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嫁惹君心

8.9
居沐儿原本闲逸的生活因师父师伯音含冤枉死而瞬息万变,并因此双目失明,误打误撞之下闯入京城首富龙跃的生活中。居沐儿决心替师父昭雪沉冤,岂料接二连三的案件将二人牵扯其中。居沐儿一面查案,一面遭已婚男子逼婚,为求善了,主动提出与龙跃协议成婚。然朝夕相处中,二人渐生情愫,居沐儿不想师父的案情牵连龙家,便设计让龙跃产生误会从而休妻。事后龙跃得知真相,二人再结姻缘。随着调查深入,案情越发扑朔迷离,居沐儿险遭灭口,龙家也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二人心系彼此,却不得不为了对方暂且和离,共同对敌。当真相大白一切都尘埃落定,龙跃再次迎娶三嫁于他的居沐儿,终于幸福相拥。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18 / 共35集) 每周三至周五20点更新2集,VIP会员抢先看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京城中无人不知的巨富皇商龙二爷与居家酒铺之女居沐儿都到了适婚年纪,媒婆数次上门说媒,却屡屡遭拒。龙二爷是出了名的奸商,凡事绝不会让自己亏损分毫,故连媒婆说媒时的茶钱都算得精细。居沐儿却不同,为人处事留有余地,与人为善。偏偏是这两个性子迥然不同的人,因居沐儿前去龙家客栈送酒,而不打不相识发生了交集。琴圣师伯音早年因疯魔致使贵妃小产而逃离京城,眼下回京的消息传回,太后暗中筹划欲与师伯音相见,便让龙跃安排于天下第一楼接头。龙跃心中因太后选了与龙家客栈对立的天下第一楼而不悦,故意假公济私在安排布署之际偷偷取经,令朱富无法拒绝。当龙跃大费周章安排妥当时,师伯音并未出现,前来奏琴者竟是与自己有口舌之争的居沐儿。龙跃不懂琴音,想要将居沐儿驱逐,不想她却是太后要见之人,因此反被居沐儿嘲笑不通音律。

  • 龙腾为首的乌金卫闯入龙家客栈调查师伯音一事,龙跃对大哥大公无私的举动深感头疼,但经龙腾提醒,龙跃惊觉居沐儿的行为尤为可疑,便告知龙腾居沐儿乃师伯音唯一的徒弟,二人关系密切,以此转移了龙腾的注意力。史泽春面见太后,想要透露师伯音回京的真正目的,却因舒贵妃的到来不得不改变说辞,以获得前唐宝藏伏羲谱想要敬献给太后为借口掩盖真相。然伏羲谱重现一事传入龙跃耳中,龙跃从中嗅出商机,暗中打点想要获得琴谱。居沐儿煽动朱富向龙跃追讨第一楼修缮费,以此逼得龙跃向她承诺,定会助她找到师伯音。居沐儿没想到堂堂龙家二爷竟会以贿赂走后门的方式混进史府,居沐儿本想入府寻到师伯音,从龙跃处方知伏羲谱正藏于史府之中。二人误打误撞躲入史泽春的书房中,无意间触碰机关寻到了伏羲谱,然龙跃不通音律,居沐儿却在旁将伏羲谱默记于心。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京城中无人不知的巨富皇商龙二爷与居家酒铺之女居沐儿都到了适婚年纪,媒婆数次上门说媒,却屡屡遭拒。龙二爷是出了名的奸商,凡事绝不会让自己亏损分毫,故连媒婆说媒时的茶钱都算得精细。居沐儿却不同,为人处事留有余地,与人为善。偏偏是这两个性子迥然不同的人,因居沐儿前去龙家客栈送酒,而不打不相识发生了交集。琴圣师伯音早年因疯魔致使贵妃小产而逃离京城,眼下回京的消息传回,太后暗中筹划欲与师伯音相见,便让龙跃安排于天下第一楼接头。龙跃心中因太后选了与龙家客栈对立的天下第一楼而不悦,故意假公济私在安排布署之际偷偷取经,令朱富无法拒绝。当龙跃大费周章安排妥当时,师伯音并未出现,前来奏琴者竟是与自己有口舌之争的居沐儿。龙跃不懂琴音,想要将居沐儿驱逐,不想她却是太后要见之人,因此反被居沐儿嘲笑不通音律。

  • 龙腾为首的乌金卫闯入龙家客栈调查师伯音一事,龙跃对大哥大公无私的举动深感头疼,但经龙腾提醒,龙跃惊觉居沐儿的行为尤为可疑,便告知龙腾居沐儿乃师伯音唯一的徒弟,二人关系密切,以此转移了龙腾的注意力。史泽春面见太后,想要透露师伯音回京的真正目的,却因舒贵妃的到来不得不改变说辞,以获得前唐宝藏伏羲谱想要敬献给太后为借口掩盖真相。然伏羲谱重现一事传入龙跃耳中,龙跃从中嗅出商机,暗中打点想要获得琴谱。居沐儿煽动朱富向龙跃追讨第一楼修缮费,以此逼得龙跃向她承诺,定会助她找到师伯音。居沐儿没想到堂堂龙家二爷竟会以贿赂走后门的方式混进史府,居沐儿本想入府寻到师伯音,从龙跃处方知伏羲谱正藏于史府之中。二人误打误撞躲入史泽春的书房中,无意间触碰机关寻到了伏羲谱,然龙跃不通音律,居沐儿却在旁将伏羲谱默记于心。

  • 龙跃前往居家酒铺拜会居沐儿,二人最终商定交换条件,居沐儿替龙跃默写琴谱,龙跃则要相助居沐儿为师伯音一案查明真相。然居沐儿对师伯音的过往一无所知,龙跃将数年前,师伯音因琴疯魔使得舒贵妃流产一事悉数相告,居沐儿难以置信,坚定师父所作所为定有其因,深信师伯音为人不会滥杀无辜。龙跃劝阻无用,只得履行承诺,助她调查真相。居老爹担心女儿吃亏,趴门缝偷听二人谈话之际,以为龙跃对居沐儿有意,误会横生。师伯音因受舒博威胁故对史家灭门一案只字不提,直到龙腾前去问话,师伯音亦未替自己辩护。龙腾发现师伯音身上有伤,怀疑他缄默不语应是另有其因,便猜测此事与坤殿有关。

  • 龙腾得知龙跃带居沐儿擅闯镇府司,回家找龙二与龙三打算兴师问罪,却因龙跃查出疑点反被他要挟,不得不同意带他一同前去验尸,以探查真相。故当云青贤送居沐儿回家时,半路便被龙跃截胡,拉着居沐儿就走。龙跃龙腾居沐儿三人一同来到停尸房验尸,发现多出的一具尸体乃是坤殿宦官,若坤殿牵扯史家一案,就预示着师伯音有望翻案,正当龙腾将疑点指向舒博时,门外顿起大火,将三人围困,龙跃舍身救居沐儿逃离,奈何证据俱毁,而居沐儿的眼疾越发严重,眼前已然一片模糊。师伯音开审前,龙腾亲赴舒府逼问舒博真相,舒博坦言自己的琴艺与剑术确实是师伯音相授,然自己对其用刑不过是替舒贵妃报丧子之仇,龙腾并未发现可疑,无功而返。镇府司内,乌金卫、坤殿以及刑部一并听审,直至问审前,师伯音从未有任何辩护,却在堂上认下罪刑,称史家灭门是他一人所为。居沐儿得知后大为震惊,闭门不出,直至云青贤登门拜访,居沐儿仍难以置信。

  • 居沐儿、龙跃二人探查之下竟发现屋后藏有密室。龙跃带着居沐儿一同入内,从残留的生活用品中断定曾在此密室中的应是一名孩童,然史泽春膝下的两个孩子皆已成年,这密室中的孩子究竟是谁,为何生不见人死未见尸,层层疑团席卷而来。入宫当差的龙腾无意中撞见舒若晨,打算送她出宫,二人言语相投,当龙腾转身之时,舒若晨透过阳光看着龙腾的背影,心中莫名悸动。被龙跃差遣前去调查史家人口的龙飞赶回,告知龙跃,半月前,史府的拳师邓教头告老还乡而躲过一劫,现居于青州,应知晓府中状况,于是龙跃与居沐儿决定亲赴青州,深入调查。临出城之际,云青贤出现将邓教头的住址交给居沐儿,龙跃见二人称呼亲切,不禁心中吃味,撇下居沐儿就走,可没等居沐儿走多久,龙跃的马车在前方等待着,本以为龙二知错就改,不想二人拉不下脸逞口舌之快再生矛盾,最终龙跃一把抱起居沐儿塞入马车,命李珂赶路。待二人赶至邓教头所在之处,发现他有事外出不在,而其所经营的客栈竟是天下第一楼分店,龙跃气不打一处来,宁可淋雨也不住朱富之店。

  • 龙跃与李珂在婢女死亡现场被当地衙役围住,恰逢乌金卫赶至,接管此事。 回家后的居沐儿被居老爹关在家中,不让她再插手案子之事。捕快至龙府传达婢女的验尸结果,龙跃便让龙飞将居沐儿请至府中,原来死者仍为处子之身,密室中孩子的身份依然成谜,史泽春想要隐藏什么仍不得而知。居沐儿来到狱中企图以史家密室从师伯音口中探出线索,师伯音却一口咬定自己有罪,而这一切全被暗处的舒博与云青贤看在眼中,云青贤为博取舒博信任,承诺若居沐儿再深入调查,必亲自动手杀之。居沐儿浑然不知云青贤的真实面目,与他分析案情之时毫无戒心,殊不知云青贤不过是想探听她所查到的讯息,实则身后早已对居沐儿暗藏杀机,但最终念及旧情没能下手。云青贤趁机故意挑拨龙家与她的关系,暗指龙家兄弟根本不愿为师伯音翻案,让居沐儿对其产生误会。而云青贤则在皇上面前参了龙腾一本,使他失去主审权,师伯音服刑事宜便落在了他的手中。龙腾虽被停职,心中却始终认为案情有疑。龙跃心生一计,决定放出已经找到史大人之子的假消息,从而引蛇出洞。而居沐儿也计划再次拜访邓教头。

  • 凤舞将来龙去脉详述,证实了小宝便是龙飞之子,一时间龙家鸡飞狗跳,一时间难以接受突然冒出的亲侄。唯独龙跃坦然接纳了凤舞母子,更灵机一动,觉得小宝正是最佳人选,便让小宝配合演戏,引出凶手。当晚,小宝于史府中引出纪艳,却发现是误会一场,然当坤殿之人赶到时,却在枯井中发现了孩童的尸体。居沐儿回到第一楼分店寻邓教头,想要问出点线索,不料,邓教头却在他们离开的第二日便已意外身亡,居沐儿深感怀疑,然此时却有杀手出现,一心想杀居沐儿灭口,所幸龙跃派了龙飞前去接应,居沐儿虽躲过一劫,但仍身负重伤。至此,龙跃与居沐儿线索全断。行刑当日,师伯音被送上断头台,由云青贤与舒博监斩。居沐儿不顾伤势,持剑来到刑场欲拼死救出师父,龙跃从人群中一眼看到居沐儿,将她禁锢在怀里。关键时刻,纪艳奉旨来此,让师伯音死前再奏一曲,师伯音看了一眼纪艳,二人勾起过往的记忆,眼中全是不舍。师伯音将所有心思全寄予琴曲之中,只望居沐儿能读懂其中深意。一曲毕,师伯音命丧当场,居沐儿不堪负荷含泪昏厥。

  • 龙飞想尽办法避免与凤舞接触,正好龙跃也打算委托凤舞母子前往居家酒铺代为照顾居沐儿。龙宝与凤舞早已一眼洞穿龙跃的心思,偏偏唯独他自己不愿承认他对居沐儿的关心早已超越了常人。居沐儿与凤舞一同为小宝挑选琴谱,却在铺子中巧遇云青贤,居沐儿本想逃避,奈何云青贤纠缠不休,居沐儿干脆与其言明,因师伯音一事,二人虽非敌人,但往后也再无朋友情谊。居沐儿言出必行,连云青贤相赠的长琴也毅然拒之门外。 龙跃备了礼想要给居沐儿送去,为了显得不唐突,便拉着停职的龙腾做掩护一同来到居家酒铺。龙腾与凤舞早已洞察龙跃的心思,他却嘴硬不认,居沐儿不愿占人便宜,推辞不下。两厢争执时,琴铺掌柜前来寻回前几日落下的玉佩,龙腾一眼认出玉佩乃是皇上御赐之物,理应是云青贤所有,掌柜告知此玉佩是云青贤为了买琴所抵,龙跃得知后,一把拿过玉佩,欲借机给云青贤扣上不敬的罪名,为龙腾出口恶气,商量之余,二人在街上巧遇被地痞流氓追打的舒若晨。龙腾为舒若晨解决了麻烦,舒若晨心动不已。

  • 舒贵妃生怕纪艳会向太后透露过往秘密,心中忐忑,然纪艳只是央求太后留下师伯音的古琴,太后念其重情,下旨将她留在身边服侍,舒贵妃心中恼恨。 云青贤为玉佩一事求见丁盛,不想丁盛为了撇清责任,先一步在皇上面前揭发了云青贤,丁盛本闭门不见,然在大女儿丁妍香的劝说下改变主意,决定拉拢云青贤,玉佩一事就此不了了之。凤舞以为居沐儿失踪,四处寻找,恰逢龙飞在街头闲晃,方知沐儿在龙府之中。在凤舞的开解下,居沐儿与龙跃对玉佩一事解开误会。当龙跃组织举家踏春时,凤舞请居沐儿一同前往,李珂看着二爷三爷拖家带口的模样,不禁感慨龙家总算好事将近。与此同时,丁府两位小姐与云青贤也于附近郊游,得知龙家在此,丁妍珊欣喜前往,却见龙跃故意与居沐儿表现出亲昵之举,丁妍珊恶言诋毁居沐儿,龙跃反讽丁妍珊相护居沐儿,凤舞与小宝见状,合计让丁妍珊当众出糗,大快人心。

  • 面对气势汹汹的丁妍珊,居沐儿不卑不亢,从容反击,使得丁妍珊灰溜溜离去。龙跃心情舒畅,为了龙飞的武林例会,忍痛决定斥资重新修缮客栈,誓要拿下此次武林例会的承办权,不再让朱富占得一丝便宜。被居沐儿呛走的丁妍珊心中愤懑不平,想要砸了居家酒铺的地窖出口恶气,居沐儿察觉有人,丁妍珊逃离之际意外打翻了酒坛,手里的火折不慎掉落,引发大火,将居沐儿围困其中。眼看火势蔓延,居沐儿就要被大火湮灭,幸亏龙跃赶到将她救下。居老爹因此事心中后怕,提出要将居沐儿留在龙府之中,龙跃一副勉为其难模样,心中早已乐开了花。事后,龙跃替居沐儿调查纵火凶手,猜测此事乃丁妍珊所为。龙飞和凤舞在外出办事途中,意外听闻江湖各大门派已收到了武林贴,自己身为盟主却全然不知。得知武林大会已改至天下第一楼举办,龙飞大怒,与凤舞速速赶回。

  • 居沐儿见龙跃如此无理,一气之下决定离开龙府。而丁妍珊面对龙跃突然的热情,受宠若惊,不想却是龙跃故意让她放松警惕,继而巧言令她自露马脚。丁妍珊这才意识到龙跃是想为居沐儿找出纵火凶手,没想到他对居沐儿已是这般相护,丁妍珊无地自容。天下第一楼即将召开武林大会,朱富至居家酒铺重金聘请居沐儿奏琴助兴,居胜本想拒绝,不料居沐儿出现却一口应下。居沐儿计划一箭三雕,既可还了龙跃收留之情,又能替龙家客栈扳回一局,还能替凤舞彻底弄清龙飞平日频频召开武林大会,究竟是处理正事还是不务正业,于是,居沐儿与凤舞私下共商计策。舒若晨忍不住想要亲眼一睹皇上真容,便央求龙腾带自己进宫创造机会,龙腾顿时起了捉弄之心,让舒若晨误以为德王就是皇上,舒若晨以为皇上年岁已高满心失望,龙腾却在旁沾沾自喜。

  • 云青贤率人将龙跃抓获,云青贤私下却又在居沐儿面前装好人。居沐儿深信龙跃并非凶手,但此事落在舒博手中,即便有理也无法说清。龙腾来到坤殿打算见龙跃一面问清来龙去脉,却被舒博拦下,龙腾据理力争,舒博却只道待公开审讯时,真相自会大白。堂上,舒博让海贵交代案发当晚的情形,海贵细述过往,却将朱富与龙跃的矛盾恩怨展露无遗,更将龙跃做实凶手之说。龙腾只得私下从龙跃处寻找突破口。龙跃回忆案发当晚的情形,他与朱富深夜饮酒,朱富袒露心声,一切并无异样,直到朱富醉倒,自己被人从身后袭击,根本无从所知。居沐儿担忧龙跃安危,努力回忆,想起发现朱富尸体时,周围带着香油味,或许会是案件的突破口。事后,居沐儿来到狱中探望龙跃,二人达成协议,居沐儿替龙二爷查出真凶,唯一的条件是想借龙家的免死金券一用为师伯音翻案。龙跃一口答应,只要娶居沐儿为妻,金券任凭使用,二人各取所需,当下击掌约定。

  • 海贵走投无路,只能寻求丁盛帮助,丁盛怒其不争,提醒他必须有人顶罪了结此事,海贵心生一计。次日,一名自称是朱富妻子的女子来到镇府司击鸣冤鼓,求龙腾还她公道。龙腾深感疑虑,一面让龙三继续追踪海贵那条线,一面委托舒若晨偷偷将龙跃所需的药材送入狱中。龙飞和凤舞再次寻到号称当夜跟海贵在一起的青楼女子牡丹,威逼她说出了真相,原来海贵并没有不在场证据,他是买通了牡丹为其做假证。于是,二人连日跟踪,却发现海贵除了吃喝闲逛并无异常举动,二人一无所获,看着空空荡荡的龙家,龙飞不禁感慨,只盼龙跃能无事,全家早日重聚。居沐儿与龙跃同在狱中,无人可以辨别哪里的香油铺与案发时的味道相同,于是龙跃与居沐儿便上演了一出“谋杀亲夫”的戏码,骗过舒博以让居沐儿顺利出狱。

  • 案情已了,居沐儿向龙跃告辞,龙跃却称案情仍有疑点,真凶另有其人。龙腾按龙跃的意思逼问朱陈氏,发现果然背后另有真凶。龙家兄弟商议,故意放出凶手落网的消息,让海贵掉以轻心,继而诱真凶一步步自投罗网,而真正蛊惑凶手还得靠心理战,众人不解之时,龙跃已有妙计,便是与居沐儿举办大婚典礼引出真凶,众人瞠目结舌。龙跃因大婚之喜,免了全部商铺三月租金,街坊闻讯纷纷至居家送礼道贺。龙飞不解,明明是做戏为何二哥要摆如此大排场,龙跃一脸奸商本质,便是要借婚事大赚一笔,龙飞怀疑二哥分明是假公济私,想要将此次婚事弄假成真,龙跃乐不思蜀。大婚当日,一派热闹之景,唯暗处,海贵偷偷观望,洞察着一切。

  • 起初,海贵咬死不认,直到他意识到名册并未落入乌金卫手中,便一改口供,冒死替丁盛顶下罪名,承认是自己错手误杀了朱富,经他认供,朱富一案终于得解。与此同时,朱富手中真正的名册早已落入舒博与舒贵妃之手,此名册关乎着买卖官职人员的名单,而丁盛正在其列,舒博则坐享渔翁之利。龙跃在李珂面前声称要去居家退婚,可真到了酒铺却又是另一翻景象,龙跃让李珂给岳父大人泡茶,自己则以皇上圣旨施压,逼得居沐儿不得不回龙府坐正二少奶奶身份。龙府一下热闹了起来,居沐儿换上婚后装束,在龙跃的威胁下入宗祠叩拜父母与祖先,居沐儿一脸无奈,不知这乌龙婚事何时才能还她自由。

  • 丽妃撞见龙腾舒若晨二人在御花园中举止亲密,误以为二人私通,得知舒若晨是舒贵妃的侄女,丽妃更是有意修理,被恰巧前来的舒贵妃拦下,反命人教训了丽妃,让她懂得识时务。 居沐儿不适应府中规矩,求龙跃赶紧设法和离,龙跃却装傻充愣,以打听到了师伯音遗留之琴的下落威胁居沐儿。居沐儿得知师父的琴收于音司府,发誓要将其拿回,然居沐儿苦无门路,不知如何才能接近现任音司华一白。就在此时,华一白竟主动登门,想要请居沐儿入音司府任职为朝廷效力,龙跃深觉其中另有原因,为了保护居沐儿,龙跃巧言拒绝了华一白,并在居沐儿面前瞒下此事。然,华一白不死心,当日在龙府周围用师伯音的琴奏曲,引居沐儿至郊外相见。龙跃清点完账目,又为太后寿辰备下厚礼,想要跟进收购第一楼事务,却发现竟有人捷足先登从龙家嘴里抢肉,先一步拿下了第一楼店铺,龙跃百思不解,时居沐儿负气而来,厉声质问龙跃为何替自己做决定拒绝华一白的邀请,二人一时间又起争执。

  • 居沐儿愿意入宫授琴也是为了能拿回师父的古琴。龙跃回府后得知此事不禁怒从中来,将情绪发泄在龙飞身上,赖他口风不紧透露了华一白之事,龙腾一语道破龙跃的心境,他为了居沐儿早已彻底改变,只是自己不自知,龙跃这才意识到,他对居沐儿的在乎已一发不可收拾。而居沐儿此番决定入宫却不与龙二言明,也正是不想牵连龙家,二人明明为彼此着想,嘴上却是得理不饶人。龙跃为了方便照应居沐儿,主动揽下亏本生意承办太后寿宴,但尽管如此,龙跃依然未能说服居沐儿放弃入宫。居沐儿初入皇宫便撞见龙腾与舒若晨私下说话,舒若晨担心居沐儿为丽妃办事,会将此事小题大作引起事端,便借机想要解释,居沐儿坦言自己立场,让舒若晨放心。此时,龙跃与龙腾两兄弟至湖边散步,二人各怀心事,彼此说穿内心所想后却都嘴硬不认,但他们自己明白,心中所想所牵挂的早已是自己心尖上之人。

  • 龙跃大摇大摆以宾客之名入内,林悦瑶不得不好生招待。龙跃发现前来送礼庆贺开业者均是朝中阁老,可见此坊主背后定有深厚人脉。林悦瑶本不愿与龙跃纠缠,三言两语想要将其打发,不料龙跃竟以地契威胁,逼得林悦瑶每月需缴纳房租不说,所有收成还得与龙家四六分账,龙跃满载而归。居沐儿因撞见丽妃找太医问诊,无故受罚被关进了暗房思过,纪艳得知此事,警告太监不得大意,居沐儿本着要拿回师伯音之琴的决心,强行忍耐。此时,居胜至龙家想见女儿,却被府上之人处处阻拦,居胜狐疑龙跃有事隐瞒,龙跃方知沐儿母亲的祭日将近,便以沐儿入宫演奏为由先行打发了老爹,随即向大哥炖鸡汤献殷情,从而打听居沐儿在宫中的情况,这才得知居沐儿被关了禁闭。龙跃心急如焚,当晚便去音司府,以林悦瑶一事威胁华一白前去宫里救人,华一白无奈,只得随龙跃连夜赶赴皇宫,于宫门口等了一晚上,待宫门一开,就被龙跃拽着入宫去。龙跃眼看居沐儿遭罪,心中怜惜,不顾三七二十一,只道皇上特许,便强行带着居沐儿离开了皇宫。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