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兄弟

6.9
简介:冷家八个兄弟以情感经历为主线,描写中国当代农民进城打工的故事。冷家八兄弟闯入京城,既兴奋又畏惧,既向往又茫然。靠勤劳,靠忠厚赢得社会承认,得到了世人的尊重。向人们展示了改革三十年来,中国农村向工业化、城市化转移的变迁,及公正、平等对待农民工的故事。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共34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 =========31====31
  • 31
  • =========32====32
  • 32
  • =========33====33
  • 33
  • =========34====34
  • 34

分集剧情

  • 遵照父亲的临终嘱托,冷大虎带着三、四、五、六、七、八虎去北京寻找幸福生活。冷家八个兄弟,冷大虎在北京打工,冷二虎在北京已是个有钱的老板,冷三虎是铁路退休工人,冷八虎在北京的一家重点大学读书。 其他四、五、六、七除六虎当过兵,见过些世面外,其他几个还是头一次走出乡村。 面对即将面临的未知世界,他们既兴奋又不安,在火车上不慎将父亲的骨灰丢失,只找回一个空盒子,兄弟们一片惊慌。

  • 二虎开着奥迪去接站,拿钱让兄弟几个打车,老五提议坐公交车,将钱分了,没想到又被二虎要了回去,给兄弟们扑奔二哥的热情浇了一瓢冷水。六虎因有了新二嫂而不肯上楼。冷二虎见冷大虎没带香炉来,大不满意,对着自己找人画好的祖宗像说,没有香炉用什么祭祀祖宗?兄弟们和方方急忙劝解。兄弟们议论着祖宗像,说是不像咱冷家的祖宗,倒是像二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遵照父亲的临终嘱托,冷大虎带着三、四、五、六、七、八虎去北京寻找幸福生活。冷家八个兄弟,冷大虎在北京打工,冷二虎在北京已是个有钱的老板,冷三虎是铁路退休工人,冷八虎在北京的一家重点大学读书。 其他四、五、六、七除六虎当过兵,见过些世面外,其他几个还是头一次走出乡村。 面对即将面临的未知世界,他们既兴奋又不安,在火车上不慎将父亲的骨灰丢失,只找回一个空盒子,兄弟们一片惊慌。

  • 二虎开着奥迪去接站,拿钱让兄弟几个打车,老五提议坐公交车,将钱分了,没想到又被二虎要了回去,给兄弟们扑奔二哥的热情浇了一瓢冷水。六虎因有了新二嫂而不肯上楼。冷二虎见冷大虎没带香炉来,大不满意,对着自己找人画好的祖宗像说,没有香炉用什么祭祀祖宗?兄弟们和方方急忙劝解。兄弟们议论着祖宗像,说是不像咱冷家的祖宗,倒是像二哥。

  • 在浴池里二虎给兄弟们讲自己刚来北京时的奋斗历程,告诉他们自己的成功都是逼出来的,并把四、五、七虎带的钱都收上来,代为保管,让他们一下车就感觉到生存危机。二虎给哥几个找了个废弃的俱乐部做为住所,兄弟们大为不满,冷大虎压服着他们。冷二虎给哥几个找了一份活,从小娇生惯养的七虎不堪劳累病倒,二虎因此扣除七虎十元工钱。

  • 四虎找二虎要来他刚创业时骑的板车,到北京拉第一个活时就把人家的地板砸了一个坑。大哥为照顾兄弟们搬出了工棚,和大家住到一起。八虎为了攒将来出国的钱,省吃俭用,经常啃方便面,为了面子将白开水灌进矿泉水瓶。他的博客点击率很高,外国女孩伊琳很喜欢他。

  • 三虎六年前醉酒后将媳妇打跑,听人说在白塔寺附近看过她。他是铁路退休职工,没有生存危机,到北京就是一个目的找媳妇,整天在白塔寺附近转悠打听,被一个算卦的骗了。七虎、六虎在工地上找了一份工作,七虎因受不了苦晕倒。六虎背着他来找二哥,被二虎痛骂一顿,要把七虎撵回去。为了能把七虎留下,一直不肯跟方方说话的六虎硬着头皮叫了声“二嫂”,方方答应把七虎留在店里。

  • 美凤见了二虎觉得有些不对,二虎百般遮掩。为拖时间让大哥租房子,他带美凤去自己的服装店,趁机溜到方方处取衣服,方方告诉他,自己怀孕了。大虎带着三虎、五虎、六虎给二虎临时租了一个房子,把一切安排妥,大虎刚松一口气,二虎跑来告诉他,自己要陪方方去医院,让大哥想办法再拖住美凤,大虎无奈,让五虎带着美凤和杏儿去逛北京城。

  • 五虎带着美凤和杏儿逛北京城,美凤心不在焉,她隐约觉得自己这次来二虎的态度不对,二人见面时反复盘问,二虎无奈,只得谎称自己得了肾病,趁机提出要离婚。没想到美凤听了却高兴得谢天谢地,一再向二虎道歉,并表示从今以后一定要好好服侍他,让二虎哭笑不得。兄弟们也都为二虎担忧,在一起议论纷纷,三虎喝了点酒精神倍增,索性带大家表演,恰巧被方方看到,颇为尴尬。

  • 二虎整日在方方和美凤之间周旋,常常露出破绽,弄得两头都不得好,苦不堪言。他只盼春喜她们早点回去,不料春喜却告诉他,为了孩子得到好的教育,他们一家不打算回乡下去了。大虎召集兄弟开会,讨论四虎一家的去留问题。二虎赶来,表示愿意出五千块钱送四虎回家去养伤,话里话外露出自己在经济上冒尖,该当头的话,被六虎当场顶回去了。美凤听说春喜不走了,她也想留下来,二虎坚决反对。

  • 五虎、六虎曾同时爱上了同学柳玉玲,多年来二人心存芥蒂,六虎发现柳玉铃后,把兄弟两个心里的火又勾起来了,酒后撕打被抓走。方方到派出所把他们保出来送回俱乐部,恰逢美凤来找大哥讲理,大虎只好把方方藏起来,不料美凤却闻出了香水味,兄弟们设法遮掩。美凤心里憋闷,趁烧纸的时候要诉诉心里的委屈,大虎劝阻。

  • 好不容易劝好了美凤,二虎带着他去接春喜,要送他们上站,不料春喜一家却坚决不走了。美凤见春喜不走,也闹着不肯走,二虎无奈,只好搬出大哥,美凤也巴不得大哥说句公道话,冷大虎憋了半天,低着头说声:“走吧。”美凤大失所望,含泪离去。大虎给四虎一家租了个房子。并和春喜商量着让这帮兄弟在她家开伙,春喜答应了。

  • 二虎送走美凤回到方方处,美凤在火车上不断用二虎新给她买的手机打电话,弄得二虎十分烦恼,不小心烫了脚。方方出去给他买药,二虎借此机会给美凤打电话,一直到把她的手机打欠费了。二虎店里的女职员张欣听说要开分店,颇有心机的她料定七虎定是分店负责人,于是向七虎发起攻势,老实的七虎立刻做了俘虏。

  • 大虎来找二虎给春喜安排工作。二虎因当初大虎同意春喜不走还在生气,一口回绝。他问大虎香炉底下爹用锡糊上的几个字是什么,大虎说自己当年刚上学,只认识一个“宣”,一个“年”。二虎说这要是古董,就应该分成八份,不能独吞,大虎说爸临死有话,不许丢不许卖,别看我是娘带来的,但我也是冷家老大,想要这香炉子,除非兄弟们都不认我了。

  • 春喜给一直帮助她们的警察张军熨洗衣服。遭到四虎的猜疑。美国的一家杂志约伊琳写一篇关于中国农民工的文章,她请八虎合作,八虎带她去老家东北考察。二虎在万老板那赊了好多货向外批发,方方觉得有些冒险,二虎安慰她说万老板是古董迷,有宣德炉钓着应无大碍,方方更加担心,她和二虎安排春喜到分店上班,遭到拒绝,二虎恼羞成怒。

  • 方方的突然到来使住在美凤家里的八虎和伊琳十分紧张,他们一边小心地注视着事态的发展,一边和二虎保持着联系。二虎此时也没了章程,因为怕刺激美凤,不敢直接打电话,只好请大虎帮忙。美凤带方方到河边,讲述着自己当年与二虎之间的爱情故事,方方听了很感动。

  • 暴雨之后是出奇的平静。美凤悉心地照顾方方,两个女人相互达成了谅解。在美凤的要求下,方方给美凤讲述了她和二虎的生死之交,美凤惊讶地在方方的讲述中看到了另一个二虎,百感交集,决定和二虎离婚。

  • 听说美凤要来,大虎给兄弟们开会,吩咐大家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给美凤一个出气的机会。在酒桌上,美凤痛斥大虎和众兄弟,说得大家哑口无言。恰在此时,二虎吵吵嚷嚷地来找方方,大虎让众兄弟将二虎吊起来,被美凤制止。美凤告诉二虎她之所以同意离婚是因为方方流产了,二虎悲痛万分。老罗对四虎一家怀恨在心,经常去捣乱,大虎要教训他,春喜怕给张军惹麻烦拦住了大哥。

  • 五虎为找柳玉玲装成瞎子到洗浴中心卧底,与六虎保持短信联系,大虎知道后非常担心。大虎把四虎的板车修好给六虎,六虎在商场门前等活,抓住一小偷,失主于姐是一位富婆,因六虎很像她的初恋情人,经常找六虎拉活,六虎在拉货时看见柳玉玲,弃车追赶,回来却找不到车了。

  • 大虎领着兄弟们救出了柳玉铃,安排在春喜家暂住,五虎和六虎的关系又重新紧张起来,大虎非常担心。五虎和柳玉铃出去放风筝,六虎看了很惆怅。于姐又来缠他,要租他的车去八达岭,六虎赌气说每公里五块,于姐答应了。

  • 冷六虎喝醉了,第二天早上起来见于姐在哭泣,以为自己过线了,甚是惶恐,表示自己会负责任。柳玉铃追问六虎昨晚的去向,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五虎很伤心。大虎不停地给干活的兄弟们鼓劲儿,为了完成工期,连伊琳也来帮忙,杏儿问二大怎么不来?大虎哄她说可能正在路上呢,话一出口,兄弟们都哄笑起来,忽然,他们听到门边有声音,扭头一看都愣住了:二虎和方方正在认真地铲着墙皮。

  • 五虎和六虎因为柳玉柳又闹起来,因大虎喝醉了,三虎自告奋勇主持开会,大虎赶来,让柳玉铃走,五虎追出去,和柳玉铃商量要搬出去住。七虎也趁机提出要搬出去,冷二虎又来推波助澜,眼见一帮兄弟分崩离夕,大虎感到十分悲凉。七虎搬到张欣为他租好的房里,意外地发现张欣也搬来了。

  • 老板催要宣德炉,并威胁要把二虎告上法庭。为了成全五虎,冷六虎答应了于姐的要求,给她当包车夫,拉起于姐专为他定制的洋车。冷大虎坚决反对,组织兄弟们开会,冷二虎事先串连,让兄弟们胡闹,结果会议不欢而散,六虎给老大磕了三个头,拉车走了。八虎学校开联欢会,需要临时搭一个舞台,八虎被同学撺掇答应了,来找大虎帮忙。

  • 大虎认为自己坑了八虎,痛苦万分,八虎和伊琳来了,告诉他一切都过去了,大虎的心情才又好起来。美凤接手服装店后经营不善,方方很着急,要帮她一段时间,被美凤拒绝了。方方和二虎领了结婚证。

  • 冷三虎没有伙食费了,问大虎借,大虎说自己也没有了,冷三虎又提起那个香炉子,说大虎自私,兄弟两个吵起来。五虎在街头发现寻找秀英母女的寻人启事,问三虎是谁贴的,杏儿告诉他们是大虎印的,三虎很惭愧,他在春喜那儿偷了两瓶酒,一个人回到住处,唱着小曲涕泪横流地印着寻人启事,最后醉倒,蜡烛点燃了蜡纸,引起火灾,大虎冲进火场把他救出来。

  • 柳玉铃听说六虎“卖嘴”,气得发疯,冷大虎听后万分痛苦自责。冷三虎烧了俱乐部,如果不能赔偿一百二十万,就要坐牢,三虎急得要跳楼,方方告诉他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冷二虎外出讨债回来了,成果不大,这边三虎要赔钱,那边万老板又已在内蒙起诉,为度过难关,方方和二虎商量,联合众兄弟与老大摊牌,要出宣德炉。听二虎说宣德炉能值二百万,众兄弟除六虎保持中立外,都同意了。

  • 众兄弟怀着愧疚的心情,走马灯似的到医院去看望老大,劝他拿出香炉,大虎十分寒心。美凤听说此事飞回东北,让大嫂带着香炉躲到娘家去,但大嫂不肯,反倒拿着香炉到北京来了。冷大虎心灰意冷,将香炉交给冷二虎,同时也将几个兄弟托付给他,临行前问二虎自己这个大哥在他心中到底是个什么位置?冷二虎冷酷地对他做了一个手势,告诉老大,现在他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就是个零。

  • 兄弟们敲开了炉底的锡封,看到“宣德年制”的底款,亢奋万分,连连给祖宗磕头。冷六虎到工地找冷大虎,才知道他早就被辞退了。冷大虎和媳妇上了火车,心里却仍惦记着这帮兄弟,又留了下来,见大哥回来了,冷二虎更加得意。冷二虎告诉方方,香炉只值一百一十万,方方大吃一惊。万老板那边逼得很紧,冷二虎硬着头皮只身上内蒙去找万老板谈判。

  • 六虎伤好后,一家公司聘他去当保安部经理,他将自己拉的洋车给了五虎,五虎心眼活,收入颇丰,甚至还挣到了美金。张军帮春喜找了个人口普查的活,还发了保安服装,四虎听了老罗的谗言,不仅不高兴,反而一脸官司。万老板因为见不到宣德炉,领着人把二虎狠狠打了一顿扔在旅馆,二虎自己报了120。

  • 冷八虎来找兄弟们,告诉大家自己要结婚了,无论兄弟们怎么劝说,大虎坚决不同意,表示八虎上学都是二虎供的,这事必须等二虎回来再定,可八虎告诉大家,他的女朋友已经怀孕了,更让大家吃惊的是他的女朋友并不是那个伊琳,而是另一个黑人姑娘修曼。冷二虎在医院以自己腿残要打刑事官司相威胁,和万老板达成协议:万老板答应撤诉,并接过外面欠二虎的债务与二虎的欠债相抵,但附加了一个条件就是二虎在三个月内必须把宣德炉卖给他。

  • 四虎决定痛改前非,带着杏儿去卖唱,两人挣了钱,高兴异常,不想遭到春喜一顿臭骂,她告诉杏儿,带她到北京是让她来读书的,不是让她来要饭的。柳玉铃把杏儿送进了专为民工子女开设的求知小学学前班。二虎坐着轮椅回来了。八虎对宣德炉的价格一直有怀疑,上网找了不少资料,听说二哥回来了,来找春喜等串连,告诉她们宣德炉的价格最少也应该是四百万,众人决定瞒着老大,去找二虎谈判。

  • 众人在大虎的数落下,纷纷起身要走,只有八虎和七虎仍不相信香炉只卖了一百二十万,方方盛怒之下,揭开了盖在二虎腿上的毛毯,告诉他们二虎为救兄弟卖了自己一条腿,看着二虎坐在轮椅上的二虎,兄弟们痛哭失声,无地自容。冷大虎诚恳地对二虎说,现在这帮兄弟交给你,爸妈彻底放心了,他跪在祖宗像前向冷家告别,说自己自今日起改回原姓了。

  • 张欣利用七虎的信任,偷偷支走了帐上仅有的十万块钱并拿走了店里的全部货物,只留下一封信,二虎知道后暴跳如雷。方方劝解二虎,表示要卖房卖车再干一场,二虎摇头说自己已经没有那个勇气了。兄弟们听说二虎连连遭难,都愁眉苦脸,但又爱莫能助。柳玉铃要去工厂上班了,买了酒菜和兄弟们告别,在酒桌上三虎宣布自己彻底戒酒了,因为他在桥头看见女儿翠儿了。

  • 在二虎的坚持下,方方与美凤签定了合作协议,由美凤投资,方方管理,把七虎那个小店重支起来。合同签定以后,二虎突然向方方提出要离婚,并表示如果方方不同意,自己就绝食。大虎帮三虎找到了妻子秀英,可秀英不肯认三虎,三虎在秀英门前痛哭流涕地唱起了自编的二人转,秀英终于原谅了他。

  • 二虎在父亲的坟前约万老板见面,方方赶来告诉他万老板已经被抓起来了,二虎听了以后,突然丢掉轮椅站起来了,他告诉方方,那个香炉是假的,一钱不值,自己除了这条命,已经没有什么能躲过这一灾。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骄兵之计,为了保护方方、兄弟、美凤和两个孩子,他今天本来是准备出其不意与万老板一了百了的。方方没想到二虎对自己隐瞒了一切,惊愕万分。

  • 冷大虎受了重伤被送进医院,医生说要换一个肾,兄弟们商量着凑医药费,冷八虎抱来了自己的全部积蓄,这是他几年来省吃俭用和打工、乞讨攒下来准备出国的钱,一共是八万多元。兄弟们决定都去化验,谁合适就把谁的肾捐出来,化验的结果,只有五虎和大虎血型相同。就在五虎准备手术的时候,医生来告诉他,因为配伍不合,移植后根本没有成活的可能,手术取消了。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