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冬

6.9
类型: 电视剧 农村 喜剧
年份: 2020
地区: 内地
简介: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人们进入猫冬时节......近年来,随着农村的经济发展,一些陈俗恶习也随之滋生蔓延,并愈演愈烈。村支书林三木决心引导村民改变陋习,创业致富。他刚制定了《移风易俗,建设美丽乡村》计划,并向镇党委书记李钟鸣立下了“军令状”。随之烦心事就接踵而来,村中的“四大金刚”就外来的“佛手”老阚聚赌,输得很惨,他们的家人哭喊着来找林三木告状,村副主任于倩雪建议用强制性手段处理“四大金刚”,而林三木则要采取“攻心战术”,从思想上彻底改变他们,两个人意见相悖,发生了激烈争执。而一直暗恋林三木的家庭农场场主车翠菊抱打不平,不失时机地参与进来。于是,一场现代文明与尘俗陋习的较量、三角恋情的角逐明火执仗地展开了。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5 / 共35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1====1
  • 1
  • =========2====2
  • 2
  • =========3====3
  • 3
  • =========4====4
  • 4
  • =========5====5
  • 5
  • =========6====6
  • 6
  • =========7====7
  • 7
  • =========8====8
  • 8
  • =========9====9
  • 9
  • =========10====10
  • 10
  • =========11====11
  • 11
  • =========12====12
  • 12
  • =========13====13
  • 13
  • =========14====14
  • 14
  • =========15====15
  • 15
  • =========16====16
  • 16
  • =========17====17
  • 17
  • =========18====18
  • 18
  • =========19====19
  • 19
  • =========20====20
  • 20
  • =========21====21
  • 21
  • =========22====22
  • 22
  • =========23====23
  • 23
  • =========24====24
  • 24
  • =========25====25
  • 25
  • =========26====26
  • 26
  • =========27====27
  • 27
  • =========28====28
  • 28
  • =========29====29
  • 29
  • =========30====30
  • 30
  • =========31====31
  • 31
  • =========32====32
  • 32
  • =========33====33
  • 33
  • =========34====34
  • 34
  • =========35====35
  • 35

分集剧情

  • 寒冷的冬夜,丰年村一片寂静。沉睡中的袁鸽突然被一声响动所惊醒,她一翻身坐起来,惊恐地叫了一声广顺,却蓦地发现丈夫车广顺早已溜走,一条细绳系在自己的手腕上,另一头系在枕头上。她愤愤地骂了一句“是狗改不了吃屎!”,然后一出溜下了地,悄悄地掀开窗帘一道缝隙,猛然一惊,只见两个窃贼在她家院中偷粮食,她顿时吓得瘫坐在地上,略微地定了定神,爬到了炕边,拿起手机,手指颤抖地拨通了派出所的电话。“麻坛四大金刚”因聚赌被派出所抓起来三个,姚老嘎顺着尿道跑了。按治安规定,聚赌除罚款之外,还要给予拘留五日的处罚。可近几天马上就要送交外贸公司的合同粮了,这三个人都是合同内农户,必须本人亲自履行合同。

  • 在镇政府召开的“创建农村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大会上,镇党委书记李钟鸣专门点了丰年村的名,“林三木,你们丰年村历年来都是精神文明缺失的‘重灾区’,尤其是每年的猫冬时节,各种陈规陋习沉渣泛起,严重地影响了社会和谐和家庭生活,你做为村支书打算怎么办?”林三木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彻底改变丰年村猫冬时节沿传下来的陈规陋习,狠抓“扶志与扶智”的精准扶贫,并当场于李钟鸣立下了“军令状”。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楞洋马”刘永泰突然闯进会场,慌急地报告林三木,“大表哥,车广顺出事儿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寒冷的冬夜,丰年村一片寂静。沉睡中的袁鸽突然被一声响动所惊醒,她一翻身坐起来,惊恐地叫了一声广顺,却蓦地发现丈夫车广顺早已溜走,一条细绳系在自己的手腕上,另一头系在枕头上。她愤愤地骂了一句“是狗改不了吃屎!”,然后一出溜下了地,悄悄地掀开窗帘一道缝隙,猛然一惊,只见两个窃贼在她家院中偷粮食,她顿时吓得瘫坐在地上,略微地定了定神,爬到了炕边,拿起手机,手指颤抖地拨通了派出所的电话。“麻坛四大金刚”因聚赌被派出所抓起来三个,姚老嘎顺着尿道跑了。按治安规定,聚赌除罚款之外,还要给予拘留五日的处罚。可近几天马上就要送交外贸公司的合同粮了,这三个人都是合同内农户,必须本人亲自履行合同。

  • 在镇政府召开的“创建农村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大会上,镇党委书记李钟鸣专门点了丰年村的名,“林三木,你们丰年村历年来都是精神文明缺失的‘重灾区’,尤其是每年的猫冬时节,各种陈规陋习沉渣泛起,严重地影响了社会和谐和家庭生活,你做为村支书打算怎么办?”林三木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彻底改变丰年村猫冬时节沿传下来的陈规陋习,狠抓“扶志与扶智”的精准扶贫,并当场于李钟鸣立下了“军令状”。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楞洋马”刘永泰突然闯进会场,慌急地报告林三木,“大表哥,车广顺出事儿了!”

  • 在医院里,车广顺苦苦哀求袁鸽能够原谅他,可袁鸽却决绝地提出跟他离婚。车广顺情绪激愤,一头撞向了墙壁。然而他并没有自杀成功,只是头部受了点轻伤,袁鸽对他愈加失望。林三木去医院看望车广顺,采取“非常规手段”对他进行了教育,车广顺痛哭流涕,决心痛改前非,他在林三木和车翠菊的陪同下去派出所自首。在镇派出所门前,车翠菊对林三木表达了感激之情,并借此机会敞开心扉,大胆地向林三木表白对他的爱意。林三木却装傻充楞,岔开了话题。

  • 恬静求祁蕾出面摆平了此事。刘永泰非常难为情,对自己的愚蠢行为感到懊悔。他对键钊和恬静表示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替他保密这件事,尤其是不能让表哥林三木知道。老光棍于三通一直暗恋袁鸽,当他得知车广顺又出事了,便跑到“俊鸽美发店”大献殷勤,被袁鸽的老公公车满斗撞见了,一怒之下把于三通轰了出去。于三通被满斗子卷了面子,气呼呼地跑到村委会,以一个村民的名义强烈要求妹妹于倩雪和林三木。

  • 林三木埋怨于倩雪不应该以牺牲他俩的爱情来满足她报复的快感。于倩雪无力争辩,似有难言之隐。林三木接到车翠菊的电话之后急火火地赶到现场,不料邵铁见到林三木之后撒腿就跑,知道他上了车翠菊的当,她搬来了林三木这个狠茬儿。林三木认识邵铁及其父母,这一家没一个正经人,虽然不种地,但秋收时他家的粮食却比种地户还要多,一到猫冬他们就全家组团到城里碰瓷讹诈。

  • 吴迪和马三斤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是林三木担保才得以回家送交合同粮,换句话说是戴罪之身。但一想到老阚那十二万赌资,难免心里有些痒痒,非常纠结。马三斤突然呲着大门牙说道,“哥,我有个万全之策,不知你愿不愿意听听?”林三木从县城回来,顺便给于倩雪买了几包红糖姜茶,试图缓解两个人的关系。可于倩雪并不买账,要把这东西扔进垃圾桶里。“墙头草”薛同秀薛会计急忙拦住,然后存放在自己的办公桌抽屉里。

  • 林三木命令他拿鞋底子抽自己的脚,然后罚他清扫全村的公厕。刘永泰认定他的糗事一定是林键钊告的密,于是怒气冲冲地骑着摩托车去找林键钊算账,正巧在村口遇见了林键钊。林键钊的车胎扎了钉子,正需要有人帮忙,忽见小表叔骑摩托过来了,如同遇见了救星,却不料刘永泰劈头就骂,骂得林键钊莫名其妙。姜瑶瑶回家看望母亲,闲聊时问母亲为什么那么反对她与林键钊谈恋爱?于倩雪岔开话题,避而不谈。

  • 夜深人静,在于三通修理铺前面的路上,一个人影拉着一块东西在地上轻轻地来回走动,“啪”,几棵道钉粘在了那块大磁铁上。林三木拿着那几颗道钉仔细看着,眉头皱成了一个大疙瘩……虽然姜瑶瑶跟林键钊断绝恋爱关系已经三年了,但在她的心里依然念念不忘,因为那是她刻骨铭心的初恋。虽然每次看见恬静和林键钊在一起她都装出一副漠不关心样子,但在内心难免有些妒意。这次林键钊出手相助,她的内心五味杂陈,愈加怨恨母亲于倩雪。

  • 林键钊突然接到林三木电话,让他马上去某饭店门前检查一下一辆小卡车上的粮食。通过检查,林键钊并没有发现这辆车上的粮食有什么问题,一切正常。林三木感到非常奇怪,难道,于三通提供的情况是假的?车满斗来到袁鸽美发店,旁敲侧击的敲打袁鸽,广顺不在家,不要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尤其是像于三通这样的人。袁鸽觉得老公公这是在羞辱她,万分委屈,与车满斗争吵起来。

  • 在派出所的配合下,林三木终于在粮贸公司大门口拦住了那辆装满粮食的大卡车。面对怒气冲冲的林三木,吴迪和马三斤虽然内心慌乱,表面上却十分强硬,跟林三木大声叫嚣,“姓林的,如果我们的粮食没有问题怎么办?当心我们到法院告你去!”林键钊与民警小赵爬到车上,检查出粮食掺有大量的江沙。林三木二话不说,扑上去就狠狠地扇了吴迪几个耳光。李钟鸣觉得丰年村肯定出了什么大问题。

  • 母大凤送粮车在于三通修理铺门前扎了钉子,她感到非常奇怪,“为什么这几天很多车都是在这儿扎了钉子呢?”她来到林家向林三木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林三木讳莫如深的一笑,说我知道了。袁鸽知道车广顺就要回来了,为了不让车广顺到她这里来,更不想让他接触女儿豆豆,她拿把锁头要把东西两院的小角门锁上了。车翠菊阻止说道,“袁鸽,你锁上了小门,但你能锁住他们的父女亲情吗?”袁鸽无语,只能一声长叹。

  • 看着林三木和于倩雪整天在一起,林森心里非常着急。这时车满斗来找他,说三木和翠菊的事全村人都知道,总这么吊着也不是回事儿呀,得马上想个办法把他俩的事儿定下来,省得村里人背后瞎议论。车满斗的话说到了林森的心里,两个老头子暗中密谋,要给林三木来个“釜底抽薪”,彻底断了他对于倩雪的念想。于三通找林三木和于倩雪苦苦求情,说如果把我送到派出所的话,今后我就没法在丰年村呆了!除了这个,你们让我怎么着都行!林三木认为,把于三通送到派出所并不能解决实质问题,必须从他的内在改变他。

  • 林三木和于倩雪、薛同秀分别带人四处寻找梓涵。林三木坐车翠菊的车要去县里,可没想到半路上没油了。林三木出了个主意,两个人一起晃动,或许能把油箱底下的燃油晃进油管里。于是,两个人开始猛烈地晃动。这时,于倩雪向这边走过来,隐约地看见一辆轿车停在村路上,并且车子在剧烈地晃动。她感到非常好奇,当她走近轿车时,蓦地惊呆了,车里面竟然是车翠菊和林三木,两个人在玩儿“车震”。她顿时雷霆震怒,冲过去猛地来开了车门,“林三木,你们俩在干什么?”她严正地告诫林三木:“林三木,你如果真能娶车翠菊,我无话可说!反之,你的党性和人品就非常值得考量!我要向上级组织汇报!”面对于倩雪的误会,林三木百口难辩。

  • 林三木急三火四地赶到乡政府,李钟鸣劈头盖脑地就是一顿训斥。原来,有人打电话举报林三木和车翠菊搞“车震”。林三木向李钟鸣详细地讲述了事情的原委,李钟鸣决定派镇纪委书记栾鑫涛带调查组去丰年村进行调查。已经伤透心的袁鸽坚决要跟车广顺离婚,车广顺对自己所做的事深感忏悔,于是光着膀子跪在寒风里面壁思过,引来很多村民围观,谁劝他也不肯进屋。恰巧被于三通赶上,他抱着小狗在一旁说风凉话,“哟喝,这是达摩面壁的节奏哇,备不住你还能练成奇门遁甲呢,哈哈哈~~”林三木在于倩雪面前斥责了车翠菊,她脔心巨伤,郁郁寡欢,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对林三木的感情,“林三木,我不顾一切的护着你、爱着你,可你却这样对我!林三木,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 林三木和车翠菊的“车震”事件在网上传播得沸沸扬扬,林键钊为父亲这种下三滥的行为感到羞耻,内心非常痛苦。恬静的胡乱分析惹得姜瑶瑶顿时震怒,觉得她所说的“幕后黑手”就是指自己的母亲于倩雪,两个人发生了激烈的矛盾,林键钊夹在中间不知左右。姜瑶瑶回到家质问母亲是不是她把林三木和车翠菊“车震”视频发布到网上的?于倩雪非常伤心,觉得女儿越来越不了解她了。林键钊怒气冲冲地回家质问林三木质。林三木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不相信自己,非常难过。而偏偏在这时林森搅合进来,要求林三木立即召开全体党员大会,要投票决定罢黜他这个村支书和村主任,并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霎时间林三木四面楚歌,有苦难言。

  • 他急忙找到林三木,说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可以证明他的清白,同时能抓到陷害他的真凶。但是,他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让他担任丰年村的治保主任。姚老嘎拘留期满,忐忑不安地回到家,母大凤和女儿母小凤对他爱答不理,不给他好脸色。母大凤说,姚老嘎,虽然你的拘留期满了,但我们还要对你实施家庭专政,不许瞎得瑟,以观后效。姚老嘎身上有短处,只能忍气吞声,夹着尾巴做人。环保行者岳笠平来山上考察环保情况,没想到摩托车坏在了袁鸽美发店门前,就到美发店里寻求帮助。正在闲逛的于三通忽见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去了袁鸽家,心里顿生疑惑,便偷偷地走过去隔着玻璃窗观察,见袁鸽对岳笠平非常热情,两个人有说有笑,于是心里产生了嫉妒,立刻跑到车满斗家说黑道黄,被车满斗轰了出来。

  • 林三木淡然一笑,“这只能算是误告,而不是诬告!因为我是村干部,每一个村民都有监督我的权力,只不过是他们的方式有些偏颇罢了!”夜晚,车翠菊独自一人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纷飞的大雪潸然泪下,她内心非常自责,真不该对林三木那个态度。可眼下这种尴尬的局面怎么挽回?我真的能放弃对林三木的爱吗?这时,车满斗走进来,他望着女儿的背影内心充满了愧疚,是因为自己重男轻女而导致车广顺输耍不成人,并致使女儿这个年龄还孑然一身。三木安排岳笠平住在村委会,并亲自来陪他。两个人深夜长谈,对“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有了深刻的认识,对丰年村猫冬时节的下一步工作有了新的想法。同时,对“扶贫先扶志,扶志与扶智”的重要性进行了深刻的探讨。

  • 就在这时,办公室门突然被撞开,姚老嘎戴着头盔惊慌失措地跑进来,紧接着母大凤举着锤子追了进来,姚老嘎大呼:“救命啊!”早晨,大凤让姚老嘎去小卖部买菜,他一走进小卖店就闻见了酒香,顿时犯了酒瘾,向小卖店老板赊了半斤白酒一饮而尽,结果酩酊大醉。母大凤左等右等也不见姚老嘎回来,便出门寻找,只见姚老嘎一边里倒歪斜扭着秧歌步一边唱着,顿时大怒,拿起一把锤子就要废了他,姚老嘎见事不好,就栽栽楞楞地跑到村委会来求救。栾鑫涛带着调查组找吴迪和马三斤调查林三木和车翠菊的“车震”事件,两个人极不配合,并说了很多违心的话。张老面在小卖店碰见了母大凤,在闲聊中母大凤得知张老面的儿子张子轩就要结婚了,便主动请缨给他家当大知宾,全权张罗喜事。

  • 吴迪和马三斤万万没有想到,林三木竟然暗中帮他们把粮食卖了,并且还卖上了好价钱。两个人走出粮库大门,拿着卖粮食的钱愧悔不已,无地自容。林三木来到车家告诉车广顺,让他去县里学习手编技能。袁鸽听罢非常高兴,她希望车广顺能去县里学习,一来可以学习一项新的生产技能,二来也可以断绝他与吴迪他们来往,没准儿能借机能彻底戒掉赌瘾呢。车广顺也非常愿意去县里学习,可当他无意间看见于三通在袁鸽美发店门前徘徊,岳笠平骑着摩托车从门前经过,他立刻改变了主意,他担心袁鸽受人诱惑,所以要在家看着她。对于车广顺的决定,袁鸽刚刚燃起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她越发的瞧不起车广顺。

  • 车广顺不肯去县里学习,遭到了袁鸽的鄙视,车翠菊也对他大加训斥,“你呀,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玩意儿!”而车满斗却对儿子的做法表示赞同,“篱笆扎不牢,野猫野狗钻进来!家要守不住,学再多本事有啥用?”车满斗的话引起了袁鸽的强烈不满:这分明是含沙射影说我袁鸽不正经啊!于是,老公公和儿媳之间的矛盾再次升级。明天就是姜瑶瑶的生日,于倩雪给女儿打电话,要给她过一个温馨的生日。可姜瑶瑶的冷漠话语立即让于倩雪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悲哀,她回想起二十多年来的不容易,不禁暗自伤心落泪。这天早上,林三木刚刚来到村委会,舒老美和小丹东就慌急地闯进来,“三木书记,不好了!吴迪和马三斤拎着棒子打你来了!”透过窗户,只见吴迪和马三斤拎着棒子表情扭曲地向村委会走过来。

  • 林森一听是于倩雪叫三木去她家,顿时撂下脸子,“去她家干啥?还嫌她祸害你的不够啊?”林三木前脚刚走,车翠菊就来到了林家,林森向她倾诉自己的苦闷。车翠菊一听林三木去了于倩雪家,一股醋意顿时涌上心头,但她又不能表现出来,口气显得很淡然。林森之所以告诉车翠菊林三木去了于倩雪家,因为他心里着急,想借助车翠菊打断林三木跟于倩雪来往。自从林三木的“车震”事件“昭雪”之后,加之林三木对有些工作难题的巧妙处理,于倩雪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对林三木的看法。她蓦然发现,虽然二十五年过去了,但在自己内心深处依然给林三木留有重要的位置。她今天晚上刻意的打扮了一番,这是她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化妆,还拿出当年林三木作为定情物送给她的那块手表戴在了手上。

  • 自从林三木承诺一定能帮张老面把他儿子的婚事办得亮亮堂堂的,张老面的心里便有了底。为了躲避母大凤,他跑到山里割了些柳条子准备找个没人的地儿编几个土篮子。这时,上山考察的岳笠平碰见了张老面,向他打听蒙眼貂的情况,立即引起了他的警觉,怀疑岳笠平是个偷猎者,于是把这一情况告诉了护林员刘永泰。当岳笠平走下山时,楞了咣叽的刘永泰突然蹿上去把岳笠平撂翻在地,并解开裤带将他捆绑起来。母大凤给张家的设计的婚礼得即复古又时尚,既有尘俗旧令,又有现代大都市的经典模式,红毡铺地、三十辆豪华轿车接亲、老嫂换灯、小飞机戴戒指等等,并打算邀请林三木和于倩雪带队参加婚礼,同时邀请舒潇潇担当司仪。更过分的是,她居然还把请柬送到了镇党委书记李钟鸣的手里。

  • 林森不理解“梅姐”为何突然不来他家住了,难道她对我有什么想法?林三木看出了父亲的疑惑,劝慰道,“罗大婶儿对你一点儿想法都没有,只是她现在坐轮椅,不想让你看到她憔悴的样子。爹,她真的很在乎你。”林森听罢心里很是受用。而林三木心里清楚,老罗太太永远不可能站起来了。岳笠平向袁鸽告别,感谢她这些天来对自己照顾。正赶上袁鸽站在凳子上要往大衣柜顶上放皮箱,凳子一晃险些摔下来,被岳笠平一把扶住,袁鸽倒在了岳笠平的怀里。恰在这时车广顺走进来,亲眼目睹岳笠平抱着袁鸽,顿时大怒,冲上去挥拳暴打岳笠平,却不料一拳打在了袁鸽的脸上,顿时口鼻流血。袁鸽怒吼道,“你不是怀疑我跟岳大哥吗?我就是喜欢他了!怎么着吧?”车广顺疯了一样地吼道,“终于说实话了!离婚,坚决离婚!”

  • 夜晚,姚老嘎顶不住寒冷,就弄了一瓶酒喝了起来,结果没堵着张老面,自己反而醉倒在张家院门前。袁鸽终于跟车广顺离婚了。车广顺站在法院门前泪如雨下,“袁鸽,这个家就没有你一点留恋的地方吗?你太狠心了!”这时,豆豆表情严肃地走过来。袁鸽告诉女儿,“豆豆,法院判把你给了妈妈,从今往后,妈妈一个人抚养你!”豆豆冷漠的扫了父母一眼,“对不起,我只有姑姑和爷爷,没有父母!”说完,转身哭着跑开了。袁鸽和车广顺愣怔地站在那里望着女儿跑去的背影……薛同秀见车、林两家彻底闹掰了,林三木跟于倩雪也不可能破镜重圆了,不禁心中暗喜,决定趁此机会把小姨子韩晓茹介绍给林三木。他老婆皋莲芝觉察到他的心思,便严肃地警告他,“薛同秀,我警告你不要打晓茹的主意,林三木都赶上她爹了!”

  • 在县城一家饭店里,薛同秀在力劝他的姑舅小姨子韩晓茹考虑跟林三木的事。他哪里知道,如今的韩晓茹已不是以前的黄毛丫头了,她现在不但是一家服装店的老板,还是一名网络作家。韩晓茹听罢薛同秀的一番话非常气恼,她质问薛同秀,“你这是给我介绍对象啊还是找个爹呀?我不缺少父爱!”说罢就叫服务员买单。薛同秀诧异地问道,“还没点菜呢你买什么单呀?”韩晓茹一指薛同秀,“点菜?你这种人只配吃草,不配吃人饭!”母大凤来到村委会给林三木和于倩雪送请柬,邀请他们参加由她主持的张家婚礼,林三木欣然接受了邀请,于倩雪感到非常诧异,“你作为村干部,怎么一点组织原则都没有啊?”林三木无声一笑,满脸诡异,于倩雪莫名其妙。

  • 她怀着好奇之心来到村委会,当薛同秀向她介绍林三木时,她顿时忍俊不禁大笑起来,“哎妈呀,原来你就是林三木啊?”她万万没有想到,在别人嘴里夸赞的林三木竟然是个形象丑陋的“矮脚虎”。而韩晓茹的莽撞和无理引起了于倩雪的强烈不满,责备薛同秀“别有用心”。楞洋马刘永泰听说韩晓茹来到了丰年村,顿时非常激动,他以为韩晓茹是来看他的,结果却是专程来看望表哥林三木的,心里顿时失落,对林三木心生怨恨,“大表哥啊,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呀?我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女人,你却偏偏跟我争,你左手有车翠菊,右手有于倩雪,难道这还不够吗?你都多大岁数了?就不知道一点廉耻吗?”车翠菊得知薛同秀要把韩晓茹介绍给林三木,并且人家姑娘已经来了,她顿时慌了手脚。

  • 林森想去养老院照顾罗奶奶,但又怕外人说闲话,便自己弄了一个红袖箍戴在了袖子上,上面写着“老年志愿者”,然后理直气壮地让林键钊开车把他送到敬老院去。看着爷爷的样子,林键钊和恬静忍不住大笑起来。车广顺萎靡不振,整天窝在家里酗酒,愁坏了车翠菊和车满斗。这天,林三木来到车广顺家,告诉他已经在县里安排好了,让他马上去县里学习。车翠菊和车满斗非常感激,却没想到车广顺突然抡起酒瓶子扑向林三木,“姓林的,袁鸽跟我离婚都是你挑唆的!别他妈的跑来装好人!”林三木最近忽然跟姜瑶瑶来往密切,并且很神秘的样子。于倩雪问过女儿,“你跟你三木叔究竟要干什么呀?”姜瑶瑶讳莫如深,笑而不答。

  • 林三木从县里回来了,车翠菊质问他,“那个姓岳的拉着袁鸽大摇大摆地走了,你作为村书记为什么不阻拦?你知道村里人都说些什么吗?他的行为给丰年村带来多坏的影响你知道吗?”林三木再三解释,岳先生跟袁鸽是清白的,绝不是像你们想象的那样。再说了,车广顺已经跟袁鸽离婚了,你们没有权力阻止她的任何行为。车翠菊看着林三木,突然哭了起来……车翠菊问林三木,“你是不是还在记恨我?是不是记恨我们家?但我要真诚的告诉你,只要你一天还没结婚,我就不会放弃你的!”说完哭着跑开了。林三木望着车翠菊的背影不禁长长的一声叹息,“傻丫头,你怎么就看不出我对于倩雪的感情呢?唉,是我害了你呀!”刘永泰为了追求韩晓茹,并博得她的欢心,鼓动母大凤到韩晓茹那里做几套“庆典公司”广告服。

  • 林三木带着马爬犁前来迎亲,并且还请来了市电视台的记者姜瑶瑶和著名主持人舒潇潇跟踪报道,弘扬社会主义新农村移风易俗新事新办的良好风气。张老面两口子高兴万分,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而母大凤却惊诧不已,莫名其妙。当她问清了事情就里,顿时呼天抢地坐在地上撒泼谩骂,紧接着“呼——”地站了起来,疯了似的扑向张老面。姚老嘎和张老面的老婆也立即加入进来,他们扭作一团厮打在一起,场面一片混乱。岳笠平和袁鸽坐着马爬犁从“野生动物救助站”回来了,立即引起了村民们的纷纷议论。于三通醋意大发,跑到车满斗家说三道四,要与车家人结成联盟,共同抵制这股“歪风邪气”。

  • 张老面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在银行门口遇见了多年不见的表侄毛子。毛子对表叔张老面格外热情,一定要请表叔吃饭。在一家高档酒店的雅间里,餐桌上的珍馐美味和令人窒息的特色服务令张老面大开眼界。再看毛子的穿着打扮,就知道这胖小子多年不见一定是发了大财。果真,在张老面的追问下,毛子告诉表叔,他现在是北京某公司高管,主要是搞理财生意,确实是发了大财。然后劝说表叔跟着他干,张老面不懂得如何理财,毛子大包大揽,“这些您都甭管,䞍等着在家数钱就OK了。”张老面有所心动。母大凤瞪着两眼僵尸似的躺在炕上,姚老嘎让她起来吃饭她也不理,让她喝水她也不动弹。姚老嘎有些心慌,“这人算是完了,得抑郁症了这是!”突然,母大凤一下子坐了起来,“哈哈哈~~”狂笑起来,吓得姚老嘎夺门而出。

  • 林三木吩咐林键钊和恬静,立即开车去银行阻止张老面给毛子打款。然后他让张子轩联系张老面,可张老面的手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他和张子轩万分着急。林键钊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他开车刚到银行门口,就见张老面已经给毛子打完款坐上出租车疾驰而去。吴迪和马三斤在县里学习手工技术已经一个多月了,今天放假,两个人打算回村向林三木和于倩雪汇报一下学习情况。就在这时,吴迪突然接到了“佛手”老阚的电话,不禁大吃一惊。林三木和张子轩来到派出所报案,说张老面遭遇了电信诈骗。石所长让张子轩联系他父亲,可张老面始终不接他的电话。林三木心生一计,给张老面发了一条微信,谎称张子轩出车祸了,让他马上前来处理。果然,不到二十分钟张老面就急匆匆地来到了派出所。

  • 通过正规学习,母大凤彻底变了,她为自己过去的一些想法和行为感到惭愧,打算把女儿母小凤的姓改过来,随父亲姓姚,并发誓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张老面按照石所长的安排,带着几个投资“理财项目”的人来到了毛子所指定的地点。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毛子打电话过来,说不想跟他们做这个项目了,张老面顿时有些惊慌失措。石所长电话指示张老面,这是毛子在试探他的鬼伎俩,你一定要态度强硬,不要引起毛子的任何怀疑。果然,在张老面佯作带着那些人回去的时候,毛子出现了……张老面被骗去的钱追了回来。然而,他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兴奋,他深深地体会到,过分的贪欲是让人走进深渊的最快途径。同时,他更加觉得对不起母大凤和姚老嘎。可面对强悍的母大凤,他没有勇气去缓和两家的关系。

  • 林三木指示吴迪和马三斤,让他俩告诉老阚,说明天他要跟老阚设一场赌局。吴迪和马三斤听了感到莫名其妙,“你又不会麻将,怎么跟人家赌啊?再说了,你不让我们赌博,你却要跟人家去赌,究竟是什么意思啊?”听到林三木要跟老阚设赌局,于倩雪和薛同秀感到非常震惊,林三木疯了吗?他到底想干什么呀?于倩雪急忙阻拦,林三木道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想赢了“佛手”老阚,借此教育那些赌徒,让“四大金刚”彻底金盆洗手。于倩雪觉得林三木的想法太天真了,“‘老阚’是什么人?这小子号称‘佛手’,你林三木怎么能赢了人家?再说了,你林三木做为村党支部书记,竟然带头设赌局,这是什么性质问题,你想过没有?”于倩雪坚决反对林三木设赌,并断定他必输无疑。

  • 自从因为车广顺的事车满斗和林森闹得很不愉快后,两个人再没来往过,彼此都端着架子。可眼下林三木瞪着眼睛要往火坑里跳,两个老人终于沉不住气了,丢下面子主动凑合到一起,共同商量对策,坚决不能让三木跟老阚设赌。林键钊和恬静得知父亲要跟老阚设赌,觉得他简直是疯了,于是马上回家劝阻父亲,林三木却讳莫如深,志在必得,令他俩如坠云山雾里。吴迪他们认为林三木跟老阚设赌定输无疑,心里非常着急,于是“四大金刚”聚在一起,商量如何帮助三木书记。林三木要与老阚设局开赌,这件事顿时轰动了全村,村民们不知林三木哪根筋错了位,聚在一起议论纷纷:林三木这回玩儿嗨了,看样子要官位不保了!……

  • 袁鸽突然接到豆豆的电话,约她去县城某大酒店,她不知道女儿发生了什么,急忙匆匆赶去。当她走进酒店包房时,顿时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只见房间装饰得非常温馨,棚顶上用上百个蓝色的气球装饰,象征着蔚蓝的天空,一把吉他上插着鲜艳的玫瑰,象征着浪漫与热情……车翠菊、车广顺、车满斗、岳笠平和珍妮满面笑容地望着袁鸽。这时,在背景音乐中,豆豆捧着一束鲜花缓缓地向袁鸽走来,“妈妈,今天是您的生日,女儿衷心的祝福您生日快乐!妈妈,虽然您和我爸爸离婚了,但在女儿的心里,妈妈永远是我的妈妈,爸爸永远是我的爸爸!我左手是父爱,右手是母爱,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袁鸽听罢,顿时泪如雨下……姚老嘎在家里的地位与母大凤发生了反转,可他却反而觉得生活缺滋少味。

收起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