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1950

7.6
1950年,新中国刚刚成立,国民党残余特务潜伏在辽东地区,伺机破坏。安东市公安局特别行动处侦查员韩立冬在调查特务组织时,误杀了潜入敌方执行秘密任务的我方军官王守成;一心要替未婚夫王守成继续执行任务的刘玉娥不得不和韩立冬成为了搭档,一同调查潜伏在安东的敌方特务。与此同时,军统特务周春山召集骨干手下,全力实施“惊雷计划”,企图瘫痪沈安铁路线,为国民党反攻大陆做准备。中国志愿军渡过鸭绿江,打响了抗美援朝的枪声,沈安铁路成为朝鲜前线的生命线,韩立冬和周春山都意识到,围绕沈安铁路线将展开一场殊死战斗。为了执行春雷计划,周春山频频出招,轰炸电厂、爆炸隧道、用假盘尼西林妄图毒害志愿军,但是每一次危机都被韩立冬和刘玉娥为首的公安化解。而除了周春山,安东似乎还潜伏着其他派别的特务组织,这使得安东的局势更加扑朔迷离。经过一次次的生死行动,刘玉娥渐渐放下了对韩立冬的怨恨,两人之间培养出了无间的默契。却在此时,已经“死去”的王守成又突然出现,并在周春山的设计下将韩立冬牵扯进一系列的谋杀案之中,王守成究竟是敌是友?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46 / 共4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火车在黑夜的野外继续行进,突然一声巨响刺破了山林的宁静,火车爆炸脱轨了!一片混乱中,特别行动处处长郑新民等公安人员赶到,指挥救助现场。自称是医生的乘客周春山也协助大家救护伤员。韩立冬得意地向郑新民汇报18号院的枪战,自以为立了一大功,不料郑新民却告诉韩立冬,孙正义早在一年前就被击毙……18号院疑点重重,郑新民决定向上级反映此事。

  • 此时,潜伏的各方特务蠢蠢欲动,周春山接到一封来自内调局的“做寿”邀请信,吴孟林认出内调局发来的暗号。同时,郑新民也收到了606次列车被炸的检举信,得知孙正义当晚要在18号院内摆宴见重要的客人。韩立冬毛遂自荐,替郑新民侦查情况。当晚,周春山与吴孟林扮成老人到18号院子附近的酒楼等待,韩立冬也带人在房顶上埋伏好。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火车在黑夜的野外继续行进,突然一声巨响刺破了山林的宁静,火车爆炸脱轨了!一片混乱中,特别行动处处长郑新民等公安人员赶到,指挥救助现场。自称是医生的乘客周春山也协助大家救护伤员。韩立冬得意地向郑新民汇报18号院的枪战,自以为立了一大功,不料郑新民却告诉韩立冬,孙正义早在一年前就被击毙……18号院疑点重重,郑新民决定向上级反映此事。

  • 此时,潜伏的各方特务蠢蠢欲动,周春山接到一封来自内调局的“做寿”邀请信,吴孟林认出内调局发来的暗号。同时,郑新民也收到了606次列车被炸的检举信,得知孙正义当晚要在18号院内摆宴见重要的客人。韩立冬毛遂自荐,替郑新民侦查情况。当晚,周春山与吴孟林扮成老人到18号院子附近的酒楼等待,韩立冬也带人在房顶上埋伏好。

  • 被轰炸最严重的那栋楼就是战时铁路运输调度部门,属于机密地点,因此郑新民和韩立冬分析是铁路局内部有鬼。与此同时,周春山也从57号那里得知被毁的楼是战时铁路运输调度部门,他对57号的工作很满意,决定褒奖57号,他从种种迹象推断出57号是应该一个女人。韩立冬在铁路局张局长的帮助下假装新员工潜入铁路局调查,很快确定老王就是藏在铁路局的内鬼。

  • 周春山认为神秘组织力量强大,让57号停止工作,保持潜伏,并调遣秦彪的别动队来安东支援他。郑新民对外宣称老王坠崖事件结案,私下里则派韩立冬继续调查藏在食堂中的特务。韩立冬来到济民药店,表面上是来表彰周春山在606次列车被炸事件中英勇救人,实际目的是试探周春山的情况。韩立冬一边下棋一边试探性地询问周春山的来历,周春山立刻警惕起来回答的滴水不漏。周春山也趁机借着话头反问韩立冬朝鲜战势的情况,韩立冬也警惕的敷衍着。两人你来我往互相地试探一番没有输赢。

  • 刘玉娥和韩立冬装上武器弹药向特务撤退的方向追去。韩立冬和刘玉娥顺着轧道车进入山林,在断崖下,韩立冬从行路痕迹推测出特务们已经爬上断崖,刘玉娥二话不说徒手爬了上去,韩立冬见后惊叹不已。天黑后两人决定天亮再追,便找到一处山洞休息。公安在车站清点因火灾而造成的损失,郑新民在临时仓库的火灾现场发现了白磷,推测着火点应该是这里,根据留下的马车痕迹,郑新民判断出特务逃跑的路线,立马派人寻找韩立冬和刘玉娥。

  • 晚上郑新民找韩立冬继续问话。一向自傲的韩立冬向郑新民表示自己现在开始真正的佩服刘玉娥。郑新民问韩立冬对抢军列的事情有何看法。韩立冬分析到他们遇到的对手是一批训练有素的人,并且对安东铁路的情况非常熟悉。郑新民决定成立小分队抓捕他们,韩立冬自告奋勇要加入。打仗打的就是后勤,周春山看出沈安铁路是共军的生命线,而安东就是命门,他开始为捣毁铁路线炸开命门筹划着。他给吴孟林分析时局,对抗共军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他们决定积极拉拢能拉拢的人,对外拉拢山匪三六九一行人,对内尽快查出异己,并保护好自己的潜藏人员,同时还要准备战斗资金,首先他们就想到了德发山货行。

  • 美国远东情报局将派遣特派员来到辽东,面对混乱的局势,周春山决定用57号(林丽)来争取辽东地区的控制权控制新来的特派员。没料到美国来的特派员“老鹰”刚落地,就被刘玉娥抓获,审讯中他自称被美国远东情报局征用为特务,这次来是要与保密局的吴军师联系。韩立冬主动请缨,假扮“老鹰”去和特务接头。

  • 韩立冬通过套旅社服务员的话定位了自己的大致位置。不久,便听到楼下有熟悉的声音传来,他开门假意询问情况,看到正是刘玉娥等同志假扮乡下夫妻进入旅社,故意大声吵嚷。刘玉娥住进了韩立冬旁边的房间,韩立冬用摩斯密码与刘玉娥隔着墙交流情报。沈翔回到旅社,韩立冬与沈翔喝酒称兄道弟,沈翔透露自己是52号,而吴军师是一个留白胡子的老头,特派员是个戴着眼镜的老头。韩立冬告诉沈翔自己把电台埋进了山里。

  • 刘玉娥看到韩立冬传递的信息,第二天,公安埋伏在聚春楼附近,特务们用计吸引了公安的注意力,骑车跟随韩立冬的公安不小心撞到行人,结果跟丢了韩立冬。韩立冬坐的黄包车还没到聚春楼,半途中突然链条断了,正当他下车帮忙查看的时候,突然被人从后背一棍子打晕过去。晕过去的韩立冬被绑在一个房间里,另一间屋子周春山、吴孟林、秦彪和林丽暗中观察着他。秦彪想为死去的兄弟报仇,把韩立冬斩草除根,而吴孟林责怪秦彪太冲动,不应该对韩立冬动手。

  • 两日后,刘玉娥和韩立冬乔装来到医院,准备抓捕何田。两人一路跟踪他到一个大院,只见院内摆设宴席秦彪正坐在里面跟特务们喝酒。韩立冬、刘玉娥在暗中勘察情况后潜入房间内,找到了照片和底片。这时何田突然出现,刘玉娥三两下便解决了他。朱定军带人跟刘玉娥韩立冬一起来到特务们的大院,发起总攻刘玉娥在房顶狙击,其他公安同志正面进攻。枪战中,狡猾的秦彪让特务从前面向外冲,他自己悄悄从后面逃跑了。

  • 被抓到的特务向公安交代了关于先遣军的情况,也交代了在郭家烧锅杀人案的事。韩立冬说先遣军也就是他们换了个头衔吓唬人的,郑新民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经过对照片的仔细辨认,韩立冬越发觉得照片上的女人面熟,几乎可以确认就是铁路局宣传部的林丽。刘玉娥急忙带人去抓捕林丽,但林丽借着去澡堂的机会,逃之夭夭。朱三感激刘玉娥和韩立冬的帮助,主动提供了关于独狼的线索——何香兰。

  • 韩立冬接到消息,独狼要用秘密军火库的消息换回何香兰,郑新民立即决定趁此机会设伏抓住独狼,众人约定在辽宁大饭店见面。为了帮刘玉娥乔装打扮,韩立冬向赵大妮借她的貂皮外套。虽然满心不情愿,但碍于韩立冬的面子大妮还是把衣服借给了刘玉娥。周春山、沈翔和林丽分别收到了写着“冯家栋与何香兰的结婚启事”的报纸,这是保密局与他们采取特殊紧急情况的联系方式。公安埋伏在辽宁大饭店,周春山吴孟林和秦彪也来到饭店附近勘查情况。

  • 刘玉娥在一间仓库里发现了定时炸弹,当她想上前仔细观察炸弹是,脚下不小心踩到了一个开关,她判断这是一枚松发式地雷。她立刻要求所有人离开这里并让韩立冬赶紧疏散附近的群众。饭店经理带着工程部的人很快找到了饭店破拆地点,众人犯难都不敢出去,怕周围有炸弹,这时韩立冬观察了一下外面才发现他们上当了,饭店周围根本没有埋炸弹。他们带领群众疏散出去。

  • 铁路局召开紧急会议商量修复对策,最终决定请铁路局的刘工解决此事。结果刚从家门出发的刘工就被击毙,公文包被林丽拿走。韩立冬和刘玉娥到刘工被暗杀的地方勘察,在不远处的一个水塔顶部发现了狙击手曾经来过的痕迹,分析是有两组杀手,一组远距离狙击,一组近距离埋伏。周春山分析是有人故意把共产党秘密架桥的消息传播出来,而且只有老刘才会与美国配合这样默契。

  • 前线伤员因为没有物资被饿死,后方却因为货物积压不得不将溃烂的物资倒掉,矛盾一时难以化解。周春山得知此事后,决定趁机实施惊雷计划的攻心战,贴传单造谣志愿军内讧。此时传来消息,鸭绿江封冻了罗大军向郑新民讲述前线打仗的士兵因武器装备不如美国而战败的情况,他这次来一定要把物资运到前线大家商讨后决定先利用封冻的鸭绿江靠人力搬运物资,同时秘密组织修建便桥。

  • 原来卢雨田的妻子是日本人,抗战胜利后迫于压力带着孩子回了日本。卢雨田本着为祖国铁路事业尽一份力的热血留了下来,然而却被国民党怀疑而不予重任。他日本妻子的身份让他觉得共产党也是不会信任他的,所以才每日借酒消愁,送去了图纸却不敢露面。韩立冬和刘玉娥表明对他的信任。卢雨田答应只要他们喝酒赢他,就答应帮助修便桥。韩立冬犯难了,刘玉娥却主动请战。

  • 刘玉娥突然腹痛,金春爱知道这是痛经,悉心地照顾她。刘玉娥聊起以前抗战时条件艰苦,上刀山下冰窟都是常事,很多女同志年纪因此失去了生育能力。金春爱听后很是心疼,悄悄让韩立冬带着刘玉娥去看医生。第二天,韩立冬带着刘玉娥到周春山那里把脉求药,周春山见两人关系暧昧,想通过帮刘玉娥治病,乘机拉拢韩立冬。

  • 周春山借给韩立冬送药乘机打探情况,两人聊起国事,周春山觉得我们的小米加步枪根本打不过美国的飞机坦克,而韩立冬却表现得志在必得。周春山猜测共产党可能有办法将武器运到朝鲜,但他想不出来火车究竟如何过江。刘玉娥认为虽然此次任务并不成功,但因为小偷专门来偷特效药就把特务的范围缩小到了铁路局的调度部门和客运部门,也算是因祸得福。

  • 大街小巷贴满了天君道宣传天将降大劫难的传单,引起了民众不小的恐慌。韩立冬和刘玉娥听说顺子的三叔曾经是天君道的人,便打算从他入手调查此事。顺子带着两人潜入天君道的开坛仪式,却被看门人察觉到异样,韩立冬连忙解释说自己叫王立发,是华北道祭坛坛主,并使用苦肉计让道长姜明怀收留他们。姜明怀心有疑惑,虽同意他们留下,但派人暗中看着韩立冬和刘玉娥等人。

  • 韩立冬再次来到济民药店帮刘玉娥买药,周春山留韩立冬下棋,韩立冬在书架上看到一本《御城棋谱》,便顺手翻看了起来,不料这让周春山惊惶失措。韩立冬警觉,问起这本《御城棋谱》的来历,周春山只得小心应答。韩立冬看到地上有一个装满蜡烛的大箱子,心中疑惑,周春山只说是应急之用,勉强地搪塞了过去。

  • 郑新民组织公安同志紧急抢修发电厂,韩世福和顺子等工人也在江边点亮火把,工人抓紧时间修建大桥。济民药店,周春山和吴孟林点起早已准备好的蜡烛庆祝惊雷计划终于炸响。周春山对自己这一计划颇为得意,觉得发电站的出事定会引发群众对共产党的不满。第二天一早,周春山上街想看看人民对突然停电一事的怨声载道,结果大街上却热热闹闹地一切如常。

  • 大妮儿和韩立冬约定以后她有事一跺脚楼下的韩立冬就要上来找她,韩立冬无奈答应。刘玉娥在房间为喝苦药正犯难,韩立冬正好敲门进来,刘玉娥抱怨药苦难下咽,韩立冬从口袋掏出糖块,刘玉娥高兴了可算有救了。韩立冬给刘玉娥送蜡烛的时候,她告诉韩立冬,五婶今天买蜡烛时只有顺达杂货行备货充足,韩立冬突然想起之前到济民药店时看到过一箱蜡烛,不仅开始联想起疑。韩立冬决定到药店重新查看。机警的周春山早就做好了准备,瞒过了韩立冬的眼睛,排除了嫌疑。

  • 钱茂林等人早已按照吴军师的指令转移了货物,公安无功而返。韩立冬决定继续带领公安日夜监守着茂林商贸行。赵大妮为刘玉娥送来骨头汤,得知刘玉娥想要给韩立冬送汤,赵大妮提出一起和刘玉娥为组里的队员送姜汤。韩立冬此时正在进行茂林商贸行的蹲守任务,又冷有困的韩立冬最终体力不支昏了过去。韩立冬在医院醒来后,护士小凤告诉他是赵大妮伺候了他一整晚才让体温降下来的。大妮儿还说幸亏韩立冬不是病毒发热,不然现在医院的盘尼西林都送去前线了早没了。

  • 韩立冬等人在东升文具店也扑了个空。吴孟林摆宴感谢钱茂林和孟铎,钱、孟两人却不以为然。周春山得意自己的第一步计划顺利,继续进行下一步……韩谷雨向老韩提出想和小凤结婚,老韩虽然高兴,但说最好还是等韩立冬结婚。谷雨听后,更是打定主意要赶紧撮合赵大妮和韩立冬。沈翔收到老刘给他的字条:特派员有大行动,趁他专注行动之时,找到独狼。而此时,独狼正在扳道房休息时,有铁路工人来通知他明天公安来给他们开会……省医院的检测报告出来了,显示这批盘尼西林没有问题。

  • 夜里,孟铎巧妙逃脱岗哨逃走,周春山嘱咐吴孟林提高警惕。客栈伙计端着水来到钱茂林和孟铎的房间,却发现钱茂林吊死在房梁上,桌子上放着遗书,伙计吓得赶紧报了警。韩立冬和刘玉娥赶去现场勘察,他们根据干净的地面推测钱茂林不是自杀而是他杀。此时朱定军再次带来盘尼西林没有问题的消息,罗大军马上要把这批药运往前线,韩立冬和刘玉娥想尽办法阻止运输。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郑新民带来了新的消息,北京专家在药品里发现一种特殊成分。

  • 韩谷雨回家帮大妮儿和韩立冬说合,正巧这时看到韩立冬和刘玉娥一起回来,大妮儿立马示意谷雨分开他俩。谷雨拿了花生米和酒,想旁敲侧击地问韩立冬对赵大妮的是什么态度,可总知道该怎么开口。韩谷雨和韩立冬兄弟俩喝酒聊天,谷雨问韩立冬他和刘玉娥的关系。韩立冬说刘玉娥就是同事和搭档。第二天,43次军列被盗的消息传来,韩立冬和刘玉娥连忙赶去现场勘察。根据现场勘测他们推测这伙人不是先遣军。他们必须找个非常熟悉沈安铁路的人问问,最终才能断定这伙人的作案地点。韩立冬想起来张文远对沈安铁路非常熟悉。

  • 孟铎一伙人拿到枪后,到吴军师的另一个联络点龙发贸易行杀人越货。第二天,韩立冬等人接到报警到龙发贸易行勘察杀人现场。韩立冬根据现场情况推断一是杀人的人跟贸易行的伙计认识所以不得不杀了他们,第二是这更像是一种挑衅和泄愤。韩立冬根据以往经验还刻意叮嘱公安小赵注意围观人群中特别关心案发现场的人,小赵果然盯上一个青年并跟踪他。这时秦彪趁小赵不备把青年接走,两人消失在人群中。周春山看到报纸上刊登的有关43次军列被抢的通缉令,他们推测是有人故意冒充栽赃给他们的。

  • 另一支神秘的特务也在山里寻找孟铎等人。刘玉娥和韩立冬找到了孟铎藏武器的山洞,两人和特务展开激战。有人将炸弹扔进了山洞,一声巨响后,韩立冬受伤昏迷……特务们围在山洞口步步紧逼,刘玉娥带着昏迷的韩立冬拼死抵抗,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朱定军带着公安来到,击毙了在场的特务。韩、刘二人总算逃出生天。郑新民和朱定军在事发现场调查,觉得这批特务训练有素,不像是孟铎手下的那帮乌合之众……周春山听过秦彪向他汇报的情况后,觉得此事是老刘所为,而且孟铎是老刘安插在自己周围的人。他决定向台湾发电报对他们“示弱”,但心里憋着一口气想要干掉老刘。

  • 当晚,一个瞎眼的老太太来到了五婶家,她是王守成的母亲王张氏。她声嘶力竭地质问刘玉娥自己的儿子是不是死了,刘玉娥泪流满面不知如何回答。这时韩立冬拄着拐杖走出房间,喊了老太太一声“妈”……原来王老太太听说了王守成牺牲的消息,急忙从老家赶到一探究竟。陪同她的女同志告诉刘玉娥和韩立冬,老太太身体不好,如果得知自己儿子的死讯,会经受不住打击。韩立冬决定继续假装王守成直到把老太太安全送回家。为了让老太太相信韩立冬真的是王守成,刘玉娥给韩立冬紧急补课关于王守成的一切。

  • 周春山、吴孟林和秦彪伪装成进药材赶着马车沿五龙口勘察,被人截住进行常规排查。周春山看公安没有更大的反应,推测他们可能并没在此修便桥。于是督促手下加紧找独狼和盯紧卢雨田好早日找到最佳爆破地点。所有人在江边看着火车在便桥试通车,火车开了起来,大家都很振奋。突然韩世福发现了问题,张局长立马着急卢雨田开会讨论路基下沉问题。卢雨田亲自制定加固方案并带着韩世福等人在现场指挥。韩谷雨接到指令要马上归队来和他辞别。这一幕被张氏听到了,张氏问韩立冬哪儿来的弟弟,韩立冬立马敷衍说是兄弟上战场来辞别的。刘玉娥跟韩立冬聊起自己小时候在哈尔滨的事。

  • 秦彪将孟铎的行踪汇报给周春山,周春山决定顺水推舟,让老刘好好喝一碗他自己酿的迷魂汤。周春山亲自到公安局给韩立冬把脉开药,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韩立冬接到消息,济民药店吴掌柜来报案说店里的小德子采药时被打了。小德子说他在采药时经过富源山隧道,看到两个壮汉在说话被发现后竟被追杀,他被逼无奈跳下悬崖,挂在树枝上才幸免遇难。韩立冬和刘玉娥来到富源山隧道附近调查,夜幕降临,两人打算在这儿过夜……天黑了,韩立冬和刘玉娥在山上侦查,听到孟铎的手下在附近说起他们要向美国飞机打信号的行动计划。

  • 张文远因为韩立冬不相信自己还破坏了他送给赵大妮的礼物而大发雷霆,搜索只能草草结束。 老刘此次行动失败,让周春山重新获得台湾的认可。此时老刘也发来电报约周春山见面。周春山终于见到了乔装打扮的老刘(林丽),老刘表示以后定会服从周春山的命令……老刘和周春山约定一起找出独狼,她告诉周春山自己在何香兰身上下了慢性毒药,企图以解药为要挟逼独狼出现。老刘与周春山表面合作但实际各怀心思,不久何香兰便毒发,周春山等人急忙赶往沈阳想要抢在老刘前面抓获独狼。秦彪通过在报纸上登启事的方式通知独狼何香兰已经病倒,逼独狼现身,并约在火车站接头。

  • 沈翔以何香兰的性命相要挟,要独狼说出秘密军火库的下落……沈翔将独狼关在密室中严刑拷打,独狼危急之际,一个蒙面男子出现将他救走……神秘卡车司机机是运输公司的司机金文昭,被公安抓捕后一言不发,拒绝透露任何信息。韩立冬找到金文昭的妻女,才知道独狼以金文昭的妻女相要挟,让金文昭帮自己打掩护。金文昭得知妻女无恙后,才将独狼逼迫自己的过程一五一十地告诉韩立冬……韩立冬和刘玉娥按照金文昭的信息找到了火车站特务交换情报的地点,他们推测独狼用金文昭来打掩护是因为并不信任特派员,因此独狼应该还未加入特派员一伙。

  • 何香兰吃了周春山的药后,病情得到了稳定。听到这个好消息,韩立冬和刘玉娥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周春山登广告告诉独狼,何香兰没有死但在自己手里。独狼来到周春山在火车站密信中提到的王记饭庄,强迫王老板吞下毒药,以解药相要挟让王老板为自己提供特派员的信息……便线终于试车成功,看到一车车物资运往前线,众人都非常欣喜。台湾发电报告诉周春山,共军已经将重型装备运过了江,周春山才知道自己上了共军的当。他和吴孟林亲自到五龙山勘察情况,推测出了铁路便线的地点。

  • 常林借着看望赵大爷的名义,在九龙村附近出没,调查铁路便线的情况。韩立冬和顺子偷偷监视着他的动向。但因为没日没夜的工作太过疲惫,顺子打了个盹的功夫,就把常林给跟丢了。小凤和大妮一起来看老韩,老韩看着两个“准儿媳妇”心里别提多开心。就等着抗美援朝胜利,给兄弟俩一起办喜事。老韩让大妮抓紧时间!大妮心事重重地回到家,看到韩立冬和刘玉娥两人待在一个房间里不知道在干什么,闯进韩立冬房间,破坏了贴在门上的地图,还被轰了出来。大妮万分委屈,哭着跑出了家门……

  • 秦彪找到三六九,传达了特派员攻击沈安铁路的计划,并告诉他特派员非常重视这个计划,因此派了一个督查员来共同参与,但希望三六九告诉手下的人,督查员就是特派员本人。秦彪交给三六九一笔黄金还告诉他特派员为了保护他,特意为他安排了一条逃生的小路。三六九非常感激,表示绝对听从特派员的安排韩立冬抓住了常林,并从常林那得知了特派员将要袭击沈安铁路的计划。郑新民立刻下命令在三六九的老巢东山商贸行附近和沈安铁路附近安排公安埋伏。

  • 周春山给独狼传递纸条,通知独狼见面。正如周春山所料,独狼果然在除夕夜来到山东街15号院出现,秦彪早已带人在此等候。与此同时,韩立冬和刘玉娥在工人的带领下来到扳道房找疑似独狼的“小魏”屋里无人却摆满了炸药,当时钟指向12点时,扳道房爆炸,韩立冬和刘玉娥及时躲开。独狼给周春山带来三个消息:第一、他把一直落脚的扳道房炸了说明自己这次来了就没想回去;第二、秘密军火库的地图和钥匙都放在一个小木盒子里,但是小木盒子打不开。

  • 韩立冬忍痛继续查找老鬼发过的电报,终于发现了其中的规律:发报地点都是沿着沈安铁路线,发报时间也与火车停靠在车站的时间重合。韩立冬和刘玉娥怀疑老鬼的电台可能就藏在列车车厢里。经过检查韩立冬和刘玉娥果然在58次客车的最后一节车厢发现了发报机,老鬼应该就是这次列车上的列车员!为了让老鬼现身,韩立冬精心设局,果不其然,列车员黄明利露出了马脚。正当公安将他包围起来,突然一声枪响黄明利的头上被来历不明的一颗子弹贯穿,当场死亡……

  • 韩立冬被枪击一事吓坏了赵大妮,她找到周春山,称只要能救韩立冬,让她做什么都可以……夜晚,韩立冬喝得醉醺醺地回到家,赵大妮双手颤抖着在给韩立冬的粥里下了安眠药。第二天一早,韩立冬醒来后发现大妮躺在自己身旁......赵大妮再次见到周春山,周春山劝大妮赶紧结婚,然后带着韩立冬离开安东,远离这是非之地……老韩得知赵大妮和韩立冬的事后喜不自禁,连忙张罗着要给两人办婚礼,还让顺子把这个消息“广播”出去。

  • 周春山还不放弃又劝了几句就借故还有病人要看离开了何香兰家。周春山告诉吴孟林韩立冬就住在西厢房而且西厢房应该就是公安在何香兰家设立的临时指挥部。周春山认为木箱摆在那里跑不了,目前找到孙正义才是当务之急。韩世福邀请周春山到家中一起看黄历,选定了大妮和韩立冬的订婚吉日。订婚日当天大妮在自己房中犹豫不决,不想订婚,但在五婶和刘玉娥的劝说下,决定去订婚。

  • 订婚宴正要开始,朱定军匆匆赶来,告知大家王守成母亲病危住院,想再看一眼刘玉娥和王守成。韩世福极力反对韩立冬在婚宴上离开,赵大妮却支持韩立冬前去,最终韩立冬离开婚礼现场,和刘玉娥一同前往牡丹江。韩立冬带着刘玉娥来到王老太太的床前,老太太告诉他们其实她早就知道韩立冬不是王守成,但她感谢大家为她撒了一个美丽的谎言,只求韩立冬一辈子好好照顾刘玉娥,韩立冬发誓答应。

  • 王守成和韩立冬被一大群特逃脱追捕时,王守成不幸身中一枪,处于弱势的两人只好暂时藏在山崖边的大石头后面。王守成和韩立冬连续开枪,几个特务倒地,沈翔和秦彪赶紧指挥特务撤退。韩立冬终于知道,原来王守成就是多次暗中帮助过自己和刘玉娥的神秘人,王守成还告诉韩立冬他是如何假扮成孙正义潜入到特务组织的。秦彪替周春山传话,如果韩立冬想活命,他就要亲手杀死王守成。突然,枪声响起,片刻之后,韩立冬独自一人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确认王守成已死,特务放走了韩立冬。

  • 周春山把韩立冬杀死王守成和王老板的事告诉了大妮儿,说特务上级和公安都要追杀韩立冬,他让大妮儿赶紧带着韩立冬跑走,还说自己会帮他们。大妮儿吓坏了连忙向周春山道谢就赶紧回家收拾东西准备带着韩立冬走。张文远在外面偷偷跟着大妮儿观察着她和周春山的举动。韩立冬被人拿枪顶着押上了车带到一处,吴孟林乔装后进来,韩立冬一眼就认出了周春山身边的吴孟林。吴军师提出让韩立冬投靠自己这边做事,韩立冬将他们之前的罪行一一揭发,还说自己走错了路才掉进他们的陷阱,现在自己已经自身难保,只想赶紧逃离这里。吴军师答应送他出国躲避。

  • 吴孟林引林丽来与韩立冬见面,自己借故离开,韩立冬眼看情形不对,也找借口离开。房间里只剩林丽一人,这时,独狼悄无声息地走进房间,只见手起刀落,林丽就没有了气息……给何香兰下毒一事,让独狼对林丽恨之入骨。赵大妮来与周春山告别,她将要听从周春山的建议与韩立冬远走高飞。这一幕被悄悄跟踪赵大妮的张文远看到。张文远来找周春山摊牌,告诉他其实自己才是真正的老刘……周春山提醒张文远,林丽一死,张文远就已经大势已去,如果愿意合作,以往的种种可以既往不咎。

  • 周春山终于以特派员的身份跟韩立冬见面。两人摊牌,韩立冬告诉周春山自己是如何一步步开始怀疑他的身份,两人一起下了最后一盘棋……秦彪和吴孟林带人找到了秘密军火库,军火库里果然藏着大量的军火。刘玉娥在郑新民的指挥下带着一队公安潜伏在军火库附近,秘密监视特务们的动向。吴孟林和秦彪带人搬走了大量军火,并分头行动,准备开始惊雷计划。站前大街,独狼看到何香兰向自己走来,两人历经磨难终于可以在一起,他心中充满了欣喜。

  • 至此张文远特务的真面貌一一被解开,他就是一直深潜在铁路局内部的特务。回想起每次与韩立冬打交道的张文远都是抱有一定目的的。但张文远万万没想到的是刘玉娥早就对他产生了怀疑,并且在暗中观察了他很久,并且这些情况刘玉娥都早已告诉了韩立冬。刘玉娥决定明天一早向郑新民汇报并对张文远实施抓捕。赵大妮如约来到张文远家,不料张文远是来摊牌的。他告诉了赵大妮自己的真实身份,并带走了大妮。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