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白首

8.9
龙吟城以救命之花“赤华珠”为至宝,乃江湖首屈一指的帮派。龙吟城素来不容外人,直到林敬有蓄谋的闯入,才逐渐揭开容靖沣背后隐藏的秘密。与此同时,林敬与容婳彼此萌生情愫,二人一路追查,方觉龙吟城中深埋不为人知的阴谋,竟是牵扯江湖多年的一桩迷案,尽管有诸多恩怨是非,但林敬与容婳坚信能以爱与宽恕的方式化解一切,二人虽立场不同,但始终齐心与恶势力相抗,最终还江湖太平。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2 / 共45集) 周四至周日20:00点更新2集,VIP抢先看8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龙吟城以奇花赤华珠号令群雄,城主容靖沣特命二女容婳与容夙各自出发前去唐门取回赤华珠,并以此作为比试。容婳返程途中遭杀手伏击,幸得林敬出手相救,本以为是萍水相逢,不料林敬竟一口说出容婳乃龙吟城二小姐的身份,更耍小聪明顺势接近容婳,以救命恩人的身份一路追随,想要混入龙吟城中。

  • 容夙将林敬受伤之事告知陆一舟,陆一舟却无动于衷,容夙怀疑其目的是为赤华珠。陆一舟避重就轻,反而提出欲与容夙切磋棋艺,容夙棋艺不佳,陆一舟赠棋以资鼓励。林敬以师祖的名义教容婳习剑,当日,容靖沣对林敬下逐客令,林敬心知容靖沣定另有打算,面上答应离城,实则早有防备已提前让陆一舟在外接应。容婳顾虑容靖沣会暗中出手,便想送林敬一程,怎知容婳多年的寒疾复发,又遇杀手追杀,林敬在旁相护。薛掌门命悬一线,其子薛无邪带父入城求容靖沣相救,容靖沣以赤华珠为其续命,薛家感恩戴德。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龙吟城以奇花赤华珠号令群雄,城主容靖沣特命二女容婳与容夙各自出发前去唐门取回赤华珠,并以此作为比试。容婳返程途中遭杀手伏击,幸得林敬出手相救,本以为是萍水相逢,不料林敬竟一口说出容婳乃龙吟城二小姐的身份,更耍小聪明顺势接近容婳,以救命恩人的身份一路追随,想要混入龙吟城中。

  • 容夙将林敬受伤之事告知陆一舟,陆一舟却无动于衷,容夙怀疑其目的是为赤华珠。陆一舟避重就轻,反而提出欲与容夙切磋棋艺,容夙棋艺不佳,陆一舟赠棋以资鼓励。林敬以师祖的名义教容婳习剑,当日,容靖沣对林敬下逐客令,林敬心知容靖沣定另有打算,面上答应离城,实则早有防备已提前让陆一舟在外接应。容婳顾虑容靖沣会暗中出手,便想送林敬一程,怎知容婳多年的寒疾复发,又遇杀手追杀,林敬在旁相护。薛掌门命悬一线,其子薛无邪带父入城求容靖沣相救,容靖沣以赤华珠为其续命,薛家感恩戴德。

  • 林若寒因空字堂此番举动而觉得蹊跷,并对湖上未能带回容婳令容靖沣交换而心有不甘。容婳苏醒,发现林敬守了自已一整晚颇为感动,白为止赶到告知二人容靖沣对林敬下了杀令。林敬从陆一舟处得知杀手乃是灵教之人,而自己想要查探之事也无线索,遂决定知难而上回龙吟城自证清白。容婳担忧林敬安危,回城后与容靖沣据理力争为林敬辩驳,林敬回到龙吟城遭众人围困,为了替林敬开脱,容婳不惜说出实情,薛掌门被杀之时林敬彻夜与自己在一起,林敬心中感动。容靖沣震怒之际,容婳道出此次发病缘由乃是中毒所致,而下毒之人便是容夙,一时间,姐妹关系再度僵化。

  • 白为止决定正式公开拜师林敬。容夙见容婳得林敬相助势力更甚,便暗中让玄夜捆了林敬让陆一舟带离,岂料阴差阳错,白为止却成了替罪羔羊。林敬一度想要躲开陆一舟,无奈之下,陆一舟只得告知真相,林敬的母亲已然病重,正等待着赤华珠续命,而林敬要娶的梅家小姐嫁妆之中便有一颗赤华珠。林敬得知母亲病重,一番深思熟虑后决定留在龙吟城,他托陆一舟赶回凌虚阁让林若寒尽快退婚,墨幻重出江湖,赤华珠在身无疑是杀身之祸。

  • 陆一舟在点河灯处暗自神伤,容夙赶来,陆一舟情不自禁亲了容夙额头并说两人自此形同陌路。凌虚阁二司尊沧七火烧梅林得以破解梅婴设下的阵法,与梅雪漫顺利脱身。然此事被无所不知的小雪盟得知,将此讯飞鸽传书告知了墨幻。墨幻堂而皇之来到龙吟城却未被察觉,数十年后第一次与徒儿容靖沣正面相对,容靖沣心中惊慌,不想墨幻却只告知唐门遗失的赤华珠正在凌虚阁手中,容靖沣疑惑之际,墨幻迅疾出手,将其重伤。容靖沣得林敬医治后,连忙命其赶赴凌虚阁阻拦墨幻抢夺赤华珠。林敬得知赤华珠在凌虚阁以为母亲病情加重,连忙动身,容婳执意一同前往。

  • 独自外出的容婳误入凌虚阁境地,遇沧七拔剑相向,幸亏林敬及时赶至救下,容婳却寒毒发作,陷入昏迷。苏醒之时,梅雪漫在旁照料,容婳担心林敬安危,却从梅雪漫口中得知林敬是凌虚阁少阁主身份,容婳不顾身体想要找到林敬问个究竟。原来林敬真正的身份乃是凌虚阁少阁主那岚岳。那岚岳先一步回到凌虚阁,质问母亲为何几次三番对容婳下手,表达出自己对容婳的心意希望母亲能够谅解,情急之下林若寒告知那岚岳容靖沣是其杀父仇人,语气坚定此生与容家之人势不两立,母子争执之际,凌虚阁迎来不速之客。墨幻的到来让林若寒猛然一惊,那岚岳这才得知母亲已用了赤华珠续命,林若寒为护儿子主动出击却并未占得上风,反而身负重伤。

  • 容夙知父亲派遣容婳与林敬前往凌虚阁打探消息,不甘示弱,也派出玄夜前往小雪盟探听,玄夜应下琉璃的条件会以赤华珠解药交换消息。而容夙则四处走访想拉拢江湖势力。陆一舟为干预容夙故意与其相对,处处阻挠。容夙为了巩固空字堂在龙吟城的地位,决定深入虎穴去灵教找墨幻彻底解决隐患,却遭墨幻毒手,陆一舟冒死闯灵教阵地救容夙,墨幻派出玄兵追击,陆一舟拼死相护,为救容夙不顾自身安危,身受重伤,容夙中毒昏迷不醒。

  • 玄夜寻至,容夙决定暂不回城中,想呆在陆一舟身边探出林敬消息,命玄夜先行将墨幻重伤的消息传回。白为止听容婳提及那岚姓氏心中大惊,容婳与林敬商议如何取得赤华珠解药之时,白为止于暗中监察着二人。墨幻赶至小雪盟养伤,锦鹊在旁照料,墨幻经此一战,发现想要练成玄兵令,需三生三死的赤华珠,方可大成,遂下令让小雪盟加快促成与容夙的交易,让她将赤华珠解药奉上。林敬与容婳正为如何取得解药一事犯愁,赤华珠反噬之期迫在眉睫,林若寒正等待着解药续命。容靖沣将封闭花海亲自制作解药,并下令将凡使用过赤华珠的江湖人士一并请入龙吟城。

  • 林敬早已察觉容夙动机不纯,出发前将解药以假乱真掉了包,在面对容夙围困之际,林敬不惜毁药求得逃生之路。林敬奔逃之际发现萧掌门已然遇害,而身后追击之人并非容夙,而是梅婴。质问之下,梅婴坦诚萧掌门是自己所杀,林敬下令抓梅婴回龙吟城,但梅婴却无所畏惧,林敬的身份是他最好的保命符。

  • 林敬身处龙吟城,不知凌虚阁发生何事,担心不已,又恰闻梅婴与容婳的闲言,醋意十足前往生字堂中。梅婴见容婳心地善良趁机利用,将容靖沣过去搜刮武林世家威逼各大门派的事迹告知。就连梅家的秘籍也在龙吟城中,容婳义气将秘籍返还。梅婴得秘籍后,奇门遁甲之术大有提升,故意将林敬困住,并以对容婳心生情愫而故意挑衅。林敬大为恼怒,却全然不知自己送回凌虚阁的解药已被墨幻所夺,而墨幻已潜入凌虚阁中。

  • 林敬以协助梅婴逃离龙吟城为条件,让梅婴以梅花易数助他偷入容靖沣房中,寻找制作赤华珠解药的线索。林敬笃定,以梅家与凌虚阁如今的关系,梅婴定不会出卖自己。此时,林若寒查出解药被夺一事乃小雪盟所为,猜出其幕后主使之人便是墨幻,于是前往小雪盟。而于此同时,在容婳、陆一舟与梅婴的掩护下,林敬于容靖沣房中找到冰晶,并联系多个线索,林敬发现了研制赤华珠解药的秘密,需有冰晶辅助,以内力催化,而容靖沣独自出城正是为了买冰晶。白为止因紫烟中毒至深而大发雷霆,与容靖沣发生争执,奈何紫烟心中唯有容靖沣一人,容靖沣心知紫烟心意却无法正面接受。容婳与林敬得知此事,二人分道,容婳规劝容靖沣,林敬责安抚白为止。

  • 林敬等待时机欲取赤华珠种子,时城中金鼓敲响有敌人闯入。奈何容靖沣为紫烟以内力逼毒续命无暇分身,唯有容夙携空字堂弟子迎战,这才发现攻入者竟是唐门之人,前来龙吟城乃是寻梅婴为唐掌门报仇。容婳劝说容夙不能直面应敌,需以计周旋缓和形式,然容夙不服容婳规劝,下令要唐门之人缴械入城,否则便执意一战。唐门之人闯入龙吟城,容婳以礼相待,因容靖沣尚未出关,欲拖延时间。然容夙态度截然不同,其高傲之姿惹怒了唐门大长老,双方大打出手。陆一舟相助容夙击退唐门之人,容夙不听规劝执意趁胜追击,陆一舟无奈只得在旁相护。二人追至听风镇,才发现此处防守之人早已遇害,而唐门也早已设局,引容夙离城不过是为了让萧家顺利攻入龙吟城中。

  • 因大长老之言,林敬与容婳心中有所芥蒂,二人隔着门互诉心事,不料容婳寒疾复发,林敬将她抱入房中。容婳一心体谅林敬的处境,也明白凌虚阁想要复仇的念头,她甘愿嫁予林敬为妻,希望能用自己的一生守护凌虚阁以作偿还。容靖沣得知容婳发病并在林敬房中度过一晚,大为恼怒,不料容婳主动提出与林敬完婚之事,就算容靖沣百般相劝,容婳却心意已决。一时间,容婳要出嫁的消息在城中传开,众人各怀心思均有不舍。

  • 林敬平安回到龙吟城,容靖沣于花海中坦白了此番他在城外设下陷阱的初衷,容婳与林敬皆是诧异。林敬离去后,容靖沣难得展露慈父的一面,告诉容婳自己这么做不过是想让她明白,龙吟城永远都是她的家,自己与容夙、紫烟也永远是她最亲密的家人,容婳动容不已。另一面,林若寒对墨幻吐露心声,会帮助儿子那岚岳娶到自己心爱之人。白为止得知紫烟与容靖沣终于走到了一起,伤心之下出走听风镇,却刚巧与林若寒沧七一行人再度相遇,幸得林敬及时出城赶到解围,转开了他的注意力。

  • 在林敬与容婳的提点帮助下,紫烟与白为止终于互相坦白了彼此的心意,将二人间的情感纠葛做了一个了结。容夙在得知陆一舟的真实身份后一直与其冷战,陆一舟前来道别,深情抱住容夙,告白道若能相伴,自己定会陪伴她去她想去的任何地方,之后自己会在凌虚阁等着她前来。是日清晨,容婳与林敬在无人送行中悄然离开了龙吟城。容夙睹物思人,好生收起了黑色棋子,玄夜提醒需尽快收服生字堂,她却不急,只道容婳与林敬已走,如今的龙吟城就是她一人的家,而家和方能万事兴。随即容夙发现花海被毁,从容靖沣处得知真相后,容夙震惊之余,答应会守住这个秘密,并提出凌虚阁阁主也用了赤华珠却未遭反噬,或许他们可以从中寻到方法。容靖沣当即命容夙前往凌虚阁查探。

  • 林若寒与那岚金叶相见,金叶婆婆嘱托她定要照顾好那岚后人,为那岚一族族复仇。容婳前往后山采摘蜂巢,要为凌虚阁众人展示手艺,并叮嘱小彩不可漏了自己的行踪。众凌虚阁弟子趁容婳采摘之际行刺,小彩直言她乃容靖沣女儿,而凌虚阁与龙吟城互为仇敌,势不两立。容婳急中生智丢出蜂巢,趁着蜜蜂蜇伤众人,急急逃离。那岚岳大怒欲责罚小彩等人,容婳却出面制止,道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证明,让凌虚阁之人都接纳她,并主动提出要与小彩比武一场。那岚岳无奈答应,不想容婳却开始缠着自己助他习武以战胜小彩。

  • 那岚岳与陆一舟互相推脱不愿去见容夙,那岚岳道礼数不可失,以陆一舟与容夙之情相激,委派他前去迎接。容夙见自己不得进入凌虚阁,不满冷言,时容婳出现打圆场,道在外与她相见是自己的主意。林若寒回来后得知容婳所作所为,认可了容婳,却道容夙像极了容靖沣,担心被容靖沣得知自己就是凌虚阁阁主。林若寒命沧七交代净渊暂代那岚族长一职,希望他与那岚一族能暗中相助凌虚阁与那岚岳。净渊直言那岚岳根本不值得那岚一族为他效命,因他即将迎娶容靖沣之女,那岚一族不会背叛林若寒,但若那岚岳执意要娶容婳,他们便决容不下这个叛徒。

  • 时林若寒病发,容夙及时相救。那岚岳欲寻刺客,陆一舟及时赶来坦言净渊乃林若寒带回,且是那岚一族的族人。容夙救下林若寒后,二人在言语间互相暗暗试探,时容婳匆匆赶回请林若寒相救净渊一命。林若寒在那岚岳剑下险险救下净渊,并一力维护容婳,净渊始终不肯承认那岚岳,负气离去。林若寒劝说那岚岳定要以大局为重,为有与那岚一族联手,才能与灵教和墨幻相抗衡。那岚岳表示自己明白,方才不过是恼怒难耐要给净渊一个下马威。那岚岳引着林若寒前往寒洞,将此隐秘告之,母子二人皆是感慨万千。陆一舟带容夙前往暖婳居与容婳相聚。

  • 玄夜奉命前往小雪盟求助,却遇上了刁蛮任性的琉璃几次三番的捉弄。容婳于寒洞中种下赤华珠种子,那岚岳前来与她比试功夫。那岚岳前来与她比试功夫,不想却反被她打中,林若寒诊脉后发现是容婳的内功大有进益,三人心中皆是欢喜。林若寒与那岚岳谈心,希望能他与净渊言和。那岚岳答应,表自己明白母亲的良苦用心,他们与那岚一族之间若做不到齐心协力,那只会自乱阵脚,更添麻烦。容婳在院中初遇墨幻并与其过招,容婳心知遇到高手,相邀入屋中喝茶,不想她却转瞬离去。

  • 容夙赶回,表可顺众人之意带他们入花海亲眼见证花开,但要空字堂提前防范。容夙与容靖沣商量众人入花海一事,容靖沣询问凌虚阁阁主究竟是如何逃过赤华珠反噬的,容夙含糊其辞只道阁主体质异于常人,惭愧表自己并未完成探查的任务。容靖沣道若是必要,要下狠手除去众江湖人等。容夙小心翼翼地试探墨幻钟爱的画像中人是谁,容靖沣不由心中起疑。林若寒派沧七前去梅府接梅雪漫去凌虚阁一起操办那岚越与容婳的婚事。那岚岳与容婳回到龙吟城助众人共商大计,容靖沣将带众人进花海的重任交给了那岚岳。

  • 容靖沣重刑那岚岳,更是放出毒虫令其受百般折磨。容婳不顾一切欲见那岚岳,差点被容夙动用家法,幸得梅婴出手相救。陆一舟前来听风镇打探消息,险与容夙相遇,幸得管不拙解围,二人商议营救之事。潇潇劝说容婳认错悔过,容婳点头答应,容夙得知后故意撤去了其门口的守卫,并特意告知梅婴,让他自己把握机会赢得容婳的芳心。容婳偷偷前去与那岚岳相会,为其救治,但二人起了争执,早就知晓一切的容靖沣怒斥容夙,随后带着伤心的容婳离去。玄夜得知龙吟城发生大事欲赶回,被琉璃的巧言善辩劝住。容靖沣质问容夙种种,又问为何要向自己隐瞒林若寒一事,容夙不忿委屈,却又无从辩解。

  • 容夙为向容靖沣表忠心全力相助追查,与陆一舟一路从听风镇打斗至城外树林。陆一舟质问容夙是否出卖了凌虚阁,表希望自己当时未带她入凌虚阁。容夙倔强不辩,只道他说的不无道理。陆一舟想要容夙亲口告诉自己,表只要她亲口否认,自己就选择相信她。容夙冷冷道真正的信任根本无需开口,他方才那么说,心里其实早就有了答案,而眼下除非他杀了自己,否则如何都无法向凌虚阁交代。陆一舟被激怒,出剑伤了容夙,容夙暗自服毒纵陆一舟逃离。

  • 林若寒笑嗔那岚岳不懂事,那岚岳表以后自己哪儿也不去,只留在凌虚阁陪伴她与容婳。二人大殿行礼完婚,那岚岳情不自禁亲近容婳,引得众人阵阵哄笑。而梅家被毁后,容夙追踪梅婴至凌虚阁附近,玄夜表琉璃与小雪盟弟子已被暂时扣下,梅家灭门之事暂未传入江湖。梅婴于山林大笑,道众人皆已入局,且看接下来的好戏,随即点燃烟火。凌虚阁大殿,众人闻听烟火,神色有变,梅雪漫惊慌表这是梅家求救的烟火。

  • 紫烟挂心容婳的生死,时发现容靖沣脸上的伤已痊愈。容靖沣这才坦言当日墨幻根本未对自己下毒,那毒是自己所下,若非如此,各大门派又怎会轻信于自己,将目标转移到灵教的身上。紫烟心情复杂,觉得自己越来越不了解容靖沣,表此番其实是两败俱伤,凌虚阁虽覆灭但龙吟城也并未真正赢得胜利,他们失去的恐怕他要到日后才会明白。潇潇给尚不知情的白为止送饭,流泪将外面的情况如实相告,并私下将他放走。陆一舟与那岚岳祭拜林若寒,陆一舟交代其生前遗言,道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岚岳,凌虚阁不在了,他必须振作。

  • 容婳被净渊所救,起誓无论是龙吟城还是凌虚阁,自己都会有所交代。容婳于寺庙日日点一盏天灯,期盼那岚岳能平安归来。树林另一侧的陆一舟见了天灯于是提议把天灯重新放飞天空,却被那岚岳冷言拒绝。容婳表示要去小雪盟找到那岚岳的消息。那岚岳也来到小雪盟,墨幻问那岚岳是否想好了要回灵教,那岚岳表要凭自己的能力一点点向龙吟城讨回,但却绝不会成为灵教的一员,也不会和灵教有任何的牵连。

  • 容婳与白为止久别重逢,心情复杂,容婳求白为止助自己为凌虚阁讨回公道,她要向天下人揭开容靖沣的真面目,也更要借助白苏的力量聚天下人心向龙吟城行讨伐之事。白为止犹豫再三,答应尽力一试。容婳与王氏双杰相见,请他们相助自己查清白苏的顽疾起因,白为止被两位师兄打得鼻青脸肿,却只字不提当年被赶出师门的原因。此时的那岚岳已至北荒,先是杀有挑衅倨傲之意的灵教弟子以示威,随后更是沉住气于房中等候,暗暗与墨幻比试谁会先低头开口。

  • 龙吟城中,老字堂由梅婴暂代,容夙心中大为不满,想要尽早将他扳倒。而远在北荒,墨幻开始修炼玄兵符,那岚岳心口的赤华珠受到感应,带着他往水濂台而去。墨幻告诉他唯有练玄兵令才能活下去,也唯有修炼此功才能打败容靖沣。那岚岳得知墨幻用那岚族人练功,心中大怒但唯有按耐不发,选择开始修炼玄兵符。墨幻冷道他若能活着走出深潭,再跟自己计较复仇之事。那岚岳痛苦修习,于水濂台中倒下,时唐门二长老忽然出现,暗藏杀机。唐门二长老出剑行刺,那岚岳发现自己内力全无,险些中剑,但他丝毫不惧,反步步紧逼上前。唐门二长老见其心口赤华珠,震惊犹豫,时墨幻现身将他打晕。

  • 梅婴携生字堂弟子查探凌虚阁废墟却遭埋伏,那岚岳随后掩面现身打晕了梅婴,将赤华珠种入其心口。同样前来的容婳独自前往寒洞想要凭吊,却意外与拜祭林若寒的那岚岳相遇。那岚岳不知如何面对容婳,容婳以自尽相逼,那岚岳终究心痛不舍现身。二人相认,心境却是不复往昔,那岚岳问容婳是否有话要问,容婳摇头表都不重要了,只要他安好地在自己面前,就是最好的结果,并求那岚岳无论如何都不要再与自己分开,她实在害怕这只是自己的又一个梦。

  • 潇潇前往接应梅婴为其诊病,梅婴心虚遮掩赤华珠一事。潇潇察觉有异,派弟子暗中跟着梅婴。那岚岳随容婳回黑石山见白苏,白苏恼怒白为止胡乱认师,那岚岳当即敬茶解除了二人的师徒关系。白苏质问那岚岳为何避而不见,容婳知他定有隐情不愿细说,连忙出言圆场表自己要给众人下厨。二人于厨房亲昵笑闹,想要努力找回到以往的快乐,但那岚岳叮嘱容婳自己活着的消息切不可穿出去。梅雪漫与沧七担心前来,那岚岳暗中与二人相见,表自己自有分寸。白为止提点容婳她与那岚岳之间毕竟有血海深仇,这并不是他们两个自己能承受得了的,容婳心事渐渐沉重。

  • 容婳与潇潇相见,商议紫烟治病一事。面对沧七的劝阻,那岚岳表自己与容婳也到了告别的时候了。夜深,二人交谈,容婳询问二人于林若寒坟前相遇是否不是偶然,梅婴的赤华珠是否是他种下,而当日在小雪盟他是不是也在场。那岚岳一一承认,容婳表明白他有苦衷,也相信他绝不会与墨幻同流合污,只是自己想知道这其中的真相,与他一起面对。那岚岳沉默良久,决意将赤华珠一事坦诚相告。容婳心痛难忍,泪如雨下,表自己定会想办法治好他。

  • 容夙为见紫烟,与沧七等人发生争执,梅婴乘乱,潜入无人看守的紫烟房中,乘她尚未完全恢复,将她杀害。紫烟死前,以发簪刺入梅婴大腿,留下了关键线索。梅婴听见有人前来,忍着剧痛逃离现场。那岚岳发现紫烟被杀,紫烟紧紧抓着他的衣领,想要告知凶手身份,那岚岳以内力护住她心脉,想救她性命,奈何已回天乏术。这一幕被赶回的容婳与白为止看在眼中,白为止误会那岚岳害死紫烟。那岚岳看着容婳,不料容婳眼中也满是质疑。二人对峙,容婳虽有心信任他,但这些时日发生的种种,已叫她看不清那岚岳的真面目,连她自己也开始怀疑那岚岳,那岚岳故作冷酷,问她可是怀疑自己害了紫烟。

  • 那岚岳忍着反噬之痛赶回灵教,继续修炼玄兵令。唐门二长老不甘心先前失败,乘机将毒液混入水中,想乘机却那岚岳性命,不料那岚岳大功已成,百毒不侵,瞬间将他制服,炼成了兵人。梅雪漫默默陪伴那岚岳,知他与容婳越行越远,希望守在他身旁,但那岚岳始终无法放下容婳。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