨婉茹,欲在明辉回来之前赶走她。婉茹夜里吹笛被高母将其踩断并把中国结剪碎还给了她。

  • 有良要婉茹到溪边去洗衣,福德和小香看不惯欲帮助她,但遭到拒绝。婉茹在溪边遇到春喜,得知永祥缺钱,婉茹就将金镯给了春喜,以尽自己微薄之力。永祥知道后欲将金镯归还婉茹,但不料竟落到了赵有良手中。他便借此大做文章,说这是永祥和婉茹的定情之物,令高母很是气愤。春喜帮永祥还债,红姨感动答应给永祥自由。

  • 明辉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跑去质问高母,于是高母和有良便添油加醋的说永祥和婉茹有暧昧关系,明辉误会,跑去找永祥理论,最后冰释前嫌。婉茹为了不让明辉为难,将金镯丢进了水池。明辉夫妻的恩爱令高母和有良十分不安,想方设法地要拆散他们,所以找了个理由又派明辉到南洋。明辉要婉茹同去,被其毅然拒绝,不管明辉怎么哀求亦也无济于事。

  • 明辉无奈的独自去了南洋。婉茹的行为让高母怀疑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正确。赵有良担心高母会心软,又诬陷婉茹肚里的孩子是永祥的。于是两人决定又让婉茹开始干家务,并将其孩子除去。婉茹肚疼,高母不让福德请医生,在有良的安排下,请人给婉茹堕胎。永祥从福德处得知婉茹处境,及时赶到救出婉茹。醒来后的她决心回到高家,虽然苦苦哀求但高母仍是不让她进门。

  • 无望的婉茹只得离开,在破屋中生下了孩子。永祥和福德最终找到了婉茹。锦凤放心不下婉茹,也赶到。为让婉茹更好的坐月子,在锦凤的劝说下,永祥同意将婉茹送回高家。高母无奈地接受了她们母女。永祥给婉茹炖鸡汤,被有良发现,又从中挑唆,使得婉茹在月子中没有东西喂孩子。孩子饿得一直哭,高母不耐烦,让婉茹住回库房。

  • 春喜因永祥被抓忧心忡忡,布商陈雅堂答应将永祥救出,但条件是要春喜嫁给他。为了永祥,春喜她答应了。永祥和福德终于出狱了,但已被警局队长陈三奇指使人打得遍体鳞伤,福德被弄哑。陈三奇还伪造了一张永祥和婉茹通奸的供认状,不明真相的高母决心要婉茹离开高家。明辉信以为真,打了婉茹,要她离开高家,婉茹不肯离去,伤心之极晕倒过去。

  • 有良因二十年前看到高父杀了他父亲而怀恨至今,借此挑拨锦凤。他趁明辉不在,用布娃娃将婉茹引至湖边,让其掉水、失踪,后被渔民救起。明辉带人搜寻,未果,只发现婉茹的一只鞋,误以为她已死。有良借婉茹的死,怂恿高母让锦凤和明辉结婚,明辉不同意。从福德处得知婉茹死讯的永祥闯入高家,责怪明辉,大闹灵堂。

  • 永祥大闹高家,殴打明辉,再次被有良送进了牢房。红姨前去探望,永祥请红姨帮忙越狱。高母让明辉续弦,但被其拒绝。明辉自责愧对婉茹,决定要好好抚养孩子。明辉他白天工作,夜晚照顾孩子,这使得他身心疲惫,孩子也生病发烧。锦凤看在眼里,痛在心中。她主动地帮忙照顾孩子。明辉感动,为孩子着想,他同意和锦凤结婚。

  • 婉茹流浪街头,遭人唾弃,被晓倩无意间发现,将其接到家中,晓倩得知明辉再娶,决定替婉茹讨回公道。在明辉和锦凤的大婚之日,晓倩带婉茹出现,明辉自觉愧对婉茹,为了陪伴婉茹,新婚之夜锦凤独守空闺,伤心不已。有良前去安慰,坦言自己爱着她。还表示,只要婉茹留在高家,她是不可能得到明辉的。锦凤的心中挣扎,但在有良的怂恿下,离开了高家。永祥越狱成功,红姨安排其偷渡去香港。

  • 锦凤出走,明辉外出寻找。这又一次将婉茹和明辉分开。婉茹的疯狂行为吓坏高母,有良献计,将婉茹关到郊野小屋。被永祥和福德所救。永祥决定带婉茹一起偷渡,以保婉茹平安。船在江心被大风掀翻,两人幸免遇难,回到红姨处,得知陈雅堂已经使永祥无罪。

  • 晓倩对永祥念念不忘,永祥劝她好好对待雅堂。明辉找到永祥和婉茹,方才知道所有一切都是有良所为,明辉带婉茹回高家。婉茹看到锦凤害怕,明辉痛责锦凤,叫有良离开高家,谁知高母袒护,明辉气愤带着婉茹、福德暂住永祥小屋。由于高母从中作梗,明辉找工作四处碰壁。锦凤借酒消愁,有良相劝,锦凤误将有良当作明辉,与其发生关系。

  • 永祥拿钱给明辉做水果生意。高母在家中思子心切,锦凤前来劝明辉回家,明辉拒绝。有良派人砸摊,明辉认为是锦凤唆使的。有良又乘机挑拨,使锦凤因爱成恨,一步步走向歧路。明辉回家探望,高母见他高兴不已,但二人又为婉茹的事起了争执。锦凤对明辉心灰意冷、割腕自杀。明辉看了婉茹的日记,方知婉茹有多苦。在锦凤屋中,他发现了自己寄给婉茹的信,对锦凤的恨意更深。

  • 明辉质问锦凤与有良并将日记留给母亲后,回到了婉茹身边。永祥以卖布维生,经过雅堂多次考验,认为永祥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便要廉升邀请他一起合作。锦凤在有良的挑拨下,与其狼狈为奸。婉茹在一次噩梦后神智渐渐清楚,下意识来到自己家中,看到父母的灵位,晕了过去。被大树发现。清醒后她回到高家希望高母原谅她,但高母声泪俱下求婉茹离去,婉茹左右为难。

  • 婉茹答应高母便伤心离去,看着这无望的人生她投湖自尽。永祥、明辉四处寻找,在湖边找到她的鞋子,误以为其去世。永祥怪明辉害死婉茹,明辉也十分自责,回家对有良大打出手,但高母袒护着有良。明辉细心呵护着宝宝,高母劝他好好对待锦凤,但他心意已决,母子关系依然不和。永祥耳闻红姨出事,放弃了与大老板见面谈生意的机会。

  • 原来红姨出事是假,是雅堂特意安排。永祥成为了雅堂的助手后工作认真,深得雅堂的赏认。福德他们帮明辉照顾小惠,遭有良斥责,福德便想法子整了有良。婉茹自杀未遂,被渔民救起。有良又一次将明辉骗到南洋后,趁福德迷昏时偷偷将小惠送走。有良授意手下将小惠带到河边溺毙,手下于心不忍,将其放在湖边离去。渔民经过,发现了小惠便将她带走。

  • 永祥正好发现,也尾随赶到湖边,但见空篮于水中,以为小惠已死。明辉回来,从永祥处知道有良溺毙了小惠,对有良痛恨不已,但有良矢口否认。婉茹思念小惠,偷偷跑回高家,听到小惠死讯,昏了过去。愤恨难消的婉茹持刀欲杀有良未果,婉茹被捕。明辉与永祥赶往监狱探望婉茹,婉茹认为小惠没死,要明辉与永祥继续找寻。有良则暗中指使三奇加害婉茹。

  • 明辉找到了小惠,去狱中告诉婉茹,而婉茹却被关到了麻风病院,脸上出现肿块,以为自己感染了麻风病,不许明辉他们再来看他。有良向锦凤道出了二十年前的事。高母为明辉的离去伤心不已,有良大献殷勤,博得高母欢心并收他为义子。离家二十年的明辉父亲高文清回到高家,希望能得到高母和明辉的原谅。

  • 高母不肯接纳,将高父赶出家门。明辉回去求高母出钱救婉茹,明辉知道高母收有良为义子,母子俩又发生口角,愤然离去。永祥去找雅堂帮忙,陈雅堂告诉他,他已动用所有关系去帮助婉茹出狱,并可以医治麻风病。高父知道明辉离家,找到明辉希望他回去,但明辉不认这个父亲。而婉茹看着身边的麻风病者一个个死去,让她非常难过。大家去看望她时,发现她只留书一封,悄悄离去。

  • 明辉痛恨高父当年之事,高父偷偷留下钱伤心离去。明辉欲追出还钱,但已不见高父踪影。高母和锦凤在街上遇到正在卖水果的明辉,高母要求明辉回家,明辉拒绝,高母以死相胁,明辉不为所动,只得伤心离去。高父尾随高母却不慎落水,被婉茹救起。永祥得到雅堂赞赏,廉升嫉妒,决定和有良合作。明辉要福德代为送信回家。福德意外发现有良和锦凤有染,急忙离去想告知明辉此事,不料反而被有良发现行踪。

  • 明辉知道福德一定发现了什么事,才会被有良陷害,跑到高家责问锦凤,又与高母吵架。只得自己想办法救福德。婉茹收留了高父,在要饭途中发现明辉行色匆匆,思女心切的她跑去看小惠。被大树发现,婉茹求大树保密。有良欲杀福德,锦凤和明辉阻止,最后在雅堂的协助下化险为夷,他又出资为福德医治。高母无意间发现锦凤声称被偷走的钱,小香说出实情,高母起疑。

  • 有良以锦凤因明辉伤心而精神恍惚骗过了高母。高母也偷偷留意他俩,没发现什么。高母翻看婉茹日记,知道过去错怪了婉茹,去永祥家劝明辉回去,却与永祥和明辉发生口角,不欢而散。有良假意要离开高家来化解高家母子恩怨,其实这只是欲擒故纵罢了。高父对婉茹谈及自己过往,婉茹得知高父是明辉之父,感叹世事巧合。明辉还在继续找婉茹,但一直没有找到。

  • 锦凤来劝明辉回家,但明辉因福德的事怒斥锦凤。众工人遭到不公平待遇,到高家闹事,高母不得不叫有良回来处理。高母深感缺少不了有良,劝其留下,正中有良诡计。明辉去婉茹老家找婉茹,婉茹避而不见。高父感动婉茹悉心照顾,收婉茹为义女。两人一起以卖成衣为生,高父思念高母,婉茹劝他向高母陪罪,并让他带上自己亲手给高母做的衣服。

  • 高父去了高家,没有见到高母,留下衣服离去。锦凤劝高母原谅高父,但高母碍于面子不肯。大树说出了婉茹的下落,和永祥前去寻找。不料正遇因有良手下诬陷婉茹偷孩子而遭村民围攻之事,与警察冲突,被抓。雅堂发现印鉴,误会永祥。晓倩求雅堂救永祥,雅堂因印鉴之事不肯相救。婉茹和高父被大树送入医院,得知自己没有得麻风病,去高家求高母看望高父,遭到有良暗算。

  • 婉茹醒来,发现自己被绑架又是赵有良所为,欲逃却没有成功。锦凤劝高母接受高父,高母去医院看望高父,高父方才知道婉茹是明辉的妻子。明辉为了永祥,在警察局夺枪胁警,中计被抓。红姨感慨自己的人生,也为了救永祥,决定卖了涵香楼的股份。高母也决定出卖地产来救明辉。晓倩一再告诉雅堂永祥是冤枉的。可雅堂仍坚持己见,并让晓倩离开回到永祥身边。

  • 雅堂觉得永祥私刻印鉴之事有蹊跷,决心去查,遭到暗算,幸被路人相救。永祥再次越狱失败,中计双眼失明。晓倩和红姨去牢房看明辉他们,福德赶来说出了锦凤和有良暧昧之事,明辉请红姨回高家告诉高母。高母认有良为养子,使有良阴谋进一步得逞。锦凤得知事迹败露,惊慌逃离高家。当她见到婉茹后,道出心中怨恨。高母将印鉴藏进荷花盆,有良打昏高母,诬陷婉茹欲杀高母。婉茹被关进库房。

  • 高父探望婉茹,告诉她装疯才能脱险。有良将婉茹关进精神病院。试图探出婉茹是否装疯。高母发现自己行动不便,高父前来给予鼓励。红姨、晓倩拿出所有积蓄,但只能救出一人。明辉决意让永祥先出去,好医治眼睛。红姨带永祥见婉茹,婉茹为了掩饰只得装疯下去。有良抢走小惠,高父及时告诉高母,让其与其周旋。有良的原配玉娇出现,有良让她作为看护监视高母。

  • 锦凤怀疑玉娇身份,有良信誓旦旦。永祥介意自己的眼睛,对晓倩发脾气。高母告知高父藏印鉴的地方,却让有良误以为印鉴在婉茹身上,于是婉茹被带回高家。婉茹为了不让有良起疑,在高母面前装疯卖傻,高母自责,悔恨当初。有良为逼出印鉴的下落,玉娇到仓库当婉茹面喂毒药给小惠喝。高父、福德及时阻止了此事,有良痛殴福德。

  • 永祥找雅堂,才知道雅堂失踪。高父找有良同归于尽,双方因二十年前之事发生冲突,高父被有良推入火中,又落水失踪。高母闻讯伤痛欲绝。有良以死讯试探婉茹的疯病,又将明辉从牢中放出,到河边招魂,明辉与婉茹相见,婉茹强忍悲伤装疯到底。婉茹找机会让高母知道自己是在装疯,但高母无法告诉印鉴的下落。

  • 高母趁玉娇不注意,去库房看婉茹,经过锦凤房发现了有良和锦凤私情。高母告诉婉茹,印鉴放在荷花盆里,要婉茹找机会取出印鉴带孩子逃离高家。有良发现婉茹和高母私下见面,责怪玉娇,但玉娇握着有良把柄,有良权衡利弊,只得好言哄骗。永祥拦了警察厅长的车,恰巧永祥救过厅长的女儿,事情有了转机。

  • 婉茹苦无机会取出印鉴,便找来小香、大树帮忙。高母以想起印鉴地点,拖住有良等人。谁知大树不耐久候,进入高家寻找婉茹,被有良发现,婉茹放弃装疯,怒斥有良。福德救出大树,但婉茹为了高母,坚持留下来。高母暗中请小香代为改变印鉴,使原来印鉴失效。有良折磨婉茹,为保护婉茹,让明辉出狱,高母交出印鉴。

  • 高母、明辉和婉茹一起搬离了高家。高母难过因自己的固执,导致祖先落难、明辉夫妻分离。婉茹表示只要一家人同心努力一定可以重振高家。有良宴请陈三奇等人,并分送红包,三奇回警局发红包给新同事志平,谁知志平是派来查案的卧底,三奇被捕。有良也被捕,由于印鉴被更换,锦凤无法处理田地救出有良。明辉前去要回属于高家的财产,不料高母的印鉴变更失败。

  • 玉娇的跋扈让锦凤十分不满,责罚了她。有良在狱中被铁牛欺负,痛苦不堪。由于玉娇的上下活动,有良后被保释。玉娇表明身份,锦凤方知有良欺骗了她。婉茹做衣服让明辉去集市上去卖,但她还偷偷去旅馆做清洁工挣钱。晓倩细心照料永祥,永祥感动,向晓倩允诺,等他重见光明后两人结婚。此时晓倩积蓄用完,但永祥却不知情。绝望的锦凤在旅馆自杀,被婉茹救下。

  • 婉茹拿钱给晓倩帮永祥治眼睛,晓倩谢绝。永祥不想拖累大家,悄然离去。晓倩非常伤心。玉娇对锦凤百般折磨,小香告诉高母,高母偷偷去找锦凤,想接她一起住。不料锦凤不领情,令高母十分生气。有良和玉娇为了彻底将明辉他们赶走,在集市派米施恩,激怒了明辉,引起了市民的极大不满,因此不让明辉摆摊。有良手下发现永祥,在有良的授意下,欲将永祥害死。永祥幸得铁牛相救,化险为夷。

  • 婉茹在旅店做事时劳累晕倒,令明辉自责。有良找来旅店的庄老板陷害明辉。为了给家人好的生活,明辉答应和庄老板做木材生意,即使知道这生意有问题。就在高母生日当天,明辉被指控为偷木料的主谋,全家人束手无措。有良派手下趁铁牛不在,将永祥抓回高家。婉茹找庄老板欲问清事情原委,得知是有良在搞鬼。为了救明辉,她与高母找有良求情,谁知有良邀请了商界人士到家作客,目的就是当众羞辱明辉他们,让明辉背上买卖赃货的罪名。

  • 明辉理解了高母和婉茹的苦心,振作精神,努力和家人一起做好成衣生意,这也让在在暗中观察的雅堂颇感欣慰。有良对永祥百般折磨,铁牛和高父将其救出。锦凤找有良罪证时,差点被玉娇发现,幸亏小香解围。锦凤派小香将证据送到明辉手中,并告知他永祥被抓。明辉将证据交给警察局新队长刘志平,志平说证据不足,无法将其定罪。玉娇发现证据不见,怀疑锦凤,对锦凤大打出手。

  • 有良请大夫医治,得知锦凤怀孕。雅堂突然出现在明辉家中,一起商量对付有良。永祥思念晓倩,铁牛带晓倩、雅堂见永祥。锦凤以证据要挟,有良和玉娇只好善待锦凤。雅堂和志平出现在丁廉升面前,廉升被捕。有良叫三奇不要将其供出,他会设法救他出狱。雅堂出资帮永祥医治眼睛,让他重见光明。有良的生意频频被抢,他发现是雅堂涉足木材行业。他便和雅堂谈判,却见到了眼睛复明的永祥。

  • 明辉他们让有良又一次在木材拍卖亏了一大笔钱,大家聚餐庆祝。婉茹准备接高父回家,却发现高父晕倒,将其送入医院。明辉去医院看望高父,一家人团聚。有良摔伤,铁牛将其送医救治。玉娇殴打锦凤逼其交出证据,锦凤大出血,有良不顾伤痛用自己的血救了她,但锦凤已经恨透了有良,不想再见他。玉娇看到有良心中只有锦凤,悄然离去。有良将侵占高家剩下的所有钱款全给锦凤,并让锦凤离开此地。

  • 锦凤将钱归还给了明辉他们,不知所踪。有良决定最后一博,竞选商会理事长。明辉和永祥赶到选举会场,列举了有良的种种恶行,有良彻底失败。高父带着以前的老掌柜前来,有良最终相信二十年前的事是场误会。陈三奇在狱中招认犯罪事实,志平前来逮捕有良。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