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时光

7.7
李校,自小深受《瑞莎》杂志的积极影响,一直渴望有一天,能成为出版社的时尚编辑。大学毕业后,她义无反顾地去东凡出版社实习,对于转正信心满满,却未成想《瑞莎》并没有空余编辑职位放出。失落的李校在公园里与一个同样情绪不高的年轻人相遇,年轻人在字里行间鼓励了李校,李校也鼓励了年轻人,爱情的种子就此埋下。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8 / 共38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受瑞莎主编阿曼达的派遣,李校到咖啡厅帮同事们买咖啡。忙乱之间,李校把一杯咖啡弄洒,咖啡洒在桌上的一叠名为《无足之豸》的书稿上。书稿的主人是青年作家周子墨。周子墨不仅没有责怪李校,还把自己手里的咖啡送给了李校,帮助李校尽快带着咖啡回了办公室。周子墨带着被咖啡渍污染了的书稿,走进东凡的文学编辑部送稿。资深文学编辑吴彧拿着脏兮兮的书稿,对“无足之豸”的书名和周子墨“脚不着地”的创作风格一通批判,并要求他回去重写。

  • 阿曼达无意中看到了夏凡偷拍的周子墨的照片,很是满意。她要求夏凡和其他编辑都带自己的男模来参加面试。而在家中如坐针毡的李校,不得不发信息给夏凡,询问有没有她转正的消息。夏凡一心苦恼如何把“仇家”周子墨带到阿曼达面前,只是草草告诉李校阿曼达对李校印象不错,而且还采用了她们准备的方案。李校心花怒放,自认为形势大好。她跑到品牌店去买自己心仪已久的编辑包。就在李校正要付款的时候,她接到了东凡出版社人事部的通知——因为职位名额有限,李校未能成功转正。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受瑞莎主编阿曼达的派遣,李校到咖啡厅帮同事们买咖啡。忙乱之间,李校把一杯咖啡弄洒,咖啡洒在桌上的一叠名为《无足之豸》的书稿上。书稿的主人是青年作家周子墨。周子墨不仅没有责怪李校,还把自己手里的咖啡送给了李校,帮助李校尽快带着咖啡回了办公室。周子墨带着被咖啡渍污染了的书稿,走进东凡的文学编辑部送稿。资深文学编辑吴彧拿着脏兮兮的书稿,对“无足之豸”的书名和周子墨“脚不着地”的创作风格一通批判,并要求他回去重写。

  • 阿曼达无意中看到了夏凡偷拍的周子墨的照片,很是满意。她要求夏凡和其他编辑都带自己的男模来参加面试。而在家中如坐针毡的李校,不得不发信息给夏凡,询问有没有她转正的消息。夏凡一心苦恼如何把“仇家”周子墨带到阿曼达面前,只是草草告诉李校阿曼达对李校印象不错,而且还采用了她们准备的方案。李校心花怒放,自认为形势大好。她跑到品牌店去买自己心仪已久的编辑包。就在李校正要付款的时候,她接到了东凡出版社人事部的通知——因为职位名额有限,李校未能成功转正。

  • 李校满心欢喜地重返瑞莎,却发现东凡出版社录取她的部门并不是瑞莎时尚杂志社,而是同属于东凡旗下的校对科。艾米和校对科主任陆文丰把李校连哄带拉地请到了校对科的办公室。不同于瑞莎高大上的办公环境,校对科在一个半地下的办公室里,狭小,阴暗,色调冷淡,还有着一群看着很古怪的校对员——主任陆文丰,满肚子小算盘;石头姐石蕾,不苟言笑,“寒气”逼人。

  • 夏凡的车胎漏了气,一个人在停车场手足无措时正好被吴彧撞见。吴彧又多了一次靠近和讨好夏凡的机会。他帮助夏凡更换轮胎,也同时提醒为了周子墨伤透脑筋的夏凡,想要拿下周子墨,一定要拿住软肋,在金钱上制约他。而一心想要创作的周子墨在无窗无光的小房间里完全无法适应。为了生计和创作,他只好来到健身房找夏凡,询问素人模特的事情。夏凡为了确保留住周子墨,把正好无处安身的周子墨带回了自己家。周子墨在夏凡家的客厅临时借宿,也在夏凡的金钱诱导下决定第二天去瑞莎影棚参加模卡拍摄。

  • 李校孤独落单,无人庆祝。一个人失落地往家走,路过沙地时,却终于遇到了正在陪包小包等一众小孩们过节的周子墨。李校再次见到这个送她“幸运玻璃球”的男孩,心里倍感温暖。二人彼此询问近况,也互相鼓舞。时间飞快,末班车都已经没有了,周子墨想送李校回家,不识趣的出租车司机却打断了二人世界。出租车带着李校走远。周子墨不想再次错过李校,他追上出租车,要了李校的电话号码。

  • 李校被《无足之豸》的书稿折磨的痛苦不堪,一怒之下她冲进文学编辑部找到吴彧索要作者联系方式。吴彧打了个小算盘,终于找到一个能帮他收拾周子墨的角色。于是,吴彧毫不犹豫地把耒阳的邮箱地址给了李校。李校认识周子墨和写《无足之豸》的耒阳,却不知这两个名字其实是一个人。下班后的李校和周子墨吃火锅,李校发现周子墨根本不吃肉,追问下才知道周子墨在做模特。热爱时尚的李校,对于眼前这位做模特的周子墨更加喜欢。

  • 李校把周子墨约到书店,想要找到耒阳原来的散文集作品《朝晖》,从而进一步了解自己的“对手”。周子墨想要搪塞未果,只好配合李校。周子墨帮助李校朗读了一篇《朝晖》里的散文,而且深度解读,让李校为之动容。李校惊叹周子墨不仅仅能做模特,还对文学有很棒的见解。二人情感升温。爱情的迅速发展反而让周子墨更加矛盾——应该把真实的自己和盘托出,还是只给对方知道自己最好的一面。

  • 李校觉得云直对幸福塔的改名自有蹊跷,于是决定继续探究。她按照书中所写,找到了素溪书坊。从素溪书坊老板的嘴里得知了云直的过往。云直在未成名之前一直住在云秀浜小镇,在素溪书坊读书写书,在桥头的市场买菜。直到自己的妻子突然病重,尚未成名的云直出书五门,束手无措。妻子去世后,云秀浜成为云直的伤心之地,他出走上海,离开了一直生活的家乡。而素溪书坊留下的除了云直的回忆,还有他的全家福,以及他开给自己儿子的书单。

  • 李校回到校对科,得知陆文丰和吴彧被出版社领导叫去谈话。她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准备独自承担责任。但是吴彧和陆文丰带回来的并不是坏消息,反而是云直回心转意,打算继续同出版社合作的好消息。云直被李校的话所感染,鼓起勇气回到了云秀浜。云直再次走进素溪书坊,和老板促膝长谈,终于打开自己对于过往的心结。李校受云直的邀请,前往云秀浜。云直把自己的过往和盘托出,幸福塔也是自己和儿子之间的情感寄托。云直不仅不再责怪李校,反而感激她让自己更加明白和从容。

  • 答谢会如期而至,李校和吴彧都拿着夏凡送的邀请函来到现场。李校在走秀中看到了模特周子墨,而吴彧告诉他,周子墨就是耒阳,写《无足之豸》的耒阳。李校惊叹自己不仅不知道周子墨就是夏凡负责的模特,而且更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通过邮件“斗争”的耒阳就是自己喜欢的周子墨。李校感到自己被深深蒙蔽,激动地冲出了答谢会现场。周子墨因为看到李校,分寸大乱,踩了女模特的裙子把女模绊倒。

  • 吴彧和陈迹大打出手的时候,李校和艾米及时赶到。从陈迹嘴里得知,他曾是吴彧负责的儿童文学作家。在一次合作中吴彧批评陈迹的文章过于冗长需做删改,陈迹却坚持不改,吴彧抽出第十三页,一句“你这种文章随便抽掉一页也照样能看”彻底激怒了陈迹,二人谈崩。跟吴彧的矛盾,让陈迹葬送了自己的写作前途,为了解心头闷气,他每次都会偷走吴彧稿件的第十三页。

  • 吴彧和陈迹一边修改,校对科一边校对,经过一夜的工作,陈迹的《破茧之旅》终于完成了校对和定版。陈迹看着自己终于要出版的书稿,为之动容。吴彧和陈迹之间的隔阂也终于化解。天亮以后李校回到面馆,却发现周子墨在面馆等了她整整一夜。周子墨告诉李校自己同瑞莎签约的事情,李校终于开心了起来。二人关系慢慢重归于好。 李校重新回到出版社,发现吴彧因为编辑《破茧之旅》加班加点的表现被出版社评为金牌员工,照片张贴在出版社大厅以示鼓励,甚至还登上了出版社内刊的专访。

  • 李校,自小深受《瑞莎》杂志的积极影响,一直渴望有一天,能成为出版社的时尚编辑。大学毕业后,她义无反顾地去东凡出版社实习,对于转正信心满满,却未成想《瑞莎》并没有空余编辑职位放出。失落的李校在公园里与一个同样情绪不高的年轻人相遇,年轻人在字里行间鼓励了李校,李校也鼓励了年轻人,爱情的种子就此埋下。

  • 李校抱着自己的东西回到面馆,接到妈妈的电话才知道自己第二天要过生日了。心力交瘁的李校,决定回老家。找不到创作灵感的周子墨又跑到便利店吃泡面,夏凡赶到告诉周子墨签约以后近期会有重要的拍摄,周子墨必须做好准备。周子墨来到校对科找李校,才知道李校辞职的事情。他跑回面馆,李校却已经回家去了。周子墨追到火车站不见李校的踪影,心急之下,他买了一张去往李校老家的火车票。拍摄马上开始,周子墨却告诉夏凡自己要出门。夏凡开车疾驰到车站,在众人面前和周子墨拉扯,却也没能拦住去意已决的周子墨。

  • 李校的爷爷情况稳定了下来。周子墨看着李校一家人争着要在医院守夜的场景,生出一丝羡慕。次日,李校带着周子墨去逛了爸爸曾经任校长、自己曾经读书的中学母校,还有以前妈妈开办的服装作坊。作坊虽然已经停业了,但是还能找到以前妈妈参考服装版样的瑞莎杂志。一来二往,周子墨更加了解了李校和李校的过往。周子墨觉得李校积极向上的性格正是因为她从小拥有一个幸福圆满的家庭。周子墨羡慕这样的李校,也更爱这样的李校。

  • 吴彧在返程的车上跟李校谈起文学意义和社会价值,惨遭李校讽刺。但是吴彧针砭时弊地指出曾俊经纪人的那一通关于曾俊如何挤出时间精心创作的夸张讲演更让他开始怀疑这本书的真正作者。甚至身边戴眼镜的助理小刘,就极其有可能是是实际执笔者。吴彧想要给夏凡去送落在他车上的笔记本,而一直找机会给夏凡道歉的李校打算给夏凡送一些自己整理的杂志,好帮助她做曾俊的专题。二人结成“送温暖、送惊喜”组合,前往夏凡家。

  • 李校找吴彧理论《曾是少年》的质量问题,没想到吴彧比她还不着急。吴彧坦言,曾俊和他的经纪人在修改书稿上产生了分歧——曾俊想要修改,经纪人却急于出书,最后他们也并没有积极配合出版社的要求去改稿。所以,吴彧也不着急推进编审和校对工作。吴彧还想说服李校理解周子墨的处境,撮合他们重归好。没想到李校并不买账,并且谴责“你们男人都是谎话连篇的骗子”。

  • 李校目睹了曾俊的真情流露,为曾俊的真实所感动。曾俊在《曾是少年》的书中加入了自己更真实的内容和对妻子的歉意与表白,作者一栏也加入了助理小刘的名字。《曾是少年》的出版风波得以平息。吴彧以李校帮助自己解决风波为由邀请李校到家里聚餐,实际上是为了撮合她和周子墨和好。吴彧和也前来聚餐的夏凡以买食材为由跑到楼下聊天,为周子墨留出时间和机会。周子墨拿出一封情感真挚的道歉信,想要求得李校原谅。

  • 吴彧帮助夏凡劝说周子墨应该接受“模特作家”的专访主题,这样不仅仅会促进他的模特事业发展,甚至还能增加《无足之豸》的销量,解决它“总印书三千册,销量一百三十七”的尴尬局面。但是一直对于自身作者身份曝光这件事很抵触的周子墨完全不接受他们的劝解。拍摄专访照片的时候,夏凡以违约金要挟周子墨,让他不得不拍了自己手捧《无足之豸》的写真。李校校对《宇璇戏剧集》,被宇璇的悲观爱情哲学影响,又联想起近日和周子墨之间的爱情纠葛,不禁伤感起来。

  • 《瑞莎副刊》销售形势一路高歌,小莫被任命为临时内容负责人,而周子墨在网络票选上战胜詹姆斯成为《瑞莎副刊》的首席男模。校对科接到一份新的校对书稿《炼爱》,作者程安野。作为一校的刘皓宸觉得这本小说的内容十分熟悉,无论人物还是情节都好像见过。李校按照刘皓宸的记忆在新芽论坛上搜索,却搜不到《炼爱》的文章。李校询问夏凡,她也有过同样的阅读经历。

  • 李校觉得他和周子墨正在渐行渐远,愈发陌生。 周子墨的人气暴增。夏凡不断接到寻求跟周子墨合作的电话;吴彧也在大街上看到周子墨的海报;周子墨走到地铁里也会被人认出、拍照。这一切都让云直有点按捺不住,他给吴彧打电话施压,要吴彧帮忙把周子墨重新拉回他正常的生活相比小莫,夏凡在收拾周子墨这件事上很是轻车熟路。她帮助小莫调教周子墨顺利完成了拍摄。拍摄结束后阿曼达给了周子墨一份TVC的合同,酬劳是十万元。

  • 李校做完了《炼爱》的二校,即使司徒嘉怡不想追求,她也仍然不甘心一个有抄袭嫌疑的作品就这么出版。李校在贴吧上发帖呼吁读者们抵制这种抄袭现象,而且还跑到了茶楼想要说服司徒嘉怡维护自己应有的权利。司徒嘉怡看到了李校的执拗,于是慢慢向她诉说了自己当年和程安野在巴黎求学和相爱的日子。那段日子虽然辛苦,但是却常常激发创作的灵感和爱情的滋生。而《光之城》正是那段日子里,他们二人创作和相爱的结果。

  • 校对员们可以带家属参加团建,李校邀请周子墨一起参加,周子墨爽快答应。周子墨陪李校去买运动鞋的时候想起了夏凡跟他说的正好周五有拍摄。刚和李校重归于好,周子墨不想再辜负李校他决定让夏凡改换拍摄日期,陪李校去参加校对科的团建,却遭到夏凡拒绝。吴彧听闻夏凡需要自然和人文景观结合的场景,正好和校对科团建的农场气质相符。吴彧决定也帮夏凡顺便解决拍摄场景的事情,一箭双雕。

  • 日落之后,湖边点起篝火,校对科一起拍下了一张全家福。陆文丰做了一次年度工作总结和表彰歪打正着的李校和一直想去文学编辑部却在校对科工作的梁子被评为优秀员工。吴彧为了活跃气氛,准备了一场烟花表演。周子墨和李校终于有了一次好好相处的机会,两人在烟花下第一次亲吻。烟花绚烂,看似欢喜的团建背后,每一个校对科员工的内心其实都是有所负担的。烟花表演的同时,夏凡接到一通疗养院打来的电话,吴彧陪夏凡离开宴席,去了疗养院。

  • 李校加班直至深夜才回到面馆。在面馆门口的路灯下有一只与人同高的大熊玩偶,原来是周子墨送的礼物。周子墨想念李校,便从拍摄现场得空溜走,带了礼物来见她。这让李校很是感动。 因为周子墨的名气迅速攀升 。《无足之豸》从滞销书变成了畅销书。东凡出版社甚至为周子墨举办了读者见面会。 吴彧对于周子墨如此变成一个畅销作者而感到不屑,也向夏凡表达自己对于周子墨写作前途的担忧。李校被陆文丰约到了一家古董店上班,让李校很是不解。

  • 李校回到家中,给吴为民写了一封长长的信。第二天她把出版社的年货和自己写的信一起交给吴为民。李校的信,一字一句都写到了吴为民的心坎儿里。吴为民读着信,潸然泪下。吴为民在十年后再次走出了古董店,走进了出版社和校对科。陆文丰拿出了吴为民之前校对过的所有书稿向大家说明了自己之前隐瞒的误会,只是为了顾及吴为民的感受。吴为民帮助李校精进了校对技能而李校也帮助吴为民彻底解开了多年的心结。

  • 周子墨在模特事业上不断进步和成功,也让他更加坚定自己的选择。周子墨跑到校对科,给李校送来了一件隆重的礼服。但是礼服刺痛了李校的心情,她觉得周子墨把礼服送到校对科有一些不妥;再加上自己现在的工作性质,也根本没有机会穿这样的礼服。所以李校提出要和周子墨去退掉礼服。周子墨和李校来到服装店退掉了礼服。退礼服时他还被店员认出,这让周子墨感到很没有面子。周子墨和李校走出服装店后争执起来。

  • 李校帮助夏凡出主意,准备梁妮要的三个新方案。李校认为拍摄风格应该按照周子墨的气质去设定,以模特的温暖来衬托品牌的冷峻色彩。但是夏凡完全不接受李校的想法。二人商量不来,李校决定直接以自己的名义出一个方案做备选,剩下的方案让夏凡自己准备。吴彧到夏凡家登门拜访,他把夏凡妈妈送给自己的戒指送还给夏凡。夏凡看到爸爸三十年前送给妈妈的戒指出现在了吴彧手上,这让她有些觉得无法接受。

  • 拯救计划”的拍摄中周子墨迟迟找不到所谓的温暖。李校帮助周子墨调整状态,把自己也融进拍摄,和周子墨手牵手一起出镜,成功感化了周子墨。众人帮助周子墨拍摄出了一组充分散发温暖的照片。 夏凡在拍摄时接到疗养院打来的电话,吴彧再次充当男友,帮助夏凡安抚了妈妈的情绪二人因为之前争吵产生的心结慢慢化解。梁妮再次来到瑞莎,看到了周子墨新拍的照片,还有照片里同时出镜的李校。

  • 周子墨因为过度节食和紧张,在拍摄完成后一下子晕倒了。周子墨在李校的房间里睡了一大觉才慢慢缓了过来。李校告诉周子墨她喜欢现在周子墨为了梦想奋斗而且慢慢有所成就的样子。二人的内心再次亲密无间。李校把自己的床让给了周子墨,周子墨暂时留在了面馆修养。 新的一天校对科所有人大吃一惊 因为陆文丰一反常态,装扮十分精致的来到了校对科上班。陆文丰的装束引得满堂起哄,而且他还向石蕾询问煲汤的方法。

  • 面对梁妮开出的条件,到底是去投奔梁妮实现人生理想,还是继续坚守在校对科和瑞莎,李校和周子墨开始左右为难。李校对于梁妮的要求是排斥的,而周子墨觉得这是李校进入时尚圈的最好机会,二人产生意见分歧。陆文丰的妻子离开上海,返回深圳。陆文丰拿出房本,想要卖掉房子帮助妻子抵债。但是卖房子事关重大,陆文丰只好找来石蕾帮他壮胆。石蕾看出了陆文丰的苦楚,陪着陆文丰到房产中介办了房子出售的手续。去意已决的周子墨来到瑞莎,向阿曼达提出自己辞职的决定,随后又到梁妮的公司从小莫手里接过了签约的合同。

  • 阿曼达在争夺周子墨一事上占了上风,作为代价,瑞莎新媒体跟梁妮合作真人秀的事情开始提上日程。瑞莎为了推广自己的新媒体平台,策划打造一档模特真人秀来打响第一炮。一方面,可以进一步提升瑞莎的影响力;另一方面,瑞莎也可以推广自己的模特和合作方。小莫走后,夏凡搬到了小莫的工位。这也代表夏凡的地位在悄然发生着变化。瑞莎解除了对周子墨的封杀,开始召回周子墨来准备模特真人秀的工作。周子墨找来两个年轻人帮他搜集资料,准备新书的写作,而新书的主题是自己的自传。

  • 真人秀比赛开始,云直看到自己的儿子已经从一个平面模特慢慢变成了抛头露面的偶像明星,周子墨正与他期望的样子渐行渐远。云直找到吴彧寻求帮助,想要挽回周子墨的未来。吴彧对周子墨也是无可奈何,只好带着云直来到面馆,找李校帮忙。云直终于告诉李校,他是周子墨的父亲。以前他把《云秀浜》交给李校校对,也是因为他看过《无足之豸》的校对笔记,被李校的认真所打动。夏凡也提前离开节目现场,被吴彧请到了面馆。云直想要李校和夏凡帮忙,阻止周子墨继续参加真人秀。云直认为,做模特,会毁掉周子墨的人生。

  • 周子墨面对云直的道歉情绪失控,他认为这是李校等人的这种安排让他颜面扫地,他气急败坏地离开了录制现场。周子墨和云直的事件迅速升温,反而有更多的商业合作找到瑞莎。夏凡应阿曼达要求,要去稳定周子墨的情绪。夏凡来到吴彧家中,吴彧告诉她周子墨并不在家。但是夏凡执意相信周子墨就在屋里。吴彧无奈之下打开周子墨的房门。房间内空空如也。吴彧质疑夏凡把云直邀请到现场的动机,批判夏凡把周子墨的家庭问题撕裂在公众面前的行为,这让他感到陌生和不齿。

  • 李校和吴彧成功把大家组织到了一起,想要用一顿火锅解开周子墨和父亲之间的隔阂。但是周子墨并不领情,他偏执的认为是身边这些人的阴谋,造成了现在的后果。进而对父亲和李校、吴彧、夏凡逐个讨伐。事与愿违,不仅周子墨和云直的事情没有解决,周子墨跟每一个人都闹僵了。云直把自己一直以来写给周子墨的家书整理成册,让吴彧帮忙拿给周子墨看,只有周子墨同意,他才会出版。吴彧觉得现在这个时候只有李校有可能完成这个任务。

  • 母亲的去世,让夏凡再次变得极端。夏凡要求吴彧别再关心自己,因为她认为感情越是浓烈,失去的时候伤害越大,她承担不起。吴彧回到出版社,发现主编和同事们都在研究一款叫做“白鲸校对”的校对软件。副总编引入了这款据说可以大大提高校对的速度和效率的校对软件,使校对科陷入了被取消的危机。主编命令吴彧把早就该调到文学编辑部的梁子调回来。陆文丰同意调动并且要求梁子当日就收拾东西到文学编辑部工作。陆文丰也把校对科的危机向校对科全员开诚布公。 李校完成了瑞莎的校对工作。

  • 一天之后,李校和同事们完成了《归来和太迟—致吾子》书稿的校对。在文学编辑部主编、许曼芳、吴彧等一众人的见证下,校对科和校对软件的校对对比结果也随后而出——校对软件的速度惊人不言而喻,但是过于机械化造成了校对软件的两处失误。在情感面前,人类还是要胜于机器。大家得出结论,想要用软件彻底取代校对科的工作目前是不可能的,校对科的危机暂时解除。但是随后校对科接到一项重大任务——一周以内完成《上海市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念册》的校对,总字数120万。

  • 刘皓宸收到一封艾米寄来的明信片。她去了南方,在一个小城市做幼儿园老师。她说自己去了那里以后,整个人都踏实了下来。刘皓宸把艾米的信拿给许曼芳,他感慨自己以前不懂得珍惜,直到失去了才发现有些人和事的珍贵。许曼芳看出了儿子的成长,也鼓励刘皓宸随心而去,去爱去喜欢。李校和周子墨加完班后来到夏凡的家里吃饭。吴彧以送稿子为由,迟迟未到。夏凡已经明了吴彧的态度,要周子墨不要再给吴彧打电话,而实际上吴彧早已经开车到了楼下。饭后周子墨把李校送回了家,二人和好如初。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