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9.1
重火宫前宫主重烨之女、少宫主重雪芝初入江湖,在奉天英雄大会上结识月上谷谷主上官透。因重火宫“镇宫之宝”《莲神九式》被盗,重雪芝被逐出宫并多次遭遇刺杀,一路幸得上官透照拂,两人互生情谊。重雪芝与二爹爹林畅然重逢,得知重烨当年写下两本克制《莲神九式》的秘籍,月上谷系林为拱卫重火宫而建。其后,上官透、重雪芝经历种种波折、重重误会后结为夫妻。修炼了“邪功”《莲神九式》的神秘人在江湖大肆杀戮,造成恐慌,上官透、重雪芝夫妻经历千难万险,剥开重重迷雾,揭穿为害武林的幕后黑手系重火宫大护法穆远。时穆远已练成《莲神九式》, 上官透不敌,紧要关头重雪芝告知克制《莲神九式》的要诀,夫妻二人终于扭转战局,穆远跳入深渊。至此,武林浩劫落下帷幕,江湖回归平静。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8 / 共48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五年前,重火宫的宫主重烨因练成天下第一武功“莲翼”而名震江湖,却也 因此走火入魔,错手杀死很多无辜人士。重烨自杀谢罪,将重火宫留给年幼的女 儿重雪芝。“莲翼”中的其中一卷秘笈《莲神九式》被暂存在灵剑山庄,另一卷 秘笈《芙蓉心经》留在重火宫,等着五年后的英雄大会上重新定夺归属.五年后,重雪芝即将代表重火宫出征英雄大会,天真的她信誓旦旦地表示要 夺得英雄大会头筹,拿回《莲神九式》,让“莲翼”重新属于重火宫。和她同行 的是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大护法宇文穆远及四大护法——心思缜密的大姐 姐海棠、心直口快的朱砂、擅于医术的琉璃和闷头闷脑擅制兵器的砗磲。临行前 宇文长老把《芙蓉心经》交给了重雪芝。重雪芝表示一定会为重火宫正名,为父 亲洗刷罪名。

  • 重雪芝见到夏轻眉带着的《莲神九式》十分激动,两人约定在英雄大会见。上官透受人之托,要在凶险江湖中保护重雪芝。无命买了重雪芝的丑画像拿 给上官透,上官透看后忍俊不禁。 重火宫所住的天宝客栈也正是江湖人士聚集之地。峨眉派慈忍师太、上清派 星仪道长、华山派丰城掌门等人都在此相遇。因灵剑山庄与重火宫交好,丰城暗 中请来星仪道长和慈忍师太商议如何处置两卷秘笈的归属…… 英雄大会开始,武林各派落座,手拿《莲神九式》的林奉紫师徒,与身背《芙 蓉心经》的重雪芝、穆远,则备受在场武林各派人士关注。就在比武将要开始之 际,风度翩翩的上官透带着随从无命入场,引起现场一团骚动,而林奉紫对上官 透表现出非同一般的倾慕。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五年前,重火宫的宫主重烨因练成天下第一武功“莲翼”而名震江湖,却也 因此走火入魔,错手杀死很多无辜人士。重烨自杀谢罪,将重火宫留给年幼的女 儿重雪芝。“莲翼”中的其中一卷秘笈《莲神九式》被暂存在灵剑山庄,另一卷 秘笈《芙蓉心经》留在重火宫,等着五年后的英雄大会上重新定夺归属.五年后,重雪芝即将代表重火宫出征英雄大会,天真的她信誓旦旦地表示要 夺得英雄大会头筹,拿回《莲神九式》,让“莲翼”重新属于重火宫。和她同行 的是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大护法宇文穆远及四大护法——心思缜密的大姐 姐海棠、心直口快的朱砂、擅于医术的琉璃和闷头闷脑擅制兵器的砗磲。临行前 宇文长老把《芙蓉心经》交给了重雪芝。重雪芝表示一定会为重火宫正名,为父 亲洗刷罪名。

  • 重雪芝见到夏轻眉带着的《莲神九式》十分激动,两人约定在英雄大会见。上官透受人之托,要在凶险江湖中保护重雪芝。无命买了重雪芝的丑画像拿 给上官透,上官透看后忍俊不禁。 重火宫所住的天宝客栈也正是江湖人士聚集之地。峨眉派慈忍师太、上清派 星仪道长、华山派丰城掌门等人都在此相遇。因灵剑山庄与重火宫交好,丰城暗 中请来星仪道长和慈忍师太商议如何处置两卷秘笈的归属…… 英雄大会开始,武林各派落座,手拿《莲神九式》的林奉紫师徒,与身背《芙 蓉心经》的重雪芝、穆远,则备受在场武林各派人士关注。就在比武将要开始之 际,风度翩翩的上官透带着随从无命入场,引起现场一团骚动,而林奉紫对上官 透表现出非同一般的倾慕。

  • 林奉紫想向重雪芝打听上官透的事,却没有得到答案。不过这也提醒了重雪芝,眼下正是向上官透寻求帮助的好时机。可天真无知的重雪芝不仅没有找到, 还被人骗了钱,竟然听信旁人的话,去乐坊寻找上官透。好在上官透暗中观察, 主动出现。 重雪芝通过扇子的声音猜出上官透就是救自己的人,并且灵机一动想出个办 法,通过街头小儿的画戏弄上官透,逼他承认自己的身份。无奈上官透承认自己 救过重雪芝,并答应重雪芝帮她寻找秘笈。上官透为了考验重雪芝的诚意,要求 重雪芝交出一件对自己最为重要的东西。重雪芝痛快答应。

  • 得知上官透要保护的人就是自己,重雪芝芳心萌动羞涩不已。回到客栈后, 重雪芝拿着上官透送她的花灯爱不释手。 次日,上官透从卖画小乞丐口中得知:《莲神九式》丢失当晚,银鞭门王尹 涯曾去过甪端寺。上官透将消息告诉重火宫众人,重雪芝决定前往相州调查王尹 涯的下落。 重火宫,宇文长老谋划着如何趁重雪芝不在重火宫的时候让孙子宇文穆远当 上宫主,听闻穆远去了灵剑山庄,心生一计。灵剑山庄,穆远见到庄主林纵星, 两人谈论关于《莲神九式》失窃一事,林纵星表示会帮忙寻找。夏轻眉目睹林奉 紫对上官透的爱慕,有些吃醋。

  • 符一涯带上官透与重雪芝来到密室,看到王尹涯的尸体。符一涯将师兄被暗 杀的经过告诉两人,为避免门派内乱而选择隐瞒王尹涯死讯,并暗中调查。上官 透、重雪芝无功而返。 两人回到客栈,看到卖画为生的小乞丐。重雪芝和护法们决定收留小乞丐做 重火宫弟子,上官透为他取名咕咕。夜里,重雪芝和上官透在院子里看着萤火虫 谈到人生,重雪芝对上官透表现出倾慕之意,上官透也流露出对重雪芝的期许, 希望她永远像冰晶一般洁白无瑕。

  • 上官透、重雪芝等人离开,遇到薛烈、上官筝。薛烈邀请上官透、重雪芝帮 助他们赈济灾荒。重雪芝欣然答应。薛烈亲自到达现场救援,遇险时被重雪芝所 救,薛烈对重雪芝颇为感谢。回到鲁王府之后,想要重金赏赐重雪芝,但重雪芝 没有接受。而上官透发现重雪芝受了伤,表现得十分担心。 重火宫的匠人们完成了订单,宇文长老命穆远亲自送往都尉府。宇文长老接 到海棠消息说秘笈被毁,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着,但是他还是有些不舍。 相州,上官透和重雪芝一起帮助灾民,两人感情愈发稳固。他们的善心也获 得了鲁王薛烈的赏识。重雪芝回到客栈后,上官透为其包扎伤口,重雪芝借机试 探上官透是否风流。

  • 琉璃和咕咕找到了上官透,将重雪芝的遭遇告知,上官透立刻起身去找重雪 芝。海棠回宫禀报重雪芝的遭遇并告诉宇文长老《莲神九式》已经被烧毁。穆远 含泪带尸体回宫,心痛欲绝。 实则女尸并不是重雪芝,重雪芝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小木屋中,这才得 知自己掉落悬崖后被救,猎户魏大叔、魏大娘讲述了所救的经过。上官透调查寻 找重雪芝,打听到了魏大叔处,魏大叔为保护重雪芝避而不答,而上官透却起疑 留心。 穆远怀疑到海棠,来找她对峙,海棠否认自己是叛徒。海棠回到房中回忆与 穆远的点点滴滴和自己被迫听命于宇文长老的事,潸然泪下,最后打算独自离开。 可宇文长老担心海棠会出卖自己,便暗中将她杀死,留下一封充满了忏悔的伪造 的“遗书”。

  • 重雪芝生死攸关之际,上官透临空出现,将重雪芝救下。一切说开,重雪芝 向两人道歉后便在上官透保护下返回重火宫。 重火宫,宇文穆远已经完成了继任仪式,可他毅然决定自己上任的第一件事 就是找出叛徒,给重雪芝报仇。但穆远一直为重雪芝的死而伤心,宇文长老劝他 不要萎靡不振,希望他能带领重火宫走出困境。众门派得到重雪芝身死、穆远继 位的消息,灵剑山庄派出夏轻眉去吊唁,峨眉派和华山派幸灾乐祸,而甪端寺则 默默诵经为重雪芝祈福。

  • 第二天,察觉出上官透和重雪芝关系的裘红袖提醒上官透:如果对重雪芝有 爱意不要隐瞒,若无爱意则不要辜负重雪芝对他的好感。走之前,裘红袖告诉重 雪芝上官透不会对任何人敞开心扉,提醒她不要急着表白。 上官透带重雪芝坐船来到隐秘的月上谷,并解开谜底:自己的性命和内力都 是一位前辈所赐,重雪芝猜到那位前辈就是让上官透来保护自己的人。待重雪芝 见到这位前辈,才发现那个人正是自己的二爹爹林畅然。原来,林畅然是重烨的 挚交,当年重烨自杀,林畅然伤心不已,离开重火宫。二人追忆往昔,既是感动 又是欣喜。

  • 重雪芝为上官透做汤药,想用自己的方式去照顾他,可是却弄巧成拙。 重雪芝对上官透和林畅然的相识颇为好奇,上官透便告诉她:几年前,自己 被人投毒、暗杀,是林畅然救了他,还给他吃下一个能百毒不侵的毒王丹。上官 透借这个机会让重雪芝也吃下毒王丹。重雪芝却忽然吐血。 原来重雪芝在坠崖之时受了内伤,药王给重雪芝配了药。在上官透的悉心照 料下,重雪芝的内伤很快就好了。重雪芝觉得时机已到,准备向上官透袒露心声。上官透为了让重雪芝高兴,将药王做实验的小动物都放了生。药王没了做实 验的动物,只能让上官透亲自为他尝试刚调配的药方。

  • 穆远找到月上谷,见到重雪芝欣喜万分,又对上官透试探自己感到愤怒,险 些和上官透产生争执。在林畅然的调停下,众人达成共识,不能暴露重雪芝还活 着的信息。 穆远告诉重雪芝,自己担任宫主之事是无奈之举,等回到重火宫,重雪芝还 是唯一的宫主。重雪芝也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窃取《莲神九式》的凶手。 矛盾平息,林畅然一个人站在小舟上,用音乐抚慰着谷里众人的心。重雪芝 想起来,这正是小时候父亲演奏的乐曲。而上官透还在因为伤了重雪芝的心,感 到自责、内疚,他向穆远道歉,两人达成一致。

  • 上官透心下难过,依然只得冷着重雪芝。 次日,兵器谱大会开始。洪声当着所有人的面坦白真相。原来,他早已觊觎 “莲翼” 。当年他加入重火宫,学习重火宫的独门心法。之后利用英雄大会上夏 轻眉的疏忽,偷走《莲神九式》偷偷修炼。可他知道自己的事被王尹涯发现,便 跟到相州将王尹涯打死,并栽赃给重火宫。 真相大白,众人商议如何处置撞钟僧。华山派丰城觊觎《莲神九式》,希望 留撞钟僧一命。但穆远却表示要把撞钟僧带回重火宫处置。就在众人争执不下时, 重雪芝出现。重雪芝知道一切因“莲翼”而起,便将《芙蓉心经》当着众人的面 烧毁。重雪芝此举激怒了丰城等人,丰城一掌打伤重雪芝。

  • 夜里,重雪芝找到穆远,要将宫主之位让给穆远。但穆远却拒绝了她,因为 自己承诺过要辅佐重雪芝。穆远的决心让重雪芝看到穆远的忠诚,也意识到自己 要变强大才不能辜负穆远。而宇文长老也就此放弃了为儿子报仇的想法。 上官透来到峨眉派,见到白芸师太,得知白芸师太是自己的姨娘,也得知自 己生母叫白露。多年前,有妇之夫上官行舟爱上了白露,却因为没能保护好白露, 导致了她的死亡。白露生下上官透之后便去世,上官行舟将上官透接回家。然而 住进国师府之后的上官透也未能过上和父亲团聚的生活,父亲担心养母会伤害上 官透,将幼小的上官透送到灵剑山庄学武。从此上官透和父亲之间的关系越来越 疏远。

  • 父子交谈到最后,上官行舟交出上官透生母生前留下的唯一遗物,一双虎头 鞋。上官筝得知了上官透和父亲的事,急忙赶来劝上官透原谅父亲,但上官透执 念太深,没有理睬姐姐的劝告。 重雪芝开始了闭关,穆远和三个护法来见重雪芝最后一面,希望她好好修炼。 重雪芝一边独自生活,一边苦心修炼“莲翼”。而重火宫的生活在穆远和三个护 法的照料下一如既往。 夏轻眉救下了洪声,因为他想学“莲神九式”。洪声在夏轻眉身上看到了自 己的影子,决定将“莲神九式”教给他。

  • 重雪芝带朱砂琉璃外出考察,遇见巫医火刑要烧死寒热病人,重雪芝劝说百 姓不要听信巫术。随后,重雪芝来到安平县城,看到街上十分祥和,完全不像疫 病肆虐的样子。而此时,上官透也抵达了安平县,调查着寒热病的消息。上官透和重雪芝不约而同地看到一个花灯,想起两人相处的那段经历。可两 人阴差阳错地没能见面。不过,随后两人便在住满病人的医馆相遇。时隔一年再次相逢,两人起初并没有太多言语,也没有忙着叙旧。二人从病人口中得知疫病缘起清溪村,重雪芝便命朱砂、琉璃前去调查。

  • 得知穆远病情,重雪芝立刻与上官透告别回宫。重雪芝告诉穆远,自己会找 到解药救穆远。正巧朱砂、砗磲查到一丝线索,怀疑寒热病是玄天鸿灵观所为。 重雪芝决定前往玄天鸿灵观调查寒热病,让朱砂、琉璃留下来照顾穆远。夏轻眉曾听说青鲨帮有祖传的幽泉碧水丹可解毒。夏轻眉赶到青鲨帮为林奉 紫求药却遭到刁难,夏轻眉一怒之下用“莲神九式”错杀青鲨帮帮主铁逍,盗走 神丹,救了林奉紫。为了隐瞒事实,夏轻眉谎称神丹是帮主铁逍赠给自己的。林 纵星没有怀疑,十分感激。重雪芝回到医馆,告诉上官透疫情可能和玄天鸿灵观有关,上官透不仅要一 同前往,还带上了仲涛和红袖一同前去。

  • 重雪芝回到重火宫照看穆远,与上官透依依不舍的在道口分别。丰涉也跟着 重雪芝回到重火宫,并制作了治疗寒热病的解药,穆远也因此痊愈。重雪芝命令 大家立刻将解药送往各地,帮染病的百姓们治病。 晚上,重雪芝独自喝酒,丰涉看出重雪芝是在想念上官透,安慰她不要隐藏 内心的感觉。重雪芝觉得丰涉性格爽朗,见他身世可怜,无依无靠,便让他把重 火宫当成自己的家。可没有教养的丰涉得寸进尺,开始在重火宫无拘无束、肆意 妄为。夜深了还在重雪芝房间外探头探脑,被穆远抓住。

  • 林畅然向重雪芝谈及上官透,表示上官透的内伤一直没好,希望重雪 芝能教上官透《芙蓉心经》,帮上官透恢复内力。重雪芝担心上官透,决定前往 月上谷帮他疗伤。 此时,上官透正在月上谷的温泉里疗伤。重雪芝误入疗伤温泉,颇为尴尬。 而上官透心里一直期盼重雪芝能来月上谷,见到重雪芝,上官透颇为欣喜。 随后,重雪芝开始向上官透传授《芙蓉心经》。重雪芝白日里传授武功,晚 上帮助药王配药,劳心费神,疲惫不已。上官透十分心疼,他告诉重雪芝:当初 自己拒绝重雪芝的好意,颇为后悔,自从再见重雪芝,他的心里便再也无法放下 重雪芝。可重雪芝此时心有负担,不想上官透陪她一起承担,但上官透表示自己 愿意和她一起背负骂名。

  • 夜里,上官透和重雪芝坐在月上谷的河边,看着月色。上官透表示重雪芝不 仅治好了他的伤,还治好了他的心。两人含情脉脉,互诉衷肠。 为了兑现自己对砗磲和朱砂的承诺,丰涉把砗磲和朱砂骗到一个山洞中,拿 走绳子不让两人上来。两人意识到被丰涉捉弄,但却因为这个机会对彼此坦白, 两人不仅没对丰涉生气,反而很幸福。 伤好之后,上官透带重雪芝来到花海,上官透表示自己从今以后每日都会为 重雪芝摘一束花,顺势向重雪芝表白,表示当初问重雪芝要的那件最重要的东西 就是她今后的岁月。重雪芝答应了上官透。

  • 林奉紫告诉父亲自己决定答应父亲,嫁给夏轻眉,林纵星欣喜不已。 林畅然悠哉回到月上谷,得知上官透和重雪芝已经情定终身,颇为高兴。上 官透向林畅然请示:自己不日便要带重雪芝回国师府拜见父亲,希望林畅然认可。 林畅然欣然同意。 夏轻眉与林奉紫即将订婚,向各大门派发出纳吉宴请柬。林奉紫在邀请重火 宫的同时也邀请了林畅然参加。但林纵星告诉林奉紫,林畅然是不会来的,因为 他们曾经的身份都是王爷,林纵星是五哥,林畅然是六弟,王爷见面是大忌。林 畅然提议让重雪芝前去,由上官透保护一同前往。

  • 林奉紫找到上官透,向他告白,正巧重雪芝和原双双走到房间外,听到两人 谈话。原双双急忙当着重雪芝的面,说出上官透曾经因为玷污林奉紫,才被赶出 灵剑山庄。重雪芝听信了谗言,对上官透颇为失望。上官透想要解释并挽留重雪 芝,但重雪芝的情绪完全失控。这时,穆远赶到,带着重雪芝匆匆离开。可重雪 芝刚刚离开灵剑山庄,就因为伤心过度昏倒过去。林纵星和夏轻眉赶来收拾残局,将上官透赶走。上官透斥责众人不分青红皂 白就冤枉了他,发誓再也不会踏进灵剑山庄一步,随后便伤心离去。林奉紫亲手 毁了自己的纳吉宴,也毁了她和夏轻眉的婚事,心里愧疚又失落。但比她更伤心 的人却是夏轻眉。

  • 林奉紫向夏轻眉道歉,夏轻眉却态度淡漠。丰城知道凭借华山派的力量不足 以对抗重火宫,便拉拢峨眉派一同对抗重火宫。上官透回到月上谷,对林畅然坦白了自己在灵剑山庄时期与林奉紫被林纵星 冤枉的事。一名华山派弟子忽然死在仙山英州,死因正是被“莲神九式”所杀。其他华 山弟子认为重雪芝是凶手,想让裘红袖交出重雪芝。裘红袖报了官,提刑官来后 认出了“莲神九式”,告诉裘红袖这件事朝廷会彻查到底。重雪芝收到裘红袖寄来的信,得知仙山英州的事。重火宫上下众人对此十分 不解,琉璃猜测洪声没死,重雪芝决定前往仙山英州调查清楚,为自己摆脱嫌疑。 穆远担心重雪芝安危,决定陪同前往。

  • 重雪芝等人前往仙山英州调查,恰逢快刀门掌门钱明一向裘红袖强行提亲,钱明一气势汹汹地恐吓,上官透出手将钱明一吓退。上官透和重雪芝再次见面,有些尴尬,上官透试图向重雪芝解释,但重雪芝并没有理会上官透。上官透让丰涉帮自己把琉璃骗到野外,借机与琉璃表兄妹相认,琉璃刚想离 开,上官透便告诉她其母白芸已死。琉璃回忆起慈忍以杀白芸胁迫琉璃当卧底的 往事,心中难过,对峨眉派已经心灰意冷。裘红袖创造了上官透与重雪芝见面的机会,可重雪芝还无法面对上官透,拒 绝了裘红袖的好意,并对上官透说出各自安好的违心之言。而上官透和穆远为了 重雪芝互相试探,穆远希望上官透不要再纠缠重雪芝,但上官透自然不会轻易放 弃。再三尝试后,重雪芝终于决定给上官透一个解释的机会。

  • 林奉紫与原双双也来到苏州,原双双找来华山弟子问话,得知丰漠被抓。丰 涉得知同父异母的哥哥被抓,为了保护他,将他迷晕。可不巧原双双打晕丰涉, 利用他引走穆远,借机救走丰漠。夜里,原双双设计将丰漠救走,重雪芝、穆远 懊恼。可就在这时,琉璃把重火宫有难的消息告诉重雪芝,三人急忙赶回重火宫。此时,林奉紫得知上官透也在苏州,让原双双将上官透带到客栈,点了穴。 上官透动弹不得,林奉紫借机告诉上官透当年灵剑山庄因为醉酒共度一夜,尽管 什么也没发生,却引起父亲的怨恨,自己对上官透十分愧疚。说完心里的话,林 奉紫给上官透解穴。上官透拉着林奉紫,希望她把这番话告诉重雪芝。

  • 此时,华山派和峨眉派正在全力攻打重火宫。重火宫不敌两个门派的进攻, 损失惨重。宇文长老带着朱砂、砗磲躲进大殿。丰城以为自己势在必得,拿着重 烨的牌位,想要打碎。就在这时,重雪芝及时赶到用“莲神九式”救下其余弟子, 赶走华山、峨眉两门派。只可惜,琉璃和慈忍师太对打时身受重伤,不治而亡。上官透想来安慰重雪 芝,但是重火宫内一片狼藉,琉璃又死了,重雪芝只能强忍泪水独自承受。丰涉听说父亲受伤,担心不已。上官透发现丰涉对丰城的消息格外关注,派无命跟踪调查。

  • 国师府,薛烈带着上官筝前来给上官行舟拜寿。上官透与薛烈下棋的时候, 薛烈过分在意武林的事,上官透与上官行舟察觉到薛烈表面好奇,但别有目的。薛烈走后,太子薛信也来给上官行舟拜寿。酒宴时,薛信再一次恳请上官透 入仕辅佐自己,而上官行舟觉得上官透需要一个朝廷的靠山,便好心劝说。没想 到上官透再一次回绝了太子的好意,还匆匆离席,令上官行舟很尴尬。上官行舟追出来质问上官透为何如此高傲,上官透表示做官会让他想起母亲 的死。父子俩还因此产生了嫌隙。 薛烈的仆人邀请上官透去趟鲁王府,上官透正准备去,却忽然收到一封书信, 便回绝了薛烈的仆人。

  • 重雪芝收到信,虽然感到不解,但还是带着穆远前往鲁王府。可是来了之后 才发现一起抵达的不仅有上官透,还有华山派的丰城、丰涉父子和灵剑山庄的林 纵星。重雪芝和穆远忽然意识到这件事并不简单。 薛烈宴请众人,表示他叫各位来鲁王府的目的是希望调解大家之间的关系, 希望重火宫和华山派不要再刀戈相见。现场气氛怪异,令重雪芝、上官透感到颇 为不适。重雪芝觉得薛烈不计华山派的过失,过分干预重火宫的决定,因此不愿 与丰城和好,随后便匆匆离席。 重雪芝、穆远刚离开鲁王府,丰涉也追了出来。这时,特使叫住重雪芝,称 鲁王妃要见重雪芝。重雪芝没有察觉其中的异样,便和丰涉上了马车。可没想到 两人刚上马车,便被迷烟迷倒。马车根本没回鲁王府,而是到了荒郊野岭。早已 等在野外的丰城将特使杀人灭口,绑架了重雪芝,带回华山派。

  • 上官透偷偷潜入大牢,却发现丰城、原双双带着重雪芝想要逃走,上官透 拼命阻拦,身受重伤。丰城知道上官透想救重雪芝,表示只要上官透自刎,自己 就放走重雪芝。上官透不得已,脑海中回溯了和重雪芝相识的经过,便横剑要自 杀。无命及时赶来,偷袭了丰城,阻止上官透自杀。丰城受伤,只得独自逃走。穆远闯入大门,遇到丰城。穆远问起重雪芝的下落,丰城赌气表示重雪芝已 经被自己杀了,穆远一气之下杀死了丰城。就在他悲痛之际,无命赶来告知重雪 芝已经被上官透救下。受了重伤的上官透将重雪芝交给穆远,和无命离开。

  • 为了调查更多线索确认自己的猜测,上官透来到仙山英州密室翻阅档案。他 发现薛烈一直借着调兵的名义监视武林各大门派。 穆远对重雪芝的体贴被朱砂和砗磲看在眼里,两人都希望重雪芝能接受穆 远。可重雪芝知道自己心里还一直放不下上官透。 丰漠走投无路,想起父亲曾经投靠过薛烈,只能到鲁王府拜见薛烈。可薛烈 先是因为丰城没有替自己保密感到生气,但他也知道自己眼下已经没有傀儡,便接纳了丰漠。

  • 一直在暗中观察的无命将重雪芝和穆远的遭遇告诉了上官透。上官透心急如 焚,正巧上官行舟也在场,表示他会去见兵部尚书,请他救下重雪芝和穆远。 在重雪芝和穆远行刑前一刻,朝廷的文书送到,重雪芝和穆远被秘密地释放。 两人心里很清楚,这种情况下还能救他们的只有上官透。他们也知道眼下两人已 经是朝廷的犯人,不可能再抛头露面,他们决定偷偷回到重火宫,然后隐姓埋名 隐居起来。远处,上官透偷偷跟踪着重雪芝,却不愿意露面去见重雪芝。上官透 知道以后自己的情境会很危险,不想连累重雪芝。

  • 上官透见到薛烈,上官透斥责薛烈对重火宫太过残忍。薛烈却信誓旦旦地表 示自己的计划势在必得,还强调自己即将上奏,用莫须有的罪名惩治武林各派。 上官透急忙将薛烈的打算告诉父亲,上官行舟决定给官家上书澄清事实,驳斥薛 烈。重雪芝和穆远过着田园生活,一时间忘却了江湖的烦扰。重雪芝表示说希望 自己生下来就是一个普通女孩,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可是眼下普通人的生活有了, 重雪芝的心里却一直怀念和上官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 晚上,重雪芝和穆远放天灯,穆远借机向重雪芝求婚,重雪芝默默没有做声。 穆远认定重雪芝已经答应并且兴奋不已。随后,重雪芝偶遇原双双,原双双对重 雪芝心怀愧疚,便将当年自己所犯过错坦然交代。重雪芝从她口中得知上官透和 林奉紫的事都是子虚乌有,还得知从华山派丰城手里以命相抵救下自己的人是上 官透。这些事让重雪芝内心很受触动,欲哭无泪。远处,穆远听到了二人的谈话, 穆远最后一次向重雪芝试探,得出的答案让穆远明白:他终究不能替代上官透在 重雪芝心里的位置,也知道重雪芝对上官透情深义重。

  • 上官透在太子的安排 下在狱中见到了父亲。两人深刻交流后,父与子之间的隔阂终于彻底消解。上官 透明白父亲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关心和照顾,而自己却没有满足父亲任何心愿,内 疚自己的不孝。上官透不忍心父亲枉死,上官行舟表示自己的死能救上官透和上 官筝两人,让上官透一定要做出取舍。随后,薛烈来到大牢,他威逼利诱上官行舟,让他劝说上官透不要与自己作 对,被上官行舟果断拒绝。但上官行舟求薛烈不要连累上官筝。上官透回到月上谷,却看见重雪芝早已等着自己,想和他和好。

  • 薛烈面对重雪芝的质问,告诉她自己的目的是统治武林,因为重火宫没有屈 从所以必须被他给毁掉。就在上官透等人走投无路的时候,上官筝出现,她拿着 匕首以死相逼,薛烈不得不放走上官透、重雪芝。众人赶到法场时,上官行舟已死,上官透悲痛不已。上官筝与薛烈争吵,上官筝知道薛烈害死了父亲,对他怨恨不已。薛烈安抚 完上官筝,依然对放走上官透耿耿于怀。重雪芝和上官透回到月上谷商议接下来的应对之策。重雪芝忽然昏迷不醒, 经过调查,上官透得知重雪芝中了玄衣武士的“毋色功法”。这种功法可封塞习 武之人的气脉致人死亡。上官透怕重雪芝受刺激,对重雪芝刻意隐瞒,表示自己想放下一切恩怨和重雪芝共度余生。

  • 重雪芝表示自己想和上官透学古琴,上官透便教了重雪芝一首曲子,换作《心 芝》。林畅然求药无果,回到月上谷。重雪芝并不伤怀,只求能安心度过最后的 日子。 自重雪芝离开穆远身边后,穆远便一蹶不振,在他人劝说下,穆远振作起来。 可他当时已身无分文,于是穆远准备将随身佩剑卖掉,可是到了当铺却忽然反悔, 将剑留下。穆远卖剑的举动暴露了自己的行踪。此举传到了丰漠耳中,就在他准 备去杀了穆远的时候,鲁王的谋士却劝丰漠不要轻举妄动。因为谋士心里觉得穆 远对薛烈或许有作用。

  • 薛烈派出的谋士找到了穆远,谋士表示鲁王有意与穆远合作。可穆远并没有 理会谋士的话,谋士强调:薛烈可以让重火宫覆灭,也可以让重火宫恢复如初。 穆远还是没有理会。谋士只能将重雪芝伤病将死之事告诉穆远,说完便离开。上官透、重雪芝来到仙山英州,裘红袖得知重雪芝的事哀伤不已,但无论她 怎么劝慰,都无法让上官透的心情更好一些。上官透依旧每日为重雪芝摘花。重 雪芝趁着上官透不在之时告诉裘红袖,她有一些话请裘红袖转告上官透,就是等 自己死后,上官透一定要再找个心爱的女孩替代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

  • 夏轻眉见林奉紫彻底放下了上官透,心里宽慰,再次向她求婚,林奉紫也答 应嫁给夏轻眉。穆远来到鲁王府面见薛烈,想要拜见薛烈。薛烈明明很高兴,却故意假装有 事,等了很久才去见穆远。穆远以投靠薛烈为条件,求他交出毋色之伤的解药。 薛烈明知道没有解药,却还是痛快地将一瓶药交给穆远,骗取穆远好感。随后, 穆远找到朱砂和砗磲,两人以为穆远是来叙旧的,没想到穆远和砗磲秘密地交代 了什么。

  • 重雪芝伤愈后,和上官透在仙山英州过得清闲自在。裘红袖告诉上官透,林 纵星要召集各门派到灵剑山庄参加聚会,同时还偷偷交给上官透一封太子薛信寄 来的书信。原来薛信找上官透有要事相商。上官透知道自己不得不去,便托裘红 袖照顾好重雪芝,自己去见薛信。离开之前,上官透在重雪芝脚腕上偷偷系上一 根红绳,还留下一封信,表示自己三日之后便会回到她身边。 穆远回到薛烈身边,割破手心发誓会竭尽全力辅佐薛烈。而薛烈也答应穆远, 待自己统一了武林,便将重火宫解封,交由穆远管理。

  • 上官透当着众人的面拆穿了薛烈的阴谋,并将他犯过的罪行一一告诉大家。 一些反对薛烈的武林门派离席,大会不欢而散,薛烈劝服众人的计划也以失败告 终。薛烈气急败坏,将上官筝已经自杀的消息告诉上官透。被激怒的上官透对薛 烈出手,险些将其杀死。林纵星为了保护上官透,假装被他要挟,掩护上官透离 开。薛烈决定将上官透置于死地,派出玄衣武士去追杀上官透。 众人离开后,林纵星对夏轻眉出手,没想到夏轻眉情急之下使出“莲神九式”。 见自己的秘密暴露,夏轻眉十分自责,想要自杀。林奉紫赶来阻止,希望父亲不 要怪罪夏轻眉。但林奉紫对夏轻眉也失望透顶,夏轻眉坦言自己练《莲神九式》 只是因为内心自卑,想变得更强,让林奉紫能看得起自己。林奉紫动容。

  • 上官透死后林纵星更加愧疚,夏轻眉前来道歉,林纵星拒不接受,还批评夏 轻眉好大喜功、争强好胜。夏轻眉则拆穿师父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师徒俩发 生了激烈的争吵,林纵星情急之下要赶夏轻眉离开灵剑山庄。夏轻眉以为林纵星 看不起自己,一气之下带着林奉紫离开灵剑山庄。林奉紫想要从中调和,可无济 于事。穆远在薛烈的麾下也并非一帆风顺,同时,和穆远有杀父之仇的丰漠一直对 他虎视眈眈,提醒薛烈穆远很可能对他有二心。薛烈则劝丰漠要以大局为重,包 容穆远。

  • 夏轻眉把买的药和补品拿给林奉紫,林奉紫却隐隐觉得夏轻眉是收了薛烈的 钱,便拿出自己的镯子,让夏轻眉当掉。林奉紫的话刺痛了夏轻眉的心,他觉得 林奉紫看不起出身贫苦的自己,一气之下跑出家。林纵星一直暗中关注着林奉紫和夏轻眉,但心里赌气的他还是不愿去见林奉 紫。而薛烈知道夏轻眉迫不及待地想要练成《莲神九式》,便送给夏轻眉一副补 药,这药虽然能提升夏轻眉的功力,却也加快了他走火入魔的速度。夏轻眉终于 不再掩饰自己对权利和地位的野心。

  • 重雪芝来到仙山英州的密室查阅资料,却看到虞楚之也在里面,虞楚之急忙 解释自己只是误入这里,想看看这里的卷宗。重雪芝急忙让虞楚之离开。为了再 次确认虞楚之不是上官透,重雪芝还在深夜潜入虞楚之的房间,检查他的脖子, 却没看到上官透为救她自刎时留下的伤口。 夏轻眉离开后,林奉紫一个人的生活愈发变得窘迫。一直暗中关注女儿的林 纵星找到林奉紫,他没有拆穿林奉紫心中的失望,反而理解了林奉紫和夏轻眉。 父女俩的关系也得到了弥补。

  • 次日,重雪芝踏上对抗薛烈的旅途。正巧虞楚之也要离开,两人便一路同行。 路上,两 人边走边探讨着如何对抗。忽然,重雪芝和虞楚之遇到丰漠等人的偷袭, 丰漠用薛烈给自己的黑火炸伤了重雪芝的眼睛。危急时刻,虞楚之轻功将重雪芝 救走,带入山洞。 进入山洞后,虞楚之为重雪芝包扎受伤的眼睛。重雪芝回忆起自己和上官透 的第一次相遇。重雪芝因为眼睛受伤,凭借虞楚之使用扇子的声音和虞楚之的心 跳声确定他就是上官透。可虞楚之还是不肯承认

  • 重雪芝和上官透在追踪杀人凶手时偶遇朱砂和砗磲,原来朱砂、砗磲离开重 雪芝之后,一直不甘心,便带着其余的重火宫弟子寻找用《莲神九式》杀害武林 人士的凶手。众人推测这个凶手是夏轻眉,便决定兵分两路,重雪芝和上官透到 相州,朱砂和砗磲去灵剑山庄寻求林纵星的帮助。与此同时,夏轻眉效忠鲁王,将抓来的武林人士交给薛烈,而薛烈为了验证 黑火的威力,用黑火将这些无辜之人炸死。 重雪芝和上官透来到相州后,无意间遇到去典当首饰补贴家用的林奉紫。重 雪芝出手相助,随后和林奉紫回到她与夏轻眉生活的小屋。见到林奉紫的生活如 此落魄,重雪芝不免有些心痛

  • 由于夏轻眉的《莲神九式》已经练到了第九式,所以在战斗中占了上风。就 在重雪芝被夏轻眉狠狠打倒逼入绝境的关键时刻,重雪芝领悟到了《莲神九式》 最后三式的奥秘,在绝境中达到了“莲翼”的最高境界。最终,重雪芝反败为胜, 但她并没有伤害夏轻眉,而是劝他放下执念,回到林奉紫和林纵星身边。夏轻眉 终于回心转意,决定回到相州接林奉紫回灵剑山庄。而重雪芝决定去面对自己最 不愿面对的问题——阻止穆远。 夏轻眉刚离开云莱山,便遇见薛烈派来的玄衣武士,夏轻眉一气之下将玄衣 武士们杀死。重雪芝和上官透发现玄衣武士的尸体,意识到走火入魔的夏轻眉可 能会失控,决定去夏轻眉住处看看。

  • 月上谷,林奉紫在药王殷赐的帮助下醒来。她很感激上官透救了自己,还问 起夏轻眉的下落。上官透怕林奉紫伤心,便隐瞒了夏轻眉的死。见林奉紫安然无 恙,上官透动身去相州找重雪芝。 穆远遵照薛烈吩咐制作好全部黑火,并请他前往黑火作坊进行验收。穆远本 打算借此机会将薛烈炸死,可天性多疑的薛烈躲过了这次危机。 重雪芝暗中跟踪穆远,在黑火作坊找到了他。为了防止穆远助纣为虐,重雪 芝来到黑火作坊打算将黑火全部销毁,穆远忽然出现出手阻止。这时上官透赶来, 戳破了穆远的动机。原来,上官透早已怀疑穆远投奔薛烈是为了靠近他,借机为 重火宫报仇。至此,穆远不再隐瞒自己的目的,他投奔薛烈是假,杀他是真。是 他一直暗中给上官透、重雪芝传递消息,也是他杀了偷袭重雪芝的丰漠,他就是 那个神秘人。尽管如此,穆远依旧不愿放弃自己的计划,要孤身与薛烈对战。

  • 重火宫前宫主重烨之女、少宫主重雪芝初入江湖,在奉天英雄大会上结识月上谷谷主上官透。因重火宫“镇宫之宝”《莲神九式》被盗,重雪芝被逐出宫并多次遭遇刺杀,一路幸得上官透照拂,两人互生情谊。重雪芝与二爹爹林畅然重逢,得知重烨当年写下两本克制《莲神九式》的秘籍,月上谷系林为拱卫重火宫而建。其后,上官透、重雪芝经历种种波折、重重误会后结为夫妻。修炼了“邪功”《莲神九式》的神秘人在江湖大肆杀戮,造成恐慌,上官透、重雪芝夫妻经历千难万险,剥开重重迷雾,揭穿为害武林的幕后黑手系重火宫大护法穆远。时穆远已练成《莲神九式》, 上官透不敌,紧要关头重雪芝告知克制《莲神九式》的要诀,夫妻二人终于扭转战局,穆远跳入深渊。至此,武林浩劫落下帷幕,江湖回归平静。

  • 为了实现对父亲的承诺,上官透带着重雪芝回到破败不堪的国师府。虽然国 师已经死了,但上官透还是把心爱的人带了回来。上官透问重雪芝下一步的打算, 重雪芝心里一直放不下重火宫,表示自己要回重火宫。上官透以为重雪芝不愿意 和自己在一起,失落地看着重雪芝离开。 回重火宫路上,重雪芝回到她和穆远曾生活过的小屋,看到穆远留给自己的 一套衣服和一封信。原来穆远早就希望重雪芝嫁给上官透,希望她不再被身世牵 绊,自由自在地过一生。 最后,有了归隐之意的重雪芝将重火宫宫主之位交给了朱砂。重雪芝回到月 上谷的花海,回到守候自己的人身边。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