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梦开始的地方

7.2
年份: 2020
地区: 内地
简介:下溪村,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古村落。人心浮躁的下溪村近些年问题开始层出不穷,由于村里两委班子、党员干部的不作为,使得干部在群众中威信全无,导致大部份村工作进行不下去。恶性循环致使干群关系紧张、村民之间纠纷不断、村容村貌脏乱无序、老百姓收入增长缓慢,生活品质难以提升,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在此种情况下,当地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决定向下溪村派驻第一书记。毕业于名牌大学,在市委宣传部工作的年轻姑娘窦豆主动请缨。窦豆这个第一书记的首要任务就是抓党建,让村两委成为一个有凝聚力、战斗力的班子,在农村建设中真正发挥它的作用。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5 / 共45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毕业于名牌大学,在市委宣传部工作的年轻姑娘窦豆主动请缨到下溪村当第一书记。由于窦豆从小在城里长大,毫无农村经历,此番下乡的决定遭到父母和闺蜜赵晓玮的一致反对,但窦豆坚持己见要振兴下溪村。窦豆在超市买完东西正准备结账的时候,身后排队的男子江重洋突然说自己有急事。窦豆连忙让江重洋先结账。江重洋连连道谢。当窦豆来到约定好的相亲地点时,却发现江重洋在咖啡厅里跟个美女打情骂俏。窦豆震怒,上前报复江重洋,美女大骂江重洋欺骗她的感情,愤而离席。

  • 相亲大乌龙给刘湘玉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介绍人姚兰很快就杀将过来大吵大闹,刘湘玉一个劲给赔不是。窦豆着凉病情加重,刘湘玉急忙叫来村里赤脚医生杨鹊扁。可杨鹊扁的中药疗法导致窦豆病情更严重了。姚正及时出现,将窦豆送往市区医院医治。经过医生的诊治,窦豆的病情逐渐稳定。窦豆闺蜜赵晓玮闻讯赶来,性格直率的她压不住怒火,把姚正误认为是江重洋,痛批一顿。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毕业于名牌大学,在市委宣传部工作的年轻姑娘窦豆主动请缨到下溪村当第一书记。由于窦豆从小在城里长大,毫无农村经历,此番下乡的决定遭到父母和闺蜜赵晓玮的一致反对,但窦豆坚持己见要振兴下溪村。窦豆在超市买完东西正准备结账的时候,身后排队的男子江重洋突然说自己有急事。窦豆连忙让江重洋先结账。江重洋连连道谢。当窦豆来到约定好的相亲地点时,却发现江重洋在咖啡厅里跟个美女打情骂俏。窦豆震怒,上前报复江重洋,美女大骂江重洋欺骗她的感情,愤而离席。

  • 相亲大乌龙给刘湘玉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介绍人姚兰很快就杀将过来大吵大闹,刘湘玉一个劲给赔不是。窦豆着凉病情加重,刘湘玉急忙叫来村里赤脚医生杨鹊扁。可杨鹊扁的中药疗法导致窦豆病情更严重了。姚正及时出现,将窦豆送往市区医院医治。经过医生的诊治,窦豆的病情逐渐稳定。窦豆闺蜜赵晓玮闻讯赶来,性格直率的她压不住怒火,把姚正误认为是江重洋,痛批一顿。

  • 窦豆意外撞见江重洋带着刘世玉私自掩埋死猪,以此威胁江重洋帮助自己调查偷树。江重洋被迫答应。村会计郑书明递交给窦豆所收的今年的农村医疗保险费用,以及统计表。但窦豆注意到一个问题,老会计郑书明一家四口没有被纳入医保之中。郑书明解释儿子郑孝青认为医保没有太大用处,一年白交那么多钱,尽管江重洋也曾反复劝过,但儿子根本听不进去,自己拿他也没办法。窦豆耐心给郑孝青讲解农村医保的重要性。但郑孝青十分强硬,根本不买账。

  • 关键时刻江重洋出现,称如果去公安局报案,郑孝青肯定要吃牢饭,因为他已经掌握郑孝青偷树的证据。郑孝青被吓住了,开始变怂,并自觉交上医保的钱。在窦豆的要求下,郑孝青给父亲赔礼道歉。江有田匆匆跑上山来寻找窦豆帮助。原来江有田的女婿姚正承包的养殖区因绿藻泛滥导致死鱼频生,而且有蔓延到水库生态环保区的极高风险。窦豆丝毫不敢马虎,立即通过关系找到省里的农科院,请求帮助。农科院领导对此事也高度重视,很快决定派博士生周莫前往下溪村现场考察。姚正感激涕零,极力称赞窦豆是下溪村的救星。

  • 这让姚正万分欣喜,摆宴感谢窦豆和周莫。周莫几杯酒下肚,陶醉在被捧上天的气氛里,向众人表示自己做的事都是应该的,只要下溪村人民需要他义不容辞。周莫功成身退准备离开下溪村,结果却被农科院领导要求留在下溪村当科技特派员。而这一切,都是窦豆向农科院申请的结果。这让周莫找到窦豆大发雷霆,斥责窦豆自作主张,毁自己的前途。但窦豆以为周莫是真的喜欢这里,她拿出那天宴席拍的视频,视频中周莫激昂慷慨,信誓旦旦宣称“只要下溪村需要他义不容辞”。周莫万分无奈地被迫留在了下溪村。

  • 姚正儿子姚星和皮皮在河边吵架,被路过的窦豆遇见劝架。皮皮生气离开,窦豆来到皮皮家想要安慰皮皮,却意外得知皮皮家没有低保户,而江有田却享受着低保的待遇。皮皮认为姚星家欺负他们。窦豆找到姚正,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希望姚正能让老丈人江有田主动放弃这个低保户的名额。姚正满口答应,但当二人找到江有田商量此事时,江有田却极其顽固,坚决不肯将嘴里的食吐出来。窦豆希望姚正能帮忙劝一劝,但姚正表面上是帮窦豆,其实却跟老丈人两个玩起了双簧,愣是将江有田享受低保一事论证得合情合理。

  • 窦豆为了振兴下溪村,开始挨家挨户询问村民的需求,召集党员干部一起开会共商发展大计。窦豆想开发乡村旅游,可众人却各有各的私心没说两句便吵了起来……窦豆十分无奈。窦豆独自一人在村委会苦恼。江重洋见状安慰窦豆。两人开始合力一起寻找开发下溪村的项目。皇天不负有心人,美化乡村的项目即将开展。窦豆更是邀来自己的设计师闺蜜赵晓玮前来帮忙规划乡村改造。赵晓玮非常愉快的接受这个任务,并立刻启程独自来到下溪村。

  • 江重洋上山来找窦豆,窦豆一听赵晓玮被猪撞了十分担心,匆忙和江重洋一起下山,半路上却徐婶拦下。徐婶说自己找周莫帮忙除虫,可周莫却屡屡推辞,眼看着果树都快被虫吃光了,只好来找窦豆求救。窦豆和江重洋只好先带着徐婶来找周莫,周莫以自己忙于写论文为由拒绝帮忙。窦豆好言相劝无果,正当此时赵晓玮由刘湘玉和刘世玉搀扶着出现在了院子里,对着周莫一通威逼,周莫没辙只好不情不愿地跟着徐婶去果园。

  • 赵晓玮则通过种种手段威逼利诱硬是把周莫变为考察助理,逼迫周莫帮助自己查找资料。 就在一切进展顺利之时却在姚兰这碰钉子。姚兰宁愿关了工厂也不愿拆除露天厕所。乡村改造受阻,更面临资金与项目预算差额巨大的问题。窦豆对此十分忧心忡忡。赤脚医生来找窦豆,说自己儿子回来休假,他听说了村里这事,觉得应该出份力,出点钱作为筹资款。窦豆很感动,她希望见见这个年青人。然而当赤脚医生从门外将儿子领进来时,窦豆与赵晓玮赫然发现赤脚医生的儿子就是那个酒吧歌手杨树。

  • 乡村改造受阻,更面临资金与项目预算差额巨大的问题。窦豆对此十分忧心忡忡。赤脚医生来找窦豆,说自己儿子回来休假,他听说了村里这事,觉得应该出份力,出点钱作为筹资款。窦豆很感动,她希望见见这个年青人。然而当赤脚医生从门外将儿子领进来时,窦豆与赵晓玮赫然发现赤脚医生的儿子就是那个酒吧歌手杨树。当杨树正要说出酒吧一事之时,赵晓玮机智解围,让窦豆逃过一劫。然而刘世玉却误会赵晓玮和杨树的关系,闹出了乌龙。

  • 姚正却脸色一暗,来找江重洋装作无意的提及埋死猪的事。江重洋误会窦豆不诚信告诉了姚正。赵晓玮有点害怕杨鹊扁诊所里的环境,以想听杨树弹吉他唱歌为理由让杨树到院子里去。杨树尽情地在唱歌。可赵晓玮看到院子地上尽是各种动物皮在晾晒,害怕的感觉便挥之不去。赵晓玮提议杨树家可以改造下,改成类似江有田家就行。杨树一听觉得赵晓玮在嫌弃他们家,十分生气地离开了,由不得赵晓玮解释。

  • 资金的问题终于得以解决。姚正找上门来,说自己是这工程的负责人。窦豆和江重洋十分错愕。姚正这才解释说招标的公司是自己的妹夫。窦豆对姚正这种“暗箱操作”的行为有点反感,赵晓玮却劝窦豆只好做好监督工作,应该没什么问题。窦豆再三考虑,最终答应。美化乡村的工程历经周折得以正式启动。窦豆准备了个开工剪彩仪式,村民们纷纷赶来围观。

  • 下但这事却越闹越大,姚兰以此到周莫单位市农科院状告周莫失职。农科院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表态一定严惩周莫。市委书记得知此事把窦豆叫回来大骂一通。宣传部的同事告诉窦豆,如果下溪村的改造工程能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加班加点完工,就能赶上有个最美乡村的评选活动。窦豆要监工又要想方设法要保全周莫,分身乏术。江重洋则一改不作为状态,毛遂自荐要帮忙监督工程,严抓质量。窦豆对江重洋又有了改观。两人僵持的关系得以改善。

  • 江重洋使出一招,作为监工开始在工程中找各种理由挑姚正的刺,姚正愤而向窦豆告状。窦豆本想斥责江重洋,却从江重洋的解释中听出江重洋的弦外之音。原来原来江重洋之所以突然间对工程这么上心,是为了对姚正正常施工百般找茬,好让姚正有求于自己。窦豆便配合江重洋唱了一出双簧。身为老江湖的姚正很快明白他们的目的是要让他说通姚兰解决姚兰婆婆自杀事件,否则工程上将会麻烦不断。工程已开工,钱已经投进去了,姚正骑虎难下,只好答应。

  • 赵晓玮跟着姚正去上溪村考察,帮着上溪村上设计工程,却被周莫提醒,若姚正也承包了上溪村,势必会耽误下溪村的进度。赵晓玮跟姚正确认,姚正再三保证。等两人回到下溪村,窦豆得知此事,十分生气。窦豆指责姚正不该三心二意,而赵晓玮却帮着姚正说话,两姐妹就此闹得不愉快。姚正来找刘湘玉,想请刘世玉去上溪村监工。刘世玉却一口回绝。谁也劝不动。

  • 美化乡村工程终于全部完工,崭新光洁的公共厕所、统一的垃圾桶、颇具设计感的绿化规划,让下溪村的面貌焕然一新。领导来下溪村视察,十分满意下溪村的改造,颁给下溪村“最美乡村”的荣誉牌匾。一切工程结束,赵晓玮也要回城了,村民们都很舍不得赵晓玮离开。赵晓玮告诉窦豆自己这次来下溪村,收获了很多,谢谢窦豆给她这次机会,让她真正成为了一名设计师。

  • 窦豆被停职,十分消沉,把自己关在卧室里。窦爸窦妈十分担心。赵晓玮急忙赶来,将窦豆拖去酒吧喝酒。江重洋则是威胁姚正写下检讨书交给市委书记,请求市委书记不要责怪窦豆,这次错不在窦豆身上。但窦豆的停职还得继续持续。江重洋和窦豆两人在超市再次重逢。江重洋看着窦豆的如此消沉的状态十分心疼,带着窦豆去兜风散心。正当窦豆的心情好转一点的时候,却接到电话说周莫和姚正打起来了。

  • 两人急忙赶回村劝架。村民们见到窦豆回来十分开心,以为窦豆复职了。窦豆却说自己是回来收拾行李的准备离开。村民们十分舍不得窦豆离开。但离别的时刻终究到来,众村民都来向窦豆送别。 下溪村受到影响客流量直线下降。村民们都忧心忡忡。皮皮十分思念窦豆,来问江重洋窦豆什么时候能回来。江重洋说一定会回来的。让皮皮等待,从皮皮这还意外得知姚正往水库里倒化肥的证据。

  • 张书记把窦豆叫到办公室,窦豆极力向张书记建议举办钓鱼大赛挽回下溪村名声。张书记看窦豆如此心系下溪村就让窦豆复职重整下溪村。窦豆回到下溪村,众人十分惊喜。窦豆便召集开会协商钓鱼大赛的事。江重洋反对,他担心窦豆再次被姚正算计。而姚正也反对,因为他觉得自己会亏本不想干,没想到此次江有田却十分硬气支持窦豆。最终窦豆得到了大多数票的支持,钓鱼大赛就此开始展开筹备。

  • 姚正各种出招想尽量避免损失。先是联合郑孝青说是水位太浅,要修个栈桥,但这栈桥得村里出钱。窦豆见招拆招,带着姚正来到简易图书柜看孩子们的日记,大家都有个美好的期许,希望村里变好了爸爸妈妈就都能回来团聚不用出去打工了。姚正这下才真正被触动到,开始全情支持钓鱼大赛。窦豆和周莫搞不定海报,只好再次求助赵晓玮。可给赵晓玮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窦豆十分担心。

  • 窦豆和江重洋便开始齐心协力想法设计拉赞助。为了四万块的赞助,江重洋被百般刁难。窦豆心疼江重洋,出面帮江重洋解围,两人合力拿到了赞助。回到村里,窦豆召集大家开会,阐述钓鱼大赛宗旨及安排事宜。全村人开始为钓鱼大赛忙碌起来,刘湘玉指导农户清扫庭院、清洁厨房,整理房间床铺,如何让客人吃得满意,住得舒服。周莫指导村民们如何选取土特产,改良制作工艺,如何包装、定价等。刘世玉拿着赵晓玮的图纸,与姚正一起在水库边组织村民修建垂钓点。赵晓玮在姚兰的工厂指导工人们生产旗帜等宣传品。

  • 窦豆父母也赶到,窦豆妈初见迎宾队伍的架式很高兴,但看着闺女辛苦的模样忍不住心疼。窦爸害怕窦妈影响女儿工作,急忙拉走,随大部队去钓鱼。窦爸老是钓不上鱼,江重洋便给窦爸支招,窦爸十分感激,可这在窦妈开来却是歪招,对江重洋没什么好评价。市委书记来到钓鱼大赛的现场,四处视察大赛情况。窦妈则去了村里闲逛,对着花朵自拍,周莫路过帮助窦豆妈拍照,两人相谈甚欢。窦豆妈还向周莫趁机打听窦豆的情况,得到的都是对窦豆的夸奖,窦豆妈心里十分得意,对文质彬彬的周莫更是有了好感。

  • 正当一切顺利发展之时,湘玉民宿也出现了“丢鱼风波”,媒体一下子再次聚焦,窦豆的心脏紧张,幸好最终虚惊一场。最终整场钓鱼大赛圆满成功,众人在小广场招待客人们吃鱼宴。领导及众钓鱼协会会长,还有媒体人士纷纷祝贺,夸赞窦豆等村干部领导有方。在场者无不表示这次的下溪村的体验非常棒。市委书记更是对这次活动热烈致辞。窦豆父母也通过一整天的钓鱼大赛对窦豆的工作有了更深的理解,更加支持窦豆当好第一书记。

  • 江有田最得意的女儿江南要从城里回来,江有田四处邀请人去家里做客吃饭。姚正邀请老书记,老书记执意不愿意去。姚正觉得自己钓鱼大赛已经开始改正了,为什么老书记还是看不上他家,老书记肯定了姚正一家对钓鱼大赛的支持,只是自己不习惯闹,让江南以后来家里看他。众人都到齐了,江南愤然指出赵晓玮就是勾引袁进的人。惊闻此消息的江有田愤然出手想打赵晓玮,没想到凳子砸在了周莫脑袋上,周莫顿时鲜血直流。

  • 朵朵的手被划伤了,带到杨鹊扁家包扎,恰逢杨树回来,多年未见的两人在此时重逢。杨鹊扁看出异样,催杨树回城里上班,杨树说以后就在民宿唱歌,不回去了。窦豆追问江重洋遇到袁进的事情,想了解这件事的情况,但是江重洋觉得,这件事窦豆不好解决,也解决不了,这件事的重点不在袁进也不在江南,而是江有田,这是江有田这辈子最丢人的事。所以不管小三是不是晓玮,江有田都会把责任推到她身上,把她当成一块遮羞布。

  • 江有田一家人都劝江南复婚,江南在家里待不下去,搬来江重洋家住。窦豆和江重洋给村里拉投资,投资方希望看看民风,没想到实地考察时,正好遇到前来大闹的江有田。江有田以为是江重洋把江南骗去他那儿住,对江重洋破口大骂,投资方见势只好离去。江有田去江重洋家带江南回去。路过的老书记遇见,这才知道离婚真相的老书记,指责江有田把闺女当门面,不考虑江南的感受,江有田还是有几分忌惮老书记,只好悻悻离去,答应让江南住在这里。

  • 赵晓玮独自在家,长期不注意饮食得了急性肠胃炎,好在窦豆等人及时赶到。病床上的赵晓玮终于崩溃了,说出了袁进企图强暴她的事实。江南帮周莫打理老学校旁的试验田,遇到在这里写歌的杨树,两人回忆童年感慨颇多,回来的路上被郑孝青和老会计遇见,老会计告诫爱嚼舌根的郑孝青,千万别到处乱说,就当没看见。江重洋帮朵朵顺利的找到了幼儿园,在这之后江重洋到找袁进,告诫他想复婚,就拿出点诚意来,袁进答应给江南五十万补偿,作为交换江重洋帮助他在村里完成投资开发,一来是开发村里,二来可以经常看看江南朵朵。

  • 江南从江重洋口中得知赵晓玮险些被袁进强暴,来医院看望赵晓玮,两人敞开心扉,关系缓解。窦豆想要阻止袁进进村开发投资,但是奈何找不到合适阻拦办法,除非找到更好的的投资方。杨树也想阻止袁进开发,表示自己能找到投资方。两人一拍即合。杨树和江南见面的事情被郑孝青告诉了江有田,江有田找上门来理论。杨鹊扁脸上挂不住,也拦不住杨树,只好去求刘湘玉辞退杨树,好让他离开村里。杨树以为是江有田所为,心中不服。

  • 窦豆无法阻止袁进开发,眼看着就要村民投票了,得知此事的老书记追着江重洋打,并放下话,只要袁进进村就断绝父子关系。江重洋本来是跟湘玉吐槽,没想到湘玉记恨当年袁进矿难造成丈夫去世,也不支持开发。窦书记只能想办法在村民投票上下功夫。一圈跑下来,村民们看着眼前租金的利益,都挺赞成这件事。江有田得知赵晓玮回村了,江有田去轰他离开,没想到江南正在给赵晓玮接风。赵晓玮带来袁进公司的资料,证明袁进的公司偷工减料,服务落后,不适合开发下溪村。但是江重洋仍旧让窦豆去说服村民去。

  • 袁进和公司顺利签署投资合同,并让江有田做了项目的总协调。其实就是找个理由给他面子,给他钱。江南这边见袁进真的进村了,打算借一笔钱离开下溪村去杭州城里打工。借了一圈之后,无奈只好找到杨树。余情未了的杨树愿意倾囊相助,但是希望能和江南一起去城里,也算是给他们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江南宁愿不借钱也没有给杨树希望。没想到这些话,都被不远处的杨鹊扁听到了。

  • 众人都在村委会领油,老书记赶来想要和江重洋断绝父子关系。没想到江重反驳老书记更对不起去世的妈。 窦豆从老会计口中知道,原来在多年以前,村里没粮食,老书记弄回来杂交水稻,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水稻上,下大暴雨的时候,重洋妈妈给老书记送饭,重洋眼睁睁的看着妈妈掉进了洪水中。江有田撞见姚正和秘书有一腿,气急败坏的江有田要阻止袁进进村,但是姚正想赚工程承包钱,向着袁进说话,江有田一气之下犟着从姚正家搬出去。

  • 杨鹊扁看出来,这下江南和袁进彻底没下文了,也不再阻拦杨树和江南,甚至主动让杨树去帮着江南把老房子喷药消消毒。窦豆想要缓和老书记和江重洋的关系,自己买了个西瓜以老书记的名义送过去,但是被江重洋戳穿。另一边,赵晓玮也故技重施,给老书记以江重洋的名义买去西瓜。赵晓玮和窦豆在旁边,一边吃着西瓜,一边聊江重洋,两人一来一去处处说的就是江重洋的好。老书记早就听明白了,两人的行动丝毫没起作用。

  • 窦豆和江重洋找到袁进,想要签一个补充协议,双方约定项目建成后不作为长租使用,断袁进的后路,但是袁进咬死合同,拒不签约。两人无计可施。姚正想让世玉来帮他负责上溪村的工程项目,湘玉觉得这是袁进的项目,不想让世玉参与。无计可施的江重洋得知袁进在上溪村也有投资,两人找去上溪村,并把袁进的合同陷阱告知了上溪村村长。江重洋觉得可以已告诉别的村子实情为条件,威胁袁进解除合同。但是窦豆觉得,不能把这个作为要挟的条件,应该让别的村子有知情权。

  • 姚正找袁进对峙,并和他彻底决裂。临走时威胁他,要是不和村里解约,就把当年的矿难的事情翻出来。袁进和村里解约了,姚正反省自己之前的种种行为。在江重海忌日的时候,在坟前说出了心声,其实姚正和江重海是很好的朋友,江重海的去世,他再也没有说知心话的人。这一幕被前来上坟的湘玉姐弟看见,心中动容。合同解约,江重洋刚要喘口气,窦豆却催着江重洋赶紧找靠谱的开发商。恰好杨树以前酒吧的老板,正好想要投资一家民宿。两人去洽谈投资的路上,江重洋问窦豆喜欢什么样的男孩,窦豆说他的意中人会踩着七彩祥云来娶她,江重洋大笑,原来你喜欢孙悟空啊,窦豆回怼,反正不是猪八戒。

  • 江重洋给村里外出务工的人打电话拉投资,正在瓶颈的时候,江南想把手上的五十万,用来入股民宿。江重洋觉得这样太冒险了,但是江南认为自己要留在村里,得有自己的事业,并且希望自己要参与经营。江重洋熬拗不过江南,只好支持她的决定。江有田想在镇上开个店买桂花鸭,想找江南要些钱,江南告诉他自己已经把钱投资新民宿了,江有田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不再干涉江南的决定。

  • 江重洋和老书记在包房发生争执,虽然言辞激烈,但是大家说出了憋在心里的话,其实老书记就是希望儿子能做得更好,其实心里是认可这个儿子的。正在此时,江重洋安排好的服务员捧着花送进来,场面一度尴尬,江重洋只好把一捧玫瑰送给老书记。周博士的覆盆子研究初见成果,破学校那块试验田效果最好。江重洋对周莫好吃好喝无微不至的照顾,还开车亲自把周莫送回省城的实验室做研究。

  • 窦豆去湘玉民宿装个意见箱,只有刘世玉在。刘世玉告诉窦豆,上次听到赵晓玮和家里打电话,在那之后赵晓玮和一对中年男女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刘世玉和窦豆放心不下前去看望。到了才知道赵晓玮已经把房子卖掉了。之后两人陪着赵晓玮在路边摊喝酒,赵晓玮喝醉了,刘世玉背着他走在路上。赵晓玮想起了自己刚来下溪村的时候,也是刘世玉这样背着他,赵晓玮趴在刘世玉背上,心中一片踏实。

  • 窦书记去市里帮江重洋申请拆猪场的补贴,殊不知窦豆的这一举动被江重洋误以为和别的男人去约会了。杨树出招,马上来一场万无一失的表白。江重洋决定趁着周末不在,在家里安排一次烛光晚餐表白。没想到周莫中途回来了,江重洋只好谎称晚上家里要灭鼠,让周莫去民宿住。窦豆也想趁着今天晚上跟江重洋好好谈谈拆猪场的事情,一进门看到布置才明白过来。窦豆一提出拆猪场,江重洋立即脸色大变,把窦豆赶了出去。江重洋肚子一人喝醉了,回来拿东西的周莫,误以为江重洋中毒,村民们赶来才发现是虚惊一场。

  • 周莫接到省城公司年薪五十万的邀约。周莫表面上咨询窦豆的意见,其实是觉得自己有能力了,想借此向窦豆表白。路过的江重洋看到窦豆接过了周莫送出的玫瑰,更是雪上加霜。窦豆觉得拆猪场无望的时候,江重洋找过来,主动同意了拆猪场,窦豆欣喜之余,江重洋告诉他,拆完猪场以后,就想卸任村主任。江重洋心里清楚,猪场肯定是要拆,不过拆猪场真正的原因,是他看到窦豆和周莫的状态,觉得自己没机会了,最好的选择就是拆了猪场离开下溪村。

  • 江重洋临走前,交给老会计五千块钱。江重洋告诉老会计,这钱以后在老篾匠爷孙俩交医保和生病应急的时候拿出来用,并且别让村里知道这件事。老会计心生感动,没想到重洋临走前还想得这么细致。但是没过几天,这五千块钱就被郑孝青偷去了买了新手机。江重洋离开以后,窦豆婉拒了周莫的感情,周莫答应了城里的工作,过几天就去城里工作了。

  • 老篾匠生病了,窦豆本来想帮老篾匠把医药费付了,得知老会计已经付钱了,窦豆一脸疑惑的找老会计,这才得知事情的原委。窦豆去找郑孝青拿回五千块钱,但是郑孝青开始耍无赖找借口,还好姚正及时出手,直接从郑孝青的工钱里面扣出来五千,先给了窦豆。郑孝青不敢得罪姚正,也不敢说什么。因为村民们都去种覆盆子,姚兰工厂里没什么人来上班了,姚兰还找姚正帮忙,让帮忙介绍点人去厂里上班。

  • 周莫在省城的公司呆不习惯,加之附近的乡镇,都请他去推广覆盆子,周莫想好好把覆盆子继续推广下去,于是决定回到了下溪村。周莫提议村里办一个覆盆子加工厂,窦豆一下就想到了江重洋,正好江重洋回来以后一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事情做,这样既能有利村里江重洋也有事情做了。民宿终于开业了,但是招牌菜的竹笋还没送过来。江南去了老篾匠家才发现老篾匠晕倒在地了,还好老篾匠只是低血糖,而且发现及时。

  • 窦豆和江重洋给老年和食堂选址,两人看中了村里的老祠堂,但是唯一的问题是,老祠堂已经成了各家各户的杂物间。杨树给老会计送钱过来,但是老会计不愿出尔反尔死活不收,这一举动,更惹得郑孝青破口大骂。老会计无可奈何,只好找杨树拿回来这个钱,但是必须让杨树从之后每个月的工资里面扣。窦豆和江重洋给村民们做工作,但是谁都不想把东西搬出来。窦豆召集党员开会,想让党员带头。姚兰尤其不满,凭什么每次都是自己牺牲,党员就不是人吗?说完愤然离开。

  • 郑孝青想明白了,主动向窦豆提出想要承包老年食堂。窦豆吃过郑孝青做的饭,味道的确不错,也愿意相信郑孝青想要改变的决心,答应了把食堂承包给他。农民丰收节举办,镇上决定每个村出节目进行文艺汇演,来庆祝这个属于农民的节日。下溪村的文艺向来都是吊车尾的,加之现在村里游客多了,排练节目耽误赚钱的时间,所以大家兴致不高。

  • 窦豆两边做工作,一边让江重洋和杨建国交朋友,另一边用皮皮来说服杨建国加入,最后窦豆帮杨建国想到了做竹筒酒,还借钱给他作为启动资金,让丢了饭碗的杨建国在村里重新开始。在热烈的鞭炮声中,随着老书记铿锵有力的一声“起龙”,草龙翻腾,气宇轩昂,村民们欢聚一堂,脸上洋溢着欢乐的笑脸。窦豆在市里做工作汇报,取得了市里的高度认可。赵晓玮和刘世玉终成眷属,杨树和江南也重归于好,杨建国的酒坊生意兴隆、周莫的研究取得了重大成果。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