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奇探

8.4
简介:民国十四年以后,从英国留学归来的纨绔公子路垚凭借其超高智商和推理能力,被身手不凡的巡捕房探长乔楚生邀请做探案顾问,之后二人又携手正义感爆棚的女记者白幼宁组成侦探小分队,侦破了一个个看似诡谲蹊跷的命案,性格迥异的三人在乱世中坚守正义,维系社会安定。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6 / 共3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中秋月夜,大亨聂成江为了新宅乔迁大宴宾客,未曾想新宅突发了一场离奇命案。死者陈秋生为沪上知名人士,商界,期货都有涉足,酒宴微醺如厕时,其秘书何鲲与两名手下看到从镜中伸出一只持刀的手将陈秋生捅死。犯罪现场被当场封锁,巡捕房探长乔楚生第一时间率众赶往现场。探查后发现,案发现场并无任何可藏人的机关,墙面是实心的,天花板无窗,案发后亦无任何逃离现场的通道,是典型的密室杀人案。 经调查,聚会当天,曾与死者起过争执的沙逊银行经理路垚被列为重要嫌疑人抓进巡捕房。审讯过程中,这位剑桥归来的高材生凭借高超的智商迅速推理出作为旁听记者白幼宁的身份,乔楚生力邀路垚助他破解迷案。调查过程中,路垚不仅为自己洗清了嫌疑,凶案背后的真相也渐渐浮出水面.....

  • 凭着高超的侦查与推理能力,探案小组锁定犯罪者并将其绳之以法。此案引出了数年前黑帮与黑心房产商勾结,侵吞土地、残害良民的血案,三人为当年无辜惨死的村民们讨回了公道。乔楚生因破解此案在上海滩名声大振,路垚却因此失去工作,不得不与白幼宁合租公寓分担房租,二人的合租生活正式开始。 某夜,一群刚下夜班的纺织女工登上了最后一班电车,电车开到三岔路口,大雾弥漫被迫停车,附近居民听到街上传来女工的惨嚎和怪吼声,闻声望去,在迷雾中出现了巨大的身影,烟雾随即散去,数吨重的电车连同车内女工消失无踪,地面只剩巨大的脚印、鲜血和扭曲的电车铁轨。案发后,女工家属群情激愤,游行示威,要求电车公司尽快给说法。探长乔楚生为平息民怨,邀请路垚作为探案顾问,迅速展开调查。与此同时,白幼宁的父亲白启礼知晓女儿与男子合租公寓,气得掀翻桌子......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中秋月夜,大亨聂成江为了新宅乔迁大宴宾客,未曾想新宅突发了一场离奇命案。死者陈秋生为沪上知名人士,商界,期货都有涉足,酒宴微醺如厕时,其秘书何鲲与两名手下看到从镜中伸出一只持刀的手将陈秋生捅死。犯罪现场被当场封锁,巡捕房探长乔楚生第一时间率众赶往现场。探查后发现,案发现场并无任何可藏人的机关,墙面是实心的,天花板无窗,案发后亦无任何逃离现场的通道,是典型的密室杀人案。 经调查,聚会当天,曾与死者起过争执的沙逊银行经理路垚被列为重要嫌疑人抓进巡捕房。审讯过程中,这位剑桥归来的高材生凭借高超的智商迅速推理出作为旁听记者白幼宁的身份,乔楚生力邀路垚助他破解迷案。调查过程中,路垚不仅为自己洗清了嫌疑,凶案背后的真相也渐渐浮出水面.....

  • 凭着高超的侦查与推理能力,探案小组锁定犯罪者并将其绳之以法。此案引出了数年前黑帮与黑心房产商勾结,侵吞土地、残害良民的血案,三人为当年无辜惨死的村民们讨回了公道。乔楚生因破解此案在上海滩名声大振,路垚却因此失去工作,不得不与白幼宁合租公寓分担房租,二人的合租生活正式开始。 某夜,一群刚下夜班的纺织女工登上了最后一班电车,电车开到三岔路口,大雾弥漫被迫停车,附近居民听到街上传来女工的惨嚎和怪吼声,闻声望去,在迷雾中出现了巨大的身影,烟雾随即散去,数吨重的电车连同车内女工消失无踪,地面只剩巨大的脚印、鲜血和扭曲的电车铁轨。案发后,女工家属群情激愤,游行示威,要求电车公司尽快给说法。探长乔楚生为平息民怨,邀请路垚作为探案顾问,迅速展开调查。与此同时,白幼宁的父亲白启礼知晓女儿与男子合租公寓,气得掀翻桌子......

  • 路垚、乔楚生、白幼宁分别在调查中发现,电车公司背后的股东,是上海知名大亨,就在数月前,电力公司曾试图收购电车公司,几方势力在此案中互相角力,相互诟病,使一桩本不复杂的绑架案,越发扑朔迷离。最终,探案小组寻回了电车、解救人质,把试图控制电价、垄断城市交通的英国势力击退,为举步维艰的华资工业留下一线生机。 华界闸北警察厅,枪声响起,当晚值班的警察和厅长迅速赶往现场,发现户籍科沈科长在自己办公室被杀,天花板上有一个弹孔。现场有数名目击者确定,案发时大门紧闭并且从内部被反锁,窗户紧闭无任何人进出现场,又是一桩密室杀人案。为了避嫌,警察厅特意从租界邀请乔楚生小组前来查案。经过一系列调查,此案与数年前一起连环凶杀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 死者沈科长在数年前曾经破过一桩连环凶杀案,该案的杀人凶手,是一名退休的刽子手。其所杀之人都是当时曾激起民愤的恶霸,该案在当时引起了巨大轰动。侦破此案的沈科长,也因凶手落网,得到了晋升。此案发生后,路垚顺着当年的案件继续深挖,发现了疑点,顺藤摸瓜,挖出了一桩性质恶劣的警界贪腐案,揪出真凶,肃清了华界警察厅。 临近拂晓,仁济医院女医生林姜被人追踪,一路狂逃,追踪者将林姜扑倒,试图撕咬,此时,恰逢日出,阳光射下来,追踪者浑身起火,当场自燃成了灰烬。探案小组赶到现场勘查发现,该名死者满嘴犬齿,周身腐臭,血液呈现粥状凝结。随后,在租界连续发生了数起杀人案件,死者都是知名黑帮份子。本案唯一的幸存者林姜,与路垚是康桥的同窗。从康桥毕业后,她回上海从事特种药物研究,路垚在两人交流的过程中,不仅获得许多案件相关线索,也回忆起学生时代的种种往事......

  • 就在林姜险些遇害后,又连续发生了几起连环杀人事件,百姓被人为舆论煽动的惶恐度日,议论纷纷、社会各界的压力聚集在巡铺房,案件侦破迫在眉睫。此时,路垚顺着林姜这条线索,查到了之前失败的药物研发计划,并找到幸存者,最终发现隐藏在药厂背后的英国资本。为了追逐暴利,他们对药物研发施加不良影响,导致医患关系日趋紧张,直到爆发了一系列惨案。本案告破之后,路垚敏感地察觉到,一个由英国富商与政客组成的神秘组织,正如章鱼一般把触角伸到每一个有丰厚利润的领域…… 正午,年轻画家叶歌蕊在自己的画室作画,画作中是一个在烈焰中舞蹈的女性,随后,画作忽然起火,这场突如其来的神秘大火,迅速把画室化为灰烬。起火之后,数名围观者都目睹了死者在烈焰中翩翩起舞的样子......

  • 民国十四年以后,从英国留学归来的纨绔公子路垚凭借其超高智商和推理能力,被身手不凡的巡捕房探长乔楚生邀请做探案顾问,之后二人又携手正义感爆棚的女记者白幼宁组成侦探小分队,侦破了一个个看似诡谲蹊跷的命案,性格迥异的三人在乱世中坚守正义,维系社会安定。

  • 长三堂子,瑶琴在门外送客。老客人陈广之在楼上等她,瑶琴在回屋过程中,目睹了一幕惨剧,窗帘内,陈广之身影一晃,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提起,悠荡几下便悬在半空,不再动弹。进屋后发现,死者被吊于房梁,一个“孽”字刻在眉心,鲜血渗出,沿内眼角缓缓流下。探案小组赶到现场后,排查了所有进出的通道,发现犯罪现场门窗紧闭,而且案发当时,房前屋后都有人在,雨后的泥地上没留任何出逃痕迹。 死者的身份,是名震上海滩的刻瓷师。调查后得知,死者与几位同行都发生过冲突,有犯罪动机的人不在少数。其中,以死者的师兄徐麟最为可疑。但在案发当时,徐麟正在南京开会,有数名证人可以为他做不在场证明。想将徐麟定罪,就必须先搞清楚,他到底是用什么方式同时出现在南京与上海两地的。这个瞬间漂移几百里的魔术,在路垚的精心推演下,重现众人的视野。

  • 徐麟作为一个从小学习刻瓷,并且痴迷这门传统艺术的人,并不屑于炒作,也不在乎同行们的冷嘲热讽。但是,他却无法忍受那些不择手段赚黑心钱,刻意哄抬身价、有辱师门的败类,有着发自内心的悲凉和恨意。案件过后,上海滩租借的洋人政客暗中调查出路垚惊人的身世......另一边,白启礼对路垚逐渐改观,有意将其纳入女婿人选。 夜班时分,画匠张恭与女伴偷情。忽而发现在夜色中,鲜血如有生命一般,从各条小径奔涌而去,路径尽头,是一具残缺不堪的尸体。但是在平地之上,液体是如何沿着路径按照事先指定的方向自动流淌,成为了急需解决的谜团。死者李亨利,礼顿肥皂厂聘的监工,当年曾受过白老大的资助,出国留学。与其同时,似乎有几个公司同时觊觎钟楼附近的土地,隐藏其后的资本势力,再次浮出了水面。

  • 最终,路垚找到了血液自由流动的秘密,同时,发现真凶连续杀人的隐情。一个普通人被迫使用非常手段,竭尽全力与恶势力抗争,哪怕同归于尽...... 金沙湾,一对父子在钓鱼时发现了一具女尸,经过辨认,最终确认了身份,死者在五年前落水、失踪。 道光年间,那一带经常发洪水,村民听信道士的谗言,用童女作为祭品,献给河神,死者失踪的那一带就是当年献祭所在! 死者的父亲是沪上知名富商,见到尸体,希望尽快结案,此举引发了探案小组怀疑,随后,在调查过程中发现,死者当年曾与地痞徐远相恋,密谋私奔。徐远在数年前已经被枪决,案件查到这里,线索断裂,白幼宁忽然失踪,路垚等人接到的纸条上面写明线索,冥冥之中,似乎有人在引导他们探案,步步紧逼,一路追查当年那桩失踪案的真相!

  • 路垚和乔楚生在一间破旧仓库中找到失踪已久的白幼宁,白幼宁却说自己并不是被绑架而是自愿前来。经过线索分析整理三人恍然大悟,当年失踪案的真相水落石出。封建社会,父权对自由恋爱的干涉,引发了这桩悲剧。肮脏下流的凶手即使落网,也换不回女儿的生命;父亲发自内心的忏悔,也赎不回真心少年的青春。 经历种种案件后,三人的感情越来越深厚,此时,路垚曾出入曼森俱乐部的事情引起白老大的注意,提醒乔楚生关注路垚行踪。 天色微亮,义工杨素芳走进教堂,关门时,仿佛从她身后传来一个小孩的笑声,转身,人影全无。杨素芳惊惶后退,摔倒在地,抬头时,看到大堂前方、悬在半空的十字架上,一个神父的尸体有如耶稣受难般悬挂着。案发现场没有任何装备,也没留下施工痕迹。在没有大型工程器械的前提下,没人能把一具尸体悬挂到那么高的位置,而不留下任何作案痕迹。

  • 路垚、乔楚生、白幼宁三人前后来到教堂勘查案发现场,死者叫马西莫,是本教堂的神父,生前声名狼藉,来教堂几个月,得罪了不少人,许多信徒因为他已经不来做礼拜了,副本堂神父曾多次好言规劝,希望他能弃恶从善,然而此人并没有丝毫收敛。 随着对案件调查的越来越深入,路垚发现,死者作为一个神父竟然跟一桩命案有牵连。难道是为了维护教堂的名声,大家却都对此避讳莫深吗?路垚开始更深的挖掘…… 在这个离奇的案子中,在没有证人的情况下,他们需要在八小时之内找到之前的死者、死亡时间,以及这一次的杀人手法。这是一场正义的审判,肆虐者终将受到严惩! 路垚和白幼宁参加电影的首映式,进场前,与主演高松进行了短暂的交谈。电影播完,全场亮灯,人们发现,高松腹部血肉模糊。

  • 经过验尸发现,高松的伤口从外形上似乎是达姆弹造成的,可是,在观影的时候,所有人都未曾听到任何枪声,甚至坐在高松身边的女伴也没发现任何异样。到底是什么人,能在电影公演的过程中,在众目睽睽之下,用杀伤力惊人的爆炸弹头杀死了一个大明星呢? 在反复的调查过程中,路垚发现,与死者密切相关的是女明星沈瑶光,曾被高松欺骗感情且诓钱不还。三人来到沈瑶光家中调查,得知由于高松为人不厚道,曾经得罪过许多人,导演,制片人,几乎与他接触的人,都有犯罪嫌疑。探案小组加快探案进程,最终发现,凶手一直就在他们身边,并且利用高松喜食荤腥,长期大量服用减肥药的习惯进行杀人,利用与影片中同样死法的噱头炒作话题,增加电影票房以此盈利,最终奸商被绳之以法。

  • 白启礼与曼森俱乐部首脑诺曼见面,警告其远离白幼宁及路垚,双方暗中较量、剑拔弩张。路垚利用小聪明假扮巡捕,企图骗取乔楚生发给手下的红包,被乔关入大牢,白幼宁心急如焚,不得已与父亲达成两周回家一次的约定,救出路垚并要求其调查通神会事件。 几天前,一个叫做“通神会”的组织举行升坛仪式,负责祭祀的大师展现神迹。当着数十信徒,从空中召唤通天索,顺着索具遁入云层,随后不久,半空中电闪雷鸣,大师从空中坠地,活活摔死。探案小组抵达现场,经过一番勘察,并未发现任何可以攀爬、维系绳索的机关。继续深挖,发现这个“通神会”有数十万教众,上至高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用传销的方式骗取民众钱财,对社会的影响早已深入骨髓。与此同时,路垚发现了死者家中的神秘地窖,大师可以爬上通天锁绳的秘密即将浮出水面。

  • 随着对通神会进一步的调查,一桩十几年前的纵火、绑架儿童案,浮出水面。同类型的案件,这些年屡次发生,失踪儿童由于全家被灭门,并未受到应有的重视,无人追查。为了找到当年无辜受难的孤儿,探案小组顶住各界的压力持续深挖,终于将恶贯满盈的邪恶团伙高层绳之以法。 冬夜,青龙帮大佬谭义雄溺死在自己院里的池塘之中,从门前到池塘边的雪地上,只有一串脚印,貌似自杀。经过勘查,路垚断定,这是一场内鬼作案的谋杀案。然而,谭义雄生前曾与白老大渊源极深,为了查清此案,就需要对整个青龙帮进行调查,此举必然会引发江湖动荡。在查案过程中,乔楚生和路垚分别遭到不明人士的袭击,二人险些丧命,凶手显然对他们都知根知底,前方危险重重。

  • 白幼宁从父亲口中得知,谭义雄的前两个儿子,曾在数年前被绑架、撕票。回到谭宅,继续勘查时,谭宅却忽然起了一场神秘大火,烧毁了犯罪现场的所有证据。最终,凶手落网时,众人都心生感慨,数年前的一个错误选择,会为自己带来杀身之祸,一个不起眼的小小恶念,会让整个家族灰飞烟灭。 路垚受到剑桥同窗的邀请,到圣乔治大学担任医学讲师。两人去解刨教室旁观授课,此时正在上课的解剖教室里的一个玻璃缸中,标本尸体睁着眼睛,疑似诈尸,并且被缸中液体腐蚀,迅速腐烂。死者是医学博士关玳梁,之前在学校教授传染病学。他有个弟弟,嗜赌,之前欠下了巨额赌债。与此同时,另有同学与死者起过学术纷争,大打出手。这样一来,有充分杀人嫌疑的,不只一人。

  • 深入调查后,路垚发现死者关玳梁曾主导过一次流行性脑炎的临床实验,这场实验最终以失败告终,实验过程中有患者死亡。有人在事后销毁了所有证据,试图掩盖了这场严重的医疗事故。这次事故与关玳梁结怨的相关人员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夜晚,路垚与白幼宁偷偷潜入案发现场调查,路垚发现了尸体睁眼秘密。案件一筹莫展之际,死者关玳梁的弟弟关瑁梁进入探案小组的视线......第二天,作为犯罪嫌疑人之一的刘雁声竟以同关玳梁一样的死法死在家中,案件一度陷入僵局。白幼宁通过对案件目击者也是路垚曾经的同窗的采访,了解到路垚此前的感情经历,知晓他患有亲密关系恐惧症的事实。与此同时,路垚前往作为犯罪嫌疑人之一的林霭家调查,发现了很多与贫穷女学生身份不相符的物品。

  • 路垚、乔楚生、白幼宁在深挖案件的过程中发现,林霭的弟弟多年前因病到上海治疗,关玳梁、刘雁声二人故意消极治疗导致林霭的弟弟去世,二人还花言巧语,诱骗其父捐赠弟弟的遗体,作为实验对象。在所有线索都指向林霭的时候,林霭却因家中爆炸而死,找到的只有烧焦的残骸。本以为案件已经终结,路垚却从细节中发现,那具尸体并非林霭,而是由医院丢失的实验残骸拼凑而成,乔楚生下令全城缉拿林霭。 随后,曾被捕房认定死亡的嫌疑人刘雁声,忽然出现,被缉拿归案。在重重鬼影的包围下,探案小组只能背水一战,与主导了学术腐败的利益集团斗争到底。 路垚婉拒了圣乔治大学的教职后,得知此次的邀请竟是父亲的安排,路父并不认可路垚目前探案顾问的职业,试图让他离开上海......

  • 天蒙蒙亮,树人中学副校长丁容先接到邀请,与人在玉宁塔相会。校长上塔不久司机就亲眼目睹他从塔顶摔下。丁临死前,脱口而出的话,让人怀疑他是惊吓过度、失足摔下塔的。乔楚生携路垚、白幼宁前去一探究竟,得知玉宁古塔即是五年前树人中学春游踩踏事故的发生地,而丁荣先就是当时带队教师之一,由于管理失当,踩踏事故导致一名同学坠塔死亡,此案被校方花钱摆平,家属认命。踩踏事件后,带队教师莫兰因学生坠塔事件过度内疚选择跳塔自杀,丁荣先却相安无事、步步高升。 随着深入调查,三人发现,丁校长社会关系复杂,利用校长身份,滥用职权,行贿受贿,把本是名校的树人中学搞的乌烟瘴气。之前,曾有女教师向当局举报过丁校长,却遭到跟踪恐吓,导致精神失常,疑似自尽,所有师生对不良之风敢怒不敢言。

  • 路垚在参加画展时,从一幅画作中得到启示,明白了作案手法,并锁定了犯罪嫌疑人谢臻。铁证如山,谢臻只能认罪。为了肃清贪腐、重整校风,探案小组再次重拳出击,与恶势力展开抗争,最终厘清真相,将凶手绳之以法。怀有“正义之心”却选错惩恶方法,真凶的杀人动机看似正义凛然,但终究酿成非法害命之举。 深夜,白幼宁供职的报社主编被人杀死在办公室中,又是一个密室。现场发现,主编是被自己的钢笔戳死的。主编是上海滩著名的调查记者,数年来以笔为剑四处作战,与各界大佬结下了无数梁子,遭到暗杀也是意料之中的事。经过调查发现,这桩命案与十年前的一桩歌女杀父案有关,当时作为调查记者的何主编的持续报道,使舆论哗然,歌女被就地正法。现在看来,这个案子却有很多疑点。

  • 三人继续盘查与当年案件有关的人,却个个都有不在场证明。歌女在十年前的情人楚铭,刚从法国归来,有很深的犯罪嫌疑。路垚与乔楚生前往楚铭家进行调查,提到当年之事楚铭激动万分。只有杀人动机,没有实质证据是无法进行抓捕的。乔楚生发现有人跟踪二人,将计就计把跟踪者引到深巷。跟踪者竟是白幼宁的死对头,曾经的同事童丽,她主动向二人抛出橄榄枝,愿意出高价从二人手里购买案件第一手信息,面对金钱的诱惑,路垚非常心动,而阅人无数的乔楚生却对童丽一见钟情。 后续的调查中,路垚发现了楚铭伪造不在场证明的证据。正准备前往调查,结果对方却死在家中,疑似服毒自尽。此时,路垚意识到,从一开始,他们的每一步,都被有心人算准,像是有一双眼睛随时监视他们的动向。另一方面,乔楚生在与童丽的约会十分顺利,二人对彼此都十分有好感。

  • 白幼宁看到童丽的报道后,伤心买醉与路垚大吵一架。路垚安慰并告知白幼宁,案件并非报纸所言,为得知真相二人继续返回楚铭公寓搜集证据。路垚发现,凶手杀人后布置成自杀现场,但因不了解死者生活习惯而留下破绽。另一边童丽因乔楚生提供的案件情报,在大公报立住脚跟,并约会乔楚生共进晚餐,二人情感逐渐升温。夜晚,路垚再次潜入案发现场进行调查,最终发现了凶手的作案手法和关键证据...... 作为一名记者,最重要、也最艰难的,是如何权衡客观事实与个人诉求的表达。记者的个人见解并不重要,但当他们在报上发表言论时,个人的态度、见解,就成为了报纸的态度和见解,而这些人的话,也就有了震撼社会的力量。当记者,是需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的,一旦错过了负责的时机,就只能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过完余生了。

  • 主编事件结束后,路垚父亲派蒋志卿前往上海,规劝路垚回到广州生活,路垚不从,蒋竟欲将他迷晕准备偷偷带走...... 大华舞厅,歌舞升平。上海滩大亨刘显贵搂着舞女跳舞时,身上忽然起火,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烧死。小组在现场勘查时,并没发现起火点,也没找到任何易燃之物,这场大火来得如此蹊跷。路垚与乔楚生去刘显贵家中调查时,才发现,死者的妻子金梦兰是路垚的远亲,亦是当年声名显赫的满清贵胄,路垚家族显赫的背景令乔楚生和白幼宁十分惊奇。 调查过程中,三人发现死者刘显贵菜馆的吴经理行动鬼鬼祟祟,且与金梦兰有种说不清的暧昧关系,金梦兰的各种表现也令人生疑,杀人动机直指二人。乔楚生掌握到疑似可以自燃的物品后,抓捕吴经理到巡捕房审问。

  • 刘显贵背后有英国人撑腰,与白老大有些过节,这场谋杀,江湖风传与白老大有关,为洗清嫌疑,需要尽快破案。路垚在调查中发现,当时作为满清皇族的金梦兰,与草根刘显贵的这段婚姻,似乎另有隐情。刘显贵死后,黑道众人蠢蠢欲动,准备瓜分刘手中的地盘,查案过程,探案小组始终被各方势力干扰,苦不堪言。在即将到来的江湖恶战中,谁先摸清杀人手法,就能抓住凶手,赢得先机,八小时,最后的战斗!探案小组最终锁定嫌犯金梦兰,原来在得知丈夫对自己不忠后,其蓄谋已久,最终将丈夫杀死。 圣玛利亚女中,就寝之前,从教室里传来钢琴声,随后一声枪响。附近洗澡的女生,迅速冲进教室,发现音乐老师死在钢琴前。之后查验,现场遗留的枪,和老师中的子弹上,指纹均来自一个早已死去的女生。看起来,这又是一桩复仇杀人案。

  • 白幼宁佯装成学生深入调查之后发现,死者虽为人师,却生性风流,曾与多名女性保持亲密关系,其中包括本校女老师,和数名女生。也曾因绯闻传开,导致其中一名女生饮弹自尽。作案人应该是与该名女生交好的同学之一,甚至,就在当晚冲进现场的女生之中,但线索和动机却都指向死者未婚妻方玉老师。最终的推理点就在:枪声响起后,所有女生在一分钟之内,一起冲进百米外的教室,这么短时间内,凶手是怎么同时出现在澡堂和钢琴教室这两个地方? 结案后,路垚听着《致爱丽丝》的琴声陷入沉思,虽有古话:士为知己者死,但为了知己违法杀人者,是否还能算士? 柳林公寓,浪荡子董霖与刚结识的舞女小莲私会,小莲进入浴室洗澡。董霖随后却发现小莲死在浴缸中,胸口插着匕首,满浴缸鲜血。

  • 董霖惊吓过度逃回家中。次日清晨,巡捕登门,让董霖去认人,还是那个套房,还是那个没有窗的密闭浴室中,死者居然成了董霖的太太,钱亦茹。董霖的嫌疑很快确定,但在深入调查中,发现他既无犯罪动机,亦无作案时间,他只是一个吃软饭的浪荡子。紧接着,死者钱亦茹的情人,出现在探案小组的视野之中,对方有充分的作案时间,也有犯罪动机。但是,前夜死去的舞女小莲,她的尸体又去了何方? 在柳林公寓,窗户和大门全部临街,日夜皆有行人,前台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没有后门,想把一具尸体搬出去可能性为零。找到小莲的尸体就能找到真凶,于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战斗,再次打响了。 这是一场与爱有关的谋杀,爱你,却与你无关,说起来很深情,但若因此影响对方,使其败亡,那么所谓的爱也只是狭隘自私的占有。被拒绝、被无视,亦是注定。

  • 路垚接到姐姐路淼即将抵沪的消息后慌张不已。白幼宁知道路淼来到上海是为了带路垚离开,遂半夜打电话给白老大求助,动用白家势力留住路垚,二人之间的感情似乎渐渐明朗。 清晨,墓园里大周百货的周老板独自进园祭拜,突然被一道天雷劈死。勘查现场发现,周老板手持的雨伞有引雷的可能性。但是当日并非雷雨天气,这道雷,显然并不是来自天际,以当时的科技水平,谁有能力制造足够高压的电流,把人劈死呢? 在随后的调查中发现,周家因经营不善,早已濒临破产。子女和小妾们各怀鬼胎,因家产之事内斗过很久。更是在丧礼上互相埋怨,大打出手。紧接着,探案小组发现周老板死前曾投过巨额保险,杀人动机成立。寻找重现制造天雷的办法,就成为破案的关键。

  • 路垚与白幼宁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了可以制造天雷的特斯拉项圈装置,杀人手法明朗。与此同时,试图吞并大周百货的各方势力中,再次浮现出英国人的身影。 案件破解后,白幼宁以路垚女朋友的身份与路淼见面,身为租界工部局首席董事的英国人安德森也在场,白幼宁和路淼二人为了路垚的去留剑拔弩张,三人不欢而散。回到公寓后,路垚和白幼宁交心而谈,二人的心似乎通过这次事件挨得更近了。 兴安剧院,在一次魔术表演中,著名药商沈昌在的孙子登台,钻入暗箱,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在舞台上。淞沪警察厅闸北分厅厅长江元道派人当场逮捕嫌疑人魔术师,巡捕在各处搜寻,未发现任何机关,案件陷入胶着。随后,众人在查案过程中,却遭到江元道的阻挠,路垚乔楚生心生疑惑,决定前往江元道家中一探究竟。

  • 路乔二人从江元道妻子处得知,江的女儿也被绑架了。紧接着,扯出了一桩数年前的药品案,沈昌在曾经资助过一间小学,向学生们提供自家生产的药品,说是可以提高记忆力和注意力,然而,数名学生出现了幻觉和精神分裂的症状,还有一名学生自杀。顺藤摸瓜,发现当年沈老板生产的药品来自日本,主要成分居然是主要成分居然是甲基苯丙胺。 沈的孙子,江的女儿,都被同一人绑架,从对方的态度看,几乎能确定,最终的结果是撕票。为了拯救这两个无辜的孩子,一场心急如焚的追击战就此展开。分秒必争之时,路垚准确推断出绑架者藏匿两个孩子的位置,最终带领巡捕将孩子解救。 纵观历史,几乎所有毒品,都曾被宣称为无害,被人类大规模使用。毒品造成了国家的灾难,无论在任何历史时期,禁毒,都是人类必须坚持的底线!

  • 大华舞厅,路垚偶遇在康桥读书时交往的女友邹静,因当年分手时闹得很不愉快,路垚试图躲避,结果还是与邹静碰面,二人聊起当年之事不欢而散。白幼宁得知路乔二人去舞厅参晚宴后气急败坏,前来抓包。并从乔楚生口中得知,工部局所有董事决定让路垚去苏格兰培训一年后,气愤离开。 当晚,舞厅突发剧烈爆炸,舞台上的邹颖当场被炸死,路垚受伤昏迷,现场一片狼藉。事后勘查现场,并未发现任何爆炸物,也没有火药留下的烧灼痕迹。甚至化验分析也找不到任何硝石的成分。死者邹颖,是邹静的姐姐,也是白老大的前女友,两人之前曾合伙做生意,后因不明原因闹掰,案发当晚白老大的手下曾出现在现场,意图破坏舞会,白老大有着无法推卸的犯罪嫌疑。 白幼宁认为这场爆炸是针对路垚进行,严禁其出门,并从路垚口中得知他与邹静当年分手的原因。另一方面,邹静到巡捕房请求乔楚生的保护......

  • 邹静声称手中掌握爆炸案犯罪嫌疑人的证据,让路垚乔楚生跟随自己到家中。深入调查后,探案组发现邹颖与广东商会的副会长合谋,做毒品生意,在寻找制毒窝点过程中,路垚和白幼宁遇袭,二人险些丧命。上海滩的黑帮乱成一团,各位大佬都冲上前台对峙。白老大找到以贩卖烟土为生的黄老大表明态度,黄老大提到上海滩背后英国人的势力不容小觑,上海滩看似无风无浪,实则暗藏汹涌。 随后,探案小组拼了命,摧毁了窝点,揭开了一张编织已久的制毒贩毒网。在生死关头,路垚和白幼宁也第一次意识到,其实心里早就深爱着对方,一段感情,从此刻,正式开始。 白幼宁通过线人得知,案发前一天,因邹颖想让妹妹给黄老大做妾一事,二人大吵一架。路垚前往爆炸现场调查,回到家后郁郁寡欢。他心中已知晓凶手身份,但内心却摇摆不定。

  • 邹静来到曼森俱乐部同英国人谈判,乔楚生来此抓捕爆炸案凶手,并向英国人表明希望路垚留在上海的决心。被斩断财路的英国人,已经无法忍受探案小组对他们犯罪网的屡次破坏,一场针对路垚的阴谋徐徐展开。 路垚与白幼宁的感情虽然一直受到各方的阻挠,但二人对彼此的心意越来越深。白幼宁请教闺蜜如何跟喜欢的男生相处,下定决心直面感情,主动邀请路垚看皮影戏,被不懂风情的路拒后,只好拉上乔楚生一同前往皮影戏院。在一场表演中,皮影艺人陶某,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杀死,观众迅速冲进现场,发现陶某被一根木棍穿胸而过。现场并无任何可供出入的通道,这是一场有数十证人的密室杀人。 路垚听闻前往案发现场,在回家途中遭遇埋伏,身受重伤,更奇怪的是,抢救过程中医生并未在路垚体内发现弹头,白幼宁和乔楚生一边担心路垚的生命安全,一边寻找幕后凶手。

  • 路淼来医院探望路垚,主动与白幼宁冰释前嫌,同意二人交往,但提出让二人出国移民生活的想法。白老大因女婿被袭一事与一向交好的黄老大产生嫌隙,英国人趁机向黄抛出橄榄枝,寻求合作。这时,码头的一家仓库遭遇大火,损失惨重。 出院后的路垚,继续展开对杀人案的调查,陶某之前有吸毒史,曾试图劝说剧院主人卖掉剧院,而买主是法租界黄老大的军师陈有立,乔楚生也在凶案现场发现一枚印有陈有立指纹的纽扣,陈有立被抓捕归案。路垚的前同事找上门来商讨买卖股票事宜,一向嗜钱如命的路垚在经历这么多事情后决定放弃发财机会,但银行旁边盛乐会每晚开派对的事情引起他的关注。 一桩离奇命案,慢慢演变成几个黑帮大佬的暗自角力。随后,路垚从现场留下的蛛丝马迹,推断出,此案只是用来做表面功夫,背后可能埋着更大的案子!

  • 关在巡捕房的陈有立拒不认罪,牢房外,黄老大与白老大剑拔弩张,一艘英国军舰下月即将抵港,上海滩即将大乱。乔楚生对未来忧心忡忡,路白二人表示他不是独自一人,邀请他一起前往巴黎生活。白老大认为案件仍存疑点,探案组再次前往案发现场勘查,发现案发当天本需要五人的皮影戏后台只有死者和戏院业主吴先生两人,吴先生进入探案小组的视线。 陈有立即将枪决的消息一出,路垚前往大牢想了解案件更多细节,分析出纽扣上为何会有陈有立指纹的秘密。路垚走后,英国人也来到狱中。探案小组在寻找线索时,却发现戏院附近的盛乐会买通周边的巡捕和保安,此作法耐人寻味。终于,在探案小组的坚持下,一场震惊上海的黄金大劫案浮出水面,此案的幕后老板,正是触角无处不在的英国犯罪集团。

  • 陈有立在临刑前一刻被乔楚生救下,黄白两位老大握手言和,此次事件因英国犯罪集团在中间作怪差点酿成大祸。上海滩一系列案件的发生都与这个集团有密切的关系。路垚来到曼森俱乐部,缓缓道出犯罪集团背后的阴谋。 之前的案件中有几桩案件,涉案者家中都有一些特制的报纸,那些报纸上记载了相关的作案手法,凶手通过报纸获得灵感,进行杀人。很显然,有人想用这种方式诱导别人犯罪。英国犯罪集团通过每一桩案件日进斗金,壮大了在租界的影响力。最终犯罪集团头目被英国上议院代表团带回伦敦,接受问询与调查。至此,一场酝酿已久的正邪之战,终于落下帷幕。 路垚回家后,突然改变出国移民的想法,坚持留在上海。他发现当时向自己发射麻醉剂的幕后指使是自己的亲姐姐,姐弟关系再次降至冰点。

  • 在白老大入股的医院内,一台手术正在进行时发生了爆炸,患者当场死在手术台上。患者是工部局最资深的董事哈维侯爵,迫于社会各界的压力,案件必须尽快侦破。案件一筹莫展时,哈维侯爵的太太找上门来,拿出自己为受益人的意外身亡保单,想知道侯爵死亡的死因,并丝毫不掩饰想尽快拿到保金的想法。 验尸官在验尸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无法进入死者体内的雷管装置。通过这个特殊的装置找到乔楚生手下当差的印度人萨利姆,萨利姆虽然制作炸弹,但并非此案的凶手。经过深入调查,探案组发现炸弹并非本身藏在死者体内,而是验尸官在验尸过程中偷偷放进去,而验尸官跟哈维侯爵的太太也有着某种暧昧的关系。为了知晓爆炸的秘密,路垚来到哈维侯爵的住处,与哈维太太周旋,意图了解更多真相。

  • 路垚学弟卢佑嘉奉路淼之命前来带路垚离开上海。白幼宁提议让路垚跟自己结婚,婚后路作为上海合法公民路淼就无权擅自抓人离沪,二人互表真心,路垚感人求婚,决定明日就举办婚礼。 乔楚生率领兄弟连夜筹办婚礼,上海滩媒体同行听说有人要在白记者的婚礼上抢婚,前来婚礼现场支持,白幼宁得到同行们的认可感动满满。婚礼开始前,所有宾客都被卢佑嘉带人拦在路上,六子率领兄弟们两方对峙,最终婚礼得以顺利举行。路父和姐姐得知消息后,也决定放下执念,祝福二位新人。 最终,哈维侯爵的案子顺利侦破,路白二人准备前往巴黎度蜜月,乔楚生依依不舍送别二人。船还没开离岸边时,巡捕房发来电报:法租界公董局的董事,昨夜死在金玉兰会所,死者从进去到死亡,还不到一分钟,期间没有任何人出入,死因不明......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