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带上婆婆嫁 电视剧 热度 1650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类型:都市 / 剧情 / 家庭

导演: 古道

简介: 如意一家生活在这个美丽的山村,过着并不富裕但幸福的生活。她与婆婆玉春之间的关爱与疼惜令人羡慕,两个儿女活泼可爱,聪明伶俐,一家人和和乐乐。丈夫文祥被高利贷算计,欠下大笔债务,天天被高利贷逼债。屋漏偏遭...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46/共46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林文祥为了让家人能够过上好日子,借高利债买了房子,并开了家“林记糕点铺”。谁知在送糕饼的途中他遇到了前来讨要本金的大陈,被逼签下了债权抵押书。回家时又被醉酒驾车的志谦撞倒。妻子如意将文祥送到医院后得知文祥已是肝癌晚期。为了不让孩子们失望,林文祥坚持要回家跟孩子们一起过生日。在撒手离别之际文祥托长生帮忙照顾家人。

  • 林文祥在临终前要求母亲让如意改嫁。自从文祥走后,林如意主动承担起照顾这个家的责任。肇事司机刘家大少爷志谦心里非常内疚,他托管家詹盛隆去医院打探文祥的情况,并希望能花钱摆平这件事。而盛隆却在无意中发现林如意可能就是刘家老爷20多年前遗弃的亲生女儿刘雅晴,他的这个疑问也在秋缎那里得到了证实。

  • 正当如意一家还沉浸在伤痛之中时,钱庄大陈上门讨债,如意才得知文祥临走前借了一笔高利贷。正当如意一筹莫展之际,她的同学嘉东伸出了援手。为了尽快还掉高利贷,如意设计了“礼券”,希望能让“林记糕点铺”的生意好一些。刘家大老爷秉贤日夜思念自己贫困潦倒时遗弃的女儿,并四处托人寻找,却始终音信全无。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林文祥为了让家人能够过上好日子,借高利债买了房子,并开了家“林记糕点铺”。谁知在送糕饼的途中他遇到了前来讨要本金的大陈,被逼签下了债权抵押书。回家时又被醉酒驾车的志谦撞倒。妻子如意将文祥送到医院后得知文祥已是肝癌晚期。为了不让孩子们失望,林文祥坚持要回家跟孩子们一起过生日。在撒手离别之际文祥托长生帮忙照顾家人。

  • 林文祥在临终前要求母亲让如意改嫁。自从文祥走后,林如意主动承担起照顾这个家的责任。肇事司机刘家大少爷志谦心里非常内疚,他托管家詹盛隆去医院打探文祥的情况,并希望能花钱摆平这件事。而盛隆却在无意中发现林如意可能就是刘家老爷20多年前遗弃的亲生女儿刘雅晴,他的这个疑问也在秋缎那里得到了证实。

  • 正当如意一家还沉浸在伤痛之中时,钱庄大陈上门讨债,如意才得知文祥临走前借了一笔高利贷。正当如意一筹莫展之际,她的同学嘉东伸出了援手。为了尽快还掉高利贷,如意设计了“礼券”,希望能让“林记糕点铺”的生意好一些。刘家大老爷秉贤日夜思念自己贫困潦倒时遗弃的女儿,并四处托人寻找,却始终音信全无。

  • 詹盛隆为了不让刘家老爷与如意相认,他暗地里找人在“林记糕饼铺”做了手脚,导致“林记糕饼铺”被卫生稽查部门勒令歇业。如意四处找人帮忙,托关系想要让“林记糕饼铺”重新开业。此时嘉东向如意伸出了援手并表明了自己的爱慕之意,却遭到了拒绝。失落的志谦到母亲坟前哭诉,醉酒后受伤的他意外遇到了如意。

  • 如意将受伤的志谦送至刘家,却被秉贤误会是烟花女子。而如意正是秉贤当年寄人篱下的女儿,相遇却不相识。嘉东来到林家说明来意,令嘉东颇为意外的是玉春有意撮合他与如意,以了文祥之遗愿。长生为了帮如意当掉了家里的传家宝,盛隆更是步步紧逼。正当如意为难之时,稽查科长却意外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并且宣布县长要亲自为“林记糕点铺”颁匾!

  • 如意等人不知是老杜在背后帮忙,误以为是嘉东所为。詹盛隆为了让如意一家在此地无法生存下去,以双倍的租金租下店铺,以合约要挟秋缎腾出店铺。惠慈和念祖为了替如意分担负担,决定上街卖糕饼,惠慈邂逅了秉贤,深得秉贤的喜欢,念祖却陷人了盛隆的计谋中。秉贤在去惠慈家的路上又意外地与着急找孩子的如意相遇。

  • 如意到长生家找孩子未果,却被人告知念祖受了重伤在医院。看着虽然保住了命却深度昏迷的念祖,如意再次陷人了悲痛与无助之中。长生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于是找娇娇和阿凯去想办法筹钱。秋缎意外发现了长生当传家宝的当票,气愤地跑到医院辱骂如意。秉贤为了不让志谦与来历不明的女人来往,他让盛隆送去了慰问金。

  • 盛隆来到念祖病房,他想起父亲临死前要他找秉贤报仇,于是他决定让念祖第一个来代偿血债。如意找嘉东帮忙,一直靠妹妹巧霜挪用刘家资金的嘉东,答应一次性帮忙解决如意在金钱上的困扰。他又一次地去找巧霜借钱,却因为盛隆的出现而失败。受盛隆指使买下了林家高利债的乔三此时正到“林记糕点铺”讨债。

  • 借钱失利的嘉东假装车祸受伤来到糕点铺,他看到乔三逼如意拿林家房子抵债而深深自责。长生看着饱受创伤的如意,心痛万分,他决定去钱庄借钱帮助如意。秋缎担心儿子步文祥后尘,故答应借钱给长生,但要阿凯来做担保。惠慈在搬家之前给秉贤送去了一块糕饼,秉贤也尝出了此糕饼的味道正是当年遗弃女儿时所吃的糕饼的味道。

  • 秉贤赶到林家时,却已经人去楼空,失望之极时巧遇要回家拿小果树的惠慈和长生。如意与秉贤终于父女团聚。长生见如意与亲生父亲团聚更是万分开心。秋缎知道如意竟然是本地首富的千金,她让长生要加把劲把如意娶回家。如意带着玉春和两个小孩住进了刘家。盛隆因此而大为失望,他从中挑拨并拉拢巧霜和嘉东。

  • 秉贤为了感谢玉春的养育之情,把林家的房地产权交给玉春。秉贤得知长生之前十分照顾如意,便让长生每日送豆腐到刘府。巧霜因盛隆的一番话对如意开始心生不满。如意被安排住进刘母生前精心为她建造的锦绣阁,如意决定让给婆婆玉春住。

  • 巧霜得知玉春住在锦绣阁之后,更是对如意怀恨在心,盛隆在一旁煽风点火,让她觉得秉贤亲近如意疏远自己。秉贤和如意陪玉春去隔壁村送糕饼,感谢多年照顾他们的老客户们。巧霜与志谦发生冲突,嘉东劝说巧霜与志谦好好相处,并让巧霜帮他把如意娶回韩家。志谦让如意欣赏自己的画,借机让如意说服父亲让他继续画画。

  • 巧霜在饭桌上被冷落,盛隆借机添油加醋。当如意谈到让志谦继续画画的时候,秉贤道出了自己当年弃画从商的经历,在无可奈何之下才抛弃了如意。原来秉贤是为了不让志谦重蹈覆辙,才不允许他画画。长生看到如意一家回到刘家后,生活幸福美满,很替他们高兴。秋缎看出儿子的心思,决定带长生到刘家提亲去。

  • 秉贤向如意提起长生来提亲的事,如意告诉秉贤她现在只想在秉贤身边克尽孝道。长生因提亲之事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如意。正当嘉东为资金发愁的时候盛隆找上门来,道出嘉东与巧霜挪用刘家洋行资金的事,嘉东心慌之际盛隆表示会替他保密,并献计让嘉东和巧霜连手向刘家借款救急,三人更是达成一致要把如意一家赶出刘家。

  • 嘉东找秉贤,希望秉贤可以帮忙融资。秉贤让如意来决定是否和嘉东合作,如意的一席话让巧霜对她怀恨在心。巧霜一气之下弄伤了念祖,秉贤为此事教训巧霜,巧霜向志谦抱怨,没想到志谦没有安慰她,反倒责备她。长生看到念祖受伤,担心如意一家在刘家过得不好。志谦为巧霜的行为感到抱歉,如意劝志谦回去哄巧霜。

  • 志谦安抚一巧霜不_成,反倒与巧霜的矛盾愈演愈烈,使得志谦彻夜不归地去喝酒。如意向巧霜拿账本,巧霜误以为她要查账,没想到虚惊一场。如意见巧霜和志谦老是为了自己吵架,就去劝解,巧霜却提出要住锦绣阁,如意答应会尽力说服秉贤。志谦因为巧霜的无理取闹,老去酒店借酒浇愁,长生跑去劝志谦,让他回一家。

  • 巧霜因为志谦的不关心而喝醉酒,酒后与盛隆发生关系。如意得知巧霜因为锦绣阁的事情而一直心有不甘,在得到玉春的同意后决定让出锦绣阁。如意告诉秉贤玉春的决定,秉贤坚决不肯,巧霜觉得在刘家已无容身之地,闹着要和志谦离婚,并且搬回了韩家。嘉东害怕巧霜一回韩家,融资的事情就无着落,劝巧霜回刘家去,巧霜不允。

  • 志谦在玉春搬出锦绣阁之后去劝巧霜回刘家,不料两人又起争执。长生从惠慈那得知刘家最近发生的事,去找巧霜,被巧霜赶出来。如意为了刘家的安宁,去韩家劝巧霜,结果巧霜提出让如意一家住柴房,如意答应其要求。正当志谦以为可以接巧霜回家的时候,巧霜又提出让秉贤借钱给嘉东扩建厂房,秉贤答应了。

  • 嘉东因为秉贤答应借钱的事很高兴,盛隆让巧霜摆出高姿态,巧霜得寸进尺,提出要秉贤亲自来接她。志谦没有同意,跑去酒家喝酒,如意见志谦内心十分痛苦,劝秉贤亲自去接巧霜,秉贤应允。盛隆见秉贤来接巧霜,就叫巧霜把如意赶出刘家。巧霜刚回刘家就在志谦面前指责如意的不是,志谦希望巧霜可以砂主以口意。

  • 长生见如意一家在刘家受尽委屈,心生不平。嘉东得知如意要学染布技巧,借机向如意大献殷勤。长生见如意和嘉东相处愉快,找到嘉东,希望嘉东能够多多照顾如意。嘉东让巧霜以后不要处处针对如意,和如意好好相处,巧霜不解。盛隆假意提醒巧霜志谦在外面有个女人。

  • 在盛隆的安排下,巧霜目睹了志谦在外的风流。而自己又稀里胡涂的和盛隆发生了关系,而盛隆临走之时又和玉春撞了个正着。志谦见如意为了自己和巧霜,受尽委屈,向如意道歉,如意反而劝志谦好好对待巧霜。盛隆告诉巧霜,秉贤想找机会让如意一家重回锦绣阁,巧霜觉得自己处境危险,让盛隆想办法。

  • 巧霜向秉贤抱怨,说如意心存不良,秉贤气晕被送进医院。如意带着二小去看秉贤,告诉秉贤她和志谦在研究新的布料染色,秉贤希望如意可以带动志谦。盛隆以为她和巧霜的事情被长生识破,心生一计除掉长生,嘉东买通阿勇去豆香轩下毒,众人吃了豆干中毒,怀疑长生。阿勇带众人去店里捣乱,警方带走长生。

  • 秋缎怀疑阿凯为生意竞争而下毒。如意托盛隆去打点早日放出长生。巧霜在花园看到娇娇送豆腐过来,命人赶走娇娇。长生从牢里释放,豆香轩重新开张,生意转好。长生去刘家送豆腐被巧霜撞见,巧霜出言讥讽,如意上前解围,秉贤经过告诫巧霜。秉贤约长生去书房,秉贤为长生的知恩图报和善良而感动。巧霜被查出怀孕,巧霜怀疑孩子不是志谦的。

  • 正当巧霜犹豫要不要告诉志谦真相时,巧霜发现志谦对她关怀备至,决定将错就错。巧霜欲喝打胎药之际告诉盛隆孩子是他的,盛隆劝巧霜生下孩子。如意从志谦那得知巧霜生病,和玉春前去探望,怀疑巧霜怀孕了。刘家上上下下都为巧霜的怀孕而高兴。巧霜嫌小丽粗手粗脚,如意代为照顾巧霜直至生产。

  • 小丽被赶去厨房做事,临走之前告诉如意她没有做错事。巧霜在秉贤面前佯装与如意其乐融融,秉贤大感欣慰。长生去给巧霜送贺礼时正巧碰到盛隆在巧霜房里,盛隆让巧霜提防长生。巧?霜喝完如意端来的安胎药觉得不适,大夫说巧霜由于吃错药才导致差点小产。由于巧霜向秉贤施压,秉贤不得不用家法杖打如意,小丽说出事情真相。

  • 王队长告诉玉春,说已查出文祥车祸肇事者。如意和玉春求秉贤为文祥讨回公道,秉贤找了丁大状来打这场官司。盛隆告诉志谦,车祸的事警方开始调查,志谦没想到撞死的竟是文祥,想去赔罪,被盛隆阻止。志谦把真相告诉了秉贤,正当秉贤不知道如何是好时,王队长带人找志谦回去问话,被秉贤搪塞过去。

  • 秉贤为了弥补心中亏欠决定把刘家一半财产转让给林家,女旦意告知秉贤玉春已留下书信离开了。志谦在牢中向如意忏悔,如意表示已经原谅志谦,希望志谦可以配合丁大状,争取早日出狱。正当阿凯为玉春的离开打抱不平时,盛隆的到来更加使阿凯以为玉春是被刘家压迫才不提出告状的。阿凯借玉春的名义向法院投告,志谦的官司陷人困境。

  • 秉贤不想使如意为难,拒绝如意为志谦出庭作证。玉春的突然出现使志谦当庭释放。嘉东从欧洲出差回来,不巧撞见巧霜与盛隆的奸情。秉贤打算撮合嘉东和如意,让他们一起去上海。盛隆却告诉志谦说嘉东和如意亏空了公款去上海成立公司,让志谦去暗中调查。他打算在志谦去上海的途中雇人杀害志谦,栽赃给嘉东和如意,被巧霜识破。

  • 盛隆从丫环口中得知巧霜陪志谦一起去了上海,打算前去拦截。正当巧霜想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志谦时,发生了车祸,巧霜一尸二命,志谦也瘸了腿。失去巧霜痛心疾首的盛隆借此命案,告知志谦如意与嘉东是害死巧霜的凶手。志谦信以为真,兄妹关系由此发生了改变。为将事情做得完美无缺,盛隆假意去牢房提探望嘉东。

  • 志谦出院后,对如意不仅不予谅解,矛盾加剧到了极点。夜半,志谦喝醉酒后又跑来找如意算账,失去理智的志谦打得如意送进了医院。如意虽然冤枉,却更心疼弟弟失去妻儿后的苦闷,秉贤看着儿女之间的误会心痛不已。如意姐弟的误会也波及到了豆香轩的生意,但是长生为之担心的却是如意。此时如意为了化解误会,决定搬出刘家。

  • 万般沮丧的志谦醉酒后又跑到林家打人,被及时赶来的秉贤阻止了。如意却始终不怪志谦,她觉得弟弟的心里比她还痛。如意只希望能尽快找到杀人凶手,快点把与弟弟之前的误会解释清楚。而自从如意他们搬回林家后,又开始了从前忙碌的日子,玉春也因为过度劳累病倒了。医生告诉如意,玉春需要一大笔钱动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 长生等人为了给玉春看病,想尽办法筹钱却还始终差许多,为此长生偷走了家里的地契去典当。秋缎意外发现不见了地契,以为娇娇所为,阿凯说漏嘴道出了长生。秋缎得知长生是为了救玉春而拿去典当了,气急败坏的找到了医院,阻止长生借钱给如意一家。面对着秋缎难听的责骂,如意决定把钱还给长生,自己来想办法筹钱为玉春动手术。

  • 为了能帮助如意一家,长生欲偷偷去跑船筹钱,临走之际在赶来的如意劝说下留了下来。在众多无奈之下,如意万不得已去求助父亲,可在刘家又被志谦打了出来,秉贤心疼女儿,悄悄开车前往医院把钱给了如意,并及时地救了玉春。为了化解志谦对如意的误会,秉贤也将象征刘家的手杖移交给了志谦。

  • 玉春手术出院后,如意的担子也更重了,为了这个家,她不辞辛劳地加倍忙碌着,不小心跌下山崖幸亏长生出现救了她。懂事的孩子们为了分担如意的.负担,惠慈偷偷地不去上学了,在外打工赚钱。长生也始终如一的默默地帮着如意一家。而阿凯等人趁玉春生日之际准备用喜气冲冲林家的霉运。

  • 玉春在惠慈的日记中得知家中所发生的一切,为了不拖累如意,选择悬梁自尽,被赶来庆祝她生日的长生等人救下。玉春为了不影响如意以后的幸福,她坚持如意改嫁,她不吃不喝,要挟如意一定要改嫁。而如意却不愿意改嫁,认定了玉春是她唯一的婆婆。

  • 玉春为了如意改嫁,四处为如意征婚,并在街上贴征婚广告。长生、老杜、娇娇不忍看不下便去阻止玉春,但都无功而返。如意拗不过玉春,便答应改嫁,但是希望能带上婆婆一起嫁,却遭到玉春拒绝。而如意也因为过度劳累而住进了医院,阿凯与娇娇暗中合计着撮合长生和如意。

  • 在阿凯和娇娇的努力下,秋缎和长生都同意娶如意,众人皆喜。却被志谦闻讯跑到林家打砸谩骂,秉贤虽及时赶来制止了志谦,却意外昏倒进了医院。医生还告知刘老爷子得了一种怪病,并希望他住院及时治疗,以防病情加重。医院里,秉贤将如意托付给了长生,希望长生以后能好好地善待如意。

  • 在众人的祝福声中,长生与如意终于喜结良缘。秋瑕更是为了如意娘家的钱财,让玉春住进了陆家最好的房间,热情地招待着如意一家。嘉东临刑前成功越狱,去寻求盛隆帮助,盛隆很意外却佯装答应。秉贤也因为家中变故之多起了疑心,猜测有人在设计陷害。

  • 正当嘉东求救盛隆的时候,盛隆露出了真面目,将毫无防范的嘉东推下山崖,欲置他于死地。更歹毒的是,秉贤中了盛隆的毒后,盛隆道出事实真相,原来他从小就认为当年詹家被火烧,造成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就是刘家老爷刘秉贤。与此同时,长生也意外发现了命悬一线的嘉东。

  • 长生发现昏迷的嘉东身上二直一带着巧霜的照片,他觉得一个如此思念妹妹的人不可能是杀害自己妹妹的凶手。他感觉到事有蹊跷。长生在秋缎的逼迫下来到刘家,却发现秉贤已经病的说不出话来,他告诉刘老爷子自己已经有了巧霜被害的线索时被盛隆听到,盛隆对其下毒手逼秉贤签产权转让书。

  • 盛隆痛打志谦来威逼秉贤签产权转让书,此时的志谦才明白家中变故的事实真相。他为了解救父亲秉贤,不得不忍辱负重,受尽盛隆的百般凌辱,甚至为盛隆洗脚。而盛隆也乘这个机会,勾结外人,将刘家的财产占为己有,自以为真的为当年惨死在大火中的父母抱了血海深仇。

  • 志谦把长生没死的消息告诉了秉贤,并且告知,自己一定会想办法救他出去。盛隆在此时接手了嘉东名下的财产。如意赶到刘家看望父亲时不知道刘家早已变故,昔日的佣人都已经换掉。小芬偷偷塞了张纸条给如意,告知盛隆已经霸占了刘家,而且秉贤与志谦都身处险境。救父计划失败的志谦,惨遭毒打。

  • 如意将奄奄一息的志谦安置在林家,志谦想起姐姐以前对自己的好,以及自己对姐姐的伤害,觉得很愧对姐姐,无颜面对林家的人,于是深夜离开了林家。如意担心弟弟在外受苦,拼命找寻,却杳无音信。乔三诬赖受志谦指使,砸了豆香轩,并将一切责任推到如意身上,秋缎逼长生与如意立刻离婚。

  • 如意带着玉春和两个小孩回到了林家。阿凯无意间在街上遇到了落魄的志谦,在众人的劝说下,志谦化解了心结并跟如意回到了林家。盛隆在父母的坟前,逼迫秉贤承认杀害他一家的罪行,并拿志谦和如意威逼他签最后的两笔土地转让书,秉贤不愿意,又遭受了一顿毒打。

  • 如意和志谦决定一起救出父亲。长生悄悄潜人刘家想救出秉贤,营救时被盛隆发现。秋缎发现后到林家大闹要如意救出长生。如意打晕志谦,决定一个人去刘家。在如意以自己的命作为交换条件下,盛隆放了长生,并利用如意再度威逼秉贤签那最后两块土地的转让书。秉贤签完转让书,盛隆欲置二人于死地。

  • 警方带着詹家大火唯一生存的证人丁强出现在了盛隆面前,他告诉了盛隆事情的真相,并规劝盛隆束手就擒。秉贤一直装病,忍受盛隆的侮辱与威逼也是想让他自己悔改。盛隆知道了这一切崩馈自尽。然而如意却被乔三趁机掳走,千钧一发之际,玉春,秋缎赶到,纠缠之中无意将乔三推下山崖,救回了如意。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