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帅3 7.4

马大帅进城已经第三年了,他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命运变化。学校没了,校长当不成了,剩下的只有蜷缩在墙角做上一个胡吃海塞、荣归故里的梦了。真实的生活中,马大帅瞒着玉芬干着危险的蜘蛛人,由于...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4 / 共34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马大帅的打工子弟学院被市教育局合并,卸下校长包袱的马大帅又成为民工。现在的工作是清洁高层建筑的外墙玻璃,俗称“蜘蛛人”。范德彪与桂英彻底分手,为谋生计当了一名挖正规医院墙角的“医托”。整天在医院大门外游荡,把从农村来医院看病的拉到小规模的个体诊所,以获取“佣金”。玉芬仍在冷饮厂打工,小唐是车间的质量检查员,工作中对玉芬很关照。

  • 范德彪找到“医托头”结账,回家的路上被“医托头”派来的兄弟半路截杀,范德彪想起前一天做的梦,感叹命该破财。牛三是牛二的弟弟,也在城里打工。这天,牛三带着两个手下的兄弟在城里闲逛,恰巧看到刚丢了工作的马大帅,他们一路跟踪马大帅来到一条河边。有人落水,马大帅挤在人群里看热闹,牛三等人将马大帅踹到河里。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马大帅的打工子弟学院被市教育局合并,卸下校长包袱的马大帅又成为民工。现在的工作是清洁高层建筑的外墙玻璃,俗称“蜘蛛人”。范德彪与桂英彻底分手,为谋生计当了一名挖正规医院墙角的“医托”。整天在医院大门外游荡,把从农村来医院看病的拉到小规模的个体诊所,以获取“佣金”。玉芬仍在冷饮厂打工,小唐是车间的质量检查员,工作中对玉芬很关照。

  • 范德彪找到“医托头”结账,回家的路上被“医托头”派来的兄弟半路截杀,范德彪想起前一天做的梦,感叹命该破财。牛三是牛二的弟弟,也在城里打工。这天,牛三带着两个手下的兄弟在城里闲逛,恰巧看到刚丢了工作的马大帅,他们一路跟踪马大帅来到一条河边。有人落水,马大帅挤在人群里看热闹,牛三等人将马大帅踹到河里。

  • 小唐为救玉芬而被货车撞伤。玉芬送小唐到医院,在医院门外碰到马大帅。马大帅得知小唐舍身救玉芬,对小唐千恩万谢。范德彪因同情农村来的患者而遭到“医托头”的粗暴对待,范德彪发拆要报复。马大帅找不到工作,整天在街头闲逛,偶遇牛三一伙合伙投套骗人。马大帅当场识破骗局,之后马大帅在回家途中遭到牛三一伙的报复。玉芬每天都到医院看望小唐,面对善良的玉芬,小唐敝开了心扉。

  • 范德彪受梦的企发决定了报复方案,不料,由于紧张而暴露。范德彪为报复个体诊所和“医托头”而无计可施,最后向马大帅求助。马大帅装成病人跟着范德彪来到个体诊所,马大帅探明这家个体诊所是靠卖药赚钱,且是无照行医的黑诊所。马大帅与范德彪商量向有关部门举报个体诊所。无照行医的个体诊所被查封,范德彪受到牵连,有关部门鉴于范德彪有举报的立功表现,对范德彪从宽处理,范德彪从此结束“医托”生涯。

  • 范德彪向马大帅借钱,二人不欢而散。马大帅告诉玉芬,称自己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其实,他根本没有找到工作,每天出门时都说去上班,为找工作而到处碰壁。钢子和小翠的美容院准备开业,二人想让马大帅去美容院上班。马大帅当即拒绝,希望钢子和小翠去帮帮饭都快吃不上的范德彪。钢子和小翠来找范德彪说明来意,范德彪顿时眼前一亮,不过他要求给个副经理之类的职位,并预支一个月的工作。

  • 范德彪被小翠请来劝马大帅,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加上玉芬以回农村相威胁,马大帅终于同意到美容院上班。钢子和小翠准备去南方,聘请裴倩管理美容院的业务。在裴倩看来,美容行业具有很强的专业性,但看在钢子和小翠的面子上,裴倩只好勉强同意。范德彪振作精神准备到美容院上班,并用预支的工资付了房租。美容院开业不久,之后带着小翠去了南方,把美容院交给裴倩经理管理。

  • 马大帅和范德彪成了美容院里最多余的人,整天无所事事。玉芬一直以来被小唐纠缠的事如实相告,马大帅感到非常震惊,去找到小唐理论。小唐表示谁也没有权力不让他爱玉芬,什么都改变不了他对玉芬的爱和追求。范德彪发现胖女孩婷婷是美容院的常客,认为婷婷是美容院的重点客户,因此每次婷婷来美容院,都热情地忙前忙后。大壮和二肥向牛三报告,称找到了马大帅的住处。

  • 由于小唐经常上门纠缠玉芬,马大帅决定搬家。马大帅和范德彪做美容效果调查,不料却捅了娄子,与顾客发生矛盾,被经理裴倩当众伤了面子。牛三趁着马大帅家里没人,派大壮和二肥雇了几个民工和一辆货车,将马大帅家几乎全部家具电器搬走。范德彪表示愿意帮助马大帅去做小唐的工作,他本想教育小唐一顿,不料却被小唐的理论折服。

  • 范德彪与小唐面谈之后,态度突然转变,劝马大帅想开,要顺其自然,要让爱做主。马大帅与范德彪因此而争吵。玉芬在美容院找到马大帅,问家搬到什么地方去了。马大帅连忙带着玉芬赶回家。面对空空如也的屋子,马大帅说家是被盗了。晚上,范德彪来了,以梦为切入点帮着分析案情。马大帅心烦意燥,他没好气地把范德彪给撵走了。

  • 小唐又来找玉芬,马大帅盛怒之下动手拾掇小唐,小唐头部撞到了门框,当即昏迷。玉芬和马大帅连忙将昏迷的小唐送往医院救治。马大帅和玉芬将小唐送到医院,双方冷静下来,小唐主动向马大帅和玉芬道了歉,马大帅觉得过意不去,主动将小唐接回自己家照料。马大帅向会计借钱,意外得知裴经理每天都把营业款拿走。马大帅怀疑裴经理贪污,与范德彪商量之后,找到裴经理要求查帐。

  • 小唐住在马大帅家养病,给马大帅和玉芬的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裴倩提出辞职,马大帅和范德彪商量准备接管美容院。马大帅和范德彪当着钢子和小翠的面,展示现学现卖的美容知识,钢子和小翠勉强同意让马大帅和范德彪管理美容院。马大帅和范德彪取得了美容院的管理权,由于二人观念不同,在美容院经营方针上的矛盾渐显出来。范德彪主张时尚前卫的路子,马大帅主张走节省开支的路子。

  • 小唐准备在马大帅家长住,马大帅和玉芬虽不情愿,只能无奈接受。玉芬和马大帅对小唐是否真的有病产生了怀疑。范德彪取得先做庄的权力,美容院的经营方针开始按他的想法执行。马大帅冷眼旁观的态度让范德彪很不满,只好摆出配合的姿态。马大帅使了个计策将小唐骗到医院,逼着小唐做了脑部检查。检查结果出来了,显示小唐很健康。马大帅严肃地提出让小唐搬回家去,小唐赖着不走。最后马大帅强行把小唐哄出家门。

  • 范德彪瞒着刘姐暗中支持刘舒学绘画,出钱让刘舒去画班学习,两个人之间由于有了共同的秘密,相处渐渐融洽。事实证明范德彪的高档路钱走不通,接下来该轮到马大帅做庄。美容院开始按马大帅的思路走“大众化”的路线。刘姐发现范德彪和刘舒共同的秘密,范德彪由此在刘姐面前顿时推动了信任。牛三得知马大帅开了一家美容院,决定要想出个更狠的方式报复马大帅。

  • 美容院的几名美容师相继辞职,马大帅决定重新招聘,并开始在美容原料上下功夫。马大帅准备用普通的河泥替代“死海泥”面膜。马大帅骑着一辆倒骑驴到城效附近的河沟挖取河泥,晚上回家用自己做实验,结果皮肤过敏,只好肿着脸去上班。美容院生意日渐清冷,马大帅一筹莫展。这天,美容来了一位年轻女子,马大帅和美容院里唯一剩下的女服务员一顿忙活,给这名年轻女子做了面膜。不料,过后年轻女子在其男友的陪同下找上门来。

  • 范德彪为缓和刘舒母子的关系而费尽心想,将自己的房间做为刘舒的画室,二人订立攻守同盟。小唐趁玉芬出门买菜之机,将玉芬强行带走。晚上,直到深夜玉芬也没有回来,马大帅有点心慌,范德彪匆匆赶来,帮着分析玉芬可能的去处。玉芬被小唐软禁在一幢废弃的厂房里,面对精神错乱的小唐,玉芬陷入绝望。马大帅和范德彪来到派出所报案,却对玉芬的失踪却是提供不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 马大帅和范德彪到小唐的家,没有发现玉芬在这里的迹象,马大帅失落地与范德彪离开了小唐家。马大帅找出玉芬的照片,自制带照片的寻人启示,二人拿着寻人启示沿街散发。派出所的民警来找马大帅了解玉芬失踪的情况,马大帅说出他对小唐的怀疑。晚上,钢子和小翠回来,马大帅如实说了玉芬失踪的事。警察查出小唐的情况。原来小唐有遗传的家族精神病史,小唐本人患有间歇性精神病。

  • 对于美容院的现状,马大帅和范德彪相互推卸责任,最后不欢而散。钢子和小翠也在商量,准备把名存实亡的美容院收回来,然后分别给马大帅和范德彪一些钱,当是发他们这两个月的工资。第二天,范德彪却主动登门向马大帅道歉,认为非常时期,要相互理解。范德彪劝马大帅打起精神,联手打翻身仗,并提出创办时尚健身俱乐部的想法。马大帅尽管有些犹豫,还是同意与范德彪一起去某大型健身中心铁岭取经学艺。

  • 马大帅和范德彪的铁岭取经学艺之行麻烦不断,最终以失败而告终。马大帅和范德彪在回来的路上一顿大吵,从此分道扬镳。小翠和钢子看到美容院如此状况,商量将美容院况出去。马大帅再次开始为找工作而奔波,玉芬也想去找份工作,可马大帅不同意,怕再惹出小唐那样的麻烦。马大帅通过报纸广告,找到一个某婚姻介绍所的工作。其实,马大帅名义是工作人员,其实是当了“婚托”。

  • 刘姐在征求儿子刘舒意见后,决定去婚介所征婚。马大帅被婚介所包装成“事业有成的稳重男士”,而此次他要应付的对象正是刘姐。两个人在婚介所的安排下见面,没想到刘姐对马大帅的印象不错。接触过程中马大帅发现刘姐很善良,有心想说实话,又怕砸了自己的饭碗。同时,范德彪也在刘舒的帮助下,展开了对刘姐的追求。经过一番试探,范德彪感到失望,因为他发现刘姐对他没有感觉。

  • 范德彪为生计发愁,又苦于一时找不到工作,只好整天窜在家里研究解梦。范德彪发现刘姐最近几天忽然爱打扮了。刘姐的变化引起范德彪的误会,使他重新鼓起追求刘姐的勇气。范德彪开始用关心刘姐的方式追求刘姐,刘舒则充当了范德彪与刘姐的“媒介”。刘姐给马大帅打电话约他见面,马大帅怕刘姐陷得太深,犹豫是否将自己“婚托”的真实身份告诉刘姐。刘姐一直被蒙在鼓里,对马大帅的好感。

  • 玉芬嘱咐小翠先不要把不能怀孕的事告诉钢子,等想出办法再说。马大帅每天给书店送货与刘姐见面的次数增多,刘姐提出请马大帅到家里吃饭。马大帅不忍欺骗善良的刘姐,犹豫着想将实情全盘托出,却又怕伤害善良的刘姐。范德彪加紧了对刘姐的关心,却始终得不到明确的回应。范德彪与刘舒商量,准备向刘姐姚明。

  • 范德彪与刘舒精心策划向刘姐“楼房示爱”,最终由于邻居的不配合而失败,刘姐仍不明白范德彪的真实想法。刘姐邀请马大帅到家里吃饭,马大帅推脱不过只好同意。范德彪回家意外地看到马大帅,他怀疑马大帅与刘姐的关系,悄悄告诉了玉芬。马大帅眼看刘姐越陷越深,终于下决心将实情相告。刘姐感觉受到了莫大的欺骗,马大帅为了表明自己的正义,跟着刘姐向工商部门举报了婚介所。

  • 婚介所被查封后,马大帅和刘姐做为证人协助有关部门调查时,遭到不名身份的人袭击,马大帅历不顾身地保护刘姐,因受伤而住进医院。警方介绍调查,根据马大帅和刘姐提供的线索,很快抓到了那几个袭击马大帅和刘姐的人。范德彪日梦周公,终于有所领悟,决定开一家“解梦馆”做为谋生手段,把余生献给解梦事业。

  • 范德彪租了一间平房,经过一番布置,开办了“彪哥解梦馆”。他白天给人解梦,晚上研究根据梦案,结合自己对梦的理解著书立说。钢子由于生意上缺钱,将房子卖了之后去了南方,小翠搬回到马大帅家居住,两人因小翠不能怀孕而产生了一些隔阂。马双帅为了避嫌而辞去了刘姐帮忙找的工作,尽管这样,刘姐的出现还是在玉芬心中留下了一丝阴影。马大帅应聘一家旅行社导游,由于他有熟悉地理环境和农村生活的优势,从众多应聘者中脱颖而出。

  • 范德彪没有放弃对刘姐的幻想,开始改变方式继续关心刘姐。马大帅以导游的身份,带领一支由十几名游客组成的探险队到“象牙山”景区旅游。马大帅利用他丰富的农村生活知识,初次带团成功,获得旅行社好评。范德彪的“解梦馆”虽然时常有人来咨询,但却始终挣不到钱,令他十分苦恼,每天只能对着墙上的周公像自言自语。

  • 马大帅再次带团出行,令他意外的是,刘姐竟然出现在旅游团的名单里。二人都有些尴尬。范德彪从刘舒口里得知刘姐去象牙山旅游,想起马大帅在旅行社当导游,自然把两个人联系到一起。范德彪告诉玉芬,说刘姐与马大帅在一起,玉芬半信半疑。马大帅召集游客准备回城,发现少了刘姐。马大帅向当地村民求救,终于在一条狭长的山谷里找到了受伤的刘姐。马大帅和刘姐被山庄的车送回,当马大帅搀扶着刘姐下车时,猛然看到等在旅行社的玉芬。

  • 深夜,马大帅独自喝了闷酒,回家里偶遇醉酒的某公司老板胡庆海,马大帅把胡庆海送回家,胡庆海回到家对马大帅的救命之恩十分感谢,二人大谈人生感受,直到两人都彻底喝醉。当晚,马大帅睡在胡庆海家的客厅。第二天早晨,胡庆海醒酒后忘记了昨夜的事,误认为马大帅是入室盗窃的小偷,将马大帅打出门去。幸好保姆回来,证明是马大帅把胡庆海送回家的。误会解除,胡庆海爽快地答应帮马大帅安排工作。

  • 范德彪为了维持“解梦馆”的生存,增加了看风水的服务,“解梦馆”渐渐变得迷信味道十足。马大帅开始跟踪江帆。起初很不顺利。马大帅向胡庆海抱怨江帆总是去一些高消费的地方,所以才经常跟丢目标,胡庆海让马大帅该消费就消费,实报实销。马大帅借助跟踪江帆出入了一些高级场所,享受了一些高消费。当马大帅全家都以为钢子一去不回时,钢子却突然回来,表示想通了,不会因为小翠不能怀孕而离开小翠,一场家庭危机得以圆满解决。

  • 玉芬不想闲在家里,跟马大帅商量找个工作,恰好胡庆海让马大帅找保姆,马大帅趁机推荐玉芬。玉芬到胡庆海家做保姆,常与马大帅见面,两人在胡庆海面前装不熟悉,胡庆海只知他们是老乡关系,范得彪开始频繁替人看风水,且收入比他以前解梦时多。马大帅在一次跟踪江帆时再次被发现,只好向江帆讲实情。江帆让马大帅帮她跟踪胡庆海,马大帅不敢拒绝。加上江帆答应给他双倍价钱,马大帅成了胡庆海和江帆夫妻之间的“双面间谍”。

  • 玉芬照顾病中的胡庆海,胡庆海说起失败的婚姻,使玉芬产生了同情,二人交流渐多。马大帅周旋于江帆和胡庆海之间,越来越搞不懂胡庆海和江帆貌合神离的状态。小翠和钢子消除了误解,两人更恩爱,不久,小翠跟着钢子又去了南方。胡庆海把江帆不穿的衣服给了玉芬,玉芬穿上后像变了个人,看得胡庆海两眼发直。范得彪在一次替人看风水惹了祸,“彪哥解梦馆”遭查封。范得彪事业受挫,病倒。刘姐的关心使范得彪重燃追求刘姐的欲望。

  • 范德彪经过认真思考,决定将“解梦馆”改为“精神分析研究所”。从研究中国的“周公解梦”转向研究德国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并取名“范德伊彪”。胡庆海大病初愈,在醒悟与江帆婚姻走到尽头之际,对玉芬产生强烈好感。范德彪的“辽北精神分析研究所”迎来了第一位顾客,由于范德彪之前在小广告中称有教授加盟,这位顾客坚持要教授亲自出面,范德彪只好答应下来。马大帅装扮成心理学教授,与范德彪联手上演双簧。

  • 马大帅来到范德彪住处打探,范德彪称他在给江帆治疗心理疾病。相反他怀疑马大帅冲着刘姐来的,因为范德彪仍没追求刘姐,认为马大帅是挡在之间的障碍。胡庆海向玉芬表示好感,还通过马大帅传递爱慕之情。胡庆海让马大帅不用再跟踪江帆,而他准备与江帆离婚,向玉芬求婚。马大帅后悔让玉芬来做保姆,只得向胡庆海摊牌,说玉芬是他的媳妇。胡庆海不相并以言语相侮辱。马大帅一怒之下,痛打胡庆海。胡庆海报警,马大帅被警察带走。

  • 范德彪决定向刘姐表明爱意,刘姐婉言拒绝。范德彪彻底绝望,从刘姐家搬了出来,住到解梦馆里。江帆向胡庆海提出离婚,胡庆海爽快同意,二人很快办理了离婚手续。马大帅整天喝酒醉生梦死,玉芬找范德彪商量,范德彪劝玉芬离开一段时间让马大帅清醒清醒。玉芬听从范德彪的劝说,独自回了农村。玉芬走后,马大帅整天为生计奔波。马大帅骑着倒骑驴替人送货,恰逢牛二等人驾驶货车驶过,撞向马大帅。

  • 马大帅到范德彪的解梦馆借宿。范德彪向马大帅说了玉芬离去的实情。马大帅如梦方醒怒斥范德彪后离去。春节将至,玉芬来城里找到马大帅,二人百感交集。胡庆海给马大帅拜年,准备在马家堡子投资。在婷婷与拳击手的婚礼上,马大帅和范德彪相遇,并告诉范德彪,几个老板都愿意到马家堡子投资,劝范德彪别在城里混了。经历过风风雨雨,马大帅和范德彪的都市梦都醒了,他们决定回到马家堡子,过属于他们的生活。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