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美的她

7.3
类型: 电视剧 都市
年份: 2020
地区: 内地
简介:处事果敢、智商超群的网络安全调查员林绪之,在就职的公司是元老级人物,自大学毕业到现在,十几年间,都是以四处游荡的方式,完成自己的每一项工作。她有着近乎完美的记忆力,生命中每一次喜悦与悲伤,都镌刻在脑海里,无法遗忘,唯独失去了五岁之前的记忆,哪怕一点一滴,都无法忆起。这个记忆的黑洞,造成了林绪之对未知的恐惧。当老板兼好友高山委托她处理一宗有关客户的网络泄密事件时,林绪之和“泄密者”田放在大连狭路相逢,二人从各自不同的角度,被裹挟到一件失火诱拐案件中。而在不断追寻事件真相的过程中,林绪之也意外的揭开了自己那个记忆黑洞的面纱。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2 / 共22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35岁的林绪之是一名网络安全调查员,就职于自腾云网络安全公司。她5岁时被生母抛弃,失去了5岁前的所有记忆,甚至连母亲长什么样子都忘了,只记得妈妈的 手。多年来,林绪之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母亲。这一天,林绪之在大连海边偶遇了5岁小女孩穆莲生,穆莲生身上的淤青引起了她的注意。穆莲生早年丧父,母亲穆静找了小几岁的男朋友尚武,尚武外表文质彬彬但是性情阴鸷,经常对穆莲生施加暴力,穆静从开始还试图阻止,到后来麻木不仁,选择让穆莲生少呆在家里这种不治本的方式。

  • 自腾云公司的大客户长川生物因为假药事件被一个叫“流浪的往事”公众号爆了料,高山因为忙着恋爱找来林绪之帮忙善后,林绪之却拿出了高山恋爱对象的黑料。高山气急败坏,让林绪之必须接手这件事。林绪之几番调查之后发现公众号里所谓 受害小男孩的报道,全是假的!愤怒的林绪之,黑进了田放的公众号,以Moggy的名义发布了一篇揭露文章,并锁定了公众号。一夜间,公众号作者田放从一个人人称颂的英雄,变成了过街老鼠。长川生物也以此为据,将田放告上了法庭。很快田放也发现,所谓受害者的证据出现了纰漏,自己一时头脑发热,掉进了生物集团的陷阱。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35岁的林绪之是一名网络安全调查员,就职于自腾云网络安全公司。她5岁时被生母抛弃,失去了5岁前的所有记忆,甚至连母亲长什么样子都忘了,只记得妈妈的 手。多年来,林绪之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母亲。这一天,林绪之在大连海边偶遇了5岁小女孩穆莲生,穆莲生身上的淤青引起了她的注意。穆莲生早年丧父,母亲穆静找了小几岁的男朋友尚武,尚武外表文质彬彬但是性情阴鸷,经常对穆莲生施加暴力,穆静从开始还试图阻止,到后来麻木不仁,选择让穆莲生少呆在家里这种不治本的方式。

  • 自腾云公司的大客户长川生物因为假药事件被一个叫“流浪的往事”公众号爆了料,高山因为忙着恋爱找来林绪之帮忙善后,林绪之却拿出了高山恋爱对象的黑料。高山气急败坏,让林绪之必须接手这件事。林绪之几番调查之后发现公众号里所谓 受害小男孩的报道,全是假的!愤怒的林绪之,黑进了田放的公众号,以Moggy的名义发布了一篇揭露文章,并锁定了公众号。一夜间,公众号作者田放从一个人人称颂的英雄,变成了过街老鼠。长川生物也以此为据,将田放告上了法庭。很快田放也发现,所谓受害者的证据出现了纰漏,自己一时头脑发热,掉进了生物集团的陷阱。

  • 受到惊吓的林绪之打电话给养母袁玲,追问自己到底是谁,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生母为何要抛弃她。袁玲想起之前绪之生母钟惠神情慌张的来公司找自己,以为钟惠违背两人约定,私下见了林绪之。袁玲急匆匆赶往钟惠在胡同里开的理发店,一进门就质问钟惠是不是见过林绪之了。钟惠否认见面,她一直遵守着跟袁玲的约定,这么多年来,只是会在绪之跑步的时候跟在后面远远的看上一眼。钟惠记起前几天在天桥上偶遇的小丑,内心隐隐的不安。田放找到了自腾云网络安全公司,装作被Moggy抛弃的男版秦香莲,承认两人有一段露水情缘,但他对Moggy动了真心。田放最后从高山那里骗到了林绪之的电话,追去了大连。

  • 林绪之接二连三收到的恐吓来自她的生父——李泽。30年前一场大火,毁掉了李泽的容貌,钟惠因纵火弑夫未遂,被判了15年。李泽接到钟惠电话,要求见面,李泽启程前往北京。田放从老郭那儿拿到李泽地址,赶到李泽家却扑了个空。长川生物发现了内部资料被盗,开始追踪林绪之,林绪之几经周折终于摆脱了追踪。离开大连之前,想起穆莲生的处境放心不下,开车前往穆家。到了穆家楼下,林绪之看到窗户上闪着卡通手电的灯光,担心穆莲生安危,林绪之打碎玻璃跳进房中,发现了莲生被关在橱柜里,嘴巴被胶条封住,气息奄奄。林绪之又惊又怒,这时微波炉突然爆炸,厨房顿时火焰滚滚。

  • 火灾案变诱拐案,小郭一心想要接手这个案件,老郭却因为自己儿子的“不健全”心理隐患而拒绝了他。原来,小郭因为一次见义勇为负伤,失去了生育能力,从此孩子就成了父子俩的一块心病。老郭认为小郭心理受到了创伤,需要心理治疗,小郭则认为,他最大的创伤就是不能看见别的孩子受伤害。李泽来到钟惠的理发店,这是俩人继火灾案之后三十年的第一次见面。钟惠让李泽远离林绪之,她以自己命不久矣相逼,警告李泽停止所有的报复,他不是受害者,自己也不是罪犯!李泽反问,那谁是罪犯呢,钟惠大骇。田放继续追查林绪之身世,找来了钟惠理发店,却在理发店门口遇到了李泽。

  • 田放找不到林绪之,只得求助高山,高山给林绪之发邮件,“警告”她不要逼自己出大招儿。林绪之自知躲不过这个好友,带着小鸥来到咖啡厅见高山,让她在一边等自己。林绪之找到了尚武的游戏账号,却看到尚武在游戏群里发了一张自己的“嫌疑人画像”,让队友帮忙找拐走自己女儿的“人贩子”。高山如约而至,询问林绪之和田放之间发生了什么,林绪之说就只有长川生物的事儿。二人谈话间,小鸥被门口的卖气球的吸引,偷偷跑出咖啡厅,待到高山离开,林绪之才发现小鸥不见了。林绪之追出去寻到正在咖啡厅门口玩耍的小鸥,小鸥喊了绪之一声妈妈,这一 幕正巧被经过的钟惠看到。

  • 林绪之收到尚武游戏账号“厄尼”发来的信息,匆忙离开理发店,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举着相机的李泽。钟惠发现门缝不知什么时候被塞进一张纸,拿起一看上面是大连儿童穆莲生失踪案的新闻,新闻里配了穆莲生的照片,就是眼前的林小鸥。钟惠急忙拿出手机查找新闻,看到了“犯罪嫌疑人”画像林绪之。钟惠不敢相信女儿竟然变成“诱拐犯”,她陷入两难,进退维谷。林亦之和蒋国栋来到医院做产检,缴费时蒋国栋发现自己的信用卡被妈妈停了,蒋家人开始正式干预二人的婚姻,蒋国栋拍着胸脯向林亦之保证,自己可以说服爸妈,给林亦之办一场风光的婚礼,林亦之盲目乐观,觉得这就是爱情必经的磨难。

  • 钟惠拿着穆莲生失踪案的新闻来到袁家,想要问个究竟,却无意间听到小鸥跟林绪之谈起自己的心愿,其中一个就是跟惠奶奶做朋友。钟惠不忍打破孩子的美好愿望,转身离开。小郭开始调查穆静,走访了穆静当年的老邻居,得知穆静丈夫白血病去世后,穆静一个人将莲生拉扯大,是一个能吃苦的好妈妈。同时小郭也了解到莲生之前跟一个开京牌车的女人来过这里。这一切,被躲在暗处的尚武听个正着。小郭飞去北京找到田放,追问假田放的线索,质问是谁提供了证据帮他打赢了长川生物的官司。田放装傻充愣,说是粉丝帮忙,并且答应三天之内找到这个粉丝。小郭前脚刚走,田放后脚就来了袁玲家找林绪之,告诉她情况危急,大连警方已经找到他了。

  • 钟惠联系了李泽见面,把多年的积蓄给了李泽,要买李泽当年拍的所有底片。得知大连警察找上门来,李泽却毫无惧怕之色,说我拍自己的老婆孩子犯法吗?李泽笑着反问钟惠,你不怕吗?在警方的高压之下,田放不得不再次找到林绪之,提醒她现在是诱拐嫌疑人,是犯法,自己可以帮助她向妇联求助。林绪之拒绝了田放的好意,表示在找到爆炸案的真凶之前,她绝不会放弃穆莲生。林小鸥生病了,林果之陪着母女俩去医院,却发现林绪之对小鸥的过敏史一无所知,对小鸥的真实身份起了疑心。田放从林果之那儿得知小鸥生病后也赶来了医院,田放试探小鸥,给她看穆静和尚武的照片,小鸥一口咬定不认识这两个人。

  • 宋阿姨看到小鸥半夜不睡觉,有些担心,于是打电话给钟惠,让她抽空来看望小鸥,钟惠邀请绪之跟自己一起去。第二天林绪之匆匆赶到福利院,看到小鸥和钟惠在快乐的玩着纸箱游戏,看着小鸥的笑脸,林绪之突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也跟妈妈玩过同样的游戏,瞬间明白了什么。林绪之上前拉起小鸥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钟惠站在原地看着林绪之走远,明白林绪之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小郭和田放在酒吧里约见,田放给小郭看了疑似尚武的虐童视频,二人一分析,穆静和尚武有可能隐藏了重要的事实。

  • 林绪之独自一人来到了钟惠理发店,这是她第一次以女儿的身份出现在这里。林绪之终于向钟惠问出了那个埋藏在心底已久的问题:为什么要抛弃我?面对林绪之的发问,钟惠支支吾吾,一时说不出答案,小郭的突然到访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林绪之躲门后,听到小郭说钟惠是在逃亡中跟女儿走丢了,心里的疑惑又多了一层。待钟惠打发小郭走后,林绪之问钟惠,是走失还是抛弃?钟惠斩钉截铁的说是抛弃。

  • 一腔孤勇的小郭一边在案情进展上屡屡受挫,一边又是老郭让他立即归队的指令,他走投无路,准备回归警队。田放鼓励小郭不要前功尽弃,自己在老郭那儿大包大揽,答应三天内一定找到穆莲生。第二天田放一大早就来到袁玲家,却被林果之挡在门口,让他不要干扰大姐的私生活!田放无奈只得说出真相,林绪之涉嫌诱拐儿童!林果之根本不相信田放的话,跟他嚷嚷起来。这时袁玲和林亦之回到家,袁玲邀请田放去书房说话。

  • 林绪之带着小鸥开着车飞驰在乡间的路上,小鸥不停的的指着路标问林绪之自己不认识的字,并一一记在心里。零食盒里出现的死仓鼠破坏了温馨的旅程,小鸥以为死掉的是自己养的仓鼠兜兜,吓得崩溃大哭。林绪之急忙停车安慰小鸥,看到零食盒里的死仓鼠,林绪之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 林亦之约蒋国栋来咖啡厅见面,蒋国栋以为林亦之回心转意,精神抖擞的出现在林亦之面前。没想到林亦之将订婚戒指退回,并告诉蒋国栋自己要生下孩子的决定。

  • 穆静找到袁玲家,在门外大喊大叫,口口声声让林绪之还自己孩子。林果之自知闯了祸,急的团团转,袁玲及时下楼来解了围。穆静在袁家四处寻莲生不见,索性赖着不走要等林绪之回来对质。 林绪之查到了电话号码的定位范围,正要前去查找,不料小郭却将她堵在了门口。林绪之怀疑是田放出卖自己,田放说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状况,他们确实需要警方的帮助。林绪之表示只要找到小鸥,自己马上跟小郭走。三人争执不下时,林绪之接到林亦之电话告知穆静已经找上门,林绪之只得马上回家,小郭和田放代替 林绪之去查定位。

  • 小郭查访了几个街区,终于查访到一个收旧电器的小贩,说他在附近见过穆静。这时,躲在出租房的穆静尚武看见了这一切,穆静想要去报警,尚武阻止了她,说林绪之肯定将他们虐待孩子的事情告诉了警察,现在出去就是自投罗网。 林绪之和田放闻讯赶来,林绪之留意到了小贩车上的各种废旧显示器,心生狐疑。她几经打听一路寻到小贩家,发现小贩家堆了一屋子废旧的显示器,屏幕上正在播放的竟然是各种监视画面。原来,这个小贩利用收废品的便利进入各家各户, 却暗中装了摄像头来窥探别人的私生活。林绪之以报警要挟小贩,查看了近三天的街区录像,最后在一个画面里,看到尚武上了一辆出租车。

  • 钟惠对小郭坦白,自己在视频里说的那些都不是真的,是李泽逼迫她说的。当年的火是自己放的,因为李泽一直对自己和女儿实施精神暴力,她要带女儿摆脱这地狱般的生活。田放告诉小郭,尚武威胁说视频如果不在一个小时内发布,他就要自己发到网上去。田放想到一个对策,让钟惠再录一个说出真相的视频,即使尚武发布了那个视频,也还有机会去澄清。 林绪之带林小鸥回到家,打包行李准备离开北京。面对别离,袁玲跟林绪之第 一次敞开心扉,倾诉对彼此的情感。最后,袁玲问绪之,可以不走吗,绪之摇头, 不走会连累你和妹妹们。

  • 林绪之一行三人来到大连,暂住在一处民宿里。夜里,穆莲生强撑着不睡觉,就为了到零点跟林绪之说一句生日快乐,钟惠也特别为林绪之缝制了她小时候最喜欢的布海鸥作为生日礼物。林绪之第一次过了她真正的生日,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待莲生睡着了,林绪之问钟惠,当年的火是她放的吗?她想知道真相。可钟惠却说自己真的不知道,她回家的时候,火已经烧起来了。听着钟惠的讲述,林绪之从镜子里看到了火灾的幻象,一时惊惧不已,钟惠上前一把将林绪之紧紧的抱在怀里,嘴里轻轻哼着歌,安慰着她。

  • 听到一切的穆静知道了尚武的真面目,她佯装镇定上车,希望林绪之赶紧被警方抓住。尚武敲打穆静,是她把莲生关进储物柜的,如果被抓,她这个当妈的也逃不掉。 大连警方从微波炉爆炸的锡纸上提取到一个男性指纹,需要尽快找到尚武进行比对。田放无意间从电视的早间新闻上看到了林绪之的车,表情大变。小郭察觉到他的不正常,问了几句被田放敷衍过去。 小郭在酒吧蹲守尚武,听到老郭说田放一个人去看海鸥,小郭想起田放早上看新闻时诡异的神情,拿出手机翻出新闻回看,看到林绪之的车出现在画面里,他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小郭立即起身去交管局查找林绪之车的位置。与此同时,田放打电话给林果之让耿平帮忙查找林绪之车的定位。

  • 田放收到了林果之发来的林绪之车的定位,他在林绪之车旁守了一夜,终于等到了林绪之。田放以莲生身份证为条件,跟着林绪之去了解她的“身世”。林绪之带田放去到她小时候的家所在的地方,她现在才知道,她从小一直搭的房子模型,就是家的样子。站在这个地方,林绪之突然想起来5岁时的那场火灾,一切都是从她想烧掉的那些表情扭曲的照片开始的。这场回忆,几乎将林绪之击垮,田放第一次看到脆弱的林绪之,心里对她异样的情感再也掩藏不住,两人在酒店共度了片刻欢愉, 田放鼓足勇气,对林绪之说出“我爱你”。对此林绪之冷漠的回复道,爱一个人应该是很好的感觉吧,但不要爱我。

  • 林绪之和李泽对峙之际,警车呼啸而至。原来,这一切都是林绪之的布局,她 一边故意暴露行踪将李泽送进监狱,一边计划偷偷将钟惠穆莲生送走。李泽被抓, 钟惠和穆莲生在去往机场的路上也被老郭拦下。 小郭审讯林绪之,林绪之坦白自己想成为穆莲生的母亲,但是“成为母亲”,就 是林绪之犯的罪。袁玲帮林绪之请了律师,争取了取保候审。老郭提出要查清楚当年火灾的真相,钟惠想让一切都过去。林绪之却想要一个答案,钟惠答应跟她一起面对。 尚武跑路,小郭向穆静询问尚武可能去的地方。穆静一心记挂莲生,问莲生怎么办。小郭说莲生暂时会送去福利院,穆静提出想见莲生一面。

  • 尚武躲在冷藏车里随车到了北京,趁司机在服务区停车,趁机逃走。尚武躲到了之前住过的老街区,在街上遇到了收废品的小贩,偶然偷听到他帮警察查逃犯线索的事情,尚武心思一动,跟着小贩回到了废品站。 福利院,穆莲生偷偷溜进宋阿姨的办公室,给林绪之打电话。这时,宋阿姨带 着田放进门,见到田放,穆莲生以为是林绪之让田放来接自己,顿时开心起来。田放说,妈妈必须先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才能当你的妈妈,穆莲生不解。田放给穆莲生一个iPad,里面是林绪之用穆莲生画的妈妈做的游戏。袁玲打包了一箱子木块,附上一张自己家房子的照片,让果之和耿平给林绪之送到疗养院去,告诉她妈妈想要一个房子模型作为礼物。

  • 在理发店的小郭收到耿平消息,和田放匆忙赶往事发地点。林绪之跟尚武对峙, 耿平配合林绪之,共同制服了尚武,找到了被扔进垃圾箱的林果之。这时,田放和小郭带着警察赶到,逮捕了尚武。 林绪之回到理发店见到穆莲生,母女二人久别重逢,穆莲生倾诉着对林绪之的思念,哭着问林绪之为什么不来福利院接她。林绪之不忍,答应莲生第二天再送她回福利院。 林绪之和钟惠一起带着穆莲生来到袁玲家,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饭,像过年一样。林果之提议要一起拍一张照片,三代人在镜头里笑的灿烂,像是真正的一家人。 钟惠明白自己时日无多,她坦然和林绪之谈起生死,那些当年她带着5岁绪之逃亡的日子,反倒是她分外珍惜的时光。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